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UTP】安-兩個世界

作者:嗚喵喵│2018-05-17 19:46:52│贊助:16│人氣:157

「士兵這是命令!將這裡發生地的一切給我帶出去----!」

「哥哥!.....好....好痛....哥哥.....救我....不不要....死....為什麼....哥....安...安.......」

「歡迎加入星運者聯合,讓我們一起成為星與星之間溝通的橋樑吧同志。」

「謝謝您!安先生!」

「路德維希.范.安......哈?!貝多芬!    嘿你的名字跟那位大音樂家真夠像的!貝多芬貝多芬以後老子就叫你貝多芬了哈!大音樂家!」



記憶從眼前閃過,遠處的一聲爆響將安從記憶之海深處給喚回----呔....剛才那是什麼鬼,人生的跑馬燈嗎?看來這次逃出去的機會果然渺茫呢,黑區邊緣B12混亂小行星海芬蓋特,別稱天堂之門的這顆小星球,在今日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沒有開發過的荒廢星球,除了少數荒民之外絕大多數的人來這裡都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這星球上的最著名的地方---混亂市集,銷贓窟。

雖然安老早就知道這鬼地方不安全,但他的職業操守還是令他跨越無數星河來到這個星球,而在將信件交給收件人的那一刻---戰爭打響了,這是一次毫無預兆的受襲,一頭著名的三型異形---游戈者M1。

那是一頭單兵戰爭機器與生物結合的扭曲產物,而他的名字訴說了一切....游戈者。在星海中自由游戈的怪物,而這次B12不過是他順路停下來吃些小點罷了,沒錯整個小星球上所有人,此刻都上了他的菜單,現在正是他要開始享用美食的時候了。

那聲巨大的連鎖爆響正是B12上最後一個標準空港被游戈者的炮擊轟成廢墟的聲音,所有能夠逃生的船在烈火與生物質之間成為了渾沌的物質.....當然,都無法使用了。

逃命、悚哭、絕望,諸多負面的情緒以及屍體成為游戈者最喜愛的甜點,那頭幾乎跟驅逐艦一樣大小鐵灰色怪物正伏在空港廢墟中央,龐大卻快速的在轟鳴間摧毀著一切,用他銳利的外骨骼物質,用他像是單人空艦大小的前肢,將是炮擊一樣的將試圖用飛船逃生的可憐蟲給捉回地獄。

遠處的荒原上安看著這片末日之景,夜裡的市集染上了毀滅的黑煙與烈火的赤紅,他正在等待機會---一個逃命的機會,說來可笑.....那怕成為了星運者的今日,他所能做出的決定還是只有一個,與過去一模一樣的選擇。

逃跑。

安從黑色的荒岩上跳下來,面對著遙遠的點起了菸,在白煙縷縷下他身後本是座椅的黑色荒岩上泛起流光---偽裝蛻下後變成了有著星運者標誌的單人飛空艇,正是安他逃生的資本......只有傻子才會將自己的船停在空港。

「琵托爾芬準備完成---警告,在大氣範圍內進行遷越將無法預測的危險,請問還要繼續嗎?」

「呔.....開啟後艙設定感應關閉,高度35公尺開始遷越。」

刺激性的白煙被吐出,安在給出指令後變沒有繼續說話,而是聚精會神的看著遠處的市集---現在還有市集的樣子的鬼地方,此刻游戈者的餐盤,賭一把的時候到了。

能量流淌、空間錨定位、曲速引擎開始運作、遷越保護裝置啟動。

獨特的能量流以空氣為載體開始出現陣陣漣漪,名為琵托爾芬的飛空艇前方出現了無色的空間環,而環的那側仍是一片混亂---遷越準備,時間為兩分鐘。

兩分鐘,究竟是能夠又苟延殘喘地逃過一劫或是正式的去到下面,與先下去的那幾位道歉呢?

安自嘲的笑了下,雙腿微微曲起的下蹲---劈哩啪啦長褲被增生的外骨骼給撐破,此刻的安的小腿呈弓形的彎曲,扭曲似爪似蟲的下肢正是安他非人的證明,准三型突變-遷越者。

「呔....來吧臭傢伙,或許你認為逃了一隻小蟲而沒所謂?」

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小小的奢望.....當然,也只是奢望。

遠方,鐵灰色的小點衝出火海,後便迅速地朝著這方逼近---或許是尊嚴也可能是遊戲,依照慣例游戈者可不會放走任何到嘴邊的鴨子,哪怕會費上些兒功夫。

大地傳來的脈動,那是生與死之間的奏鳴曲,距離每一秒都被迅速地縮短,那是生與死的界線這場遷越者與游戈者的鬥爭,正是建立在一方遊戲的心態上,以時間為賭注的戰爭.....戰爭?這只是螳臂擋車而以。

安他衝出去有如箭矢....字面上的意思,一矢流星硬生生地撞上了奔馳中游戈者的頭顱,蓄勁的飛踢硬生生地帶來了超越異型衝刺的力量,更是將這頭怪物打矇打疼了,被蟲子般存在給一腳踢的停下步伐,更像後滑出了好一段距離....恥辱。

剎時已七殺。

但安可沒有打算就這麼停手,銳利的腳爪直接向下撕扯,偏斜的力量直接將游戈者足有一人大小的左眼連帶外頭包覆的異化外骨骼與單晶體一同攪成肉糊,被偏移的力量更化為衝擊力直接竄入游戈者的腦袋內,讓那生物質與機械混合在一起的東西產生短路。

鎮魂因貪狼。

在游戈者發出憤怒咆哮的同時,安踩著異型的頭顱再上前數步---旋身將全然的力量灌注,反作用力與病毒帶來的非人力量全數傾注在他的右足,高抬接著踵落.....鋒銳的爪足直接將游戈者後頸延伸出的炮管給直接踏碎,更有毀滅性的力量硬生生地將這頭怪物給砸入地表數公分。

一擊以破軍。

在破壞了游戈者的遠程攻擊方式後的安毫無猶豫,利用襲來時的方式迅速撤離,直接一頭撞入不遠處空中開啟著後艙門的琵托爾芬內,此時距離遷越只差六秒。

危急的警告聲連連響起,琵托爾芬告訴安被鎖定了,這刻的安抬起頭看著屏幕那地陷中的游戈者張開無機質構成的大口---生物質構成的炮管從中探出,正對準著空中的琵托爾芬號。

一切都結束了嗎.....他甚至看見游戈者剩下那獨眼中充斥的笑意,哪怕被蜜蜂螫疼也是娛樂了牠,而現在是給予雙節線的時候了。

在炮鳴聲響徹以前,安直接跨步坐上駕駛座踩下能量閥---

在砲擊的伴奏下琵托爾芬直直衝入尚未完整地定位的遷越門,這是星際時代最危險的事情之一.....未完成的遷越。

壓縮,扭曲---安感受到自己被空間給壓成線狀。

呔.....最後還是沒能躲掉那一砲嗎?

思緒混亂之間幾乎感覺不到琵托爾芬的存在,線狀的黑白光怪離奇間毀滅的劇痛從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傳出來,幾乎像是整個人要被撕成萬千碎片一樣,安更能感受到有東西在從他的體內消失....不不是消失是剝除,是消抹,只是用的是最粗魯的方式,將他給打成最小單位,將根深蒂固的某種存在給從他身上帶走。

呔!這次也死的太慘了吧.....

渾沌間,安大聲的嘲笑自己。

========================================

叮噹───叮噹────趴沙─────────

鋼鐵敲打與高壓蒸氣排出的響亮聲響,這般突兀讓安睜開雙眼。

他沒死?

等等全淨式空氣循環裝置?但是這霧氣是怎麼搞的,中蕊都沒有清理難道不知道那個壞了根本就只能換機器了嗎?….不,不對,這裡….不一樣。

思緒的混亂,不知何時站在了小橋上的安單手扶著欄杆,而毫無力量的虛弱感讓他整個人在下一秒倚在上頭。

通用語…..?

與自己過去所理解的語言截然不同,卻完整的像是有人把資料通通塞入他的腦中一樣,這感覺真的有夠難受….不,還有什麼…..一段資訊…..

啟示──不被這個世界所承認。

幾乎可以說是一發震撼彈,感受到身體無比弱小的同時那噩夢的枷鎖也隨之卸下,他不再是怪物了?他又是人類了?

在這一刻,安頓時覺得放鬆以及…..空虛。

讓他為了與其抗衡而奉上半生的病毒就這麼消失了,究竟是該慶幸還是怎樣呢?

安他用顫抖的手從口袋內取出菸盒,點燃後深深的吸了口───徐徐白煙融入霧氣中消然無形,辛辣的刺激讓安取回冷靜,他很快地就做出了決定…先取得食物,那怕是偷搶拐…. 而當還沒在心中將自己的計劃說完就被一個男聲給打斷。

「嘿大個子,你剛來對吧?」

那是一個身上穿著花花襯衫跟海灘褲,頭上扎起小小金色髮尾的年輕人,他靈動的雙眼正盯著眼前的安瞧,微微翹起的唇角透出了些許他的個性…..鬼靈精怪?頑皮?

「….是….」

失去病毒的身體更破破爛爛的安認為自己沒什麼好騙的安便如實回答了,而殊不知這正是眼前年輕人所想要的答案,只見他裂嘴一笑往前一步顛起腳尖搭上安的肩膀。

「大個子你真高,在聊聊前咱們先來替你換身行頭吧?你穿這鳥樣我可看不慣,別人可能會以為你在COSPLAY什麼星際旅人之累的。」

語氣與肢體動作顯得過分浮誇,但還有活力的年輕人勾起安的脖子,就這麼領著他朝著遠處的霧海邁步前行────

「阿對了大個子,你叫啥名?」

「….安。」

「呃好名字….喔還有我叫做沃夫岡,幸會幸會!」

=================================

「呼哇哇~安桑安桑,你看看你看看這身行頭不是好看多了嗎!」

高級服飾店今日有了些異樣,而這異樣正是一位穿搭品味無比奇葩的年輕人…..本有人想把他趕出去的,但在他一眼都沒眨的刷了好幾件高級西裝下來後所以想幹這件事的所以人都被一旁不知道從那兒鑽出來,面帶笑容的服務人員帶去旁邊聊聊了。

這可是大金主,傷不得。

而這一切的焦點正是落在那位穿著夏威夷衫與大紅海灘褲與拖鞋的年輕人身上,摁還有他帶來那位穿著看起來像難民的傢伙,當然這些話旁邊看見的人只敢心裡頭想想就是。

三公尺高的落地窗前,安換上了純白的襯衫與棕黑色馬甲,這套服裝讓他久經鍛鍊的身形曲線嶄露無遺,下著則是穿上深色的牛仔褲以及黑得發亮的皮靴───打理一番後的安也另一旁的女客人多看了好幾眼。

「……好看….?」

或許是感受不到年輕人的惡意以及其它不善的念頭與舉止,安便隨著他來例如這下,他便低下頭問著那正在自己身邊繞著圈圈上下打量的年輕人───活跳跳的沃夫岡。

「好看!當然好看!安桑你這傢伙根本就是大型衣架啊!阿喂旁邊的這套我要了順便再包兩套一模一樣的帶走。」

沃夫岡邊說邊摸摸安身上的肌肉,更是透出了好奇以及滿足的奇妙情緒,那怕這已經是逛服飾店的第二天了還是這副樣子,不….應該說這傢伙一直都是這樣才對。

這兩天下來不只是逛過許多服飾店,沃夫岡更是說了一大堆關於這個世界的資訊,替安好好的惡補了一下有關知識免於各種困擾,但有個大問題始終都沒有解決……那就是安的通用語,不知為什麼就是沒法在短時間內搞得流暢,連問過醫生學者都沒能直接解決這個問題,給出的答案都是再看看和讓時間證明。

但安倒是沒什麼困擾,他跟沃夫岡借了筆錢去附近的書局直接買了本字典便在夜裡緩慢的理順自己腦袋中新添的各式知識,包括這個世界的三大派系。

高壓且封閉的自然議會───佛羅斯。
激進偏激的極右科技派───泰克洛。
位於兩者之間的和事佬───伊黎。

三個派系各有優缺,但這並不影響安的生活。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階級,有派系的的地方就會有鬥爭,這是智慧生物不可避免的劣根性,而安這兩日下來的結論正是平凡的度過接下來的日子,那怕有什麼特別的發生也不會打亂他的計劃……

可惜的是,上次這麼想的同時有個傢伙跳出來將一切都打亂了,這次也是一樣…..不論是狀況還是人。

「嘿….嘿!安桑安桑等一下陪我回伊黎好不好?」

咖啡廳天台邊緣,讓星火在蒸氣內明暗搖曳的安被從後方來的聲音給打破寧靜,他回過頭挑起眉───眼前沃夫岡身上穿著的是正常許多的便服,但臉上尷尬的表情透露出似乎沒什麼好事。

「呃…..就是因為….呃…..」

吞吞吐吐的沃夫岡還沒說出些什麼建設性的話就被安的抬手終止。

「可以。」

簡單的單詞沒有疑惑,像是老早就準備好了一樣,搭配安臉上透出的笑意讓沃夫岡驚喜的跳了起來還歡呼出聲,隨即他伸手拉住安的手直接跑了起來。

「那就走吧走吧!海雞的跟飛空艇該租的租好了票也買好了!GOGOGO!」

完全可以想像的到安在聽見沃夫岡這番話時臉上的無奈與苦笑,一個沒注意就已經被摸了個透徹嗎?什麼時後他變得這麼好碰觸了呢…….

安他想了想,大概是沒病的那一刻吧。

======================================

連夜的趕路下,也沒什麼行李的安與沃夫岡便直接輕裝出擊,兩人先是搭乘浮軌從斯莫克首都到螢光海側的港口城市,這才轉為騎那最獨特的交通工具───同時也是動物的海上快雞,經過了數個換乘用的海上驛站並幾乎是橫穿了整個螢光海,最後終於在大大的日頭下到達日不落。

好不容易搞定入境手續的安打了個呵欠,正打算找個旅店好好歇息時卻收到了來自少年惡作劇的笑容───當然,也因為這個笑容使的安忍不住給他一個暴栗,這讓他抱著頭蹲著不停慘叫以緩解疼痛。

沒有辦法,誰叫這傢伙在正打算去休息的人面前,一臉認真的說了這樣一番話。

「睡你麻痺起來嗨,這裡可是日不落睡超過兩個小時都是浪費阿混帳!安桑給我嗨起來噗喔……」

安揉著額角,用他跟初學者一樣的破爛通用語和沃夫岡好好的談了一會兒,讓對方理解上了年紀的身體實在無法負荷之類的話,但是最後收到的竟然是好幾瓶各種不同口味的能量飲料…..這讓安只能嘆息。

最後在沃夫岡的解釋下安才感到釋懷───雖然總據點在日不落,但沃夫岡負責的分據點卻是日不落的內陸城市,所以還不能說已經到達地點。

二度嘆息的同時,安他單手提起放了套換洗衣物的小背包,接著在對方的指引下前去搭乘小型飛空艇───前往內陸的專艇(?)…或是專船。

這種熟悉的交通工具讓安明顯輕鬆不少,他過分淡定的舉動完全沒有來的路上接觸到海上快雞與浮軌時的好奇與驚訝,於是在安的好心情下沃夫岡露出了他潛藏在陰影中的獠牙────

「欸欸安桑安桑,可以跟我說說嗎?」

悠閒地躺在飛空艇上頭,享受太陽與高處獨有的風之時被這樣的打擾了,是睜著大眼像極了叼著球打算與人玩遊戲的狗兒。

靜默不語的安睜開一隻眼,湖水綠色的眼直直地盯著從上方探頭來遮住照射自己臉部陽光的沃夫岡,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嗯啊嗯啊…..就是安桑你的故事嗎!」

「安桑安桑你知道你很特別嗎?你與周圍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你知道嗎?有戰士的味道卻不似雇傭兵,但又不是隸屬於某個大集體的兵士,實在讓人很好奇吶!......關於你的,關於你曾經所在的世界,可以當作故事說給我聽嗎?」

在這一刻,氛圍頓時冷卻下來,沃夫岡從安的眼中看見了清晰可見的抗拒與疏離以及像是看著陌生人一樣的毫無溫度,這讓沃夫岡難受的連連道歉,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哪怕對方是個蠻好親近的人卻同樣有著不允許碰觸的位置。

不知道這是第一次,還是很多次了。

沃夫岡的詢問…..同樣可以解讀成試探。關於過去關於經歷關於想法關於認知關於信仰關於知識體系關於科技體系關於戰鬥體系關於魔法論關於神學關於世界關於各種可能性關於諸多利益。
一切可能是試探,更別說身為說客的沃夫岡了。

那怕是沒有能力的普通人安,腦袋中的在另一個世界的各種知識實著都是一大筆財富,而看見對方的表情理所當然地認為已經要將往反方向推去了。

而這刻,安並沒有接受沃夫岡的致歉。

他不發一語的翻身躍下高台,獨自一人走回屬於他的艙房,一趟路快速且安靜,而讓沃夫岡真正難受到幾乎崩潰的是,從他說完話的那一秒開始,安的視線就沒有再次落在他身上那怕超過一秒。

短暫的,這份友誼就像大海上的小舟。

說翻就翻。

=====================================

方落地,安不發一語的提著包離開停靠區,後頭跟著的是慌慌張張的沃夫岡,此時的少年再度戴上了墨鏡手足無措的吊在安身後,一副想要開口卻又無從下手的樣子。

「沃夫岡小姐,請與我們回去據點,您的親姊已經等待許久了。」

才踏上街道沒幾分鐘,一旁就有人伸出手將安以及身後的其中的沃夫岡給攔下。

「安...安桑那個.....兩位!我已經跟安桑約好要去據點了!他可是預備役!他...他可能會加入我們的!」

被稱為小姐的少年慌慌張張的跑到安面前,擋住了那人與安的接觸,更脫口而出莫須有的肯定.......這時的沃夫岡完全不敢回頭看安的表情。

他會不會生氣?他會不會直接離開?他會不會不再跟我好了?

還沒等沃夫岡的猜想有答案之前,眼前的哪位男子便笑著轉過頭背對兩人,做出邀請的姿態開口。

「請別擔心,安先生同樣是我們伊黎重要的客人,不會怠慢的所以請跟我來。」

禮貌笑著,男子便在前頭引領著沃夫岡與安在著日不落內陸的都城內觀光起來,看過諸多著名的觀光地點,也見到了諸族共存的和平畫面,科技與自然的平均結合構成了這個獨特的國家,獨特的勢力。

這就是,中庸的伊黎。

當然,人類還是最多的,或許這也是最適合人類的勢力了吧?

安的心中還沒對這一路下來的所見所聞做出評價,一行三人就到了這段觀光之旅的終點---偌大的建築群,幾乎像是城堡的建築物。

「欸....那個安桑.....我先去找我姊姊打聲招呼,卡卡羅他會陪你在這裡逛的,我去去就就回!」

話方落音安就見到沃夫岡急急忙忙的從一旁的小門跑入城內,沿路上路過的人更有幾個露出寵溺或是尊敬的神情目送少年.....或是少女的離開。

身份肯定是不簡單的吧.....

還這麼想到一半,收回目光的安正與名為卡卡羅的男子四目相交,當安正打算說些什麼時對方便先行開口了---

「老啞巴,請別太靠近咱們的小姐,還有稍微看看就趕緊回去你的貧民窟吧,哦要是需要盤纏的話回去路上報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慢走不送。」

皆然不同,這副嘴臉轉化速度之快讓安在心中嘖嘖稱奇。他挑起眉居高臨下的盯著卡卡羅,緩慢的開口....這也是從海上那次與沃夫岡起紛爭以來的第一次說話。

「......還未.....見過.....伊黎.....」

安認真而緩慢的說,他不急不徐的站在哪兒等候眼前男人的答覆,但他得到的回應卻讓他差點忍不住笑出來,更是差點忍不住直接掉頭離開這個地方---若是伊黎充滿這種蠢蛋那你們就自個玩去吧。

「有什麼好看的老啞巴,我們需要的是年輕的力量與智慧,你有什麼?體能連一般人都不如,沒有外來者大多都有的特殊能力,更是連通用語都說不好,你好意思加入伊黎?」

「總之在下不奉陪了,安先生您就自己逛逛,但還請儘早離開這裡。」

留下這樣的一番話,名為卡卡羅的男子逕自離去,留下站在城門口的安獨自站在哪兒,而失去兩位或許有著身份的人的陪伴,路過的人也都沒有特別注目這位陌生人。

這樣才是真實的,才是應該出現的反應,原先的熱情才多餘的讓他感到難受。

安他淡漠的臉上翹起一抹嘲諷的笑容,邁開步伐踏入眼前的城堡---這座伊黎的根據地,讓他看看究竟為何,會有人趨之若鶩的加入勢力吧。

=============================

獨自一人,用緩慢的步調在據點內逛著,畢竟急的人可不是他。

像是個平凡的觀光客一樣,左看看右瞧瞧不時對著驚人的建築或是景象感到嘖嘖稱奇…..當然,如果能忽視周圍不停掃過來輕藐的目光那就更好了。或許是因為他是沃夫岡那個或許不是普通成員的傢伙帶來的,於是因此受到了更多的批判的目光,惡意的推測。

有些人認為他是打算走捷徑才出此策,也有人認為他欺騙了沃夫岡小姐。當然的更多的是純粹從利益的角度看,這人能夠帶來什麼。

而經過先行的資料以及推敲,在安到達日不落以前他們大多數人就知道安是個少見的無能力者,還有那獨特的語言障礙讓更多人搖起頭來。而今日最後的審視則沒有給他們什麼驚喜,最後的那一部份人默默在心中給出了否定兩字。

但這與安並沒什麼太大的關係,畢竟從最一開始他就根本沒有答應過要加入伊黎什麼的,畢竟沃夫岡連問都還沒問呢,他答應的只有來日不落、來伊黎這看一看這件事,而此刻他也已經做到了,現在剩下的只剩下等到沃夫岡那傢伙見完他的親姊,道別後就可以離開這個對他可稱不上是友善的地方。

二樓,跨過中庭上空的天橋上,安更是不客氣的點起了菸在橋上享受著日不落獨有的太陽,從溫度與風嘗試猜測出現在的時間….這對他來說倒是個滿有趣的遊戲就是。

星火閃爍間,他見到的正下方…..也就是中庭正中心,石造噴水池雕像旁有好幾個男孩女孩正美茲茲坐在一塊兒,享用著從外邊攤販那買來的烤肉,至於為什麼知道…..他剛在來的路上可也有看到,只是沒有機會買而已,現在一聞那味道可還真吸引人。

剎時,安看見下方似乎發生了騷亂,更有好幾聲驚呼。

一坨兩坨白色的東西從下方的窗戶闖出來並落到中庭內,白色的生物在草地上非常顯眼,更別提牠們在短暫的停滯後便直直朝著噴水池衝了過去。

吸引牠們的是那些孩子?…..還是手上的東西?當然短暫間也沒什麼多思考的機會,更別提壓制自己身體本能的反應了。

雙臂發力,全身肌肉直接進入了久違的狀態───

一撐一躍,毫無猶豫的安直接從天橋上跳了下去,從空中正好經過噴水池的尖峰直接落在那兩坨白色生物上方!

噗擦───一坨白色直接被安的右腳踏成橫飛的肉泥,而這刻身體本應該承受衝擊反作用力而僵直的安,左手如刀的直接由左至右揮出,直接在漫天血花中將白色的中將剩餘的那陀白色生物給擊退。

那深藍的影更是毫無畏縮的突上,滿是血腥的右足高舉重跺───這讓赤色的煙花再次綻放,紅的白的濺的四處都是。此時才回神的人們中更是有人直接高聲驚叫…..畢竟,這般紅之盛宴放在平時可不常見。

不只人們後面的幾個孩子更是哭叫著逃離這沾染血腥嘴上還叼著菸的大個子,但安不過只是將右腳在草地上磨了磨,讓黏膩不會引響他的步伐後就自顧自的沿著石磚道離開了中庭,留下那一深一淺的腳印和點點菸灰便朝著遠處步去。

只好……下次見面時跟那沃夫岡那傢伙道歉了,畢竟都引發騷動了他可不打算多留,誰知道這樣被一留會被留多久,或許好幾天也說不定畢竟星空那兒據點的巡察可都嚴的很,他才不想再犯一次這樣的蠢。

=================

還沒跨出進入據點時的那扇大門,身後踏踏踏的聲音由遠至近後更是直接經過他,氣喘吁吁的張開雙臂攔在自己面前。

「安桑安桑笨蛋安桑!你想跑去哪裡啊!」

不只疲倦更有怒意,這讓安略顯錯愕的低下頭看著沃夫岡這傢伙……

扎起的亮麗黑髮被放下直接披散在肩頭,身上也不再是那品味獨特的服裝搭配,而是換上了輕鬆的衣物與牛仔長裙,最後看濺的是那首次將墨鏡去掉後才看見這他的真容…..又急又氣的小姑娘。

「…..」

安正張開嘴打算說些什麼,已經形象大變身從小傢伙沃夫岡便成小姑娘沃夫岡的她直接走上前,伸手牽起安方才將那白坨白色不知名生物時染紅的左手,此刻在近距離下才發現倒幾乎有三分之一個手掌不知何時被劃開使的鮮血泊泊。

原來,從一開始就不是安將那坨生物給打得吐血而是他用手代替他身體受傷。

「笨蛋安桑蠢蛋安桑,據點裡到處都是你的血了啦!」

沃夫岡氣呼呼地罵著同時取出了手帕,簡單的替安受傷的手給包扎起來,雖然成效甚為,並且手帕才沒多久就被染紅,這讓沃夫岡顯得更加難過了。

「……對不起….笨蛋安桑……我只是希望你來看看伊黎….我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真的很對……」
沃夫岡雙手牽著安的左手低著頭悶悶地開了口,而聲音與情緒明顯越發低落。

滴答…..一滴兩滴溫熱的水珠落在安的手背上。

「…..道歉…..不…..廉價……」

這下安也沒辦法繼續忍著不說話,他沒事的右手搭在沃夫岡的頭上揉阿揉的,明顯不舒服的舉動直接讓對方抬起了紅著眼眶的臉兒。

「……我…..沒有……說…..你錯……」

沃夫岡吸吸鼻子,眼紅紅又怯生生地看著安開了口。

「……不生氣了?」

這可逗樂了安,可他完全忘了那時在飛空艇上給人家臉色看的也是他自己就是,總之安笑著拍了兩下沃夫岡的頭,而這兩下讓年輕人直接展顏笑了出來。

「吶….吶!安桑,那我在這邊正式的問唷!你願意加入我們伊黎,將力量借給我們嗎?」

還是遇上這個問題,安收回了被沃夫岡牽著的左手,沒有過多猶豫的就轉過頭朝著大門外邁開步伐。他用這個舉動表達了他的婉拒,畢竟先前發生的那些可不怎麼讓人開心,安也算不上是個眨眼就能忘掉所有事情的大度人。

正當沃夫岡低下頭,失落的不再看安背影時那斷斷續續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說故事……沃夫岡…朋友…..聽?」

那怕斷續,也能聽出其中的笑意。

就算不加入友誼仍是存在。

「我要我要!安桑我要聽!」

後頭那女孩高興地歡呼了聲,隨後便是蹦蹦跳跳的追上了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深藍背影,在斜陽的照耀下兩人離開了這個據點─────




畫面上是一段影片,關於不屬於這個勢力的大個子從高空跳下,那怕自己受傷與負上誤解,沾染上了沒有必要的血腥以及各式各樣的冷言冷語和諸多排斥的視線言論,但他毫無猶豫的從高處跳了下來,檔在了孩子面前替他們抵禦威脅。

暗室一個聲音開口了─────

「這還是沒有力量嗎?你們的力量什麼時候已經只能侷限在超能力上面了?」

「還請各位幹部仔細思考一下,這樣子的力量究竟重不重要。」

「這種,人人都能擁有的力量。」

那是一個女聲,悅耳但很強勢的聲音,幾乎是咄咄逼人的語氣在暗室內迴盪,無人開口回應。

「…..結案吧,哪怕他不是我們的夥伴,也仍舊會是我們伊黎的朋友。」

「這種不為己的力量,絕不是下面那些蠢蛋們口中說的陰謀家所能擁有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2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omeus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TP】安20題... 後一篇:【ISV】劍術放置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更新病嬌模擬器同人插畫啦!喜歡病嬌模擬器的朋友不要錯過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