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ELS/VCDE】幸福的重量

作者:HD133216│2018-05-18 19:16:08│巴幣:10│人氣:225


*VCDE
*傭兵團未解散私設





幸福的重量


  那是DE剛確定留在克勞爾號上,以工作換取食宿需求所發生的大小事。頭一天因為VC當日工作量較少,所以就由他親領DE簡單走一趟船上設施認識環境,順道向各處負責的工兵領班、各隊隊長介紹這位新來的納斯德技師。

  「這位是負責船艦養護的技師總長,畢竟我的納斯德手臂修繕不頻繁,空閒時你就跟著他,他會告訴你該做什麼,有問題也可以問他。」

  「嗯……」頭一次單日內接觸這麼多人,有點不知所措的DE點了點頭,他想他需要點時間去消化資訊跟調適情緒。

  注意到DE的窘境,深知對方不慣於群體生活,VC暫且將DE帶到工房角落的柱子後,輕聲慰問道:「你還好嗎?所有人剛來都會這樣,慢慢習慣就好了。」說完話,VC還給了DE一個擁抱,臉埋在對方肩窩的後者發出了含糊的應答。
  雖然VC想再多停留些時間來觀察小情人的適應狀況,但畢竟他還有工作在身,最多向技師長交代一些事就得離開。

  加油。臨走前,VC回頭無聲的對DE說道,面對這像是家長第一天送孩子上學的過於關心,後者只是露出有點煩躁的表情,草率招了招手告別。

  基於本身就具備豐富機械知識,DE跟在技師長以及工兵領班身邊見習時可說是如魚得水,顯然VC的擔憂完全是多餘的。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午餐時間,留守幾人在工房內以防緊急時刻卻鬧空城悲劇,DE便跟著一群技師去到克勞爾號上的餐廳用餐。
  「吃飯加上休息是一個小時,餐廳裡隨便找空位坐下就好了,然後餐盤、餐具那邊拿──」DE還記不住臉的工兵領班,在快速講解一輪餐廳設施後便乾脆的放生DE在原地、自己跟著一團朋友閃了。

  看了看那個放生他、已經不見人影的領班,再看看餐檯前滿得宛如沙丁魚的人牆,光想到要和一群滿身汗臭的傭兵擠,本身有潔癖的DE立即喪失戰意,決定放棄這一餐,反正過去他也經常沒吃──

  「你在等什麼?!不快去會沒菜!」一個壯得跟熊沒兩樣的傭兵從DE背後拍了一掌,震得DE感覺內臟快從嘴裡噴出來,才當他剛站穩腳步的同時,手裡馬上就被塞了一塊鋼製餐盤,接著好似拎著徬徨無助的小貓一樣,DE被那頭熊傭兵抓著衣服後領拖去了餐檯隊伍末端。「打菜隊伍在這邊排,新兵別走錯了!」接著又是一掌拍在肩上讓DE感覺鎖骨微微錯位的「大力」關照,這讓DE忍不住在背對對方時翻了個大白眼。
  雖然DE當下考慮著該不該中途閃人,但意外的隊伍消化速度出奇快,等到下決定要閃時已經排到他了。

  「新兵,餐盤放檯上。」戴著口罩的伙房兵用勺柄敲了敲檯面、簡要的命令著,DE聽了也沒多想便乖乖照做,下秒伙房兵手中的大杓反扣餐盤空格、留下一坨份量讓DE傻眼的豆泥。「推走,下一個!」沒給DE出聲抗議的時間,伙房兵立刻叫了下個人過來,於是就算DE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都會被人擠到下個打菜點。
  在三道配菜加一道主食填滿餐盤後,DE活像剛從戰場撤退似的狼狽,步履蹣跚的找了個空位坐下,拿著餐具跟自己餐盤上的四坨小山大眼瞪小眼。

  「第一天還習慣嗎?」同時間來用餐的VC端著餐盤跟水杯坐到了DE對面的空位。

  「呵呵……克勞爾的食物都不用錢的嗎?」看了眼餐盤上份量明顯多出自己一倍的老闆,DE有氣無力的問。

  一聽了然的VC直接把自己的餐盤推近DE:「吃不完的部分都給我吧,下一次領餐時直接跟伙房提醒份量,不然他們都是以一杓當單位在給的。」看著DE一臉「得救了」的感動之情、一邊迅速把食物堆到自己餐盤上,VC忍不住笑了笑──但這種歡樂時光只停留不過幾秒。
  「等等……」動手比動嘴還快,VC手中的叉子準確無誤的攔截了DE盛著青椒的湯匙,瞬間變臉的VC語帶不可違抗的嚴厲命令:「剩下的青椒自己吃完。」若不是如此日常的內容,配合現在這肅殺的氣氛還真易讓人誤會是否發生什麼大事。

  維持著匙叉角力的同時,銳利眼神的逼迫也沒停歇過,這令DE額角滲出了些冷汗。不同往常那樣溫柔和善如親人的大狗,擺出團長威嚴的VC簡直是頭隨時會把人扒皮抽骨的兇獸存在,而DE上回親眼見到這樣的VC,是他在跟一個賴帳的委託人周旋,據說那個白癡最後差點被VC拖出去塗滿飼料餵烏鴉。
  想起那些團長大人的「豐功偉業」,DE態度軟化了下來,然而在幾秒後,又因不知打哪來的勇氣,DE重燃起了跟VC抗拒到底的念頭,僵持不動的餐具開始壓往了自己頂頭上司那一側──僅只一公分,然後便停止了,因為VC在那刻下了最後通牒。

  「不要逼我用『灌』的。」低沉沙啞的嗓音讓每一字都染上了濃厚的殺意,DE的無理取鬧便在真正惹怒VC下結束了。

  青椒起義大失敗後,DE一臉煩悶,手上則用湯匙戳著不論型態與顏色都與泥巴相去不遠的豆子泥,一副要吃不吃的哀怨。「時間有限,快吃吧……」已經掃掉自己餐盤裡過半的食物,VC滿臉無奈的看著還在鬧彆扭的DE補充道:「雖然是那樣子,但味道真的不差。」喝了口水,VC繼續吃著午餐。

  看了看已經快吃完飯的VC,半信半疑的DE總算挖起了一匙送進嘴裡。「嗯?」這並非難以下嚥的哼聲,而是一種嚐到久違美味的驚嘆。見DE吃得津津有味,這讓VC不禁好奇對方之前的三餐究竟過得多悲慘。

  中午休息時間過後,所有人便回到各自工作崗位繼續上午的工作。

  「咖啊──咖啊──」

  正在二樓清點器具的DE被這突如其來的烏鴉叫聲嚇了一跳。「那、那是什麼聲音?」連忙撿起弄掉的筆,DE走到欄杆旁查看傳出聲音的一樓,然而他只看到工房的人員停下工作,正在淨空一張大工作桌。

  「喂,新兵快下來──」其中一個工兵向DE招了招手,完全狀況外的DE踩上迪納摩,直接從二樓飛下一樓。「哇喔,真帥的乘具!」目睹DE下來過程的工兵讚嘆著鼓掌,頭一次受到VC以外的人稱讚,一時半刻不知做何反應的DE僵住了,臉也漸漸泛紅發熱。

  「好了、好了,趕快坐下吧!」另一位性格比較急躁的工兵見DE愣住不動,索性把人拉到一張空凳強制入座。「倒好的杯子幫傳一下!」手持金屬茶壺的工兵邊喊邊往桌上一個個鋼杯盛入熱液。

  「哼?這不是茶嗎?」接過前面人員傳過來還冒著熱氣的杯子,DE越來越搞不懂現在所有人聚在一起是什麼情況,難道說是要進行什麼特別儀式嗎?
  當DE還在看著從杯中緩緩升起的蒸氣思考時,其他人開始鼓譟了起來。回過神的DE望向眾人吵雜的源頭,只見技師長從散發寒氣的大鐵櫃中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大紙盒,這下DE看得頭更歪了。

  「技師長真慷慨!」
  「技師長!我們愛你!」
  「謝謝技師長!感恩技師長!」

  充滿熱情的感謝與表達愛慕的聲音此起彼落,聽得DE一愣一愣,懷疑起自己是否正處在什麼奇怪的宗教儀式中。

  「要感謝去感謝團長,我連女友都沒有別亂認乾爹!」放下紙盒的技師長翻了個白眼表示不滿,現場瞬間沉默了下來,但安靜幾秒後又開始吵鬧了起來,只是這回把重複句子的對象從「技師長」換成了「團長」。在眾人的喧鬧下,技師長拆去了包裝,DE這才終於知道盒子裡裝的原來是個裝飾華美的草莓蛋糕。

  吃著分到的蛋糕,草莓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嘴中化開,於此同時DE不知為何的感受到一股哀傷。他總覺得這樣的情境令他既熟悉又陌生,似乎在很久遠的過去也曾經歷過類似的事,只是已隨時間沖洗而模糊不太記得了。

  「喔,那是船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的點心時間。」
  下班後,DE去到VC的辦公室報告自己今日的工作情形,當他講到工房的人忽然停止作業,開始泡茶吃蛋糕這點讓他不解時,VC忽然搞懂了DE在問什麼而給了這樣的回答。

  「哼?點心時間?」

  「從闇黑克勞爾時期就有這項傳統了,甚至為了提醒時間,還特意做了報時用的『烏鴉鐘』。」

  「烏……」聽到VC的奇妙敘述,一時間DE以為自己聽錯而愣了愣。

  「就是烏鴉外觀、時間到就會發出烏鴉叫聲的鐘,我記得工房正對門口的牆面就有掛一個。」將批閱完的文件分類整理完,VC喝了口水稍作休息。

  原來那時聽到的烏鴉叫聲就是這麼來的嗎!?
  不知該先吐槽鐘的用途還是發明人的思維,DE從沒想過居然會有人為了一件這麼芝麻綠豆的小事特別弄了個發明,而且從VC說的那句「『就有』掛一個。」來想,這「鳥東西」鐵定還做了不只一個!

  「每日的上午十點與下午三點、九點是點心時間,」從抽屜拿出釘書機,VC語帶歉意的接續下去:「因為今天你是十點過後才到工房,所以沒遇到上午時段的點心時間,而我也忘了要說明這件事。」

  「所以真的只是吃點心?」DE訝異的從沙發上爬起望向VC。

  「誠如字面上,就是吃點心而已,」暫停正在裝訂文件的動作,VC疑惑的看向DE問道:「不然你想成什麼了?某種奇怪的儀式?」

  「呃!」被猜個正著的DE乍紅了臉,見VC挑眉露出「啊哈,真被我說中了。」的表情,DE惱羞成怒的連忙反駁,當然這些聽在VC耳裡並無任何掩飾作用,反倒坐實了VC直覺的準確性。

  眼見小情人鬧脾氣背對自己不再說話,VC只是無奈笑了笑:「或許聽起來這項傳統有些可笑又多餘,但這也算得上是一種交流方式。」把最後一份疊放整齊,VC站起身活動久坐感覺僵硬的身體。「一邊吃著美味的食物放鬆休息,一邊與同事、好友、家人甚至情人,談論職場、感情或八卦也好,這些都能促進人際間交流,使人關係更……DE?」忽然聽到細微的啜泣聲,VC停了下來。

  「哼……只是睫、睫毛掉進眼睛罷了……」

  眼睫毛掉進去會連鼻涕都流出來嗎?
  雖然一聽就知道是謊話,但依VC過去的經驗,要是DE說出這種像紙一樣薄弱的謊言反而不用擔心,多半只是想起了些往事,哭完就會好。

  坐到DE旁邊,VC向DE張開雙臂歡迎著,隨後DE便一把抱上去,形同個受了傷需要安慰的孩童那樣。

  在VC說到「家人」兩字的同時,DE腦中資訊就像接通的線路,回想起了那些母親健在、家還未崩解時的美好回憶,哭泣既是因為回不去的過往、也是因為他發現了這裡居然與家的感覺有那麼幾分相似。

  「晚餐過後你有想要吃什麼嗎?」輕拍著DE的背,VC低聲問道。



  在DE工作滿半個月的某天早晨,總是早DE起床的VC在這天發現了異樣。「啊……」這是克勞爾傭兵團的團長動手去捏了把枕邊人肚子所發出的聲音,然後他就被尖叫著的對方賞了顆帶刺能量球。

  「我才沒有胖!沒有──!哼!」某隻大清早就炸毛的貓如是說。






幸福的重量=發福(被餵榴槤)跟回憶
其實篇名我本來想仿效"奶奶養(胖)的寵物"打成"傭兵大叔們的貓"或"大叔們養的貓"
但怎麼看都覺得很糟糕就放棄了wwwwwwwwwwww(明明是你腦子太汙

然後打這篇時一直想把VC打NI、DE打MP(抹臉
嗯,畢竟還在VCDE時期開了太多腦洞還沒填完,現在才慢慢撿來填(淦
不過打文再歡樂都要混點玻璃渣似乎是慣例了
還是應該要問我有哪篇是沒放玻璃的(ㄍ

這篇算是補了點個人私設中的克勞爾傭兵團
至於DE怎麼跟VC搭上線的前因被我坑了(望某某沒下文的(淦
簡單講就是某馬尾先生(?)把DE打殘,意識不清的DE把裂縫出口開在鳥不生蛋的荒野
然後大烏鴉號經過看到就順手撿屍了,於是就鏘鏘鏘~(什麼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30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Elsword|艾爾之光|雷文|ADD|VCDE|VC|DE

留言共 1 篇留言

慧仔
江♂江♂江♂江♂(不要加奇怪的符號
真的好甜啊這篇uwu
DE在克勞爾號上的生活也太可愛XDDDD

05-29 07:15

HD133216
糖份倒太多,DE會胖也是無可奈何的呢╮( ᐛ )╭06-03 2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obito19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ELS/VCDE】寅時... 後一篇:【DBH/HC】舔舔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蓋婭薔薇—亞獸之戰已更新,結束與911之間的戰鬥,眾人現在開始去搜索母源的位置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