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短篇】蒲公英的初戀

作者:午睡│2018-05-20 23:08:23│贊助:0│人氣:82
  
  晦暗的舞台下一片寧靜,陳曦穿著白色的芭蕾舞裙,在聚光燈下輕柔跳躍旋轉,每一個步伐,每一個眼神,都專注得像在對觀眾傾訴一個故事,時而蹬踏如蜻蜓點水,時而躍動如蝴蝶飛舞,她的身影倒映在觀眾的眼眸,猶如一把白色小傘——那是她搖曳的童年中,一朵淡去的蒲公英。
  
  「陳曦妳看,老師背後被我貼了東西,嘿嘿!」班上的搗蛋鬼李祈,他看著陳曦的側臉,等待她的反應,抬頭一看,果然看見老師背後貼著一張紙:「我再也不讓學生罰寫,我要改過自新!」

  陳曦差點笑了出來,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含笑道:「都快畢業了,你還這麼幼稚。」

  李祈回道:「幫妳報仇啊,她前幾天才讓妳罰寫木蘭詩耶,什麼唧唧復唧唧,木蘭哈李祈?我又不認識木蘭,她哈我做什麼?」

  陳曦捶了一下他的肩:「木蘭當戶織啦!」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笑起來時,連眼睛也會瞇成一道美麗的弧線,李祈見她一笑,反而撇開了頭,不胡鬧了。

  老師每次轉頭寫黑板,底下同學都會看到那張字條,在底下嘻嘻偷笑,總算被發現了:「這誰寫的?」

  底下一片寧靜,老師更加生氣:「自己承認還來得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是誰!」氣氛僵持不下,李祈一副泰然自若,毫不擔心,老師眼睛斜射到他身上:「李祈,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全班就你的字最醜,最好認!」

  「很愛寫是吧?把貼在我身上的字罰寫兩百次!」

  「兩百次也太多了吧!我寫那麼長的句子耶!」

  「你還敢說!」


  陳曦看著國中時拍攝的畢業影片,臉上一直掛著笑容,調皮的李祈,臉色很臭愛讓人罰寫的老師,回想起來恍若昨日才發生似的。

  上了高中後,陳曦變得更有魅力,她淺淺的一笑,在眾多男生心中刻下了深深的一痕,她的追求者甚多,但都被她一一拒絕,因為她有個不堪其擾的問題,而變得沒有了自信,也不太敢與人交談,刻意和人保持距離。

  「小曦妳知道嗎?今天班上來了個轉學生。」單欣積極搭話,眼睛一閃一閃的,每次說到八卦,她總是這個反應。。

  有著一頭俐落短髮的研彤說:「希望來個帥哥,長得最好像彭于晏,哈哈!」她光是想像,口水就快流了出來。

  陳曦問道:「不知道他是從哪裡轉來的?」

  「聽說是從附近的學校轉來的。」單欣推了推眼鏡。

  「等等,妳們有沒有聞到一股味道,超臭的!」研彤皺著眉頭,四處聞來聞去的。

  「好像有耶,小曦妳有聞到嗎?」

  研彤一靠近陳曦,她面有難色:「沒聞到耶,我先去上個廁所!」

  「一起去呀!」單欣才剛說出口,只見陳曦從書包抓了個東西,慌慌張張跑走了。

  「她跑這麼快做什麼,難道是那個來,血漏出來了?」

  研彤答道:「誰知道啊,等等再問她呀,快上課了,我要在教室等我的男神,嘻嘻。」

  陳曦到了廁所,才鬆了口氣,她關起門,望著手中的止汗劑嘆氣,自從上了高中後,腋下經常出汗,她的狐臭相當嚴重,有時明明才剛洗完澡,狐臭馬上就飄了出來,明明自己飲食方面控管相當嚴厲,從不吃辛辣過鹹和油炸的食物,但偏偏這個問題卻纏著她。

  「媽,為什麼我身上味道那麼重啊?」

  「大概是遺傳吧?我到現在也有這個問題。」媽媽心不在焉的一邊切著菜回答。

  「那媽都怎麼解決啊?」

  「放著不管啊,搞不好有人喜歡這個味道,像你爸就這麼覺得嘛。」

  陳曦嘟起嘴來,鬧起彆扭:「可是我自己就不喜歡這個味道了啊。」

  「好啦好啦,媽幫妳想辦法。」

  手中的止汗劑就是媽媽給的,她擦乾腋下的汗水,塗抹完之後才放心的走回教室,她得像這樣,經常跑到廁所使用止汗劑,因為不知不覺間,味道又會重新飄散出來,因此她和人說話總是保持距離,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動作也不敢太大,扭扭捏捏的,怕身上的味道一個不小心飄了出來。

  班上一些女生開始在私底下批評她做作,故意要吸引男生關心她,流言慢慢傳到了陳曦耳裡,她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裝作沒有受傷的樣子,至少她還有兩個好朋友,她才能鼓起勇氣,天天來上學。

  走進教室,老師正好在介紹轉學生,陳曦定睛一看,居然是國中時最常捉弄她的李祈。

  他們的眼神一對上,李祈對她笑了笑,陳曦翻了他一個白眼,吐了舌頭,用嘴形說:「你怎麼轉來了?」

  李祈只是聳了聳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研彤看了看他們的互動,問道:「妳們認識啊?」

  陳曦無奈回答:「是啊,我國中同學,又遇到了,他以前很調皮,常惹老師生氣。」

  研彤忽然牽起她的手:「陳曦姐靠妳了!」

  「蛤?」

  「妳不覺得他很可愛嗎?完全就是我的菜耶!」

  「可是我看他長得和彭于晏差很多耶。」

  「但他長得像劉以豪啊!」

  「其實我個人覺得,我長得比較金城武。」李祈不知何時走到了她們身邊,看著陳曦窗邊的空位:「老師叫我坐這裡,我很無奈。」陳曦嘖了一聲:「這是我要說的話吧?」明明李祈講話很討厭,但她心底不知為何,總感覺安心。

  研彤臉紅得像顆番茄,頭頂蒸出鼓鼓熱氣,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單欣馬上就和李祈打成一片,八卦問得毫不退讓:「陳曦國中的時候有沒有交過男朋友啊?」

  「沒有啊,我們國中的時候都被老師罰寫,沒有空談戀愛。」

  「我還熬夜寫過金剛經,寫到一半差點成佛,很可怕的。」單欣和研彤聽了哈哈大笑。

  「小曦很奇怪吧,明明長得那麼漂亮,卻沒有交男朋友,明明有很多男生跟她告白。」單欣一說到八卦,整個人生龍活虎了起來:「李祈你有暗戀過小曦嗎?」

  陳曦一聽到她的問題,心跳頓時加速,好像聲音都靜止了,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在耳邊咚咚作響。

  李祈瞥了一眼陳曦,低聲答道:「沒有... ...」隨即又補充一句:「我寫金剛經,心裡清靜如止水,好嗎?」陳曦聽了心頭微微一酸,抿著嘴笑了笑。


  風聲蕭蕭,枝葉被吹得沙沙作響,兀自跌落的殘葉,點綴城市染上了深秋,蒲公英隨風劃過城市每個角落。

  風起,風停,蒲公英飄進窗內,落在陳曦和李祈之間。

  李祈撿了起來,放在掌心吹了口氣,蒲公英飛往窗外,劃出離別的弧線,陳曦記憶中的景色壟罩一層白霧,藍天彷彿比平時遙遠,父親墓前堆滿了蒲公英,母親望著蒲公英的眼神,像是望著一場大雨,父親走的那天,下了場大雨,而那場雨,在母親心中一直沒有停過。

  母親牽著她的小手,她聞著母親身上令人熟悉的味道,這種氣味總是令她安心。風起,吹起了湖水的漣漪;吹散了蒲公英;吹動了母親的髮絲,母親輕輕放開了她的手,撫了撫她的頭髮,那刻,她總覺得自己會隨著風,像蒲公英一樣,離開母親,在寬闊的空中飛翔。

  她曾問過母親:「媽,妳還想爸嗎?」

  母親微微一笑:「偶爾會在夢中見到,這樣就夠了。」原來,母親眼裡的蒲公英不是離別,而是沒有束縛的道別。

  熟睡的陳曦皺了皺眉頭,鼻間的搔癢擾亂了夢境,她哈啾一聲醒了過來,眼前是白目的李祈拿著蒲公英往她鼻子來回搔癢,陳曦槌了他一下:「煩耶!」

  「我好心叫妳起床耶,午睡還睡到流口水。」

  「你幹嘛偷看我睡覺啦!」她心裡還在想著:「我到底有沒有流口水?」

  「誰要偷看啊,呆子。」他往陳曦額頭戳了一下,輕輕的笑了。

  研彤點了點李祈的背:「你有沒有喜歡看什麼電影啊?」

  「我喜歡看鬼片吧?」

  「真的假的,我不敢一個人去看鬼片耶。」

  「可是我都習慣一個人看,有時候看著看著,旁邊好像也有人,一轉頭... ... 哇!」

  研彤嚇得大聲尖叫,李祈卻淡淡說道:「見鬼了,旁邊的情侶居然看鬼片看到親在一起,超想往他們頭上槌下去的。」

  研彤笑得燦爛:「你嚇到我了,看你怎麼負責!」

  當天晚上,研彤在她們三人創的群組裡問李祈的LINE,儘管單欣消息靈通,也不知道,陳曦雖然知道,但卻猶豫了很久才給,研彤向她道謝後,又開始聊起最近哪個韓劇的男星,令她朝思暮想,單欣則是放了照片,一對男女牽著手走在一起,是隔壁班的班對,原來他們正在交往,陳曦直呼不可思議,她從來就沒有發現。

  聽單欣說,研彤拿到LINE之後,馬上就約了李祈去看電影,陳曦從那之後,腦袋裡總有他們兩人牽手的身影揮之不去,為什麼自己那麼在意他們呢?

  在許多失眠的夜裡,李祈的聲音一直在她腦海中迴盪,她漸漸發現,自己是喜歡他的,但研彤喜歡李祈,而且自己身上味道那麼重,要是李祈知道了,搞不好會嘲笑自己,她最不想要的就是被人發現狐臭這件事,更何況還被喜歡的人嘲笑?

  她整夜胡思亂想,對於隔天的體能測驗忘的一乾二淨,終於也緩緩閉上了雙眼,沉沉睡去。
  「李祈加油!李祈加油!」研彤在場邊大喊,李祈氣喘吁吁的跑到終點,研彤馬上遞水給他。

  李祈接過水,隨口說了聲:「謝啦。」

  單欣悄悄拉了研彤的衣角,在她耳邊問道:「你們在交往啊?」陳曦在一旁也正聽著她們交談,好奇的緩緩靠近。

  「沒有啦!」研彤語帶雀躍,聽起來根本不像沒有的樣子。

  「真的沒有嗎?」單欣果然不相信。

  「是真的啦!」研彤臉脹的通紅,悄悄看了李祈一眼。

  「接下來換女生測試。」老師要她們在起跑點集合:「今天要測試800公尺,如果身體不適不要勉強,不舒服的同學可以下次補考。」

  「大家盡自己的能力跑完!」

  老師吹了哨子,女生紛紛跑了起來,陳曦和單欣還有研彤跑在一塊,她們約好要一起跑到終點,只見陳曦越跑越無力,逐漸跟不上單欣還有研彤,離得越來越遠,後來變成各跑各的。
研彤更是有意要第一個進終點,因為她要第一個跑到李祈身邊。

  研彤進了終點後,單欣也緊接在後,陳曦還有半圈的距離,她緩緩跑著,氣都喘不過來,小腿痠痛的不聽使喚,但她仍努力抬起雙腳,不曾停下腳步,耳邊好像還聽見李祈喊加油的聲音。

  她聞到自己身上的體味越來越重,腋下也濕成一片,幸好她習慣穿黑色衣服,但她其實最喜歡的是白色,可是只要穿過一天,衣服腋下的部分就會泛黃,因此她只好總是穿著黑衣,即使如此味道可蓋不掉,看見李祈和研彤正站在一起等自己,她暗暗心驚,等等到了終點,肯定會被發現。

  跑道旁幾個女生,不屑地看著陳曦,因為陳曦跑步的姿勢看起來太過彆扭,一點都不自然,但班上的男生卻都在為她加油。

  「她真的很假耶,連跑步都要這樣。」

  「是啊,像她那種人,活得真辛苦,整天都要在乎別人眼光。」

  「男生的眼睛也不知道沾到什麼,就喜歡這種假掰女。」

  這些話都傳進了陳曦耳裡,那些女生故意要說給她聽的。

  她只能裝作沒有聽見,埋頭向前跑進終點,男生們圍了過來,有些人遞水給她,有些人關心她還好嗎?

  「靠,誰流汗那麼臭啦,趕快去換衣服好不好?」

  「對啊,不然等等那些女生又要罵我們臭男生了。」

  陳曦一聽覺得不妙,連忙跑走,這些男生哪裡想得到,這個味道是他們的「女神」所散發出來的?

  「不好意思,我要先去廁所。」陳曦慢慢走遠,但李祈和研彤他們卻往她的方向走來。

  陳曦慌張道:「你們別過來!」

  李祈卻故意奸笑:「怎樣,我偏偏要過去,而且我還要用跑的。」

  陳曦又更慌了,哽咽道:「不要,拜託... ...」她蹲了下來,頭低了下去,把身體捲了起來,她希望自已變得越來越小,小到沒有人會發現那是她。

  李祈還是走到她身邊了,碰了碰她的頭髮,問道:「怎麼了啦,肚子痛喔?」

  「沒有,你不要靠我那麼近啦!」

  「為什麼啊?」

  陳曦抬起頭,看著他:「你沒有聞到嗎?」

  李祈答道:「沒有啊」

  陳曦一聽,幾乎快哭了出來,馬上跑去廁所,李祈本要拉住她,但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卻又緩緩落下,他看著陳曦的背影越來越小,只覺得越來越無力。

  她把自己關在廁所,她多希望他回答:「蛤,聞到什麼?」李祈一定聞到了,知道自己介意,才會說沒有。

  小小的廁所裡,充滿了她的體味,連她自己也聞到了,在別人聞來,味道肯定更加濃厚,她趕緊翻自己的包包,卻找不到平時使用的止汗劑,要更換的衣服她也沒帶。

  她臉色慘白,下午還有兩堂課,該怎麼辦才好?

  此時單欣在外面問道:「小曦妳還好嗎?」

  陳曦故作鎮定走出廁所,只好硬著頭皮回去教室,味道盤旋在她們兩人之間,陳曦不敢開口,身體縮了起來,單欣也絕口不提,她知道說了也只會尷尬而已。

  陳曦濃厚的體味在班上漸漸擴散,聞起來像腐爛的魚肉,課堂上那些男生又開始抱怨:「吼,到底誰啦?」有人玩了起來,學著女生的口吻道:「哎唷!你們這些臭男生,都不洗澡。」

  老師也忍不住皺眉:「你們今天一定流了很多汗,同學開個窗戶透透氣吧。」

  陳曦縮在自己的位置上,如果這時候地板有洞的話,她一定會鑽進裡面躲起來,她一言不發,男生們的玩笑話在她耳中好像飛刀,一把一把狠狠刺痛她的心。

  單欣知道了這件事,陳曦擔心之後全世界都要知道她狐臭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她牽起腳踏車,眼淚還在眼眶中打轉,才騎到半路,她的腳踏車就落鏈,一個人蹲在路邊不知如何是好,她也不敢找人幫忙。

  「落鏈喔?」熟悉的聲音從她後方傳來,李祈牽著腳踏車走了過來。

  陳曦紅著眼眶說:「你會修嗎?」

  「不會啊,我的車又沒有落鏈過。」他蹲了下來,嘗試把鏈子給裝回去,但他手不夠靈巧,怎麼樣就是弄不回去,弄得手黑漆漆的,接著抱怨道:「妳車好爛喔。」

  「明明就是你太遜。」陳曦不知不覺嘴角揚起了笑靨,本來她擔心的狐臭,在李祈面前她卻能忘的一乾二淨。

  李祈站了起來,調皮的用指頭在她臉上一劃,黑色的痕跡殘留在她臉頰上,陳曦不甘示弱,抓起李祈的手,往他自己的臉抹去,只見李祈臉上一塊白一塊黑的,甚是好笑。

  李祈抱怨道:「妳知道妳這樣畫醜我的臉,會令多少少女心碎嗎?」陳曦無語只好翻了他一個白眼。

  「上來啦,我載妳回家。」

  「那車怎麼辦?」

  「我在幫妳想辦法就好了。」

  她側身坐在後頭,李祈靜靜踩著踏板,夕陽西斜,微風徐徐,芒草搖曳,他們漸漸越騎越遠,離開了田邊,和她家的方向完全不一樣:「你要去哪裡啊?」

  「我想吃飯,超餓的。」

  「可是我想回家,我流了很多汗... ...」

  「但是燒烤很好吃耶!」

  「這很重要嗎?」

  「很重要啊,燒烤不好吃怎麼行?」

  陳曦想想,點了點頭道:「也對,難得吃燒烤,老闆如果烤得不好吃,我一定會很失望的。」

  「對吧,我就說了。」陳曦總覺得自己好像被他唬弄過去了,原本她很擔心李祈一聞到她的狐臭會嘲笑自己,但是他卻毫不在意的樣子,和他相處果然令人感到安心。

  但她一聞到自己身上的味道,臉色又陰鬱了起來。

  老闆一看到李祈就熱情招待:「很久沒來了喔,今天還帶妹妹喔?」

  「奇怪,怎麼和上次帶的不一樣?」老闆故意捉弄李祈,他是李祈父親的老相識。

  李祈笑了笑:「麥鬧啦,上次那個是男生餒。」

  李祈拿著雞翅嚴肅的對陳曦說:「這間我從小吃到大,老闆烤的雞翅是全台灣最好吃的。」

  「你幹嘛對雞翅那麼認真啦,很白癡耶。」

  李祈咬了一口,遞給她:「真的啦,妳吃吃看。」

  陳曦見他吃過,又遞給自己,心裡又羞又喜,嘴上卻說:「我偏不吃勒,除非你求我。」
  
  李祈演得一副要哭了的表情紅著眼眶,哽咽道:「曦哥,小弟求妳一嚐人間美味,好嗎?」

  「誰是曦哥啦?」她捶了他的肩頭一下「你很浮誇耶!」李祈被她捶了之後笑得更開心了。
  
  陳曦拿起了雞翅,越看雞翅她心跳越快,索性不看,張口輕輕一咬,果然肉質軟嫩,雞汁甘甜:「天啊!怎麼有這麼好吃的雞翅。」

  李祈道:「我看妳也很浮誇耶。」陳曦和他對望,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夜幕低垂,彎彎的月亮像陳曦微笑的眼睛,李祈依舊靜靜地踩著踏板,她的側臉輕輕貼在他的背上,如果她仔細傾聽,肯定會聽見他的心跳不已,所以他才沉默的一句話也不說,不停踩著踏板。

  陳曦打破了沉默:「你都不覺得我身上的味道很臭嗎?」但她的話好像消失在風中,李祈沒有回應,依然踩著踏板。

  「我媽也和我一樣,但是她說爸喜歡她身上的味道。」

  「我不這麼覺得。」

  「你說我爸不喜歡我媽喔?」

  「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想也許妳爸不是因為妳媽的味道才喜歡她的。」

  「那不然勒?」

  「呆子,當然是因為妳爸愛妳媽啊,跟味道哪有關係?」他說出這句話時,明明晚風冷清,但他的臉頰卻熱得發燙,其實他哪裡知道她爸的心情,他講的只是自己的心思罷了。

 「原來是這樣喔?」過了一會兒,她才隱約感受到他的言外之意,心中甜甜的,臉頰更是一片暈紅。
  「喂,跟妳說喔,我...喜...咳咳咳!」

  「你說什麼?」

  「幹!我吃到蟲了。」

  他們不再交談,只是靜靜享受秋晚的微風,不知不覺,跟著月亮騎到她家:「剛剛那隻蟲好大,我把它吞下去了,超噁的。」

  陳曦腳尖輕輕著地,走向家門,回眸對他一笑:「搞不好你吃到蟑螂!」

  李祈看得傻了,她的眼波流轉,比星空還要閃耀,人都已經進去了,他才回道:「明天見?」突然他覺得,自己好像呆子。

  天空的臉色蕭索,白雲變化無常,落葉堆積在道路兩旁,每當李祈踩過就發出清脆的聲響,好像腳底下是座鋼琴,他越踩越起勁,整雙腳都埋入了落葉堆中,他用力踩踏,忽然間,一種柔軟滑膩的感覺從腳下傳來,他抬起腳一看。

  是狗屎,要命的狗屎!

  秋風蕭蕭,把李祈的心吹得更加淒涼,他腳底在地上來回磨蹭,要把上面的狗屎蹭掉,抬頭正好瞧見陳曦,只見她蹲在美術館外,風中她的身形變得越來越飄渺。

  陳曦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出門,昨晚她們三人的群組裡沒有平常熱絡,單欣不講八卦,研彤也不花痴了,陳曦試著在群組裡找話題,但沒有人回應,連已讀都沒有,她打的字越多,越顯得群組空蕩。

  她又聞到了自己身上討厭的氣味,會不會明天一去學校就被嘲笑,單欣她們仍是好朋友嗎?還是和其他人一樣,都誤以為自己在勾引男生?

  離學校的距離越短,她的內心就越不安,悶在心頭的壓力使她透不過氣,她蹲了下來,身上的氣味猶如潮水將她吞噬。

  李祈的手溫柔撫了撫她的頭髮:「妳又肚子痛喔?」

  陳曦找不到適合的表情來面對他,只輕聲道:「走開啦......」

  「妳該不會跟我一樣不想去上學吧?」

  陳曦抬頭,只見她眼中梨花帶淚,看起來楚楚可憐,輕輕點了頭。

  「妳也踩到狗屎嗎?」李祈的腳還在來回蹭著地面。

  「我才沒有。」她心中的霧霾慢慢被陽光暈開,漸漸找回了自己的表情。

  「那妳幹嘛哭?我才想哭吧,我鞋子是新買的耶。」

  「啊妳幹嘛笑?我很倒楣了妳還笑?」

  陳曦漸漸收起了笑容道:「我好多了,一起去上學吧。」

  李祈一聽到要上學,面有難色:「我不想上學,我猜老師今天一定不想看到我。」

  「你還真為老師著想耶?」陳曦不置可否,自顧自就要走掉。

  李祈抓住了她的手腕:「妳不能走,我們不是翹課好夥伴嗎?」

  「而且我踩到的狗屎偏偏又很新鮮,現在整個人臭的要命,才不要上學。」李祈的話觸動了她的心事「臭的要命不要上學。」這句話一直在她腦中打轉。

  她無奈苦笑:「你現在和我一樣了。」李祈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呆子,不要拿狗屎和自己比啦。」

  「那不上學我們要幹嘛?」李祈看向美術館道:「去裡面逛逛,海報上說有人要來跳舞。」


  蒲公英低垂,靜靜享受午後的微風,陳曦牽著母親的手在空中搖曳,她憶起從前也來過美術館看過芭蕾舞,她總覺得舞者好自由,就好像乘著風一般,飛進了陳曦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

  陳曦的眼睛倒映出明亮的舞台,李祈的眼睛情不自禁被她吸引,一直偷看她的表情,他忍不住說:「妳很喜歡芭蕾舞耶。」

  「對啊,我很喜歡。」她的眼睛還專注看著舞台「我覺得舞者看起來好像在空中飛舞的蒲公英,好漂亮。」

  「妳也可以去學啊。」

  「現在學太晚了,而且我也不能穿那麼白的衣服......」陳曦看了看李祈鞋底邊的褐色汙漬,她如果穿了舞衣,腋下的地方肯定也會如此不堪。

  「可是我覺得妳可以啊。」

  陳曦鬱悶地說:「你不懂啦。」,李祈見她眼神閃過一絲哀愁,便住嘴不說,開始望著表演,把舞台上的人想成陳曦,覺得表演更加精采了。

  他們走在熟悉的田埂邊,微風陣陣,吹動金黃色稻田如浪濤,吹動了她的髮在空中搖曳,他的心隨髮擺蕩,望得痴了,好不容易才撇開眼睛。

  「畢業典禮那天晚上,我們熱音社在學校有表演,妳會來看嗎?」

  「辦在晚上我不太想去,而且人擠人的,我很容易流汗。」

  「可是我是主唱耶。」

  「哇,你居然會唱歌,看不出來,你哼幾句我聽聽好不好?」

  「不要啦,很害羞耶。」

  「屁啦,你也會害羞喔?」李祈轉過頭不理她,走得越來越快。

  陳曦看他真的臉紅了,覺得有趣得不得了,故意纏著他鬧:「唱啦唱啦!」

  李祈臉頰紅潮未退:「反正妳來,就會聽到我唱了啦。」

  隔天,陳曦不安的走進教室,不敢與任何人對上眼,動作變得更不自然,縮著身體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研彤看了她一眼,隨即撇開,陳曦注意到她的眼神變得相當陌生,愛聊八卦的單欣居然也沒來問她:「昨天怎麼沒來學校?」

  平常單欣一定會問的,今天卻假裝沒有看見自己似的,周遭的聊天聲越是熱絡,陳曦就越不自在。

  過了好幾天,她在班上都沒有人理會,男生們也不來和她噓寒問暖了,只剩李祈偶爾會來找她,可是每當李祈走近自己,班上的同學就會不約而同,有意無意的偷看他們。

  流言傳了很久,才慢慢傳到陳曦耳中,有人說她搶了研彤的男友李祈,而李祈也變心轉而和陳曦在一起,總而言之,他們在班上被說成了是一對狗男女。

  李祈從沒和研彤交往過,更沒有跟自己在一起,陳曦縱然想解釋,但大家對她都愛理不理的,就連研彤和單心也把她當陌生人。

  她只好在群組裡和她們解釋,但她們只有已讀從未回應,即使她道歉,也沒有人回應,本來熱鬧的群組凍成了一塊無情的冰,她心想,也許研彤和單欣已經創了新的群組,而新的群組裡,已經沒有她的位置了。

  某天,她的FB傳來了通知,有人在文章底下標記她和李祈,是班上一個女生發的文章,內文有張圖片,是她和研彤還有單欣群組裡的對話記錄,只截了她向她們道歉的部分,前面她解釋和李祈沒有交往的部分全部都不見了。

  冰冷無情的文字映入眼簾:「臭婊子終於承認自己勾引別人男友了。」底下留言的都是班上的同學,有男有女,每個人都把她羞辱了一番,陳曦沒有看完,只看了兩三行,淚水便如珍珠斷線般落下。

  群組裡只有她們三人,陳曦自然是被好朋友出賣了,但她怎樣都不明白,為什麼她們這樣對待自己?

  陳曦好幾天不去學校,總是裝病躲在家裡,她不想面對一切,也不想面對自己了,有天夜裡,她對母親說:「媽,我可不可以轉學?」

  「怎麼突然要轉學?」

  「妳別問啦,就一些事... ...」

  「有同學欺負妳嗎?我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女兒的。」陳曦聽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但她被同學羞辱狗男女的事情,她怎麼有勇氣和母親提起?

  母親見她不說,也不強迫:「真的想轉學的話,媽媽會幫妳想辦法。」

  陳曦明白家中的經濟都是靠母親一人支撐的,其實真的要轉學哪有那麼容易,她故作堅強回答道:「還是算了吧。」

  母親撫了撫陳曦的頭髮,她的淚水潰堤,哭了起來,她哭了好久好久,母親一直抱著她,什麼話也沒說,她感覺自己的肩頭濕了一片,母親也哭了,陳曦嘴裡喃喃說著:「沒事了,我真的沒事。」


  教室內靜得能聽見蒲公英飄落的聲音,她覺得自己也害慘了李祈,他的臉上有幾處傷痕,據說他去找了下面留言亂說話的人打架,但他打不贏,反而被揍的很慘。

  「你不要理他們啦。」

  「但是他們很欠扁耶。」李祈講話還是和以前一樣,陳曦覺得全世界都變了,只有他還是老樣子。

  「沒關係了,我已經不在意他們說什麼,而且也快畢業了。」

  「那妳畢業那天晚上,要記得來聽我唱歌喔。」

  「好啦,我會去的。」陳曦嘆了口氣道:「我真羨慕你那麼堅強。」

  陳曦慢慢習慣了班上的氣氛,在教室沒人理她時,她就看著手機裡芭蕾舞的影片,嘗試自學芭蕾舞,但進展不順,她還考慮報名成人芭蕾舞課程,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狐臭,報名表是怎麼也不敢遞出去。

  畢業典禮當天,她沒有哭,單欣和研彤陷害她的事情,她早就原諒了,但是真要和好,卻也辦不到了。

  夜晚來得很快,陳曦匆匆趕到現場,只看到李祈還在台上說話,和平常的他不太一樣,看起來特別害羞的樣子:「這首歌是我自己寫的,我想送給一個我很喜歡的人。」

  李祈的歌聲很溫柔,就好像一陣風,輕輕拂過她的髮,他的歌詞裡有一句:「蒲公英不要嘆息,微風會支持妳,遠方的母親為妳打氣,妳會喜歡自己。」他唱得激昂,深深打動了陳曦的心,她的淚緩緩的流下,心中暗暗做了個決定。

  晚會結束後,陳曦約了李祈到籃球場見面,李祈本來還抱怨道:「那麼晚了,還打什麼籃球,連球都看不到耶。」

  「而且我籃球打得很爛,我都打羽毛球。」但他還是乖乖在籃球場等陳曦。

  李祈遠遠看到一個女生走過來,是陳曦,但和平時不同,她居然穿了雪紡洋裝,低著頭害羞不敢看向李祈,她拿起手機播起了卡農,在輕盈悠揚的旋律下舞了起來,她的動作還不熟練,但舞姿優雅,李祈看得出神,陳曦跳舞的樣子比他想像中還要美。

  「我就說妳可以的嘛,這不是跳得很好,而且白色也和妳很搭。」

  陳曦輕聲道:「謝謝你,我之後想要去報名舞蹈課,下次跳給你看就要收錢了。」

  「明天我想要去醫美診所,你可不可以陪我去?」

  「妳要整形啊?可是妳很漂亮了,跑去整形的話,其他女生還要生活嗎?」

  「不是整形啦,我想治好我的狐臭,這是我開始喜歡自己的第一步。」

  她學著李祈的口吻唱著:「蒲公英不要嘆息,微風會支持妳,遠方的母親為妳打氣,妳會喜歡自己。」

  李祈害羞得慌了手腳:「唉唷喂呀!不要唱了啦!」

  陳曦壞心的學著李祈:「怎樣?我偏要唱,我還要大聲唱。」

  李祈招架不住:「不要唱啦,曦哥,小弟求妳啦!」

  陳曦捶了他的肩頭:「嘿,我可以不唱,但你得聽我說個秘密。」

  「蛤?什麼秘密?」

  「耳朵靠過來啦,我跟你講。」陳曦在他耳邊說了聲:「我會喜歡自己,謝謝你。」

  她柔軟的唇輕輕吻過他的臉頰,宛如蜻蜓點水。漆黑無人的籃球場,一朵蒲公英如雪,悄悄地落在兩人之間。

  作者:紀念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59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喜劇|搞笑|蒲公英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ndy256917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亂寫】與貓的日常1... 後一篇:【短篇】叭噗冰淇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人
【因果故事】人生就像一場戲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922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