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歐美系列《弟弟真正的死因》

作者:ღ茉律│2018-05-15 14:16:06│巴幣:2│人氣:390


原文標題:我們以為我弟吸毒過度致死,但實際上他沒有

「吉米,如果你死了對任何人都會比較好。」這是我對我弟說的最後一句話,說完這句話後,我就氣憤地甩門,離開他所住的公寓。

此刻,我身邊充斥著給予我和我的父母慰問的親朋好友們,而我坐在一個尚未闔上的棺材旁,腦海裡一直迴盪著這句話。

我不敢站起來看他。有一半的原因是出自於愧疚,而另一半是因為他的長相。毒品帶走了他的生命,但在這之前,他的外表也因為毒品變得糟糕透頂,而他的死沒有因此讓他變得好看些,反而變得更糟了。

「拜託你了,艾倫。」他說,並張開手揮著,邀請我坐回他那張灰色的沙發上。「不要離開我。」我可以聽到他的語帶哽咽,並有淚水在他眼眶打轉。

儘管他苦苦哀求,我還是選擇離開他了。我應該要為他做點甚麼的,而我也有能力為他做點什麼,但我沒這樣做,反而向我弟弟說他應該去死。不知道是他同意我的話,還是上帝同意我的話,也許兩者都有吧,因為在那天晚上,他真的死了。

現在我們還在等毒品檢驗報告出爐,我不清楚實際上是什麼毒,但我們都因此責備過他。

雖然別人可能會告訴這一切不是你的錯,他們會認為我依然很愛我弟弟,他們會說我是一個好人,但他們都錯了。

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自己知道。我在我的手足最沮喪、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選擇拋棄了他。那天晚上,在我說了那句話的幾個小時候,我的理智才慢慢恢復,於是,我決定要回到他的住處,試圖向他賠罪,但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我站在他住處的入口練習著如何向他道歉。試著找出我所能找到最完美的字句來告訴他我有多麼的抱歉,但與此同時,我也希望告訴他他的毒癮會害整個家庭支離破碎的。

我的思緒隨即被來自下方的擠壓聲給打斷,只要我每踩一步就會發出這個聲音。我低頭看,那條他鋪在門廊的工業地毯整條都是濕的,只要我每向我弟弟的房門往前一步,地毯上就會形成一個不均勻的半圓形,並且從原本不乾淨的米白色變成了深棕色,我帶著我的懷疑,用備用鑰匙打開房門。

打開門後,我看到冰冷的水滴從天花板上掉落,並形成好幾個水坑,散落在地板四處。當下,我的虧欠逐漸轉變成了憤怒,我在想,我的父母要因為我弟對這間房子的破壞,而付給房東多少賠償費?

接著一個水滴意外滴在我的臉上,我抖動了一下,並且視線變得模糊不清。

憤怒的情緒總是去得比來得快,我轉身直直走向吉米的房間,準備來好好臭罵他一頓。

正當我要開口時,我看到他了,而那些話也就在到喉嚨時煞了車。

他就坐在那兒,奄奄一息的坐在我離開前他坐的位置上。他的嘴巴張大,雙眼撐大且翻白。他身上那件T恤濕到可以清楚看見他肋骨的輪廓,而他的手依然張開著並垂在旁邊無人的座位上,好像儘管他死了,他依舊在邀請我入座一樣。

「吉米!」我大叫,我不顧途中踩過許多水坑濺起的水花,快速向他跑去,我用我的手臂抱住他,不斷呼喊他的名字,並用手輕觸他冰冷的臉。「拜託,醒醒啊!」我的聲音充滿了恐懼。

突然,我被滴落在我手上的水滴嚇了一跳,而這也將我從夢境中叫醒。我坐倒在葬禮家屬坐的椅子下,本能性的抬頭看向天花板,就好像我在吉米家的那個時候一樣。但等到我發現我察覺到水滴的來源時已經太慢了,我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了。

在告別式上,看著家人們目送年僅26歲的家庭成員離世的畫面,我想論誰都難以承受。這種狀況到葬禮時更慘。尤其是在棺材蓋上的那一刻,你的內心似乎空了一塊,而那一塊也將永遠跟著你的摯愛入土,再也無見天日的時刻。我很希望我可以告訴你這種情緒會因為時間而沖淡,但我不騙你,即使過了好幾個禮拜,我還是無法找到東西能夠填補內心的那塊空洞。

事情過後6個禮拜,這種狀況在我的母親身上最為明顯。她花了許多時間在觀看那些我弟弟孩童時候的舊影片。生日派對的影片、鋼琴獨奏會的影片、還有畢業典禮的影片。然後她每晚就是在樓上的臥室裡以淚洗面,並緊抓著她放在床頭旁的吉米照片不放。

我的父親曾是一位戰場老鳥,父親總是沉默,並且身上布滿許多疤痕,他永遠叼著一根菸在他的嘴上,但如果有必要的話,嘴上的香菸會被烈酒給取代。我從來沒有看過有這麼多淚水在我父親眼眶裡打轉,甚至在我們將弟弟的棺材埋葬時都沒有這麼多,你似乎都可以清楚看到他被強烈的悲傷籠罩著,任何人都可以清楚感受的到。但對我父親來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是當你還有妻子和僅存的一個兒子需要依靠你時候。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去我父母家,看到我的父親跌坐在電話旁,像個孩童般抽泣時,會如此的訝異。

「爸?」我邊說邊走到他的身旁,甚至連大門都忘記關上。接著我用最快的速度跪下來並將我的手放在他的肩上。「發生甚麼事了?」

他不好意思地擦拭臉上的淚水。「嗨!艾倫。」他說,並試圖掩蓋從他聲音發出來的悲傷。突然,他想站起來。

我試著將他保持在原本的姿勢,而他也絲毫沒有拒絕。

「沒關係的,爸。」我緩緩地說。「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當他看著我的時候,我可以看見熱淚還在他眼眶打轉。我知道現在換我要忍住不讓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醫生打電話過來了。」他輕聲地說。「所有關於吉米的檢驗結果都是呈現陰性。」

「什麼?」我大喊,顯然的,我沒有強忍住我的訝異。

「他的身上完全沒有服毒過的痕跡,頭髮、血液、唾液……不管哪裡都沒有。」他依舊輕聲地說。「那……到底是甚麼殺死了我的兒子?」

聽到這個事情讓我頓時感到頭暈目眩,我甚至要扶著父親的肩膀才能站穩,然後,我靠著牆,跌坐在我父親的身旁。

我們的雙眼都變得無神。

接著,我們都在哭。

我們都認為吉米一定是吸毒過度致死,所以我們原先拒絕驗屍,因為我們確信將吉米的體液送去檢驗也會顯示同樣的結果。而警察似乎也沒有拒絕這種說法,並認為吉米房間內的水坑和毀損是因為毒品產生的幻覺。

「他可能以為房間失火了吧!」警察很肯定地說。

但事實上,吉米的檢驗報告顯示,他不但沒有吸毒過度,他的身上一點吸毒過的痕跡都沒有。

在我看到我的父親跌坐在地上,並從他口中得知這些對我的悲傷毫無療傷作用的消息後,又過了一陣子,我開始很好奇弟弟真正的死因,並發誓要找出到底是甚麼殺了他,是什麼害我和我的父母內心被掏空。最後,我在我父母家車庫裡的儲物箱內,吉米的遺物中找到了答案。

吉米曾經是個讀書狂,他甚至有比資金不足的公立圖書館更多的書。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一般人不會發現,在他放王爾德和愛倫坡的書中間,塞了一本皮革包裝的日記本。就算你發現它的存在,你也不會好奇太多,因為裡面每一頁幾乎都是空白的。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們給我們的父親取了一個綽號叫”上校”,因為他把他在軍營裡的軍事化管理帶到我們家裡來。在當時,如果我們在家裡打破某個東西,或是我們不聽話的時候,就會被送到一個我們稱之”洞”的房間,關上好一陣子。

「給我過來,男孩們!」父親怒喊著,他深沉的聲音響徹整棟房子,不管當時我和我弟弟在做什麼,聽到就會馬上丟下手邊的工作,並用我們那兩雙小短腿所能跑出最快的速度跑過去。跑到父親身邊後,我們會站得直挺挺的,雙手直放在兩側,活像個小小兵似的。

「是誰打破了你媽媽的花瓶?」父親嚴厲的問著我們,而母親此刻在後院煮飯,並試著忍住他的笑意。因為我們的父親不曾打過我們,所以這個被母親戲稱”小小兵的每日操練”總是能讓他笑出來,而且通常她是邊做鬼臉邊笑的。

「是我做的,長官!」吉米大聲說道。

「是男人就要勇於認錯。」父親說。「但同時他也要勇於承擔後果,你認為呢?」

「是的,長官!」他站得直挺挺地說。

「很好,罰你關在洞裡一個小時!」上校說。而母親在後面終於掩不住笑意地笑了出來,但至少她忍住不發出笑聲。

吉米不是第一次替我頂罪,他從以前到現在都這樣。是我在今天下午打破了花瓶的,但吉米無法忍受當他有能力替別人受罰時,看著別人被懲罰。他將他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他愛的人,這點隨著他的年紀增長也變得更加明顯。

吉米比我優秀多了。

在我們被關在洞裡的時候,我們發明出了一個能夠互相溝通,且不會被上校那雙鷹眼發現的方法。我們會用牛奶或檸檬在紙上寫字,並用門底下的縫隙傳遞紙條。

紙張在風乾後看起來會是全白的,上面的字並看不到。唯一能看讓紙上的字浮現的方法就是用蠟燭,或是床頭旁檯燈發燙的燈泡加熱,接著,字跡就會像變魔術一樣浮現出來。紙條的內容看過之後,我們就會將其銷毀,這樣就算有時候,在紙張尚未加熱前,我們的父母命令我們把紙張拿給他們看,他們也只會看到一片空白。這是只有我們才看得到的無字天書。我們曾經有一次試著用尿來寫字,結果最後沒人敢碰那張紙,完全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我拿著吉米的皮革日記本,並翻開來看,我笑著回想起那些過往的記憶。我把日記本拿到車庫角落父親的工作台上。拿起放在上層櫃子的丙烷噴槍,我把噴槍頭轉開,讓噴槍噴射發出嘶嘶聲,接著扣下板機,點燃出藍色的火焰。

他不可能這樣做的,可能嗎?

我小心翼翼的在第一頁各處加熱,試著不要讓它燒起來,然後,我困惑的看著確實逐漸浮現的字。

讓我好好走吧艾倫
把這本書燒了吧
-愛你的吉米”

我感覺到我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我不知道此刻看到來自墳墓裡的吉米給我的訊息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所以我一邊哭一邊笑,但這讓我感到難以吞嚥,在我翻到下一頁前我試著調適自己的情緒。

我希望沒人正在看這一段。我已經竭盡所能去隱藏我所發現的東西了,所以當我死了,他也就和我一起死了。”

「到底他媽的發生了甚麼事,吉米?」雖然是氣音,但我說得很大聲。在那時,我心中浮現了毒品檢驗報告可能是錯誤的想法,因為除了吸毒的人,誰會寫出這種鬼東西?

火焰燃燒紙張所產生的氣味和我小時候聞到的一模一樣,甚至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做這件事情的歡樂時光。

我很震驚我得到這麼讓人驚訝的發現,接下來到底會怎麼發展?

我翻到下一頁,看到下一則訊息。

拜託了,如果有人正在看這個的話,尤其是你,艾倫,你是唯一知道無字天書事情的人。把這本書燒掉就對了,不要讓那首詩回到人世間。”

「詩?」我自問的時候背脊不禁涼了一下。

我愛你,艾倫。比海還深,比山還高(註一)。如果你正在閱讀這個的話,去抱抱媽媽和上校吧。他們會需要你的。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真相,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風險。我發現了一個很恐怖的詛咒,那個詛咒只要看過一次就會糾纏著你不放。除非我把他寫下來,不然艾倫,牠不會輕易讓我喪命的。”

我快速翻到下一頁,想要繼續知道我弟弟傳達給我的訊息。

這個詛咒是無法停止的,我已經摧毀所有我能找到,跟這首詩有關的任何東西了,所以不可能有人可以再找到它了。無字天書是我唯一能想到,結束我所承受的痛苦,並保護下一個受害者的方法。”

接下來的15頁都是不斷重複的三個字。

別讀它”

我為我弟弟的精神狀況感到心碎,如果我早點知道他的心靈是如此殘破不堪,我應該要給予他所有我能給,和他需要的幫助。

16頁的字加熱後的顏色明顯比其他頁來得深,變成深黑色,而不是前面的金黃色;字變成很工整,而不是前面潦草並寫得很大的字(註二)。

每一次閃電的閃光都將使牠模樣清晰”

每個被詛咒的獵物都將困在颱風眼中”

接下來的每一頁都是空白的。

我將日記本抱在我的懷中。「我很抱歉,吉米。」我喃喃自語。「我也愛你。」

我不能把我的發現拿給我的父母看,這樣做對他們不好。當我離開車庫的時候,我把日記本藏在我夾克的衣袖裡。然後走到沙發,坐在我那把觀看家庭影片當成例行公事的母親旁邊。

「哈囉,親愛的。」她微笑著,然後親吻我的臉頰。

「你還好嗎,媽?」我問她。

「我想我還好,我只是試著讓自己回想起那些快樂的時光。」她依然微笑著。「看著這些影片,讓我想起我一天不知道要向你們兩個寶貝兒子說幾百萬次我愛你們。」她指著電視螢幕說。

我輕輕的笑了一下,因為她說的是事實。現在電視畫面播放的影片,標題寫道”吉米的八歲生日”,影片裡可以清楚聽到她在攝影機後問她的兩個兒子她最愛問的那個問題。「孩子們!孩子們!你知道媽咪有多愛你們嗎?」

吉米和我坐在後院的野餐椅上,身邊圍繞著禮物和其他的孩童們。我們雙頰像番茄一樣通紅,雙眼不斷打轉。

「媽,不要在我們的朋友面前問這個啦!」我們尷尬的喊叫著。

「到底有多愛啊?小猴子們?」她笑笑的說,但語氣卻拖得很長。

「比海還深,比山還高。」我們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

為了讓我們倆感到很榮耀的樣子,其他孩子們整齊的發出敬畏的呼聲。

「看到了嗎?」母親問我,試著將我的注意力從電視轉回到她身上。

接著,我們兩個都笑了。我很高興能再次看到母親的笑容,而這也讓我暫時忘了吉米日記的事情。所以當她問我要不要繼續看別的影片的時候,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你有我的小丑派對的影片嗎?」我問她。

「哦!當然有了!」她從沙發上跳起去找那部影片。「那是我最愛的一部。」

我想起了那該死的派對,就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事情一樣。“來自地獄的派對”如果吉米在的話,他會這樣附和我的。我母親不知道哪來的鬼點子決定在我9歲生日時舉辦一個小丑派對,但他沒想到我們兄弟倆都很怕小丑。

猶記那是一個炎熱的七月天,正當我們對炙熱的太陽還有成堆的糖果感到厭煩時,讓人害怕的小丑拿著上頭插著蠟燭的蛋糕出場。然後跳著舞,雙腿誇張的踢著向我們逼近。影片裡最好笑的是還能聽到母親搖晃著鏡頭,在攝影機後面看著這場驚悚劇,嘲笑我們的聲音。我和我弟就坐在那邊並緊緊的抱在一起,抬頭面向天空,但雙眼卻都緊閉著,害怕得流著眼淚。

但電視畫面裡撥放的卻和我記憶中的不同,所有東西的位置都沒有改變,而出現過的人物也都相同。我那頭髮還未蒼白的年輕版父親,也就像記憶中一樣站在烤肉架旁將正在烤的漢堡翻面,但是,只有他的身上因為下雨而濕透了。

「那天沒有下雨。」我疑惑地問我自己。

「看看你爸爸有多帥。」我聽到我母親就在我旁邊說話。但我竟然沒法發出聲音來回答她,所以我只是點了個頭,且目光無法離開電視撥放的畫面。「最棒的橋段要來了!」她愉悅的拍著手說。

「小丑登場啦!」我的父親說,但是因為逐漸增強的颱風,很難看清楚小丑。接著,畫面出現幾道閃電般的白色閃光,而且就打在我們所在之地的不遠處。

當我察覺到我的脈搏跳得異常快時,我發現幾乎所有東西都變成了慢動作。攝影機的畫面從我的父親帶到那讓人畏懼的小丑,他穿著一雙大紅鞋跳著舞,濺起許多泥巴。而他臉上白色的妝也逐漸融化,流到他那件橘色連身衣上。小丑臉上用紅筆畫上的笑容也慢慢變成下垂,變成了鬼臉。他的雙眼全部變成和眼球一樣的黑。

儘管水坑的水已經到了腳踝的地方,但影片背景裡,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在高興地拍著手慶祝著。狂風猛烈的吹襲畫面中女性們的秀髮,但她們依然在拍手叫好,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她們正被強風籠罩著。

過去20年來,最能讓我們全家人感到開心的影片不斷閃爍著白光。我恐懼地凝視著螢幕,害怕的情緒蔓延全身。最後,鏡頭終於帶到還是孩子的我和吉米身上,我們依舊坐在那兒抱著彼此,然而,這次只有一個人是閉著眼睛在哭泣的。吉米睜大著眼睛看著鏡頭,並大力地來回搖著頭。

我看到他的嘴唇在動,但是因為閃電的轟鳴聲以至於我無法理解他在說些甚麼。接著,又一道閃電的白光閃爍後,我喘了一口氣,因為原本空無一物的我們身後,似乎有個人形在逐漸成形。牠的皮膚伴隨他高大的身軀慢慢拉長,牠的身形單薄並且呈現半透明,牠將牠那雙大得嚇人的手放在我們肩膀上,那手指幾乎和我們的身體一樣長。

我無法看清楚牠的臉長甚麼樣子,因為根本沒有。牠只有一個嘴巴,在牠那橢圓形的頭的下半部。

吉米抖動了肩膀一下,成功掙脫了牠的魔掌,然後跑向攝影機,並用雙手將攝影機帶近他的臉。

「你把牠放出來了!」他放聲大叫。「艾倫,你把牠放出來了!」他不斷重複著這句話直到聲嘶力竭。然後牠的手又慢慢放回到吉米的肩膀上。

我嘗到到我的嘴角有眼淚的鹽巴味。突然,我感覺到一隻手放在我肩膀上,我嚇到往後用力退了一步。

「沒事吧,艾倫。」她將雙手放在胸前,試著盡量用撫慰的語氣對我說。

「我很抱歉,媽。」我回答她,並開始用袖子擦拭臉上的淚水,繼續看著剛剛的影片。影片裡面艷陽高照,且小丑全身都是乾的。小丑的妝容也完美無缺,而我正在強忍著恐懼吹著蠟燭。

「我也很想念他。」她撫摸著我的背對我說。

「我必須要走了。」我試圖讓自己恢復清醒,我親了一下她的臉頰,穿上我的夾克,準備駕車離去。

我一個人安靜的坐在駕駛座上開車回家。安靜到我可以清楚聽見雨刷在擋風玻璃上擺動所發出的嗖搜聲,那伴隨著大雨的聲音令人感到厭煩。我試圖搞清楚剛剛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卻一點頭緒也沒有,我打開收音機,轉到播放著最能讓人放鬆的舞曲的電台,試著用音樂取代我腦中的千頭萬緒。那個無聊的電台DJ正在教導聽眾們何謂典型的潮流。

Yoyoyo,派對動物們。」他開始說著。「這是MCMookie Mayes,東岸最飛的DJ即將帶給你最美麗的周六午夜時光。」

我轉動著我的眼珠子,一邊喘息著,一邊低聲罵著“混蛋”,但至少他成功轉移我的注意力了。

「又是個萬里無雲的一天。」他繼續說道,「所以我想要看到你們這群美麗的人們,在今晚的星空下,隨著我的輕拍跳起舞來。」

我不自覺大笑起來。「嘿,DJ白癡!」我持續笑著。「外面在下雨啊—」話才剛說完,我就把車子停在路邊。我拿起我放在副駕駛座上的手機,打開我的天氣App,畫面顯示今天天氣暖和並且萬里無雲,並且降雨機率為零。

在我聽到近在咫尺的雷鳴聲時,我感受到我的血液逐漸冰冷起來。我把目光從手機上移開,看到遠處有個黑色的人影,而我所能做的就是看著牠,隨著每次閃電的白光閃爍,離我越來越近。

我快速踩下油門,但因為路面太過濕滑所以車速不斷在降低。我的雨刷賣力地刷著每個掉落在擋風玻璃阻擋我視線的雨滴。

「我必須要離開這裡。」我自言自語,並繃緊著神經不斷察看後照鏡,希望能看到那個黑影被我甩在後頭。但我錯了,當白色閃光再次出現時,那個黑影直接出現在我的車子前面,車子迅速失控,我努力試著讓他保持在操控內。

當黑影終於慢慢消失時,我坐在駕駛座上喘氣,聽著我的雨刷刮著乾的擋風玻璃的吱吱聲。我下了車,發現天上鋪滿燦爛的星空且一片雲都沒有。

當我終於回到我的住處的時候,我直接走到浴室,把冷水潑在臉上。而當我抬頭看著鏡子的時候,鏡子裡的東西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的臉變得跟吉米一樣。我的臉上佈滿憂鬱,並且有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黑眼圈。

起初,我還能理性告訴自己沒事。畢竟,每次黑影出現後並不會留下些什麼。每當颶風過境後,我的日子還算能撐得下去。因為我憔悴的外貌至少還能拿生病,或因為失去手足的痛苦來解釋。

但好景不常,牠糾纏著我,並日益茁壯,牠帶給我的影響越來越大,每次颱風過境都會在我身上留下一塊印記。不是把我身上的衣物弄濕,就是在我身上蓋上一個手印。

自從事情發生後已經過了好幾個禮拜,我無法再承受下去了。我希望你能夠了解,我並不想死。黑影出現得越來越頻繁。我經常會在半夜被雷鳴聲吵醒,我的住處現在到處都是水漬。從那時候開始,我瘦了30磅,還掉了2顆牙齒。

而現在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牠的雙手正緊緊抓著我肩膀。我已經想盡辦法延長我的壽命了,但現在,我就要給牠牠想要的東西了。這玩意不知流傳多久,也不確定至今有多少人因此受害,現在,我要把這首詩也交給你看,這樣我就可以救我自己,我不確定這有沒有用,但至少值得我一試。

吉米是個無私的好傢伙。他把詛咒用沒有人能讀到的方式寫下來。他用他的性命保護了這個世界。

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因為我早已將那首詩的內容告訴你了。

吉米比我優秀多了。

--

(註一)原文是Tothe moon andback,是英文很愛一個人的形容方法,但中文好像沒有這種關於月亮的表達方式(月亮代表我的心?)故翻譯成「比海還深,比山還高」

(註二)原文除了那首詩,吉米的日記都是用大寫的,但中文你也知道哪來大小寫之分(也不能說全半型吧XD),故翻譯成前面字寫比較大XD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96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拐到
你這個混蛋 主角

06-12 2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2ch系列《沒有人... 後一篇:【轉】2ch系列《在廢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ittingisok愛看小說的你/妳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三章 我的小助理? 上架囉! 愛情x都市x調酒x演藝圈x微奇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