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界觀」降罪之人<第三章> 這女人碰不得

作者:DDKIMIT│2018-05-16 23:51:20│贊助:6│人氣:531


  黑夜蓋過了天與地,市容的繁華在世界的陰影下顯現的淋漓盡致,街光四溢的大道好比絢爛的銀河,成群的高樓宛如科技種下的叢林。

  夜晚比白天還要繁忙的世界,有種永不停歇的繁忙,使人不自覺地煩躁起來。蔡天仁咕噥著快步調的世界,彷彿自己都快成了0.5倍速播放似的,身旁不停被其它車輛超越,說他是個吊車尾不為過吧。

  「現在該怎麼辦呢?」翻攪的心情折騰著著他的心臟,懊悔的表情全寫在緊張的神情上。

  仔細觀察各個角落,熟悉的路段留下了他往返的身影,也沒見著身穿古裝了女人,如此明顯的目標卻不知道從何找起。眼看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月神馬不停蹄地劃過了夜空,找到姜芸的機會也就越來越渺茫了。

  機車停在靜悄悄的公園,望著空無一人的四周,黑暗比霧霾更讓人難以喘氣,這種地方最要不得了,使他有種打退堂鼓的念頭。白天看似歡愉休閒的場所,直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很難預測潛藏的任何可能性──電眼下的黑暗死角,是最完美的犯罪聖地。

  可是,這裡還沒找過,姜芸那女子很有可能就在這裡,他也是憑直覺來到這裡。

  拉扯背包的側背帶,掌心發冷地濕漉,發毛地背脊使他餘光掃蕩任何死角,當黑暗裡出現異常的閃光,緊繃的脖子總是能靈活的轉動,不怕因此而扭傷;就怕背後出現帶刀的小丑或是向他微笑的腹語娃娃,又或是怪異癖好的怪叔叔。想到這裡他縮起屁股,就算有再多的不願意,雙腳始終沒有停止前進,沒看到姜芸的身影,始終放不下心中懸吊的大石。

  叮咚!手機又響出清脆的鈴聲,這讓他嚇了一跳。這不是鬧鐘,但是蔡天仁已經知曉現在是午夜十二點了。

  這是今天接收到的第二通訊息,一樣來自於「我是哥哥最親愛的妹妹」這個ID,「總是可以如此天真的看待外界,真笨。」蔡天仁想著,逕自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昏黃的燈光照亮他的背影,忘卻了剛才所籠罩的恐懼,低頭沉眼望著明亮刺眼的手機。

  「哥哥#?”&=_¥@……」

  他並沒有打開訊息,通知上簡短的「哥哥」二字和錯誤符號宛如惡獸,一點一滴吞噬著他的堅強,慢慢啃食殘存在堅毅下的勇氣。眸子注視著訊息,直到螢幕閑置後轉為了黑屏,才鬆下緊攥的拳頭,置下手機。心如刀割的痛是如此難以訴說,這比任何東西貫穿他的心扉都還來的疼痛,畢竟他無法阻止那場悲劇發生,卻親眼見證。

  自責地抱著邋遢且凌亂頭髮的頭殼,蔡天仁為自己的無能低鳴長嘆,簡直要把肺泡擠破似的。

  遠處吵鬧聲響起,蔡天仁急忙壓低自己的聲音,過一會,擦拭眼裡的淚水後,起身繞到了眼前種植人工樹的草皮上。

  路燈有如幽浮照射出來的光束,照亮了一小塊黑漆漆的人行道。燈光下,有三人圍繞在哪裡的身影,他並不想過去湊熱鬧,不能說半夜出現在公園里面晃悠的人都是不良份子,不過會深夜出現在此地的人,多少都帶著非比尋常的意圖。

  一臉猥瑣的黃衣男子蹲在地上昏厥的女子身邊,色瞇瞇的眼神審視女子曼妙的形體,舔濕嘴唇後說道:「你看你看!鵝蛋臉、白皮膚、還有流著蜜汁的嘴唇,再加上那對胸線!這堪稱極品中的極品啊!」

  「哇噻!正翻了!那弄來的?」白衣男興奮地拍了黃衣男的背後,倆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志同道合的兄弟,身高體型甚至是臉龐都極其相似。

  「我來就躺在這了啊!不知道誰送來的禮物。」黃衣男繼續欣賞女子的體態。

  高大的黑衣男子站在他們兩人對面,碩大的鼻子聞了聞周遭的氣味,「不過看起來不像喝醉。」指著女子胸口上的鮮紅說道:「衣服上有血,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你這麼冷血還會關心人家喔?」白衣男用手肘撞了黑衣男胸膛一下。

  「我是怕她有病。」個頭高大的黑衣男瞥視白衣男說。

  「怕啥啦!垃圾桶旁邊你都敢撿了,這你也怕?」黃衣男依然注視著地上的女子,手掌輕撫她的臉龐。

  「要不然她是不小心打翻番茄醬嗎?」黑衣男聳肩。

  「這是血包啦!」黃衣男譏笑黑衣男說:「這你都不懂?問我專業的就對了,你看她穿的啥樣子,這天氣不會有人這樣穿吧?熱死你,你看、看她的頭髮,一般人會頂著這髮色這衣服出門去上班嗎?看她不是網拍就是演員啦!cosplay懂不?」

  「哇操!說不定還是個小有名氣的模特呢!」白衣男撫摸著女子的大腿,順勢將衣裙撩了起來,宛如被漂白的細腿因而展露,「保養的真好,太細嫩啦!太舒服啦!」
  
  較高的黑衣男子沉眉,嘖的一聲摸了摸下巴的鬍渣,一臉嫌棄地說:「也不能證明她昏倒的原因啊,最好先檢查看看還有沒有呼吸吧?要不然她真死了,我們就真成『撿屍』了。」


  「別管她死不死的,帶回去還要處理不是再找麻煩嗎?」穿著人模人樣的白領走進了人群,挺著交際應酬所留下的啤酒肚。

  「帶來帶去你們不覺得麻煩嗎?」
  
  扔下手頭上的菸蒂,嘴裡吐出放縱的白煙,烏黑的皮鞋摧殘著煙頭的火星。

  鬆開了脖子上的領帶,看了眼地上的女子,眼睛閃出亮光,升起濃密的眉毛,嘴角揚起說道:「不如趁現在她還活著,就地解決吧,剛好也是熱的,這個時段正好,人少她又不會亂叫。」很習慣且制式化的動作看了眼腕上高檔的手錶,「還有些時間,結束了請大家喝個酒,如何?」
  
  「贊成!」黃衣男高聲地說,不擔心附近有人的樣子。
  
  「嘿嘿嘿!我可是不會客氣的喔!」白衣男雙手磨蹭。
  
  「你們先玩吧。」黑衣男微微一笑。
  
  「怕事欸你。」黃衣男酸了黑衣男一句。
  
  「好了別說了,快!將她脫去那邊的草皮,這裡地板太硬了,玩起來很不舒服。」白領抱怨了一下,迫不及待地指揮著白衣和黃衣男子,自己則將高級的外套脫了下來,埋頭解著煩人的褲腰帶,「阿全你要當最後一棒的話,先去把個風吧,最近一堆人愛跟風人,想當什麼超級英雄?真是一群白痴。」
  
  「好啦!反正也不會多久。」黑衣男轉頭竊笑,開始注意著四周。
  
  兩人分別抬著雙腳和腋窩,小心翼翼將待宰的女子拖入走道旁的草皮上,時不時還發出嬉笑聲。
  
  躲在樹後,露出一對眼睛的人就是蔡天仁,他的擔心終於靈驗了。雖然距離稍遠看不清女子完整的面容,不過那熟悉的亮黃色古裝、白色的長髮,這種搭配很罕見,印象深刻,由此他能猜出昏迷的女生百分之百就是姜芸。
  
  身體明明還很虛弱,卻還要到處亂跑!蔡天仁雖然很想當面指責她,但圍繞在哪裡的人看上去並不善良,使他退怯。
  
  不懷好意的人將姜芸抬往樹叢後方,離開了蔡天仁的視線範圍,眼睜睜的,看著她一步步陷入那群人的魔爪。
  
  以前的那股衝勁呢?猶疑不決的問了自己,就在他還在等待心中的回應時。蔡天仁緊咬嘴唇,好不容易凝聚出的勇氣讓他踏出步伐,眼前缺出現了變化……
  
  曾經,光亮明媚的街上處處充滿著幸福洋溢。
  
  蔡亞妍那雙熾熱的大眼比陽光還要刺眼,熱烈的陽光依舊擋不住她的熱忱。妹妹可愛的笑容是蔡天仁失去父親後的唯一倚仗,溫熱得手又蹦又跳地拉著自己的手,想帶哥哥去看看她未來訓練舞蹈的地方,那是可以完成她舞蹈夢的基石。
  
  她是一位有夢就追的女孩,對舞蹈有著希望和憧憬,亞妍曾經說過:「我想站上小巨蛋這個歷史舞台,成為別人記憶裡最燦爛的一分鐘我就心滿意足了。」
  
  畫風一轉,急轉冰冷得手使他驚覺,天色陰鬱般的昏沉。
  
  鮮紅色液體流遍亞妍的下肢與雙腿,夢想如幻夢一場,渺茫的希望如風中的砂礫,已成過往雲煙。白霜的唇辦、虛弱的顫音,無力的雙手擁抱趴在她腹上痛哭撕聲的蔡天仁,安慰他受盡折磨的心靈,並不怪罪親愛的哥哥。
  
  悲痛的蔡天仁雖然四處尋求幫助,但是看上去光鮮亮麗的世界早已沉淪,冷漠的人群加快腳步離去、斜視的目光對此事莫不關己。蔡天仁至此對人類失去信心,封閉自己對外界的任何交流。
  
  回到現在,他背靠著樹,雙腳癱軟地摔坐在滿地的枯枝爛葉上。扔下隨手操來的木棍,雙手遮掩自己無顏面對勇氣的面孔,激動地哭了出來,還是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把苦悶全憋在心裡。
  
  軟弱、無力……憑什麼!一個大男人會是如此廢物般的存在,說白了就是一個窩囊廢。他不願踏出名為勇氣的一步,沒有超人站出來拯救世界的骨氣,苦水澆熄心中的正義,雙手一攤放縱罪惡在世界上任意孳生。
 
  白領男吐了口煙痰,淫褻的表情上充滿著期待。走進草皮上,綠草發出嚓嚓的悲鳴。白衣男拿出手機準備拍下整個過程,黃衣男還對還對姜芸的肌膚愛不釋手,不停對她上下其手。
  
  「別玩了!我等不急了,要先上了!」白領男脫下褲子,只剩下垢黃的白襯衫和白內褲,脫去油光的黑皮鞋,襪子一樣是毫無品味的白色。去掉了人的外皮,只剩下慾望沖昏頭的野獸,盡情戲謔眼前的獵物。
  
  淫穢的表情接近姜芸白玉般的臉蛋,抓起她細緻到光滑的玉手,反覆摸上好幾次。鼻子磨蹭著她的臉頰,聞了聞女子的芳香,「吼吼吼,極品的味道就是極品,嘿嘿嘿!」整個過程看得兩位年輕小夥子心癢癢的。
  
  「角色扮演還真是第一次呢!哈哈哈!好舒服啊!」白領男趴在姜芸的身上,肥滋滋的肚腩毫不客氣地壓在姜芸身上,滿口穢語能使他充滿性慾。
  
  率先粗暴地撕扯開華麗的雲緞交領,淨白透明的薄紗裡鮮紅色的內兜若隱若現,這讓白領男更是興奮、更加狂妄;硬扯那編織綺麗的束腰,只是這套服裝比他方才花上數分鐘解開的褲腰帶還要難纏,一心只想快點品嚐肉體的白領男使力地又扯又拉,不受其力的衣服發出撕裂的哀嚎。
  
  白領男的慾望持續擴大,先舔舐美人裸露而出的香肩,親吻柔滑美味的脖頸,享受著極為精緻的肌膚。
  
  戛然,白領男的汗毛佇立,瞳孔像是被掏空失去了靈魂的光澤,當他張嘴慘叫時……

  啊──喀啦!
  
  白領男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在外固守的黑衣男立刻轉頭看向叫聲來源,黃衣男和白衣男就像經歷了一場浩劫,拼了命地跑了出來。
  
  衣衫不整的姜芸撥開草叢,拉著半片扯的皺爛的黃衫遮掩身軀,另一手提著鮮紅色的下顎,嚇愣了黑衣男還有遠處觀看的蔡天仁。
  
  顛簸著雙腿踏上步道,滿臉疲倦,蔡天仁知道她還沒擺脫使她虛弱的主因。
  
  扔下那塊淌血的下顎,屈腿扎穩了馬步,使身體不再搖晃。拉緊胸前遮掩的散落衣衫,手掌呈手刀狀擺在了身前,很勉強地架出戰鬥的姿勢。她急喘著氣息,很難說出一句話,眼皮彷彿吊掛著槓鈴,硬是靠毅力在支撐。

  「怎麼回事!」黑衣男驚慌地質問逃出來的白衣男,因為只能見著他的人影,黃衣男早就逃之夭夭了。
  
  白衣男則跌坐在地上,雙腿比蒟蒻還要柔軟,他的表情囂張不起來了,嘴裡不停碎念著:「她、她……她殺了、她殺了祥哥!」
  
  「什麼!祥哥怎麼可能被這臭婆娘……」黑衣男驚訝地望著姜芸,文弱的外表看不出她是如何殺死肥壯的祥哥。
  
  祥哥?雖然蔡天仁躲的有段距離,不過黑衣男宏亮的聲音他還是聽得很清楚。
  
  黑衣男欲想衝上前扭斷那女子的脖子,這對普通柔弱的女子來說可是非常容易;不過,看見撕扯下的那塊下頜,他停止了接近的想法。自從「隕石事件」後,碰見異能人並令人感到意外,天知道她有什麼能力?黑衣男抽出腰間的土製手槍,將槍上膛後槍口對準了姜芸。
  
  「姜芸快逃!」蔡天仁突然從樹後大喊,他不管姜芸是否真的來自五百年前的明朝,槍這玩意兒的目的永遠只有一個。
  
  黑衣男看向身後的聲音來源,沒想到還有人躲在哪裡,當他回頭與女子對視時,心臟一陣擠壓,面容開始掙扎起來;死寂的眼神充斥殺戮的氣息,紅光傳遞出接下來將會有人死在這裡的訊息,面容危懼的黑衣男知道,那個人就是他。
  
  黑衣男猙獰起粗痞的面孔,冷血地對女子扣下扳機,烏金的槍口噴散出炙熱火光。
  
  「去死吧!」
  
  原本彎曲的雙腿靈巧地蹬步,與剛才的蹣跚呈現強烈對比,姜芸躲過了首發的槍彈,毫髮未傷,只留下一絲抹紅的光影。
  
  黑衣男緊蹙眉頭,表情甚是焦躁,就算射光子彈也要在她身上射出個窟窿來,不顧後座力帶來的槍口偏移,就算是點發在瘋狂擊發之下也能算掃射了。一顆顆子彈貫穿前方樹叢,肉眼卻難以捕捉女子的身影,又或者都朝影子開槍。
  
  殊不知!姜芸已到他身前,壓低身子掌心向上推擊黑衣男的武器,正好是黑衣男拉下扳機的前一刻;槍口指向充滿鬍渣的下巴,子彈貫穿了他的腦袋,鮮綠的腦漿與殷紅的鮮血在子彈的翻攪下,火山噴發般四散。
  
  姜芸緊攫著手中的染紅的布匹,能感受出她是想遏制胸口的劇烈痛楚,可能是剛才劇烈的行動所導致的。
  
  白衣男見狀,希望自己能多長出兩條堅強的腿,好代替無力的雙腿逃離紅眼惡魔。不停捲縮著臉孔,驚慌地倒退爬行好一段距離,直到他再次對上夜晚裡的鮮紅血月,紅眼惡魔使白衣男鈣化的雙臂同時失去支撐體重的力量。
  
  姜芸搖晃地逼近,好似有股力量將白衣男壓制,很沉很沉的威懾力,額上的汗水滑落的速度比平常快上許多,使他不能動彈。
  
  蔡天仁在一旁縮頭縮腦看了許久,一幕幕血型畫面看在純樸大學生的眼裡……呃嘔──他還沒從腦漿噴發的畫面裡恢復過來,更何況……
  
  白衣男的頭顱被她一掌擊沉在石磚地下,深埋褐土的頭殼扭曲變形、血肉模糊,很難看出五官原來的樣貌。
  
  嘔呃──
  
  他擦拭嘴抹的汁液,繼續再一旁關注著姜芸;沒想到姜芸同樣也望向這裡,就算像個距離甚遠,還是令他全身顫毛,雞皮疙瘩爬滿全身。
  
  不過她好像沒有敵意,退去紅光的眼睛是最好的證明。

  蔡天仁觀察了四周,確定只剩下他一人面對著姜芸,但是始終沒有要接近的意思。她是殺了三個人的殺人犯,雖然那些人有趁人之為的行為,但……不自於扯人的下巴吧!心中的添上一道陰影。
  
  姜芸如活屍一般,彷彿是拖著身體在走路,朝蔡天仁這個方向過來了。哀號一聲,體力不支地跪座下來。
  
  蔡天仁低下頭躲避視線,沒一會又偷瞄回去,每看一次心就折騰了一下,緩深眉鎖。

  「我不想惹事情……」
  
  實在不知道是否要跟一位殺人兇手扯上關係,並不值得冒這個惡險啊!就算沒被她扯下身上任何部位,也會因為幫助罪犯搭上莫須有的罪行。與她非親非故,實在沒有幫助她的理由。

  蔡天仁騷著頭,左右甩動愚鈍的腦袋,明擺著掉頭勞跑是上上策,卻一直不去執行。
  
  還是就打個救護車,沒很難吧……
  
  啪嗒!姜芸似乎體力透支,不支倒地。

  蔡天仁才抬起頭,忍不住人性在腦裡催促,起身行動。
  
  到了她身旁,「咳咳咳……」她就像得了肺結核咳個不停,不知所措的查看她的狀況,抽取幾張背包內的衛生紙擦拭從嘴湧入鼻腔的血液,這時在嗆到可就痛苦萬分了。

  四周寂靜一片,鳥兒已經睡著了,道路上只剩陰冷的涼風以及婆娑的落葉。
  
  「姜芸、姜芸……」輕拍她的肩膀,嘗試喚醒她的意識。
  
  只見她緩過氣來,好像在等待似的,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蔡天仁,眼眸的光芒渙散開來,而後闔上眼皮。
  
  不知道為什麼,見她安穩地呼吸,嘴角才能輕鬆地上揚起來。可能是少了害怕吧,至少她沒有順手擰下頭的動機了對吧?
  
  小心翼翼地把綻開的衣服捏起,想要幫她把衣服穿好;不安分的眼睛再次犯規,不小心看見那白裡透紅的薄紗內襯,裸露的白嫩香肩下方,接近胸腔的位置,突兀的發黑掌印吸引他的目光。

  「這是……」蔡天仁看不出個所以然,覺得這可能就是致使她胸口疼痛以及虛弱的原因。
  
  「不對不對!現在不適欣賞的時候了!」他在自己的提醒下回過神來,急忙又帶上細心地將衣領交叉穿上,屆時乾咳兩聲,尷尬的視線掃蕩左右兩旁。
  
  他想了想,要把她弄上機車就是個問題了,更何況,要如何讓失去意識的人不至於從後座上跌下來啊?
  
  「對、對不起,等等要背妳喔,可能會碰到一些些地方,希望妳不要突然醒過來就扭斷我的脖子。」不知道她怎麼都能即時醒來,害怕不小心動到她時,又有什麼激烈的反應,好似她能聽見地說道:「接下來我先帶妳回我家喔,妳別誤會,雖然我很想有個女性朋友,但是我對妳絕對沒有任何惡意。」調整背包的背帶長度,使其不會礙事。
  
  「呃噢……真沉……」將女子背上了背後,原本還以為會很輕呢。
  
  將她往上一頂,能更穩妥的背著她。背後傳來姜芸溫熱的體溫,好像有人依偎這一樣,這還真是蔡天仁的初體驗,沒想到背人就是這樣的感覺呢。
  
  體重、體溫、肢體接觸,以及凸出物頂著他後肩的飽滿觸感,讓他心臟加速跳動,忍不住興奮起來。
  
  這下需要屈著腰去攔了一輛計程車了,把側背包挪到褲襠前方……

***
    
  天以明亮,尋常的一天,不尋常的現場,對於這些警察人員卻習以為常。
  
  祭祀般菊花黃的警用封鎖條纏繞在魁梧的樹幹樹或是舊街燈上,在公園裡畫出突兀的線條,隔離了血跡斑斑的案發現場。
  
  警察阻擋現場,不讓閒雜人等接近,以及愛亂挖大新聞的記者破壞現場;可是,今天卻沒有任何人前來圍觀,也沒有記者前來,感覺整個公園被隔離似的。

  鑑識人員一如往常採集能用的線索,指紋、毛髮、彈殼或是血液的噴散方向均不敢馬虎。
  
  「嘔唔、嘔──」年輕氣盛的外表出現蒼白,年輕的警員因反胃而難受。整齊乾淨的制服、中規中矩的行為舉止,各各都透露出他學淺的資歷。
  
  「去!要吐滾遠點!別破壞現場。」粗痞的臉上充滿鬍渣,襯托出那幅邋遢的顏面。
  
  他肆意揮了揮手,驅離了他,濃眉粗眼專注與眼前每一具死狀難看的屍體。
  
  長相並不親和的男子蹲服在黑色衣服的屍體身旁,分別看了屍體下巴沾染碳灰的彈孔、天靈蓋的坑洞、手邊的鐵黑色手槍以及粉筆圈起來的彈孔和彈殼的落點。
  
  「學長,嘔呃……你在看什麼啊?」
  
  「噓!安靜!」警探以沉重的聲音說道:「別干擾我的思緒。」手指沾取地上的鮮血與腦液的混合體,靠近鼻尖,深吸一口氣。凝重的臉色深思熟慮一番,望向前方凌亂的彈孔。
  
  「學長,聞這個幹嘛啦!不覺得噁心嗎?」
  
  「唉!阿坤啊,線索這種東西並不會主動自首。你要是不想待在這裡,四處找找有沒有遺漏的東西。」

  「是、是學長、嘔唔……」阿坤摀著嘴說。
  
  過不久,這名叫阿坤的小警員,用穿搭醫療手套的手拿著一個密封袋,袋裡裝著一部手機。
  
  警員阿坤撇開對屍體的直視,向蹲服的小隊長報告:「學長,我再兒童區的玩沙區裡面找到了這部手機,很有可能是其中一人遺留下來的,可能是摔壞了,打不開,所以不能夠完全確定是不是當時遺漏的東西。」
  
  「嗯,先帶回去交給技術課吧。」

  「知道了。」
  
  龐大的人影闖進隊長視覺的放映裡,迅速取走阿坤手上的密封袋,塞進身後的褲頭裡。阿坤還來不及反應,就被隊長一句輕聲的警告,強迫他閉上嘴。
  
  一位穿著大尺碼卡其色西裝的肥胖身子、肥胖的肚子、肥胖的四肢、肥胖的脖子、肥胖的臉龐,像是用兩腳走路的飼養豬。嘴裡不斷咬動,唇齒上染有紅色液體,嘴裡露出奸詐的詭笑。
  
  脫下墨鏡,塞入因肥胖而繃緊的衣服左側袋口。肆意走進了封鎖現場,還順手推開前去制止他的兩名警察,以他的身材根本沒人能夠阻擋。
  
  「這事就別插手了,臭警察們。」胖子嘴裡咀嚼一番,吐出大量的鮮紅色檳榔汁,正好就噴灑在頭破血流的屍體臉上跟隊長的鞋頭。
  
  「口氣還真不錯,看來你們最近過得很不順遂啊。」小隊長瞧了眼自己的鞋子,抬頭調侃:「最近你們『天竺』的事情可真不少,插手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了,就不怕忙不過來嗎?」
  
  「少管閒事,這是老大們的意思,韓龍小隊長。要是不想惹上麻煩就帶著這群煩人的蒼蠅,趕緊滾出這裡。」胖子口氣充滿了傲氣,完全不怕警察這個「東西」。
  
  「我們可不聽從你們老大的話。」
  
  「噢!但是你們長官卻比狗還聽話──不送了。」胖子言畢,一群黑衣人扯開封條闖了進來,像驅趕流浪狗一樣將所有警務人員很不客氣地驅逐,剝奪他們辛苦一早上採集而來的任何線索。
  
  「像個膽小鬼一樣乖乖離開,撕破臉就不好看了,對吧?」胖子抽氣地陰笑著。
  
  案發現場被任意踐踏,黑衣人擅自挪動三具屍體還有分離的下顎,將其堆疊在了一起。採集的所有物品器具同樣集中在屍體周遭,一名黑衣人提了桶汽油,澆淋在所有證物上。
  
  「這……該怎麼辦?」阿坤不知所措的看著學長,。

  「走吧阿坤。」
  
  「可是……」
  
  「閉上嘴走了!」韓龍頭也不回地離開。
  
  「是學長……」阿坤跟隨其後。
  
  韓龍帶著警員阿坤準備離開這裡時,身後燃起了火光,證據、屍體消失在火光裡。
  
  上了警車,韓龍用力甩上車門。

  「幹你娘!」韓龍破口大罵,憤恨不平地捶打了方向盤一下。

  不等阿坤是否關上了車門,油門緊催,徜徉而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1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怒目少年
喔!看來是我之前看漏了。
話說回來,那個胖子是誰啊?
難不成也是穿越的?

06-23 18:13

DDKIMIT
胖子能很明確說不是~~會穿越的人不多XD而且需要特定的方式才有辦法所以~~我只能透漏這些了[e29]06-23 18:16
怒目少年
所以胖子也是現代人,我明白了,謝謝

06-23 18:18

DDKIMIT
不會XD有問題可以發問~~可能我的寫作方式有問題,所以可能會導致部分人物不完全(之後漸漸就會有更多資訊透漏了)
謝謝你這麼專心看我的故事劇情阿XD好感動[e36]06-23 18:21
怒目少年
沒有啊,是我自己看漏了

06-23 18:23

DDKIMIT
你能看懂我就放心了~~就怕這種一直藏起來的寫法會讓人看不懂[e20]06-23 18: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 後一篇:好不容易放鬆一天的日誌...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