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GL中篇】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 12

作者:馥閒庭│2018-05-06 11:57:42│贊助:22│人氣:187
其實她最擔心的,是景筳筠跟周氏的相處,每次請安後,她都很想留下,但是在景筳筠的眼神下,她還是離開了。
 
但是每次跟周氏見面她都覺得很難過,她知道母親放不下兒子是天性,可是總不能拿一個孩子的死,去為難另一個孩子。
 
套句她之前看到的話,孩子要的是陪伴而不是期望。
 
隨著時間的推進,府裡的事物開始交到她的手上,她直接拿出公司制度那套,必要時,也拉著景筳筠參加一些聚會,替景筳筠補足了後宅的關係。
 
不能小看這些,後宅的太太們都是丈夫的枕邊人,可以間皆影響景筳筠的軍務,
而且有些小道消息,也幫助了景筳筠。
 
景府即便在景筳鈞這個哥哥逝世後,還屹立不搖,景筳筠功不可沒,她能幫忙的,就是扶著這個姑娘,接管後宅讓她少操心一點。
 
參加完宴會後,她整理一些聽到的風聲跟情報,將這些交給景筳筠核實。
 
景筳筠越來越信任她,但是對於周氏,卻總是不肯讓她幫忙。
 
她看著庭院的造景,心底卻嘆息,景筳筠要的,是周氏始終給不起的東西。
 
這天,衝突來的很快,花幻甄一如往常站在門外,只聽到一聲巴掌的脆響,她剛轉身就差點被門打到,她只來得及看著景筳筠摀著臉跑出去,一瞬間就沒影了。
 
她嘆息,走進房裡看著周氏「夫人,夫君她…」
 
「你別跟我提那個逆子!他是打算氣死我?我不過提了一句要記得去給妹妹上香,他就說自己是筳筠…他們倆都是我的孩子,我還會認不清嗎?」周氏憤恨的說。
 
你確實認不清阿!
 
或許,沒打算認清過,但這種話,花幻甄只是放在心底,她對著周氏恭順的低頭。
 
「媳婦你怎麼不勸勸筳鈞!」周氏不高興的牽連。
 
好麼,連我都有事?
 
花幻甄無奈的回應「夫人,那我去勸夫君?」
 
「下去吧!真是的,這景府每個人都這樣,說我瘋,我告訴你們,我可精明著!我年輕的時候…」周氏念叨著。
 
這話讓花幻甄心底有些什麼,但沒有表現出來。
 
她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她跟可欣一起回房了。
 
「姑娘,我們不找姑爺嗎?」
 
「她餓了就會出來的。」花幻甄說。
 
「姑娘你這樣講,好像姑爺是你說的那啥…流浪狗?」可欣咕噥。
 
「哪是,她可高級了,是有我這樣一個漂亮娘子服侍的…單身狗!」花幻甄說,笑了幾聲,突然想到,對了,景筳筠難道真的沒有喜歡的人?
 
說起來也已經二十一歲的人,耽誤了姻緣可就不好了。
 
「耽誤什麼姻緣?。」可欣迷惑的看著花幻甄碎念。
 
花幻甄看著她,伸手輕捏著她的臉「說你長這麼可愛,耽誤姻緣就不好了!」
 
「姑娘,你怎麼這麼愛取笑奴婢。」
 
「我是說真的,有喜歡的人,就該去抓住,少在那邊給我裝害羞。」花幻甄玩笑。
 
「姑娘都不害躁的?況且我走了,姑娘怎麼辦?」可欣看著花幻甄無奈。
 
「嘖!哪家狠心的兒郎討了我家可欣,放你出嫁,居然連人也拐走了。」花幻甄戳著可欣的臉「好啦!我要去忙了,你先下去吧。」
 
「是。」可欣點頭,看著花幻甄進了書房。
 
「可姑爺怎麼辦?」可欣問。
 
「夫君阿…她也需要靜一靜,晚飯若沒出現,再說吧。」花幻甄說,然後就埋進了帳本裡。
 
可欣無奈,看到花幻甄已經看起了帳本,只能閉嘴。
 
別人家都是恨不得把夫君放在心尖子,她家姑娘卻一副不重要的表情。
 
但偏偏姑爺也沒怪過姑娘,難到這才是夫妻真正的相處之道?可欣不懂。
 
花幻甄在書房,看著書上的字,想的卻是周氏的話。
 
這景府每個人都這樣,說我瘋,我告訴你們,我可精明著!
 
確實,花幻甄想,老夫人說起話邏輯清楚,數算什麼的也都沒問題,手不抖、齒不搖,連她問那些奴婢,都知道老太太說是瘋了,卻連一次幻聽都沒有,作息正常,食慾正常。
 
假瘋?
 
花幻甄垂眼,她畢竟不是醫生,但周氏卻唯景筳鈞跟景筳筠這對兄妹,就是認死理,她嘆息,這時代不把女人當回事,但連娘親都重男輕女成這樣,也太傷人了。
 
但這畢竟是景府的事情,總會改變的,她思考。
 
如果景筳筠有意中人,她倒是可以用嫂嫂的身分,將她嫁出去,可周氏瘋了,下面的人卻也不敢忤逆,硬是拖著景筳筠的婚事…
 
景筳筠自己又是什麼心思呢?
 
講實在,她也考慮過詐死離開景府,可是她一沒田產土地,二也沒任何關係可以做假身分。
 
景筳筠雖然信任她,但半年的時間還是太短,兩人相處更像是同事跟室友,還不足以景筳筠為她擔關係的安排,後宅還是一個太深的地方。
 
花幻甄預估,至少也要三年,她不曉得抗不抗的住呢?
 
抗不住就算了,她也是死過一次的人,有啥好怕的?
 
想不通的事情,她就丟開了,專心在帳冊中,直到有人來催她用膳,她點頭,看著可欣「姑爺呢?在哪用膳?」
 
可欣搖頭「姑爺到現在還不見人影。」
 
不見人影?
 
花幻甄無奈「馬廄的馬有少嗎?」
 
可欣搖頭。
 
「那就是沒出門了。」花幻甄想了想「帶我去祠堂。」
 
「祠堂?」管家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少夫人。
 
「對呀,我去問問祖先,『夫君』去哪了?」花幻甄說。
 
管家看著眼前的少夫人,又看了看景府,他們府裡的風水是不是有問題?
 
怎麼老夫人瘋癲,少夫人也不清醒?
 
花幻甄說,看著管家說:「走吧。」
 
管家看著花幻甄嘴角的笑容,總覺得有些悚,少夫人好可怕!
 
到了祠堂,花幻甄看著桌上的香,還有一旁的牌位。
 
她肯定景筳筠一定在這附近,讓管家去喊,卻沒有人應。
 
她只好自己出去喊「夫君?」
 
她默默走到外面,看著漆黑的後院,一片黑暗。
 
花幻甄喃喃的說:「再不出來,我可就難辦了,不吃飯我的脾氣可是很暴躁的,到時候我破罐子破摔,去鬧老夫人,這樣可就不好了。」
 
管家瞪著花幻甄,這是少夫人還是女流氓?
 
「真的不出來?好吧,我等等就帶桶油跟老夫人同歸於盡,省得人家我沒有伺候好老夫人,也不得夫君的心意,不如死了算了。」花幻甄說,她轉頭吩咐可欣「去準備油跟打火石。」
 
「是!」可欣點頭,真的去拿油。
 
一旁的老管家想講話,卻被花幻甄擋住。
 
果然過一會,就有踩斷樹枝的腳步聲,花幻甄一轉頭就看到景筳筠站在遠處,滿臉疲憊陰沉。
 
「找到人,管家跟可欣先下去吧。」花幻甄說,提著可欣的食盒走過去。
 
景筳筠所在的地方,是祠堂出來的一個大樹後面,看著幻甄走到自己面前,她悶悶的不說話,神情憂鬱。
 
花幻甄也不怕她,讓管家跟可欣先下去,她才上前。
 
「生氣了?急了?」花幻甄問。
 
景筳筠不理她,花幻甄也不介意,她走上前就是一個擁抱,抱緊景筳筠的肩,順了順她的背。
 
景筳筠先是整個人僵硬起來,一會才習慣了花幻甄的動作,才漸漸軟了下來,花幻甄的體溫傳到了她的身上,讓她感覺有些溫暖。
 
「…我是不是很笨?」景筳筠哽著聲音問,是她自己要配合娘親假裝自己是哥哥,但又生氣娘親總是只喊哥哥的名字。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花幻甄卻懂了,她搖頭「不是的,誰都想要娘親,我自己也是。」
 
景筳筠聽到她這樣說,人才整個鬆了下來,埋進幻甄的懷裡,她很亂,對娘親、哥哥跟她之間的關係,總是讓她難以理解。
 
但是幻甄就這樣大辣辣地走到自己面前,把自己緊緊的抱著,心裡的那股混亂,就這樣平靜了。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擁抱一會,突然一陣咕嚕聲從幻甄肚子傳來。
 
景筳筠這才發現天色已經暗了,她看著眼前的幻甄,她帶著可憐兮兮的表情看她。
 
「你看我幹嘛…」景筳筠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等你放飯阿。」花幻甄笑說「我家夫君不開飯,我也不敢吃。」
 
「胡鬧。」景筳筠輕聲的說,看著幻甄走過去把食盒提過來。
 
「筳筠。」幻甄喊著她的名字。
 
景筳筠看著她,不懂幻甄是什麼意思。
 
「對我而言,你是景筳筠。」花幻甄說:「你不是景筳鈞。」
 
景筳筠接過花幻甄的那碗熱湯,眼淚卻滴滴答答掉,她消失了一整個下午,也只有一個幻甄來找她,告訴自己,我是景筳筠。
 
扮演哥哥太久了,有時候她都忘了自己是誰,哥哥是她人生的標準,跟哥哥相似的身高體型,跟哥哥一樣的飲食喜好,但她卻不是景筳鈞。
 
幻甄的話,像是有人拿了針,挑開她心裡黑暗的地方,被發現的驚慌過去後,她又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像是她等了很久,終於等來一個人看到自己,而不是透過自己看哥哥。
 
「你的鼻涕快要流出來,這樣勾芡過的湯,會很濃喔!」花幻甄說,遞過自己的帕子給她擦。
 
那一瞬間的悸動馬上煙消雲散了,景筳筠默默的吃飯。
 
看她吃飽了,花幻甄才收拾起來。
 
「我哥很優秀。」景筳筠默默地說。
 
「喔?怎麼個優秀法?」花幻甄順著她的話題問。
 
「十五歲他就跟著爹上陣,從小就打熬筋骨、驍勇善戰...他第一次的初征是川北之戰…」景筳筠說了許久。
 
花幻甄看著景筳筠,她熟練又空洞地說著那些,與周氏別無二致的景筳鈞。
 
這些她都聽爛了,她看著景筳筠問:「那你呢?你什麼時候進軍?怎麼爬到現在這個位置?」
 
「我?」景筳筠似乎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問,整理一會才說:「我十歲才學得兵法,十六歲進軍營。」
 
「當初,怎麼會去的?」花幻甄問。
 
「娘說,哥哥需要人幫忙,所以…我就去了」景筳筠羞澀的說。
 
花幻甄問「是你自己想去嗎?」
 
景筳筠被她問的一愣,看著花幻甄等著自己回答的臉,她想了想才說:「當初沒有想這樣多,軍營比在家裡自在多了,留久了,就習慣了。」
 
「那現在呢?」花幻甄問。
 
現在?
 
「如果不是代替哥的職位,其實我滿開心的,在軍營裡,我有自己的營帳,只是最近比較忙,就比較少去。」她看著花幻甄,她並沒有不耐煩,很認真的聽。
 
聽景筳筠的事。
 
意識到這件事的一刻,景筳筠覺得有些什麼在心底變化,讓她有點驚慌又悸動,她想要說更多自己的事情,她想讓幻甄更了解自己。
 
其實撇開頂替哥哥這件事,她很慶幸,看著幻甄認真的小臉,認識了幻甄是整個頂替事件裡面,最讓她開心的。
 
她看著幻甄,她好奇的模樣沒有任何的惡意。
 
「其實你在軍營裡也很辛苦吧?」幻甄說,軍隊的操練是很辛苦的,而這個古代,還處在農耕社會,男女勞力的差距,讓景筳筠要跟男人一樣表現的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跟體力。
 
「我習慣了。」景筳筠溫聲的說。
 
「我覺得筳筠很厲害呢,要是我就絕對做不來的。」花幻甄笑說「走吧!陪我回去?」
 
但要站起身,卻因為蹲的太久,而眼前一片雪花,她不穩的往前傾,被景筳筠接住。
 
「你還好嗎?」景筳筠抱著花幻甄說。
 
花幻甄扶著搭著她的肩膀,靠在她身上一會,雪花退了她才看清自己被景筳筠抱著,她有些尷尬的退開「抱歉,剛剛蹲太久了。」
 
前身割腕放血的速度,還趕不上新陳代謝的速度,這個身體真的是百分百的閨閣弱質阿!花幻甄歎息。
 
「嘆什麼氣?」景筳筠看著幻甄,剛剛她退開時,她卻主動的將她拉到自己身前,讓她扶著自己的手。
 
「嘆我這身體還是不爭氣,太弱了,如果跟你一樣多好。」花幻甄笑說,她扶著景筳筠的手,兩人都是女子,但她靠著的身體卻比自己健壯多了,她有些羨慕。
 
景筳筠倒是第一次被人羨慕這點,她看著幻甄抱著自己的手臂。
 
她突然很想抱住幻甄,緊緊的。
 
但意識到自己這樣的念頭,景筳筠馬上看著別的地方,提醒自己,幻甄是她的嫂嫂。
 
這個事實卻讓她有些不快。
 
「後來,你第一次上陣是什麼狀況阿?還有那件事情怎麼解決的?」花幻甄繼續問。
 
「那川北的野族犯邊,我跟著哥哥騎在馬上…」景筳筠說,用更多大量的過往故事,想淹掉自己看向幻甄的慾望。
 
幻甄的聲音,身上的香氣卻伴著她。
 
那天晚上,她們聊的很晚。
 
但隨著兩人一字一句的問答,漸漸的,她好像又從告訴幻甄的話裡,重新認識了一次自己。
 
有種原來自己沒這麼糟的感覺。
 
原來,景筳筠是這樣的人。
 
她看著幻甄對自己笑,心裡卻有個體悟,這一切,都是幻甄帶來的。
 
--------------------

---------------------

麻~所以我才說,幻甄很土匪麻~

幻甄:親愛的馥馥,你毀我不倦就是了!
馥某:我只是希望筳筠能看清你的真面目,前面的幻滅好過後面的放棄!
筳筠:幻甄什麼樣子我都喜歡的!(堅持)
幻甄:阿筠~(摟摟抱抱親親摸摸OOXX....)

馥某:這是真愛(抖)( ゚Д゚)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94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原創|愛情|小說|古代|長篇|穿越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默默兔
慢慢地先摟腰抱抱,然後就睡一起,然後就可以進一步⋯

05-06 12:11

馥閒庭
兔大請再等等Σ(*゚д゚ノ)ノ
快了快了 (?) 05-06 12: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明如翦 19... 後一篇:【GL中篇】王爺,是否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z8404170大家
黑絲腿腿都在小屋中 隨意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