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he creator 創世傳說】 CH.1 新的開始

作者:Joker-命│2018-05-17 01:09:29│贊助:0│人氣:25

  「......」

  模糊而混亂,一片黑暗中,他只聽見有許多人的雜亂耳語在旁邊呢喃著。伴隨著有些刺耳的耳鳴,那混亂無章的呢喃彷彿正在逐漸靠近他。

  「......救......」

  突然之間,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非常清晰的傳入他的耳裡,而其中求救的意思也非常清楚的傳入他的耳朵,卻如同被切掉般銷聲匿跡。然後,一切迅速的退去,模糊的意識逐漸清醒。

  他睜開雙眼,漆黑的空間射入刺眼的光芒。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是站著的,手上還牽著一個穿著同樣制服的陌生女孩,但他不知道她是誰。

  不,正確來說他好像也忘記了自己是誰,只有一個名字:「葉隱·桐生」和一堆奇奇怪怪的知識在名為記憶的腦中區域待機。

  然後,他望了望四周,是完全不符合腦海中的常識的景色。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在這之上零零散散的被風吹動的花朵與草皮,還有湛藍的天空,如果這一切不是用類似8bit的解析度呈現的話,想必會是一番美景吧。

  然而,拂過臉上的清風,青草的味道都真實無比,實在無法讓人把這當成夢境欺騙自己。

  少女這時候睜開了雙眼,隨風飄逸的烏麗馬尾,眼中的迷茫搭上她漂亮的五官讓少年升起了些許想保護她的想法,但很快就替換成了許許多多的疑問。

  她是誰?為什麼牽著我的手?我跟她是什麼關係等等對目前缺少情報的情況下無解的一切疑問浮了上來後,又很快的被壓進他的心底,因為毫無意義,而且少女有了動靜。

  「請你放手。」

  少女用很冰冷的聲音對著他說,也順勢把手抽了出去,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流氓似的。
少年很快就推論出了少女不知道自己是誰,而她接下來的問話更使他證實了這個想法。

  「你是誰?」

  「桐生。葉隱·桐生。大概...」

  「大概?」

  「嗯,大概。」

  「什麼意思?你該不會要用你失去記憶這種鬼話來逃避你的無禮舉動吧?」

  「遺憾的是,沒錯。」

  少女聽到這句話,眼神中的警戒更加強烈,似乎是把他當作肆意搭訕她的變態。顯然她看不懂,面無表情的少年眼中的一閃即逝絲絲迷茫。

  「妳知道這個四四方方的地方是哪裡嗎?」

  「什麼?」

  直到少年提起這話題後,少女這才環顧了四周,然後徹底被四周的環境給震撼了。

  這和少女記憶中的某個世界一模一樣,但是對她而言更是不符合常理的。因為,那是一個只存在在虛幻中的世界,一款電腦遊戲。

  「我懂了,你是某部劇組的人員吧?這裡是不是哪裡架設著攝影機?」

  「什麼?」

  「算了,反正你應該不會承認,再不然你也是被抓來的。這裡真是逼真的片場呢。」

  少年疑惑的看著眼前突然開始胡言亂語的少女,雖然他懂片場是什麼,但他更清楚,這是他所知道的那個世界的片場做不到的事情。因為那個世界可是連世界級富豪旗下的虛擬實境研發都還完全不成熟的世界,除非這個人來自另一個世界。

  他很快就推翻這個論點,因為對方穿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制服,要在別的世界找到同樣的制服,還被傳到同樣的世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巧合。不過,他也對自己感到疑惑,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清楚那個世界的發展進程,從而導出不可能是片場的結論。他的知識儲備量甚至多到讓失去記憶的自己明白自己並非「普通」,那麼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然後,他乾脆放棄了思考,因為再想下去會造成無意義的混亂,雖然也有一絲的可能找到自己是什麼人的線索,然而現在顯然不是嘗試深思的好時機。

  「晚上到的話會有危險,我要去找借宿一晚的地方了,妳呢?」

  「嗯...我跟著你走好了。」

  「為什麼?」

  「女人的直覺。」

  真是萬用的理由呢。少年默默在心裡吐嘈道。

  「你要往哪裡去?」

  「山嶺那邊。」

  「那裡應該有洞,劇組會安排的吧。」

  「賭吧。」

  天色漸漸暗下來,少年和少女一前一後的朝著山嶺跑去,期間閃過不少樹木,有時候少女還會撞上,但是因為速度不快也不會受傷。然而樹的硬度讓她感覺很不安。

  接近山坡時,少年和少女繞著由方塊組成完全不平整的山坡走,看看有沒有洞窟能暫住一晚。

  「有了。」

  在繞了快要半個山腳時,他們在稍微陡峭的山壁上看見一個天然洞窟,不過也還好,可以從山坡上面繞過去,只是最後要徒手攀些岩石而已。

  幸運的是,這裡的每個方塊都是1公尺邊長的方塊,所以不用擔心沒有立足點的問題。

  不幸的是,這個世界每個方塊都高一公尺,所以,要爬會很累。但是不爬的話就只能賭這個世界的野獸不會太可怕,然而這是不可能的。被冠以野獸的群類,要是不凶狠的話根本不可能在野外活下來。

  「開始爬吧。」

  「真的要爬上去?」

  「妳不行嗎?」

  「誰不行了?爬就爬!」

  兩人很快就開始爬這座山坡就看起來很難登上的山,令少年很意外的是,這個看起來很嬌弱的少女體力意外的很好,而且也很有骨氣的全程都拒絕少年的幫助,和他一樣靠著自己的力量來到了山洞邊。

  「最後,一個了。」

  「累...累死人了啦!」

  氣喘吁吁的兩人終於登上了山洞邊的平台,仰躺在上面。這時候月亮已經從另一方冉冉升起,不出兩人意料,那也是方形的。

  "喀拉......喀拉......"

  這時候,山洞裡面傳來了骨頭互相撞擊的聲音,聽起來是有「什麼」在裡面走動,而且正在朝著外面的他們走來。

  少年警戒的強行壓制疲勞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盯著山洞的入口,絲毫不敢輕舉妄動。而少女也緩緩爬到山壁旁扶著山壁站著,也有意識的壓抑住自己的氣息。

  "颼  "的一聲,一隻箭矢直直插到他的腳前岩石地板,雖然同樣是8bit的模樣,卻不影響它的穿透力十分可怕這件事。

  少女這時候臉色更加發白了,因為她想起這遊戲裡會用弓箭的原版怪物是什麼樣子,那是就算明知道是假的,還是會令她覺得害怕的模樣。

  至於少年,他根據傳出來的回音推測裡面只有一個敵人,迅速權衡了一下利弊後就用s型的方式跑進去了。

  「喂!等等!」

  少女這時並沒有追上去,因為她明白裡面那生物的危險性。能插入岩石中的箭矢不可能不危險,雖然可以用機器人去解釋為什麼會出現那種東西,但是可以確定它是有攻擊意圖的。

  喀拉喀拉的聲音再次傳出,少年急煞住了腳步,漆黑的洞穴內骨頭撞擊的聲音迴響著,無法判斷到底是從何處傳來的。

  "繃!"的一聲,拉緊的弓弦再一次被放開,夾雜著破風聲的箭矢的聲音環繞在山洞中。少年這時候有些懊悔為何自己要如此衝動,竟然跑到這種無法判斷聲響來源又亮度很差的地方和弓箭手對決。然而,都已經有些深入了,再退出去是不現實的想法。

  箭矢朝著他飛了過來,少年憑著直覺完美的閃過了這隻箭矢,並再次迅速判斷來源後朝著對方靠近。

  喀拉喀拉的聲音又響起了,只是這一次少年的耳朵模模糊糊的捕捉到了和回聲不同的,真實的聲響。他透過這細微的聲響判斷出了弓箭手的方位,然後提高速度爭取在對方射出下一隻箭矢前拉近距離。

  "繃!"這時候,對方突然又射出一隻箭矢,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切換節奏來打亂他,煞車不及的他直直撞上對方射出的箭矢,直接插進他的腹部。

  「唔......」

  他停下來,忍著劇痛咬牙迅速拔出箭矢,然後持續前進。

  "喀拉喀拉......"他明顯的感覺到對方在嘗試拉開距離,於是他再次提高速度,放棄曲型的奔跑路線直直朝對方衝去。

  眼睛已經習慣洞窟的黑暗的他終於看清楚攻擊他的“人”的模樣,然後在驚訝中出手朝著它的臉甩出他的腿。

  骨頭被衝擊的聲音響起,讓少年感到非常不舒服。然而對方並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害,因為它是一隻會動的,六邊形組成的骷髏。

  忍著傷口撕裂的劇痛,少年順著身體的動作對著骷髏進行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剝奪它任何反擊的機會。這種感覺其實很奇妙,身體在腦袋下令之前就自主開始動作,宛如被潛意識操縱的舞動人偶般,極其流暢的對著骷髏施以連擊,甚至於讓疼痛在這一刻被攻擊的慾望替換掉,成了腦中唯一的想法。

  最後,隨著少年的踢擊將它踢飛到洞窟的底部牆壁,長達五分鐘的戰鬥結束了。骷髏與它的弓化作煙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8bit的縮小版骨頭和箭矢,還有幾顆綠色的螢光球。

  就在少年還沒反應過來時,這些東西彷彿被他吸引般朝著他飛來,沒入他的身體裡。銀白色的虛擬螢幕佔據了他的視線。

  在確認四周沒有其他危險後,少年鬆懈了下來,腹部早已染成一片血紅。簡單的撕下身上的制服的一片布料,稍稍的止血一下後,為了隔離將他差點痛暈的劇烈疼痛,他開始研究起了那個虛擬螢幕。

  上面有類似裝備的四個格子,旁邊還有3D投影的他的模樣。再往旁邊有四個獨立出來的格子,它們旁邊有一個箭頭,然後又是一個獨立出來的格子。

  下面是四排九格為一列的方格,剛剛吸收到的箭矢和骨頭在最下面那一排,然後再往下是像是生命值的七顆愛心,以及看起來是飽食度的東西,似乎都是十個的樣子,順帶一提,他的飽食度剩下七格。上面還有一條綠色的經驗條,不知道是拿來做什麼的。

  「那個…你沒事吧?」

  洞口這時候才傳來少女的聲音,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走過去。他用意念把螢幕關閉後,擠出力氣勉強回應她。

  「沒…沒事。」

  低沉的聲音格外的沙啞與無力,少年忍著痛躺在洞窟裡面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只聽到微弱回應的少女決定先進去,但事前得先做一些準備。

  她試著用手敲了敲周圍的泥土,發現有跟遊戲一樣的裂痕。

  「......」

  少女有種不好的預感成真了的想法,又或者是說,逃避的想法被無情的摧毀了。她嘆了口氣,學著遊戲裡的人物挖起附近的泥土。

  一塊泥土被挖起來,縮成一塊小型的泥土方塊,和骨頭一樣的被吸入少女的身體中,出現在螢幕的最左下那一格。少女完全看得懂上面到底是拿來做什麼用的,例如少年不知道的那四格和箭頭指向的那一格是作2x2的合成用的,還有那條經驗條可以拿來附魔等等等之類的。

  在十分鐘不斷的挖泥土後,她總算是湊夠了賭洞口的泥塊。然後她又花了十分鐘把洞口堵起來。

  「呼,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她看著只剩下一塊空格用來觀看外面的泥牆,點點頭自言自語道。然後,她快步的朝著洞窟裡面走去。

  洞窟感覺只有半個操場的深度,所以她很快就來到洞窟底部,找到痛苦的躺在地上,大口喘著氣的少年。

  「喂!你沒事吧?別嚇我啊!」

  少年沒有力氣做任何事,只能死死按著自己的肚子。而少女在驚嚇中下意識的探查少年的狀態,然後又被他頭上浮現出來的生命值和飢餓度嚇了一跳。

  「這是...你該不會中箭了吧?」

  十顆代表生命值的紅心只剩下七顆半,少女慌張的想要查看少年的受傷部位在哪裡,但是因為光線太暗沒辦法判斷。

  「忍一下,我帶你去光線良好的地方治療。」

  少女摸到少年的左手手臂,慢慢的拉著他站起來起來,然後鉤著他的肩把他帶到洞口。少年的手上濕濕滑滑的,讓少女不敢去想那到底是汗水還是什麼。

  「抱......」

  「不要對我說對不起。」

  「......」

  參差不齊的腳步聲迴盪在整個洞窟中,他們來到了洞口前,少女攙扶著少年讓他依靠著牆壁坐下,透過那一格方塊流瀉而下的月光,少女看到少年的腹部完全染成了血紅色,就連剛才她握住的那隻手也滿滿都是乾涸的血。

  「好多血.......」

  少女的臉色一下子就的變得一片慘白,因為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這麼多血。她深呼吸了幾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還醒著嗎?」

  少年微微點了點頭,少女便接了下去:

  「我等一下要重新處理你的傷口,可能會有點痛,忍著點。」

  語畢,她直接拆開少年腹部上用來止血的布還有制服,使傷口裸露出來。隱隱約約有著六塊肌線的腹部上有著血淋淋的血洞,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深深插入過後又拔出來的樣子。

  將那完全染成血色的碎布丟到一旁後,少女撕下自己制服下緣的布,代替繃帶熟練的纏繞起少年的肚子。看到少年緊緊咬著衣領忍受痛苦的模樣,少女輕輕的對他說話,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下一次遇到敵人可別這麼魯莽了,雖然你讓我的第一印象很糟糕,但至少你不是壞人。不過你也太行動派了,要做事情前先跟人家溝通一下嘛。」

  「對了,明天開始你也得要跟我一起做一些事情,不然我一個人會忙不過來。」

  「還有阿,你既然能夠中一箭就打倒那隻骷髏弓箭手,應該是有本事的人,可不可以教教我,讓我學一些防身用阿?」

  在少女的自言自語中,少年慢慢的放鬆了自己的心神,沉浸在她輕柔的語調中,不知不覺間,他忘卻了傷口的疼痛沉沉的睡去。少女在看到少年睡著後,走到離他稍微有一些距離的地方,躺在地上緩緩的睡去。

  刺激和混亂的一天,就如此過去了。他們心中明白,明天,一切才算是正式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15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odd10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he creator...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evilfire0311各位巴友
長篇小說【追憶尋時】穩定日更中~ 繪圖不定時更新 歡迎逛逛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