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夢想遠大》Full Version

作者:藍燈夜吟風嘯月│2018-05-16 23:42:13│贊助:16│人氣:354



本篇並非活動作品,而是《夢想遠大》一文的補完版。
潤飾了一些用詞、多補了幾句對話、以及多加了昨夜趕稿來不及寫完的最後一幕。

畢竟昨天那篇是活動作品,直接更新上去好像不怎麼妥當,於是另外發一篇。





 
 
 
  「爸爸?」
 
  「嗯?」
 
  「你有夢想嗎?」
 
 
  正在改學生考卷的父親似乎有點詫異,他摘下鏡片厚重的眼鏡,望著黃偉翔的書桌。
 
  一向嚴厲的皺紋之間出現些許溫柔,黃偉翔很久沒在他臉上看見那樣的皺紋了。自從高中聯考倒數進入兩百天後,他老是要他專心唸書。
 
  「當然。所有人都有夢想,我也有。」
 
  黃偉翔難得嗅到了能繼續問下去的味道。
 
  「是什麼?」
 
  父親很難得、非常難得地,猶豫了。好像某種又沉又重的東西攀上他的眉間。
 
  小書房沉默了一陣子後,他低沉的嗓音才響起,「……我小時候,大概跟你一樣大的時候,想當導遊。」
 
  「導遊?」
 
  父親聳聳肩,「我那個年代,要出國旅行是很困難的。我從一個回國的商人口裡聽說百老匯音樂劇,一直想親眼去看一次。那時我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當導遊。」
 
  就黃偉翔所知,父親一生從未去過紐約。
 
  「所以你才唸歷史嗎?」
 
  又沉默了半晌,父親才點點頭,「可以這麼說。」
 
  「要不然,等我考完聯考,我們一起去紐約看百老匯吧?」
 
  父親哈哈大笑,黃偉翔很久沒聽見他笑了。
 
  「那你可得考出能讓你媽點頭的成績才行。」
 
  「我怎樣?」母親走進書房,手上端著給父親的熱茶。她皺著眉頭,顯然她也對於父子難得相談甚歡感到驚訝。
 
  「妳兒子說暑假想去紐約。」
 
  「為什麼?」
 
  「去看百老匯。」黃偉翔笑嘻嘻地說。
 
  疑惑浮上母親的眼瞼,「百老匯?你怎麼會想看那種東西?」
 
  「不是我,是爸——」黃偉翔打住,改口,「增廣見聞囉。」
 
  母親狐疑地看著他。
 
  「好吧,如果你考得好倒也不是不行。但前提是你考得夠好,聽見了沒有,黃偉翔?」母親將茶放在父親桌上的杯墊上,「老公,去紐約可不便宜。真要成行,我們這陣子得省一點。說到這個,我一直想跟你談談,張太那兒正缺人手,反正我白天也沒事,想過去幫點忙,多少添點買菜錢——」
 
 
  黃偉翔看著父親彎起的嘴角和魚尾紋,忍不住笑了出來,俯下身,繼續唸書。
 
 
 
  ∮
 
 
 
  「下一個,十七號,黃偉翔。」
 
  「我叫黃偉翔,政明國中畢業。我以後會成為像金庸、喬治.R.R.馬丁、J.K羅琳和村上春樹那樣風靡世界的大作家,如果有人想要我的簽名,歡迎來找我!」
 
  鴉雀無聲。
 
  新生們面面相覷,一時竟忘了掌聲,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竊竊私語。
 
  「J.K羅琳……是哈利波特那個嗎?」
 
  「金庸我知道,我看過卡通版的神雕俠侶。」
 
  「村上春樹?AV女優嗎?」
 
  率先鼓掌的是站在講台邊的班導,直到這時台下的新生才跟著他拍起手來。但是除了老師以外,大多數人仍舊摸不著頭腦,新生們獻給黃偉翔的掌聲明顯比之前說「喜歡打籃球」,或「家裡有PS3,有興趣可以一起玩」的那幾個同學要小聲許多。
 
  即使如此,黃偉翔依然志得意滿。跟他同年紀的人連村上春樹都不知道,而他卻已經把《挪威的森林》和《海邊的卡夫卡》印在腦海裡了,現在他的書包底部甚至還躺著《1Q84》的中譯本第二卷。
 
  「帥啊,老兄。」黃偉翔回到座位坐下後,他鄰座的平頭男給了他一個拇指,「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夢想說得那麼大聲。我知道喬治馬丁,《權力遊戲》,對吧?」
 
  其實正確書名是《冰與火之歌》,不過黃偉翔沒有笨到在這時候糾正他。
 
  「村上春樹是日本作家?」
 
  黃偉翔點點點頭,「最棒的。」
 
  「這麼厲害?」
 
  不論他是不是裝的,他已經在這隻字片語間贏得了黃偉翔的好感。他拿出《1Q84》遞給對方。
 
  「嗚哇,好厚,而且完全沒有圖耶……」
 
  看著那顆俯身翻書的平頭,黃偉翔興趣濃厚,「你叫做?」
 
  「葉秉豪,政中畢業,興趣是籃球和漫畫,拿手的科目數學和物理。我的自我介紹已經過了,老兄。」他提醒道。
 
  黃偉翔哈哈大笑,「抱歉。」
 
  「看得出來你不是真的覺得抱歉。」葉秉豪擺了擺手,低下頭,翻開書頁。
 
  黃偉翔有種預感,他和這傢伙一定很合得來。
 
 
  等到二十三個男生全部輪了一遍,終於輪到女同學自我介紹。
 
  教室頓時響起一陣口哨聲,隨之而來的是女生厭惡的反擊。老師雖然舉起手示意大家安靜,但他看起來並沒有特別認真,也許這番光景每年都會上演一次吧。
 
  當座號二十四號,也就是女生的第一人走上講台時,黃偉翔的目光立刻被她捉住。
 
  不止他,其他男生也立刻有所反應。其中一部份安靜下來,而另一大半則吆喝得更大聲,黃偉翔是後者。
 
  葉秉豪側身到他旁邊,「你是政明畢業,所以應該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吧?」,他用下巴點了點台上。
 
  黃偉翔搖搖頭,如果他曾經見過她,他一定會有印象。
 
  葉秉豪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你馬上就知道了。」
 
  「我是李芊玲,木子李、草木芊芊的芊、八面玲瓏的玲,政中國中畢業。我來學校不是為了浪費時間,而是為了學習,我的目標是連續三年的全校第一,如果有人阻撓我,我絕對不會客氣。」
 
  她姣好的臉龐面無表情,本來的吆喝之聲蕩然無存,新生之間的空氣比黃偉翔那時還要僵硬,甚至連掌聲都沒有。
 
  「對了,老師,如果沒有其他的人選,我自願當班長。」
 
  她向一臉不知所措的班導說道,翩然下台。看樣子這場面即使對老師來說也屬少見。
 
  「厲害吧?」葉秉豪笑嘻嘻地說。
 
  「嗯,很厲害……」黃偉豪嚥了嚥口水,點點頭,「你認識她?」
 
  「政中畢業的沒有人不認識她,雖然乍聽之下很誇張,但那個可是確實稱霸校排三年的怪物,她的傳聞大家都知道。」葉秉豪說,繼續讀村上春樹,「如果你問的是我有沒有跟她同班過,沒有。」
 
  「她真的三年都是第一?一次都沒有……?」
 
  「沒有。」
 
  黃偉翔看著教室另一邊李芊玲的端麗側臉,默默思忖。
 
  「順帶一題,如果你在打她的主意,還是省省吧。被她拒絕的男生人數遠在她蟬聯榜首的次數之上。」葉秉豪頭也不抬地說。
 
  「我才沒有哩。」黃偉翔撒謊。
 
  「我只是好心給你建議。」
 
  「謝謝,我不需要。」
 
  自我介紹還在繼續,而黃偉翔也繼續偷看李芊玲的側臉,他相信有一半男生都這麼做。
 
  突然間,不知道為什麼,李芊玲突然轉過頭。黃偉翔肯定她在看著自己。
 
  她的視線凶狠而螫人,那是用不悅來形容會顯得太過輕描淡寫的眼神。
 
  黃偉翔反射性別開目光,跟害羞無關。
 
  
  他有種預感,他和她一點也合不來。
 
 
 
  ∮
 
 
 
  「黃偉翔,教學日誌呢?」
 
  李芊玲「啪」地一聲,將雙手拍在黃偉翔的桌上,怒目瞪著他。坐在黃偉翔隔壁的葉秉豪被嚇得抖了一下,吃到一半的三明治掉到桌上。
 
  就結果而言,李芊玲果然如願當上班長,畢竟在高中鮮少人願意擔任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屎缺。而她正如所有同學猜想的一樣,是個盡責到近乎嚴厲的班長,老師們交待的事她從來不會忘記,甚至還自己準備了一本厚厚的辦公資料夾專門整理班務。
 
  站在普通學生的角度,她積極的態度是讓人能夠放心依賴她沒錯,但如果作為班級幹部,李芊玲的嚴厲卻會讓人吃不消。遺憾的是,黃偉翔正巧是班級幹部的一員。
 
  「那個不是星期五才收嗎?」黃偉翔知道她找上門的原因,但他決定裝傻到底。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吧?我希望每天的紀錄都能讓我先看過。你應該在昨天下課交到我桌上的,學、藝、股、長。」
 
  黃偉翔怎麼也猜不透他為什麼會被提名學藝股長、又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當選。根據葉秉豪的說法是,他的自我介紹「很有學藝股長的感覺」,對此黃偉翔只想對那些投票給他的同學比一個中指。
 
  「噢,我懂了。」黃偉翔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那妳現在要看嗎?」他從抽屜拿出教學日誌。
 
  李芊玲厭惡地看著他,「今天放學交到我桌上。」
 
  說完她就如風一般轉身,大步離去。
 
  「她是不是把自己當成我的老闆啦?」黃偉翔問他旁邊的平頭。
 
  「嗯……從身份上來說,她好像的確就相當於你的老闆喔?」葉秉豪實事求是地說。
 
  似乎真的是這樣。
 
  「她國中的時候就會這樣找幹部麻煩嗎?」黃偉翔不用確認就能肯定她國中時代一定也是班長。
 
  「我哪知道,我不是說過我沒跟她同班過嗎?」葉秉豪咬著奶茶的吸管說。
 
  「搞不好她愛上我了。」
 
  黃偉翔幾乎能聽見他翻白眼的聲音,「這你真的想多了……她怎麼也不像那種會對喜歡對象惡言相向的角色吧?」
 
  「我倒是覺得傲嬌挺可愛的。」黃偉翔用筆尾挖鼻孔,望著在站在黑板前寫字的李芊玲。她的馬尾在身後搖晃,讓人很想拉拉看。
 
  「啥蕉?」
 
  「傲嬌啦,就是……算了,當我沒說。」
 
  黃偉翔甩了甩頭,將這個念頭拋開。
 
  就算他再自信一百倍,他也不覺得李芊玲跟他交談的時候有任何稱得上友善的情緒,只有滿滿的厭惡和反感。退一步來說,李芊玲本來對男同學就沒什麼好臉色,但不曉得是不是黃偉翔的錯覺,她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更加惡劣。這點他至今依然不知道原因,而且的確令他很受傷。
 
  「你有寫嗎?」葉秉豪用下巴指了指教學日誌。
 
  「啥?當然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昨天一整天都沒聽課,」黃偉翔扮了個鬼臉,「你幫我寫吧。」
 
  「才不要。」
 
  「拜託啦,比賽快到了。」黃偉翔央求。
 
  「被班長發現怎麼辦?」葉秉豪抬起眉毛。
 
  「只要那東西準時交出去,沒危急到她完美的班長紀錄,她才不在乎是誰寫的哩。」
 
  「你怎麼一副很了解她一樣?」
 
  「你當兩個月學藝,也會跟我一樣了解她。」
 
  「這我敬謝不敏。」
 
  葉秉豪接過教學日誌,丟進自己的抽屜裡。
 
  「謝啦。」黃偉翔開心地說,俯下身繼續與他那本寫滿字跡的筆記本搏鬥。
 
  所謂的「比賽」,就是校內舉辦的文學競賽,黃偉翔理所當然地報名了小說組。就他所知,高中就舉辦文學獎性質比賽的學校並不多,這也是他選擇這間學校的原因。正如李芊玲目標瞄準著制霸校排名一樣,黃偉翔也下定了要制霸小說組三年的決心。
 
  「所以呢?你的狀況怎麼樣?」葉秉豪探過投來,一邊咀嚼他的三明治,一邊問道。
 
  「絕讚運轉中,這篇小說可不得了喔,有趣到連我自己都會笑。」黃偉翔的嘴角自信揚起,握著筆的手飛快書寫。
 
  「等等,你不拿你以班上同學作為角色寫的那部參加嗎?」
 
  「怎麼可能?」黃偉翔用筆尖搔搔下巴,劃掉一句他不怎麼滿意的句子。
 
  「真假,難得我當主角耶,虧我還那麼期待。」
 
  「那是長篇連載,比賽只接受短篇小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有嗎?」葉秉豪皺眉,側頭思索,「就是你上次說的那個?是什麼故事來著?遊戲?」
 
  「遊戲改編啦,」黃偉翔說,「那種很有名的社群遊戲。玩家需要扮演普通平民或兇手,兇手會在晚上隨機殺人,平民方必須在白天的想辦法猜出誰是兇手,並在他們將所有平民殺死前將兇手全部處死才能贏得勝利,反過來說就是兇手獲勝。你有聽過吧?這種遊戲很有名耶。」
 
  葉秉豪聳聳肩,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吃掉,「大概吧,我不確定,我對那類型不熟。」
 
  黃偉翔興致勃勃地說,「這次我用的是最經典的背景,也就是通稱的『人狼遊戲』,那套設定戴著奇幻背景,故事上比較好發揮。」
 
  「人狼遊戲?」
 
  「我在故事高潮設計了一個精彩的大反轉,」黃偉翔自信滿滿地說,「主角會在最後帶領平民們一舉反攻,最後終於將那些偽裝在平民裡的狼人剷除,熱寫到爆胎。我敢說,一定會讓那些評審大吃一驚。」
 
  「好吧……」葉秉豪歪著頭,似懂非懂,「評審都哪些人?學校老師嗎?」
 
  「初選是由學校老師擔任,但聽學長說,決選會邀請作家和編輯來審查。欸,搞不好我會一戰成名,馬上就有人要幫我出書喔!」
 
  「你想得也太美了吧,」葉秉豪難以置信地說,「該說真不愧是你嗎……」
 
  「距離截稿還有兩星期——準確來說是十二天啦,」黃偉翔興奮地說,「我已經分配好了,下禮拜會把故事完成,然後是潤稿,最後再把故事用電腦打出來。交件過後二十天會舉行公開評選,也會一併在那時候頒獎,到時候你也許可以跟我一起去聽。」
 
  「還是免了吧,我跟文學實在不搭軋。」葉秉豪搖搖頭他那顆平頭,拿著他早餐留下的垃圾站起身,朝黃偉翔嘿嘿一笑,「況且,我相信你會得冠軍。」
 
  「喲,夠識貨。怎麼樣,要不要我先幫你簽名?」
 
  朝著教室垃圾桶走去的葉秉豪頭也不回,擺了擺手。
 
  「不急,等你出名了再簽一本成名作給我吧,我要拿去網拍上賺他一票。」
 
  黃偉翔對著他的背影大笑。
 
  「一言為定!」
 
 
  上課鐘聲響徹校園,在其他同學歸位的笑鬧中,黃偉翔已經再度低頭,與筆桿一同回到那文字之中。
 
 
 
 
  ∮
 
 
 
  上高中的第一年冬天,黃偉翔以〈狼人之村〉一文,報名參加明和中學第十七屆文學獎小說組,成功擠進決選名單,但是並未獲獎。
 
 
 
  ∮
 
 
 
  黃偉翔心情麻木,他甚至連自己是怎麼走回教室都不記得,只記得滴著陰雨的天空讓他想朝烏雲咆哮。
 
  「哎唷喂,咱們的大文豪回來了。」上課上到一半的物理老師看見他走進門,笑著說,「怎麼樣,戰績如何?」
 
  全班三十六雙眼睛盯著他。
 
  如果有得選,他一定會立刻轉身逃跑。
 
  「連佳作都沒得到哩,要得獎果然沒那麼簡單,哈哈哈。」黃偉翔舉起手,搔了搔後腦杓,哈哈大笑。
 
  他忍受著同學那些讓他臉頰發燙的視線,穿縮在課桌之間,快步走回自己的位子。
 
  「噢,是嗎。」物理老師顯得有些詫異,「那……換個角度想,你下次的進步空間很大嘛。」
 
  「沒錯。我已經準備好東山再起,一舉拿下明年的首獎。老師,要不要先我幫你簽名呀?」
 
  「我已經有很多你的簽名了,大文豪,如果你的成績再繼續墊底下去,我還有機會拿到更多。」
 
  全班哄堂大笑,笑聲撞擊著黃偉翔的鼓膜,隱隱發疼。接下來的半節課,黃偉翔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直到下課鐘聲敲響,黃偉翔才將目光從沒翻開的物理課本上移開,再次抬起麻木的雙腿,朝門外走去。
 
  「老兄?」葉秉豪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不過黃偉翔並沒有回頭。
 
  「我……有點餓,去趟福利社。」
 
  他不等鄰座回答,快步離開教室。他一刻也待不住。
 
  他朝著與福利社相反的方向走去,直直穿過校園,回過神來,他才注意到自己在操場旁用來處理垃圾和回收物的空地。
 
  因為下著雨,寬廣而模糊的操場上不見半個人影,鉛灰色的天空很濕,將遠方教學大樓閃爍的燈光暈開。
 
  細雨落在肩上,淋濕了黃偉翔的髮稍。周圍寂靜無聲,只剩下雨和垃圾揉合的氣味。
 
  然後,勾在睫毛上的淚水終於滑落,黃偉翔放聲大哭。
 
  潮濕的空氣溢滿胸口,肺部像是要被撕裂一樣疼痛。
 
  他已經顧不得收斂哭聲,即使被別人聽見也罷,只要不是認識他的人就好。殘酷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拍在他的臉上,他的嘴裡能夠嚐到鹹味,但他不知道那是雨還是眼淚,也許兩者都是。
 
  這段時間來一直迴盪在他耳邊的耳語和狼嚎,隨著雨霧而消散,當哭聲止息之後,他覺得自己的肩膀輕了不少。
 
  雖然還是很刺、很痛,但是輕了不少。
 
 
  「你打算讓你自己全身淋濕才善罷甘休嗎?」後方傳來人聲,讓黃偉翔反射性地回頭。
 
  班長撐著傘,站在雨中,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
 
  黃偉翔並沒有聽見她過來,也不確定她在那裡站了多久,不過他敢肯定現在早就已經上課了。
 
  「妳來做什麼?」
 
  這時黃偉翔才發現他把羞愧留在教室裡了,就算眼前這個女生也許聽見了他難聽的哭號,他的心也毫無波瀾。
 
  「倒垃圾。」
 
  李芊玲抬起手,揚了揚手中粉紅色的塑膠袋。她走向深綠色的大型垃圾箱,用力一拋,將塑膠袋丟進去,粉紅色的影子在雨絲中畫出一道漂亮的弧線。
 
  她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折疊傘,遞給黃偉翔。
 
  「幹嘛?」黃偉翔提防地問。
 
  「給你撐,雨會越來越大。」她厭煩地說。
 
  「我不要。」
 
  「為什麼?」
 
  「那是粉紅色的,很娘。」
 
  李芊玲形狀漂亮的雙眼裡盡是嫌惡。
 
  她將粉紅色的那把傘打開,撐到自己頭上,再把原本撐著的黑傘遞過來。
 
  黃偉翔老實接下,道謝。
 
  「我會跟其他人說你去看頒獎典禮,哭夠了就趕快給我回來,別忘了你還要寫上課日誌,學、藝。」她擺了擺手,腳跟一轉,朝著校舍走去,長髮跟在她身後飛舞。
 
  對喔,還有頒獎。黃偉翔完全忘了。
 
  「謝謝妳送傘來給我。」他朝著粉紅色的傘頂喊。至少基本的禮貌他還曉得,何況他現在也沒有什麼自尊可言了。
 
  「傘是班導的,記得還給他。還有,我只是來倒垃圾。」她頭也不回地說。
 
  看著她在雨中慢慢遠去的身影,黃偉翔感到一陣想笑。
 
 
  雨漸漸大了起來,雨滴打在黑傘上的聲音很清脆。
 
  很沉、很重。
 
 
  黃偉翔一口氣翹了三節課,最後在數學課中途回到教室,嘴上還吃著福利社賣的香雞排和可樂,惹來同學和班導盛大的噓聲。他一面大聲反擊,一面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放學之後,黃偉翔立刻將那本寫著〈狼人之村〉的筆記本丟進班上的垃圾桶。
 
  不經意間,他發現垃圾袋是藍色的。
 
 
 
  ∮
 
 
 
  第二年,黃偉翔再次以〈抉擇〉一文參賽,三十四名參賽者中共十一人進入決選階段。
 
  黃偉翔成功入圍決選,最終並未獲獎。
 
 
 
  ∮
 
 
 
  「拿去,這是你的吧。」班導將筆記本遞過來。
 
  其他老師們都已經回家了,飄著茶葉和紙張香氣的辦公室空蕩蕩的,只有黃偉翔和班導兩人。
 
  黃偉翔接過那本熟悉的筆記本,沉默良久後才開口道謝,「謝謝老師。」
 
  他又等了一陣子,卻沒等到他預期的反應。班導只是逕自給自己的茶壺添加茶葉,還從抽屜拿出一包堅果分給他。
 
  「老師……你不罵我嗎?」
 
  班導抬起眉毛,茶的熱氣霧了他的鏡片,「罵你什麼?罵你不應該在英文課上寫小說?還是罵你不應該明目張膽到被老師發現?」
 
  「呃,我以為……」
 
  「那不符合我的風格,你又沒做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如果不認真聽課算犯法的話,九成的學生都可以抓去關了。」班導只是替自己倒了杯茶,索然無味地開口,「如果你希望我罵你,我是可以意思意思唸個兩句啦,但我覺得應該沒什麼用吧,你壓根就不是那種被罵一罵就會改過自新的學生。我只希望你明白,偉翔,不要恨楊老師,她只是在做她該做的事。」
 
  「她……」黃偉翔頓了頓,決定繼續說,「她說我『不應該寫那種無聊的東西』,還說我『再怎麼寫也不會得獎』……」
 
  他自己也明白現在說這些聽起來很像博取同情,但他沒辦法忍耐。
 
  「楊老師這麼說了?」班導皺眉,「看樣子,我得時間跟她聊聊……雖然她是我唸書時候的學姐……」
 
  他嘆口氣,放下茶杯。
 
  「那你怎麼想?你認為那是『無聊的東西』嗎?」
 
  「怎麼可能?」
 
  「那不就得了?」班導一副理所當然地說,「但是,偉翔,你不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這麼做很不明智嗎?下禮拜就是模擬考,更不用說聯考只剩下兩個月。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的老師,還是希望你能夠在成績上稍微有點起色。」
 
  「可是……比賽也快到了。」黃偉翔輕輕說。
 
  班導盯著他,「嚴格來說,學校的比賽全不是辦給臨考的學生參加的。」
 
  黃偉翔聽出言外之意。
 
  「你要我放棄這次比賽?」
 
  「作為你的導師,我不建議你報名。」
 
  「簡章上說只要是本校學生即可參賽,並沒有提到三年級生不能參加。」
 
  「聽著,小說比賽隨時都有,但是聯考只有這麼一次。」班導一字一句地說。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比賽了。」黃偉翔生硬地說。
 
  「你不用屈就於這個小小的高中比賽,未來你的機會多得是。」班導反駁,「眼下你要以大局為重,我不認為你會分不清楚哪一個比較重要。」
 
  「對我來說,比賽比較重要。」黃偉翔說,「我不能放棄這次機會,如果我放棄了,我過去三年的追求就也什麼都不剩了。」
 
  班導看著他,最後吐了口長長的氣。
 
  「雖然我是高中老師,可是我還是常常忘記你們這個年紀的脾氣有多硬。」
 
  「也許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脾氣硬,」黃偉翔說,「而是你們那個年紀的脾氣變軟了。」
 
  班導詫異地盯著他看。
 
  「你還蠻會說話的嘛,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他露出些許笑容評論道,「既然你這麼說,那你勢必也得明白,一定有某些事情將我們的脾氣給磨軟了。」
 
  黃偉翔思索著他的意有所指,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和父親的談話。
 
  「你是說現實嗎?」
 
  「雖然身為一個老師,我應該跟你說不要屈服於現實、要勇於追求之類的話,但是……是的,我指的就是所謂的現實。」
 
  班導憂傷地笑了笑。
 
  「我當老師的時間也不短了,我看過很多跟你一樣心懷夢想的學生,看過很多人成功、也看過很多人失敗,而身為老師,我有責任要告訴你。所謂的『夢想』,有一半是『夢』,作夢並不是壞事,但是人……有的時候必須要認清現實。」
 
  沉默一陣後,黃偉翔鼓起勇氣提問。
 
  「那你呢?老師,你有夢想嗎?」
 
  班導看著他,一陣子後才點頭,「曾經有。」
 
  黃偉翔注意到他的語氣。
 
  「實現了?」
 
  「實現了,我想當老師。」
 
  「有人阻止過你嗎?」
 
  班導的臉上再次泛起那種憂傷的笑容,「我爸爸希望我接掌家業,我們家以前經營外省餐館。」
 
  「但是你還是成為了老師。」
 
  「是的,我還是成為了老師。」班導同意,「但你的情況和我不同,偉翔。我們那個年代只要考進師範學校,幾乎都能成為老師。可是你……我的意思是……」
 
  「可是我連區區一個高中的文學獎獎狀都拿不到?」
 
  班導別開臉,「我沒有那麼說……那太……」
 
  「沒什麼好傷人的,老師。」黃偉翔說,「連續兩年參賽,連佳作都沒有。我早就知道我根本就沒有天份,比任何人都清楚。也許那些小說都只是自我滿足的也說不定。」
 
  黃偉翔慘淡地一笑。
 
  「我說的不是難度的高低,老師,我說的是那份『期待』的價值。我認為『想成為老師』、『想成為作家』或是『想成為導遊』這些都一樣,它們一樣沈重、一樣是某些人畢生的追求,我並不認為『因為某人的夢想比較容易達成,所以他可以去追求,但我的比較困難,所以我必須放棄』這件事是合理的。」
 
  「期待的價值……」班導喃喃自語,「為什麼?偉翔,我還是不懂,你這麼堅持這個比賽的理由是什麼?你追尋的理由是什麼?」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我想成為那樣的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班導怔怔地看著他。
 
  黃偉翔攤開他才剛拿回來的筆記本,裡頭有一張皺巴巴的影印紙。他將它遞給班導。
 
  「這是——」
 
  「比賽的報名表,需要老師你的許可。」
 
  班導猶豫著接下之後,黃偉翔站起身。
 
  「老師,正如你所說,所謂的夢想,有一半是『夢』。而所謂的『夢』,從來就不是說醒就能醒的。」
 
  他朝著班導鞠躬,帶著筆記本走出教師辦公室。
 
 
 
  黃偉翔回到教室拿書包,卻發現教室還有一個人。
 
  聽見他的腳步聲,李芊玲從數學課本上抬起目光。
 
  第一學期黃偉翔學藝卸任之後,他和李芊玲可以說幾乎毫無交集。一邊是稱霸校排兩年多、傳說依然正在持續的天之驕女,另一邊則是連續參加兩年文學獎卻連佳作也得不到的萬年爐主,不如說沒有交集才正常。
 
  黃偉翔對她「嗨」了一聲,逕自走向自己的位子收拾東西。
 
  「過來吧。」
 
  黃偉翔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抬起頭才看見李芊玲朝講台走去,目光正盯著他看。
 
  「……什麼?」
 
  「下禮拜的模擬考,反正你一定都沒看過,對吧。」
 
  她說對了。
 
  「快點,拿著你的數學和物理課本過來。」李芊玲厭煩地說。
 
  班上的同學早就養成了下意識遵從她命令的本能,就算是黃偉翔也不例外。
 
  「喔……喔。」黃偉翔拿出剛收進書包的課本,疑惑地朝講台走去。
 
  李芊玲將她自己的課本放在講桌上,要求黃偉翔攤開到相同的那頁。
 
  她的課本上寫滿工整的字跡,筆記和算式一絲不苟地塞滿所有空白處,書頁看起來非常柔軟,與黃偉翔那本看起來跟新書沒兩樣的課本截然不同。不愧是全校第一的課本。
 
  「這兩題、還有那邊那題一定會考,這個算式很重要,模擬考不會考證明,所以只要背熟就好。」
 
  班長纖細的手指在課本上游移,慢了半拍才意會過來的黃偉翔連忙用筆在自己的課本上作記號。
 
  「你筆記沒做就算了,上課的練習也完全空白,你這樣還真的敢去考試?」
 
  「抱歉……」下意識道歉了。
 
  「老師補充的題目你有記嗎?你的筆記本拿來讓我看看。」
 
  黃偉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沒有那種東西,他書包裡的筆記本都是用來寫小說的。
 
  李芊玲似乎讀出他的心思,嘆了口氣。她從口袋掏出手機,對著自己的課本拍了幾張照片。
 
  「我現在把照片傳給你,你回去練習一下。這些部份把握住,要對一半以上應該不難——」
 
  黃偉翔看著他不斷振動的手機,連忙提問,「等等,妳有我的Line?」
 
  「全班同學的我都有。」她冷冷地說,
 
  黃偉翔早該想到的。
 
  她遞出三張影印紙,上面記滿英文單字和句型,比黃偉翔印象中的參考書都還詳細。
 
  「國文應該不用我教吧?」
 
  「呃……不,不用。」國文是黃偉翔唯一用來拉高平均成績的科目,儘管如此還是遠遠不及李芊玲,寫小說和考試終究是有一段差距。
 
  「那就這樣吧,你有問題去問葉秉豪吧,他應該能夠解答。」
 
  黃偉翔剛入學就知道葉秉豪擅長物理和數學,他還好幾次闖進全班前五名。
 
  他那著那三張影印紙,看著李芊玲走回位子的背影,忍不住脫口而出。
 
  「妳為什麼要幫我?」
 
  李芊玲轉過頭,眼神透著厭煩和不耐。即使如此,夕陽餘暉透過窗子映照在她身上的光景依然美得令黃偉翔屏息。
 
  她瞥了一眼窗外走廊,好像在確認有沒有人偷聽,然後才抬起目光。
 
  「——因為你和我,有相同的夢想。」
 
  黃偉翔的嘴巴疑惑地張開。
 
  「所以我沒辦法放著你不管。」她靜靜地說。
 
  相同的夢想,也就是說……
 
  「妳也——」
 
  妳也想當作家嗎?
 
  「為什麼?」最後他這麼問。
 
  「那你呢?」她反問,「你這三年鍥而不捨又是為什麼?」
 
  黃偉翔張開口,但聲音卻哽在喉頭。
 
  因為喜歡看小說、因為崇拜其他作家、因為寫作很開心、因為有故事想說、因為讓大家看自己寫的小說很有成就感……
 
  不對,不是這些。
 
  真正的原因是——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對吧?」
 
  李芊玲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微笑,帶著一絲憐憫。
 
 
  沒有其他理由,因為那是「夢想」,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是非常非常曖昧,也永遠難以說清的理由。
 
 
  頓時間,黃偉翔好像有些理解她過去總是對他抱著惡劣態度的原因了。
 
  如果要用文字形容,那大概是……同類相斥吧。
 
  「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他追問。
 
  「因為我從來沒跟別人說過。」李芊玲將課本收進書包,「全世界唯二知道這件事的兩人,現在就在這間教室裡。」
 
  黃偉翔看著她,說不出話。
 
  「對了,還有件事。」
 
  李芊玲將書包甩到肩膀上,朝黃偉翔走來,晚霞灑在她的頭髮上,閃閃發亮。
 
  她從黃偉翔手裡抽走他的數學課本,翻開封面,在空白的地方寫下幾個字,再還給他。
 
  端正的字跡寫著一項由地方政府舉辦的文學獎項,時間在夏天。黃偉翔對那個名字很熟,他曾經想要參賽。
 
  「畢業後,我會參加這個比賽。」李芊玲說。
 
  她望著黃偉翔,眼裡盡是挑釁。
 
  「我的目標是首獎,如果有人阻撓我,我絕對不會客氣。」
 
  我的目標是連續三年的全校第一,如果有人阻撓我,我絕對不會客氣。
 
  當年的那句話是警告,而現在的這句話,卻是全然不同的意思。
 
  這是宣戰。
 
  是對於追求著同樣目標的對手,以平等之姿做出的宣戰。
 
  你敢來嗎?
 
  黃偉翔全身戰慄。
 
  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請妳放尊重一點,班長,我好歹也是參加了三年小說比賽的前輩,就讓我好好教教妳怎麼敬老尊賢!」
 
  李芊玲也笑了,與黃偉翔一樣的笑。
 
  她沒有回答,逕自越過他,走出教室。
 
  她清脆的腳步越來越遠,直至消失,黃偉翔的心臟卻依然大力鼓動。
 
  「……可惡,這下得想個好題材才行了。」
 
 
  這是黃偉翔第一次發現夕陽這麼眩目。
 
 
 
  ∮
 
 
 
  大學聯考前夕,黃偉翔以〈織夢人〉一文,第三度報名明和高中文學獎的小說組,成功入圍決選,依然,並未獲獎。
 
 
  高中畢業後,黃偉翔以〈黃昏色的夢〉一文,報名第四屆芳田城市文學獎短篇小說組,未獲任何獎項。
 
  同時,明和高中第一名畢業生李芊玲,以〈漫漫長路〉一文報名第四屆芳田城市文學獎短篇小說組,獲得首獎。
 
 
 
  ∮
 
 
 
  大學一年級秋天,黃偉翔以短篇小說〈禮物〉,投稿林榮大學文學獎小說組,入圍佳作。
 
  大學二年級秋天,黃偉翔以短篇小說〈紅帽子的女孩〉投稿林榮大學文學獎小說組,並未獲獎。
 
  大學二年級春天,黃偉翔以七萬四千字的長篇小說《死神的敲門聲》,參加夏文出版社輕小說大賽,並未獲獎。
 
  大學三年級的秋天,黃偉翔以〈織夢人〉一文,投稿林榮大學文學獎小說組,並未獲獎。
 
 
  同年晚秋,李芊玲以《迎向璀璨的明日》一書正式作為小說家出道,筆名風鈴。
 
 
  那一年,黃偉翔放下了筆。
 
 
 
  ∮
 
 
 
  大學三年級生涯即將步入尾聲的某一天,黃偉翔接到了一通電話。
 
 
  「想不到,你過了這麼久還會約我出來。」
 
  闊別了三年之後,黃偉翔看著葉秉豪的笑著說。
 
  雖然他們兩人高中幾乎形影不離,但不曉得為什麼,上了大學以後這層關係就斷了。三年來,他們只在網路上祝賀對方生日快樂而已,所以黃偉翔對於他如今的改變可以說是詫異無比。
 
  比起畢業後依然留在故鄉唸大學的黃偉翔來說,去大城市唸書的葉秉豪改變非常顯著。本來的平頭留長了,當年帶著的嬰兒肥似乎也消去不少,身材挺拔結實,是穿上球衣會讓學妹尖叫的那種類型。
 
  
  「想不到,當年那顆平頭男居然變成雜誌模特兒,」黃偉翔嘖嘖稱奇,「真是男大十八變。」
 
  兩人在過去放學後最常消磨時光的冰店吃冰時,黃偉翔在店家隨意放在桌上的雜誌內頁裡找到葉秉豪代言的廣告,上頭的他帶著陽光的笑臉,大秀現在被衣服遮蔽起來的腹肌。
 
  「雖然大家都說我是模特兒,但我的目標其實是演員。」葉秉豪苦笑,「當初經紀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的時候,我很明白跟他說我想演戲的,結果現在還在接平面攝影的工作,總覺得上了賊船。」
 
  「不過你曝光率挺高的,很多網站都看得到你的照片。應該不缺機會吧?」
 
  葉秉豪癟了癟嘴,「我曾經接過一次,在一個宣傳短片裡軋上一角。」
 
  「哦?然後呢?」
 
  「慘不忍睹,」他裂嘴笑,「雖然最後是勉強拍完了,但從那次起公司就不幫我接演戲的案子了。他們似乎鐵了心想讓我乖乖留在攝影棚。」
 
  黃偉翔哈哈大笑。
 
  「前輩告訴我,如果想走演戲的路,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劇場磨練。」他一派輕鬆地說,「所以我去年跑去加入學校的戲劇社,打算從配角開始練起。」
 
  「不會吧,你那麼有名,他們怎麼可能只讓你演配角?」
 
  「他們還真的那麼說。」葉秉豪扮了個鬼臉,「我剛入社社長就問我願不願意擔綱主角,我花了足足三個月才讓他們相信我不是故意裝迷糊,而是真的連台詞都記不住……」
 
  他搖了搖頭,印著他本人照片的那本雜誌闔上,丟到另一桌去。
 
  「不說我了,你呢?」
 
  「我怎樣?」
 
  「我聽說你……」葉秉豪猶豫了一下,「你已經不寫了嗎?」
 
  「不寫什麼?」黃偉翔明知故問。
 
  「小說。」
 
  「嗯,」乾脆地點頭,「不寫了。」
 
  良久的靜默後,葉秉豪才繼續問道。
 
  「為什麼呢?」
 
  「因為我花了六年的時間,才終於發現這一切徒勞無功。」
 
  花了六年的時間,才終於學會怎麼放棄。
 
  黃偉翔頭也不抬,挖了一大口剉冰,送進嘴裡。
 
  「你將那些稱作徒勞無功?」
 
  「人總要面對現實嘛。」
 
  「是因為李芊玲嗎?」葉秉豪一語中的。
 
  「你果然也聽說了?對喔,她學校好像離你很近。」黃偉翔笑出聲,「哎呀,她也真是夠厲害的,大學都還沒畢業就已經是出書作家了,太誇張了吧。才能這種東西真是招人羨慕啊,可惡……」
 
  老店的風扇在上頭旋轉,發出固定刺耳的聲音,打亂了店內靜謐的空氣。碎冰和糖水讓黃偉翔的牙齦生疼。
 
  「所以,你就因為她跑在你前面,於是你就放棄了?放棄你這些年的追求?」
 
  黃偉翔抬起頭,葉秉豪的臉上並沒有笑意。
 
  「我……什麼?」他疑惑地望著這個他認不太出來的老友。
 
  他怎麼能這麼說?
 
  「我只是……人總得要,面對現實啊!」黃偉翔稍微提高了音量,重複了一遍,「我已經大三了,距離畢業只剩下一年,現在還在暢談那種遙想,根本就——」
 
  「我認識的黃偉翔,並不是會在忽這種事的人。」葉秉豪靜靜地說,「我認識的黃偉翔,是一個會笑著在講台上大聲說出自己的夢想的人、我認識的黃偉翔,是不管落選幾次,也會依然不斷投稿的人。」
 
  「你這傢伙,不要說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樣,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放棄的!」
 
  「是,我的確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根本不該放棄!」葉秉豪大聲地說。
 
  他站起身朝外走去,他以前最愛的牛奶雪花冰一口都沒碰。
 
 
  「對不起,我不該那麼說的。」
 
  黃偉翔將剉冰的配料吃完,走出冰店,站在騎樓下抽菸的葉秉豪就率先道歉。黃偉翔以前認識他的時候,他還不會抽菸。
 
  「沒關係。」黃偉翔嘆了口氣。
 
  「其實我這次找你,就是因為聽說了你放棄寫作。」葉秉豪踩熄煙蒂,跟著黃偉翔緩緩向前走,「我很驚訝,我一直認為你不可能會放棄。」
 
  「我曾經也這麼認為。」黃偉翔苦澀地說,「直到……」
 
  「直到你覺得過去所做的都是徒勞無功。」葉秉豪替他把話說完。
 
 
  葉秉豪的指摘強而有力,黃偉翔起初並不知道原因,但現在他似乎了解了。
 
  如果三年前的自己看見他現在的樣子,恐怕也會說出葉秉豪對他說的話吧。
 
  即使只有一次也好,我想成為那樣的人。
 
  曾經支撐著他的憧憬,如今已經被壓垮了。
 
 
  「笑我沒骨氣也沒關係,但我真的撐不下去了,尤其……在李芊玲那件事之後。很可笑吧?我追求了半輩子,結果她只花了兩年就達成了我可能一生都無法達成的成就。換做是任何人,都會放棄的。」
 
  葉秉豪嘆了口氣,「我不會笑你的。」
 
  黃偉翔輕笑出聲,「謝啦。」
 
  葉秉豪清了清喉嚨,「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一直很敬佩你。」
 
  「啥?」黃偉翔皺著眉頭看著他。
 
  「從你入學那天站上台,高聲說出自己夢想的時候,我就很敬佩你。至少那是那時的我不敢做的事。」
 
  葉秉豪注視著前方。
 
  「其實很多人都是,至少我們這些跟你走得比較近的同學,或多或少都有受到你當年氣勢的影響。對我們來說,那時候你伏在桌上寫作的身影看起來真的帥氣無比。」
 
  黃偉翔苦澀地輕笑。
 
  「你應該不知道,我就是因為你將我寫做小說的主角,我才會想當演員。」葉秉豪露出懷念的表情。
  
  黃偉翔眨眨眼,「真的假的。」
 
  「很多人看著你的所作所為,都確確實實地,受到鼓舞。確確實實地,看到了應該前進的路。」葉秉豪一笑,「至少當年我們班的國文成績是全年級第一。」
 
  他轉過頭。
 
  「對我來說,你已經是不放棄、努力追求的象徵了,所以我希望……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停筆。」
 
  黃偉翔看著他曾經的死黨,很難得的說不出話。
 
 
  「我這次來,就是為了告訴你這件事。」葉秉豪笑著說,他拍了拍黃偉翔的肩膀,「沒關係,你慢慢休息吧,等你準備好了,再回來。」
 
  他露出笑容,走向前方。
 
  「噢,對了,」他像想到什麼似地,回過頭,「我之前跟李芊玲碰了一面,她要我見到你的時候傳話給你……哎,混帳,我也想對你說這句話的,只是一直想不到好的措辭,該說不愧是職業作家嗎?」
 
  他伸手在他的包包裡頭摸索,最終掏出一本軟皮書,遞給黃偉翔。
 
 
  《迎向璀璨的明日》,作者風鈴。
 
 
  黃偉翔低頭看著那本書,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他才緩緩開口,「不用送我,我有買……」
 
  葉秉豪搖搖手指,示意他翻開封面。
 
  在封面內頁上寫著三個大字,那是黃偉翔認得的筆跡。
 
 
  李芊玲
 
 
  「這個混蛋……」
 
  黃偉翔發現的時候,他的嘴角早已上揚。
 
  「要簽名就給我簽筆名啊……這樣要怎麼轉賣啦。」
 
  葉秉豪也露出微笑。
 
  「她要我跟你說,『我先去前面等你,趕快給我追上來。』」
 
 
  不曉得為什麼,眼淚自黃偉翔的眼眶滾滾滑落。
 
 
 
  ∮
 
 
 
  黃偉翔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時候,大門響起了開鎖的聲音,片刻之後,提著素食便當的父親走進客廳。
 
  「噢,你在啊?」父親詫異地說,「我以為你……你不用上課嗎?」
 
  「今天沒課。」黃偉翔悶著聲音說,並沒有將視線從電視上移開。
 
  聽說今天是國中校慶,只上半天課,所以父親才會在這時候回家。
 
  父親將頭探進廚房,「你媽呢?」他問道。
 
  「去張太太那裡。」
 
  「噢……」父親點了點頭,提著便當袋坐到桌邊,「我沒買你的份,需不需要……?」
 
  「你吃吧,我吃過了。」
 
  黃偉翔起身關掉電視,他知道父親吃飯時喜歡安靜地吃。
 
  「兒子。」
 
  他準備回房間的時候卻被父親叫住。
 
  「幹嘛?」
 
  「分你一點茄子吧,你知道我不喜歡吃。」
 
  「不喜歡吃幹嘛夾?那不是自助餐嗎?」
 
  黃偉翔一邊思索自己該不該提早擔心上一輩的老年癡呆,一邊回到桌邊坐下。
 
 
  茄子快吃完的時候,父親慢慢開口。
 
  「我聽你媽說,你準備去考教師檢定?」
 
  「嗯。」
 
  「你真的想當老師嗎?」
 
  黃偉翔聳聳肩,將茄子上的九層塔撥開,「總得要找個出路吧?」
 
  「學校的小說比賽呢?我記得快到了吧?」
 
  「我不打算參加。」
 
  父親皺起眉頭。
 
  「為什麼?」
 
  「也沒為什麼啦。」他含糊其詞。
 
  「那不是你的……」父親像是在選擇措辭一樣,小心翼翼,「你的夢想嗎?」
 
  「呃……休息一陣子吧。有些事情還需要……需要釐清。」
 
 
  父親望著他,蓋上吃了一半的便當。
 
  「你知道,對我來說,我這幾年最棒的回憶,就是那時去紐約看了百老匯。」
 
  黃偉翔叼著筷子,感到一陣詫異。那是將近七年前的事,那時候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
 
  「跟你媽結婚之後,我以為娶了你媽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你出生之後,我又以為作為你的爸爸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不過——」
 
  父親莞爾一笑,低下眼簾。
 
  「也許我這麼說作為一個丈夫和爸爸不太妥當吧……親眼看過百老匯的表演之後,我才發現那才是最幸福的事。」
 
  「嗯,畢竟是長久以來的——」
 
  關鍵詞還沒說出口,黃偉翔打住。
 
  父親點點頭,「是的,畢竟是長久以來的夢想終於實現的時刻。」
 
  黃偉翔怔怔看著父親。這些年父親鬢角的白髮看起來已經沒有他兒時記憶中的那麼嚴厲了,他直到現在才漸漸懂得其中原因。
 
  「不要放棄,」爸爸看著他,靜靜地說,「不管需要多久,都不要放棄。這是十五歲的你教會我的,我現在把它教給你。」
 
 
  我的目標是首獎,如果有人阻撓我,我絕對不會客氣。
 
  對我來說,你已經是不放棄、努力追尋的象徵了。
 
 
  黃偉翔的眼瞼感到一陣酸澀。
 
  「可是……如果沒辦法實現,如果花了一輩子的時間,都沒有辦法實現,怎麼辦?」
 
  爸爸的嘴角紋變得很深。
 
  「也許對許多人而言,夢想能不能實現並不重要,」爸爸面帶微笑,「重要的是夢想始終存在。」
 
  黃偉翔流下眼淚。
 
  「就算一直失敗,也可以嗎?」
 
  「可以。」
 
  「就算……被人嘲笑,也可以嗎?」
 
  「可以。」
 
  「就算那可能永遠只是一場搖不可及的夢,也……可以嗎?」
 
  「當然可以。」
 
 
  爸爸站起身,走向電視櫃下面的抽屜,從裡頭拿出一本破舊筆記本。
 
  看上去很陌生,卻很熟悉。
 
  「這是你高中班導很久以前拿給我的,他說你將他丟了。」爸爸故作輕鬆地說,「嗯……畢竟我和他都是老師,我們覺得這東西還是不要在你求學時代還給你比較好。」
 
  黃偉翔伸手接過,下意識翻開第一頁。
 
 
  這是一個早已失傳的故事,沒有人知道它發生的時間、確切的地點。
  只知道,這是發生在一個小村莊中,駭人聽聞的傳說,狼人的傳說……
 
 
  淚水模糊了那些歪七扭八的字跡,黃偉翔從來沒想過現在還能看到這段文字。
 
  他用那本筆記本摀著臉,慢慢咀嚼嘴裡嚐起來很鹹的茄子。
 
 
  不急,等你出名了再簽一本成名作給我吧。
  我先去前面等你,趕快給我追上來。
 
 
  「你可以成為作家。」父親平靜地說,「絕對可以。」
 
  最初的筆記本被淚水染濕。
 
 
 
  ∮
 
 
 
  大學畢業後,黃偉翔花了一年的時間四處打零工,然後自費出版了一本短篇小說集。
 
 
  《夢想遠大》。
 
 
 
  ∮
 
 
 
  下課鐘聲響徹校園,黃偉翔懷抱教科書,穿過學生逐漸湧出的走廊。他面帶微笑地朝幾個向他打招呼的學生頷首,駐足目送他們跑過他的身邊,一直到他們跑進晴朗陽光籠罩的球場之後,他才繼續邁步。
 
  抵達教師休息室之前,一名女孩怯生生的走向他。
 
  她並不是他負責班上的學生,不過他記得她。幾個月前一名年輕同事請了產假,他給她的班上代了兩個月的課,這個孩子就是那班上的其中一個學生。
  
  她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的女孩,總是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絕大多數時候在看書,偶爾會看到她聽音樂,卻從來沒印象她與人聊天。
 
  她是與他童年時代截然不同的小孩。
 
  「老師……」
 
  「怎麼了,芊玲?」黃偉翔微笑。
 
  女孩的臉上因為老師還記得她的名字而露出驚喜的表情。
 
  「不曉得你記不記得……之前代課的時候,你給我們班上出了一道作文題目,叫做『夢想遠大』……」
 
  「我記得。」黃偉翔教過的每一個學生都寫過這個題目。
 
  女孩面露怯色,「我那時候收到的評語是——」
 
  「『勇敢說出來』。」
 
  「對。」女孩開心地說,「我……我重新寫了一次,你願意幫我看看嗎?」說著,她遞上一疊稿紙。
 
  黃偉翔用空著的手接過稿紙,很沉、很重,充滿驕傲,充滿憧憬。正如每次多年前的回憶湧上心頭時那般,讓他的眼眶不禁一熱。
 
  「沒問題,我明天拿去教室給妳可以嗎?」
 
  「謝謝!」女孩欣喜地說,旋即低下頭,語氣有些猶豫,「——老師,不知道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黃偉翔將稿紙收進臂彎內,面帶微笑,「當然可以啦。」
 
  「你以前有過……呃,你有夢想嗎?」
 
  「當然。所有人都有夢想,我也有。」
 
  「是什麼?」女孩好奇地問,洋溢著雀躍的臉龐似曾相識。
 
  黃偉翔笑出聲,陽光傾灑在走廊上,令他感到一陣刺眼。
 
 
  「我想成為像金庸、喬治.R.R.馬丁、J.K羅琳和村上春樹那樣風靡世界的大作家,至今依然如此。」
  
 

  —夢未完—

 
 


完全版的。後記


一直考慮要用什麼主題來寫這次的題目,最後還是決定用小說。
這篇裡頭的文章名和書名都不是隨隨便便寫的,都是某人的黑歷史。
角色來源參照我人生旅途中所認識、對我意義深遠的人,謝謝你們。
如果覺得在這篇小說中看見某部、甚至某幾部作品的影子,不要懷疑,你沒看錯。

我記得我小時候寫到所有關於夢想的作文題目,我都說自己想開一間早餐店。


昨天甚至有會員幫我這篇趕在死線前30秒才送出的作品求情,真心感謝。
但說實在的,寫完之後我才發現,能不能趕上活動其實已經不怎麼重要了。


謝謝活動組的天口璃出了這個題目,難以言喻的感謝。








文章數量終於突破200篇,一篇以5000字計,小屋總字數也抵達百萬大關。實際上應該更多才對。

感謝各位。



寫到來不及趕死侍首日,靠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14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夢想

留言共 1 篇留言

TAMI
啊啊 不知不覺看完了呢

05-17 0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由象限常駐】《夢想遠...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