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春假活動番外、未知名的站名。

作者:槐〞│2018-05-20 15:28:14│贊助:2│人氣:100
 
春假活動番外、未知名的站名。
 
  黑城,下午三點,某間甜點店。
  「唔姆唔姆,為什麼黑城的甜點種類比東丁吉多、而且還比東丁吉好吃呢。」一頭白髮的側邊單馬尾女孩,從她決定踏出家門探索這片土地時,幾乎每天都在各地走,但她正在做每天的例行公事──吃甜點。
  『妳再這樣不知節制的吃下去,總有一天會肥的。』珀。
  「嗚。」一旁的雪犬點點頭。
  「唔,才不會呢,我昨天才量過體重而已,四十七呢!」
  『之前呢?』
  「前兩個月……四十八!」
  『……不合理,為什麼現在反而瘦了?』
  「嗯……也許是因為我的身體知道我很愛吃甜食,所以不管怎麼吃都不會胖吧?」
  『應該是只吃甜食營養不均衡,又因為彧大量運動的關係。』
  「唔,是這樣嗎?」
  『當然也不排除甯把妳的肉割下來吃掉的可能性。』
  「嗚。」
  「嘿!」
  雖然說女孩患得的「多重人格」症狀對一般人不是什麼好事,但這個女孩並不排斥;與其說排斥,不如說早已接納、甚至是當作一種切不斷羈絆了。
 
  「老闆、我要結帳!第五桌。」
  「好的,提拉米蘇、黑森林、烤布蕾、起司蛋糕、草莓蛋糕、千層蛋糕、奶油泡芙、馬卡龍、特製六吋布丁;飲料是熱紅茶跟熱奶茶,這些各一份,對嗎?」雖然老闆口中念著冗長的帳單,但也不因此而受到驚訝;雖然第一次看見這個女孩對甜點的食量如此驚人,不過因為一吃成主顧的關係,現在甚至還覺得今天吃的量算少了。
  「應該……是吧?老闆每次都念好快。」時。
  「哈哈,也是因為妳常常來捧場,才讓我有機會反覆練習啊。」老闆。
  也是,除了大胃王或者其他甜食愛好者以外,基本上應該不會有人一餐下午茶吃那麼多了。
 
 
 
 
  黑城,下午四點,街上。
  「欸欸,你們有聽說黑金號最近出事了嗎?」
  「對啊!好像還有不少人因此而失蹤。」
  「少來了啦,八成是喝一堆酒的醉鬼醉死在路邊沒回家吧。」
  「對啊,從哪裡聽來的消息?亂傳的吧。」
  「聽說官方人員有貼告示,似乎還有失蹤名單……。」
  「對對,蓋伊那邊好像也有類似的情況……。」
 
  這幾天,在街上常常聽到黑城居民對黑金號議論紛紛,失蹤、異常時間點發車等等。
  不過,也是有人不相信的。
 
  「珀,『黑金號』是什麼?」雖然近期四處的居民都在討論,不過對於還是外地遊客的時還是感興趣問問珀。
  『從黑城到蓋伊的列車就是黑金號啊,搭過那麼多次還不知道名字,呆時。』
  「姆,我不呆啦。而且我又沒有特地去記名字,我只知道是像火車的交通工具。」
  『嗯……也是,東丁吉也沒有這種東西。』
 
 
 
 
  隔天,下午四點,甜點店。
  「老闆、五號桌結帳!」相同的女孩在相同的甜點店,相同的座位吃著相同的甜點,前來結帳。
  『每天都吃甜點,正餐都吃很少,就是這樣時才會發育不良。』
  「姆,才不會呢。」
  『昨天晚餐只吃餅乾對吧。』
  「才、才沒有,還有一個布丁呢。」
  『……』無力吐槽的珀。
  「這些餅乾,我的食量還可以撐兩個禮拜,哼哼。」時拿著手中一大袋的自製手工餅乾,然後又放回包包裡面。
 
  「嗯……我想想,提拉米蘇、馬卡龍、布丁、奶茶、紅茶、草莓蛋糕……還有什麼?」在櫃檯前等待結帳的女孩,點著自己的手指想著。
  「老闆?老闆好像不在;對、今天好像都沒有看到老闆?」突然想到異狀的她,偷偷往櫃檯後方伸出頭偷看……。
  「唔啊!」頭伸出去的同時,剛好老闆娘走過來,整個臉埋在老闆娘的肚子裡了。
  「小妹妹啊,你在做什麼?」老闆娘看著自己的肚子,撞到人家的臉這種經驗還是第一次。
  「唔、因為喊好久都沒人回應,所以才……。」時整理著自己的頭髮,一邊低頭向老闆娘道歉。
  「抱歉啊,因為今天老闆不在,店裡少了一個人變忙了啊。五號桌是嗎?來。」不同於老闆的是,老闆娘拿出明細給時看,確認餐點有沒有送錯。
  「這樣啊,老闆休假?」
  「沒有喔,他去蓋伊送貨了。」
  「啊、這樣啊……等等,蓋伊……?」時想起昨天在街上聽到的消息,該不會老闆……。
  「是啊,今天早上出發的,應該差不多要回來了。雖然他有說想打算在那住一天,但是最近黑城跟蓋伊有些事情,還是早去早回的好。來,找妳的錢。」
 
  「嗯……珀,老闆會不會出事……」時走出店裡,流露出擔心的表情。
  『不會有事吧,還是妳想去看看?反正單程只要二十分鐘左右。』
  「好,那就去看看吧?」
 
 
 
 
  當天,晚上五點,蓋伊黑金號車站。
  「唔,車站那麼大,該怎麼找才好……」
  雖然說黑城與蓋伊兩處皆紛紛傳出不好的傳聞,難免有影響到黑金號的營運,不過對於一些因為課業、工作等因素的居民不得不搭黑金號,少部分的人還是會覺得怕怕的。
  當然,也是有人覺得只是個玩笑罷了。
 
  「這裡……也好多人在討論黑金號的事。」時走到車站出入口,就聽到不少人正在談論。
  「失蹤名單……好多人……。」看著牆上的名單,時替這些人感到惋惜。
 
  「爸爸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他這次出差好久哦。」在失蹤名單的前方,一個年約十來歲的女孩對著旁邊的中年婦人說道。
  「快回來了,很快就回……」
  「媽媽為什麼要哭?」
  「沒事、媽媽只是覺得爸爸工作很辛苦而已喔……。」
 
  「那個,不好意思……。」時上前向婦人搭話。
  「啊、抱歉,請問有什麼事嗎?」婦人拿出手帕擦眼淚。
  「我不經意聽到妳們的對話,先跟妳道歉;我剛從黑城過來──」
  「黑城……?黑城?那妳有看到我丈夫嗎?他是上班族,穿黑西裝、藍惡領帶,他叫里維。妳有看到嗎?」婦人抓住時的雙手臂。
  「唔、啊,沒有……。」
  「是嗎……果然還是沒消息啊……。」
  「其實我也是為了找人才過來的,回黑城的時候,我也會幫忙找妳丈夫的。」
  「雖然機會不大……不過還是謝謝妳了。」
  「嗯……方便問一下里維叔叔大概是從哪天幾點開始……唔、失聯呢?也許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兩天前,他提早一天去了黑城出差,在十一點十一分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因為那天我女兒很開心地說『爸爸在晚上一一一一打電話』要我快接,想不到……。」婦人的淚水又開始浸濕眼眶。
  「那個時候,他還說好像還有末班車,最後就失聯了……。」
  「十一點十一分……?」時回想之前看過的時刻表為清晨五點到晚上十一點,基本上超過十一點是不太可能有班次的。
  「好的,謝謝妳提供消息給我,如果我有看到他的話會跟他提起的。」
 
  「珀,你覺得呢?該不會那個傳說是真的?」時把剛剛與婦人對話說給珀聽。
  『不清楚,這種事情只有親眼看過才曉得;而且最近風波很大,搞不好是故意裝出來要嚇人的也說不定。』
  「嗯……好像也有道理。」
 
 
 
  蓋伊,晚上十一點,街上。
  「咦?小妹妹妳怎麼在這裡?」在蓋伊等了許久,終於見到想見的那個熟悉的人影。
  「老闆!」
  「因為老闆娘說你來蓋伊,最近街上人們又在東傳西傳的……。」
  「哈哈哈,不用擔心啦,我現在不是人好好的在這裡嗎。」
  「唔,那老闆現在要回去了?」
  「沒有喔,我是送甜點來朋友家,今天臨時要住一晚;才剛打電話給老闆娘就碰見妳了。妳看。」老闆拿著兩大袋的啤酒,看來是真的要在朋友家狂歡了呢。
  「啊、原來是這樣。」恍然大悟的時,突然覺得自己在蓋伊閒晃到現在好蠢。
  「那,我得先回去了,沒想到會到那麼晚,我就沒有訂房間了。老闆再見!」
  「再……等等啊,現在這個時間點沒車了啊!喂!」雖然這麼說,但是時已經走遠了。
  「嗯……等到了車站她就會發現了吧。好了,喝酒囉喝酒囉。」
 
  『我說時啊,也不一定要趕著回去吧?在蓋伊住一晚就好了。』
  「不行啦,黑城那裡的飯店不住太浪費錢了!一晚的住宿費可以吃好多好多甜點耶!」
  『妳啊,就只想到甜食而已,真的會胖喔。』
  「哪有,珀每次都這麼說,結果我瘦了。」時捏捏自己的肚子。
  『那是意外。』
 
 
 
 
  蓋伊,半夜接近十二點,黑金號車站。
  「啊、原來已經快十二點了!那不就沒車了嗎!」時抬頭看著車站的時鐘,也拿出手機再三確定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
  「唔,看來真的要找飯店了,我的甜點就這樣──」正當時轉身準備離開時,隱約聽見月台內傳出聲音。
  「珀,妳有聽到嗎……?」
  『呆時,我又聽不到。妳聽見什麼?』
  「好像、還有一班車。」語畢,時走到月台。
  果不其然,一台黑金號正進站,然後停在月台中。但這台黑金號又顯得特別老舊,而且往裡面看似乎完全沒有燈的樣子。
  「……珀,是真的,傳聞中的是真的……。」事實擺在眼前,現在就算不相信也很難了。
  『妳要搭?不怕下一個失蹤的是妳嗎?』
  「不會的,就算碰到狀況,珀跟彧、還有甯會保護我的。」時自信地說道。
  『……』珀沉默半晌。
  『時終於也長大了呢。』
 
  「車上好像半個人也沒有,而且裡面的燈沒有開,黑漆漆的。」一踏入列車的第一時間,時就把第一眼的情報告訴珀。
  『半個人都沒有?這種情況下妳也敢搭啊。』
  「唔,因為珀會保護我啊。」
  『那我去睡覺了。』
  「啊、回來!」
 
  由於半個人都沒有的空車廂,時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就坐,然而列車關上門,開始發動了。
  「好像、真的有點黑。」時拿出還是腕飾的霜凜,靠著微亮的光芒看著車廂內。
  「嗯……真的一個人也沒有,好像有點無聊;雖然平時搭黑金號有時候會有很多情況會很吵,但是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碰到。」
  「啊、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可以躺在地上也不會被踩到!」
  「唔,珀,妳有再聽嗎?」
  「珀不要睡覺、跟我聊天啦。」
  「珀?」
  「珀……?」
  「珀不在、那甯呢?」
  「嗚……不要丟我一個……。」
  『嚇妳的。』
  「唔哇啊!」
  『是甯指使的,不是我。』
  『嘿嘿、我才剛睡醒呢,才不關我的事情呢!』
  「唔,聯合起來騙我!」
 
  雖然多重人格的症狀並不是什麼好事,不過在這種孤身一人的情況下,至少還有人陪著,這也算是優點之一吧。
 
  『不過,聽妳說這裡只有霜凜的微光而已,時不會害怕嗎?』珀。
  「才不會。」時。
  『嗯……果然長大了呢,以前的妳大概會開始亂叫、然後向我求救吧。』
  「才、才不會!而且以前的事不要再拿出來說了啦!」
  『承認了。』
  「唔!」
 
  「嗯……好像有點累,十二點零五分。姆,瞇一下好了。」時拿起手機看一下時間。
  『可不要睡過頭又搭回去了喔。』
  「才不會呢!」聽到珀這麼說,時打開鬧鐘的頁面設定十二點十五分。
 
 
 
 
  「嗚……大姐姐……」
  「什麼聲音……?」
  「啊!」
 
  「呃哦!是惡夢嗎……。」睡了一小段時間,時夢到一個奇怪的夢。
  那個夢裡什麼東西也沒有,只有時自己一個人;然而不時傳出哭聲、或是有人在叫著自己、最後是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醒了。
  『阿呆時,不要睡到一半醒來嚇人啊。』珀說道,雖然她淡定地沒有受到驚嚇就是了。
  『時一定是想報復妳,所以才故意嚇妳的!』甯。
  「才沒有……又做惡夢了。」時。
  『妳最近好像幾乎天天都在做惡夢?』珀。
  『欸嘿嘿……要不要我幫時把壞東西全部吃掉啊……。』甯。
  「不要鬧了啦!」時。
 
  「唔,不過我只睡了不到十分鐘嗎?鬧鐘似乎沒有響……咦?」時再度拿出手機。
  「等、等等,我睡了兩個小時沒聽到鬧鐘啊啊啊啊。」時驚訝地看著螢幕顯示的時間,毫不猶豫地寫著「AM 02:12」。
  不過,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不是因為沒聽到鬧鐘,而是這班列車終究還沒有停下。
  『不對,時,妳說睡了兩個小時?』
  「對、現在兩點多十二點了。」
  『兩點多五點?』
  「嗯,多一點是一分鐘、一點點是三十秒;所以現在多十二點。」
  『……呆時的冷笑話功力待加強。』
 
  『不說這個了,妳說睡了兩個小時……也就是說現在至少兩點。』
  『基本上我所知道的黑金號只有清晨五點到晚上十一點才有發車的。』
  『現在都半夜兩點了……官方人員也確定沒有額外開通深夜班車之類的。』
  『基本上十二點臨時加開末班車還說得過去,但是現在都兩點多了應該不會有了才對。』
  『該不會……我們被困在這裡了?』
  珀推論,雖然不願意碰到這種事……,應該說沒人願意碰到這樣的事,不過這種基本上不可能會有這種離奇的事件發生。只不過,除了這班列車不斷地從黑城與蓋伊不斷來回,那就是還在通往未知名的地方。
  所以說,人們相傳、人們懼怕的都市傳說是真的。
 
  『時,現在幾點了?』
  「現在……剛好兩點半。」再次拿出手機。
  不過這時候時開始擔心會不會就這樣回不去了,因為這班列車始終沒有停下。
  『列車都沒有停……而且都是往同一個方向跑對吧?看來,我們真的被困在這裡了。』
  「對、應該是這樣沒錯。」
  『打電話找人求救。』
  「唔、嗯……。」
  既然是從蓋伊往黑城,那應該要打給現居黑城的人求救才對。
  查看了一下通訊錄,還真的不知道要打給誰才好。
  那麼,只好打給住在蓋伊的米拉了。
  「嗯……」等待著對方接起。
  不過在這個時間點打電話吵醒米拉,大概會直接被罵翻吧。
  但現在人命關天,就算被罵了一下也無妨。
  「!」嘟聲中斷,電話另一頭接起來了。
  「喂?是米拉嗎?救救我!我現在人──」說到一半就被掛斷了。
  「咦?是不小心按到嗎。」總之,又打了一次。
  還是在差不多的時間被接起來,但是不管內容說了什麼,依舊過了數秒後又被掛斷了。
  「唔……米拉快回答我……。」時又打了一次,然而還是類似的情況,不同的是,這次電話的另一頭有了回應。
  「哦呵……哦呵呵呵……」接起電話的人另有其人,除了發出詭異的笑聲以外,那個聲音的確不是米拉的聲音。因為聲線不同,因此可以排除是裝出來故意嚇人的可能性。
  再說,依照米拉的個性應該不至於會這麼無聊才對。
  「……」時嚇得馬上把電話掛掉,然而冒出冷汗。
  『時?結果呢?』
  「好恐怖……好可怕……。」
  「接起來的人……不是米拉……。」
  然後,時就躲起來了。
 
  「搞什麼東西……。」珀抓抓頭髮、把原本時綁的單邊馬尾解綁,然後綁成短髮的樣子。
  「唔……也太暗了,原本還以為時在騙人。」珀拿著提燈,這時候慶幸自己的能力有辦法照明,不然實在太黑了。
  「嘖……,一直在原地也不是辦法,乾脆直接去車頭問問駕駛吧。」珀拿起手機,再次確定現在的時間,兩點四十分。
  「等等,手機完全沒有信號,剛剛是誰接的電話……。」
  「算了。時妳休息一下子吧,有事情再請甯跟彧聯絡。」
  『唔……珀……。』
 
  「好了,出發吧。」珀把手機的亮度調到最低、把省電模式打開、爾後關機,至少電量可以撐久一點,因為在這裡完全沒有任何訊號,應該也不會有人打電話了。
 
  慢慢地,走過了十節車廂。
  「嗚嗚……救救我……。」
  「嘿欸欸……。」
  「哈啊……陪我玩……陪我玩……」
  在沿路過來的過程中,一直傳出似乎有人在說話的聲音。
  但是,拿著提燈的珀,即使往前照明或往回看,則還是半個人影都沒有。
  「太不尋常了……,怎麼會碰到這種事。」
 
  繼續慢慢走,大概來到三十幾節的車廂。
  「奇怪……我印象中黑金號的車廂沒有那麼長,怎麼還走不到盡頭。」
  沒錯,一般的黑金號一共二十節,而且還是從大約中間的部分上車,都已經走了三十幾節了還沒走到盡頭,非比尋常。
  不過,現在人在這班奇怪的黑金號上就不是什麼尋常的事了,要是現在突然出現什麼超級英雄電影中的反派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
 
  四十三節,大概吧,原本因為無聊而算著車廂節數的珀,現在開始有點混亂了。
  而周圍那些哭聲、哀號聲、尖叫聲、還是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語,也慢慢開始習慣了。
  雖然因為四處昏暗,看起來車廂內沒有過於特別的改變,依然還是往同樣一個方向開著,不過卻開始慢慢飄散著充滿血腥的味道。
  「嗯?」腳下傳來異常的觸感。照理來說這個車廂應該是空車才對啊?
  「這是?唔咕……。」從一開始就一直不斷往前看的珀,低頭用提燈看了看腳下是什麼東西。
  肉,是一塊肉。
  而且不像是市場那種什麼豬肉攤的肉,那樣美美的,而是血肉模糊的樣子。第一眼看到那個畫面,簡直就像屠宰場一樣。珀差點因此吐了出來。
  「這是……什麼……。」珀看著周圍,到處都是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血和肉,原本不以為意的味道現在也更加濃烈。
  『欸欸、珀~妳還好嗎?』甯。
  「不行……我撐不住了……。」在倒下的前一刻,珀把身體交給了甯。
 
  「這是……?」甯看著眼前的景象。
  「哈啊……太棒……太棒了!」一直以來都喜歡獵奇、血腥等事物的甯,看到這個情景對他來說簡直到了天堂。
  「嘿嘿……。」甯害羞地滿臉通紅摸著雙頰,世上看到這種奇景還可以興奮成這樣的人應該沒幾個吧。
  『唔……甯,我把身體交給妳可不是要讓妳興奮的,快往車頭的方向走。』珀。
  「好啦好啦。」甯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這個氛圍,然後把發亮的碎片照亮自己附近,繼續開始往車頭的方向走去。
 
  從珀開始,換成現在的甯,目前走到六十三節,四處除了都是甯愛的一堆屍骨、謎樣的血肉、還有一些不明液體,以及從一開始的那堆不知道從哪來的聲音以外,這個時候的她覺得好像有什麼人在背後看著自己。
  「誰?」甯回頭,不過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奇怪?是不是有人?」甯又往車頭的方向望,依舊沒有半個人影。
  「總覺得有人在看著我……。」
  「嘿嘿……被看著……好棒……。」甯。
  『咳咳。』珀。
  「視姦、是視姦欸嘿嘿……。」
  『甯,正經一點。』自從珀把身體交給甯後,雖然不意外的往那個壞掉的方向發展,不過現在終於出口吐槽了。
  「好啦好啦,真是的。」
 
  來到了第八十八節,理所當然沒有什麼八八節快樂的字條冒出來。
  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前面的路還有多長,總之甯還是照著珀所說的,從找到這班列車的駕駛,到現在變成漫無目的地走著。
  「肚子有點餓……。」甯看著兩旁的座位,為了不把時的身體弄髒,還是用原本跟著自己在照亮周圍的碎片,組合一張小椅子和桌子,休息一下好了。
  「呼,偷看一下時的包包裡有什麼。」甯把包包放桌上。
  「這個是?耶!餅乾!」雖然一般人來說,在這種四處都是血腥的場面基本上應該會完全沒有胃口,不過甯應該算是有特殊癖好吧。
  「還好有這個可以充飢,加上時的食量不大,可以吃很久!」甯稍坐休息,吃了幾塊餅乾。
  「唔嗯……嘴巴有點乾。」雖然說喝血對甯的個性是再正常不過了,但也不知道附近的血來源是哪裡,為了身體健康還是不要亂嘗試吧。
  『甯,可以用碎片弄個杯子,然後用霜凜把寒冰箭弄到裡面,在解除掉霜凜的狀態,寒冰箭直接溶化就有水可以喝了。』珀。
  「等等、說慢一點啦!再說一次。妳說把霜凜弄到裡面,然後呢?」甯聽見珀所說的,先把碎片組合成杯子的形狀,在利用霜凜召喚出寒冰箭。
  『再把霜凜解除掉。』
  「解除掉……哇!」就如珀所說的,有一杯水可以喝了。
  雖然有點冰,不過至少不用擔心水源的問題。
 
  休息片刻,還稍微瞇了一下,甯起身重新把小椅子和桌子的碎片散落在周圍,繼續往車頭的方向走去。
 
  不知不覺,來到第一百節車廂,當然也沒有什麼恭喜你走到第一百節的立牌了。
  「唔!」剛踏入第一百節車廂時
,甯的左手手背突然像被什麼劃傷一樣。
  不過,她很確定沒有碰到什麼異物,畢竟周圍全是自己的碎片,總不可能被自己的能力給弄傷吧?
  「怎麼會這樣……不過很開心,嘻嘻。」病嬌到無可救藥的甯也沒有多想什麼,以前的她可還是有自殘傾向的,反而這樣她感到異常興奮,感覺這個地方根本就是為了自己而設計的。
  一邊舔著左手手背上的割傷傷口、一邊繼續往前走著。
  雖然身上的其他地方也不定時的異常憑空產生傷口,不過甯也不以為意,反而更興奮了。
  「啊啊、雖然很開心,不過這樣應該不算自殘吧?畢竟不是我想傷害時的,約納斯大叔應該會原諒我?」甯想起之前約納斯說保護時不等於殘害時的身體,不過這些憑空出現的傷口也是挺擾人的。
  幸好有霜凜,多多少少有減緩一些傷口出現的速度,不無小補。
  「嗯……不過在一直無限的產生傷口,時的身體怕撐不下去。」
 
  第一百二十三節,跟求職網沒有關聯。
  「不行,時的身體撐不住、該休息一下了。」
  一路走來,目前沒有碰到任何的突發事件,應該還算挺安全的?除了身上那堆奇異的傷口以外。
  總之,甯用碎片把自己飄浮在空中,避免車頂亂滴東西下來也大概遮了一下。
 
 
 
 
  「哈啊……唔,又是我嗎。」甯再次醒來,或者說,時和珀根本不想身處在這個地方。
  在這種到處都是噁爛血肉的區域,還可以安心睡著的人應該屈指可數吧,然而甯就是其中一個。
  「好了,來吃點餅乾吧。」睡了一覺,身體又充滿活力。
  再度組合桌子與椅子,又拿出了手工餅乾和霜凜喝水。
  拿出手機開機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是進到列車的第二天下午五點了。
  「啊,總覺得時間過得有點快,昨天這樣到底走了多久呢。」甯也確認一下依然還是沒有任何訊號,於是繼續把手機關機。
  另外也因為放在常溫太久怕餅乾壞掉,甯現在不定時的會把霜凜製成的冰塊,隔著手工餅乾的袋子放一些在裡面。
  但又因為避免冰塊融化會弄濕包包的關係,現在則是用碎片拎著。
 
  「好,吃飽了。」吃了一些餅乾,由於時的食量本身就很小,這一大袋餅乾看起來沒有減少很多。簡直就真的像她自己跟珀說的,可以吃兩個禮拜。
 
  持續往車頭的方向走著,來到第一百四十四節。
  「在這樣走下去,會不會鐵腿啊。」甯開玩笑自諷著,然而也幾乎完全習慣聲音、四周、以及身上的小傷口了。
  「唔嗯……想上廁所。」雖然沒有喝太多水,不過還是想跑廁所了。
  「嗯……雖然有經過廁所,不過不想走回頭路了,稍微忍耐一下好了。」
 
  第一百五十節,廁所。
  「呼,開什麼玩笑,每間廁所都髒得要命,雖然我是不排斥啦……但是時不可以,要保護她……唔啊!」甯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批評著經過的廁所都過於髒亂,但打開這節車廂的廁所時,卻發現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人影。
  「嗯……八成也是屍體吧,不過這間稍微乾淨一點點,我也忍不住了。」甯正打算把那具像似屍體的人體拉到外面時,卻發現那個人體有了動作。
  「誰?走開!不要殺我!」那個西裝男反抗,推開了甯。
  「唔、等等,居然有活人?」甯在當下雖然也有被嚇到,不過她仔細看著眼前這個西裝男……難道是失蹤人口名單中的其中一個人?
  「咦……?有人!真的是人!」西裝男有點激動地抱住甯,等了許久終於有人來救他了。
  「等、等等,不要這樣、快、快尿出來了……。」甯雖然不排斥自己被抱著,不過還是露出尷尬的表情。
  「嗯……?啊!」然後西裝男被一腳踢出了廁所。
 
  「咳咳,好了,來。」甯上完廁所,像牽狗似的拉了西裝男的領帶到第一百五十一節車廂,再組合成那熟悉的桌子和椅子,不過這次椅子有兩張。
  「好,坐吧,我們來自我介紹。」甯不懷好意地笑著,彷彿隨時都要把他吃掉一樣。
  「我叫里維,是個上班族。」里維。
  「里維?這個名字好像有點印象……。」甯。
  『里維?那不就是在進來前碰到那名婦人要找的人嗎?』珀。
  『對!我記得那個阿姨說是里維叔叔。』時。
  「唔,居然是他,看起來蠻帥的嘛。」甯。
  「那個……。」里維看著眼前的女孩在自言自語,好像還沒摸清楚頭緒。
  「啊,稍微解釋一下。因為這個身體的主人有多重人格,所以我們可以在心裡面溝通哦。」甯解釋道。
  「還有還有,我是甯。」爾後,甯把少許的餅乾分給里維吃,還有一杯水。
  雖然說是少許,不過那已經是可以當成時三餐的量了。
  『謝、謝謝!我好久沒吃東西了!』對於餓了好幾天的人來說,看到食物第一眼不意外都是開始狼吞虎嚥。
  不過才這點東西是吃不飽的,還好有霜凜,可以讓他有喝不完的水。
 
  稍微聊了幾句、提起里維的家人、彼此認識一下後,由於里維早已打算躲在廁所裡等死了,幸好碰到甯,這條小命才有了一線生機。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嗎?」
  「可以派上用場的東西都沒有了,只剩下文具、一些公司的資料;香菸、打火機,手機跟行動電源也都沒電了。現在完全跟外界失聯,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嗯……放心,我會保護你的。」雖然兩人身上都是莫名出現的傷痕,不過甯還是雙手叉腰自信滿滿地說道。
  「這幾個碎片你帶著,萬一不小心走丟我才找的到你。」甯用了一些碎片,放到里維的公事包裡。
  然後,兩人就繼續往車頭的方向走去。
 
  第一百八十七節,時間不知道又過了多久。
  「不行……我累了,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里維。
  「呼……我也是,稍微休息一下吧?」甯又弄出飄在空中的床,當然里維也有一張。
 
 
 
  隔天。
  「哈啊……。」甯醒來,打了一個呵欠。
  「果然醒來的還是我呢。」再次打開手機,現在是第三天的上午十一點左右,不知道還要在這個地方生活多久。
  「痾……早安?」不久前醒來的里維說道。不過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只好用早安來問候對方。
  「哈囉。唔,你有沒有在我睡著的時候偷偷侵犯我啊。」在這種時候,依然有辦法開這種玩笑的甯。
  「……」里維有點不知所措,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好啦,吃點餅乾繼續走吧。」又吃了一餐餅乾配水,在現在的環境下還有得吃有得喝就該謝天謝地了。
 
  第兩百零六節,甯與里維已經數不清了,自己到底走了多久。
  不過,就在兩人打算停下來休息時,列車居然慢慢停止靠站了。
  「停……下來了?」里維看著車窗外,還有逐漸開啟的列車門。
  沒錯,這班列車無庸置疑的到站了。
  「看來回到黑城了呢,那這樣就不用去找車長……。」一邊與里維對話、兩人一邊往車外走,眼前的景色簡直讓人驚呆了。
  「這裡是黑城……沒錯吧?」
 
  下了車,兩人懷疑似地這個地方是不是黑城車站,因為跟原本繁華的黑城車站有很大的落差。
  說似落差,不如說這裡倒像是荒廢已久,而且氣溫低於零度。
 
  「好……好冷……。」因為甯身上有暖冬的關係,讓她不會在低溫的環境下失溫。不過里維就不同了,他只是一般人。
  「這個先給你穿,我應該暫時撐得住,嘻嘻。」也許是早已習慣用霜凜的關係?氣溫稍低的環境也可以再多撐一會兒;甯把暖冬脫下給里維穿。
  只不過,這裡氣溫是零下就是了。
  「謝謝……,抱歉,還要讓妳保護我。」里維把暖冬穿上。
  「應該不至於短時間黑城就變得這副德性……。」甯拿出手機查看時間,的確還是從蓋伊離開算起的第三天而已,中午十二點。
  「好了,我們先出去看看吧。」
 
 
 
 
  出了像似荒廢般的車站後,這個地方應該是黑城沒錯……吧?
  四處都像是廢墟般,就像什麼大戰過後被滅了城一樣;不過地標與黑城大約雷同,勉強還可以認出這裡就是黑城。
 
  兩人走著,走到時平常愛吃的那間甜點店。
  現在也什麼都沒有了,熟識的環境已不如從前。
  但至少看起來勉強還可以遮風避雨,雖然表面已經殘破不堪。
  「好了,我們暫時先在這裡吧。里維,打火機、還有你的文件!」
  「妳要這些東西做什麼?」里維把甯需要的東西拿出來。
  「生火啊!我快冷死了!這東西要怎麼用……。」甯看了一下打火機,不會用。
  「來,這樣子。」李維拾回打火機,點了一次給甯看。
  「唔姆,還是不會,交給你了!我去找木頭,要乖乖的哦!」現在的甯快把里維當成自己的寵物了。
 
  取了一些木頭、兩三張的文件紙點火,總之經過一番波折,還是成功生火了。
  「呼、暖和多了。」由於這裡是甜點店,甯跟里維在店內四處找找,還有沒有一些容器或是食物、食材可以使用。
  容器倒是有的,食物看起來已經找不到了。
  「好吧,看來我們只能喝水度日了。不過至少身上的傷口沒有再產生了。」天知道還要在這個地方待多久,餅乾因為有里維在的關係,也只剩下原本的一半了;不過暫且應該還撐得上是安全。
  之後,甯用霜凜弄出冰塊,放到容器裡面。由於現在有火源,不用再麻煩的一直反覆收回了,這樣也可以稍微儲一些水。
  「好了,稍微休息一下吧,明天再去其他地方逛逛。雖然我比較喜歡列車上那樣血腥的地方,不過偶爾乾淨也挺不錯的。」
 
  傍晚過後。
  「嗯……?」原本還在睡夢中的甯,似乎聽到周圍有什麼聲音。
  往窗外看去,有一隻大概是自己兩倍大體型的獸型生物看著日落的位置,恰巧與現在所在地背對著。而且是前所未見的謎樣生物。
  「怎麼會有這種生物……。」甯悄悄地走出甜點店外,間隔甜點店一段距離。走出去前還不忘用碎片將里維的耳朵塞住充當耳塞。
  「看著日落……喜歡太陽?」甯小聲地自言自語。
  『說不定是有趨光性。』珀。
  「嘿!不要嚇人啦。」甯有點被嚇到,稍微拉高音量,眼前那隻生物卻回頭看著甯。
  「遭了……!」那頭生物外型全黑,頭部只有兩顆空洞般的眼睛;除此之外就是體型大了點。
  一聽見聲音的生物,馬上往甯的方向狂奔過來。
  「唔!」甯看見眼前的那頭生物,當機立斷開啟反白,爾後集了六組碎片群貫穿那頭生物。
  「什麼……?」因為速度及威力夠高,那頭生物的身體的確被貫穿了,只不過依然沒有停下動作,即使身上已經六個洞還是往自己的位置狂奔。
  由於命中到那個奇怪的生物,因為練霓裳的效果讓甯身上的傷恢復一些。
  「可惡……!」甯啟動練霓裳與玫璽瓊的特性,再次往那個生物投擲出貫穿的碎片群。
  只不過,這次就沒有像劇本寫得那麼容易,雖然速度快如子彈,但還是被那個生物預判,而有一大半部分被那生物躲掉了。
  「再不快點……!」下一秒那個生物就會衝到自己面前,然後變成美味可口的肉醬麵了。
  「軸線轉移!」甯一口氣拋出大量碎片,其中一塊命中後,所有的碎片皆像導彈似地穿插在那隻生物上,最後倒在自己面前。
  「呼……。」避免沒有死透,甯最後用了貫穿弄爛那隻生物的頭。
  「血也是白色的嗎……?還是要紅色比較滿意,噁心的生物。」踢了一下屍體,解除反白效果,隨後回到甜點店。
 
  回到店內,甯暫且先用無光的碎片加強牢固並封閉所有出入口,以及將會透光的地方全部遮住,寫了一張紙條給里維看:「晚上不要任意製造聲音及外出」並確保火源夠撐到晚上,她才暫且歇息。
 
 
 
 
  「嗯……。」再次醒來,幸好還活著。
  「……」早就醒過來的里維看著甯動都不敢動,連呼吸聲都刻意壓低。
  甯也沒有回覆,只是用手指比了「噓」給里維看,爾後拿出手機查看時間。
  離開蓋伊第四天、下車第二天的上午八點三十分,看來已經早上了。
  甯將窗戶上的幾塊碎片拿下,然後看看窗外。
  依舊是廢墟般的環境,不過好像沒有察覺到生物的蹤跡。
  「暫時應該沒事了。」甯把里維公事包內以外的碎片全部解除。
  「昨晚怎麼了?」里維吃著餅乾問道。
  「你不要知道比較好,總之很危險。」甯也吃著餅乾,配著水。
 
  稍微充飢以後,兩人走出店內,回到車站看看有沒有通往回去的列車。
  「看來是沒有班車呢……」甯蹲著,雙手撐著雙頰;看著還是前一天搭過來的那班列車。
  「小妹妹,我們會有辦法回去的。」里維摸摸甯的頭。
  「嘿,怎麼變大叔在安慰我了。」甯鼓起嘴抬頭看著里維。
 
  兩人又繼續往外走,不過也沒什麼地方好逛的,四處都是廢墟。
  「那裡就是我本來要去出差的地方……。」里維指著原本是大樓的方向,現在只剩瓦礫堆。
  「大叔也很辛苦呢。」不過還沒有工作經驗的她,無法體會到上班的那種心情。雖然說就算有機會工作甯應該也是去屠宰場。
  「為了生活,沒辦法。我們不是什麼貴族,不過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規律的生活,可以看到家人們開開心心的,這樣就夠了。」
  「家人嗎……。」甯低下頭。
  「抱歉,讓妳想起不好的事了嗎?」
  「沒事的。」
 
  「呼、好冷。」兩人又回到甜點店,再次生火。
  「抱歉,還是衣服還給妳?」
  「不用啦,回去之後再還給我就可以囉。」
 
  「好了,我該休息一下了,碎片不夠用。」語畢,女孩的身體闔上眼睛。數秒後醒來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手上慢慢組合一個提燈。
  「甯……?」里維看著眼前的人,他想起在列車上提到的多重人格,所以是人格交換?
  「你好,甯有跟我提起你,是里維吧?你好。我是珀。」珀輕輕一抹微笑。
  「你、你好。」里維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畢竟眼前明明是同一個人,可是說話方式完全跟稍早不同。
  「看來我們似乎是真的被困在這裡回不去了,不過你看起來似乎不怎麼害怕。」珀看著里維,說道。
  「害怕是一定會的……不過自從碰到甯之後,稍微有減少一點恐懼感。雖然我早已不抱任何希望可以活著回去──」說到這邊就就被珀打斷了。
  「可以的,相信可以回的去。」雖然現處情況就像什麼末日題材的電影般
,看起來渺無希望,不過這也是目前可以安慰對方的一種方式了吧。
  最壞的打算,起碼還有人陪著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傍晚。
  「好──了!看來恢復的差不多了。」甯眨眨左眼,視力恢復了。
  「甯,妳昨天說晚上有什麼?」
  「你只要知道跟我再一起很安全就好了啦。好了,睡覺吧。」
  甯再次用無光的碎片將出入口、窗戶封住,盡可能加強牢固,然後在安穩的睡一覺。
 
 
 
 
  離開蓋伊第六天、下車第四天的上午九點零二分,今天稍微多睡了一會兒。
  「手機快沒電了呢……不知道還要在這個地方待多久。」甯看了看手機,只剩僅存的8%。
  雖然說只打開手機看時間就馬上關機,但是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在黑城廢墟醒來的這四天,基本上都沒有太過明顯的改變。
  或者說,沒改變反而才是好事吧。
  僅剩的餅乾也快吃完了,頂多只能再吃兩天,剩下只能喝水果腹了。
 
  但,來到這裡並不是一無所獲。
  雖然一無所有,且彷彿如地獄般存在的地方,至少大概學會怎麼求生了吧。
  在這之前,得先活著回去,才叫學習。
  每天醒來,出去走走巡邏、看看列車是否有再度發動、定時回到據點內取暖回溫、吃點餅乾、進入夜晚前好好的睡一番;只要睡覺時不要打呼基本上應該都不會出什麼事。聽起來可能不太妙,不過偶爾過這種規律的生活也挺不錯的。
  雖然坎坷,也並不是很正面的那種規律就是了,這種該死的生活能少過一天是一天。
  『趨光性……還有聲音對吧?』珀大概整理一下第一天到這邊,跟謎樣生物打鬥時的情形。
  「什麼意思?」
  『因為太陽下山他們總是看著西方,等到真的完全無光才開始走動,這是前天和昨天觀察到的。』
  『聲音的話,第一天你只是稍微大聲一點點就被襲擊了,不過這個線索比較少,沒辦法確定是不是真的。』
  「啊啊、說重點啦。」
  『也許,晚上的時候,妳可以用發亮的碎片控制在最遠距離,甚至是稍微敲擊發出聲音吸引牠們。』
  「嗯……意義在哪?」
  『安全啊,傻瓜。』
  「我很強的!」
  『你是不是把里維忘記了。』
  「他也很強的!」
 
 
 
 
  離開蓋伊第七天、下車第五天的上午,已經不知道幾點了,手機已經宣告陣亡了。不過可以知道太陽的位置,推論現在大約是幾點。
  剩餘的餅乾省著點吃,最晚最晚只能撐到明天在兩餐。
  但安全性還算是綽綽有餘的,珀的推論奏效,成功吸引並牽制住他們。
  「我說小妹妹,這次很感謝妳。」里維。
  「唔,突然說些什麼,我們都還沒──」
  甯語中止,轉身看著里維,他在微笑。
  在這個如末日般的黑城,這個一般人居然還笑得出來?明明幾天前、甚至是剛見面時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我知道,我們應該很難離開這個地方了,不要管我了,妳拿著剩下的糧食活下去吧。」
  「唔,說什麼傻話,大叔。而且我們跟珀不是也討論過這個話題了嗎?」
  「要不一起回去。」甯再度轉身。
  「要不就一起死在這裡。」
 
  「吶,大叔,你覺得我們可以撐到第幾天?啊、不如來比賽好了,我只是一個小女孩,你可不要漏氣哦!」這個大概是甯唯一可以想到的打氣方式了吧,她也想不透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有所謂「活下去的動力」了。
  「妳以為我會輸妳嗎?妳這個沒出過社會的小毛球。」里維起身,開玩笑似地戲弄甯,惡意弄亂她的頭髮。
  「唔啊──住手、住手啦。」
  數秒,從原本出力、粗魯地動作轉變為輕撫。
  「雖然剛遇見妳的時候有點可怕,不過現在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哪有啊,別以為這樣我就會開心,搞不好我肚子一個太餓就開始剝你身上的肉開始吃。」
  「我也有一個女兒,如果我的犧牲可以救活她的話,那我願意。」
  「喂喂、我可不是妳的女兒啊。」甯皺眉,把對方的手掌從頭頂甩開。
  「哈哈,抱歉抱歉。不知道她們現在過得怎樣、是不是很擔心我……。」
  「現在想這個也沒用,趕快找到辦法回去,不然你的家人應該沒有停止擔心的一天吧。」
  「也是呢……。要不這樣,假如我們成功離開這裡,乾脆當我的乾女兒吧?」
  「才不要,我可是為了妳的女兒好,搞不好隔天就被我吃掉了。」
 
  『家人嗎……是時沒有體會過的親情呢……。』
 
 
 
 
  離開蓋伊第八天、下車第六天,太陽的位置看起來時間點大概在下午。
  「來,喝些水吧。」餅乾吃完了,連一點碎屑也不剩。
  「謝謝。」里維接過杯子,剩下的日子只剩喝水充飢了。
  「其實,關於大叔昨天說的話我也有想過。」
  「只不過,這個身體不是我的,也不是珀、也不是彧的。」
  「我們只是因為時的心理疾病,而為了自我保護產生的人格罷了。」
  「連人也稱不上是人……雖然我才出現沒多久,不過我已經很滿足了。」
  「至少,我幫她趕跑她最不想見到的人。」
  「至少,讓我有理由可以戰鬥。」
  「至少……我曾經活過。」
 
  兩人坐在房內聊天,今天不出去探索了。
  沒有過多剩於的力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斷氣也說不定。
  反覆喝著水果腹,也不想繼續數是第幾天了;今天大概也是最後一晚,也沒有力氣繼續維持控制碎片了。
  「大叔,你會怕今天闔上雙眼,明天就睜不開了嗎?」
  「會啊,這樣我就輸了比賽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真是……。」
  「你呢?會怕嗎?」
  「不會,我已經滿足了──不,我們。人格們。」
 
 
 
  離開蓋伊第九天、下車第七天。
  「快點!這裡需要搶救!」
  「拿點滴來!點滴袋要換了!」
  女孩再次醒來,這次好像睡了很久。
  「這裡是……?我死掉了嗎……?」女孩微睜雙眼,但強光的原因讓女孩再度闔上雙眼。
 
  「怎麼感覺睡了……很久。」睜開眼睛,旁邊站著一個男人,他手上吊著點滴。
  「你醒了啊,還好嗎?」里維問道,四周已經不是廢墟了。
  「大叔?這裡是……?」甯坐起身子。
  「黑城的醫院,我們回來了。」
  「咦……?」
 
  稍早。
 
  「什麼聲音?為什麼感覺好像在移動。」感覺異狀的里維,發現醒來已經不在那個黑城廢墟了。
  「看起來像是一般的列車……對吧。」至少目前看起來是的,也沒有那麼昏暗,更別說那堆噁心的屍塊了。
  「小妹妹?」里維搖搖身邊的女孩,沒有回應。
  「甯?」再次呼喚名字,依然沒有回應。
  「嘖、你要撐柱啊……。」里維側抱甯,任由對方靠著自己的肩。
 
  「往蓋伊的首班車即將發動,請乘客不要推擠……等等,車上怎麼有人?」列車到站停下,原本打算讓乘客上車的車長及站務人員,急忙協助車上的兩個人。
  「救護、叫救護車!」
  「讓開!快讓開!」
  「這裡是黑城車站,因為有突發狀況,列車臨時停車,在重複一次……」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不過你可能太累又營養不良,睡了很久。」
  「這樣啊……。」甯抓抓頭,還沒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看來是我贏了呢。」
  「贏……?唔,哪有啊,我現在醒來了啊!」
 
  兩人在黑城醫院有說有笑,總之暫時沒事了吧?也平安回到黑城車站。
 
 
 
 
  「來,妳的衣服。不過居然有這麼方便的衣服,到哪裡都不需要怕太冷或太熱了。」在照顧完女孩出院後,里維將衣服還給她。
  「……」女孩只是閉著左眼,一句話也沒有說。
  「又是不同人格嗎?不過我也習慣了,妳是很特別的女孩子。」
  「……」她還是沒有任何一句話,甚至看起來像在狀況外。
  「可以的話,幫我跟甯問好。那,我回蓋伊了,這幾天謝謝妳。」語畢,便往車站的方向離去。
  「……吾為男性。」
 
 
 
 
  「老闆!五號桌買單!」又是熟悉的座位、熟悉的餐點、熟悉的聲音,同樣的那間甜點店。
  「哦,是妳啊,很久沒來了哦。」
  「嘻嘻,因為發生一些事情呢。」
  「哈哈、是這樣嗎?今天吃比較少呢。嗯?難得今天沒有綁馬尾喔。」甜點店老闆一邊結帳,眼前女孩的風格似乎不太相同。
  可能是偶爾換換風格也好?雖然他已經習慣女孩綁馬尾的樣子了。
  「謝謝!」女孩接過找的錢,走出店裡,並在門口停下,轉身。
  「謝謝、這間店保護了我。」甯雙手插腰微笑,雖然中途發生不少事,雖然離奇,但至少平安回來了。
  可以的話,下次應該不會繼續搭超時的車次了吧。





字數:15163



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5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fes9806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天使:明... 後一篇:【蛻變之聲】番外、之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