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龍影(改) 第七章:十元素

作者:星嵐│2018-05-16 20:55:22│贊助:22│人氣:340

  

第七章 十元素

  「所以……你們剛才的連結已經強化到人龍合一的境界了嗎?」拉曼杜聽完瑟蕊的描述之後,用犀利的眼光盯著眼前這對新的搭檔。

  「雖然很難置信,不過……是的。」面對拉曼杜凌厲的目光,瑟蕊只是淡淡地說道。「就在剛才,有一段時間我是透過他的視角看東西的,而我相信他也是一樣。」

  「那……你們看到的影像是片段的還是連續的?」

  「會跳來跳去的。」尤勒丹斯率先答道。

  「是可以連續。」瑟蕊語氣淡然,好似這問題與她無關。

  拉曼杜迅速瞥了瑟蕊一眼──他聽出了瑟蕊的弦外之音:如果她願意,是可以連續的──說道:「所以說你們兩個間的連結已經是非常緊密了,尤勒丹斯會無法連續地接收瑟蕊所見,是因為你還不熟悉感知的關係。」

  「但這種事不應該發生的。」瑟蕊臉色突然沉了下來,陰沉地說。她怎麼可能跟一個人類、跟一個應該是敵人的種族產生這麼緊密的結合?

  「雖然這機率很低,但自古以來這種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大家以前都把這樣叫做……天作之合啊!」拉曼杜嚴不斷瞄著瑟蕊的臉色,一邊說道。

  天作……之合?尤勒丹斯嘴角抽搐。他是認真的嗎?

  「天作之合……」瑟蕊惡狠狠地瞪著拉曼杜。「你最好是認真的。」

  「唉,開個玩笑嘛。」拉曼杜一攤手,對尤勒丹斯詭異的目光和瑟蕊那幾乎要殺人的表情視若無睹,還刻意地對瑟蕊說道:「不過以往如果出現這種狀況,那對搭檔通常都是很開心的啊,畢竟這代表著他們天生便是最適合的一對。不過……妳怎麼反而好像不太甘願呢?」

  「拉曼杜……那件事你知道的。」瑟蕊咬緊了牙,話語自齒縫間吐出。

  拉曼杜原本隨意的態度瞬間消失,斂起笑容,緊盯著瑟蕊,「我以為……這是妳自願的?」

  「到底是什麼事?」尤勒丹斯在一旁不自在地問道。氣氛怎麼會變這麼僵呢?

  「這不關你的事。」拉曼杜完全沒正眼看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現在沒必要知道。」幾乎在同時,瑟蕊也無情地開口。

  這……尤勒丹斯頓時啞口無言地看著他們。

  瑟蕊發現他們異口同聲時,嘆了口氣,像是要否定什麼事情般地搖了搖頭,俯視著拉曼杜說道:「我曾經為此立誓過,而我也會做好我該做的事。」

  「我相信妳會的。」拉曼杜的眼神放柔,但視線仍沒離開瑟蕊身上。「而且我相信,這樣的連結對於我們的目標是有利無弊的。」

  「我知道……」瑟蕊收起剛才咄咄逼人的態度,神色間竟有些懊惱。「就只是……一時間無法接受而已。」

  精靈低下頭來,低聲說道:「剛開始總是比較難的。」

  「但至少第一步已經跨出去了。」瑟蕊的笑容就連尤勒丹斯都能感覺到怪怪的,對拉曼杜而言更是一層薄弱到幾乎無效的偽裝。

  他默默看了瑟蕊一會,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才擺出笑容轉向尤勒丹斯。

  尤勒丹斯雖然不是頂聰明,但也不是笨蛋。他們的對話至少一半以上他都聽不懂,但他也知道現在追問他們一定也不會回答,所以只是問道:「所以現在……?」

  「當然是繼續你的訓練了。」見他不追問,拉曼杜也著實鬆了一口氣。他現在可沒打算跟他解釋這些,

  「現在?」尤勒丹斯這時才注意到太陽早已經西斜,不禁張大了嘴。原來他們飛了那麼久啊?

  拉曼杜瞥了眼太陽,改口:「應該說是測試才對。」

  「測試?」但我什麼都不會啊!

  「反正跟我來就是了!」拉曼杜懶得應付他,不耐煩地回頭就走。

  尤勒丹斯不敢再吭聲,快步跟著他來到空地中央,緊張地等待著。

  「拿著。」拉曼杜不知從哪取來了一小根枯枝,塞到他手上說道。

  「這……」

  尤勒丹斯還沒問出口,便被拉曼杜厲聲打斷。「安靜!」

  拉曼杜繞到尤勒丹斯背後,雙掌貼住他後背,吩咐:「放輕鬆點,不要繃緊肌肉。」

  待他如言放鬆,拉曼杜閉上眼睛,專心地引導自己的魔力進入尤勒丹斯體內。

  尤勒丹斯只感覺一股熱流自拉曼杜掌心滾滾而出,迅速地遊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片刻後,他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枯枝似乎突然變粗了?在同一時間,四周的泥土彷彿有生命般的起伏著,身周也不知何時冒出了濃濃的黑氣和隱隱的電光。

  拉曼杜喃喃自語:「木屬性、土屬性、雷屬性和暗屬性?」

  什麼什麼屬性啊?尤勒丹斯不解地看著四周的異象,同時也對精靈的話感到一頭霧水。

  在他百般困惑時,樹枝又突然冒出嫩綠的新芽,四周的黑氣也被無故冒出的鵝黃光芒消去一半,一暗一明,就這樣矛盾地同時存在同一個空間。

  真的假的!瑟蕊這傢伙!拉曼杜的雙手因興奮而微微顫抖著。她可是找到了不得了的騎士啊!

  一會後,無預警地,樹枝又「啪」一聲斷掉。斷掉的那一節則被剛出現環繞在尤勒丹斯身周的旋風捲起,在空中翻滾著,而留在手中的那一小截突然起火,瞬間燃成灰燼,接著又被整個冰封住。說也奇怪,那一瞬間的火勢雖然猛烈,手掌卻是毫髮無傷。

  拉曼杜又加緊催送力量,似乎期待著什麼,在那一瞬間,尤勒丹斯只覺得腦中一個無形的牆壁破裂了,他感覺得到全新、充滿力量的一角,就像是掃除所有遮蔽視線的灰塵、蛛網後,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隨著那道隱形牆壁的破裂,一陣無形的魔法風暴席捲了四周。光幕、黑氣及旋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連拉曼杜都被震退了數步。

  「你沒事吧?」尤勒丹斯急急忙忙地起身,上前想扶起精靈。

  「沒事、沒事。」他推開尤勒丹斯的手,自己爬了起來,臉上寫滿了驚喜。「我本來還跟雷克斯在猜你是凡斯,結果你居然是艾爾!難怪瑟蕊會選你!」

  一旁的雷克斯也露出驚訝的神色,瑟蕊則白著眼,表達出:這不是廢話嗎

  而尤勒丹斯則是搔著頭,看著三個應只存在於傳說的傢伙各自不同的反應。什麼跟什麼啊?我明明是尤勒丹斯……

  拉曼杜呼了一口氣,喜孜孜地摩拳擦掌,「現在已經搞清楚你是哪一屬性的法師了,再來就能進一步針對這些屬性來進行訓練了。」

  「屬性?」

  這問題似乎也在拉曼杜預料之內,立刻興致勃勃地說道:「所謂屬性指的就是在我們身周各種自然元素,主要是金、木、水、火、土、風,六種基本自然屬性,此外還有光、暗、雷、冰,四種屬性。而宇宙中還有生命和死亡兩種力量,就是這些元素和力量構成了你我週遭的世界,並維持它的運作。」

  啥……?

  「而魔法師能藉由操控元素的流動來獲得他們想要的力量,但絕大多數魔法師只能操控一種元素或力量,少數能操控兩種或更多。」拉曼杜滔滔不絕地解釋著。「比如說把火元素聚成一顆球丟出去,那就是火球術啦,但如果把火元素像地毯一樣鋪展出去,如果面積夠大,又變成高級魔法『燎原之火』了。而這些『塑型』的動作,則是由所謂的魔法咒語來達成。」

  「那什麼凡斯艾爾的……你要不要解釋一下?」尤勒丹斯臉上掛了三條黑線,無奈地問道。一次被塞了那麼龐大的資訊還真有點吃不消。元素那些他還能大概理解,但這兩個完全莫名其妙的詞怎麼回事啊!

  「呃……」精靈一時被他這個問題直接堵住。那一瞬間,他認真地考慮要不要直接撞樹自殺或用土系魔法挖個洞把自己埋了算了,自己怎麼那麼多嘴啊!

  拉曼杜嘴巴張合了好幾次,才說道:「這……你還不用知道。」說著,還把頭給撇了過去。

  「喂喂……不是這樣的吧?」尤勒丹斯啞然失笑。這精靈……光看外表至少也有近百歲了吧?怎麼還像小孩一樣玩這招?不過話說回來,他到現在的講話模式,還真的很沒有長者的風範。

  「這關係到精靈和龍族兩族一同守護的秘密,還不能跟你說。」拉曼杜理直氣壯地說道。

  「連講一下意思都不行?」尤勒丹斯皺眉。

  拉曼杜瞥了一眼瑟蕊又轉回尤勒丹斯身上,無可奈何,「好吧,凡斯和艾爾在人類語言中分別代表的是王者法師與強權法師。」

  「那……」尤勒丹斯欲言又止。

  「夠了!」拉曼杜急忙阻止他,「這已經極限了,我不會再告訴你任何的事情!」

  尤勒丹斯被精靈喝阻,只是皺了皺眉,然後慢慢釐清思緒,緩緩說道:「我猜這兩個詞一定是屬於某一種語言,某種已經在人類社會消失的語言。你剛又說是巨龍和精靈兩族把守的秘密,那麼我猜……不是精靈文就是龍語了吧?」

  拉曼杜蹙眉,尤其是看到雷克斯那幸災樂禍的表情後,更有一頭撞死的念頭了。

  尤勒丹斯則渾然忘我地繼續推敲:「不過如果只是這樣,我想你應該不會這樣遮遮掩掩的,所以這個精靈文或者是龍語應該有其他的功用,沒錯吧?」

  拉曼杜忽視二龍的目光,咳了幾聲裝作鎮定地說道:「是一種語言沒錯,不過語言就是語言罷了,哪有什麼特別的功用,別想太多了」

  「好吧,那你們為什麼這麼保密我也就不問了。不過到底是精靈文還是龍語?這點我真的很好奇啊。」

  拉曼杜狠瞪了他一眼,「這樣你已經知道夠多了!你不可能再從我這裡套出其他事的!」

  沒順利套到話,尤勒丹斯也不著惱,只是攤手問道:「那現在呢?來練習那些你說的元素嗎?」

  精靈白了他一眼,「先回樹屋再說吧,過來。」

  尤勒丹斯聽話地走到精靈身旁,任由拉曼杜念咒把他弄到樹屋上面去。

  有了一次的經驗,尤勒丹斯不再如此慌張,甚至開始享受飄浮在空中的感覺,而進一步地感覺到了圍繞在身周,那若有似無的風。

  待進屋後,拉曼杜讓尤勒丹斯在餐桌先坐著,自己則走入寢室旁的一個小房間。

  尤勒丹斯獨自坐在餐桌前,聽著從樹下隱約傳來的二龍談話聲,不過他們用的卻不是通用語,而是一種尤勒丹斯在其他地方從未聽過、神秘的語言,它比通用語還更有抑揚頓挫,經過龍族那奇特的嗓音,更猶如玄妙的異國歌曲。與稍早拉曼杜締約時用的咒文,似乎有種異曲同工之妙。

  同時他也期待著拉曼杜要拿的是什麼。是記載著神祕法術的魔法書嗎?或者是某個死去前人留下的強大法器?

  過了片刻,拉曼杜總算出來了,手中捧了一籃……野果。

  沒錯,就是野果。其中還有不少是尤勒丹斯自己平常就常採來吃的。

  也許是尤勒丹斯臉上的失望之情太過明顯,拉曼杜一放下手中的籃子便白了他一眼,「魔法書以你現在也看不懂,任何法器對你這個連召集元素都不知道的傢伙更是一點用都沒有。」

  尤勒丹斯瞠目結舌了好一會,好不容易才艱難地說道:「難、難道我連一點隱私都沒了嗎?」

  拉曼杜愣了一下,打著哈哈說道:「不好意思啦,無意識地去感知已經幾乎成了習慣了。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在你未同意的情況下讀取你的思緒了。」

  尤勒丹斯得到了精靈的保證後仍不悅地咕噥了一會,一邊伸手進籃子取了一串黑莓。

  拉曼杜起身自餐桌後的櫃子拿了幾塊麵包出來放在尤勒丹斯面前,「好了,有什麼是特別想知道的嗎?趁機問一問吧,只要沒牽涉到你還不能知道的祕密,我都會據實告訴你。」

     「要怎麼區分出一個新手是哪一種法師呢?」尤勒丹斯看著精靈慢慢將麵包撕成小塊再丟入嘴中咀嚼,同時提出他第一個想到的疑問。

  拉曼杜抬頭看向尤勒丹斯,簡潔地答道:「就像我剛才所做的那樣。」

  「哪樣?」尤勒丹斯大翻白眼。你剛才到底做了啥,我又怎麼知道?

  拉曼杜嘆了口氣,「一開始若要判定一個人有沒有魔法潛能,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法力無限延伸,只要有潛能的人意識便會反射地做出反應。而要確定那人是哪種屬性則只要把能量傳入那人體內,他身體就會下意識地用出魔法。」

  尤勒丹斯點點頭表示理解,拉曼杜又道:「剛才你握的乾枝是一種檢測方式,木屬性遇到木材時會增粗;水生木,水屬性則能使枯枝長出新芽;金斷木,所以樹枝才會折斷;火剋木,樹枝變成焦炭。由於火是你發,所以它傷不了你一分一毫。至於光、暗、土、冰、雷、風六種屬性你應該能看的出來。」

  「那……最後的那一股力量呢?」尤勒丹斯問道。

  「那個是……不對。」拉曼杜講到一半,急急忙忙打住,一邊狠瞪了尤勒丹斯一眼。「別想誘我說出不該說的!」他對他這狡猾的徒弟大吼。

  尤勒丹斯沒被精靈嚇到,反而瞇起眼開始打量他,「以你這反應……不會跟那個什麼艾爾的有關吧?」

  該死!拉曼杜暗罵,這下真的有想召出根巨木撞死在上面的念頭了。

  不過也不枉他活了幾百年,馬上控制好表情,若無其事地掩飾:「不,這又是另一個秘密了,你還沒準備好這是會害死你的。」

  尤勒丹斯半信半疑地點點頭,拉曼杜見他沒有繼續追問也不禁鬆了口氣。

  「好了,那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或是什麼特別想知道的?」

  尤勒丹斯歪頭思索了一下,正好瞥到悄然從樹屋前方走過的瑟蕊,月光照射在她的鱗片上,折射出波動的藍影。「我想知道更多有關龍的事情。」

  拉曼杜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接著露出了微笑,「啊,這的確是身為龍騎士的你應該知道的。」

  「該從哪裡說起呢……」拉曼杜思索著,手指輕敲桌面,「啊!對了,你知道龍族還分成了兩種嗎?」

  尤勒丹斯搖了搖頭。說實話,瑟蕊和雷克斯是他唯二看過的龍,哪知道龍還有分種?

  「龍分成巨龍和戰龍兩種。巨龍體型極大,瑟蕊和雷克斯皆屬於此類。戰龍大小則因品系而有所不同,大者可與巨龍一般大小,小的則只比馬匹大上一些。」

  尤勒丹斯想像了一下瑟蕊和雷克斯的體型。就算他們趴著應該還是比我站著還高吧?居然有跟馬匹差不多大小的龍,真難以置信……

  「我早說過了: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拉曼杜看著他的表情,笑道。「不過當巨龍與戰龍站在一起時,你絕對能輕易的分辨出來。巨龍的氣勢可不是戰龍能比的。」

  「那能力方面呢?」尤勒丹斯好奇地繼續追問,「兩族總不會只有體型上的差別吧?」

  「能力?我不懂你的意思。」拉曼杜深沉地看著自己的徒弟,雙眼瞇成了危險的一條線。

  尤勒丹斯只覺得一股恐怖的壓力自拉曼杜身上擴散而出,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只能慌慌忙忙地試圖解釋:「我、我的意思是,傳說中的龍不是都會噴火嗎?那是兩族都會嗎?」

  拉曼杜聞言神色才放柔,答道:「所有巨龍都擁有噴火的能力,而戰龍則只有部分品系有噴火的能力,不過有些戰龍卻能夠噴酸或噴毒。

  「不過現在在野外不管是要看到巨龍或是戰龍都已經不容易了,至於原因太複雜以後再告訴你。」

  不過令尤勒丹斯更在意的是另一個詞。「野外?所以……有不是野生的?」

  拉曼杜面色一凜,「這之後你一定會碰到,這也是我最討厭人類的原因之一。」

  不管尤勒丹斯再怎麼旁敲側擊,拉曼杜都不願再透漏更多口風。無奈之下,尤勒丹斯只好放棄。

  看著尤勒丹斯沮喪的臉孔,拉曼杜嘴角突然揚起一個笑容,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不過雖然那些不能說,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些很少人知道的事情。」

  「什麼?」尤勒丹斯拉長了耳朵問道。

  「你知道要怎麼分龍的公母嗎?」拉曼杜笑得很神秘。

  「嗄?」尤勒丹斯一懵,不管他怎麼猜,也猜不到他會問這個。

  他望向窗外的兩條巨龍,而四隻眼睛就像是四個小月亮一樣,眨也不眨地回望著他。看來他們還是有在注意屋中的談話的。

  「頭角的大小嗎?」尤勒丹斯猜道。雷克斯的頭角明顯比瑟蕊的還要更粗且更彎了一點,那想必不會只是年歲的差距而已。

  「不錯!公龍的頭角會更粗壯,且更彎一些,這能夠讓他們在搶母龍的時候不至於需要把對方咬個遍體鱗傷。」拉曼杜連連點頭。「還有呢?」

  尤勒丹斯不斷偷瞄著窗外二龍,「體型?」

  拉曼杜點頭,「公龍體型通常會比母龍大,這也是一個辦法。」他說完,豎起食指在尤勒丹斯眼前晃動。「不過這兩個辦法都有例外!不能百分之百正確地區分!」

  「不然呢?」尤勒丹斯皺眉看著拉曼杜那一副詭計得逞的笑容,不服氣地問道。

  拉曼杜撐著桌子湊到尤勒丹斯耳邊,以極低的聲音說道:「趁他們睡著的時候……拿根棍子之類的東西,從龍尾基部往前數兩片腹鱗的位置用力……唉唷!」

  他會大叫卻是因為一根至少手臂粗細的木頭從窗外飛來,準確地命中了他的臉,兩槓鼻血緩緩流下。

        尤勒丹斯望向窗外,不禁汗顏。他們到底是怎麼在那種距離下聽到拉曼杜的耳語還把木頭砸到他臉上的?而且比較靠窗邊的明明是自己啊……?

  拉曼杜摀住臉,手掌一亮,臉上的傷口和髒汙就全不見了。咳了兩聲,擺出一副正經的樣子說道:「反正你已經知道怎麼分了,那就先這樣吧。」

  之後拉曼杜又詳細講解了龍的生活史,包括是如何孵蛋、幼龍成長過程、巨龍的交配期,然後又是如何交配的。

  中間他不斷偷瞄著窗外的動靜,似乎怕又有一根木頭飛進來。

  「還有什麼問題嗎?沒有的話,整理一下就去休息吧。」也不知道這樣一問一答了多久,拉曼杜才說道。

  「呣……關於龍騎士的起源、故事那些,你有什麼能告訴我的嗎?」尤勒丹斯想了想,問道。

  拉曼杜頓時將注意力拉回他身上,暫時不去注意窗外,又面露警戒,「你想知道這個做什麼?」

  這也不能問?尤勒丹斯皺眉。「我就只是想知道從真正的龍騎士口中聽到的故事,與人類所傳唱的傳說有什麼不同?」

  拉曼杜以手指輕敲著桌面,盯著他好一會,似乎在考慮要告訴他多少。

  「龍騎士的事蹟與你想知道的比起來,或許平凡的可憐。」他雙手手指在面前輕輕交錯,一邊緩緩說道。「詳細的故事之後再跟你說,現在講太晚了,現在你只需要知道,龍騎士這個角色是建立在維繫兩族關係之上的。」

  維繫兩族關係?尤勒丹斯大奇,所以說之前他聽說什麼龍騎士以剷除罪惡為己任是假的?而且如果是以維繫兩族為關係為基礎的話……是不是代表瑟蕊找他做騎士是想要在龍族與人類間搭建一條溝通的橋樑呢?

  「不過雖然傳說多少會有一些誇大的成分,但在龍族的全盛時期,那些成為龍騎士的精靈,無一不是精靈族中的精銳。所以說龍騎士以一檔百,倒也不是不可能。」他自傲地說道,然後突然一笑,壓低了聲音:「而且瑟蕊的脾氣你也見過了,太弱的傢伙他們還瞧不上眼呢!哈哈哈哈……呃?」

  他原本哈哈大笑著,一節木頭卻像是憑空出現一樣般塞進他的嘴巴。

  拉曼杜才想剛把它吐掉,一塊銀亮的金屬準確而惡狠狠地砸在他的後腦勺。

  尤勒丹斯愣愣地看著昏迷不醒的精靈,一個想法突然冒出來:傳說果然不一定是正確的呢……?


上一章      下一章


  拉曼杜形象一章崩毀,哈哈哈哈哈 (被拿劍追殺
  反正既然想把精靈設定成老頑童,那就乾脆一點XDD

  這章資訊有點大,希望大家還能吸收得下來OwO (最後面的就不用記了沒關係#

  另外這章PO的時間比前幾次早的原因是...目前修改的進度卡住了,哈哈
  所以來徵求大家投票(?)
  大家覺得...要把泰勒斯改成女角嗎XDDDDDD  這角色的存在感真的太低,有時候比納斯特還低,如果改成女角應該能製造不少有趣的互動 (比如跟瑟蕊搶尤勒之類的 (#
  這是作者自己的想法啦,大家覺得呢XD

  還有因為記憶久遠+腦袋混亂,作者有時候會搞混情節的發生先後次序,如果有發現時間上或劇情上的bug還麻煩多提醒一下 Orz  (如果有人願意幫忙閱讀一下目前所有修改片段那更好了,哈哈哈  
  (我認真的唷~ 有人願意幫忙看一下1~20章的修改嗎w (然後看完給個建議這樣 (?

  還有最近幾次的訂閱數起伏真的是對心臟不太好,不管增加還減少都是四個左右起跳 (汗
  如果路過的各位還喜歡龍影這故事,麻煩留個訂閱和GP>w</  (不然這幾章GP好少啊QwQ (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11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龍影|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亞空
這章加了好多東西啊哈哈哈哈WWW
(拿木頭繞到雷克斯旁(然後被另一根木頭砸)

人家一直在想
如果人家是尤勒 

大概平均每分鐘都會吃一根木頭(思想骯髒(艸)

嘿等等 所以拉曼杜你看過雷克斯的嗎!?(再一根木頭)

總之龍X龍的本人家已經看得夠(被一堆金屬砸然後打雷)

05-16 21:27

星嵐
有感覺到加東西就好wwww
(這畫面太有喜感了XD

不是每一秒嗎 (驚訝 (喂

這個嘛...不能說的秘密 (欸?

果然髒髒 (從旁邊撿一根木頭一起丟05-16 21:59
玄鳴朔
所以是會打到那裡?

拉曼杜和雷克斯這CP我還能接受

例行GP刀片奉上

一女一龍搶一男好像還不錯
(開後宮啦

05-16 22:23

星嵐
你說拉曼杜說的方法嗎? 自己試試看就知道了(#
不然能請教樓上經驗豐富的亞空w

那就叫拉雷組吧!! (喂

感恩 (伸手接 (然後被刀片刺到

嗯……瑟蕊絕對不是會讓尤勒開後宮的那種型www05-16 23:49
嵐楓
數兩片腹鱗的位置用力...壓? 打? ㄔ...(被砸
看有沒有OO跑出來? (已被踩死
你其實想寫龍%龍對吧!!![e29]
這是我目前看出修改的地方><

泰勒斯...你誰!? XD 說真的感覺他可有可無
還是來投票是否移除?

1~20張修改建議可以啊
只要我看的出來的話 嘿嘿

05-17 00:19

星嵐
(砸
這種東西就不用想那麼深入了www (等下害我被車 (#

不行 那一定會被車wwwwwww

欸欸,我這章至少有三段新增/修改的地方欸=3=

我上一章就問說要不要把他砍了,結果沒人理我QQ

主要是看到目前為止會不會跟前面段落重複或是衝突XD
沒看出來改哪裡就算了 (#
05-17 07:31
霜菇
尤:老師老師,那人跟龍可以交合嗎ฅ(๑*▽*๑)ฅ!!

05-18 06:40

星嵐
你不要推給尤勒,明明是你要的對吧!!

然後為什麼這時間會醒著啦w05-18 06:46
EternalDragonborn
例行公事(*゚∀゚)
「測試?[」]但我什麼都不會啊! →放到最後面才對吧

05-19 09:41

星嵐
最近錯的地方好像都有點奇葩……

不、不對啊!!!! 你、你居然會主動例行公事!!!! 太陽從西邊出來啦!!!05-19 09:55
星嵐
然後上一章是沒錯的意思嗎w05-19 09: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bug19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

訂閱

作品資料夾

kiss52034所有人
小屋更新小說《我是牛魔王》第四章之一──命不由己。歡迎有興趣者,入內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5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