創作內容

34 GP

[達人專欄] 【蘿莉幽靈纏上我!】 十三、以後別做朋友

作者:走路跌跤│2018-05-26 18:28:13│贊助:166│人氣:1584
在閱讀本篇文章之前,請先注意以下幾點:

一、本文和FBI合作,在您點下這篇文章的瞬間,您的IP位置就已經曝光。

二、蘿莉控不是病,是生活方式。

三、作者絕不會是蘿莉控,他已在追求巨乳的路上和各位漸行漸遠。

四、作者本性純良,開坑必定填坑,若是不在意牢獄之災,還請放心閱讀。

以下,正文開始。






第一章連結(因為斷更了一小段時間,如果忘記前面劇情的可以從頭再看一次銜接)







---------------------------------------

紅袖知道,在她的生命裡有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男孩。

他有一雙經常微瞇卻清澈的眼,一頭有些凌亂卻十分柔順的黑髮,一副沒睡好的模樣,和一雙總是有些冰冷,卻格外有力的手。

他說四肢冰冷是遺傳問題,這個他沒辦法解決,可在紅袖眼裡,男孩是無所不能的。

是的,無所不能。

慵懶卻自信,低調卻傲慢。

那是紅袖第一次遇見男孩,在一個沒有陽光的下午。






--







「成績好了不起啊?在老師面前很囂張不是嗎?」

女孩低下頭,任憑眼前的另一個女孩拿起廁所拖把往她的頭上招呼。

纖細整齊卻偏長的劉海稍稍掩蓋住女孩的眼,緊接著,拖把上混雜詭異臭味的髒水被盡數潑在了女孩身上。

「……哈哈,這才對嘛,妳這只會用成績討老師歡心的白痴果然很適合拖把水呢。」

被水濺濕一身的女孩只是沉默,然後低下頭,什麼也沒說出口。

她知道反抗只會招來更痛苦的下場,雖然她一點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遭受到如此對待。

「佩雯……我覺得先這樣就好了,等等就要上課了。」

另一個女孩拉了拉拿拖把的女孩的衣袖,「妳看,我們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紅袖身上吧?她這個樣子也沒辦法回到教室,到時候我們就跟老師說她翹課就好了。」

「嗯,反正這個啞巴也不敢辯解什麼,對吧,紅袖?」

被稱作佩雯的女孩繼續用拖把柄捅了捅蹲在地上的紅袖,鋪上淡妝的臉拉出一個微笑。

「……嗯。」

聽見紅袖囁嚅似的回應後,佩雯點了點頭,接著用腳把地上的汙水往紅袖身上踢了過去,最後才帶著跟班轉身離去。

然而,就在此刻。

這一切都被某人看在眼裡了。

「欸,等等。」

就在廁所門口,一個男孩挑了挑眉,擋住了佩雯她們的去路。

男孩的身高不是太高,畢竟不過小學高年級的年紀,瘦弱的他喉結不甚明顯,聲音還帶了點稚氣,但不知為何,在佩雯與她朋友們的眼中,男孩那清澈的瞳孔與慵懶的語氣竟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穆晨?」

「嗯,對,我是穆晨,你們的同班同學,紅袖的老朋友。」男孩露齒一笑,清秀的面容說不上太過帥氣,但白淨的臉和端正的五官仍有種讓人如沐春風的舒適,「本來我就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最近紅袖這麼常早退回家,原來是因為這樣啊。」

「怎樣?你要告訴老師嗎?就不怕一起被我們排擠?不過你本來在班上就沒什麼存在感,說不定老師也不會相信你說的……」佩雯有些驚慌地說著,但很可惜上述的這段話也算是事實,本來她和老師們的關係就很不錯,她的父親又是家長會長,一般的老師也不會蠢到去找她麻煩,小孩子的是小孩子解決,這本來就是他們消極的共識。

誰會相信還未上國中的孩子會抱著如此大的惡意呢?所謂霸凌不過就是孩子們玩過了頭,時間過了一切自然就淡了,因為他們總會成熟。

於是紅袖的習慣性早退最後只被一直以來的好友察覺,甚至穆晨都還在責怪自己的遲鈍,媽的當初早知道不和自家老姊討教了,說什麼青春期的女孩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拿一整個垃圾桶的沾血棉條來嚇自己。

害自己以為紅袖也只是因為親戚來了所以身體不適,直到今天他總有不祥的預感,於是默默跟著紅袖離開教室,才見到了這一幕。

穆晨自認是個很友善的孩子,他溫文有禮,乖巧和藹,人畜無害……只不過,或許有一點潔癖。

一點點,就一點點而已。

不過他也是一個很守衛生的孩子,看到垃圾就會忍不住想撿起來丟到垃圾桶。

所以他根本不管佩雯說了什麼,因為在他眼裡,垃圾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他只是把垃圾「撿」了起來。

從瀏海的縫隙裡,紅袖見到自己的青梅竹馬……第一次發了脾氣。

瘦弱的男孩微微瞇眼,直接一個巴掌往還在說話的佩雯招呼過去。

「……你!」

佩雯完全被少年的一掌嚇傻了,她驚愕地看著面露微笑的男孩,朝穆晨伸出的一根手指微微顫抖,「……你,你知道我……」

「你什麼你,話不會說就別說了。」穆晨仍是在笑,然後出人意料之外的捏住了佩雯的喉嚨,「沒想到吧?很驚喜吧?你看我多麼紳士,我就知道妳們這些女孩子都喜歡驚喜,所以我就給妳們驚喜……」

「……啊,啊啊……」

一旁佩雯的跟班被突然就發瘋起來的穆晨嚇到連話都說不出口,鳥爪般的雙腿間流下一股帶著臊氣的熱流,然後跪倒在廁所地板上。

「媽的,真夠髒。」

穆晨又往佩雯的臉上搧了一個巴掌,使她的雙頰都如小山般高高鼓起,又紅又腫,「如何?妳想知道會不會被我殺死嗎?只要在喉管上施加大約五公斤的力道就可以阻斷妳的頸動脈……啊,妳不懂頸動脈是什麼對吧?真笨呢,沒關係,笨就是要多讀書。」

男孩向不斷踢腿掙扎的佩雯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自說自話,「不過我怕妳連字都沒認得多少,誰叫妳平常上課不認真呢?沒事的沒事的,不要用那麼害怕的眼神看我,也不用那麼害羞,臉都紅成這樣子了,該不會是想和我告白吧?但是很抱歉,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接著穆晨彷彿玩夠了,笑著放開了捏住佩雯喉嚨的手,讓她自然地坐倒在地,整間廁所裡只剩下她和跟班的喘氣和咳嗽聲。

最後,男孩的目光放到了還低著頭,一動不動的紅袖身上。






--






「……那個……對不起。」

沉默了一會兒,穆晨小聲的這麼說著,也和紅袖一樣低下了頭,然後俯下身子,輕輕將身上還滿是拖把水的紅袖扶起。

他是有潔癖沒錯,但他認得出什麼才是髒的東西……至少絕不會是眼前這個和他早就是兒時好友的女孩。

「……為什麼道歉?」

「……因為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聽見男孩有些窘迫的回答,紅袖終於輕輕笑了出聲。

「笨蛋。」

「那個,我剛剛才用這兩個字罵後面那兩個女的……」

紅袖小小聲地嘆了口氣,她所說的笨蛋是另一種意思,可這個笨蛋從來沒有了解過……接著輕輕推開男孩試圖環過來撐住她的手臂,「就不嫌髒嗎?」

「髒了洗一洗就好了。」

穆晨笑了笑,但這笑容與先前的完全不同,微微彎起的嘴角有著難以言喻的暖意,彷若一陣風般輕輕包裹住紅袖那因沾水還有些冷的嬌小身子。

接著,男孩緊緊握住了女孩的手。

年輕的穆晨還不懂這代表了什麼含意,男孩對於情愛的理解總是那麼遲鈍,但對紅袖來說,這一雙明明冰冷又不寬大的手掌,卻是她最想花上一輩子,好好握住的手。

「……我這樣會不會很惡劣啊,其實我本來也沒那麼容易發脾氣的……啊啊,而且我竟然對女孩子動手了,天啊我真的是垃圾,還是最差勁的那種……」

聽著一旁男孩自責的低喃,紅袖輕輕笑著,反握住男孩的手,然後試著抬頭去看他的臉。

那張有些慵懶,有些精明,有些傲慢,又有些……

有些,模糊?

突然之間,穆晨的臉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連些微的目光都無法穿透,漸漸的,漸漸地消失在紅袖眼前……






--







然後紅袖睜開了雙眼。

「……我這是,睡著了?」

周遭的場景由廁所轉到了高中課堂,英文教師用粉筆敲擊黑板的聲音固定而單調,或許正因如此才令她不小心陷入睡眠的吧?

「妳真幸運呢,剛剛松木老師根本沒注意到妳睡著了。」

一旁,好友小梓靠了過來,輕聲在自己耳畔這麼說道。

「嗯……還不小心夢到小時候的事了。」

紅袖回以輕笑後點了點頭,忍不住回憶起小學時的夢境,那張模糊的臉……

到底是誰呢?






--






「紅袖姐……」

「她好像是不認得我了呢,哈哈。」

就在紅袖座位的另一側,黑髮的少年苦笑著看向了眼前的幽靈少女,低聲說道。

「但是為什麼?是不是穆晨你和紅袖姐吵架了?雖然這樣或許對琉璃來說算是好事,可是……」

「嗯,最近在冷戰啦,哈哈,過一段時間後應該就好了。」

穆晨拍了拍琉璃的頭,嘴角微微彎起,「女孩子任性一點也蠻可愛的,不是嗎?」

「明明就只是喜歡人家的胸部而已。」

「才沒有!」

穆晨脫口而出的辯解似乎有些太大聲了。

「……那個,穆晨同學,什麼東西沒有你可以說說看嗎?」

黑板前的英文老師扶了扶眼鏡。

全班哄堂而笑,紅袖也跟著同學向站起身來,有些窘迫朝老師道歉的少年看了過去。

不知為何,這個被大家稱作穆晨的同學……似乎……






--





「是因為介於生者和死者之間,所以刑傲的規則對琉璃來說沒有用處嗎?」

刑傲的規則對於生者是絕對的,他要讓穆晨所認為的朋友再不認得自己,那麼很簡單,就是紅袖與他之後與陌生人再無分別。

他認得紅袖,他喜歡紅袖……這些紅袖曾經清楚的事,都像是隨風而起的煙,徹徹底底消失不見。

對現在的紅袖而言,穆晨就是他的同班同學,僅此而已。而對其他認識穆晨和紅袖的人來說,他們也會不約而同地忘卻兩人曾是朋友的一切,是的,從今而後,穆晨與紅袖曾有的過往,都只會被少年記憶……或者,還有一個琉璃。

除此之外,兩人不會再有任何交集。

這就是代價。穆晨早就清楚,但絕不後悔。

結束了一天課程後的穆晨懶懶躺在床上看書。

那是一本封面破舊,裝訂的棉線向外露出幾根的書。

《瀋陽縣志》。

這是一本老書了,穆晨會翻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裡頭有一部份關於「刑傲」的記載。

老實說,他一直都清楚刑傲會來,但他真的不了解刑傲究竟代表了什麼,而又將會對他帶來怎樣的影響。

那東西就如附骨之蛆,詛咒一般啃噬著穆晨的一切。

紅袖是第一個他失去的,之後呢?

穆晨並不清楚,但他得試著去了解。

少年眼前的白紙黑字逐漸變得模糊,於是他坐起身擦了擦因酸澀而有些濕潤的眼。

他真的不想再失去什麼了。












----------------------------------------

佩雯同學姓葉,葉佩雯。
好冷。

抱歉遲了一天,不過明天應該也有更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22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你逆
可以給我封面圖的網址嗎(被封面騙進來

05-26 18:56

走路跌跤
之前的網址好像掛掉了,你可以查夜叉神天一的圖片搜尋05-26 19:48
神之最
不~~~幫QQ

05-26 19:12

走路跌跤
不要QQ05-26 19:47
極東十七郎
哪一國的小學生這麼威

05-26 19:16

走路跌跤
歹丸05-26 19:47
ㄊㄓ快遞~
以後別做朋友,朋友不能牽手…深愛你的衝動,我只能笑著帶過Qq

05-26 19:21

走路跌跤
很懂喔XD05-26 19:47
閃銘
我竟然跑去估狗萬曆之賊了w

05-26 20:30

走路跌跤
XDDDDD不過刑傲的確是明代的人物就是惹05-27 11:23
LACIA
哈哈哈 幫你圓場

05-26 20:52

走路跌跤
謝謝你嗚嗚05-27 11:24
白煌羽
辛苦了

05-26 21:06

走路跌跤
不會不會ww05-27 11:24
yee
最痛苦的事,莫過於自己的愛人忘了自己,讓我們為穆晨默哀30秒(還是算了,這傢伙的女人緣太好了,少了一兩個沒差)

05-26 23:50

走路跌跤
你別這樣,穆晨粉難過XD05-27 11:24
Esencia
「以後別做朋友,朋友不能牽手。」
題目是來自這句歌詞嗎?

05-27 12:16

走路跌跤
是這樣沒錯05-27 18:20
櫻露亞
哦不,感謝您的犧牲奉獻,造就了我與琉璃的共同回憶,我繼續帶走嘍

05-28 14:35

走路跌跤
母湯喔,故事還沒結束喔05-29 17:38
Renart
小孩子的「是」小孩子解決
→事

07-10 11:08

走路跌跤
哈哈感謝感謝,我今天會把前面的章節統一做修正07-10 14:37
Renart
葉佩雯還會出來對吧?要不幹嘛特地提到她的姓?

07-10 11:12

走路跌跤
應該是...不會,我大綱裡面沒有她的名字惹07-10 14:38
Renart
這樣啊,看來我猜錯了

07-10 14:52

走路跌跤
哈哈,如果直接被你猜對,其實我會很難過的QQ07-10 20:44
Renart
這話怎麼說?

07-10 20:53

走路跌跤
因為寫小說的不會希望讀者很準確猜到後續的情節啊,這樣會沒有驚喜感XD07-10 20:57
Renart
其實我也是亂猜的,也覺得佩雯只是個路人,她再出現我也會覺得很奇怪

07-10 20:59

走路跌跤
沒關係,預計下一章就知道援軍是誰惹~07-10 21:01
夯特大大
只有我覺得good job嗎?

08-04 21:50

走路跌跤
可能有點殘忍(?08-04 2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cjo402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5/24... 後一篇:[達人專欄] 【蘿莉幽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安安(´・ω・`)
小說持續更新中,有興趣的話可以進來看看喲,當然,也歡迎來小屋打個招呼喔(´・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