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背影》- 阿特柔斯著

作者:Cliff94│2018-05-08 19:18:21│巴幣:0│人氣:45
我與父親一起冒險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媽媽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米德加爾特到林中小屋,打算跟著父親到約頓海姆奔喪。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媽媽,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

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收拾細軟,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銀片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打獵。喪事完畢,父親要到阿斯嘉特殺神,我也要回到華納海姆念書,我們便同行。

到赫爾海姆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提爾神殿,下午傳送散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山上那個熟識的頭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頭,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頭不妥貼;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二十多歲,華納海姆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頭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神殿。我啓動傳送橋,他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矮人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到神殿。他給我揀定了靠門的一個角落;我將他給我做的盧恩法袍鋪好坐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裡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託矮人好好照應我。我心裡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瞭。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往門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裝備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神殿的大門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商店,須穿過世界樹根,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老傢伙,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X型裝束,穿著黑皮肩甲,深紅布腰帶,蹣跚地走到樹根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樹根,要爬上那邊商店,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脫色的紋身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綠色的箭矢往回走了。過世界之樹時,他先將箭矢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箭矢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門邊,將箭矢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箭袋里。於是撲撲胸脯上的泥土,心裡很輕鬆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人家等著呢。」等他的背影混入矮人工房的煙霧裡,再找不著了,我便原地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一塊兒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立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冒險,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他的兒子。我跨界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刀提斧,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壯碩的,裸體紋身,紅皮腰掛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1925年10月在華納海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20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ccc06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青色絵具 / 初音ミク & 巡音ルカ & MEIK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