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十一回

作者:如月 うめ│2018-05-17 20:41:30│贊助:0│人氣:184
  待到他們收拾好地上的落髮後,東方遊已經將一張宣紙放在桌上,端端正正地坐好等著任鈴與白虎。
  「讓你久等啦。」
  白虎依然相當隨意地盤腿坐了下來,但任鈴卻顯得十分緊張。從她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來,她知道東方遊即將告訴她的事情,攸關她往後的去路。
  「哪兒的事。余倒是很感謝兩位代余整理了住家,比替復祖大人理髮前還要乾淨。」
  這點小玩笑雖有趣,卻無法將任鈴自緊張的情緒中解放出來。她依然面色凝重,而東方遊注意到了這點,輕輕開口:
  「請復祖大人放鬆。余雖然完整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以預知預見了您未來可能走上的路與結果,但余的預知也並非絕對。僅僅是以這卑微的建議,作為您特地造訪東方家的回禮。儘管微不足道,還請您笑納余的心意。」
  東方遊說出這番話時的溫和笑容深深打動了她。雖然認識他還只是昨天的事,但那抹笑容卻莫名地令她安心。
  是啊,誰說未來就是必然呢?人之所以在當下努力存活,不就是因為未來無窮的可變性嗎?
  就算她背負著的天命是無法憑一己之力改變的事實,要如何背負、要有何作為,卻仍是她能自己決定的事情。
  任鈴不禁一笑,為眼前這位與自己年歲相差無幾,卻聰穎得令她敬佩不已的當家,他所展現的溫柔,由衷地感動。
  「謝謝您,東方先生。別說是回禮,往後我必定會回報您這份恩情的。」
  她感覺自己什麼也沒做,卻得到了東方遊的真心以待。東方遊也覺得自己不過是履行著東方家的使命,眼前的復祖與神獸卻為他帶來了違別數年的快樂。
  兩人莞爾,隨之又陷入嚴肅的氣氛。
  「那麼,余就不多說,直接切入要點吧。」
  任鈴和白虎都嚥了口口水,視線緊緊黏著翻開紙捲的東方遊。
  「兩位應該都很清楚,復祖大人的成年禮當天,從抄本中釋出的黑煙就是蚩尤五分之一的力量。」
  果然嗎……那種毀滅性的力量差距和邪佞之氣,果然是重返人間的災厄。
  「雖然封印減弱的原因尚不明瞭,但最具體的關鍵,應該是碰到了抄本的復祖大人。因為您的術力,使得抄本已經相當脆弱的力量平衡一下子瓦解,蚩尤才……」
  「等等,你說是任鈴的術力打破了抄本的封印,但這丫頭根本連我都無法召喚,哪來的術力?」
  雖然白虎這番話滿中肯的,但任鈴總覺得自己默默地中了一槍。
  「關於這個……復祖大人,能否讓余看看抄本呢?」
  任鈴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很快起身到房間裡的麻布袋中取出了抄本,很快地返回。幸好她帶著的行李在摔下懸崖時沒有遺失或毀損。
  她將抄本遞給東方遊,他接過後索性翻開最後幾頁,也就是原應密密麻麻地抄寫著複雜咒文的部分。出乎她意料的是,咒文全都被銷毀了,上頭的墨水字跡已經模糊,甚至有一部份像是被燒過一樣。
  「怎、怎麼會!」
  白虎與任鈴都相當吃驚,那畢竟是上古時代就傳下來的東西,白虎上千年來從沒見過這種事情。堅不可摧的咒文竟然被銷毀了?
  「不出余所料呢。原本封印就已經相當弱了,再經由復祖大人的觸碰與蚩尤漸漸釋放的邪氣,咒文便失效了。」
  東方遊細細觀察了抄本之後做出這番結論。良久,他又開口說道:
  「至於監兵所說,復祖大人無法召喚監兵一事,實屬余無法理解的範圍。余確實能夠從復祖大人身上感受到相當程度的術力,要召喚神獸應是綽綽有餘。」
  他的眼神中沒有任何虛假,不如說他也沒必要向他們倆說謊。
  任鈴與白虎也很清楚這件事情,因此他們也沒有再多問什麼,或者不如說即使問了也得不到真正有用的回答。
  「不過,余想這個問題會隨著復祖大人的旅程進行下去而解決的。兩位勿憂。」
  即使東方遊都這麼說了,他倆的臉色仍然未見好轉。畢竟這種飄渺不定的事情,就算東方遊能夠以預知看見結果,依照家規,他也不能告訴應該在自己的路上走著的任鈴,不能讓她因他的話語而有所動搖。
  「因此,讓余為復祖大人指點未來的路吧。」
  一說到這兒,能夠很明顯感受到任鈴因沮喪而消散的注意力又被拉了回來,也讓東方遊安心了點,因為她還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
  「復祖大人降臨的這一世是五盛紀,依據余的母親留下來的預知紀錄,余這一代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五家的復祖都已經成年時,將五本抄本和原典的封印重新強化以免蚩尤復活。但現下的情況,抄本的封印已經過於脆弱,才讓復祖大人您一碰就被破壞。這點是母親所未提及的。」
  「預知紀錄?」
  任鈴很努力地試著理解現況,而她感覺東方遊的母親似乎留了很多重要的東西下來。
  「根據家規,當家接管職務後就必須每天定時進行預知,固定對一周、一月、一年、十年及百年後各一次。如果依據先前記錄得知該時間將有大事發生,則必須在下次週期到來時進行更詳細的預知。」
  原來如此。東方遊說,關於五盛紀的事情是他母親,上一代東方家當家預知留下來的,就是這麼回事吧。一百年前的當家最先預知到了五盛紀,然後是東方遊的母親。
  「這麼說來,你應該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預知到蚩尤會被放出來了吧?」
  東方遊的年紀應該只比任鈴年長一些,所以照這樣算來的話,在他母親逝世為止的預知應該都不是由他負責的,也就是東方遊從十四歲才開始進行預知紀錄,只有一年的話他應該早就預知過了。
  「正如監兵所說。」
  「那麼,為什麼你說上一代留下的紀錄沒有提到抄本的封印弱化的事呢?如果這件事情能夠被你預知,照理來說你母親應該十年以前就會知道了吧?」
  「關於這件事情余也思考過。有兩種可能性,一是預知能力會隨預知的時間長短而影響準確度,看得愈遠也就看得愈少,因此母親才沒有看見這部分,但到了余這一代時就被預知到了。」
  東方遊再仔細想了想後,才又悠悠開口:
  「二是促成這件事情的原因在母親過世後才發生,以母親預知到的未來為基礎,又產生了新的改變。」
  「照東方先生這麼說的話,造成蚩尤被放出來的原因……」
  「是在以現在為基礎推回去的十年內發生的——」
  任鈴和白虎看來是完全理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造成惡神被釋放的毒稻草竟然距離他們這麼近嗎……
  「很遺憾,余打從母親過世後就開始進行預知紀錄,但或許當時余的能力尚有不足,完全沒有預知到造成蚩尤被釋放的肇因到底為何……」
  「不,或許不是你的問題,而是有人從中阻撓。」
  「白虎?」
  任鈴歪頭看了下他,他真是難得露出了非常認真的表情。
  「有人不希望蚩尤的復活被打擾,而且知道東方家會定期預知未來,所以刻意干擾了你,才能讓如意算盤順利實行。」
  白虎這麼一說,三人都陷入靜默。這下應該不單是抄本的封印隨時間弱化才落得被破壞,感覺更像是有某個人刻意想讓蚩尤復活似的。
  「確實不無道理。」
  東方遊倒是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東方家的預知能力是因東方遙的庇護而來,是來自上古時代的東西。或許現代的法術已經強到能夠輕而易舉地將這種老古董擋下了。
  如此一想,他多少有些不甘。
  「無、無論如何,蚩尤已經重返人世,既然這一世是五盛紀,就表示應該要齊聚五位復祖的力量來阻止蚩尤完全復活吧?」
  任鈴像是要讓他們兩位提振起精神似的,刻意提高了聲量說道。
  「這是當然,畢竟只有力量與始祖最為接近的復祖才辦得到。」
  當年封印了蚩尤的就是五位始祖,抄本之所以會以一百年為週期隨機選出復祖,也是為了以防惡神再度歸來吧。
  「那麼,東方先生要指點的路,就是要找齊五位復祖,對嗎!」
  任鈴的音調又升得更高,高得不自然。
  白虎察覺到了,任鈴不敢也不想面對這一切背後的似乎存在黑幕。對她來說,那或許是比家人被殺光還要更加可怕的黑暗,而任鈴不願正視,只願處理眼前的要事——擊敗蚩尤。
  「……確實,但是那還不夠。」
  他想東方遊應該多少也看出來了任鈴的想法,但卻礙於身分而不能干涉。
  東方遊起身到後頭的房間裡拿了一捲紙捲出來。明顯的灰塵與發黃紙面,看得出來是很有年代的東西。
  「這是東方家書,也是東方家的天機,是始祖大人生前以預知能力所預知的未來。雖然依據家規,不能把東方家書拿給兩位,但余認為現在是非常時期,必須讓兩位知道。」
  他攤開紙捲交給任鈴,在他們閱讀上頭有些潦草甚至模糊的字跡時加以說明。
  「始祖大人在家書中提到的『三君說』是和這個世界息息相關的傳說。那位大人稱神話時代與蚩尤大戰的黃帝為聖君,他本人是午日之君,這樣便是兩位君主。而第三位『午夜之君』身分未明,卻也是今世再次消滅蚩尤的關鍵。」
  「『此世乃聖君開之,午日平之,午夜守之』……」
  任鈴將家書上較為明瞭的字跡唸了出來。
  「雖然大家都把山海史詩當成傳說故事,但余必須說那其實有幾分真實性。擊敗了蚩尤、讓後代得以建立御廷的黃帝乃開創世界的聖君。封印蚩尤、平定亂世妖魔的始祖大人是午日之君,而在那之後守護世界的,就是午夜之君。」
  東方遙在家書中將世界的初始比喻為一日,人類將會在正午與午夜時遇到浩劫。從黃帝擊敗蚩尤為一日之始,到了正午時,午日之君平定蚩尤,讓世界得以繼續運行。而到了午夜,當蚩尤再度歸返,代替已然消逝的午日,午夜將會現身並守護世界。若是平安地度過了初始的一日,世界將能繼續延續。
  「所以,這麼說來——」
  「照著東方家書的內容看來,現在正是攸關存亡的午夜。為了再次擊敗蚩尤,找到午夜之君是必須的。」
  「東方先生,關於午夜之君……」
  「別問了,任鈴。就算他知道,他也不能干涉我們。」
  「很遺憾,監兵。余也不知道午夜之君到底為何人。」
  這話一出可真是嚇著他們了。
  「始祖大人的預知能力並非余等可及,那位大人能看見的事情對余等來說,別說是個模糊的影子,根本連其存在都無法目見。因此必須靠復祖大人自己去尋覓才行,這已經並非余所能干涉之事。」
  「是、是嗎……」
  雖然多少比以前多了解了些,現在卻又感覺東方遊毫不留情地將那條救命繩剪斷。未來本就難以預測,更別說是攸關存亡的未來。
  東方遊也知道,任鈴在聽完這些後會感到多麼迷惘。本來一個毫無力量、甚至連山海師都稱不上的復祖要踏出家門、踏上復仇之路就已經很困難了,原本以為那是只要努力就能解決的事情,卻多了現在這些根本連邊都摸不著的關鍵。
  蚩尤殺光她的家人已經足以讓她跌落谷底,現在又被一掌打進深淵。
  「任鈴?」
  白虎之前也未曾聽說過這些事情,畢竟是東方家保密到底的天機。這些事情對他來說同樣陌生,但即使經歷著相同的遭遇,兩人肩上的重量卻也天差地遠。
  他看不見低著頭的任鈴臉上的表情是什麼樣子,不過他可以想見那張小臉又會蒙上什麼樣令他心疼的絕望。
  「我要去。」
  「什麼?」
  東方遊因任鈴毫不逃避、直直看著他的眼神而震驚。即使找到五位復祖、午夜之君,還有打倒蚩尤都對現在的她來說幾乎是遙不可及,她的眼神卻沒有軟弱、沒有躲藏。
  「我要出發去找其他的復祖,那個午夜之君我也會找到的。如果是為了擊敗蚩尤的話,不管多難我都去。」
  白虎也同樣震懾於她的決心。和數日前還在任家時的她簡直判若兩人,更別說那時她光只是下定決心「要擊敗蚩尤」就那麼費心神,現在卻這般容易,甚至沒有一絲迷惘或是屈服。
  或許昨晚與東方遊談過之後多少釋懷了吧。這些加諸於她身上的天命雖非她的本意,但既然命運如此決定,決定將自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天命交給她,又何嘗不是一種榮耀呢?  
  東方遊也有些震驚。就算是那位始祖大人留下來的東西,他也覺得這根本虛無飄渺過了頭。畢竟東方遙留下來的只有其「午夜之君」的名號,其他都一無所知。但是看任鈴這副樣子,必須扛下責任的人都沒說什麼了,自己又何來立場感到無力呢?
  「東方先生,關於那位午夜之君,具體來說該怎麼尋找呢?」
  任鈴堅忍的態度讓東方遊都有點跟不上了。他愣了一下,苦思了一會兒後回答:
  「關於這點,始祖大人沒有留下任何紀錄或口述。余也無法預知,只能先指點眼前的路給復祖大人。或許隨著復祖大人齊全具備與蚩尤再戰的條件,余的預知所能達到的程度也會愈來愈廣。」
  這已經是超越東方遊的預知能力所能觸及之事。不單單是時間流逝的問題,而牽涉到世間的善惡對立。
  任鈴嚥了口口水,看著東方遊拿出他剛剛閉著眼寫下字的那張宣紙,遞給自己。
  「依據余的預知,復祖大人接下來前往北方會比較好。」
  「北方?是北方水族的領地吧。」
  白虎與任鈴一同端詳著自東方遊手中接過的紙。「水族」、「執明」、「鬩牆」、「午夜」。
  「執明?果然跟那傢伙有關啊。」
  「那傢伙?」
  任鈴見白虎似乎明白紙上寫的東西,又做出如此反應,便出聲問道。
  「沒錯,是監兵所熟識的那位。」
  「白虎熟識的?」
  「就是玄武啦!玄武!在五行中象徵水,又叫做執明神君。」
  「玄武……玄武!」
  該說她少根筋呢……任鈴雖然有決心接下這個艱苦的任務,但是總覺得她缺乏基本常識呢。
  「——咳咳,總之,正如余所寫道,北方水族內部將有亂事發生。若復祖大人應對得當,便能攫取欲獲之物。」
  基於東方家的家規,他沒辦法說明太多,只能姑且隱晦地暗示。
  「北方水族嗎——」

-----

大家晚安,我終於回來更新了

在寫了這麼多字來開場之後

第二位復祖和神獸終於要登場了

我一直很想早點讓他們出場

但是前面有好多我很想好好鋪路的情節

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總之,還請各位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21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米雪兒
喔喔喔玄武要出現了!! 持續催稿中XDD
感覺前往北方水族將有一番風雲際會,女主人公也會因此越來越成長,
對了,請問有配對的CP嗎? 就是感情線之類...(被拖走)
感覺標點符號跟段落有更好了耶,看得更舒服了!

05-21 14:56

如月 うめ
>米雪兒
被催稿其實有點開心(你滾)
有啊一定會有西皮的哈哈哈
謝謝你留言!05-21 16: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後一篇:【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訂閱

作品資料夾

rometotal123各位大大
小屋連載小說更新~~~來瞧瞧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