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界觀」降罪之人<序章>明時運轉

作者:DDKIMIT│2018-05-13 12:57:05│巴幣:18│人氣:465
更新版~~

  備註:有一丁點兒黑暗、血腥、暴力、情色、宗教、政治、單身狗等議題~~但是應該沒有越界啦看的時候斟酌一下,我想有17+左右吧ㄎㄎ   如有不適有我這怪哥哥能安慰你的心靈@^@


  月亮高高掛起,烏雲盡可能的避開了月亮,銀輝撒向大地。空氣異常的沉悶,濕氣很重的樣子。氣溫一升,周圍的綠草都能凝結出晶瑩剔透的小水珠,像是在流汗似的。

  沙沙……

  某處幽密的森林,樹與樹之間近的都快沒有秘密了,月光使勁地穿過茂密的樹林,好似銀白的長槍刺入大地。

  樹林間,姜芸身穿精緻刺繡的黑色飛魚服,這是替唯一一位女性錦衣衛所設計的特別服裝,也是皇上恩賜的官服。

  單手握上閃爍銀光的繡春刀,不顧身後被箭矢擊落的烏紗帽,使她盤起的秀髮如瀑布般傾瀉。月光的銀輝下,淨白如雪的長髮散發出明鏡般的光澤,臉龐狼狽的模樣依舊抹不了她的風華。

  那女子並沒有因此放慢腳步,喘息在耳裡迴盪,凌霄的步伐輕踏枯葉鋪設出來的地面,嘗試穿越這片廣大的密林,每一步踏出致使雙腿的肌肉更是酸痛,她並不把雙腳的極限當作考量,已經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多久。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全副武裝的士兵緊追不捨,手持長槍兵刃。踐踏著無數野草,大地為之撼動,壯樹因此而抖擻,綠葉像秋天來臨似的陣陣飄落;要是沒有先前那場濕潤大地的雨,早就滾起灰濛濛的塵土。

  此時,黑夜所覆蓋的樹梢中,兩對銳利的眼睛如同惡狼,隨著月光散發出令人顫寒的光芒。埋伏許久的刺客亮出腰間的錐釘,待刺殺目標接近時,先後躍下,手中的利器對準了她的腦門。

  剎那間!刀光劍影,同時落下的樹葉還未著地,鮮血揮灑在月之大地。繡春刀流動著熱呼呼的鮮血,用力一甩,把血甩在兩顆滾動的頭顱上,他們死不瞑目的樣子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去。

  停下腳步耽誤不少時間,才剛意識到,往前踏出步伐,強風捲起了落葉將她困住。

  四人踏過掃蕩的葉片,輕功了得,前後左右四方將她包圍。

  一人秀出掛在腰間纖細的配刀、一人拉開背上包裹長槍的白布、一人從衣袖裡抽出兩把帶有倒勾的匕首、最後一人搧著手中的白扇,文質彬彬的臉上勾起一抹鄙夷地笑容。

  還來不及說出他的開場白,噗嚓!脖頸一道開口,鮮血如注,潑濺女子滿身腥紅。那人依然握著且切割開來的扇子,直到身體倒下。

  她冷漠地看著屍體倒下,沒心情理會所謂的開場,更沒心情憐憫她所殺的每一人。

  其他三人因此震驚,剎那間,斬殺了奪命書生。

  呀的一聲!持長槍的高手頓時穩住下盤,雙手旋出銀槍,有如翔龍之勢,突襲她毫無防備的後頸。以那名女子的功夫,靈巧地蹬步,躍空躲過這一槍。

  鏗鏘!女子剛著地,驚險地擋住了另一方襲來的細刀。此人攻擊出乎她的意料,再黑夜的掩護下配合快如閃電的高速攻擊,肉眼難以發現如此纖細的刀身。要是擋的稍晚,早就如刺客的下場人頭落地。

  另一側,手持雙短刀的高手靈活揮舞雙手,完全看不出他的防守與攻擊,又或是同時兼具。刀刃與月光相互交織出錯綜複雜的攻勢,宛如一面帶刺的盾牌。配合他的攻擊,三人不留給喘息的機會,無止盡地發動致命攻擊與奇襲,金屬在空中交互碰撞的聲音鏗鏘作響。

  只見姜芸呼吸越來越急促,接連的攻勢再加上先前重重的埋伏,早已筋疲力盡;稍有不慎,將會造成無法挽回的最後抉擇。

  此時此刻!更要集中精神,或者只需要再用一次……

  眼球閃過短暫光芒,光芒在黑夜中畫出緋紅的光弧,三位高手嚇的同時收手,下意識往後跳開一大步。

  女子如釘的眼眸,顯露出惡魔贈恨世間的血紅之眼,如同宣判出下一位墮入黃泉的幽魂。這感覺,就像在衙門內推出了虎頭鍘,使得對方心頭寒了起來。

  「要是再不住手,別怪本姑娘無情。」女子的聲音帶上冰霜般的寒冷。

  他們三人戶看一眼,抓緊武器,沒有要退下的意思,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認為她是輕鬆的。

  見此,哼的一聲,女子傲氣地勾起了嘴角,視線橫掃眾人。

  啊!右側的持刀高手率先發動攻擊!姜芸輕鬆地擋下從暗處直劈而來的細刀,比剛才輕鬆太多了。順勢擺動身體,將刀順著緊接而來的長槍槍桿,砍下持槍高手的四根手指。長槍高手哀嚎不已,缺少手指根本握不住揮舞中得長槍。女子借此瞬間,手臂撥動槍身,槍頭改變了突刺的方向,刺穿了雙刀高手毫無防備的腳踝。轉動刀面,輕鬆地割開持刀高手的脖子,鮮血流滿了他的脖子還有想要阻止出血的那雙手,直到斷氣。

  血紅的雙眼退去,女子大聲喘氣,就快接不上氣似的,這讓她消耗了太多體力。望著剩下的兩人,從他們的疼痛中看見了膽怯,這才甩下手中的刀。雖然有殺光他們的衝動,不過時間和體力不允許她這麼做,必須保留體力逃出這裡,將「神物」帶去東夷之地。

  一天一夜,中途根本沒有休息的機會,裙甲下的雙腿持續奔跑著。海一樣寬闊的樹林也有邊界,她從稀疏的樹木足以看的出來,就快要到了。

  此時,等待她的是數百位將士。

  天色才剛朦朧亮起,金黃色的光正要劃破天際,接踵而來的烏雲由東方籠罩而來,再一次將世界矇上陰影。

  她眼裡露出了殺氣,空氣宛如大刀掃蕩眾人的銳氣,堅韌的眼睛中飄出血紅色光芒,手中的繡春刀始終不忘警戒。

  雲層漸漸厚重了起來,快速移動的黑雲如漩渦般地轉動,過了不久,厚重的烏雲遮掩了橘色天空。

  「大膽罪人!」將軍的鬢角間流下一道冷汗,雖然戴上了成千的軍士,卻被她的殺氣嚇出一身疙瘩。拔出腰間的寬劍,身為眾將士的將領不能因此退縮,對所有士兵發話:「兄弟們!給我砍了她!」

  「殺!」所有士兵喊出震耳欲聾的喊殺聲,不要命似的向姜芸衝鋒,打算用人海戰術將她淹沒。

  前排,手持長槍的士兵一字排開地舉槍突刺,想將她刺成馬蜂窩;不料,她擺身躲過所有長槍的銀尖,飛魚服的裙襬像花朵一般的綻放,華麗的身段讓人難以找出破綻。冰冷的風掃蕩所有的長槍兵,再他們脖子均劃出一道鮮紅的傷口。鮮血如湧泉般噴灑,身上沾染了不少鮮紅色的血液,失血過多的士兵們無助地倒了下來。

  嘎啦!雷電交加、傾盆大雨,墜下的淨水洗滌她身上罪孽的血液,血月般的眼睛成為士兵口中的鬼神。繡春刀在她的操作下靈活的舞動,猶如水中蛟龍遊蕩在暴雨之間,輕易地剖開緊接赴死的士兵鎧甲、觸及血肉。

  歷經殺戮的時光,許多人的靈魂早已魂歸天際。她踩著堆疊成小丘的屍體,刀刃的鮮血流向刀尖,被雨水沖淡的同時滴落。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衣服除了雨水、血水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觸碰,此時沒人敢再去送死了。

  「不要在送屍體過來了。」姜芸勾起嘴角,笑的很是得意,顯出沒把這群人放在眼裡的態度。要不是雨水的沖刷聲遮掩了她的喘息,精疲力盡的身軀早就透漏出來了。

  「罪人姜芸!你別太囂張!」將軍怒吼道,雙手高舉著寬厚的沉重大劍,配合身甲敲打出來的戰鼓,直奔姜芸而去,「啊──」

  鏗!鏗!嗆噹──

  不出三個回合,大劍插入了泥濘,斬斷的右手落入屍群中。跌回原先的位置,只能倚靠一旁士兵的攙扶,才能勉強站起。

  還在姜芸裝出得意表情之時,輕如鴻毛地步伐踏過眾士兵的頭盔,頭被踩過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可見此人輕功了得。雙手拖背地站在姜芸面前,露出輕鬆的神態,才剛看清處對方是何方神聖,還來不及反應那人一掌擊向姜芸胸口。姜芸面容扭曲,力道之大將她彈飛了數十尺之遙,沖散了幾十名倒楣的士兵,衝撞一顆大樹才停止。

  噗!嘩啦啦……

  姜芸吐出一大潭的鮮血,視線猶如水窪上的血眩開來。她完全想不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有人能

  「哼哼哼,哎呀!千戶大人──不好意思,好像來來遲了些,有些虧待妳了。」高亢尖銳的聲音不愧是純陰之人,挑動濃密的白色眉毛。雙手收回後背,搖頭說道:「嘖嘖嘖,是妳父親過於太固執了,硬是浪費咱的時間。」

  「汪大人。」受傷的將軍推開攙扶的小兵,不顧手上的傷勢,給西廠廠公大人行禮。

  「汪……直……」目光難距的雙眼不忘注視前方,手掌在泥地上摸索一番,撿起了刀。插入泥地,充當拐杖起身半跪著,辛苦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你這小人、呃、咳咳……」

  士兵圍了上去,兵刃指著姜芸圍成了圈,讓出條路,誰也不敢阻擋汪大人的去路。

  「哼哼哼!袁彬大人不久前才跟咱家敘過舊。」汪直氣定神閒地說:「要不是他苦苦哀求,剛才那一掌,也不會手下留情。」

  「哼,難怪跟撓癢……咳咳咳、一樣……」她勉強站了起來,過沒多久,雙腿無力地跪在泥地上,顯然她是在嘴硬。

  「呦,就算沒有血緣關係,父女倆還是如此相像啊。」汪直捻了捻白眉,陰險的笑容常掛在嘴上,「不知道死時,叫聲會不會也相同呢、啊!喬我這記性,都給忘了,他最後是被毒死的,喉嚨都給化了,哼哼哼!」

  「我……咳咳咳……繞不了你!」好比天空重壓在了頭上,頭顱無比地沉重,嘴邊的血剛被雨水沖刷又吐了一片腥紅,眼睛失去了威嚴。凝聚起紅眼,姜芸藉著正要湧起的力量起身反擊;胸腔裡的劇痛宛如枷鎖封印著她的力量,胸口的掌印異常灼熱,簡直像受到烙印之行同樣痛苦,她雙膝跪地,忍不住哀嚎出聲。

  「可惡、啊──」

  「哼哼哼,使不出來了?妳最得意的妖術。」現在還能笑的人,無非只剩汪直一人了,「老實一點,老老實實的交出來,還能換妳一具全屍。」

  姜芸喘著氣,氧氣就快要提供不上腦袋了,臉色唇瓣皆以蒼白,好比一朵凋零的白玫瑰。她緩慢從腰間卸下錦衣衛的金屬令牌,擺放在蹦出地面的樹根;腰間的錦囊拿出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放在令牌上面。珠子中間裡面彷彿有著霧霾,灰濛濛的一片。

  「梵天神珠。」將軍看見神物,他就像失了魂似的注凝視神珠,把手上的疼痛拋諸腦後。

  「沒錯!就是這個。」汪直沒有像將軍那般失神,睜大發亮的雙眼,一刻也不想在多等似的接近姜芸。同時皺起眉梢,握緊了拳頭,爽快地說道:「替我好好問候袁彬大人吧。」

  「此物、咳咳……終究有何神力,能讓你為之痛下殺手?」姜芸望著梵天神珠,以及在眼前擺盪的白髮,白髮因雨水變得又濕又重。

  「都要赴黃泉了,不必知道太多。」

  「為何要如此趕盡殺絕!」姜芸憤恨不平,說完,便吐出一灘鮮血,不顧身體裡剩下幾升的血液,咬牙硬是說出:「就為了這顆破石頭,殺了所有我在乎的人!」

  「就因為妳太過礙事,感壞咱們好事!就在妳死之前剝奪一切!讓妳知道失去的絕望!」汪直緩緩接近,下一掌好取姜芸的性命。

  「區區一顆破石頭,讓你拿到手了……咳咳……那就太丟錦衣衛的門面了……」

  「哼哼,當皇上成立了西廠之後,錦衣衛只不過是皇城內的看門狗而已,門面?不要也罷。」

  姜芸望著害她家破人亡的梵天神珠,「你說的沒錯,咳咳……我什麼都沒有了,還怕一顆石頭?咳咳咳……」咬著滿口鮮紅的牙齒,逐漸虛弱的手臂高舉繡春刀,全身只剩下毅力在支撐。

  汪直的眼珠就快要爆了出來,面目猙獰,「這毛丫頭!妳想幹嘛!別做蠢事!」汪直用輕功飛速地接近,想要制止她,將畢生功力集中於掌心,掌心燃起熾熱的火焰,定要將她碎屍萬斷。

  「替你結束這顆破珠子!」不顧口裡噴出的鮮血,將刀柄瞄準晶石,重力一擊,奮力將此物擊碎。

  同時一道閃電從漩渦的雲層中竄出,像是有目的地穿過了空氣、雨珠、時間等一切,落在姜芸的刀尖上。閃電導入即將敲向神珠的繡春刀,貫穿姜芸的身體,最終所有能量匯集在珠子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嘎啦!轟轟轟轟!

  將軍和士兵們因為刺眼的光芒紛紛避開了視線,還有部分士兵被強大的衝擊力擊飛。

  瞬間!世界變得緩慢,神秘力量打破了世界的平衡,雨水的行經再姜芸眼變得如此清晰可見,晶瑩剔透的水珠也是如此清澈。姜芸看向其他人,就像木頭人呈現出靜止的狀態,被擊飛的人懸在半空。眼前的汪直,齜牙咧嘴的表情靜止如畫,沒有出場那般沉著,看來他是急瘋了呢!

  這時,就像開啟了某些時間,原先靜止的枯枝爛葉變回正常的速度,四散開來;飄散瞬間又朝著梵天神珠的方向集中,再珠子前方排列著發散出詭譎綠光的咒文,如巨大的轉盤順時鐘方向轉動。姜芸眼看著咒文越轉越快,身體不由自主想要離開;無望身後大樹擋住去路,雙腳也軟弱無力。

  梵天神珠似乎也不想讓她得逞,吸取綠色光芒的咒文,形成碧綠色的隧道:隧道有股強大的吸力,將她吸入綠光隧道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73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麥子
剛開始就這麼刺激...(抖
很喜歡姜芸的人設,又霸氣又傲驕(被巴

05-13 13:03

DDKIMIT
看文速度也太神速了吧!!!!我看完別人一篇都要花上十分鐘[e17]
謝謝觀賞XD05-13 13:06
蛤我在這裡
覺得敘述部分好讓人佩服xD

05-24 22:09

DDKIMIT
謝謝你的觀賞(淚眼汪汪望著你
T^T05-24 22:12
黑貓
場面敲精緻的~喜歡

06-03 18:16

DDKIMIT
謝謝你的喜愛喔!(≧ω≦)/06-03 18: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Fores... 後一篇:[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MIT01大家
【異界轉生】第七十二章已更新,歡迎各位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