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十一章 布魯辛克的哀歌②

作者:橘みかん│2018-05-21 20:46:51│巴幣:12│人氣:292

  八年前,布魯辛克歷877年,歐洛巴特首都聖尤尼斯──

  露莎琳德帶著潔米,連鞋子也沒穿,不管身後提著鞋子的隨身侍女臉上充滿多少驚慌,露莎琳德依然執意前往。

  她們躲在王座斜後方的大紅布幔旁,輕輕掀起一角,窺視著謁見大廳的一隅。即使視野狹小,還是能看到被押跪在大廳中央的壯年男人,他留著逐漸發白地棕色鬍子已染上血跡,卸下戰甲的布衣沾滿濕漉泥濘,比起恐懼與憤怒,男人顯露出更多疑惑。

  「陛下,人帶來了。」

  經過身旁的侍從呼喚,亨利王才將扶額地手放下,睜開的碧綠眼瞳帶著哀傷,眼眶更是濕潤。

  「來人,報上名來。」

  亨利王僅是盯看了那男人數秒,隨即如此命道。

  然而那男人依然被兩旁衛士控制行動,即使他想站起來,又立刻被押回原地。他只好回道:「我是薩艾斯嘉的丹尼爾王派予護送巴澤爾公爵回航的護衛隊長,傑歐。亨利王啊!為何如此待我?」

  「為什麼?」亨利王發抖的聲音帶著怒意,仍是盡量壓抑著,「我才想知道,你們為何如此……殘忍……」亨利王的語意未盡,剩餘的話語像是卡在喉嚨裡的哀傷,只是癱坐於王座上,一手也遮蓋著自己的雙眼。

  「什麼?」

  傑歐不明所以,但看亨利王的表現,卻不像裝出來的。

  亨利王深深呼了一口氣,像是抹去了臉上的淚水後,才繼續說道:「我已經失去了妻子及一雙兒女,只想好好維持這個國家、還有我剩下的家人。而你們竟然……只因我不願出兵相助,就在海上要殺害我胞弟!」

  不止躲在布幔後的露莎琳德和潔米嚇得差點發出聲音,傑歐更是吃驚得皺緊眉頭,他愣了會兒,才趕緊搖頭反對道:「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況且,那日我王親收的信函上應是您『同意此次作戰』啊!」

  「你在胡說什麼!沒有這回事!我自己寫的信函,我會不知道裡面寫什麼嗎?」亨利王拍打了扶手,並站了起來,繼續說道:「我那封信函上寫的是『因歐洛巴特境內近來嚴重水荒,自顧不暇,故此次戰事無法給予援助!』我這次錯了,不該派巴澤爾為使……你們將為此付出代價!我會中止與薩艾斯嘉的一切條約。」

  亨利王一步一步下了階梯,嘴角勾起微笑,發紅的眼眶依然訴說著悲傷,他說道:「強大如貴國,必能獨力對抗曼士貝。」

  對上那股憤怒,傑歐又掙扎著欲要站起,卻被兩旁衛士強壓在地,他只能猙獰著在地上大叫:「放開我!……我是勇猛的北方森林勇士,我向森之精靈起誓絕不說謊!我王就算收到拒絕的回覆也絕不會這麼做,況且……收到的信函確是同意作戰!這事在當日就傳遍全國,您可以再派人去我國訊問!」

  「再派人去!讓你們趕盡殺絕嗎?」

  「或……或者您派人監看我,讓我回去問陛下,路上有所懷疑隨時都可以殺了我!」即使傑歐這麼說,僅換來亨利王一陣笑。

  「你最好保佑巴澤爾可以安然撐過去,否則我會將你的人頭給你們丹尼爾王送去!」

  傑歐聽聞,停止了掙扎,他問道:「公爵還活著?」

  「是的!真可惜他還剩一口氣,讓你失望了。」

  「那麼,公爵就可以為我做證!」

  也許是聽到了一絲希望,傑歐停止了抵抗,但亨利王雖然讓人將他從地上抓起來,卻只吩咐一句:「丟回牢裡去!」

  傑歐被帶離謁見大聽,亨利王也遣去左右,只剩他一人立於王座前,喃喃道:「你老是說我太過軟弱,只會順從大國,我不會讓淋達他們死得不明不白,總有一天……」

  餘下的怨嗟太過小聲,露莎琳德並沒有聽清楚,只是從布幔中看去的父王身影,何等孤寂。




  「可惜的是,數日之後,巴澤爾叔叔還是死了。」

  為了讓談話未免太過艱澀,他們移動了場所,在一間像是書庫的地方擺上了長方桌,以及一些茶點。

  露莎琳德喫了口茶,環視著四周,並把思考時間留給其他人。她認出這個地方,就是當初和柳丹晴欲逃出城時,發現密道的那個房間,當時四周的窗簾都拉起來,房內相當晦暗,要不是那時還是白天,窗簾邊總是還能透過幾絲光線,不然當時無法使用魔法的她們,也無法找到離開的暗門。

  現在這間房不但拉開了窗簾,房門也開啟,壁上的油燈也有點過的痕跡。這是一間書庫,藏書量雖然不是很多,更有許多明顯地手寫稿,只是經過整理,依然小有規模。

  賽比恩斯看向一旁的克里斯夫多,後者沈吟了一會兒,點頭同意道:「嗯……與八年前傑歐侍衛長的報告無異。」

  克里斯夫多仍以舊官階稱呼傑歐,現在的傑歐卻是遠在前線──吉爾農村,以新月堡壘大老的身份,與年輕人們一同禦敵。他們也不可能為了確認此言真偽而將他從前線喚回,一來於事無補,二來也是對露莎琳德的不尊重與不信任。

  聽到這個名字,露莎琳德才回過神來,接著嘆道:「嗯……那個叫傑歐的人真的回到薩艾斯嘉了啊……」

  眾人對視了一眼,賽比恩斯問道:「公主您的意思是?」

  望向杯中剩一半的液體,露莎琳德吐了一口茶香,續道:「就在巴澤爾叔叔死後,父王本要在葬禮前處死那人,以慰叔叔在天之靈。但是要去提領人犯時,牢中已空無一人。」

  正當賽比恩斯等人顯出驚訝,露莎琳德又接著說:「不僅如此,牢中其他人犯一併脫逃,連看守牢房的士兵都死了,至於其他在逃人犯,我父王命令抓到一率格殺。」

  賽比恩斯沈吟:「……但是,傑歐大老卻逃回來了?」

  「那個時候……」克里斯夫多陷入了回憶,他想起八年前,自己亦曾做過如此猜想,「那個時候,我曾推論這是曼士貝為分化我國與貴國的手段,但那之後……沒有多餘時間去查證。」

  「說的……也是……」賽比恩斯低眉,確實,那之後戰事如火如荼地展開,幾乎沒有喘息空間。

  看向眼前的眾人陷入不同沈思,露莎琳德放下茶杯,正色道:「接下來要說的,是本公主要向你們查證……不,是請求薩艾斯嘉協助我查得真相。」

  尚未說出自己的請求,露莎琳德便先行站起,並與一旁的克莉絲汀彎下腰,那高高在上的公主,竟然自己低下頭來。

  或許對在場的眾人來說,這才是這場會談中最讓人吃驚的一件事。

  賽比恩斯也趕緊揮揮手道:「請……請不要這樣!快請坐下吧!」

  好不容易請她重回座位,氣氛卻是依然緊張。露莎琳德雖然坐了下來,雙手只是輕輕交錯放在桌上,思考了一會兒,才說:「在那之後,我父王漸漸變得強勢起來,先是與貴國斷交,將反戰派的臣子逼退甚至賜死,並與曼士貝建交,合力攻打貴國。那之後……又……」說著,露莎琳德的臉似乎上了一抹淡紅,「又讓我與薩德拉……訂下婚約。」她咳了兩下,欲掩飾自己的羞澀,「然後是克莉絲成為我侍女、導師兼貼身護衛之前的事。我原本的侍女潔米,是我還小的時候,父王及母后親自為我挑選的,她長了我幾歲,是出身名門世家、有教養的女孩。」

  說到最為親近的潔米,露莎琳德臉上露出了柔軟地笑容,卻又在下一句話中,換上了悲傷,「但是大約四年前的某個晚上,她卻以犯上罪名,被我父王當場處死了……其家族亦迅速沒落,不久後唯一的繼承人也於實驗中意外死去。」

  提及了此事,克莉絲汀一向平淡地表情,也增添了一絲哀戚。在場只有羅奈爾德注意到這點,但他卻沒有發言。

  言及至此,賽比恩斯再度沈思起來,他猜想道:「嗯……公主的意思是……要我們協助您查出,是誰在亨利王背後建言,以至如今的殘暴?」

  「如果只是這麼簡單就好了……」露莎琳德小聲呢喃,接著又盯著賽比恩斯,道:「你們不知道吧?這些年來,我只被我父王召見過三次。」

  再怎麼說也太少,就連與亨利王沒見過面的賽比恩斯都這麼覺得。

  露莎琳德微微曲指,道:「告知我與薩德拉婚約時一次,讓克莉絲接替潔米的位置時一次,最後就是今年,要我送信給你的時候一次。」

  又沈寂了一會兒,露莎琳德再開口問道:「我問你們,如果是你們,會覺得這其中何處有異呢?」

  對於賽比恩斯來說,過去從未參與過政事,他所了解的國際情勢也僅止於八年前,再怎麼想,他也只覺得亨利王是因為失去眾多家人而導至性情大變。

  此時,克里斯夫多喃喃道:「……牆頭草。」

  此言一出,不只賽比恩斯尷尬無言,羅奈爾德也大聲斥喝:「喂……喂!你在胡說些什麼啊?」

  但看露莎琳德不說話,卻也沒表現出生氣的模樣,像是等著他解釋,克里斯夫多便歉道:「失禮了,但看八年以前亨利王的行事作風,總是以利為重,這一點,露莎琳德公主也了然於心才是。」

  露莎琳德一聽,揚起嘴角哼著笑了一聲,回道:「『那個時候』我情急脫口而出的話您果然還記得啊!」

  那時與柳丹晴欲逃出城,卻被克里斯夫多帶人追至出口,要不是柳丹晴挺身相救,再加上出口處的維因宅邸正好無防備,她們還真逃不出城。

  除了三位在場當事人,賽比恩斯及羅奈爾德皆不明所以。倒是羅奈爾德憶起八年間行經歐洛巴特時,明顯感受到與過去的不同。

  「說起來……」羅奈爾德說:「前幾年去到歐洛巴特的時候,比起戰前人們似乎更加積極、有活力,我也被『詐』了不少買存封的錢。」

  「等……羅恩!」看到羅奈爾德略帶無禮的發言,賽比恩斯趕緊出面阻止,但是身為「前魔法研究院」的研究員,克莉絲汀卻淡定回道:「那真是感謝您對敝國財務的貢獻。」

  會談陷入了尷尬,克里斯夫多咳了兩聲,繼續前一個話題。

  「如果亨利王還是跟以前一樣『為人民著想』,在此次戰役後,就算不會立即向我國靠攏,至少也會像他國一樣暫觀情勢。但這次差人來信卻是責備公主辦事不力,要您立即返國。」

  露莎琳德滿意地點點頭,補充道:「正確答案!但是我個人更感到怪異的是……潔米,她在夜晚侍候我就寢,在拿牛奶回我寢室的途中不知為何冒犯我父王,被當場處死……」

  當年露莎琳德於房內不耐久候,逕自找了出來,卻在謁見室前看到潔米頸部被當場貫穿慘死。翻倒的牛奶與赤紅的血液在地上混在一起,從她開啟的房門中透過的光線,仍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公主殿下!請快──

  那個時候,潔米到底想說什麼呢?


  至少聽來的線索似乎就要連成一線,只差臨門一腳,眾人再度陷入沈默,這時,後方書架卻傳來萊多的驚叫聲,以及跌倒和書本掉落的聲音。

  「萊多?怎麼了!」

  賽比恩斯急喊,並與眾人前往查看。除了在書堆中發現差點埋沒其中的萊多,還有顏承夜──瓦布爾坐在窗邊、拿著一本厚書發出無聲地鄙視。

  「承夜?」

  「討厭鬼!」

  「龍魂。」

  賽比恩斯、露莎琳德及克里斯夫多分別用三種不同的稱呼叫他,只見當事人伸展著背上的翅膀扭了扭脖子,一臉若無其事地伸手打招呼。

  「唷!我看你們好像在討論很艱深的問題,就先不打擾──是說我以為『龍魂記事』這種東西在八年前就跟艾魯達城一起燒掉了,你們居然還可以再寫一份出來啊!」

  就在瓦布爾讚嘆著他們的這股毅力,羅奈爾德也前去扶起萊多,他手裡拿著一封看起來像信件的東西,半帶暈眩地說:「真……真是非常抱歉,我想找出八年前那封巴澤爾公爵送來的信函複本,抬起頭來卻……」

  露莎琳德聽聞,驚道:「巴澤爾叔叔送來的信函還留著?」

  「不,」克里斯夫多回道:「正本八年前便還留在艾魯達城,恐怕早在那把火中被燒掉了,現在這封是我憑記憶謄寫的複本。」

  萊多站穩了腳步,抓抓頭笑道:「嗯,那個時候跟本什麼東西都帶不了,很多重要文物都帶不過來,所以爺爺和克里斯大人還有吉魯克將軍很努力地把重要文書謄寫出來,我那時候還小,幫不上什麼忙就是了……嘿嘿……」

  露莎琳德伸手問道:「可否借我看看?」

  「嗯,我也本來就是這樣想的。」萊多這麼說,看到克里斯夫多點頭才將信件複本遞上,比起當年特意製成的羊皮紙,現在這只是一張普通地紙張。

  展開的紙面依然帶了點時間的斑駁,但是露莎琳德看了看卻皺起眉,嘆道:「真可惜,我很多年沒見過父王的手稿,無法確定他的用詞習慣。」

  更何況,現在這封還是克里斯夫多依記憶謄寫,更是無法確認字跡。

  她將信件複本交還萊多,後者難過地低下頭,或許是覺得自己沒有幫上忙。

  「但是可以確定,這與我八年前聽到的內容不一樣。」露莎琳德補充道:「那個時候,我聽到父王說那封信是他親筆所寫,但這內容就……大相逕庭。」

  「現在亨利王派人送來的那封信呢?」賽比恩斯問道,但是露莎琳德搖搖頭,回道:「今日這封信恐怕是父王差人所寫,近年來皆是如此。」

  看到眾人陷入各自地沈思,瓦布爾啪地一聲合起手上的書,引來了他們的注意。他咧嘴笑道:「討論完了嗎?雖然我看你們是沒有什麼結論,不過我沒啥時間等了!……把東西交出來,接下來要怎麼討論隨便你們。」

  句尾露出的邪惡讓人不寒而慄,賽比恩斯想上前,卻被克里斯夫多擋在身後,連羅奈爾德也將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露莎琳德更是在克莉絲汀的守護下不知所措。

  「什麼東西?」克里斯夫多睥睨而視,瓦布爾卻是把書丟到一旁,笑道:「你問我什麼東西?汝之一族最清楚不過了不是嗎?原本的血主!

  突然間轉換的語氣似乎帶有一股魔力,震懾得眾人動彈不得,萊多更是嚇到腳都軟了。此時瓦布爾卻自嘲似地揮揮手道:「啊──不行不行!太過亂來的話,好不容易得手的自由又要跑掉了。我換一個說法吧!你們……想不想救希亞……也就是你們所熟知的柳丹晴?」




  腳下所踩踏的,不是土地、也不是潔白地雲朵,抬起頭看到的天空,則是混濁晃動、像隨時準備侵略的暗紅流光。這裡不是地面,更不是天堂,這裡是火山島──布魯辛克的正中央。

  希亞萊娜雙手捆著發光地枷鎖,背上已然失去那對似霧地黑色翅膀,站立的地方雖像是朵灰色的雲,赤腳踩踏卻有草地的觸感,卻又更顯尖銳,像是不小心移動到,便會受到千刀萬剮。

  遠處傳來了熟悉地展翅聲,飄然降到她眼前的,除了那名奉命抓拿她的其中一人,還有一名披著藍白髮絲的女人。

  希亞萊娜無懼地眼神中掛著笑意,映入眼簾的彷彿是過去的自己,現在那個人的眼中卻是深沉地哀傷。

  「好久不見了,希亞……姊姊……」深吸了一口氣,她,這麼說。


劇情連結:
  • 關於潔米.莫依茲請參考人物異誌⑦
  • 傑歐逃回薩艾斯嘉後請參考序-3
  • 露莎琳德和柳丹晴逃出城請參考6-2
  • 前一回提到亨利王是個牆頭草請參考6-3

  後面好像還是回歸中二,哈哈哈!(被打

  可以的話,這一章想把希亞跟龍魂的過去都解決,雖然很可能會又增加到六節……

  這樣子的話下一章描寫關於八年前的真相可能又要佔半章以上……為什麼我有一種預定章節寫不完的感覺。(崩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69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希亞……歐內醬……」(畫風驟變XDD

05-21 20:57

橘みかん
蒼鼠想回百合的懷抱了嗎?XD05-21 21:02
大漠倉鼠
百合無限好XDD

05-21 21:33

橘みかん
只是近倉鼠[e29]05-21 23:17
吳旻( °∀°)
前面有點香WW

百合無限好 只是近倉鼠 (好像很讚

(然後看著內文期待著自己還沒準備的期末考ˊˇˋ

05-22 09:25

橘みかん
香?
你聞到枯木的味道了嗎?(X
我能理解時間越近越想玩的心情……耍廢完多少還是看一些吧……(拍肩05-22 13:36
吳旻( °∀°)
考完了ヾ( °∀°)ノ
大爆炸ヾ( °∀°)ノ

05-22 14: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小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sOhG7432G拉格蘭
拉格蘭真的很可愛,所以我畫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