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後篇。

作者:琉卡│2009-07-18 12:57:15│巴幣:0│人氣:271
繼續。
 
 
 
 
 
--------
 
不管怎麼想,這種事情都很詭異。去報警說不定反而會被認為是發神經然後直接被抓去精神病院關吧。唯一可以確認剛才那件事並非做夢的,就只有現在全身上下開始隱隱作痛的細小傷口,以及掉落在現場,那把沾著我的血的銳利短刀…

拿出手帕將小刀妥善包好,並且放入塑膠袋內。明天拿給傑夫去檢驗看看吧,請他去拜託鑑識科的同事幫忙化驗一下吧…畢竟那傢伙還裝模作樣地舔過沾了鮮血的刀子…該不會是看了什麼奇怪的電影吧?

不過普通人的屍體會粉末化嗎?…不、絕對不可能。
是因為那傢伙已經活了兩百多年,身體在繼續無法支撐喪失靈魂後的架構所以粉碎掉了嗎……媽啊、連我自己都覺得那根本就是小說的情節嘛…
總之先回去睡吧。真是、搞什麼啊……
 
隔天我到警局去請傑夫幫忙做化驗。
編了個藉口說這把刀的主人是瘋狂的殺人魔,他襲擊我卻沒有成功,之後就逃掉了,希望傑夫可以幫我用這把刀上面的唾液來逮住這個殺人魔。他果然二話不說地就答應下來了。不過身上的傷口還是被他關切了一下……
 
不知道會化驗出什麼東西,總之我依舊回去過我的暑假。

過了兩個星期,傑夫將化驗的報告拿給我,並一臉可惜地告訴我這人之前並沒有登錄在任何刑事檔案內,所以沒辦法幫我比對。並要我描述一下那傢伙的長相,說要派人去搜尋。
我只是笑了笑要他別在意。畢竟,那傢伙也死了,後續也不會在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吧。
 
不過還是輸給他的魄力,我乖乖地讓他另一個同事素描出那小子的長相。
 
雖然我真的以為後續不會有其他事情發生。
 
 
但在暑假結束的隔天,那傢伙又出現在我面前了。
 
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我睜大了眼瞪著眼前那個驕傲的人影。
 
「哼、可真是讓我花了不少功夫啊。」
「……你、為什麼還活著……」
「笑話、本大爺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就掛掉啦!」
…在這一個月內他好像被現今的青少年給傳染了講話的口癖了…在驚訝他居然還活著的同時,我腦中居然又浮現這種不符現況的想法,還真是佩服我自己啊…
 
「那麼、死刑執行繼續吧!」他如同一個月前一樣,帶著那把銳利的小刀攻擊過來了!
「你真是、纏人啊!」我一邊閃躲一邊想著該怎麼解決目前的窘境。
…等等、那把小刀好眼熟?跟上次是同一把嗎?還是…相似的?
 
總之我跑進小巷,順著道路逃進了一棟廢棄的大樓內。途中撿起一把約手臂長度的生鏽、但前端卻還算銳利的鋼筋,來到一個比較寬敞的地方轉身面對那傢伙。
 
「妳以為那種東西就能夠阻止我嗎?」他輕蔑地看著我手上的鋼筋。
「我討厭被刀子砍到,很痛的啊。」雖然沒學過什麼武術,不過基本的格檔應該是沒問題吧。
「哼、沒用的!」毫不在意地,他再次揮刀攻擊過來。
 
這傢伙真的不會死嗎?還是像以前看過的吸血鬼電影一樣,除非被木樁刺穿心臟,否則永遠不會死?
……可是我手邊沒有木樁能實驗啊……
 
那暫且拿手上的這個吧。
 
我對準拿著小刀的手腕,用力地揮下鋼筋。趁著小刀落地、他握著手腕皺眉的空隙,馬上腳一勾,讓他重心不穩地向後倒去,並趁著他還沒回過神來時,我以全身的力量將鋼筋刺入他左胸的部位!!
 
「…妳、咕嗚……」
「……別再出現了,你很煩耶。」我吐出這句台詞後,在起身的同時一起拔起了插入他胸中的鋼筋。
如同以前念過的護理課本的內容,大量鮮血噴灑了出來,連我身上都沾滿了不少鮮血。
 
要是現在被人發現的話,對方絕對會尖叫逃走,然後沒多久警察就會出現了吧。
而他捂著胸口在地上抽蓄,沒多久,他睜大著眼斷氣了…
 
「…話說,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叫啥勒…?」
我站在原地瞪著他的屍體。這次會如何呢?是跟之前一樣會化成粉末消失呢,還是我會就這樣成為殺人犯?
 
…該覺得慶幸嗎。
 
過了大約十幾分鐘,他的身軀跟上次一樣化成了粉末消失了,連同我身上濺到的血。
看來好像真的被麻煩的東西給纏上了……果然當時不應該回國去的呀……
 
我又想起了某件令我在意的事情。
 
四處觀望,終於在一旁找到了那個。一樣用手帕撿起那把小刀,仔細端倪,依然看不出個所以然。
…是巧合?還是…?
 
我拿出包包內的美工刀,在小刀的木製握柄最靠近護手的地方,刻下了我慣用的圖案,然後盡可能地將之磨平。由於圖案又刻得很小,基本上不注意看、甚至不去摸就絕對不會被發現的。
 
…好啦,是會抽到A還是JOKER呢。
我將小刀用塑膠袋包起,放入了背包中。
 
 
又過了一個月。
看來實驗並沒有成功,那個小鬼依然活蹦亂跳地出現在我面前。這次的武器依然是短刀。
用著比上次還要更短的時間解決掉他後,我拿起短刀檢視。
 
「……是JOKER嗎……」
雖然不太希望這麼想,不過看來事情真的越來越麻煩了…
 
 
之後的整整一年。
簡直就是約定好似地,只要每到那一天,那個小鬼就會出現在我面前。託他的福(?),我很肯定如果現在在街上遇到混混還是不良份子,不用到30秒我就可以讓他們哭著回去找媽媽(??)。
未來要走入黑暗社會大概也不會碰到什麼挫折吧…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該跑去加入黑手黨之類的…
 
「……我的人生到底在哪裡走岔路了啊……」我在下課時分獨自一人坐在公園裏面掩面嘆息。
「當然就是從妳惹怒我的那一刻開始啊!!」
 
我無言地坐在長凳上遙望著他,腦中出現另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想法。
「你…該不會是外星來的無性繁殖生物吧?」
「哈啊?那是啥?」
 
「…那麼…」我沉下臉:「是Clone嗎。」
「………我不懂妳在講啥。」
「說的也是,反正你也不會懂就是了。」
 
以我站起身為信號,我們兩個展開第十四次的廝殺。
 
結束後,我撿起那把刀,一樣用手帕包好放入包包。
「那麼,該落幕了。」
 
 
隔天,我來到傑夫的辦公室。
「…不會又來了吧?」傑夫露出哀怨的表情。
我則是苦笑地點了點頭,並且他面前站定。
 
「真是的…搞什麼啊。每次都用同樣的刀…卻找不出刀子的製造來源。而且每個月的固定時間都會出來襲擊,可是卻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這樣的小鬼。我還真想說妳撞鬼了呢…」傑夫也有點受不了地抱住頭趴在辦公桌上。
 
「我也希望是撞鬼啊。可是鬼應該是不會拿刀的吧。」
「說的也是,這次怎麼樣?有找到刀子嗎?」傑夫向我伸出手。
我搖了搖頭:「比起那個,我更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喔、妳問啊?」他露出了有點困惑的表情,臉上像是寫著『這麼見外做什麼啊?』
 
「…這個計畫有多少人參與?」
 
「……啊?」傑夫眨著眼,滿臉困惑的表情。
 
「那小子的Clone計畫,到底有多少人參與?」我再次重覆之前的問題。
 
Clone?這種事情法律跟輿論都不可能接受的東西怎麼會有人做啊……等等、妳是說我也有參與嗎?!」他指著自己,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也不希望這麼想。但是…」我從包包內拿出那把小刀。緩緩地解開手帕,小刀便露出了銳利的光芒。
 
「這是…這次的刀嗎?」
「不、每次都是同樣的刀。」
聽到我的回答,傑夫再次瞪大了眼。
 
「第二次的時候我以為是巧合,所以在上面刻了圖案。」我將小刀反轉,叫傑夫摸摸看我刻圖的地方。果不其然,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第三次的時候我就發現是同樣的刀了。
 接下來我的『實驗』,便是將刀子放在不同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我遇到他的地方,方圓三公里之內,這把刀都會消失。然後下個月出現在他手中。
 
 我不得不相信有『共犯』存在。並且這『共犯』絕對不只有一個人,鐵定是個很大的組織。因為就算我將刀子藏得再隱密,都依然會被找到並帶走。
 
 方圓三公里,這個距離是怎麼測出來的呢。
 我一次一次地將刀子藏在距離遭遇地點越來越遠的地方。
 
 在第十次的時候,我將刀子帶到距離遭遇地點3.5公里遠的學校,並藏在樹叢內。
 也只有那一次,到了隔天依然沒被帶走。
 不過,當晚我將刀子帶進三公里的範圍內,隔天就消失了。
 
 然而,我覺得很詭異的地方在於,為什麼要如此執著於這把刀? 
 
我再從包包內拿出另一份影印的資料。
 
「因為那柄刀正是他來到我們家族時唯一帶著的東西。」
 
這些資料可是我特別拜託爸媽,幫我從老家的書庫那裏辛苦地翻出來的。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拿回這把刀,畢竟那是他唯一跟過去有所相連的東西。」
 
「再來。他襲擊我的時候,第一跟第二次在技巧上都有所進步,對於我的反擊方式也都能有所對應,雖然體能的方面反而變差了。
 可是在第三次後,技巧進步的速度超乎常人,而且有一些還是屬於警方的擒拿術、甚至是軍方的格鬥技。但是對於我反擊的方式卻沒有任何的長進。
 
 所以可得出一個結論。警方甚至軍方有跟他接觸,並且提供他協助。
 
 至於沒有我反擊的對應方式,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Clone-『複製人』。」
 
「你們打的主意大概是想要利用複製的方式來找出不老不死的辦法…只是他的肉體經過了兩百多年的時光摧殘,所以只會越來越劣化。
 他之所以可以維持兩百多年的時光而不變老,是因為我們家族裡的人太過重視他。
 既沒讓他挨餓受凍過、也不曾讓他受傷甚至死亡。
 
 ……不過我想這些事情連他都不知道吧。」
 
講完一長串的推論,我停下來看著傑夫:「所以,你可以回答我之前的問題了嗎?
 
『真的連國家都參與了這個Clone計劃嗎?』 」
 
傑夫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沒想到你居然可以推測到這種程度,真是驚人啊。」
 
……果然如此嗎。
 
同時,就算不看也可以感應到,現在辦公室內所有的人,同時都站起身來朝我們這邊盯著。
 
「所以,妳………」
 
 
 
 
 
-----------
 
好,結束。(咦?)
 
以上大抵上的內容是我前天早上做的夢,然後加以潤飾補充的結果(笑)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個被要求下跪時,整個腦袋氣到發白的憤怒感(苦笑)
 
我最近是看了啥東西???(歪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0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你好我台灣人
很讚的短篇小說
完全不含糊
而且結局夠有衝擊性
PERFECT~

07-18 14:54

琉卡
哇哈哈XD
感謝誇獎~

...不過那天一整天心情都很糟就是了 冏
一大早做那麼有真實性的夢...

咦?不會太血腥嗎??
寫完之後發現第一人稱的主角似乎挺冷血的?07-18 14:57
Siro西螺
欸?結束了嗎?還沒結束吧?應該還有後面一篇吧?= =?

感覺突然變成玄疑驚悚路線的......很有衝擊性,嗯。

這次拿短刀的小鬼反而讓我想到志貴(月姬的男主角)......不過他是宰人不是被宰啦。

這傢伙還真弱啊= =

07-19 21:24

琉卡
後面不是說了嗎XD"
兩百多年來都被保護得好好的,既沒挨餓受凍過也沒受傷甚至死亡過。
當然,打架跟戰鬥什麼的經驗是O(笑)

...話說我覺得在這裡結束比較好(事實上是做夢到這就醒了XD)

而且真要說的話,我倒是不覺得普通人有辦法跟整個國家來對抗的說 冏
(...所以是BAD END?)

老實說,我曾經有想過,像寒蟬的那種困在平行世界的劇情...不過這樣寫下去可能會整篇暴字數 冏|||
所以被我放棄了(毆死)07-19 22:35
諼草
感覺最後就被滅口了耶…

07-25 00:28

琉卡
哈哈XD
感覺就很像壞結局吧~(苦笑)

嘛、之所以寫到這邊就是讓人自由想像的嘛~07-25 13:33
比雨更溫柔
原來是夢..還算有趣的夢..
不過當小說可能還要改更多內容才完整吧??

07-30 19:01

琉卡
哈哈XD"
老實說只是把夢境寫成比較完整的故事。
其實夢境裡面的戰鬥更血腥呢 冏"
(...我那時是看了什麼東西啊 冏|||)08-01 09: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iuk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上篇。... 後一篇:初音ミク~Project...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TSU12喜愛小說創作的你
小屋連載作家專欄《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系列,給後輩與同業分享自己的經驗與視野~歡迎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