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ISV】【成長創作】糖(上)

作者:Mings│2018-05-09 14:41:28│贊助:28│人氣:360
  還記得那年風雪特大,整座山脈都籠罩在白靄靄的雪霧中,而就在這麼一個連族人都聞風喪膽的季節裡,他抱著襁褓中的嬰孩跨過千山萬水,造訪了封閉數百年的家族聖地,就在那裏我看見了那傲骨滿身的風霜,最後一眼。

  這名嬰兒就是唐風,一個不知母親的異類。

  唐一族一直以來都是嫁娶規矩非常嚴謹,這名只有生父的小男嬰理所當然地遭到許多批評,去留大權爭吵不休,最後唐大族長唐歸元,念在他的父親曾經與他相爭族長之位,是個鐵錚錚的漢子而不願其無後,留了唐風。

  我也是在那次會議之後接管了唐風的生活,他是個很奇特的孩子,在我帶過的小孩之中他是最不會哭鬧的一個,從襁褓時期開始就一直是這樣,為此我還特地找了好幾個跟我一樣的奶媽和大夫詢問意見。

  這孩子沒有甚麼先天疾病,就是安靜出奇。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形容這一個小娃,他與其他的孩子是不一樣的,他的思考非常的細膩縝密,而且富有行動力,儘管你平時看到他的時候都像是在發呆一樣,可是當你問他問題時,他卻又能瞬間回答。

  唐風,對世界的動靜非常的敏感而又好奇,我想,我一輩子大概都不會忘記我曾經抱過這個孩子吧,他是那麼的令我印象深刻,我有見過他的父親一眼,因此我想他可能不似他父親,更似母親。

  你問我是怎麼看待唐風的?

  我做了好幾十年的奶媽了,對我來說每個孩子都是一樣的,我也曾經是孩子的媽所以瞭解,縱使他的父母離世了,但他也是在充滿期待的環境下誕生的,更何況那個偉大的父親還願意負著大雪將他送來。

  所以我對他的付出一視同仁,該給甚麼就給甚麼,其他的奶媽當然會好心的提醒我他是異類,大夥兒聚在一起時也難免說三道四,而我也只是把她們說的都一笑了之,我在做的事情我自己問心無愧。

  面對這個安靜得不得了的小傢伙,有時候我會不禁思考,他會不會是明白了他在家族中的處境?小孩有時候會比大人更敏銳捕捉周圍氣氛,這一點是我長久累積下來的經驗,然而我至始至終也沒能得到他的解答。

  我帶著他直到六歲那年,因為家族裡又有新的孩子降生了,人手不足之下我被要求要放下唐風,去支援那個他們認為更有前途的孩子,之後我就離開了聖地到了其他的城市去了,對此我的內心抱著相當大的遺憾。

  我深知那孩子的脾性事要成大事的人,也清楚他在聖地內應該也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只是我沒有辦法陪著他直至八歲,看著他進入文武院的那一剎那,這是我身為奶娘的失職,也會是我心頭上的一個結。

  我跟他的緣分可能在那一時就斷了吧,我沒有再收到關於他的任何一點消息,畢竟聖地裡的所有大人都對那孩子抱持著偏見,所以絕對是不會對他有甚麼關注,就算我去拜託其他奶娘幫我打探也沒有人願意。

  我現在在外地生活了一段時間,衣食無缺,每天抱著新娃兒,接送著新的唐家子弟上下學,在一大群的小孩之間我卻怎麼也找不到跟唐風一樣性子的小娃,那種淡淡的彷彿一切都不重要的氣質。
 
  偶爾,我看見了其他孩子還會懷念,那坐在地板上望著天空,傻楞楞的表情。



  唐風一個人坐在院子裡,抬頭看著黃澄澄的銀杏葉片片飛落,這麼一望就是數個鐘頭不曾動過,如翼的金翅在他的眼眸深處一擺一擺的飄著,停停落落的在他身上,宛如鋪出了一襲龍袍一般燦爛。

  轉眼數年的時間唐風已經六歲,奶娘在此刻必須離開他的身邊,無論是吃食還是衛生都要自己親力親為,整個小院子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生活,寧靜的小舍就像是布景一般,被遺忘在聖地的邊陲。

  幸好,一些簡單的食物還是可以從家族的大集社裡取得,所以並不需要他大費周章地進入危險的森林狩獵採集,然而他很清楚,這樣依賴他人的基本待遇並不能保證永遠持續下去,興許哪天唐歸元有了甚麼事情,他可能就會遭殃。

  一個年幼的孩子,自此開始必須面對殘酷的現實。

  唐風起身抖落了華美的金袍子,小跑步到廚房去拿了幾個饅頭用小包袱收拾好,帶著就往聖地中的文武院跑過去,他曾經聽奶娘說過,所有八歲的唐家孩子都會集中在那裏,由唐世賢大總管集中授課。

  他穿過了大街小巷,耳邊傳來許多的挖苦嘲諷,然而他早已習以為常的不去在意,在他為數不多的歲月中,這樣的惡意言論不曾停止過,就因為他是一個外來的孩子,就因為他是個沒有母親的孩子。

  聖地的範圍並不大,跑了一小段時間總算是看見了文武院的破舊匾額,此刻的斑駁大門緊緊的關著,四周用著白磚青瓦作圍牆包覆著,牆邊許多了杉樹幾乎隱去了天空,隱隱約約地能聽見裡面傳來許多聲音。

  唐風愣愣地看著匾額好一會兒,接著才往旁邊的圍牆去找空子鑽,小小的身軀在白牆杉木間鬼鬼祟祟,活像隻好奇的小狐狸一般,一下子抓抓樹皮,一下子踏踏白牆,不停地嘗試著想要窺見裡面的光景。

  費了好一番功夫,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攀爬的矮松,這棵松樹長得彎彎曲曲的,粗壯的樹枝輕易地就伸展過了瓦牆,而唐風便搭個順風車貓上了牆頂隱在了松枝下,用著小小的眼睛偷偷瞄著文武院的景況。

  在院落中有好多孩子正在打鬧,有男孩也有女孩,男孩子們活力充沛的推推擠擠著大聲喧鬧,然而女孩子們都坐在屋簷下談天著,手上擺弄著小花小草不知道在說甚麼,從表情上看來似乎對於男孩子間滾泥巴的遊戲不感興趣。

  唐風瑟縮在樹影下目不轉睛地盯著瞧,就像他方才在銀杏樹下一樣定格了。

  唐世賢大總管很快地步入了院子,整個氣氛瞬間就變了個調,所有的孩子立刻停下了手中的遊戲,全部齊齊排列在場地中間等待,嚴肅的表情就好像面臨了一場生死大戰一樣,可見這位大總管應該相當有威嚴。

  「集合的艇迅速的,值得嘉許。」大總管捋了捋花白的長鬚,緊接著就開始了他的授課,一身馬褂的老人家瞬間動了起來,眨眼間幾套拳掌晃過,動作之流利,完全不向個垂垂老矣的枯瘦老者。

  唐風沒來的及看清楚,好在這位老先生也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小孩子是不可能看清楚他的動作的,於是接下來才是重點,大總管一步一步的分解了自己的動作,並且要求眼前的毛頭小子都跟著做一遍。

  整個院子動了起來,喝喝聲不絕於耳,不分男女,每個孩子都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仔仔細細的重複著固定的動作,而大總管則是穿梭他們之間,只要有人的動作有毛病,他馬上就會一手打下去。

  已經有好幾個人慘遭毒手了,那下掌的聲音異常清脆。

  「手的角度不對,再高!」

  「腳!再更俐落!」

  「別以為女孩子我就會留一手!彎下去!」

  唐風靜靜地趴在瓦牆上注視著,並且努力的將所有的招式一一印在腦袋裡,雖然他想要趕緊來練習,然而他現在可不能錯過任何一句大總管的教誨,那些孩子們犯的錯誤肯定也會有一些反映在自己身上。

  早上的武術課程在日午時分結束,每個孩子的臉上都已經掛滿了汗水並且灰頭土臉,在大總管宣布下課後便一溜煙的跑去井水邊,嘩啦啦地將清冷的水往身上澆,彷彿久旱逢甘霖一般,瞬間變得神清氣爽。

  而唐風,就在課程結束後悄悄地爬下了樹,靠在圍牆邊打開包袱取出饅頭慢慢地吃著,腦袋裡不停地回憶剛剛上課的內容,手腳也跟著比劃比劃,一步一步模仿著腦海裡的動作,從這一天開始,他必須要自立自強。

  在唐風離開了瓦牆之後,大總管的目光掃過去了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捋著鬍子。



  風捲颯踏,樹影零落。

  一套拳掌舞的虎虎生風,唐風這數個月來每天都到文武院圍牆報到,從最初的生澀懵懂到現在已經熟能生巧,雖然他還沒有掌握全部的竅門,但是這一路練下來卻也有模有樣,架式完全不輸那些八歲小孩兒。

  這個空蕩蕩的小舍沒有人打擾,下午的時光他就不停地在這裡重複著套路,一遍又一遍,樂此不疲,因此這個院子即使沒有清掃落葉卻也相當乾淨,只是,有時候會有些頑皮的傢伙扔近來蔬果爛葉。

  但是這些他都沒有甚麼反應,被丟了垃圾清掃便是,被弄壞了籬笆修理便是,他從來沒有哀怨過自己的身世與處境,唐風非常認真且認命地生活著,不管家族裡的人怎麼樣糟蹋他都無動於衷。

  結束了下午訓練的唐風依照以往的習慣,捧著小碗兒準備到大集社報到,這時的溫度涼爽了很多又是大人放鬆的時刻,許多小孩便趁著這個時間點偷溜出來放風,雖然唐風每次都會避開他們,只是並不代表永遠能夠如此幸運。

  這一天他在沒有人的邊巷被堵個正著,帶頭的孩子王他記得,是經常在路上找他麻煩或是往房舍扔垃圾的傢伙,唐風不知道他們這次又想要做甚麼,一群人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前後道路,笑的一臉不安好心。
  
  「今天早上被唐老頭修理的一肚子氣,就拿你來發洩好了。」

  唐風這才想起來,這個人今天早上被大總管糾正最多次,可是現在前後都被堵著的情況,他哪兒也跑不過去,就在他猶豫的時候,一隻手迅速的把他的碗拍碎在地上,這就像是一種號角一樣,所有人馬上動了起來。

  一窩蜂的小孩往他身上又踢又打的,他只能抱著頭盡力保護自己不受傷,他逃不了,而且就算今天逃過了,明天肯定會被加倍揍回來,反正這幾個月的時間他也沒少被欺負過,這點傷痛他還能忍受。

  一拳一拳,一腳一腳,唐風一聲悶聲都沒有,他僅僅是護著自己,任憑那些小孩撒氣。

  打著打著,或許是覺得唐風這個沙包都不會唉一聲很無趣,這一幫小孩很快地就散去了,一邊跑離還一邊嚷著很無聊之類的,留下了躺在地板上暫時無法動彈的可憐人,愣愣地望著浩瀚無垠的星空。

  這時,又有一個小男孩路過了此處,然而他並沒有對於唐風有多大的反應,就只是掃了一眼便離去了,沒有伸出援手,沒有詢問他的舉動,冷冷淡淡的就跟那些大人一模一樣,這讓他的內心泛起一股悲哀。

  碗破了,他也沒有到大集社去的理由了,餓一個晚上也沒什麼。

  唐風拖著傷痕累累的小身板,一跛一跛地朝自家小舍前進,唐世族雖然明文禁止內部鬥毆,然而對象是他這個小透明,大人們一定不會有甚麼反應,或許根本連理睬這件事也不會,就當作沒發生過吧。

  回到家之後,他脫了外衣隨便就往床鋪上倒了,身體的疼痛和疲倦令他不願意再多動一分毫,一個下午的訓練加上晚上挨打的折騰以及沒有碗飯吃的飢餓,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某種程度的接近極限了。

  月光從窗戶照進了唐風的小屋,衣衫破爛的小孩子身上一青一紫的,看了無論是誰都會覺得心疼,只是這孩子竟然還能安穩的入睡,就好像受傷是家常便飯的事,身體上的痛楚無法動搖他的精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29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楓葉⑨蠟燭
審核完畢,一共4049字數,給予獎勵12經驗。

05-26 1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shtev8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ISV】唐風角色圖(高... 後一篇:[達人專欄] 【ISV】...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後設 RPG 《魯蛇轉生》農曆新年特價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2792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