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界觀」降罪之人<第四章>甦醒

作者:DDKIMIT│2018-05-16 23:51:20│贊助:8│人氣:547

  「娘!不要離開我!」
  
  黑夜裡,女童皮開肉綻的腕上滲出止不住的血液,腿上也有數不清的瘀青和血塊,跪在燒紅未退的焦黑軀體旁。屍體扭曲的樣子已然看不出原先的美貌,扭曲的四肢、張牙的模樣,得知親娘是帶著極大的絕望與痛苦離世。
  
  「嗚嗚啊!娘……嗚啊……」女孩嚎啕大哭,沒人可以聽她傾訴,雙手不畏燙地搖晃那具燒到焦黑的娘親。
  
  四周早已斷垣殘壁,鮮血沾染整遍村子,彷彿戰爭襲捲似的屍橫遍野,七孔流血的五官還停留在驚恐的表情。
  
  霎時間,她憶起娘親生前那句責罵。咬住下唇,拒絕在發出任何娘不願聽見的悲鳴,直至牙齒將嘴唇的薄膜鑿出缺口,唇上流出的血與眼眸裡的明珠一同留置下頷。

  「娘,我很聽話,我不會再哭了。」
 
  染上泥濘的小手摀住雙眼,燙紅的掌心傳達娘親被燒灼時的痛苦。不能再讓淚水溢出眼眶,抽吸著通紅的鼻子,孤立無援在寂靜的夜裡啜泣著。
  
  擺動傷痕累累的小腿踩過地上的屍體,孤苦伶仃離開這了無生息的廢墟。
  
***
  
  驀然!睜開因刺眼的陽光而畏懼的瞳眸,深紅的亮光從瞳孔上悄悄退去。眼睛適應了宛如金針般刺目的光線,淡去的光暈使四周的環境逐漸清晰。印入眼簾是單調的灰白色漆面,看慣金碧輝煌的皇宮或自宅那莊嚴的府邸,這房間顯得非常醜陋且沒有格調,就像毛廁才會有的簡便裝修。
  
  勉強撐起疲累的身體,發出一聲疲憊的低鳴,輕舞的雪髮從肩上降落至胸膛。手指按壓太陽穴想減輕煩思帶來的脹痛,夢境的衝擊隨著疼痛減輕和伴隨的輕嘆,記憶猶新的畫面也將漸漸淡忘。
  
  郊外的埋伏、密林裡的逃亡、擊碎梵天神珠時出現的綠色漩渦;轉眼間來到了這裡,如此陌生的地方,四周皆是怪異之物。想必這裡沒有熟識她的人、也沒有她所熟悉的人,這種感覺彷彿就被流放到了邊疆。
  
  再一次,無依無靠的感受既熟悉又痛心。
  
  面對孤寂,形同魔爪抓下了柔美的眉毛,眼睛開始酸澀起來,淚晶捲起一陣烏雲,淋濕了眼膜,淚水始終掙脫不了眼眶的束縛。深吸一口氣,能感受到氣體悶在胸膛里就會像一顆鐵球,就算還未完全恢復的內傷因此作痛,還是得靠這強壓心中的那份惆悵。悶氣吐出時,涼風由身旁呼呼作響的物體吹拂而來,瀟灑地吹散她的髮絲,迎接而來的陽光透過她的背影,飛舞的白髮猶如鑲上了繁星,晶瑩剔透。
  
  手指輕輕擦拭濕潤的眼抹,眼前毫無血跡的指尖上只有晶瑩的淚水,她感到疑惑。雙手擺放眼前,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雙手應該染上了泥巴和鮮血才對?
  
  那天晚上,意識模糊之前,躲在樹後的那名男子,那個──流氓。要不是他那句「危險」,才不會將他與那群的淫徒區分開來,忍著痛也會一併消滅。
  
  但這裡是他的房間……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不像歷經滄桑的潔淨,她愣了愣,當她想到那個她不願想到的結果時倒抽一口氣,難道說!立刻檢查胸前的衣服還有內襯,原本被人扯的皺爛、衣衫不整的樣子,看上去卻交疊整齊;而且門襟應該要左壓右的右衽,而現在看上去則是相反的左衽。這種咒人死的錯誤她不可能會犯下,明顯就是那男人動的手腳。
  
  哼氣勾起嘴角,褐瞳望向破了門的衣櫥,那些破碎的木門都還停留在當時的摸樣。
  
  「殺了他,太便宜他了。」她喃喃地說。

  穿好衣服,收起被褥下難以控制的長腿,有一種很久沒使用血液都凝結的樣子,準備下床讓雙腳能夠流通血路。白皙的腳掌觸於冰冷的地磁,黃紅交織的繡鞋在她腳邊擺放的整整齊齊,記憶中肯定是骯髒的繡鞋,現在鞋底的泥塊、鞋邊的汙泥清的乾乾淨淨。
  
  女子訝異地看了許久,堂堂五尺男兒盡然洗了鞋子?說實在,軟弱的男人她見多了,不過生活在男尊女卑時代的她,還從沒見過替女人洗鞋子的男人。鼻哼一氣,瞧不起他這樣多此一舉的舉動,這種卑微的事情只有太監那種失去陽風的陰人才做的出來。
  
  穿上了鞋,起身時能感覺出身體比平常重上好幾倍,雙腿難以支撐沉重的上身,跌摔好幾次,最後需要扶著牆壁才能夠勉強地使用雙腳站立。
  
***
  
  打完工的蔡天仁嘆著大氣,爬上陡峭的樓梯,不時發出疲累的喘氣聲,迷茫的五官上全是甩不掉的煩惱。闔上掌中輕盈的存摺,裡頭並沒有沉重的數字反倒是個沉重的包袱。將其收進背包的夾層裡,同時再次嘆氣。
  
  掀開房間與走廊之間唯一阻隔的布簾,與其說是遮簾,其實就是一件卡通圖案的特大號浴巾。
  
  蔡天仁才剛走進去就看見女子站在床邊,雪白長髮狼狽地遮掩她半面臉龐,卻還是能與她的瞳眸兩眼交會,精神大作地說:「喔!妳醒啦!太好了!到現在都過了五天了呢,妳要是再不醒,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五天……」女子顛了兩步,身體狀況還沒完全恢復,「沒想到昏迷這麼久。」
  
  「對啊,原本是想把妳送醫,可是妳……」清了清喉嚨,做足準備後接著說:「怕妳被通緝,所以先帶妳回我家躲一陣子,不是不送妳去醫院。」
  
  女子靜下眼簾,點了個頭表明理解。
  
  頷首,但是虛弱的身體不允許她擁有雄姿,雙手只能在胸前微弱地抱拳拱出,女子的聲線中多了一份穩重說道:「錦衣衛北鎮撫司鎮撫使執掌金令千戶,姜芸,在此謝過大俠的救命之恩,五日以來多謝你的照顧。」
  
  蔡天仁被她著舉動搞得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靦腆的學她抱拳抖了兩下。
  
  錦衣衛這一詞聽再蔡天仁耳裡也是挺新鮮的,雖然有過此類題材的電影,但這個題材在整體之下也算罕見。蔡天仁只知道,那是古代的一個機構,很像現今的國家調查局,但他的印象裡,對錦衣衛沒有什麼好印象就是了。
  
  看姜芸的打扮,一身非現代人的穿著,腰束上掛有一包東西,還有一把刀鞘。裡面應該要有一把長劍,不過遇見的那天就沒見著了。
  
  所以她究竟是誰?來自哪裡?蔡天仁還在疑惑時,想起自己還沒作介紹,「喔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蔡天仁。」禮貌性地伸出手,認為握手能打破兩人之間不熟悉的隔閡。
  
  「嗯──臭流氓,客氣話說完了,本姑娘有事一問。」姜芸突然改變了剛才輕和的語氣,冰冷的聲線讓蔡天仁頓時愣住,直到姜芸繼續說道:「好大膽!竟然敢擅自對我動手動腳!還把我帶回你的房間!有何居心!」
  
  「我不是妳的救命恩人嗎?轉變也太快了吧!」鬢角不自覺流下一道冷汗,蔡天仁感覺出氣氛急轉直下,手還僵在那裡縮不回去。
  
  「孤男寡女處一室,這事要是傳了出去,對我的名節還有閨譽……」姜芸沉下臉,眼睛的部分變得很灰暗,只剩下銳利的眼神審視著蔡天仁,「從實招來,有沒有趁我昏迷時侮辱過我,說實話──留你一具全屍!」雖然語氣顯得弱不禁風,但能從中聽出這並非玩笑話。
  
  「飯可以亂吃,妳這話別亂說啊!我蔡天仁好歹也是一名正直的大學生,怎麼可能幹出這種趁人之為的事情出來啊!」蔡天仁倒退幾步,背部貼實在牆壁上。
  
  「此話當真?」姜芸拖著腳步靠近蔡天仁,不想讓他逃離的樣子。表情就像審判者,嚴肅下無法容忍任何一句謊言。
  
  蔡天仁能意識到,要是膽有半句虛言,接下來將會比跌入三天沒放飯的鱷魚池還恐怖。
  
  「真、真、真的、真的……」蔡天仁不停點頭。
  
  「為何要躲?」姜芸皺下眉頭,似乎不是她想聽得答覆,「心虛?害怕?還是先剁了你碰我衣襟的那雙手。」
  
  姜芸突然將手按在蔡天仁的耳旁,很像反過來被女生壁咚的概念,但她是身體虛弱才會出手支撐在牆壁上;不過這並不會讓蔡天仁感覺到臉紅心跳。應該說,姜芸陰冷不變的眼神,壓迫而來的恐懼使他的心臟快被嚇到貧血了。
  
  銀髮探索蔡天仁起伏不定的胸膛,兩人的面容間有厘米之差,姜芸清澈的明瞳就像一面鏡子,蔡天仁能從中看出自己怯懦的樣貌。
  
  「只要你老老實實的說,事情就能很輕鬆:要是你說了謊,只要有半點謊言參在其中,接下來──將會是凌遲。」姜芸一字一句就像用刀割開蔡天仁的心智,從中看清對方撒下的謊言。

  蔡天仁當然知道自己被看得一清二楚,承受不了姜芸給與的精神壓迫,每一刻對心智都是一種折磨,急忙改口說道:「對不起,帶妳回來的時候確實有接觸到,但我就只有背著妳而已。還有怕妳不舒服,所以有幫妳稍微清洗身體、啊啊啊!不是不是!只有擦臉還有手和腳而已。呃……對了!衣服的事情!那晚我的確有幫妳把衣服穿好,不過我很謹慎,保證沒有碰到不該碰的地方!真的!」
  
  姜芸抿著差點笑出來的蜜唇,招供如此快速的人還真是少見,該說對方是單純還是愚笨。
  
  「算你還知分寸。」
  
  姜芸收回撐牆的手,指尖戳點蔡天仁帶有薄汗的額頭,「記住!那晚發生的事情不准你傳出去,還有你我兩人單獨在房間裡的事情,清楚嗎?」
  
  「可是……一開始是妳先闖進我的房間欸。」
  
  「當真?」姜芸皺眉,表情苦思起來。
  
  「嗯……嗯啊。」
  
  姜芸搖晃腦袋,「總而言之,我需要靜養幾天,這段日子,不准你帶任何人回來,也不能將我住在你這裡的事情散播出去,必須嚴口保密,清楚?」說完,姜芸就走開了。
  
  「妳要住下來啊!太好了!」蔡天仁露出喜悅的表情,「我這裡沒人會來,保證不會有人打擾妳啦,放一百萬個心吧!」蔡天仁也擺脫了牆面。
  
  她側著臉,語氣略帶鋒利地說:「你別太開心,要是膽有越舉之事,肯定把你的手腳塞進嘴裡。」
  
  「有沒有這麼可怕……」蔡天仁立刻意識到太早離開牆壁了。
  
  「還是你想嚐嚐簪刑。」姜芸不知道從何處咻的一聲抽出精美的髮簪,迅速地將蔡天仁推回牆壁上,尖銳的針頭抵在喉嚨上的喉結,「是要先挑斷你的腳筋,讓你逃都逃不掉:還是戳瞎那雙不乾淨的眼睛,讓你連路都看不見呢?又或者直接行刑,用這隻髮簪輕輕的穿透你的皮膚,放放那身髒血;要是敢讓傷口凝固,就再多戳上好幾個洞,直到血慢慢慢慢的流乾後,再把乾屍拿來當柴火燒,你說可好?」
  
  姜芸細細地解釋每個步驟,蔡天仁聽完只有全身性的酥麻,「呵……呵呵……呵……廢、廢物利用是吧?」
  
  「嗯?這個用詞還挺不錯的。」姜芸勾勒出玩性地嘴抹。
  
  針頭在蔡天仁脖頸左右擺動,脖子上刮出數到肉紅的刮痕,就連吞嚥口水都不敢,深怕喉結一動,表層皮膚就綻裂開來了。
  
  「欸欸欸等等……這、這東西不是這個用途的吧?」
  
  「你說這把『汞彌簪』?」姜芸仔細看了看髮簪,挺直的銀簪上有絕美的花紋雕刻,末端還吊著精美的珍珠墬飾,確實是價格不菲的珍物,「我不喜歡束髮,所以都拿來當刑具對付那些嘴巴硬的人,看看他們是先鬆口還是失血過多而死。」
  
  蔡天仁沒有心思去思考「脖子要被刺穿」以外的事情,睜大驚慌的眼睛,「是……是……」
  
  「所以?你一直看著我是想試試?還是想死?」
  
  「不、沒有……只是妳的頭髮……挺好看的……」
  
  「呃、流氓!不准你……」姜芸愣了一眼,面對蔡天仁的稱讚,差點手滑把這隻髮簪捅進他的喉嚨裡當裝飾。收下髮簪,藏回袖甲裡的暗層,使了個明顯變鈍的眼色,毫不客氣地對他說:「我餓了,去拿飯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1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怒目少年
喔!看來是我之前看漏了。
話說回來,那個胖子是誰啊?
難不成也是穿越的?

06-23 18:13

DDKIMIT
胖子能很明確說不是~~會穿越的人不多XD而且需要特定的方式才有辦法所以~~我只能透漏這些了[e29]06-23 18:16
怒目少年
所以胖子也是現代人,我明白了,謝謝

06-23 18:18

DDKIMIT
不會XD有問題可以發問~~可能我的寫作方式有問題,所以可能會導致部分人物不完全(之後漸漸就會有更多資訊透漏了)
謝謝你這麼專心看我的故事劇情阿XD好感動[e36]06-23 18:21
怒目少年
沒有啊,是我自己看漏了

06-23 18:23

DDKIMIT
你能看懂我就放心了~~就怕這種一直藏起來的寫法會讓人看不懂[e20]06-23 18: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 後一篇:好不容易放鬆一天的日誌...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ward871130喜歡推理的朋友們
最無厘頭的高中生偵探,嘗試挑戰身邊不可思議的謎團。新連載《桐木純架的推理日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