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Fate/Lailah 05 死亡的歸途

作者:麻雀啄食│2018-05-16 02:54:42│巴幣:6│人氣:253
 鮮血滴了下去,那是深邃的黑,隧道內昏黃的燈光閃爍著,燈光下站立著一位人形的生物。

「啪啦!」

 鄰近的玻璃燈泡同時被打碎,老舊的鈉燈碎片散落一地,隧道陷入一片漆黑。

「踏搭!踏搭!」

 從遠方的明亮的光源傳來腳步聲,厚底鞋踏在厚實的水泥上,空蕩蕩的隧道中聲音十分響亮。

「踏搭!」

 人形的怪物沒有想要移動的意思,像是佇立在黑之中的黑,守著這點小小的優勢。

「踏!」

 眼前的是一名男子,長相和穿著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模糊,隱約看得出是為年約30的男性,手上拿著與自身毫不相稱的大劍,那是即便在微弱的燈光下都顯得十分耀眼的赤紅,他在黑暗面前停下腳步。

『唔?』

 先出聲的是人形的怪物,待在幽暗的地方觀看,不禁為那美麗到可怕的艷紅感到驚嘆。

「你是誰?」

 男子停在燈光下,看著眼前的「黑」問。

『我是Keeper。禁止踏入這裡一步。』

 Keeper?飼育員?守衛?男子對從「黑」之中傳來的聲音感到不解,那聲音像是一群人低語,是少年,是少女,是老人,也是嬰兒,用著同一種速度、同一種節奏說話。

『哈!』『哼哼!』『哇哈哈!』『哼!』

 人形的怪物聲音更顯迷惑,透過隧道牆面反射,彷彿從四周傳來各種人的笑聲,在黑暗中迴盪了好一陣子。

「總之,不要阻擋我。」

 男子一腳踏入黑暗中,右腳隨即感到一陣刺痛,低頭一看隧道佈滿了長得像符文的文字,像是劇毒一般滲進自己的腳,凝神一看,那是蒼白的蠍子。

『就說了禁止了。』

 劇毒的白色蠍子,在燈光下伴隨著黑色的影子,不斷地從漆黑的深處湧出,緩慢地吞噬掉眼前的目標,像是「文字」一樣,蠍子沒有形體,只是詛咒的化身,沒有的形體的事物是無法用常理的方式去摧毀的。

 男子舉起赤紅的劍,用力揮下,地面上爬行的「文字」變得破碎,裂成片狀散落,腳上爬行的「文字」也隨著狂風而掉落,而那是僅是粗暴使用魔力揮舞的一擊。

『這樣就輕易的被打敗,我會很傷腦筋的啊!』

「啪啪!」

 眼前一陣旋風,男子看不見,僅憑著直覺揮舞著劍,一張符咒被砍半,而數道氣流從後方飛嘯而過。

 逃了?

 一隻血紅的傢伙從腳邊突然竄出,往男子麻痺的右腳咬了一口,卻被一刀砍死。

 並不是尚未習慣黑暗,而導致男子過於遲鈍,魔術師的視覺即便在黑暗中,也能透過魔術強化,只是這片「黑」太過反常,像是吞噬掉一切掉進去的光源,男子一手探入那黑暗之中,才發現那便是怪物的本體,突然被截斷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再過去是見不到的黑暗。

「!」

 察覺到敵方的真面目,男子左腳往後退了一大步,並全力運作魔術迴路。

『我討厭逃跑的獵物!』

 周圍傳來鳥類的低鳴聲,後方隧道的鈉燈開始破裂,看來眼前的怪物早已做好準備了。

 男子開始狂奔,用魔術迴路取代早已失去知覺的左腳,大概是三秒的時間,卻變得像是數十秒那般久,跑在空響的漆黑隧道,後方是不知名的捕食者,極為狡猾且靜謐,一但停下腳步,即有可能被追上。

 一連串的攻擊下來,看似怪物佔上風,但是怪物並沒有追上來,而男子身上的刻印已經做好準備,一陣耀眼的白光貫穿了整個空間,如果一般人用眼睛直視必定會暫時失明,人形的怪物在白光下身影顯得嬌小,背後拖著長長的黑影,怪物全身由黑色構成,無法看出是男是女,地上幾條血紅的蛇暫停蠕動。

『這也是魔術嗎?』

 遠處的聲音遲疑了一下,帶了點讚嘆的語調。

 男子伸出沒有拿劍的左手,對著前方的黑影,手臂衣服浮現底下的青色的魔術刻印,在白光的魔術退散之前,瘋狂的運轉著,手掌對著眼前的黑影。

 一團青色的火焰,帶著龐大的魔力從手中向黑色的怪物方向射出,怪物沒有逃避,也無法逃避,用一半的身軀接住那龐大的魔力,瞬間被燒成灰燼,腰部以上的部分消失了,黑色的血液從下半身不停的冒出。

「真是討厭!」

 不是那種混雜著多種人聲的聲音,是清脆乾淨的女性聲音,從男子背後傳出來,看上去應該是怪物的使魔,一隻灰色的梟站立在隧道的水泥地上。

「剛剛的一擊要稱讚一下,讓『我』不小心失去發聲器官,只好借用一下可愛的寵物!」

 梟的反方向,半身的黑色怪物逐漸回復人形,否!是人的影子,怪物無法完全回復到人形,僅僅是維持像人一般的剪影。

 幾發黑色魔彈從剪紙般飛舞的手臂射出,瞄準了男子的頭部、心臟、腹部、四肢。

 男子沒有迴避,眼前出現水晶般的護盾將魔彈擋了下來。

「反應還不錯嘛!只是那護盾到底能承受到什麼地步。」

 男子並沒有採理,從梟的樣子看來,僅僅是尋常的使魔,雖然具備了獵殺鼠輩的能力,卻無法威脅到自身。

 接著同樣是數十發黑色魔彈,像是散彈槍一般襲來,透明的護盾僅僅阻擋了眼前的目標,子彈落在地上形成漆黑的彈孔,僅僅停頓了不到0.1秒,再次反跳,從隧道的弧形牆面向男子襲來。

 水晶的護盾同樣保護了主人,卻有幾發射穿身體,男子白皙的皮膚流出鮮血。

「現在好戲才真正要開始呢!」

 後方的梟用不相襯的女性聲音繼續說話,男子察覺到剛才射來的魔彈的正體,幾顆沒有反彈的魔彈停留在四周牆面上,那是漆黑的符咒,連同背後的梟也是,形成了包圍的結界。

 黃色的眼珠緊緊盯著獵物—困在籠中的小白老鼠瞧,那是對待即將死亡的生物的眼神,圓珠子滾了幾圈,由下而上,像是欣賞獵物的表情,灰色的梟笑了。

「你—」

 無聲,或者是訊號斷了線,男子死了,交互貫穿的黑色鋼絲,插在男子的身上,連魔術迴路都停止運作,沒有流出任何一滴血,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就只是死了,像是拔掉插頭的電視螢幕,或是燒斷保險絲的電燈泡一般。

「嘎茲!嘎茲!」

 像是恢復了訊號,男子重新「動了」起來,那已經不能稱之為人,而好比是機器,因為沒有死亡的概念,所以活了過來。

 全身燃燒著赤紅的火焰,卻感覺不到一點溫度,反而帶給人刺痛的冷冽,手裡拿著的大劍變得更加耀眼,魔力構成的鋼絲在那神秘面前顯得脆弱無比,在赤紅的火焰另一側是已經恢復成人形的黑色怪物,明明毫無表情地佇立著,卻能看得出「她」的驚嘆。

 對著相隔十公尺的距離,黑色的怪物被斬裂,從她黑色的身軀中飛出數十隻符咒化作的鳥,原本是男子的「東西」追了前去,大劍一揮撕裂了空氣,隧道發出巨吼,比起黑色怪物的攻擊一點都不優雅,幾隻被正面擊中的符咒化為灰,更多是因為破碎無法維持飛行而掉落。

 隧道內如果有人經過,一定會感到十分驚訝,但是此時「恰巧」沒有半個人,火紅的身軀像為了發洩脾氣一般,狂亂地揮舞追趕,一隻符咒鳥鑽進了地下水管,早已失去理智的男子沒有發現,當他眼前最後一隻飛舞的小蟲死去後,全身纏繞的青色術式將自己緊緊綁住,抑制著瘋狂的軀體,男子逐漸恢復成了人形,四肢變得殘破不堪,或許這就是過度使用力量的代價。

「沒想到這提早準備的術式居然有派上用場的時候,無謂浪費了許多魔力。」

 男子對著漆黑的隧道自言自語,身上的傷口以令普通魔術師驚訝的速度復原,要說有哪一點奇怪,就是男子彷彿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痛楚這件事。


§


 一隻符咒鳥穿過打開的窗戶,在篠賀理沙面前停了下來,像是飛鳥一般的形體,卻略為簡略,翅膀對於使用魔力為動力的鳥兒不過是象徵性,理沙拍拍鳥兒的頭,取得重要的幾秒鐘的紀錄,鳥兒叫了幾聲,停在屋子內枝幹上,彷彿隨處可見的風景,卻是在屋內的景象。

「這就是Berserker的真面目嗎…」

 理沙稍微思索了一番,似乎得出了一個意料外的答案。

 鳥兒沒有回應主人,直直掉落在土地上,化為母體的一部份,回歸至伊甸園的知惠之樹。







隔了大概四個月,嗯!總之全部耗在戰鬥戲上了,和前一篇可能接不上,總之就是這樣了,看過了魔夜,也想寫一點魔術戰,不過這篇不是鬥智的戰鬥,只是純粹強者對上強者,那種在秒瞬之間分出勝負的決鬥而已。(這篇使用設定的方式超浪費的~~不是因為寫了設定所以要用上,而是幾乎毫不掩飾地全力戰鬥,所以必須使用)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90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Lailah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yanyk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文字齒輪》... 後一篇:Fate/Lailah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n770530巴友
我的小屋首頁共有4篇健身相關證照心得文,對健身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