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7 GP

【短篇】每當看到有尾巴的女性在我面前,我就會有一股衝動

作者:貓耳寬│2018-05-22 22:38:12│巴幣:1,624│人氣:787
夜晚的森林小徑,一名年紀約莫在八歲上下的男孩正快速奔跑著。

「呼哈、哈啊……」

口中呼出粗重的吐息,即使在這慌不擇路的情況下,男孩也沒有忘記小學體育老師教過的事情,儘管箇中原理太過深奧男孩沒有全部記下來,但唯獨一點怎麼也不會忘。

當要進行長跑的時候,莫忘使用鼻子吸氣、嘴巴吐氣的呼吸法,並且必須維持「吸、吸、吐、吐」的頻率,如此一來就能最大程度的節省體力。

至於為什麼一名男孩會在這個不合時宜的時間點奔跑於森林小徑,其原因自然不是想要鍛鍊身體,更非出自於「聽說有很多人在那座森林自殺、失蹤,所以決定晚上過去看看」這種只有在鬼片中會出現的情節,純粹是因為男孩正試圖從某種非人生物的手上逃脫。

然而腎上腺素催發的潛力終究有所極限,持續的奔跑一段時間後,男孩的體力終究消耗一空。

肺部就像有火在燒,腦袋也變得昏沉沉的。此時,路面不平穩及光線過於微弱等原因,男孩一個踉蹌,重重地撲倒在地,當男孩用兩手撐著地板爬起身來時,裸露在短褲外頭的膝蓋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

若是對年紀稍長的人而言,這點小傷頂多就是讓人眉頭一皺的程度,不過在男孩這個處於「有出血便是相當不得了傷口」的年紀,從傷處時不時傳來的疼痛,幾乎讓他的眼眶中隱隱浮現出淚光。

只不過一想起老爸的交代,男孩馬上用手揉了揉眼睛,重新振作。

儘管此刻老爸不在身邊,但是由於他當時與自己說話的表情是如此的慎重,導致即便到現在,他的叮囑仍言猶在耳。

「聽好了兒子,這是個謊言,我們都被你媽騙了,這是個大陰謀。」將兩隻手重重的搭在男孩的肩上,眉眼間依稀能看出與男孩有著幾分相似,但年齡已步入壯年的男子維持著蹲姿,使自身的高度與男孩齊平,語重心長的告誡:「這裡是個魔窟,而且你媽正打算將你當作祭品,之前聽她嘴裡經常碎碎念什麼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點我就感覺不對,所以一直有在小心提防,果不其然被我發現了她背地裡的計畫,她打算替你找個娃娃親,而且是從她的族人裡面挑。」

在回憶中的老爸說到找娃娃親的時候,臉上盡是流露出藏不住的恐懼。

「我是不會讓你重蹈我的覆轍的,狐族的女人都是惡魔,挑這種人當老婆絕對會死的。你知道乳牛對吧,每天早上你都會喝的牛奶就是從乳牛身上來的,如果你找了狐族的女人當老婆,從此之後你就會成為乳牛,被當成牲畜一樣飼養起來,每天過著被搾取牛奶的生活。」

「然而我們是人類不是紐西蘭乳牛,一天兩公升這樣的產出就算再天賦異稟也沒可能,就算三餐吃的都是強精的大蒜、鰻魚,精力劑當飲料喝也是一樣,這是辦不到的啊,嗚嗚……嗚嗚嗚……」男人越說越是難過,最後竟是哽咽起來:「兒子啊,你無論如何都不能重蹈老爸的覆轍。」

即使聽不明白乳牛和餐餐吃強精料理有什麼關聯性,但看父親幾欲聲淚俱下的模樣,男孩還是點了頭,表示將對方的話認真聽進了腦袋裡。

「很好,你果然是個聰明的孩子,總之千萬記住老爸我說的話。」男子捏了捏發酸的鼻子,用無比嚴肅的語氣訴說著男孩接下來該採取的行動:「你媽現在去帶村裡與你差不多同年紀的孩子了,老爸現在就帶著你逃……唔!?」

父親的話語戛然而止,他緩慢地低下頭,只見那裡竟是有一樣毛茸茸的長尾正緊緊纏繞住他腹部。

「她發現我了。」男子並沒有驚慌,就像是早有預料一樣,不甘的咬住了下唇:「忘掉老爸剛才的話,你一個人快點逃吧,去森林裡面找個地方躲起來,狐族有規矩,訂親只能選在晚上的時候,只要躲到白天你就安全了。」

纏繞在男子腹部上的尾巴已經開始出力,在疏於防備的狀況之下,男孩的父親一下間脫離了地面,整個人迅速的朝男童方向遠離,但是出於對孩子的擔心,他竟是抱住了樹幹,與纏繞著他腹部的尾巴展開一場壯闊的拔河對決。

在幾番僵持之後,男子終於還是不敵對手的力量,兩手被扯離了樹幹。

「人類永不為奴!」

拚盡吃奶的力氣喊出最後的話語,男孩的父親便被拖進了樹叢之中,不一會兒後頭就傳出了男女的爭吵聲。

不,要嚴格說起來的話,這其實更像壓抑著的喘息,其中還彷彿能聽見屬於男性的聲音正不斷求饒著。

「嗯哼?為什麼沒事要和孩子說這些事情,如果他誤會了怎麼辦?這樣的話我們的孩子可是會輸在起跑點喔,你看隔壁的男孩,他可是三歲時就已經確定好以後的對象了。」

「咕,那明明就是那家借了錢還不出來,拿自己孩子抵債。」

「什麼嘛,居然還有餘力反駁,有力氣擺出這樣反抗的態度,果然是因為搾得還不夠吧,那麼接下來我可要使出真本事了,看招看招!」

「呃啊啊啊,快住手,今天這已經是第五次了……」

「只要不斷再站起來就好,作為獎勵今晚會準備更多能讓親愛的『精神百倍』的料理喔。」

「那才不是獎勵,咕喔喔喔!」

當時出於對不明之物的恐懼,致使他沒有勇氣去查看樹叢後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想必自己的父親一定是為此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吧。

只是就當男孩的回憶到此為止時,靜謐的森林中傳出了一道女童奶聲奶氣的嗓音,讓男孩意識到了自己此刻仍是逃亡者身份。

「到哪裡去了呢~」

聽見這游刃有餘的語氣,伴隨著有人在樹叢間穿行所發出的沙沙聲響,男孩不僅沒有表現出發現同伴的驚喜之情,反倒恐懼的以兩手捂住了嘴,就深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呼吸聲將某人吸引過來。

目光快速游移尋找著合適的躲藏之處,也該說他的運氣相當不錯,竟是真給他發現了一處樹洞,於是男孩毫不猶豫地躲入其中,並且在鑽進去後不忘拉來一旁樹叢的小樹衩好遮掩住洞口。

而就當男孩剛藏身好不久,一名年紀乍看之下與男孩相差無幾的女孩便出現在了小徑上,她的腳步並不快,只看她左右環顧著四周,還不時仰起頭抽動鼻子,模樣看上去像極了正搜捕獵物的獵犬。

十步、五步、三步……

當女孩逐步走近男孩所躲藏的樹洞附近時,透過微弱的月光,男孩也看見了追捕者的全貌。

那是一名白色的少女。

一頭雪白色的頭髮長至腰間,而哪怕是尚處年幼,女孩的容顏卻已然帶著幾分嬌媚的影子,若是定睛細看的話,還能發現女孩的眼臉處有著不明顯的紅色紋路,至於究竟是天生亦或是眼妝,僅靠當前的微弱光源實在難以辨識。

照道理說,用嬌媚一詞形容年幼的女孩身上本該讓人覺得無比違和,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女孩卻無視了這樣的常理,就彷彿她的嫵媚本就該無視於年齡一般。

但是硬要說美中不足之處的話,那便是女孩的眼睛相較他人要顯得更加狹長,粗淺看下去並不覺得異樣,可是一旦她瞇起眼睛,頓時就會給人一種無法信任的狡詐感。

只是儘管女孩容貌搶眼,但她身上的異常之處卻不僅如此,當視線由上而下轉移時,立馬就能發現比起那與年齡不符的姣好面容,實際上更為搶眼的反倒是女孩胸不凸,臀不翹的貧瘠身材。

由於尚未進入發育期的緣故,胸部是一馬平川的等級,即使能夠在那平原之上能夠毫無遮掩的窺見粉嫩蓓蕾,也讓人毫無興奮之感。

就算擁有讓人驚豔的容顏,短腿、矮個、平胸,小腹還殘留著尚未完全褪去的嬰兒肥卻是無可置否的致命傷,最適合用以描述這身材的僅有棒槌兩字,能對這樣的蘿莉……不,應該稱作幼女才恰當,能對這樣幼女體型的孩子產生性慾的,恐怕就只有特殊性癖好特殊的異常者吧。

連常人都是如此,更遑論說還未到理解男女之間差異性存在年紀的男孩了。

之所以讓男孩瞠目結舌,連要壓低呼吸聲都忘記的原因,絕非是被女孩的美貌給吸引住,僅是出於一個更簡單的道理。

「為什麼妳沒有穿衣服啊!」

當發覺不對時,男孩已經無可遏止內心的衝動大聲喊叫出聲。

男孩人生中首次的吐槽是如此犀利,那發自肺腑之言甚至動用了丹田的力量,以至於他的話語迴盪於整片森林之中久久不散。

女孩銳利的目光猛然鎖定過來,連同著頭上的尖耳朵也筆直挺立而起,接著在與男孩四目相接時,白色的女孩咧開嘴露出尖銳的虎牙,一字一頓的說道:「找到你了。」

被女孩懾人的氣勢所迫,男孩反射性地發出慘叫,並且衝出躲藏著的樹洞朝著森林的更深處跑去,然而未等他跑出多遠,本該在後方的女孩卻繞到了男孩面前,並且攔住了去路,至於男孩則由於緊急剎車的關係,重心不穩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頭上的狐狸耳朵以及生於女孩臀部位置的毛茸茸尾巴,無一不標榜著女孩非人的身份,再聯想到父親被抓走前的交待,男孩看著步步進逼的女孩,緊張的做了個吞嚥口水的動作。

這本屬明知故問,對方追著自己不放的原因,男孩早已有所預料,但他還是帶著幾分僥倖的問:「妳是什麼人?」

被男孩問到後,白色女孩的獸耳抖了抖,竟然停下腳步,可愛地歪斜著腦袋,彷彿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

男孩見狀有效,又再繼續追問:「為什麼妳要一直追著我?」

「看到前面有獵物逃跑,會追上去不是本能嗎?」出乎意料的是女孩在第一時間針對後面的問題給出了答案。

「欸,難道妳追我不是老爸說的要抓我去訂娃娃親嗎?」男孩目瞪口呆地說著,他此刻的情緒混雜了知道對方並非追捕者的釋懷,以及自己居然給無關者追了這麼久的無力感,心情相當複雜。

「娃娃親?我不知道有這回事耶。」女孩流露出困惑的模樣。

看女孩的樣子顯然不知道這件事,於是男孩也鬆了口氣,從地上爬起來後心有餘悸地拍著胸口:「那就好,我的老爸說我媽媽在村子裡找了一堆女孩要來抓我回去訂親,然後把我當成乳牛一樣養起來每天從我身上弄牛奶,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要怎麼產牛奶,可是聽要被關起來就感覺超可怕的。」

一想起禁足的痛苦,男孩就戒慎恐懼的打起了寒顫,想當年他四歲,手裡拿著老爸買來的木刀,在沙發跳上跳下並且把花瓶當大魔王打個粉碎,結果狐族的母親買菜回來見到男孩的豐功偉業,立馬將其吊起來重賞一頓竹筍炒肉絲兼禁足三日以示鼓勵。

打屁股還沒什麼,痛個幾分鐘就沒事了,但禁足三日不得出門去玩簡直差點要了男孩老命,要知道老爸老媽在家時間雖然長,可是大多時候都是關在房間裡面「聊天」,因此不准出門又被沒收電視遙控器及其他3C產品的男孩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麼無聊。

「那麼我接下來要往這邊走,妳不要在追我囉。」與白色的女孩做過自己為什麼要逃跑的解釋後,男孩伸手指了森林小徑的另一頭,然後便準備繼續找個地方躲起來,好躲過老爸口中真正的追兵。

此時對於女孩為什麼沒穿衣服的這個問題,男孩反而不怎麼在意了,仔細想想之前在住家附近時他也曾看過一些全裸的姐姐和阿姨徘迴,不過那些人很快都會被和她們一樣是非人種族的女警帶走。

不過就當男孩走到途中,猶豫著是不是該回頭提醒白色的女孩以後出門要穿衣服否則會被抓走的時候,她的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股拉扯的力道,強迫著男孩再次停步。

「又怎麼了?我現在很忙啦。」男孩回頭看到又是先前那名白狐女孩,當下就有點不耐煩了。

「抓到了。」白狐女孩的身高要較男孩略高一些,使得此時的她視線是由上往下的。

在這樣極近的距離之下,男孩甚至能感受到女孩的鼻息吹拂在臉上,可是在這當下他卻無暇物及其他。

從女孩的眼眸中男孩不僅看見了屬於自己的倒影,還有著一種名為危險的光芒。

「妳、妳想做什麼?」男孩下意識的想把衣角從女孩手上扯回來,只是對方的力道卻大得出奇。

當被男孩問到的時候,女孩這回不再像先前表現出了疑惑,她半瞇起眼睛,只見她嘴角緩慢的上揚,方才男孩的話似乎給了她靈感,使得她此時看上去就像是隻成功從雞舍中偷到了雞的狐狸。

「抓到未來的老公了。」白狐女孩這麼回答。

「才沒有,你又沒有參加老媽說的訂親儀式,抓到我也不算數。」男孩很是生氣的抗議:「這是違反規則!」

「但是我抓到了你,等於說現在你是我的所有物,主人有權利制定給所有物的規則,所以我決定的規則是,我不算違反規則。」在一長串繞口令式的解說後,白狐女孩挺起了扁平的胸部,宣稱道:「結論就是你要當我未來的老公。」

「不要,我才不要當乳牛被養起來!」

白狐女孩渾然不以為意,只是自顧自打量著男孩的長相,然後再次歪過腦袋,尾巴左右擺動起來。

「嗯~五官看起來還可以,不過這身打扮不合格。」

白狐女孩抓住了男孩的衣服,將它朝左右兩邊一扯,只聽見一陣布帛的撕裂聲,男孩只是眨眼間就變成了上空狀態。

「穿衣服是不好的,獸族就要光溜溜什麼不穿才對。」白狐女孩以食指對準因為被突然扯壞衣服而一時沒反應過來的男孩:「你是我未來的老公,所以也不能穿衣服。」

並且在說話同時白狐女孩的視線亦跟著向下移動,最後定格在男孩的短褲上,目光灼灼。

打著赤膊的男孩猜出了白狐女孩接下打算做些什麼,在發出一聲慘叫之後,竟是爆發出潛能,用著比先前更快的速度逃離現場。

目送男孩逃離的背影,白狐女孩沒有選擇立刻追上,而是以四肢伏地的姿勢蹲下身,觀察著男孩奔逃速度並預測出之後他的位置後,四肢同時發力,嬌小的身體就像被押到極限後放開的彈簧,身體化作一道白影掠空而過。

逃亡中的男孩恰巧回頭看去,並目睹了這番光景,連閃避的空暇都沒有,他就已經被白狐女孩從後方按倒在地上。

「你好像笨笨的耶,不是說過逃跑時不能背對著其他人嗎?不過沒關係,大家都說伴侶笨也有笨的可愛。」對男孩完成了壓制,白狐女孩以一副自然的語氣訴說著使人不寒而慄的話語:「有成功抓到獵物……啊,是有成功結婚的大人們都說,人類男性若是太聰明的話很容易想東想西,若關起來也會馬上試圖逃跑,就算用『大人的魅力』去對付他們,也得花更多時間才能使他們淪陷。」

說到此處白狐女孩仰起頭,將食指抵著臉頰想了想,臉上綻放出笑容。

「但是像這樣的挑戰性,不是更有趣嗎?」

白狐女孩開心的訴說著,但是全然無法理解對方想法的男孩卻是因此而瞠目結舌,只不過未等他深思,白狐女孩接下來的舉動便打斷了他的思緒。

「那麼要脫了唷,嘿咻!」不容分說將男孩的短褲連同裡頭的內褲給一併剝下,白狐女孩將之隨手扔開,臉上先是露出滿足之情,但立即又化作遺憾:「雖然沒穿衣服後看起來順眼多了,不過果然還是少了點什麼……對了!」

將拳頭敲在掌心上,白狐女孩恍然大悟。

「你還缺一條毛毛的尾巴,正好我知道有什麼能幫你長出尾巴來,我們村子裡面有在賣,好像是叫ㄑㄧㄥˊㄑㄩˋ玩具的東西?」白狐女孩說著,一邊從男孩身上爬了起來:「那麼你在這邊等我,我去幫你找ㄑㄧㄥˊㄑㄩˋ玩具回來。」

白狐女孩解除了壓制,男孩頓時想跟著從地上站起來,儘管仍有些懵懂,不過他也知道隨便在外人面前裸露是不好的,因此還不忘抽一隻手遮住自己下體,只可惜還不等他起身,白狐女孩冷不防的又推了他一把。

被再次弄倒在地,白狐女孩的欺負行為幾乎讓男孩想要哭鼻子。

「差點就忘記了,要是弄丟的話可不行,得好好做上標記才可以。」

標記?那是什麼?

男孩心中浮現出疑惑,但就在下一瞬間,一道柔軟的觸感印在了他的額頭上。

並不是嘴唇,白狐女孩親吻的是位於右眉之上的位置。

被親了?這突如其然的舉動,使得腦袋運轉跟不上發展的男孩思緒陷入了一片混亂,然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白狐女孩離開的時候,方才被她所親吻的位置就像被蓋上燒得火紅的烙鐵似的,難以言喻的痛楚從被親吻的位置擴散開來,使得男孩痛得發出了慘叫,並抱著頭在地上翻滾起來。

但是這一切對於消弭疼痛沒有任何的幫助。

男孩就好似被打撈上岸的魚,難看的在地上彈跳著。

「那麼這樣標記就完成了。」

倒臥在地上,耳邊聽見的話語就像從遠處飄來一樣模糊,不對,模糊的不僅是聽覺,連同著眼睛所見的景色也都變得扭曲。

「只要有標記在,不管隔著多遠我都能找到你,這樣就不怕弄丟了。」

除此之外白狐女孩好像又說了些什麼,只是在與疼痛搏鬥後,精疲力竭的男孩已然無力去聆聽。

待痛楚消退,強烈的疲憊感馬上便湧了上來,在記憶最後的中斷點處,男孩僅看見背對著他走向森林的白狐女孩背影,以及那靈活甩動的尾巴……

──────

「所以莫同學,這就是你擅自在同儕的午餐裡面摻脫毛劑,害得女同學尾巴的毛全部掉光,最後變成家裡蹲不願意來上學的理由嗎?」頭上頂著一對犄角,手裡還拿著一疊文件本,明明頂著小女孩的樣貌卻是用一副老成語氣在說話的學校導師伸手推了下眼鏡:「就因為你小時候晚上跑到森林裡面,然後被不認識的狐族小女孩拿情趣玩具肛了?」

「請容我鄭重申明,我沒有被肛,還有明明為人師表,卻隨便的把情趣玩具掛在嘴邊說出來這樣沒問題嗎?」

「當然沒有問題,我從一百六十多年前開始教書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沒變過,還是說情趣玩具這個詞彙勾起了你這正值思春期少年的敏感心思?我記得人類男性在青少年時期,平均每七秒就會聯想到與性相關的事情,難不成……」

一隻手臂垮在椅背上,全然沒有個正經樣的犄角女孩就像想到什麼,在坐直了身子,同時簡單打理了散亂的頭髮後,順手解開上衣最上頭的兩顆鈕扣,當著學生的面表演了坐姿換邊翹腳的動作。

「怎麼,難不成是把老師我當成你的意淫對象了嗎?沒問題,就儘管把老師風情萬種的模樣當成晚上的配菜使用吧,然後隨著性慾日漸高漲,終於忍耐不住的你最後選擇將魔掌伸向老師,禁斷的不倫之戀就此上演……啊啊,如果那天到來的話,我到底該是選擇接受,接受,還是接受這段不被允許的思念呢?」

姓莫的男學生沒理會沉浸在個人世界的女老師,而是頭疼的抱住腦袋:「老師,拜託正經一點好不好。」

「你想我正經一點?好呀,沒問題,那麼我們就談論點嚴肅點的話題。」方才春情畢露的模樣有如偽裝出來的一樣,女教師的臉一下間板了起來,身子前傾著探向男學生:「莫銘小子,你知道自己惹出的麻煩有多大嗎?若不是你老媽和我有交情,特別拜託我關照你,否則光憑你入學到現在惹下的禍,都足夠讓你被退學超過十次以上了,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未成年人類保護法』吧?需要我幫你重申複習一下嗎?」

「人類男性於高中畢業前皆屬非完全行為能力者,除非男女兩廂情願,並簽署交配同意書,否則魔族不得對非完全行為能力者進行肢體以上之性騷擾行徑,若有違反並查核屬實,將被判處五十年以上,百年以下之有期徒刑。」

女教師挑起眉頭:「這不是記得很清楚嘛,那麼補充條款呢?」

莫銘深吸口氣,接續背誦道:「要是人類男性拒絕義務教育,或於就學期間累計三大過遭退學處分,則不再屬於未成年人類保護法之保護範圍,將視其為成年無配偶之男性,狩獵解禁。」

「非常好,假使不想要被踢出學校,過著連走在路上散步都有可能被癡女魔物襲擊的下場,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這之後我會安份點的。」莫銘垂頭喪氣的嘆氣:「這次也是寫悔過書對吧,需要上門道歉嗎?」

「上門道歉就免了,估計人家就打著這機會刷好感度呢,這部分我會好好處理的。」拉開教師桌的抽屜,女老師從裡頭抽出一張空的悔過書遞給莫銘:「記得明天寫好交上來,午休時間也快結束,早點回教室去吧。」

莫銘接過悔過書就準備離開,但就在這時候女老師喊住了他。

「話說莫銘小子,我好像還沒問過你為什麼這麼討厭魔物,記得你剛才說過自己沒有被肛,那麼如果只是標記的疼痛,按照你當時那小屁孩記不了隔夜仇的年紀,總不至於記恨到現在,還得了看到有毛茸茸尾巴的魔物就想把她尾巴毛弄光的強迫症啊。」女老師問完後又不置可否的聳肩:「不想回答也沒關係,這只是我純以長輩立場提出的關心。」

莫銘停下腳步,用力的吸了口氣:「我剛剛沒有把故事全部說完,事實上在白狐女孩離開之後,我沒過多久就醒了過來。」

女老師以食指扣擊桌面,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眼看白狐女孩沒有返回的跡象,大概是因為已經被人抓到的關係,筋疲力盡的我已經懶得再去想追捕者的事情,總之我拖著疲勞的身體朝著返程的路上走去,或許是命運的指引吧,我的歸途意外順遂,沒有遇到任何障礙就安然回到了住處,只是就當推開門時,我看的卻是……」

想起了不願意再次經歷的痛苦記憶,莫銘說到此處時身體竟是顫抖起來。

女老師起身輕拍著莫銘的背,直到對方情緒稍微平靜下來後,這才問:「你看到了什麼?」

莫銘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回答:「我看到了我媽在上我爸,而且還是用騎乘位的姿勢,當時她看見我從外面全裸的爬回來,妳知道她說了什麼嗎?」

「說了什麼?」

「她說再五分鐘就完事了,而且結束以後還替我熱了味噌湯當晚餐,中途連清理一下個人衛生的環境都沒有。」莫銘比著食指,神情悲憤:「我當年才八歲啊,人生頭一回接觸的性教育居然是爸媽的實況秀,更可怕的是老媽從娘家回來十個月後,還替我生了個狐族的妹妹,這究竟讓我情何以堪!」

女老師聽完莫銘的血淚申辯,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用力拍了拍他肩膀:「悔過書這次就不用寫了,但記住下不為例,現在回去上課吧。」

#沒有下篇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81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貓咪貓咪貓咪
嗑太多了該停一停了WWWW

05-22 22:47

貓耳寬
沒有嗑!05-23 22:04
孤獨一顆蜆
好...好ㄎㄧㄤ阿,我出500巴幣跟你買這批

05-22 23:01

貓耳寬
我覺得我很正常(正色)05-23 22:04
金魚子
狐族妹妹!啊嘶[e19]

05-22 23:13

貓耳寬
超棒ㄉ厚!05-23 22:04
Hamano-沉默
你嗑太多了,這裡是五百巴幣,去多買---去戒了吧,別謝我(砸巴幣

05-22 23:14

貓耳寬
好喔owob05-23 22:04
白髮控-戮劍心
白髮狐狸妹妹最棒了
哈斯哈斯
身在福中不知福

05-23 01:12

貓耳寬
會被肛喔W05-23 22:04
吹雪
脫毛劑這招有點神,被榨乾的老爸看來沒有屈服呢

05-23 01:33

貓耳寬
脫毛吧!05-23 22:04

脫毛後的狐狸尾巴,完全想像不出來他的樣子,還有那個去找ㄑㄧㄥˊㄑㄩˋ玩具的跑哪去了XD

05-23 07:42

貓耳寬
這不重要(X)05-23 22:04
Lud · Reficur
可惜是幼女,要是在過個一百年或許我會接受

05-23 08:38

貓耳寬
合法蘿莉!05-23 22:04
奇幻戰神
可以出個續篇

05-23 09:31

奇幻戰神
更正,可以寫成長篇

05-23 09:31

貓耳寬
沒空啦W05-23 22:03

求你出長篇www 好看啊ww

05-23 11:35

貓耳寬
沒、沒空了...05-23 22:03
提醬汁◕◞౪◟◉
ヾ(́◕◞౪◟◉`)ノ 胖此ヾ(́◕◞౪◟◉`)ノ

05-23 17:27

貓耳寬
嘎資05-23 22:03

白...白髮狐狸妹妹 太...太棒了

05-24 08:22

貓耳寬
太蚌了(X)05-27 02:40
江雪
獸人永不為奴

05-24 08:36

貓耳寬
你還沒準備好!05-27 02:40
Prs/Eys
拜託寫成長篇XD

05-25 17:13

貓耳寬
不要啦~~~05-27 02:40
會喵叫的貓
海超人說,再嗑更多毒~~

11-11 0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7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F28】【勇者大人,... 後一篇:【短篇】祢的國來臨...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3784000412怪怪的你
小說...那隻手很白皙摸起來卻並不柔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