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十九章-靛藍色的刀刃 (三)

作者:南雲桅上│2018-05-06 01:47:12│贊助:1,212│人氣:533

  憤怒的追兵追擊著她們,莎夏方才對帝國班長的一刀斃命激起敵人的報復意志,那步兵班早已丟下打得火熱的橋頭堡戰場,轉而追擊她們倆。

  莎夏拉著伊蒂絲滿是冷汗地纖細手掌,沿著橋頭東側已經不成樣的沙包牆躲著,卻逃不過帝國兵整班槍口的鎖定。腳步走到哪,子彈與刺刀就跟到那,直到莎夏發現一處僅剩半個人高的殘壁,他們回到原點,那是剛才莎夏想帶回的一群克羅諾人所躲藏的地方。

  「糟了……怎麼樣都逃不掉。」莎夏不禁槌了焦黑的矮牆,兩發子彈擦過又削下更多破碎的磚塊。
  
  「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顫抖的嗓音,抽咽著孱弱的肩頭,伊蒂絲的聲音害怕裡摻著內疚,自己不論做什麼都是拖累身邊的夥伴。
咻——啪!

  「嗚啊——」

  把槍架在牆上的莎夏被發現,敵人的子彈只差幾毫米救命中莎夏,被彈射起來的碎磚全擊到莎夏的正身。她倒下躲避,衣領沾上了血印,碎石在她額頭上劃出幾道口子。

  敵人數量太多了,莎夏與伊蒂絲被帝國兵切斷與小隊的連繫。

  莎夏先向左邊逼近的敵人開上威嚇的幾槍,少了班長的敵人步兵班仍有戰力,但是敵人的戰鬥卻看得出來少了秩序與策略,也許是班長突然的被敵人從背後襲擊而陣亡帶來的怒意,在莎夏眼裡已化成依次而上的圍攻。

  「快給我逃!」伊蒂絲只聽見莎夏喊著這麼一句。

  接近的敵人可以肉搏,這時後再多開一槍都嫌浪費。

  想法剛落,莎夏嚥了嚥口水側身一躍,把自己撞向低身緩步而猝不及防的帝國兵,四人撞在一起,在後頭的帝國兵還沒伸出刺刀之前莎夏扣下信號槍的班機,燃燒著刺眼的信號彈讓黑夜裡的帝國兵亮得眼前一片白,被撞倒的帝國兵正想起身反擊,卻發現自己腰間一濕,敵人已在身上劃上一刀。

  莎夏穿梭在敵人的刺刀游隙間——帝國兵的刺刀技法重視大批部隊挺進時的威嚇力,在分散時便少了靈活度,三個一開始圍上莎夏想以刀間串刺而出一口氣的帝國兵,被莎夏閃身繞過後背,脖子被以克羅諾族的短刀割斷血管而瞬間倒地。

  血腥味蔓延,彎曲刀身的血槽彷彿無法再容下更多的鮮血,溢出而浸染了莎夏的手套,隔著皮手套,身體卻感受到刀柄傳遞了某種能量——是痛覺,還有痛覺裡深藏著某種激起戰鬥意志的興奮。

  ——復仇的痛覺呦,讓妳體內流竄著的意志覺醒。——

  「是誰?」沙啞的聲音在莎夏的耳後幽幽傳來,熟悉的老者嗓音。

  一轉頭卻只是槍聲持續的戰場,背後跟本沒人,但這分神卻足以致命。

  喀碰——頭部被硬物打擊的聲音迴盪在耳朵裡。

  「在看哪啊!去見創世者吧!」從太陽穴而來的衝擊讓腦中猛然震盪,伴隨著德斯蘭語的咒罵,莎夏被槍托這麼一擊而癱下了身子。

  剛才的聲音導致的分神卻讓自己忽略了敵人仍在,那是吉賽兒的狙擊之下僅剩的帝國伍長,這結果就是要命的頭部一擊讓莎夏幾乎站不住腳步,暈眩的跪倒在地,伊蒂絲的叫喊、沙啞的嗓音喊著復仇、戰鬥持續的槍聲彷彿一道道捲入漩渦的暗流。

  「下賤的王國姑娘!我德斯蘭帝國軍豈是妳這樣玩弄與羞辱的嗎?」盛怒的帝國兵不打算一槍了結這難纏的女兵,至少要在靴下蹂躪一番才能一消怒氣,「不自量力!克羅諾母豬!」
「嗯……嘔啊……」跪倒在地的莎夏被狠狠一踹,雙手一軟的趴倒在地,她用力氣以外僅剩的意志力撐起身子,想開口卻只能以喉間擠出呻吟與不住地嘔吐回應。

  ——身體……我的身體……伊蒂絲……——腦部被那一擊的,晃動得讓頭暈而身體不聽使喚。莎夏試著再次撐起身子。眼前盡力聚焦著的是手無寸鐵的伊蒂絲,帝國兵的下個目標是她,「唔嗯——!」肩膀被狠狠地推向地面,用盡全力爬向矮牆的她上身被帝國兵給踩住。

  喀洽!

  步槍槍機拉動的聲音,踩住她的帝國兵正把手上步槍上膛。

  「還想逃啊,就讓老子神聖的子但讓妳們這些克羅諾人洗清罪惡——呃——噗啊!」槍聲響起,卻不是來自身後幾乎終結了莎夏性命的槍口,踩住她的力道漸弱下來,最後是身體沉重倒地撞擊盔甲的鏗鏘聲,有人開槍救上了莎夏。

  「咦——?」一股力量撐起了自己,眼瞳裡重新對起了焦,高大而一身軍官制服的男子撐起她的身子蹣跚地走著,是切斯洛!是本該在戰車裡帶著小隊後撤的切斯洛。

  「妳啊,有時後挺可靠的,有時後卻還挺需要人照顧的哪。」他們又再次回到矮牆後,放眼望去的戰場方圓數十米內,只剩這裡仍在敵人的子彈與砲火之下屹立著。

  「少尉?……怎麼會來這裡?」莎夏艱辛地喘著氣,想在嘔吐感與暈眩之間擠出話語,在切斯洛耳裡聽來只是連在一起的喉音,剛才的槍托一擊讓身體癱著無法再起。
伊蒂絲著急地翻找著醫藥包,試著找出能替莎夏舒緩身上痛苦的藥物,遠處傳來帝國兵地吆喝,切斯洛探頭一看,幾個軍伕正奮力扛著短小砲管朝天的武器,帝國兵打算用迫擊炮逼他們就範。

  「看來妳真的太難纏啦,人家迫擊砲都搬來了呢。」切斯洛嘴裡說得風涼,槍口卻已瞄著準備就定位的迫擊砲兵,槍聲響起,能夠止住敵人的腳步多拖延幾分就是幾分。

  「妳還有信號彈嗎?」切斯洛問道,莎夏搖頭,「糟糕,這要怎麼讓小隊支援過來。」
「敵、敵人很多嗎……」伊蒂絲抬頭想看矮牆外的情況,卻被切斯洛壓下了頭,他們一抬頭就成了強上的標靶。

  切斯洛等著,事至如此卻有些後悔,那晚在里埃爾鎮所見的「奇景」真的會再次出現嗎?
「拜託少尉了,請、請再多等我一下……」伊蒂絲的手抖著,一瓶帶著紫色光芒的藥水從指尖落下,「這個……也許有用……」

  莎夏記得這東西,她依然記得伊蒂絲給過她類似的紫色藥粉、依然記得那些藥粉灑在身上近乎燒穿骨頭的痛、也還記得集中營裡的老者,用來治療傷口的藥……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伊蒂絲為什麼會有這個?」莎夏問道,這看來神秘的東西先後出現在托也夫爺爺與伊蒂絲身上,也該是超過巧合的範疇了。

  「我不能告訴妳,交給我的人……不能讓你們知道……」伊蒂絲的急切讓她露出秘密地一角,但是在這當下對伊蒂絲來說卻是能救起他們的重要之物,「拜託,這真的有用,莎夏能站起來的話我們就能離開這裡!」

  莎夏努力維持清醒,看著伊蒂絲泛著淚的眼角,淡金色的瞳仁裡有害怕、罪惡與哀求。

  「給我。」莎夏說道,接過藥瓶打算服下那紫色液體。

  「不行!」切斯洛卻厲聲回答,他覺得這一切並不對勁,「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克羅諾人的生命……不過就是為了……為了實現某些目的而存在而已。」莎夏輕聲說著,伴隨著槍聲,切斯洛再次一發子彈解決敵人。

  「就算是這樣那還也是命,這不只是屬於妳,更是屬於等著妳的人。」切斯洛說道,好似在挽留些什麼。
 
  「妳可以不要這麼輕率的看待嗎?」

  「輕率……嗎?」莎夏回想起被燒死的克羅諾男人、一不留神就少掉半邊腦袋與被嚇瘋後毫無尊嚴死去的克羅諾族姊妹,生命若能擁有重量,怎讓只是這麼輕易就被撚成灰燼呢?

  莎夏輕嘆了口氣,手指輕推開塞住液體的軟木,「少尉……您沒有擁有這被歷史詛咒的髮色,沒有看過帝國人繞過王國兵只為了殺死克羅諾人而來,沒有聽過集中營裡的慘叫聲,怎麼會懂呢?」

  「天哪,妳真的這麼想?看看妳眼前吧!」迫擊砲兵再次集結,切斯洛再次抄起手上的步槍反擊,若是讓迫擊砲架起了,也許剛才那些話就真成了遺言!

  「妳眼前有整個四二一小隊,還有回到羅西亞的願望,更有……呃……」帝國的子彈反擊,擦過身體劃開皮肉的悶聲,莎夏眼前蹲立在她身旁的切斯洛停住話語,今晚早已看得麻痺的血花從切斯洛的身上灑下。

  「隊長!」伊蒂絲哭叫,切斯洛一臉驚嚇還未回魂,跌坐牆邊不可置信地看著衣領以下正被漸漸染紅。

  「壓住傷口,快……」切斯洛聲音沙啞,敵兵擊中了他。頸部一側被劃開一道,流著血。

  莎夏眼前亂成一片,伊蒂絲努力著卻可能在破擊砲之下徒勞的急救,即將昏厥過去的自己最後也只能在這陪葬,不如……讓這身體做最後一用。

  ——看來,是真的沒有選擇了哪。——

  ——選擇妳體內的復仇之意了嗎?來吧……來……——

  老者的聲音再次迴盪,莎夏用還能動的手臂拿起藥瓶,傾倒,裡頭漾著紫光的液體接觸雙唇。液體在舌間激起一陣強烈地苦澀,然後,身體開始麻痺——

  帝國軍的迫擊砲在敵人的反抗消失後成功架起,擊退切斯洛的士兵受到身邊同袍如英雄般地歡迎,填上砲彈,轟然一聲後發射,帶著熱氣與火光席捲天空的砲彈飛向矮牆……

  下一秒是砲彈的爆炸,但是卻沒有如預期般地吞沒矮牆與後頭的王國軍士兵,一道隱形的穹頂讓火光彎曲成弧形,帶著硝煙宛如被彈開一般。

  「再一發,那是怎麼回事?」帝國軍官看出目標的異樣,硝煙裡有人站了起來,那剛才追擊著的克羅諾人女兵兀立在硝煙與周圍的餘火中,身上繞著一圈紫色的光芒。

  「反擊!用迫擊炮炸爛她!」軍官下令,女兵帶著一種眼光所及之處帶著可怕殺意往他們走去,士兵們對凖目標毫不留情地開槍,子彈飛向目標,卻被那圈紫色光芒彈開。

  指揮小隊的軍官看出眾人對此景的驚恐,大聲叱道:「是克羅諾族的惡魔把戲!被創世者庇佑的勇士不會懼怕這樣的怪物,開槍!」

  「傳令兵,讓野戰砲轉向這裡!」「迫擊砲好了嗎?」「已經待命!」

  身上圍著紫色光芒的莎夏仍一步步地前進,腳步穩定卻無意識地像個被控制住的人偶,毫不畏懼這些亟欲把她絲成碎片的武器指著。

  「開火!」瞄準莎夏的十數隻步槍齊射、迫擊砲在步槍聲中轟然,把莎夏的身邊圍上爆煙與沙塵、而後射擊的帝國軍野戰砲,更讓在場的帝國兵相信這被惡魔所附身的神秘力量該已消逝。

  紫色的光芒卻透出煙塵,彷彿吸收了足夠的火力而更加耀眼。

  光芒裡頭,的莎夏手上的短刀沿伸出一道靛藍色的刀刃。揮動照亮晦暗戰場,爆炸伴著灼人的光吞沒攻擊她的帝國兵與其裝備,夷平了周邊的世界。

  「靛藍色的惡魔啊……消滅她!」

  打算補上支援的帝國兵隊眼見如此,更多的步槍與火砲瞄向莎夏,卻一個個地招致相同命運——紫光裡的莎夏毫無意識地反擊……更該說是逆火反彈了所有攻擊。一個眨眼間就已殺到敵人面前,用那把發出光芒的短刀成排地穿透帝國士兵的胸甲,瞬間就取走其性命。

  這給其餘的帝國軍帶來恐懼,他們反抗著指揮紛紛後退逃竄,與莎夏拉出數十呎的間隔,卻在身後聽見如暴雷雨般密集落在地面的馬蹄聲。

  「那是什麼?王國的援軍?」根本來不及開槍,反映不及地被成群的騎馬士兵包圍成圈以步槍擊殺。

  躲過圍殺的帝國兵拉上槍機準備反擊,卻從馬群中見到的是身穿深藍色服飾、批著紅色部落繡紋一身戰士扮像的持刀騎士衝了出來,平舉著彎刀,表情被頭巾與遮住口鼻的皮面罩附蓋住,彎刀帶著馬匹的速度接二連三地砍殺,圍殺的圈子裡成了暗紅色染上鮮血的屠宰場。

  迪馮爾城的橋頭堡前,迪馮爾的王國軍與四二一小隊互相拉扯,四二一小隊後頭更滿滿地擠著被護送回門前的克羅諾人,卡住的上開橋只翹起了伸手就能爬上的高度。

  「你們這群肉腳桶,只會關門還真有希維雅王國軍的作風啊!」

  「你這上等兵把話收回去!你他媽一定忘了這裡誰地盤!下流部隊,怎麼沒被帝國軍給燒死?」

  打著頭陣的是尤金,本來好聲好氣地想用身上的香煙打住關門士兵的嘴,卻發現對方根本不動於衷還被羞辱了一番,情急之下只好在橋面將被升起時剪斷了控制的管路,等同撕破臉的舉動也讓尤金根本顧不得禮貌了。

  「我管誰地盤啦!拿克羅諾人當盾牌還真有軍人樣喔。」

  「尤金,拜託你別再拉仇恨了啦。」萊納想跟對方講理,「既然門都關不了了,何不就讓克羅諾人進城呢?看在我們這麼努力退敵的份上。」

  「乾我屁事,所以勒?」

  「你們這群東部來的少自以為是,帝國軍會打來都是你們搞出來的!」守門的班長雙手一推,萊納往後跌倒一把撞在雷伊身上。

  「你娘勒……我操!」

  脾氣本來就不好的雷伊怒氣一上,一把抓起水壺往門邊的迪馮爾城士兵那丟去,衝突正式爆發,兩邊的王國軍憤怒地互相揮拳推擠。四二一小隊對於迪馮爾軍的傲慢與不滿、迪馮爾軍對於四二一小隊的頑劣抗命,兩方的士兵從叫罵演變成大門前的拳腳戰鬥。

  「全部給我住手!」瑪瑟琳大喊,伴隨著步槍對空開槍的巨響,禁衛軍在此時有著執法的權限。

  「禁衛軍在王國軍裡有執法權!再打下去我就向上提報!」瑪瑟琳憶起蒂耶娜教訓著人的樣子,從軍校裡就跟著她到現在,試著獨立的自己也該是有個兩三分的樣子。

  瑪瑟琳的斥嚇似乎有了效果,在場的士兵安靜而僵持,洛里上尉這才急奔趕到,一臉氣急敗壞地盯著瑪瑟琳。

  「上尉,請讓你們的士兵回到佈署,我要讓外頭的克羅諾人進城。」

  「妳腦袋壞了是不是?要我的人開門給這群克羅諾人進來?」洛里上尉手一揮,無法置信瑪瑟琳的話,他本以為這禁衛軍女孩該很好溝通,替他治治那根本教不聽的菜鳥少尉才是。

  「妳到底懂不懂把克羅諾人放在外面的用意是什麼?讓帝國軍好好處理,人家累了我們就有喘息空間啊!」

  「我腦袋沒有壞,比你還要清楚的多。」瑪瑟琳搶過話來,「他們是克羅諾人,也是王國的國民。」

  「同時,他們也是恐怖分子的嫌疑犯。」洛里上尉也不甘示弱地拉高音量。

  「上尉沒有證據。」瑪瑟琳用盡全身力氣喊道,她自歎自己還是少了學姐那不怒自威的氣場,「既然上尉沒有證據,那麼作為王國軍不保護國民就是個褻瀆。請上尉看看外面帝國軍的攻勢,您真的相信帝國軍會給您喘息的空間?」

  「中央來的貴族小姑娘懂些什麼?」

  迪馮爾城的駐軍不戰而退,這是難看的事實,洛里上尉沒有反駁這些話的立場,他被逼得尷尬,卻被外頭趕來的偵查兵給解圍。

  「報!有人正在與帝國軍交戰,是靛之國,靛之國的戰士!」傳令兵在這時稍來了意料之外的消息,過了橋頭東側,揚起的沙塵遮避戰場的火光,幾個軍官不禁用起望遠鏡看了過去。

  「上尉!真的呀!好多拿著刀的部落民!」「幾乎都騎著馬,帝國軍與他們打起來啦!」
洛里上尉聽到消息後收起原先的憤怒與尷尬,臉上浮出見獵心喜之色,「把部隊派出去,現在。」

  「上尉,帝國軍呢?門口的克羅諾人呢?」

  「這些都不重要啦!找了半天都沒見影子的靛之國戰士就在外頭,不趁現在拿下怎麼可以?上頭要他們的人頭可想到都歪掉了啊!」

  洛里上尉在這當下拋下與瑪瑟琳的爭辯,更是中斷了迪馮爾駐軍與四二一小隊的爭執,他用最快的速度整上部隊,隨後開起了東門,把部隊送入早先才倉皇撤退的夜色之中。


  戰場恢復寂靜,莎夏引起的爆炸之後,這裡僅有一片死寂。

  風聲帶來越來越遠的槍聲,切斯洛更隱約地聽見了密集而帶著快節奏的馬蹄聲,勉強撐起身子,除了莎夏以外,帝國兵彷彿如撤退似地消失,若不是數百呎之外槍口的火光提醒,夜色裡的莎夏宛如黑夜裡燃燒的燈芯。

  莎夏身上的紫光漸弱,人則有如斷了線的布偶脫力倒地,緩住傷勢的切斯洛想趁此刻翻出矮牆,卻發現黑暗中竄出數人,自己四周一轉眼間就被部落深藍服裝與紅色繡飾披肩的戰士們包圍,步槍與彎刀直指著他與伊蒂絲。

  ——這些……這些是靛之國的部落民?——

  切斯洛還不及開口,視野就一黑地被套上了麻布袋,四肢被粗魯地架住,後頸則一陣被狠狠地一敲而昏了過去。


作者後記:

這周重溫了沉默之丘,突然覺得可以拿來補足伊蒂絲的來歷、莎夏身上隱藏的能力、還有瑪那斯礦等等關於奇幻的部分的設定了。

  依然是莎夏的戰鬥章節,字數也大大的爆了慣例。雖然在中間放了個視角與場景的轉換,不過多少有種出清存貨的想法,希望劇情可以推進到下一個新的階段,還是感謝您的閱讀與支持啦。

然後繼續曬莎夏,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92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753732喜歡貓貓蟲咖波的你
在小屋內研究貓貓蟲咖波痛包中 歡迎前來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