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Fate/Lailah 05 夜之序 前篇

作者:麻雀啄食│2018-05-26 06:04:44│巴幣:0│人氣:249
唧唧—唧唧—

那是小時候的事。在一個夏日,蟬兒高聲鳴叫,彷彿想將天震了下來般響亮,我們一家人到了南法的別墅,晴朗的天空,像是將藍色顏料潑到牆上,只留了一小處空白般浪費。











「起來了嗎?看起來做了個惡夢啊!」

 Assassin盯著剛睡醒的安娜瞧,時鐘指針指向11:40,早早過了早餐的時間。

「居然睡過頭了。」安娜又躺回去,緊緊抓著白色棉被,將原本就相當亂的床弄得更亂,說起來房間在安娜入住的幾天也沒有人進來整理過。

「好想知道那個夢的後續啊…」

 安娜趴在床上,翻了翻去,決定放棄,對Assassin將夢的內容一五一十全部說出口。

「那還真是有趣的夢呢!但是難道不是主人的回憶嗎?」

「小時候的事情早就忘了。雖然夢裡面許多部份都和現實的一樣,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我並不知道家族在南法有別墅。」

 安娜搖頭。

「聽說,姑且不管到底是從哪裡得知的,御主有時會夢到和從者有關的夢,但和這件事又好像沒有關連性,因為我也沒有印象,或許是夢到許久以前的祖先的故事吧!」

「但是,御主你似乎是知道那個人偶的事情。」

 安娜點點頭,將一個木製箱子打開,白色的陶瓷人偶穿著黑蕾絲洋裝,散落的黑髮每一根都做得十分細膩,靜靜地躺在絨毛布料中,全身的關節做得相當精緻,連結處十分不起眼,眼睛是闔上的,她彷彿是睡美人一般躺在鋪滿艷紅的玫瑰床上。

「好美。」Assassin低頭鑑定了,雖然並沒有能夠看出魔力或是魔術構造的能力,但是如果是像寶石、或是十分稀少的收藏品、骨董,這方面「他」可是其中的專家。

「這大概是18世紀產物。」

「欸?」

「為什麼驚訝?」

「好像比我原先預期的還要近代。」

 魔術是越近代,離神代越遠神秘性越低,安娜對於家族看重的人偶居然那麼近代有些不解。

「雖然在歐洲,瓷器十分盛行,但是大多都是大航海時代,從中國等產地遠渡重洋來的,雖然也不能否定是古代中國製的可能性,但是—」

「的確,人偶的外表和東方人一點都不像。」

「不過,也有可能是做出面容和西方人一樣的人偶。」

「嗯?」安娜遲疑了一下。

「隨著中國佛教的盛行,不少人像都是以這些『西方人』的臉來製作,他們是有著深邃的五官、高大的鼻子,曾統治印度北方,亞利安人的後代。由於為了自己的統治,訂定了種性制度,不過那又是題外話了。」

「但是這個—」

 放在木盒中的陶瓷人像,並不像佛像,而是穿著華美的黑色晚禮裝,像是公主般的人偶。

「所以大概是18世紀,歐洲開始製作陶瓷後的產物,服裝大概受到洛可可藝術影響,用了大量反覆的曲線與花紋,但是那麼精緻的工藝,我還是頭一次見識到!」

「我的家族最早是18世紀世紀的原貴族,因為某些原因改了姓氏,在鄉下躲了起來,大概是那時候留下來的吧!」

 安娜的聲音變得有點低,變得有些難過。

「我有一個秘密一直隱瞞你,其實,我也是貴族!」

「那是假身分吧!假身分!」

 雖然亞森羅蘋也是法國貴族,不過大多只是偽造的身分。

「啊!被看穿了嗎?」

 Assassin像發現了什麼,迅速地將人偶收了來,藏在原來放的地方。

 門鈴響起,因為安娜吩咐過不要有人來打擾,所以大概是Rider回來了。

「關於那個夢,有些部分被替換掉的事,說不定,這個人偶本身也是…」

 Assassin在安娜耳邊說完後,去幫Rider開門,安娜意識到自己還躺在床上,花了不到30秒時間,迅速換好衣服。

— 人偶被替換掉,也就是躺在夢裡的並不是我的那個人偶,這到底代表什麼 —




「這是…什麼意思?」

 藤丸出去外面吃午餐,回來卻買了便利商店的便當,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不可原諒。

「本來想去車站附近,結果被一個奇怪的神父給纏上了。」

 比起不知名神父做的菜,安娜比較能接受便利商店的食物。

「我知道了。就原諒你吧!」

 安娜吃了一口便當,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是既然買了,自己也不想外出,那麼先吃掉這個便當是不錯的選擇,何況昨天早早就睡了,現在正餓得不得了。

「昨天有發生什麼事嗎?」

「什麼都沒有呢!除了在路上被幾個人偶給襲擊外。」Rider插了話。

「我這邊也什麼事都沒有。」Assassin說。

「那個神父倒是說了,今晚會發生令人期待的事…之類的話。」藤丸說。

「那是什麼?」

「你不知道嗎?昨天在車站發生的殺人事件的後續。」

 電視機打開,明明是周末,卻大篇幅報導電車的事件,用了繼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以後,日本最大規模的恐怖事件,這斗大的標題。

「看來教會完全沒有盡到隱藏神秘的義務啊!」

「還有就是警方目前已經封鎖了附近的地下鐵路線,據說殺人犯目前還躲在裡面,所以去到車站後發現電車已經全面停駛了。」

 殺人犯?不就是那個御主艾薩克?

「說是自衛隊將裝置在地下鐵的炸彈全面清除以前,不讓任何人通行。」

「自衛隊?那根本不是以人類身分可以對抗的對手啊!」

「然後是這個。」

 藤丸遞出一張菜單,看來是麻婆豆腐拉麵店,背後用筆跡潦草地寫了數個字。

『19:00 XX車站』

 這是什麼,雖然很想這麼吐槽?但是上面殘留的魔力告訴安娜,這絕對不是一般人寫的,大概也不是那個奇怪的神父會動的手腳。

「主人,有一件事情我能公開說嗎?關於昨晚的事。」

「是指敵方的據點?」

「算是吧!」

「那好吧!也沒必要隱藏情報了。」

 Assassin攤開一張地圖,那是春未市的全圖,巨大的「X」被劃在地圖上,那正是貫穿春未的地下鐵路,不曉得何時戴上一副眼鏡,擺出一副高姿態。

「簡單來說,敵人或者說是『Caster』在地下鐵設置了屬於自己的陣地。一般來說魔術師會選擇和自己向性佳的地點,或許是18世紀以後,而且神秘性較低的魔術師吧!」

「這麼說的話,X的中心點,不就十分可疑。」

 安娜搶一步說話。

「站在敵人的立場是這樣沒錯,但是他卻選擇了,這裡、和這裡。」

「為什麼呢?」

 藤丸露出不解的表情。

 Assassin所指的地方是鐵路的兩端的最末點,站在補魔的考量上,是離人口最遠的地方。

「原料。」「Caster比起作為魔力的供應,更看重人偶的原料。能不能請這位先生回答那是什麼呢?」

「布料?還是塑膠嗎?」

 藤丸根本未理解那團白色的怪物是什麼。

「大概是棉花之類的吧!」

 Rider也說出自己的答案。

「很遺憾,雖然答對了一部份,但不是我要的解答。」

「說到鐵路,那是鐵嗎?」

「恭喜安娜小姐答對了。」

「欸?」

「這只是假設,如果需要大量的鐵,那麼鐵路的發車處,無疑是最佳的地點吧!囤積了大量的金屬,以及廢棄老舊的車體。」

「那麼神父說的的車站—」

「就是指最終站沒有錯。」

— 剩下等他們離開我才能說 —

「為什麼?」

 安娜不小心脫口說出。

「主人也未免太過驚訝,既然神父給的線索和我的推測相同,那麼應該就是這裡沒錯。」

「啊!真是抱歉。」

「還有其他問題嗎?」

 Assassin對Rider看了一眼。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還有事情對吧!藤丸。」

「嗯!」

 Rider硬拉著藤丸立香離開了。




「看來Rider挺識相的,雖然不知道他們之後會說什麼話。」

「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啊!」

「沒有什麼時間。主人不是睡了半天了。」

「所以剛剛推理是正確的嗎?」

「經過我的驗證,總共有三處,也就是說還有這裡。」Assassin指向一處,那既不是原本所指的發車地,也不是鐵路的另一端發車地,而是某一處老舊的車站。

「大約20年前,也就是鐵路擴建前,這裡有好一段時間是發車地,但是現在已經成了歷史了,不過無論是鐵或者是人,都能方便取得喔!」

「就算是這樣,似乎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

 安娜感到有點困惑。

「對Rider來說,Caster可不是什麼令人喜歡的傢伙。他是奧地利帝國的死對頭,普魯士帝國的宰相,也就是…」

安娜稍稍嘆了一口氣,以鐵為原料的現代英靈,的確沒有幾位幾位可能性,但是—

「昨天,我去過Caster的陣地了。」




「為什麼要先離開,Rider。」

「我可不想不識相地留在那裏。」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是Assassin露出一副想要他們離開的眼神。

「而且…我也有話要說。」

「Rider?」

「嗯。比起聖杯戰爭,會怎麼樣,或者是這座城市會變得怎麼樣,其實我更擔心御主你的安全。所以…御主請先決定,要在這裡退出,還是一起走到底。」

「當然是一起走下去。」

 藤丸相當大聲地喊了出口,讓路過的行人都會側目的地步。

「你這個笨蛋。」

 Rider低頭牽著藤丸的手,小碎步走到一旁的暗巷,或許還聽得到「年輕真好」、「真大膽」的低語聲。

「總之,我會遵守我們之間的契約的。」

 Rider嘆了一口氣。

「之後也請多多指教。」




 Assassin一口氣說完,昨天所經歷的事情。

 雖然整體來說十分複雜,不過重點只有一點點。

「你穿著人偶的外殼,闖入Caster的工房!!」

「沒錯,如果敵人是年代久遠的魔術師,那麼我那粗糙的偽裝早就被發現了。」

「那麼為什麼還刻意留下到此一遊的線索。」

 這裡指的是Assassin將工房電力切斷的事,對方並非一般魔術師,所以電力這種文明產物自然是重要資源。

「這算是我的興趣,比起什麼都不做的離開,留一點東西當作挑釁會比較好。」

 安娜拍拍自己的頭,一直以來都覺得Assassin是個有理智的人,現在想想很多事情,他根本只是先做了再說,不管後果的,不管是發宣戰書、還是跟蹤Rider。

「不過,我因為這件事情,得到明確的據點位置了。」Assassin指著剛才的舊車站,「也就是當我將所有電力都切斷後,最早恢復的據點。」

「是啊!」

「所以晚上要直接闖入敵方的據點?」

「比起正面對決,刺客更適合暗殺不是嗎?後方支援就拜託了。」

「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不想讓別人插手嗎?」

 御主感到頭痛,不知道是睡太久,還是過度使用魔力,又或者是因為眼前的Assassin。


§


「還真是喧囂的晚上,那位姑娘沒有出手的打算嗎?」

「御主想要怎麼做,不需要你插手。」

「那麼我在一旁觀看就好。」

 理沙打掃完空無一人的小圓寺庭院,便轉身離開,沒有想特別和Saber聊天,畢竟對她而言,今晚還有更重要的事。

 Saber站在庭院內,御主咕噠子並沒有要出來的打算,或許是迷上的名為「遊戲」的事物,雖然對那麼認真的御主也有些好奇,但是—

「Saber不玩嗎?」

「不用了。」

「比起聖杯什麼的,偶而享受一下現代生活也不錯喔!」

「御主,你沒資格說這句話吧!」

「那麼今晚請好好加油。」

 就某方面來說和自己的父親(景行天皇)一樣,只喜歡負責命令自己做事,但是御主明顯只是不想動而已,但是連接兩人的令咒,那充足到令人畏懼的魔力,恐怕就是兩人之間最好的信賴證明。







十分平靜的一篇呢!除了開頭的夢之外www

想要寫一些安娜的設定,最早如同文中所提,可以回推到18世紀,慢慢崛起,成為一個十分有財力的家族,還有安娜的妹妹,寫好設定了,但大概不會登場,另外最先寫的設定居然是木偶,這篇改成陶瓷,嗯,忽略前面的設定就好。

另外安娜的人偶最早可以追溯到忒修斯之船,但是家族大概最多約400年歷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17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Lailah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anyk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歌曲 x Nanjoln... 後一篇:Fate/Lailah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eaterroll2 
巴丹傳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