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Fate/Lailah 05 鋼鐵巨獸

作者:麻雀啄食│2018-05-18 21:03:08│巴幣:2│人氣:315
 暴雨狂下,春未市位於太平洋沿岸,在春夏之交時常下雨,但是這夜晚的雨卻有一點不尋常。

「放棄。」

 像是耗盡了魔力,安娜早早躺了下來,換了衣服,直接躺在一旁,Assassin猶豫了一下,決定放任主人不管,窗戶關得緊緊的,房間裡的結界也絲毫未觸發,至少此時是安全的。

「我似乎沒有解釋過,主人。」

「什麼?」

 安娜攤在地上,享受那過於寬敞的地板。

「我的寶具。」

 亞森·羅蘋,法國作家盧布朗筆下的怪盜,既是行俠仗義的英雄,也是被社會唾棄的犯罪者,所謂的事跡基本上都是架空傳說構成的,但是因為隨著19、20世紀的文化傳播,這類型的偵探小說變得廣為人知,用另一種角度思考,比起報紙上說得一口流利的政治家,人們或許更相信虛構的「英雄」吧!以這點下去思考,Assassin的寶具必定和「竊盜」有關?

「是的!對於聖杯戰爭而言,既是一項強大的寶具,卻又顯得十分無用。」

「如果我現在要你去偷Saber的劍,做得到嗎?」

「怎麼可能。」

 Assassin笑了,個子嬌小的他抱著肚子,為主人這種過於天真的假設感到肚痛。

「那麼有什麼用處呢?」

 安娜坐在地上,比起身體上的疲勞,更多只是心理上的疲憊,此時的她瞪了一眼Assassin,準備看他接下來能不能說出讓自己滿意的話。

「首先要從寶具的規則開始說起…」

「英靈所擁有的寶具,大致上可以分為兩種,其一是生前所擁有的寶具,無論是原本就是由星球創造出來的寶具(Noble Phantasm),或者是神造的兵器,大體上不需要滿足特殊條件就可以使用;另一類是由英雄的傳說而得到昇華的武具、技藝或是固有結界一類的。」

「這個已經知道了。」安娜似乎有點不耐煩的說。

「簡單來說,我的寶具必須滿足條件,也就是符合我所誕生的傳承,才有辦法使用。雖然潛在規則很多,不過簡單來說,只要找出『方法』,那麼犯罪就必然成功。」

「方法?」

「是的。現在連Saber的位置都無法確認。但即便Saber就在眼前,想從他手上拿走劍,不但必須在實體化時下手,還必須有足以和他正面對抗的能力。總歸一句,就是不可能。」

 Assassin以稚嫩的聲音十分果斷地否決了安娜的假設。

「那麼這寶具不是等同廢物嗎?」

「不,主人你似乎沒有理解犯罪紳士(Gentleman Cambrioleur)的真正用途。」Assassin露出微笑,「即便僅僅那千分之一,或者百萬分之一,只要存在的一絲可能,便能夠得手。」

「嗯?」

「說得簡單一點,如果僅僅要做到破解銀行密碼這種事,實際上可能已經嘗試百萬次,或者上億次操作,但最後只會看見那唯一一次成功的結果。」

「那…」安娜沒有說出口,現在來去偷銀行這件事,雖然只是開玩笑,不過對於眼前的人可能不是開玩笑的事,一番猶豫之後,安娜把話收在心底。

「要去搶銀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更簡便的方法。」Assassin十分不解風情地先說出口了。

 他身邊放著一台電腦,十分尋常的筆記型電腦,但是外表出現細微的變化,光看螢幕像是關機一般,漆黑的一片毫無動靜,上方浮現了額外的操作螢幕,周圍空間正受到Assassin魔力支配,做著這世界上尚未實現的計算(Quantum Computing),而目前這台電腦不過是連結著網路的終端,安娜看著上方的立體影像,浮現數個熟悉的人影,相較於花了Assassin和安娜一天的成果,強行將整座城市的監視器搜索過,找出敵人的線索不過花了整整一個鐘頭。

「那我們花了一天的時間在做什麼呢?」安娜露出不滿的表情。



「所謂的偵探是在收集到關鍵的證據後,才會開始行動的,沒有那些線索,或許要花上更久的時間,也不一定能從這座城市找到人。何況…」

「難怪我從剛剛就覺得很累。」

「真是抱歉,維持固有結界的運作可是相當耗費魔力的。」

 安娜在一旁床上躺了下來,雖然出身於傳統的魔術師家族,但是安娜所受的教育,讓她可以理解Assassin的作法,利用科技以及超乎人類的技術實現幻想中的事,真不愧是英靈(Ghost Liner),如果有辦法安娜也想慢慢研究,只不過她經過一天的跋涉,魔力也已經耗盡,累到無法動了。

「晚安,主人。」


§


「呀!好久不見,哥哥。」

 夜晚的雨停了,少女放下手上的傘,差點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而錯過了重要的活動,站在高聳的鋼架上,少女俯瞰整個演唱會會場,先聲明一件事,這名為篠賀悠子的少女是有買票的,卻因為一點意外,導致無法用正常的方式欣賞這場演唱會。

「為什麼我們要約在這種地方?」

 被稱作「哥哥」的男子,看上去比少女大了許多,實際上也僅僅是偶而家庭聚會時露面的表親,名為古原晴樹,同樣站在離地20公尺以上的鋼架上,由於魔術結界的影響,即使底下有人抬頭往上望,恐怕也只會以為是停歇的鳥兒而已。

「比起聖杯戰爭什麼的,我可不想錯過這場演唱會呢!」

「那又為什麼不在下面觀看—」古原晴樹把正要說出口的話給收回,他還沒有遲鈍到不知道這可以容納萬人的體育場,潛藏著敵人的身影,即便沒有用眼睛去觀看,也能察覺得到那異樣的魔力氣息。

 對比於地面跟著音樂節拍熱情揮舞螢光棒的粉絲,悠子僅是倚靠在鐵桿上,無視高處的強風,靜靜地欣賞演唱會,黑色的長髮隨著風飄逸,帶了一點濕潤,因為頭髮原本就已經被雨給打亂,少女也不想在此時多做整理,她隨著音樂恣意晃動身體,用魔術遠遠地注視台上的歌手與樂團。

「這樣可以嗎?」

「演唱會本來就只是看氣氛,氣氛,能見到喜歡的歌手就夠了。」

「如果要走魔術師的道路,可是會失去這一切熟知的常理的。」

「哥哥才是,明明已經捨棄掉魔術師的身分,又為什麼跑來參加聖杯戰爭呢!」

 晴樹停頓了一下,同樣站在高處,但男子卻絲毫沒有動靜,像是立在山上的大石塊,他清楚自己的身分,以及來到這裡的目的,但卻無法回答這簡單的問題。

「無法割捨嗎?」

 晴樹知道即便是窮極一生的專研,也無法達到魔術師追求的領域,男子缺乏天份,比起花費一生在追求魔術的道路上,選擇作為平凡的普通人活下去或許更為簡單,但是身體裡流著的血液卻拒絕他的願望,像是原始的野性衝動,驅使他來參加這場聖杯戰爭。

「這樣啊!果然和我一樣。」悠子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理由呢!」

 這句話在高中生悠子和社會人晴樹身上,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卻又如此相似,無法掩飾對於魔術的好奇心,像是望著天空的雛鳥,期待著飛翔,又恐懼那變化莫測的天空。

「好喜歡。」悠子淡淡說了一句話,就場合來說無疑是指底下的樂團。

「是嗎?」晴樹也趴在欄杆上,看著底下瘋狂的粉絲,盡情地為了他們支持的樂團吶喊著。



§


 對於Lancer來說,眼前的男子無疑是他見過最高大魁武的男子,雖然受限於自身經歷的影響,但是眼前的男人手臂肌肉即便是隔著T恤,也散發著一種閒人勿近的殺氣,身上配戴著與自身不相襯的現代金屬飾品,脖子上掛著地攤買來的不鏽鋼首飾,雖然曾在遠處觀察過這名男子,但是這麼近看還是頭一遭。

「Lancer,先聲明我們只是基於御主關係,暫時組成的同盟。」

 這名被稱為「Archer」的男子先說話了,語氣中帶著警戒,表明他並不是基於信任眼前的人,而是信任自家的御主,才組成暫時的同盟關係。

「我知道,即便如此,我還是會相信你的。」

「那麼改天當心我背刺了。」

 Archer大笑,他眼前的Lancer全身穿戴黑色的厚重盔甲,一副整裝待發的模樣,看起來是那種不苟言笑的傢伙,他們任務不過是除掉附近遊蕩的蟲子,Archer穿著前幾日買的流行服飾,因為尺寸不合,底下的肌肉硬是把衣服撐開。

「那麼我先去狩獵了,晚點見。」Archer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比起原地等待獵物,他的能力更適合主動追擊。

「…晚點見。」

 Lancer在體育場的出入口設置結界,真要說的話,魔術並不是Lancer的專長,自己的主人悠子對於這種事比自己更加擅長,如果是悠子的話,或許能做到不動聲色的驅離閒人,不過自己的任務僅僅是守護,所以在四個出入口設置了三個驅魔的結界,自己守著剩下的一個出入口,如果有局外人的魔術師看見,一定會對這顯眼的結界感到十分不滿吧!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理由,我就守在這裡的好了…」


§


「差不多應該要動身了。」晴樹察覺到敵人的氣息變化。

「好!我留在上面支援。」悠子趴在鐵欄杆上,似乎對於演唱會感到依依不捨。

 晴樹轉身,跳過一層樓高的護欄,走理論上最短的近路,落地時為發出一絲聲響,即便走在鐵片鋪成的臨時道路上,也未發出金屬碰撞聲,悠子嘆了一口氣,對於潛行移動這件事,自己十分不擅長,她往地面隨手丟出七、八只符咒,如同鳥兒般飛往敵人的方向



「第三隻。」

 晴樹用著魔力強化後的拳頭,扎穩正步,一拳打在飛撲過來的人偶身上,看起來做工十分廉價,白色碎片四散在走道上,比人的重量輕許多,也並未裝設地雷或是其他魔術陷阱。

「原來如此。」

 敵方的目的只是想吸收魔力,隨著人群而聚集於此地,雖然比起直接利用殺人補魔手段效率較低,但要是在這麼大的場合布置結界,那麼能獲取的魔力也是十分可觀的,或許早在城市中不知道的地方布置了結界也說不定。

 晴樹隨手將原本的人偶,像是捏陶土一般,捏成像一塊圓球的大小,這隻人偶材質主要由塑膠造成,在都市中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得原料,但是做工十分粗糙,看起來像是臨時趕工製成的,晴樹將塑膠球隨手丟在一旁,追擊下一個目標。

 前方傳來鳥鳴叫聲,跟著悠子的使魔,穿過最短的捷近,等到到了目的地,白色人偶倒在地上,近看腹部被打穿一個洞。

「啊!真是抱歉。」

 說話的是一個小男孩,雖然路上也遇到許多人,但是直到穿越走道看到對方之前,晴樹並未察覺到他的存在。

「那麼我先走了。」

「等…等一下。」

 男孩爬上窗戶,晴樹趕緊追了上去,但是窗外什麼都沒有,如果從這裡跳下,離地至少10米高,雖然無法判定那個人是誰,但是目前看來至少沒有敵意。

 在此同時,窗外傳來爆炸聲響,是由體育館大門傳過來,另一側演唱會現場十分吵鬧,能掩蓋過爆炸聲響,但是或許警衛已趕往現場。

 晴樹探頭看過去,如果從這裡跑下去,大概需要十分鐘,但是直接跳下去,不需要3分鐘就能抵達,耳邊傳來鳥鳴聲,啼叫了一會,終於轉成清楚的人聲。

「大門交給我的Lancer就好。」

 看來不用無謂耗費體力,晴樹將地上的人偶隨手撕碎,丟在附近的垃圾桶,往下一個目標跑去。



「看來中獎了啊!」像是參加演唱會的小孩,Assassin穿著特製的黑襯衫,別上演唱會的胸針,打扮成和常見的粉絲一樣,他正巧經過此處,正確來說是在追蹤敵人動向時,意外發現幾隻群聚的人偶,雖然在監視器畫面不過是一閃而過的白色身影,不過對Assassin而言已經足夠了。

「在我前往敵人的巢穴之前,當作欣賞餘興節目也不錯。」

 Assassin並沒有戰鬥的打算,至少這個晚上,還想讓主人多做休息,他從垃圾桶裡撿走了人偶,收入身上的袋子中,隨之隱身。


§


 悠子從窗戶探頭往下看,透過令咒聽到Lancer對上了敵人,是鋼鐵構成的巨大人形,身高約3米,從這裡落地約20米高,雖然用魔術可以無傷落地,但是自己可沒有那麼大的膽試,只是隔著窗戶遠遠眺望。

「Archer怎麼沒有察覺?」

「他似乎同樣遇上了相同的敵人。」從鳥形符咒的另一端從來晴樹的聲音。

「那麼我知道了。」

 從窗戶探出幾只符咒,朝著Lancer所在的方向飛去。



 在Lancer的認知當中,眼前的鋼鐵巨人,無疑是寶具一類的。它全身以靛藍色為主體,身高3米,頭戴著全副的鋼盔,僅僅露出一條縫隙,頭上裝著裝飾用的角,有著寬大金邊的肩甲,頸上是銀色的項圈,藍色大衣上緊繫著銀扣帶與黑腰帶,在其布料之下露出的並非結實的肌肉,而是由幾何形狀構成的金屬,布料下露出銀色的機械手,以及靛藍色粗大的機械腳。

 要說奇怪的點,就是體型這麼龐大的物體,到底怎麼出現在廣場的,原理十分簡單,但即便親眼看見也很難相信,那就是「吃人」,幾個無辜的路人成了鋼鐵巨人的餌食,消失在Lancer面前,從原先兩米多的大小,成長到現在的三米高。

 悠子的飛鳥在地上圍成六邊形,形成臨時的驅逐結界,那僅對結界外的的人起效用,避免無辜的人誤入兩人之間的戰鬥。

 Lancer舉起銀白色的長槍,以及刻著白十字架的黑護盾,右手奮力朝敵人突刺,對著頭盔的裂縫,那曾經是吃人的大嘴刺了進去,一道銀白的光從鋼鐵巨人身邊擦身而過,被一拳打在左手舉著的盾上,Lancer用單手接住這拳的力道,長槍打在巨人左肩上,卻被彈開。


 接著還是狂亂的敲打,乍看之下會以為眼前的怪物是狂戰士,但是仔細觀察動作,明顯地只是受人控制的傀儡,雖然受到鋼鐵的拳頭敲打,Lancer手上的盾牌依然毫無損傷,他是曾堅守羅德島的騎士,受到這點程度的攻擊不足以讓他低頭,一邊以黑之盾掩護,一邊以銀之槍襲擊,眼前的鋼鐵巨人外表變得殘破,但是無論怎麼攻擊都毫無動搖。

 看來這會是一場耐久戰。

 正當Lancer這麼想時,遠方大樓間劃出的一箭,貫穿了天際,像是咆哮的雄鷹,從背後刺中鋼鐵巨人的左胸,從中噴濺出黑紅的液體,液體既混濁又帶著塊狀,並帶著濃烈的鐵鏽味。


§


 在另一側的戰場,鋼鐵巨人全身插滿了箭矢,最初的一箭落在頭盔的縫隙之中,但卻絲毫未停止它的行動,隨後的十幾箭也僅僅是落在鋼鐵的表面,但它的行動卻遲緩了下來,最初的箭矢上的劇毒發揮了作用,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或許這並非純粹的機器人,而是披著鋼鐵的肉體。

 Archer在背後箭雨的掩護下,對準脆弱的部分展開近距離猛攻,鋼鐵巨人全身的關節已經嚴重毀壞,卻還是屹立不搖,最後彎刀刺進藏在厚重外衣下的心臟,讓它龐大的身軀倒下,結束了這場戰鬥。

 比較慘重的反而是停車場內的數台汽車,其中一台被鋼鐵巨人吞噬了大半,剩下的大多是在戰鬥中被波及,在戰鬥中成了Archer的最佳掩護,靠著敏捷的移動,戰鬥結束時幾乎毫髮無傷,而罪魁禍首目前與周遭的鋼鐵垃圾一同躺下。

 曾經一度被打敗的敵人,在Archer面前根本不足為懼。在尋找最適當的角度與位置後,從大樓上射出貫穿心臟致命一箭,打倒了第二個巨人,Archer遠遠地觀望那倒地的怪物,它即便腦袋被射穿也不會有事,卻依然有著心臟這個致命的弱點,雖然將其藏在大衣與厚重的金屬板下,還是擋不過Archer拉滿弓的一箭。


「心臟嗎?」

 Archer已換上蒙古袍,苦思一下遇到的敵人的真面目,即便看穿了弱點,卻似乎少了什麼決定性的證據,複雜的推理並不是Archer的強項,靠著天生的直覺與百般磨練的經歷,贏得無數次的勝利,昔日的弓下的獵物盡是人類或是鳥獸,但這次遇到的是擁有人類外型的「怪物」。

 Archer不知道,他背後出現了一位意料外的訪客。藏身在大樓的人影並未現身,只是在背後觀望,觀望著這晚發生的一切。


§


「歡迎回來。怎麼看起來那麼狼狽啊!Master。」

 坐在沙發椅上的是一位金髮的帥哥,穿著筆挺的西裝,他輕輕地推倒桌上的兩顆西洋棋的「主教」,看來鋼鐵巨人不過這點能耐。

 歸來的白髮御主正是艾薩克,全身的衣服殘破不堪,大概連布料都稱不上,他脫去表面的衣物,露出底下雪白的皮膚,以及布滿全身過於複雜的魔術刻印,那魔術刻印正是多年來搶奪的結果,毫無掩飾地露出。

「就成果看來,這個城市居住著比我想像中還要可怕的魔術師,不,應該說是魔女吧!」

「如果有那種東西,那麼我也想和她一戰呢!」

「絕對不可能。」

 艾薩克換上乾淨的白色襯衫和長褲,咧著嘴笑,「那是我的獵物。」

「啊!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如果只是那幾個玩具被打敗,這已經是在預料之中的事了。」

 金髮的男子猶豫了一下。

「這個陣地已經被發現了。」

「嗯?」

「稍早喀嚓的一聲,電力供應被人截斷,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法,總之比預期的時間還早了許多。不過還有緊急的發電機,所以暫時沒有太大影響。」

 艾薩克稍微低頭思考了一下,既然被發現了,那麼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裡,但是Caster的工房不可能馬上搬走。

「失去了重要的陣地,要重建也是一件困難的事,看來計畫要提早行動了。」

「我可是很期待的,所以別讓我失望。」

 Caster悠哉地躺了下去,卻又想到了什麼事。

「剛才的那場大雨,差點妨礙了我的士兵,不會是誰的魔術吧!」

「誰知道呢!」「或許是魔女在發脾氣吧!」

 艾薩克說完回去自己的房間,留著Caster一個人在房間裡。

 Caster眼中閃著奇特的紅色光芒,與艾薩克手上的劍相同,那是受到詛咒的顏色。他起身在紙上盤算著接下來的行動,從一般的棋子,重新換上幾顆代表著Archer、Lancer、悠子以及晴樹的棋子。

「好了,這場遊戲(Kriegsspiel),到底會是誰勝出呢!」




▶Caster
奧托·馮·俾斯麥,普魯士帝國著名的宰相,在對外戰爭表現強硬,有鐵血宰相的外號,以年輕時的帥氣外表被召喚,但似乎受到Berserker的能力影響而改變性格。目前的御主是艾薩克。
寶具能製造不同階級的「棋子」作為自身的使魔。


§


把暫定的故事給寫出來了,細節和過程有大幅的改變,雖然Caster的寶具應該可以有很多變化,不過事實上之前都沒有寫出明確的設定。

國王(King) 指的是自己(=Caster) 宰相
皇后(Queen) 理論上最強兵器,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說還未設定~ 火炮
城堡(Rook) 會使用"國王入堡",容我保密 火車
主教(Bishop) 本篇登場,靛藍色的鋼鐵士兵 軍官
騎士(Knight) 未設定,略高於士兵強度 騎兵
士兵(Pawn) 常見的白色人形 士兵

大部分都歸類到兵,至於之前登場的白色巨人,大概是升變的士兵,罕見的規格外。

本來寫完只想畫第一張插畫,不知不覺畫了四張,畫功有稍微進步了一點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31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Lailah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yanyk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ate/Lailah ... 後一篇:歌曲 x Nanjol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想找發明、小說、繪圖、漫畫、動畫、配音、音樂、模型的創作者們,一起交流、交友、交往! >.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