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馭妖1-13

作者:緋蘭│2018-05-19 16:52:50│贊助:0│人氣:27
    「你不要分心,躲好!」
    影姬猛一揮衣袖,捲起地上的影子在李沈云身旁形成防護牆。
    「影姬……妳!」
    李沈云震驚的看防護牆逐漸把自己包圍起來,趕緊站起來想要掙脫。
    「不要出來!你這廢物就算出來也只是礙手礙腳而已!」
    影姬怒罵的朝他大吼,他僵住了身子。
    她回過頭,嘴角勾起了苦澀的微笑,像是在對他做最後的道別。
    「影姬……!」
    當他回過神來,他已經被關在了防護牆之中,只剩下一片黑暗。
    他感覺到一絲溫熱的淚水,滑落到了臉頰。
    影姬見李沈云已經安全的被包覆在其中,她才戒備的回過頭,面對眼前的敵人。
    剛才飛刺過來的矛劇烈顫抖,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影姬不由得雙手擋在身前,往後退了一步。
    不過矛只是往上一飛,接著迅速回到了一個人的手上。
    烏雲飄過,月亮再次露出臉,明亮的月光照亮她所在的小徑。
    影姬定睛一看,前方的不遠處站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男人手握著矛,身體精實,頂著一頭狂亂的尖刺頭髮,一臉狂氣的看著她,另外一人站在他的後方,身披漆黑的斗篷看不到臉。
    影姬擺出了戒備的姿勢,她可以看得出來,對方跟斗篷男覺得是同黨,看來他們的目的,果然是他們嗎?
    狂氣男人把矛扛在了肩上,斜眼的看著她道:「嘖,女人,就憑妳也配當我的對手嗎?」
    「面對你這種傢伙,我一個就夠了。」影姬冷冷的對上他的目光。
    影姬雙手往上平舉,透過契約的力量汲取李沈云的靈力,只見她腳下頓時旋起幽黑的風,影子全數活過來一般往上竄升,如蛇一般環繞在她的周身。
    「哦,有意思。」狂氣男人吹了一聲口哨。
    「我就看看妳能撐幾秒,不要讓我太失望啊。」
    狂氣男人舉起矛直指著她,腳微微往後一挪,壓低身子,隨時都能往前衝刺。
    身披斗篷的人雙手交擺在胸前,不耐煩的道:「葛雷亞,不要浪費太多時間,趕快解決,我們的目的只有意志。」
    呼作葛雷亞的狂氣男人嘖了一聲,不悅的挑眉道:「難得我想好好的玩一下呢。」
    「紀辰應該也快過來了,你想被搶先一步的話,隨便你。」
    說完,他便靠在了一旁的樹上休息。
    「嘖,真煩。」葛雷亞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他再回過頭來,面對眼前的影姬,他揚起了瘋狂的笑容。
    影姬渾身一顫,感受到對方身上散發的殺氣,她也警戒的盯住對方的一舉一動。
    他很強。
    影姬明白這個事實,她根本沒把握能打得過他。
    可是……她也只能放手一博了。
    葛雷亞施力於腳,往前一個衝刺,拋出了手中的矛,先行發動了攻勢。
    矛疾速的刺來,矛尖迸裂出凌厲的黑火,挾帶風勢形成一道漩渦朝她襲來。
    她施力往前伸出了手,操縱身旁數條影子形成一雙巨大的手抵擋黑火漩渦,黑火漩渦撞上障礙物,竟改變形態以龍捲的迴旋突進!
    影姬作為盾的影手出現一道道裂痕,她咬牙的爆發更強烈的妖力,讓周遭的影子猶如一道道噴泉湧上,迅疾的撞擊黑火想打散它。
    此時,影姬突然發現一件事,本該隨漩渦突進的矛竟消失了?
    糟了!是誘餌?
    影姬背脊發涼,可是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葛雷亞手持矛出現在她身旁的空隙,猛力的朝她刺進!
    說那時那時快,影姬忽然一個側身,讓一條藏在身後的影子化為尖銳的繩索拋出,團團繞住他的腳,阻撓葛雷亞的動作。
    可是也僅僅如此,她的妖力都拿來抵擋黑火龍捲之上,沒辦法再對葛雷亞進一步的展開攻擊。
    葛雷亞突進的動作緩了下來,他煩躁的嘖了一聲,旋轉手上的矛往下揮砍,想砍斷絆住他的影子。
    不過,爭取這些時間也就夠了。
    影姬爆出更大量的妖力,猛烈的打擊即將潰散的黑火龍捲,總算消逝化為了殘風。
    影姬收回妖力,凝集在束縛葛雷亞的影子之上,可此時葛雷亞爆發出漆黑的氣息,纏住腳的影子一下子便粉碎了。
    葛雷亞雙眼充斥瘋狂的血紅,舉起矛朝她刺了過去,影姬拼上渾身的妖力,驅起全數的影子……
    她知道,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不管怎麼掙扎,還是改變不了結果。
    她想起了李沈云,光有一身靈力,卻不成材,畏畏縮縮,令人討厭的臉。
    可是,她卻不顧一切的去保護這樣的他,連她都想笑。
    有時候,她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要管他那麼多,她只是一個跟他締結契約的妖而已,她跟他只不過是彼此利用的關係。
    她只是為了汲取他身上的靈力修煉,增強自己的妖力,為了成為一個強大的妖魔。
    是啊。
    一開始,她只是這麼想的。
    可是,李沈云卻不是這麼看待她的。
    他沒有什麼野心,也沒想過要成為什麼強大的馭妖師。即便遭遇什麼危險,他也不會想到要驅役她。
    沒錯,他是出於真心的和她相處,沒有任何的利益關係。
    這樣的他,不知不覺讓她付出了真心。
    不顧一切,去保護他。
    就算付出的是生命。
    她真是個……白痴。
    她讓影子化為利爪,一個接一個朝葛雷亞猛烈的刺擊,可葛雷亞只是遊刃有餘的斬掉所有的影子,最後轉矛刺於地面之上,地面一路裂到了影姬身前,猛地冒出黑火。
    影姬為了閃躲這猛烈的攻勢,她重心不穩的往後一滾,停下了攻勢。
    這一鬆懈,葛雷亞飛身來到了他的身前。
    她瞳孔緊縮,映照出的是葛雷亞高舉的矛,以及他得意的笑容。
    
    樹林的另一端,媚蠍與另一個面容衰老的男子踏著疾速的步伐,前往發生戰鬥的地方。
    前方激烈的戰鬥令地面震動不止,夜魅頗有興趣的瞇眼遠望前方不停發出火光的地方,呵呵笑道:「打起來了呢,真是急躁的男人啊。」
    男子抬起了頭,眼神深邃似能看透一切。
    「看來,不是他的對手……」
    說到一半,男子警覺的停下了腳步,視線瞄向前方。
    媚蠍也收回腳步,銳利的看著前方,敏捷的壓低身子,擺出備戰姿態。
    有一個人,從前方樹叢的陰影裡,慢慢走了出來。
    月光的照射之下,他身上的輕愷發出淡銀色的光,滄桑的臉孔,正是李沈云在飯館撞到的男人。
    他伸出了手,散發出淡銀色的靈力,一柄劍稍之上刻著龍的長劍現於手中,他握住長劍,先行收在腰間。
    「看來,不是來敘舊的呢,皇帝的走狗,陳祈。」男子輕蔑的瞇起了眼。
    「紀辰,要說走狗,也是為了你這種奸賊存在的,我們彼此而已罷了。」被呼作陳祈的男人哼笑一聲。
    「奸賊?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國家。」紀辰展開雙臂,對他的說法不以為然。
    陳祈手壓住了劍,口氣難掩憤慨的道:「為了這個國家?少惹人發笑了,你做了多少危害百姓的事,你敢捫心自問?」
    紀辰放下了手,一臉遺憾的看著他道:「可惜呢,本以為你我是同道中人,沒想到你倒被皇帝老子給洗腦了。」
    「紀辰,收手吧,再這樣下去,你會毀了這個國家。」陳祈的語氣沉痛,他的心裡還存有想要把他拉回來的念頭。
    「看來,我倆是說不下話了,做個了結吧。」
    紀辰對媚蠍使了一個眼色,慢慢退到了一旁的樹下。
    可惜,紀辰只是冷漠的給了他回應。
    陳祈深感遺憾的拔劍,紥穩馬步,劍鋒凌厲的直指眼前的敵人,散發出強勁的靈力,身上的輕愷頓時變為了堅固的銀鎧甲,包覆全身。
    媚蠍也磨利了自己的利爪,附著上足以燒毀一切的黑火,銳利的盯住陳祈,渴求戰鬥般的舔了舔嘴唇。
    她迅疾的閃身到他前方,舉起利爪先發制人的朝他狠狠一擊!
    陳祈似是看穿了她的動作,腳微微畫了一個圓,側身閃過她這一擊後,舉起劍朝她猛力一掃!
    媚蠍妖媚的呵呵一笑,敏捷的往後一翻,再迅速的施力於腳,揮舞利爪快速的朝他再次攻去!
    陳祈雙眼微微一瞇,看透她的套路後,手往上一提,改以橫舉長劍,輕鬆擋下了她的爪子,但媚蠍卻詭異的朝他一笑。
    趁他來不及反應,媚蠍收回爪子往後一仰,把渾身的力量聚集於腳爪,迅疾的往他的臉踢去。
    陳祈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雙手緊握住劍往下一擋,讓劍鋒恰好的架住他的利爪,再猛地往後一收,趁她重心不穩往他的方向倒去,舉劍猛地往她的腰身一砍。
    媚蠍驚恐的瞳孔縮小,仰賴自己敏銳的本能,迅速的往一旁翻滾,再驅以自己的尖尾往他腳下猛力一掃,陳祈剎時底盤不穩,摔落於地。
    媚蠍不放過這個機會,爪子聚起更猛烈的黑火,雙腳一蹬衝上前,想以這招迅速了結他。
    陳祈以長劍插地作為支撐,趕緊起身應戰,可媚蠍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朝他的後頸用力揮砍!
    陳祈爆出強勁的靈力,讓鎧甲緊緊包覆住後頸,只聽沉悶的一聲砍擊,連一道抓痕都沒有,強烈的黑火掃過僅有留下燒灼的痕跡。
    媚蠍瞪大眼睛,感到了棘手,能夠抵擋下黑火的攻勢,他所驅使的肯定非一般妖魔。
    陳祈往後一個轉身,舉起長劍往她猛烈揮砍,媚蠍也舉起利爪使勁力量與他交鋒,兩道強勁的攻勢撞擊,震出了風沙。
    此時,不遠處爆發出了不尋常的猛烈靈力,兩人不自覺停下動作,朝傳來的方向看去。
    紀辰也走了出來,眼中浮現一絲驚詫。
    「那裡是……」
    那正是,另一處發生戰鬥的地方。
    
    李沈云被關在了影子包覆而成的防護之中,獨自一人面對這片黑暗。
    他使勁的敲打牆壁,但回應他的只有沉悶的空響,無法聽見外頭的聲響,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他緊緊抱住頭,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影姬似是訣別的哀傷眼神,一直在他腦海揮之不去,他從未看過他流露出那樣的神色。
    他很明白,她一定是知道自己,恐怕會死在敵人手上。
    即使如此,她還是奮不顧身投入戰鬥。
    為什麼……?
    影姬正處於危險之中,他卻只能待在這裡。
    不,不對。
    他就算出去,一樣也是無能為力,搞不好還會給她礙手礙腳。
    一直以來,他都仰賴影姬的保護,從沒想過要好好修習馭妖術精進自己的實力,傻傻的走到現在。
    他一直很不甘心,為什麼自己要遭受別人欺侮無力還手,也一昧的歸咎於自己沒有能力,把這當作了藉口。
    最大的問題,其實是他自己。
    他太懦弱了,不敢去承擔揮出那一拳的後果,太害怕自己受傷,卻忘了挨打才是最痛的。
    是啊,他其實都明白。
    他不是沒有能力去保護她,他只是自私的以"我沒辦法"這層虛偽的外衣保護自己。
    他太沒用了。
    他居然要到失去她的時候才醒悟這件事。
    他就像她常常罵他的一樣,是個白痴……
    他發抖的握起了拳頭,指甲深深刺進手心,溫熱的血從指縫流了下來。
    他不想失去她。
    他想挺身保護她。
    就算他只是去送死,他也不想……
    看到她死去!
    「那,就讓我來幫你吧。」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後,一股奇異的靈力自身體裡湧出。
    他抬起了頭,一道煙霧般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眼前,即使在這一片黑暗之中,他也能清楚的看見它的存在。
    「你是……那個夢裡的……」他想起了那個夢,令他感到熟悉卻陌生的身影。
    「我可以借你力量,但希望你,能幫我。」身影朝他伸出了搖曳的手。
    他沒有握住那隻手,顫抖的看著他問道:「你要我……幫你什麼……?」
    明明知道自己沒有選擇,可他在面對它要自己做一無所知的事的時候,卻還是感到了卻步。
    不,不行。
    他拼命的搖頭,想甩掉自己的膽怯。
    如果自己在這裡退縮的話,就真的無法挽回了。
    他眼神對上了它,等待它的回應。
    「現在的我,只是一個被代替的意志,即使如此,我還是,聽見了世界的求救。」
    它重述了曾經在他夢中說過的話,語氣帶點哀傷。「意志逐漸消失,所以,拜託了,阻止世界崩潰。」
    「這是什麼意思……」李沈云微微瞪大眼睛,他聽不懂它的話,可是他卻能意會它的意思。
    好像自己,曾經親身經歷過一樣。
    不對,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了。
    如果他的要求是這樣,那麼,只要努力去做就好了。
    沒錯,他不能有太多的猶豫。
    不然就來不及了。
    「我答應你。」李沈云堅定握住了那隻手。
    一剎那,他感覺自己的體內爆發了前所未有的龐大靈力,化為漆黑的波動震碎四周。
    它的身影逐漸消散,最後留下的話語,是他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滅。」
    這陌生,卻又熟悉的刻印在他靈魂深處的名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40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ou4wu0g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由象限】變調... 後一篇:馭妖1-14...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伊布家族的繪圖,喜歡伊布家族的人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