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懷念】妳的雙眼。

作者:苙呰唲│2018-05-13 02:33:24│巴幣:8│人氣:157
記為七百四十三天。
實為七百五十四天。

--

求救的呼喚,劃破了晨靜,本應難叫愛賴床的我,瞬間從床上跳起,奔向另一個房間。

映入眼簾的,她趴伏在床緣,用力的喘著氣,我急急忙忙的翻找她的包包,將呼吸擴張劑塞入她的手,她放入嘴裡用力的吸幾口,嫌棄似的丟在一旁。

「媽咪!」
明白這個狀況,我急的伸手拍向她的背,想幫助她順氣。

拍了幾下她撥開了我的手,表示這樣沒有作用。

「我幫妳叫救護車?」
她沒有應答,仍是用力的喘著氣,再拿過呼吸擴張劑塞入嘴裡,再丟開。

「我叫救護車!」
伸手想要拿手機,她卻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我疑惑的望了過去。

那緊握的手緩緩的放鬆,雙眼微闔,向一旁倒去,伸出了雙手接住已經癱軟的她──


「北比~~救護車~~~~」
抱緊了她,腦袋一片空白,只能呼喚在另一個房間的人。

而他,手裡拿著手機邊講邊走了過來。

倉皇無措的望著,我該怎麼辦?

「別怕,我叫救護車了。」
他沉穩著,安撫我。聽著救護人員的指示,實行心臟按摩。

「妳先穿好衣服,等等救護車來妳跟車上去。」
傻楞楞的點頭,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她被放置在地上,他跪在她旁邊作著心臟按摩。

跑回房間穿好衣服,探頭出窗看看救護車到了沒有,背起背包在兩個房間走來走去,直到聽見救護車的聲音,抓了鑰匙往樓下衝去。

-

「救護車是妳叫的?」
警衛先生關心的目光望了過來,我傻傻的點頭,那漸漸逼近的聲音,第一次覺得如此安心。

「救護車是妳叫的?」
一身暗紅的救護人員,身後跟著幾名穿著同樣衣服的人員靠近了我,我點了點頭。

「走吧。」
我轉身,往家裡跑去。

「這邊這邊~~」
我帶著救護人員,以及他們手上的臨時擔架,衝入媽咪房間,而他還在心臟按摩。

看著救護人員迅速的動作,將媽咪抬到客廳持續心臟按摩,看著他們不曉得注射什麼藥劑,我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們的動作,期盼媽咪能夠有所反應。

「小姐,不好意思,妳母親的心臟已經停止,我們現在必須先送往醫院急救。妳要跟來。」
轟的一聲,已經不會思考的腦袋,更加的空白,一字一句好似完全都沒聽懂。

傻楞楞的點頭,跟著救護人員上救護車,從上擔架,到上救護車,到醫院,救護人員都沒有停下心臟按摩的動作。

進了醫院,我才發現我只帶了媽咪的手機,然而沒有健保卡的她,沒有辦法掛號,我急忙的打電話給在家等待的他,請他幫我找出媽咪的證件,然後辦理掛號。

握著兩隻手機,在急診室外的等候椅呆坐了幾分鐘,我打開了自己的手機,媽咪的手機,告訴了公司的主管、媽咪的姊妹,媽咪急診的訊息。

公司的主管很快的回應,詢問我狀況,過了二十分鐘後她出現,給了我一個擁抱,並幫我帶了早餐。

等等等,我茫然然的坐在椅子上發呆,急診室的護士出來呼喚過我兩次,都要我去另一個藥局(?)拿急救用藥,或許是時間的經過,或許是早餐的沉澱,我去上了個廁所回來,主管說剛剛媽咪的手機有響過,我拿起來看,是二阿姨的電話。

我將電話撥了回去,二阿姨詢問狀況,我告知狀況,已經被外婆的病情折磨到快精神崩潰的二阿姨,一瞬間似乎無法接受媽咪的變故。

我無力的坐到椅子上,跟主管這麼說著,主管拍拍我的肩:不用靠她們,我們可以靠自己。

呆呆的點頭。又不知道坐了多久,急診室的護理師再度出來呼喚我,說是已經搶救回來,但是處於昏迷狀態,必須送加護病房觀察,但是這間醫院的加護病房已經沒有空床,需要幫我們轉院,有沒有希望轉去哪家醫院?

我搖了搖頭,接著他們說那幫我們轉去台北署立醫院,那邊有病床。我點了點頭。

再度坐上救護車之前,主管拍了拍我的頭說,今天我不用上班,陪著媽咪吧,說不定她馬上就醒了。

轉院完成之後,我坐在醫院的急診室等待病床,看著躺在床上的她,旁邊吊著點滴,一動也不動的,皮膚摸起來涼涼的,護理師偶爾過來看看機器,記錄數據,我順口的問了一些機器上顯示的意義。

過了不久,他走了近來,一把就把我抱入懷裡,此時的我,只能釋放眼淚。

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經過,我推了推他,「回去換衣服吧?不是要上班?」

「我請假了。」
看著仍是穿著休閒,牛仔褲的他,眼淚再度潰堤。

再度拿起媽咪的手機,連上我手機的WIFI,發現她們姊妹的群組裡面,正在詢問我媽咪的情況。

我簡單的告知狀況,然後用媽咪的手機把我的拉了進去,這樣,比較方便吧。

等到了病房,護理師交代我需要買些什麼東西,告知我加護病房有規定的會客時間。我拉著身旁的他,把東西買齊,然後交給護理師。

五阿姨要表哥拿東西給我,順便看看媽咪情況。表哥說等三阿姨下班,已經過了會客時間。五阿姨說沒關係,至少來看看我。

過了會客時間,我坐在急診室的車道圍欄上,一邊跟他聊天,一邊等候。

不久,表哥的車出現,三阿姨下車,一把抱住我,詢問我狀況。

表哥下車看到我,第一句是:「妳怎麼都沒長大?」近十年不見,這是表哥給我的評語。

三阿姨勾著我的手,就如媽咪平常勾著我的手般,我們一邊聊一邊走上車,準備去三阿姨家。

就在表哥將車子開出了車道,我的手機響了,話筒另一方傳來了護理師的聲音:「妳的母親有狀況!」

我張著嘴,拍打著駕駛座上的表哥的椅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表哥轉頭看我一眼,轉動方向盤,迅速的將車子轉回醫院的車道。

衝下車,站在電梯前面跳阿跳的,再衝上加護病房,然後跑到媽咪的病床旁。

護理師跟醫生靠了過來,說了很多,而我只聽懂了一句:「可能活不過今晚,今晚是關鍵期。」

腿一軟,我被三阿姨跟他扶著。

-

這一晚,我見到了二阿姨、二阿姨的女兒及丈夫。我見到了三阿姨的大女兒、二女兒。我見到了六阿姨與她丈夫。

多年未見的親戚,對我的評語都是那句:「這麼久沒見,妳怎麼都沒變?」

坐在家屬等候室的我,茫然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表哥擔起了連絡大使,通知著媽咪所有的姊妹,詳述著狀況。

我指著每一個親戚,跟身旁的他介紹,他們是誰。他說:「妳們家族的女生每個都一樣,都是不老妖精。」

這一晚,表哥找來了葬儀社的朋友,與我們討論相關事宜,我同時也表態了媽咪生前曾經說過,想要怎麼葬。

各個阿姨也與我分享,媽咪曾經跟她們提過類似的說法,說說笑笑、哭哭鬧鬧之間,膽戰心驚的,結束了。

-

日子一天天過,主管的體諒,讓我只上半天班,讓我可以在醫院的會客時間去跟媽咪說說話,偶爾巧遇阿姨,只能搖搖頭,她就這麼昏迷著。

突然有天,我想起了件事,在上個月,她那好似玩笑的話。

我與他討論了下,決定詢問阿姨們意見。

器官捐贈──

二阿姨起初非常的反對,她擁有著傳統觀念,死要全屍。五阿姨加入了我的陣營,勸告二阿姨,既然是她的願望,我們就幫她實現吧。

最後,二阿姨妥協,而她,也陪著我與醫院的人討論。

在早上的會客時間,我向護理師提出這件事,護理師表示會跟醫生詢問。

晚上的會客時間,護理師表示已經通知醫生,但是台北署立醫院並沒有器官捐贈的相關部門,這件事已經轉告有與他們合作,並且有相關部門的醫院,詳情明天早上會客再告訴我。

再隔天的早上,護理師表示,合作醫院的相關人員已經到了,我眨眨眼愣了愣:這麼迅速?!

與我洽談的,是台北榮總醫院的志工,與器官捐贈小組的人員。

我找來了二阿姨陪我,約了下午一點,跟台北醫院借了會客室,然後討論器官捐贈的事情,與急迫性。



與二阿姨討論之後,
媽咪眼睛大,很漂亮,因此眼角膜不捐。
皮膚若捐了,雖然會纏上紗布,仍然不好看,也不捐。
骨頭若捐了,就不是全屍,二阿姨堅持,至少骨頭要完整。

剩下的,全捐了。



當天簽名,下午立刻轉院。

迅速的動作,讓我感到了他們對於媽咪的重視。

而志工告訴我,因為等器官的人非常多,既然有人有如此的大愛,那他們動作就要快。

在台北榮總,媽咪只住了三天。手術的當天,還是媽祖誕辰的日子呢,阿姨們還開玩笑,一定是媽咪冥冥之中在引導著。

可以讓全部的姊妹聚在一起,可以在無法忘記她的日子送她離開。

在醫院等候手術的時間,阿姨們一邊聊天,一邊跟我分享外婆的事情,沒有人,敢跟外婆說媽咪的狀況。

多年的好友,也在這天跑到了醫院,陪我過了半個早上。



中午,手術結束,去電梯迎接她,那冰冷、沒有脈動的手,她,真的離開了我。

在送往醫院的太平間(?)路上,終於,能與她獨處,我趴伏在她躺著的病床邊,真正的,放聲大哭。

爾後,我抹乾了淚,打起精神,我得把事情處理好。

各種簽名、各種拿資料、各種討論。

葬儀社的人出現,將媽咪裝入袋,然後載往板橋殯儀館,一路上,左手的手腕,隱隱作痛,或許,那是她拉著我,告訴我,她有跟好。

媽咪的告別式,辦的非常簡單,幸虧有表哥在,後事的交涉他全包了。

醫院送來了花圈感謝媽咪的大愛,二阿姨的女兒跟我分享她夢到了媽咪,六阿姨也跟我說她有夢到媽咪,媽咪很自豪的說,她救了兩個人噢!

很像她呢。



即使她離開了,我沒閒著,我跑遍了公所、勞工局、健保局、戶政事務所、國稅局、法院。

五七的那天,我攤開了資料,跟阿姨們說我還需要什麼,但是這些得要她們親自去辦。

在公家機關工作過的五阿姨,訝異我的效率,遞出一張紙,上頭密密麻麻的寫了我該做什麼,去哪裡,找誰。

她笑笑的說:「我才想說今天要跟妳說要怎麼辦,妳都已經辦好了。」

最後的下葬,阿姨們仍然全程的陪同,即使她們被外婆跟媽咪給蠟燭兩頭燒,仍堅持著,要陪媽咪走完這最後一段路。



一如媽咪生前的願望,她不想入祖墳、也不入塔,她要住在大自然,最好是金山後山的海中。

葬儀社直接打槍。

最後選擇了樹葬,我看了看環境,選了媽咪最愛的櫻花,然後看著風景超美的木柵山上,誰能想像這一棵棵的樹下不知道葬了多少先人。

一切,結束了。



那一聲呼喚我的名字,成了我最後一次真正,聽見她的聲音。





陳紫雲──
我很榮幸我成為了妳的女兒。
來不即說出口的母親節快樂,往後的每年,我都會望著空中,對妳說。

妳最喜歡聽我唱的那首歌,只要我想起妳,我都會唱給妳聽。

美麗的~美麗的~天空裏~
出來了光亮的小星星~
好像是我媽媽慈愛的眼睛~
媽媽的眼睛我最喜愛~
常常的希望我做個好小孩~
媽媽的眼睛我最喜愛~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70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歌曲x回憶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u4y7828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勇者造型】成長。... 後一篇:【RPG公會】走向毀滅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12344888各位讀者
都市奇幻懸疑喜劇《魔都妖探》及各式各樣的專欄連載中,歡迎到小屋一探究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