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第五人格同人/杰園】〈玫瑰手杖〉

作者:彧諳司(銀鳥)│2018-05-20 11:28:24│贊助:8│人氣:1060
  注意:內含微量空傭、鹿醫CP,不喜勿入感恩。

  圖源:
  Pixiv ID: 68282263
  Member: 霂烨叶叶
  #侵刪



  和大多數的英國紳士一樣,杰克也有收藏手杖的愛好。


  「氣色不錯啊,杰克。」
  出聲的是正準備去「狂歡」的小丑。
  「還行。」
  杰克看著手中的新手杖,愛不釋手。
  「哦,原來是新手杖啊。」
  裘克說完又湊近杰克,小聲地說:「還以為你和里奧家的小園丁有什麼新進展了……」
  「咳、咳!」
  廠長橫了小丑一眼,顯然是聽見了。
  杰克笑而不語。
  感覺到室內溫度越來越低的裘克,跟大夥兒打完招呼就急忙跑去準備室,頭一次這麼準時。
  「今天月亮要打西邊出來啦?」進門的是剛剛遇到小丑的班恩,「難得那傢伙沒有遲到。」
  「被里奧的感冒嚇跑了吧。」瓦爾萊塔輕笑道。
  「哼!」
  聽了蜘蛛的調侃,里奧不滿的冷哼。
  這世上能讓廠長不開心的事不算太多,所以鹿頭也能猜到剛剛可能發生了些什麼。於是他對杰克意有所指地微笑。
  「……我去看看晚餐吃什麼。」
  里奧從沙發上起身,經過開膛手時刻意放慢腳步看了一眼,意思很明顯:我正盯著你。
  「碰!」
  門被用力砸上,整個走廊都是廠長氣呼呼的腳步聲。
  「噗哈哈哈!」班恩再也忍不住地笑了,「你們剛剛有看到里奧的表情嗎?」
  「斑比,你也有道德一點,要不是你和裘克分分鐘都在問小倆口的進度,他也不至於這麼激動。」
  瓦爾萊塔說完,瞥了一眼開膛手,好嘛,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聽蜘蛛這麼一說,班恩就不樂意了。
  「不是吧,小姐,我怎麼覺得里奧離開的原因不單純?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在調侃別人的到底是誰啊?」
  「哎呀、好問題!」
  「其實就是妳吧……」
  兩人的聲音再大也傳不進杰克的耳朵裡,他現在滿腦子都想著「要不要帶手杖去狂歡」這個問題。
  既然自己無法決定,那就找個人來討論吧。
  開膛手看了看吵得正歡的兩人,搖了搖頭走出客廳。
  「要不我們讓杰克作個證,看看到底是誰開的頭嘛!」
  瓦爾萊塔覺得被這個話題弄的很煩,班恩也有同感。
  「好啊!杰克你說呢?」
  兩個監管者看著空氣,什麼啊,人早就走了嘛。


  此時的杰克已經走到了花園,並看到了期望中的身影。
  「伍茲小姐。」
  專心照料花兒的小園丁沒有聽見開膛手的呼喚,於是杰克又叫了一次。
  「伍茲小姐!」
  「誰!」
  沒想到小園丁會像隻受驚的小白兔跳起來,開膛手輕聲笑了。
  「是我。」
  「杰克先生?」
  「嗯。」
  杰克伸手揉揉她的頭,像在安撫小動物一樣。
  艾瑪的臉紅了紅,「好了啦!」兩隻小手輕輕推了下杰克的魔掌。
  「不要摸頭?那,我親愛的小姐……」杰克大手一攬,下一刻小園丁已經在他的懷裡,「抱抱呢?」
  「你、你已經抱了好嗎……」
  嘴巴上這麼說,但還是回抱了杰克外加蹭兩下對方的胸膛。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
  掙脫了杰克的懷抱,艾瑪翡翠色的大眼望向他問道。
  「我來找妳商量一件事。」
  「什麼?」
  杰克拿出手杖,遞給小園丁。
  「這是莊園主送給你的嗎?」
  杰克點頭,「我在想要不要帶去『狂歡』。」
  「為什麼不帶?」
  「因為是莊園主送的紀念品啊。」
  「哼,很寶貝嘛。」
  艾瑪撇過頭,覺得心裡不舒服。
  杰克知道,小園丁的醋罈子又被打翻了。
  「別和一把手杖生氣。」
  「我沒有生氣!」
  「那妳就是吃醋了。」
  輕哼一聲,小園丁不搭理他。
  「妳知道我最寶貝的是妳。」
  艾瑪仍專注在玫瑰的栽種上。
  「妳的笑容讓一切相形失色。」
  小園丁還是不想搭理杰克,但她的小臉微紅。
  「遇見妳讓我知道什麼是快樂。」
  艾瑪對自己說:「忍住忍住……不然他又要欺負自己。」
  「艾瑪,妳怎麼狠心把我扔在一旁?」
  杰克用哀怨的眼神盯著他的小園丁,說完還吸了兩下鼻子。
  不行!艾瑪.伍茲的忍耐已經到達了極限。
  「我又怎麼了啦!」
  才氣呼呼地轉過身,又被某人抱進懷裡。
  「妳剛剛吃手杖的醋。」
  「哼!」
  見小園丁又要掙扎,杰克的雙手環在她的腰上,小心地不讓她被刀子劃傷。
  發現掙脫不了,艾瑪索性在開膛手的懷裡蹭到一個自己覺得舒服的位置。
  「杰克先生……」
  「我在。」
  「你喜歡玫瑰花嗎?」
  「只要是妳種的我都喜歡。」
  「嗯……」
  看小園丁又失神,杰克忍不住笑了。他的小園丁最近老愛發呆,幸好,他知道怎麼治好這個病。
  「但我更喜歡其中一朵,叫做『艾瑪.伍茲』的花。」
  說完,不等懷中人反應,杰克便在小園丁緋紅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你又偷襲我!」
  艾瑪拿起小拳頭,轉過去就是對著開膛手的胸膛一陣毆打。
  「誰讓妳在我懷裡發愣呢?」
  「你還說!」

  正忙著打情罵俏的兩人都沒發現,不遠處有兩個睜著大眼的小隨從,將這一切畫面分別傳回了求生者和監管者的餐廳——

  「這個杰克!」
  里奧的鯊魚砸在隔壁的椅子上。
  「哈哈哈,別這麼氣嘛。」班恩走過去拍了拍廠長的肩膀,「大夥兒都老同事了,託付起來才有個底啊。」
  「我就說今天杰克的心情特別好,怎麼可能只是因為一把小手杖呢?」
  裘克剛結束工作,走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
  「小丑……你有種再說一次,看在我們是老同事的份上,我可以揍輕一點。」
  「我就靜靜的吃飯不說話,你看你的啊……」
  裘克那是一個憋屈啊,怎麼每次里奧就對他出氣呢?想不通只好悶頭吃飯配小倆口的進度。
  「好了好了,年輕人的事嘛,順其自然不是挺好嗎?」
  瓦爾萊塔看廠長又要氣得「死灰復燃」便出聲勸他。
  「還不都你們催出來的進度!」
  里奧回想這幾個月來,每天都要聽到其他人問開膛手和他寶貝女兒的進度就來氣、難受!
  「那可是我的寶貝閨女啊……」說完竟然哽咽了。
  「哎呀,別哭啊,說不定不久後就有寶貝孫女了吶。」
  班恩此舉無疑是火上添油,廠長更難受了。
  「滾!小鹿斑比!」
  「兄弟我這是安慰你啊。」
  「滾——」


  鏡頭轉至求生者陣營——

  「哇~沒想到杰克這麼浪漫!」
  瑪爾塔對著螢幕難得地爆發了少女心。
  「哼……這樣就浪漫我也會啊。」
  奈布忽然覺得心裡不平衡,小聲的嘀咕。
  這番小宣言被耳尖的艾米麗聽到了,醫生不禁噗哧一笑。
  「瑪爾塔,妳快來聽聽奈布說了什麼。」
  空軍明亮的大眼依依不捨的從螢幕上移開,看向傭兵的表情有些被打擾的不耐,夾雜一絲好奇。
  「我、我……只是覺得妳很無聊罷了。」
  「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次試試?」
  瑪爾塔邊說邊撫摸著槍身,奈布吞了吞口水。
  「……我說,我覺得妳這樣就覺得浪漫也太無聊了吧。」
  「很!好!」
  隨後兩人便開始了貓抓老鼠的戲碼。
  「這兩個還沒鬧夠啊?」
  弗雷迪慢悠悠的進門,估計剛剛擦身而過的兩人又要跑遍一整個莊園了。
  「一個不告白,一個不明白,就只好這樣增進感情囉。」
  律師看醫生樂的跟什麼似的,就知道這件事跟她脫不了關係。
  「妳坑了伍茲還不夠?」
  「睜大你的眼睛仔細看好嗎?大律師,看看螢幕她像是被我坑了嗎?」
  「……好吧,妳贏。」
  飯廳熱鬧非凡,導致我們的皮爾森先生縮在角落畫圈圈都沒人發現。
  「我的園丁小姐……」
  慈善家忽然心有所感抬頭一看,發現海倫娜正蹙眉看著他。
  「太頹廢了吧,皮爾森先生。」
  「呃……妳不是……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盲人的其他感官很敏銳,大老遠就聽到你的哀號。」
  盲女的語氣淡淡的,卻讓克利切更不服了。
  「我哪有哀號!」
  「那會是誰一直喊著『我的園丁小姐』喊個不停呢?」
  「下次妳如果被屠夫抓看誰要救妳!」
  「你——」

  「哇~公主抱啊!真羨慕小艾瑪。」

  不知道誰這麼一喊,海倫娜反駁的聲音就被打斷了,而克利切的表情越發難看。
  最後盲女只得嘆口氣,拍拍慈善家的肩膀以示安慰。


  「哇啊!你要做什麼啊?」
  突然被開膛手抱起來的小園丁急忙抱緊罪魁禍首,生怕對方沒抱好把她摔下去。
  「送妳回去,吃飯時間到了。」
  「我可以自己走……」
  「天黑了,危險。」
  艾瑪嘟起嘴,在莊園裡能有什麼危險!
  杰克似是看透了小園丁的想法,「不知道呢……說不定會有什麼野生動物或是通緝要犯溜進來過夜。」
  「你就愛嚇我!」
  「呵呵……誰讓妳這麼可愛?」
  「行了,杰克。你是捨不得離開伍茲,就承認了好吧。」
  艾米麗不等杰克反駁,拿出了一封信。
  「別急著反駁,剛剛隨從把畫面都傳回來了……這封信麻煩你轉交給班恩。」
  「……隨從?誰的小聰明?」
  開膛手接過信,笑得艾米麗心裡發寒。
  「好了好了,伍茲的肚子餓著,你快回去吧!我們先走了!」
  「哼!溜得倒挺快。」


  回到監管者那棟樓時,廠長一如往常不給杰克一個好臉色;其他人則是又帶著異樣的微笑看著他。
  「班恩,小醫生給你的信。」
  聽到這個,原本還在跟蜘蛛爭執的班恩馬上接過信跑回自己房間了。
  「唉……真不知道這小姑娘怎麼會喜歡上這頭笨鹿。」
  「愛情的力量太強大。」
  瓦爾萊塔聽到開膛手這話不禁笑了。
  「看得出來。」
  杰克微笑以對。
  隨即臉色一變——他的手杖沒帶回來。


  「啊、糟了。」
  艾瑪在摸到手杖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忘記把東西還給杰克了。
  「怎麼了小艾瑪?」
  艾米麗邊說邊把一小塊牛排送進嘴裡。
  「我忘記把莊園主送給杰克的東西還給他了……」
  「那很好啊。」
  「咦?」
  「喂……」
  弗雷迪覺得醫生又要帶歪天真的園丁了。
  艾米麗裝作沒聽到,「這樣開膛手又會來找妳啦。」
  「才不會……」
  嘴巴上是這麼說,但是艾瑪的小心臟卻「噗通、噗通」地越跳越快,有些小期待。
  律師見狀不由得搖頭;醫生則咯咯笑了兩聲然後挑釁得看來弗雷迪一眼。
  根據弗雷迪對艾米麗的了解,他知道這個眼神是在說:我就這麼玩你管我!
  不一會兒,前鋒按了一下小園丁的帽子。
  「伍茲,開膛手在外面等妳。」
  「咦!」
  驚呼的艾瑪甚至顧不得把帽子戴好就跑了出去。
  「小威廉,你這樣欺負小艾瑪就不怕開膛手把你給宰了?」
  「我比較怕斑比宰了我,先閃了啊。」
  「你!」
  「真是難得看到妳吃鱉的樣子。」
  「小心我讓班恩多敲敲你!」
  律師只好舉雙手投降,有監管者的女人不好惹。


  「嗯……」
  杰克已經站在外頭等了二十分鐘,他的小園丁不是在裡頭迷路了吧?
  開膛手正再次強壓下進去房子裡把人帶出來的想法時,艾瑪氣喘吁吁得跑了過來。
  「哈……讓、讓你久等了……杰克先生。」
  「還以為你又迷路了。」
  小園丁臉一紅,「才沒有!」
  杰克不禁輕笑,然後換來艾瑪的小拳頭。
  兩人打鬧了一下,結果不出意外的是小園丁再次體驗什麼是公主抱。

  「杰克先生,你把莊園主送的禮物忘在我這兒了。」
  「我知道,所以我來找妳。」
  「……我不想還你。」
  「在我懷裡妳敢拒絕?」
  杰克溫聲說道,與小園丁四目交接;後者害羞得移開視線。
  「唔……敢!」
  這下開膛手來興趣了。
  「哦?為什麼?」
  「因為這樣……你才有理由……來這裡找我。」
  說著說著,艾瑪的聲音愈發小聲,最後一句跟蚊子叫差不多。
  但這對我們的順風耳杰克來說不算什麼。
  「哈哈哈。」
  「你笑什麼!」
  「我想見妳、找妳的時候不需要其他理由。」
  艾瑪嘟著嘴看他,掩不住眼裡的好奇。
  「只要我想妳了就會來找妳,不需要理由。」
  杰克寵溺得在小園丁額上落下一吻。
  「親愛的伍茲小姐,現在可以請妳把手杖還給我了嗎?」
  「嗯,但在那之前,我們再去一趟花園好不好?」
  「只要妳想,我永遠不會說不好。」


  花園。

  「杰克先生,你能在這裡等等我嗎?」
  開膛手把人放下,「當然可以,注意安全。」
  艾瑪嫣然一笑,「我不會跑太遠的。」

  她想給杰克一個驚喜;而他在猜艾瑪想做什麼。

  這一次開膛手沒有等太久。
  「杰克先生,手杖還你。」
  杰克接過艾瑪遞過來的手杖,情不自禁地微笑。
  手杖上繫著二朵嫣紅的玫瑰。
  他還沒有開心完,小園丁拉了拉他的大衣要他蹲低一點。
  艾瑪移開了杰克的面具,小臉朝著他的臉頰慢慢靠近,嘴唇最後碰到的是比肌膚更柔軟的杰克的薄唇。
  「這是回禮。」
  開膛手不容小園丁有逃走的機會,低頭又是深情長吻。



  花園裡的香氣滿溢,但求生者和監管者的大廳滿滿都是墨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50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第五人格|杰園|甜文|OOC|同人|空傭|鹿醫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黑黑黑黑黑黑
墨鏡WWW

05-21 00:56

彧諳司(銀鳥)
520就是要閃瞎大家的eyes05-21 18: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awori08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微黑】〈深藍〉... 後一篇:【第五人格同人/極短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