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GL中篇】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番外)

作者:馥閒庭│2018-05-25 12:24:58│贊助:24│人氣:229
一個男人在森林裡跑著。

他身上的袖子被勾破,但平時溫文爾雅的他,已經無法注意儀態的整齊。

因為後面的馬蹄聲,震動倒數著他的生命。

甚至連樹枝勾散了他的髮髻,也沒有空去處理。

但兩條腿的人,終究跑不過四條腿的馬,很快他就被人抓住,用套索套住了他的脖頸,將他拖倒,後背撞擊在地面,讓他的胸腔一陣悶痛,被拖行幾十步,臉紅得幾乎要窒息,那馬蹄子才停下。

拖行的人上前,查看他。

「死了嗎?」有人問。

「沒有。」查看著人說。

那是幾個穿著軍甲的男人,背對著陽光,根本看不清他的臉,但他戲謔的語氣拍著他了臉「公子,我們將軍有請。」軍甲刮傷了他的臉,他只覺得恐懼不已。

「軍爺!饒命阿!小的只是賣書的斯文人,根本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他求饒,卻沒有人在乎。

五花大綁,如貨物般被人丟到馬背上,然後被帶到某個像是地牢的地方。

他被綁起來,黑暗讓他害怕。

「軍爺!饒命阿!」他不斷重複,為什麼他會被抓到這?他做錯了什麼?

遠處有人打開勞門,恭敬的喊將軍。

「恩。」一個穿著軍甲的身影走進來,俊秀的臉上,帶著一股陰沉。

他被人抬起臉,看著眼前的人,同樣穿著景藍軍的軍甲,只是衣服的領口繡著一個字「筠」

她就是景筳筠。

明明他並不高,甚至旁邊的將領都比那個男子高出半個頭,他就是有股氣勢,在他看自己時,那眼神中的殘酷,讓人悚然。

「將軍。」一旁的屬下走過來行禮,景筳筠只是點頭。

「我不喜歡浪費時間,段守離。」景筳筠說,看著眼前的囚徒。

「益合十四年,八月,你還記得自己在哪嗎?」景筳筠走上前,看著那個被綁住個段守離。

「將軍大人,小的只是靠著寫字畫維生的…」段守離還想求饒。

「打。」景筳筠只是冷冷地說。

一旁有人提著鞭子上前,刷得一下就打了上去。

「阿!大人饒命!將軍大人饒命!」段守離求饒,但鞭子還是不停的落到身上,疼痛讓他掙扎。

景筳筠只是冷眼的看著。

十鞭過後,景筳筠才走上前問「痛嗎?」

段守離已經流了汗,咬牙點頭。

「不好好回答問題,等等這鞭子打完,就是鹽水,你覺得自己挺得住嗎?」景筳筠問。

低沉的嗓音,聽在段守離的耳中,更像是喪鐘的響聲,他打了冷戰求饒「將軍大人,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只問你,益合十四年,八月。」景筳筠讓人打水過來,她掏出一包由紙包,把裡面的白色粉末倒進去,拿水瓢攪動。

鹹味,竟然可以讓人害怕,段守離抖了抖,乖乖的回想。

「那是兩年前了…小的還只是個花府的書僮…」段守離痛苦的地說,但是水聲停止了。

「繼續說。」景筳筠說。

「小的過沒多久就被解雇了,之後也沒有跟誰聯絡…」段守離說。

「八月。」景筳筠默默地說。

「八月…八月…那時沒有什麼事情啊!…後來九月似乎是花家大小姐的婚禮…」段守離死命挖著自己的記憶,可八月真的沒有重要的事情啊!

他吞了吞口水,真覺得要命,自己到底是招誰惹誰了?

景筳筠放下水瓢,從自己懷裡抽出一把匕首,遞到段守離眼前「你當書僮時,難道就沒有做過什麼壞事?」

「小的就是端茶遞水的下人…哪有什麼…」段守離想說什麼,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確實發生過。

景筳筠也從他的表情知道了「想起來了?那就說出來。」

「…也不是什麼,就是二小姐叫我去教訓大小姐的一個丫環,就是這麼點小事…將軍大人…」段守離看著景筳筠想求饒。

「那你是怎麼『教訓』的?」景筳筠挑眉問。

「小的…小的…」段守離遲疑著,他是否該說出來。

「來人,再打十鞭,澆鹽水。」景筳筠命令。

「我說!我說!」段守離驚慌地說,身上的傷口疼痛的讓他像隻乖貓。

景筳筠舉手,讓行刑的人慢下來。

「那時…二小姐要我去教訓教訓那個丫環,我就動手,誰知道那個賊丫頭這麼會跑,我打算把拖到廚房…」

景筳筠讓人開始抽打他。

段守離看著他求饒「大人,我都說了!」

景筳筠點頭「來,伸舌我看看。」她走上前掐開段守離的嘴,勾出他的舌頭,然後拿著刀割斷他的舌。

動作很快,但從段守離嘴裡流出來的血很多。

酷刑並沒有結束,景筳筠讓人按住段守離「扳開他的嘴,上藥。」

有人扳開段守離的嘴,撒了藥粉。

段守離被餓了五天,臨出門前,被人切下了一根左手的手指。

「阿!」段守離在軍爺們的安靜冷漠注視中慘叫。

「將軍說過,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下次就是整隻的手。」那人說,然後將他推了出去。

他斷了一隻手指,回到家,母親叫他以後不要接這種幫人送貨的活。

少了舌頭,他有口難言。

幾個月後,段守離還是去賣書畫,一個女人上前問他「這字多少?」

不年不節本來就很少買字畫,他欣喜地抬頭,卻臉色發白,因為問他的女子身後站著讓他噩夢連連的人,景筳筠。

「不要錢!夫人喜歡就全部給夫人!」段守離說。

買畫的花幻甄挑眉,她轉頭看著景筳筠,而景筳筠只是看著她溫和的笑。

「筳筠,你做了什麼?」在馬車上,花幻甄問。

景筳筠只是勾住她的腰「很重要嗎?」

花幻甄看著她,突然笑著上前,親了她。

一切都不重要,只要眼前的這個人還喜歡著自己,那個斷指男人、熟悉的面孔,又與自己何干?

報應也好,人為也好,既然筳筠不想她知道。

那她就不會知道,花幻甄微笑的想。

她喜歡被景筳筠摟著腰,看著她唇上,被自己染上的胭脂,她拿用中指的指腹,輕輕地塗勻,然後在她面前把那手指放進嘴裡,對景筳筠邀請的笑。

「你…這糟糕的女人…」景筳筠摟緊她的腰,低聲的說。

花幻甄貼在她的耳邊說:「可是你喜歡,對嗎?」

景筳筠看著她微笑。

「對。」

喜歡到…願意替她做任何事情。

並藏住自己所有的黑暗。


--------------------

---------------------

啦啦想不到吧!還有番外~嘿嘿~好啦!純粹就是爆字數了,就只好塞到場外去((喂(ㆆᴗㆆ)

然後公告一下:

接下來有一部名為《入骨》,這部文如其名,兩位女主開起車來喪心病狂,很撩、很甜、黑,將在後天貼文,這篇也一樣給她投稿下去((PS.這篇18禁,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恥度投稿的?

以下就是小助手與某的對話。

小助手:你就是個沒有純潔的人╮(╯_╰)╭
馥某:那你借我一點啊(|||゚д゚)
小助手: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才不會給你的!
馥某:懂了,物以稀為貴麻(  ̄ 3 ̄)y▂ξ
小助手:你把文章寫得這樣撩,要不要反省一下?
馥某:既然如此!(拍桌而起)我們就不該打擦邊球!應該更正經的開車
(☄◣ω◢)☄
小助手:不!((阻止她啊!Σ(lliд゚ノ)ノ

來不及了!馥某已經拿好老司姬的稱號求嘉獎鼓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08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愛情|小說|原創|古代|穿越

留言共 5 篇留言

北極熊
這是發生什麼事(>﹏<)

05-25 14:18

馥閒庭
還記得在第10章,幻甄被欺負的畫面嗎~?
現在是庭筠幫她報仇的時間喲(*´∀`)~♥05-25 17:52
默默兔
景筳筠摟"僅"她的腰<--應該是緊= =這錯誤讓我好害羞

小助手我錯了~我不該說馥大是老司姬的!她開車無極限了@口@"

05-25 14:52

馥閒庭
哈哈~XD 別害羞,我打太快了,感謝兔大呀~
小助手:她沒救了,開車開的不要不要的(((゚Д゚;)))05-25 17:54
欹嵐
咦所以跟手有什麼關係w

05-25 21:58

馥閒庭
有呀~請看第10章(*´∀`)~♥
幻甄說過:「學堂附近,有一段路,會有一些書僮,有個年紀大的書僮對我伸手,我便跑了,最後我寧願把自己弄得滿身餿食,也不想被辱。」

所以筳筠這是為妻報仇來著 WWW

貼心附上連結: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975123

((某絕對沒有說,是讓人回去衝點擊的((#05-25 22:25
譚雅·馮·提古雷查夫
感覺被割舌頭超痛的@@

05-26 00:19

馥閒庭
筳筠:痛才會記住自己犯的錯誤阿(燦笑)敢欺負我媳婦的,都該死!
幻甄:馥馥你的爆走人格又跑出來了!
馥某:(默默收好,拿出筆記本寫下來)..._〆(°▽°*)05-26 12:50
欹嵐
哦喔喔 我回去翻沒有翻到這段就跳走了XD

05-26 12:50

馥閒庭
某懂,有時都會很想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就看得很快(´・ω・`)05-26 15: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明如翦 27... 後一篇:【心上的公主】番外篇_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c841209大家
小屋更新了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