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龍之笛】番外小說

作者:希拉凱特亞│2018-05-06 20:47:01│贊助:2│人氣:133
午夜時分,忙碌完公文的希拉凱特亞,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臥房。

最近有種奇妙的病開始在梅拉星流行,雖然已經請研究所採樣化驗,但目前還不清楚病源究竟來自哪裡。

看著那像山一般高的公文,內容充斥醫學專有名詞,為了要讀懂它,希拉花了比平常多三倍的時間在理解上。

「啊⋯⋯肩膀好痛⋯⋯」希拉一面卸下身上多餘的飾品,一面朝著更衣室走去。只要她專心的在案前坐個一小時以上,肩膀痠痛的老毛病就總是找上門;雖然幾度懷疑是自己姿勢不良所引起,但總抽不出時間去醫務室好好檢查清楚。

換上一身輕薄的白紗睡裙,肩膀的負荷總算是稍微減少了。希拉扭轉著僵硬的肩膀,痠痛難耐的感覺直刺心窩,她嘗試著將手舉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左手居然無法筆直伸到頭頂。

「天哪⋯⋯這也太誇張了。」無奈的嘆了口氣,希拉忍著疼痛將頭髮紮起,而後往陽台的方向走去。

秋日夜晚的風十分沁涼,迎風吹拂的那股舒爽感,更是直接沁潤心脾——這是希拉喜歡秋天的原因之一。烏黑的夜空之上,盈盈滿月正發出神秘的光芒,她抬頭觀望著這美景,不察身邊已有一名不速之客到來。

來者靜悄悄地飛降至希拉身後。等候了一會兒,發現對方似是沈迷於風景上,居然沒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他帶些不滿及惡懲的情緒,冷不防地伸出雙手,將那個脫線的女王大人擁入懷中。

「呃?!」身體突如其來的被往後一拉,希拉不禁驚呼出口。餘光瞥見了黑羽及背上傳來的溫度,讓希拉慢慢自驚嚇恢復到了冷靜。「原來是你啊⋯⋯不要嚇我嘛!」

「誰叫妳不理我。」帶點懲責的語氣,琴默凱特亞不悅地說。

「我沒有不理你啊⋯⋯」直覺反射的回答。希拉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開始指責自己太不小心;雖然現在是在王宮裡,但身為一國女王,居然連最基本的警戒周遭都無法做好,實在是相當不應該。

察覺到希拉根本沒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琴默更是不爽!他用力地擁住希拉,試圖能喚回她的注意。

「你幹什麼啦!」被這麼粗魯地對待,包容心再好的希拉也發火了。琴默完全沒預料到希拉會有這種反應,愣了半晌才將雙手放開。他原本以為,雖然動作強硬了點,但這樣曖昧的動作至少能引起對方羞赧;豈料希拉凱特亞再次違背了琴默的期望,總是回應出與一般女人不同的反應。

琴默對希拉的內心一直很好奇,明明看起來就是一副憨直天然的模樣,卻又常常讓人搞不明白她腦袋裡到底在轉些什麼。眼看著上一秒大吼的希拉,這一秒又因自己的遲疑露出了擔憂的表情,實在是讓人覺得十分好笑。

「你⋯⋯壓得我肩膀很痛。」似是在為自己剛才的失禮找藉口,希拉撇過臉怯怯地嘟噥。琴默沒放過這個機會,趁勢揉上了希拉的肩頭。

「這裡?」 「啊!」

琴默的手指不偏不倚,正是按在希拉痠痛的左肩頭上。聽見希拉那發自喉頭的微妙慘叫(?),琴默惡趣味的玩心大起。

他嘴邊勾起不懷好意的微笑,手指併用手掌的力道,開始「貼心地」替肩膀痠痛的女王陛下按摩。「哎呀,妳看妳的肩膀多僵硬~明明人就那麼呆還愛硬撐,活該嘛。」

「啊!你⋯⋯唔嗯!等一⋯⋯痛!」字語不成句的希拉顯得相當狼狽,但琴默還沒打算放過她;空著的左手攬過希拉腰間,讓想扭開的她沒地方可逃。

「這可不行啊~女王陛下,妳不放輕鬆,肩膀只會愈來愈嚴重喔。」按揉的右手沒停過,希拉因為腰被攬著無處可躲,下意識地將上身往後彎曲,琴默緊迫盯人,上半身也跟著往希拉的方向壓了過去。

「妳⋯⋯想逃嗎?」戲謔的語氣中透露出得意,彷彿確信希拉會在下一秒就投降於自己的攻勢。希拉聞言蹙起了眉間,左手無法使力的她,只能用僅存的右手推開琴默胸膛表示抗議。

「哪有人像你按得這麼粗魯的。」希拉帶點委屈的嗔怒。琴默聞言挑起了單眉。「哦?聽女王陛下之意,只要改一下力道就可以?」

希拉愣了半晌,有點意外琴默會這麼反問。這背後應該別有目的,但琴默那張自負又欠打的表情,讓希拉失去了一貫的冷靜。她沒有多想,直接應允了琴默,再怎麼樣她都不相信琴默會有辦法正確拿捏力道。

她倒要看看琴默按摩的功夫是有多厲害。

正這麼想,琴默的右手倏然改變貼近肌膚的力道,仿若蠶絲拂過,輕癢的觸覺自肩膀麻至頸間。

忍住喉頭差點發出的聲音,希拉頓時漲紅了臉。她瞪大雙眼直視琴默,這個情況⋯⋯難道自己是被調戲了?!

看見希拉的反應,琴默很是滿意。他故作紳士地笑了笑,右手再次輕拂過頸肩。「怎麼了?我只是在按摩而已,妳怎麼一付按捺不住的臉?」

「你⋯⋯!」以為琴默是在藉機取笑自己,希拉不服輸的性格燃起。她主動將雙手搭上琴默的肩頭,琴默有些意外地挑起眉。

「哦?難得妳居然主動對⋯⋯」

「我告訴你,這樣才叫按摩!」不等琴默說完,希拉開始揉動指尖,一本正經地替琴默按摩。

琴默有些傻了,他原本誤以為是希拉主動獻殷勤,然而這位不知是天然還是蠢呆的女王,居然在指正自己的按摩手法,還親自示範!

現在彼此的姿勢幾乎是相擁在一起,她難道不懂什麼叫調情嗎?!

「我真的被妳打敗了。」琴默自嘲,扶額無奈一笑。希拉疑惑地停下了雙手,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倏然被擁得更緊,頸後與唇間瞬時覆上了琴默的體溫。

「⋯⋯?!」

琴默親吻了希拉。

對付這反應遲鈍的死腦筋,看來還是直接一點比較有效果。原本以為希拉會馬上反抗,但懷中的人似乎因為發生意料外的事無法做出反應,這讓琴默多享受了幾秒芳唇。

二秒半過後,懷中的希拉有了動靜,她先是唔唔的發出聲音抗議,而後將腦袋後仰移開嘴唇。

希拉的臉漲得比剛才更紅了,水藍色的眼睛直愣愣地瞪著琴默,好像要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面對希拉這樣的回應,琴默不自覺地笑了。

非是過往一見的戲謔笑容,而是帶有溫度的真誠笑顏。

「你⋯⋯」希拉被這發自內心的笑靨所驚艷。雖然自己被戲弄、被佔了便宜,但是眼前所見的表情,不正是自己一直期望看見的嗎?

從瞭解琴默的身世開始,希拉就竭盡所能的希望幫他走出陰霾;一年年過去,卻從未見過琴默露出這般自然的笑容。

(原來⋯⋯他喜歡我嗎?)希拉不自覺地這樣想。

回憶起過去種種,琴默對自己的各項挑釁、調戲甚至是玩笑,說不定只是他為了吸引自己注意力而做的笨拙舉動?

「你⋯⋯喜歡我?」為了確認眼前既發生的事實,希拉脫口而問。她的雙眼緊盯著琴默,深怕錯過什麼表情而無法判讀真偽。

被希拉這麼認真的瞧著,琴默微愣,隨即在內心戲笑自己:早知道就該投個超級直球,我怎麼會蠢到希望這個天然呆去體悟到自己的心思呢。

「琴默?」見對方沒有立即回應,希拉出聲。

「什麼?」嘴角依舊帶著笑意,但已經不是剛才所見的自然笑靨。

「你是不是⋯⋯」要重複詢問人家是不是喜歡自己,希拉凱特亞可沒這麼厚的臉皮及勇氣。她思忖了會兒,才改口說道:「你沒聽見我剛才問什麼嗎?」

「呵,沒聽見呢。」琴默笑語,等著看希拉是否有勇氣再提問一次。

希拉漲紅了臉,她知道琴默一定是故意讓自己再說一次,不禁有些生氣。但是人已經被親了,就這麼放他走不交代清楚,吃虧的擺明只有自己!

「我、說!」希拉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加重語氣。「你、為什麼、親——我!」

看希拉這麼拚命的認真詢問,琴默實在是忍不住笑出聲了。

「噗呵呵⋯⋯」

「你笑什麼!我問你話欸!」

「是、是~女王陛下。」為免得佳人惱羞成怒,琴默做作地清了清嗓。「嗯~為什麼啊?讓我想一想⋯⋯」

「你、給、我、正、經!」希拉雙手緊緊環胸,一付要揍人的威嚇。

「生什麼氣。」琴默一派輕鬆的拍了拍希拉的頭。「因為我喜歡啊。」

「喜⋯⋯!」正要為這回答表示驚訝的希拉,不禁又懷疑起琴默玩文字遊戲。她深吸口氣,冷靜的反問:「是『喜歡』看我的『反應』是吧?」

「哎,妳怎麼這麼多疑呢?」雖然要這麼說也沒錯⋯⋯

琴默的確很愛捉弄希拉,喜歡看她為了自己而牽動情緒。也許是自己不太正常,一般人應該是樂見他人為自己展露笑顏,喜歡看她生氣似乎不能稱作是「喜歡」。

「那⋯⋯妳希望聽到我怎麼回答呢?」琴默托起希拉下顎。「照妳這樣說,我怎麼回答都不對了?」

希拉望著琴默。

聽個內心真正的想法,有這麼困難嗎?

又或許⋯⋯我們都一樣,從來沒有審視過自己的內心,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需要的是什麼吧!一昧的憑著直覺與感情做事、做決定,從而迷失了真正的自我。

她想起了曾經見過的那個小男孩,那個屬於琴默內心真摯、率直的部分;還有性格扭曲,一心希望世界毀滅的那個他。

你的內心,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我的內心,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被希拉這麼「熱忱」地盯著,就算是琴默凱特亞,久了也是會感到不自在。

他伸手摀住希拉的雙眼,好遮擋住她那想窺視人內心的強烈視線。琴默在她耳邊低語:「妳又在亂想了?我倒想問問妳,為什麼這麼在意我?」

面前的希拉定格了。

希拉自己才正要開始思考並釐清這個問題。

對於希拉而言,琴默是她放不下的羈絆。
一開始,僅僅只是因為自己不想繼承王位而已,誰知道探究到最後,彼此居然成了能撼動星球存活的人物。

而她,始終放不下那個內心滿是傷痕的小男孩。

但,究竟是放不下,還是不能放下?
想到這裡,希拉凱特亞又對自己的感情產生了疑惑。

「我不知道⋯⋯」她淡淡的脫口而出。
若付出的關懷僅僅只是出於責任感,那自己到底是怎麼看待琴默?

不知道希拉心緒的琴默,對這回應非常不滿。
對他而言,希拉是唯二走入自己內心的人;她對於他而言,是相當重要的存在、是能支持正向人格的力量。
希拉這樣的回答,卻讓琴默感受彼此的情感並不對等。

琴默收回了手。
希拉看見他生氣的表情,驚覺自己說錯了話。

「琴默⋯⋯」試圖說些挽回什麼,希拉卻語塞了。
那一臉自責的模樣,若是過往的琴默看到,肯定會覺得自己被這女人給玩弄了;但,她可是那個莫名奇妙,天然呆又常跳針沒自信的希拉凱特亞啊!

她不是那種會因為善良,而過度氾濫給予關愛的人。
彼此也相處好些年了,他知道希拉總在面對自己情感時會不自覺逃避。

也許該慶幸這點吧,所以那個呆頭忠犬和當時的天然公主,才沒譜出什麼結果。

(到頭來還是要我拉妳ㄧ把⋯⋯)琴默帶點失落的感嘆。「我本來很期待聽到『因為我重視琴默』之類的話?妳知道妳的回答很傷人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見還有解釋的機會,希拉凱特亞忙出言澄清,殊不知表面生氣的琴默,內心正開懷餌起效上鉤。

「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你因為我不開心!」怕琴默誤會,希拉一股腦把剛才內心的糾結跟矛盾全吐了出來。那些責任啊~但撇去身份又無法不管什麼的;希拉愈說愈亂,已經有些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好好~我知道了。」琴默對希拉比了停止的手勢,要是繼續放任她說下去,搞不好會扯到星球誕生之初那麼遙遠的事。「結論就是妳很在意我,剛好又離不開我。」

「呃⋯⋯對 。」希拉羞赧的垂下頭。
「看我。」琴默再次捧起了希拉的臉,只是這回是用雙手。

「這樣妳會怕嗎?」
「⋯⋯不會。」她對著他的深紅眼眸,那認真的視線,彷彿有股魅惑人心的力量。

「妳討厭和我相處嗎?」語畢,琴默內心閃過一絲不安。
這是他長久以來的顧慮,那自兒時被視為怪物,一點一點累積起來的陰霾。

「不會!」希拉篤定的回答。唯有這點不疑有他,她甚至很依賴琴默——雖然大多是政事。

「那麼⋯⋯」琴默陷入了短暫沈默,像是在釐清自己的思緒。他深吸了口氣,用著比剛才更加低沈的語氣問道:「妳,抓得住我嗎?」

希拉面露困惑的神情。

「我的身上,擁有能破壞一切的力量。現階段雖然因為妳的力量得以維持平衡,但誰也無法保證黑暗會有再次暴走的一天。」一旦接受了我,也意味著意外發生時,那個人將會受到最嚴重的傷害。

「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親眼看著自己重視的人,因為自己的失控而橫死面前。」

這一刻,希拉凱特亞終於明白,琴默內心真正的恐懼。

那個年幼就歷經一切黑暗的純白少年,為了生存而將自己染黑包裝起來,與人維持距離。

那個總是說著討厭人、想毀滅世界的他,其實才是最愛一切的——為此不惜犧牲自己,扮演著壞人。

「如果妳有踏入黑暗的勇氣,沒有一絲迷惘⋯⋯」像是在宣誓什麼,琴默鄭重地開口:

「和我在一起吧。」語畢,琴默退了一步,並敞開雙臂。

他並不急著希拉給出回覆,只是想告訴她:我就在這裡。
當妳需要並且願意回應我的時候,妳不用再費心尋找我身在何方;因為,我將與妳隨身在側、形影不離。

希拉認真地回望琴默。她沒有讀心術,當然無法得知琴默心中宣誓的那段話,但是,她收到了最重要的訊息。

——此刻的琴默,沒有一絲虛假。他所言之一切,都是真心而非兒戲。

有了這點肯定,希拉凱特亞突然覺得心情放鬆了許多。

原來,過去的自己只是害怕失去,才不敢往前一步。

因為害怕受到傷害,在感情這條路上,總是畏畏縮縮地不敢主動向前,選擇迴避、視而不見。

而今,那個總是隱藏真心的琴默,為了膽怯的我,大剌剌地將自己展現出來,甚至向我伸出了手。

我⋯⋯該怎麼回應呢?

答案,不是已經顯而易見了嗎。

不帶猶豫地,希拉舉步向前,投入了琴默懷中。

是的,早在追著琴默進入叉涯之泉的那刻起,自己的心已無法與他分離。

我喜歡琴默。

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投懷送抱,琴默倒是有點愣住了。

「妳⋯⋯知道這舉動代表什麼意思嗎?」低頭看著懷中人兒,深怕這位女王又要借天然之名晃點自己。

「⋯⋯我知道。」因為實在太過羞怯,希拉完全不敢抬頭碰上琴默的目光。心臟的跳動隨著時間愈跳愈急,甚至到了難以呼吸的程度——擁抱喜愛的異性,原來是這麼瘋狂的感覺嗎!

感受到希拉的緊張,琴默溫柔的回以摟抱。

這個天然女王,肯定沒有過戀愛經驗吧。第一次回應就能做到如此,該說是太過努力⋯⋯還是笨拙呢?

⋯⋯等等,毫無疑問是後者啊喂!

雖然自己並沒有那個意思,但我確實對她敞開了雙臂。她應該是誤以為我要收到擁抱當作回應。

問題是,對已表情意的成年男子投懷送抱,會被翻譯作「請吃了我」妳知道嗎!

雖然就這樣順勢而為,對我而言也沒什麼不好,但總覺得有些疙瘩。

放手嗎?
不,這麼美麗的誤會,下次不可能有了。

(那麼⋯⋯淺嚐幾口作為獎懲,不為過吧?)打定了主意,琴默開始撥弄起希拉耳邊的髪絲,並吻上她的耳尖。

「放輕鬆。」

他在她的耳畔低語,讓原本已經悸動到不行的希拉,更是僵直到無法動彈;抬頭想要說點什麼,卻被琴默霸道地親吻住唇,無法言語。
耳廓、臉頰、雙唇、頸肩⋯⋯琴默的氣息伴隨著時而落下的吻,來來回回在這些地方游移了數次。身體彷彿就要爆炸,頭腦卻是漸漸無法思考,陷入一片混沌。

察覺到希拉已停止了掙扎,琴默這才緩緩放開她;她的眼神有些迷濛、雙頰緋紅,顯然還沒從剛才的刺激中恢復過來。

琴默對希拉的反應很是滿意,幸好她沒有遲鈍到連這樣的身體接觸都毫無感覺。

「如果妳做好了準備,歡迎妳隨時投入我的懷抱。」琴默刻意重複先前的動作:後退一步並敞開雙臂,滿臉壞笑。

而被琴默攻陷得這般狼狽的希拉凱特亞,此時才真正明瞭「投懷送抱」的另一層實質意義。

「⋯⋯你準備在那裡站到變石像吧。」希拉瞇起了眼,毫不給琴默一絲顏面;雖然確認了自己的心意,但琴默可是未經允許踰越個人分際,豈能容他這樣放縱!

「妳就是太正經,才會壓得自己一身病痛。」琴默說罷,再次蹂躪起希拉疼痛的肩頭,但力道倒是正常點了。「放輕鬆~現在就不要想太多,放心把身體交給我。」

「⋯⋯我要控訴你性騷擾喔。」

聽見希拉傲嬌似地嘟囔,琴默沒有回應,只是閉上了雙眼,淺淺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80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龍之笛|愛情

留言共 2 篇留言

骨雒
事隔多年,看到兩人的閃光番外超激動的啊啊啊啊啊!升起了想再重溫一遍遊戲的心情(。>﹏<。)

04-14 13:39

希拉凱特亞
真的,不知不覺過了好多年⋯⋯我都成為兩個孩子的媽了(捂臉05-03 07:36
希拉凱特亞
也謝謝你願意在這雜草叢生的小屋做回應喔!看到留言我真的好感動~05-03 07:37
紫夢蝶
二代看來要出的機率很低了啊………(失落

05-03 22: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now0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活雜記】從育兒海中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hnson7543ALL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懷夢美少女 BD 開箱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