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達人專欄] 失戀後跑到異世界的我 卻變成兩個世界的居民【第四十七章:人的價值】

作者:白玄夢│2018-05-05 10:51:44│贊助:1,086│人氣:1080
  「唔…這裡是…」小白緩緩地睜開眼睛,頓時他覺得全身非常的難受,飢餓、口渴、疲累、疼痛,所有的負面感覺一次湧現,讓小白差點又暈了過去。
 
  小白躺在床上沒辦法起身,他看著天花板突然有種熟悉感,「呃…這裡是…店裡的房間嗎?」小白轉了轉脖子觀察了一下房間,﹝嗯!這裡真的是房間裡。﹞小白又閉起眼睛打算休息。
 
  「不對!」小白忍住全身的痛楚和疲勞強迫自己坐起身體,「呃…現在不是…躺在這裡休息的時候啊!」小白跳下床,然後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間下樓。
 
  碰!碰!碰!碰!碰!
 
  小白連滾帶爬得下來,最後因為跌倒滾下樓倒在樓梯口,「呃…痛死了,但是…現在不是喊痛的時候。」小白使勁力氣爬向店內。
 
  「店長…呃!這是…怎麼回事啊?」小白一進到店內看到眼前的景象立刻就愣住了。
 
  此時店長正賣力的在廚房內忙,但是店的大門卻是關上並掛上休息的牌子,但是店裡面有個不速之客正大快朵頤著。
 
  「喔!人類汝醒啦!」利奧雷‧亞邊吃著食物邊喝著酒對小白說,「妳…妳在這裡幹嘛?還有,為什麼妳這麼愜意地在吃東西和喝酒啊?」小白質問著利奧雷‧亞,這時店長剛從廚房走出來。
 
  「蛤~汝這人類竟敢質問吾?是吾饒了汝一命,汝應該用敬語才對,竟敢以下犯上。」利奧雷‧亞瞪著小白說,「敬個屁,我幹嘛對妳說敬語啊?我一點都不知道妳哪裡讓我值得尊敬的。」小白回嗆著利奧雷‧亞。
 
  「汝這不知死活的人類,早知道就不該讓汝活下來了。」利奧雷‧亞威脅著小白,「哼!有種出去再打一場啊!這次我一定不會輸妳。」小白完全沒考慮自己的身體狀況,一被嗆就立刻失去理智地跟利奧雷‧亞對幹起來。
 
  店長非常緊張地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雖然他的實力比小白還強,但是連他都不敢這樣跟利奧雷‧亞說話,但是小白毫不在意也毫不顧忌的就這樣和利奧雷‧亞平等的對話,這讓店長對小白更加地感到好奇和害怕。
 
  「呃…小白,你身體…可以動了嗎?」店長緊張地打斷一人一龍的對話,「呃…還沒辦法完全自由的動,其實現在痛到不行,但是一被這傢伙激就…」小白指著指利奧雷‧亞。
 
  「蛤~汝這個人類居然敢這樣輕視吾,信不信吾現在連這間破店一起燒掉給汝看啊?」利奧雷‧亞恐嚇著小白,「哼!想燒了這裡,就先殺了我再說。」小白不甘示弱地回應。
 
  「呃…呵呵…總之你們都先冷靜下來吧!」店長勸著小白和利奧雷‧亞,「哼!」一人一龍坐了下來,但是兩人都沒說話也沒看著對方,看起來就像是兩個幼稚的小朋友在吵架冷戰了一樣。
 
  小白坐了下來,雖然嘴裡回嗆著,但其實他知道自己其實完全沒辦法戰鬥,只是在一時的逞強。
 
  「喂!」小白叫了一聲利奧雷‧亞,「居然連吾的名字都說不出口,唉…算了,說吧!有什麼事?」利奧雷‧亞喝了一口酒。
 
  「為什麼…饒我一命?」小白看自己包成木乃伊的雙手,利奧雷‧亞斜眼看著小白,「不為什麼,就只是吾突然沒那個心情了。」利奧雷‧亞說完又喝了一口酒。
 
  「但妳不是說妳憎恨人類嗎?」小白謹慎地看著利奧雷‧亞,,「吾依然憎恨著人類,但是…」利奧雷‧亞搖晃著酒杯看著裡面的酒,「一開始,吾也在妳的眼中看到了跟吾一樣的憎恨,所以吾確定你一定會成功逃脫然後來找吾,不過吾倒沒想過汝下手會這麼狠,居然將那裡的人類全都殺了,呵呵。」利奧雷‧亞笑了一下。
 
  小白低著頭,頓時罪惡感湧了上來,而店長聽到這番話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氣,「那時候,我…」小白哽咽地說不出話,﹝我一時之間完全沒辦法壓抑自己,而且…﹞小白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不知道為什麼…殺人的時候,有一種暢快的感覺。﹞小白想到自己因為殺人而感到愉快,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哈哈,居然因為殺人而感到罪惡,汝這個人類還真是奇怪,吾看就連在你身旁的那個人類都比汝更擅長殺人吧!」利奧雷‧亞指著店長說,小白抬起頭看著店長,店長則以沉默回應。
 
  「生與死本來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變的東西,即使是像吾這樣的龍族,活得再久,最終也離不開死亡,所以對於死亡,吾根本不會去執著,是生就是生,是死就是死。」利奧雷‧亞將酒喝光。
 
  「閉嘴…」小白咬牙切齒的說,「嗯?」利奧雷‧亞看向了小白,「喂…小白…」店長緊張的看著小白,「妳這傢伙…沒有權利決定別人生死的價值。」小白拍桌站了起來。
 
  魔力瞬間從小白的身體裡湧現出來,「妳憑什麼決定生命的價值?即使生和死都是命中註定的,但是生命的價值才不是用力量的強弱去衡量的。」小白一邊說著一邊留著眼淚。
 
  利奧雷‧亞專注的看著小白不發一語,「就是因為我太弱了,所以艾卡麗才會…」小白癱軟的跌坐在椅子上,魔力又瞬間消失了。
 
  「呵…哈哈。」利奧雷‧亞突然大笑了起來,「妳…妳笑什麼啊?」看見利奧雷‧亞笑了出來,小白並不覺得生氣,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吾還是第一次看到像汝這麼奇怪的人類。」利奧雷‧亞大笑的對小白說,「那又怎麼樣?」小白看著利奧雷‧亞,「吾或許…也對憎恨人類感到厭煩了,說實話吾已經不知道為何要憎恨人類了。」利奧雷‧亞看著小白的眼睛說。
 
  「什麼意思?妳不是老公被殺了,所以才…」小白疑惑的看著利奧雷‧亞,「吾的確很生氣,但是卻沒有因為這件事達到憎恨的程度,或許吾根本沒有憎恨人類,只是一時的憤怒罷了,至少看著汝,吾完全沒有產生憎恨的心。」利奧雷‧亞專注的看著小白的雙眼。
 
  「什麼跟什麼啊?完全搞不懂妳欸!唉~」小白傷腦筋的嘆了口氣,「哈哈,反正吾現在已經厭倦了,被囚禁起來的這幾年感覺比吾活過的那些歲月都還要久,吾已經不想再去回想任何有關的回憶了。」利奧雷‧亞看著空無一物的酒杯。
 
  「……」小白看了看利奧雷‧亞後,「隨便妳,我累了,不管你接下來是要毀滅這個國家或是什麼,我都不想管了,我現在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覺。」小白說完就頭也不回的上樓了。
 
  碰!
 
  甩門後,小白直接趴倒在床上,「可惡…為什麼…明明說的跟做的不一樣,但我還是…反駁了,我真的是…人渣…」小白蜷曲著身體啜泣著。
 
  「喂!人類。」利奧雷‧亞叫了店長一聲,「呃…怎…怎麼了嗎?」店長緊張的問,「那個人類…叫什麼名字?」利奧雷‧亞問,「他並沒有說過他的名字,他只要大家都叫他小白就好。」店長一邊整理吧檯一邊回答。
 
  「為什麼他…會有那種表情?明明殺人就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而且他也殺了不少人。」利奧雷‧亞看著天花板。
 
  「小白他…雖然看起來那樣,但是其實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他並不擅長那種事。」店長又拿了一瓶酒,坐在利奧雷‧亞對面,一人一龍又喝起酒來。
 
  「小白他是個善良且溫柔的人,雖然我還不完全了解小白,但是…有個比我還更了解並喜歡他的女孩親口對我這麼說,所以我想…小白應該就是那樣的人吧!現在…我更加確定那個女孩所說的是事實,小白他…真的很善良也很溫柔。」店長搖晃著酒杯裡的酒。
 
  「人類的感情…真是複雜,或許許多種族或許會有終身的伴侶,但那也只是為了繁衍後代而產生的關係,雖然說如果另一半死了或是被殺了,的確會感到難過或憤怒,但是對吾來說也就僅此而已,但是…為什麼?我第一次看到他對人類的死這麼憤怒,甚至到了憎恨的程度,但同時也為了保護人類不惜犧牲性命,吾不明白。」利奧雷‧亞說著。
 
  店長和利奧雷‧亞沒有繼續話題,就這樣店長收拾完後就離開了。
 
  隔天早上天亮,小白睜開眼睛,「呃…天亮了嗎?艾卡麗妳…」才剛呼喚完艾卡麗的名字,小白馬上就沉默了,﹝對了,艾卡麗已經…﹞小白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簡單梳洗後,小白下了樓,店長正在整理店內,畢竟美波帝亞因為利奧雷‧亞的關係,暫時會有一段時間都無法營業和做生意了吧!但是人類有很特別的能力,就算再多麼艱難的困境,都一定可以再重新振作起來。
 
  「店長,我昨天忘了問,我睡了多久?」小白拉了張椅子坐下,但身體和雙手還是感到滿滿的疼痛和疲勞,「包括昨晚,你已經睡了整整四天了,不過看你的傷勢,我原本判斷你至少會昏睡七天,沒想到你三天就醒了。」店長有點驚訝地看著小白。
 
  「那個傢伙呢?」小白環視了一下店內,「她說她要睡在森林裡,她不習慣人類的房子。」店長回答,「算了,那傢伙怎樣跟我都沒關係。」小白坐在吧檯前。
 
  「對了小白,你之前交給我的東西。」店長從吧檯下拿出了一個錢袋,「呃…我都忘了。」小白接過錢袋,「你是怎麼發現的?」店長問,「其實一開始救了艾卡麗後,我就發現她一直想偷拿錢袋,所以一開始我的確有防著她,但是後來漸漸地她的眼神已經沒有一開始遇到時的那麼陌生,所以那天晚上回來我發現艾卡麗的眼神不對,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只是沒想到…」小白低著頭。
 
  「那些都過去了,艾卡麗那時候應該也是逼不得已的,我想你應該比我了解她,所以不用再自責了,那不是你的錯。」店長安慰著小白,「我知道,我只是…覺得不甘心…」小白緊握著拳頭。
 
  「對了小白,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嗎?」店長問,「我…」小白思考了起來,「有人建議我說,加斯洛有個學校,那裡是培育想學魔法和王國騎士的地方,我想去那裡看看,然後變得更強。」小白抬起頭堅定的說。
 
  「變強之後你想做什麼?你本來就不弱了,但有時候力量會引導人走上歧路。」店長告誡著小白,「我只是希望不要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人了,所以我需要力量保護重要的人。」小白眼神堅決地看著店長。
 
  店長看著小白的眼神,「呵,看來是已經下定決心了,那我也不再多說什麼了,不過小白記得一件事。」店長仔細地說著,「什麼?」小白疑惑的看著店長,「不要再隨便生氣了,因為還蠻累人的,呵呵。」店長笑笑地說。
 
  「呃…抱歉…」小白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小白…你的力量會因為你的情緒高漲而暴增甚至失控,希望你真的能夠好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店長有些擔心的看著小白,但小白並沒有發現店長的想法。
 
  「那你什麼時候要走呢?」店長問,「明天吧!對了,店長…」小白突然有些感慨的叫著店長,「怎麼了嗎?」店長問,「你知道…艾卡麗…在哪嗎?」小白聲音哽咽地問。
 
  「…雖然我有預想到你會問,但我還是很猶豫要不要告訴你,我怕你…」店長有些猶豫地說,「沒關係,我已經…不會再那麼衝動了,所以拜託你店長,我想見見艾卡麗。」小白懇求著。
 
  「……」店長看了小白的眼神一會兒,「你被帶走後,我一個人到了無法之地將艾卡麗帶了回來,我幫她清理乾淨後,她現在在城外的一座小丘上,那裡可以看到一整座的美波帝亞王城外的所有景色。」店長轉身整理吧檯對小白說。
 
  「我知道了,啊!對了,店長我還要一瓶酒。」小白對店長說,「酒?」店長疑惑的看著小白,「對,還要是艾卡麗喜歡喝的那種。」小白微笑地說。
 
  之後小白回到房間裡稍作休息,而利奧雷‧亞在小白回房間後就出現在店裡,「咦?那小子呢?」利奧雷‧亞問,「小白在房間休息。」店長回答,「是嗎?」利奧雷‧亞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上樓的樓梯。
 
  「如果你擔心他的話就去看看他,小白應該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店長對著利奧雷‧亞說,「汝說吾擔心他?哈哈,他的死活跟吾一點也沒關係,吾只是有點好奇而已。」利奧雷‧亞大笑著說。
 
  利奧雷‧亞注意到了店長正在調酒裝瓶,「你在做什麼?」利奧雷‧亞有些好奇的問,「這是調酒,跟一般喝的酒味道不同,喝下去會呈現不同的味道還有層次。」店長跟利奧雷‧亞解釋著。
 
  「給吾喝一些吧!吾想嘗嘗。」利奧雷‧亞對店長說,「等等吧!」店長回答,「吾不想等,汝為何不直接給吾喝汝正在調的呢?」利奧雷‧亞有點生氣地看著店長。
 
  「這是小白要的,是為了祭祀某個人…所以說什麼都不能給妳。」店長堅決地拒絕,「……」利奧雷‧亞瞪了店長一眼發現店長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好吧!如果那傢伙說吾可以喝,吾再喝行了吧!」利奧雷‧亞無奈地說,「謝謝妳的諒解。」店長對利奧雷‧亞低下了頭以示敬意。
 
  過了一會兒,小白走下樓發現利奧雷‧亞坐在店裡,「店長,我出門囉!」小白對店長說,並拿走了店長放在桌上的酒瓶,「等等,吾也要跟汝一起去。」利奧雷‧亞突然對小白說。
 
  「蛤?為什麼?話說妳跟去幹嘛?又跟妳無關。」小白驚訝且無言地看著利奧雷‧亞,「汝不用在意那些事情,吾想去哪就去哪。」利奧雷‧亞霸道的說著,「呃…」小白看向了店長,店長只是微笑的回應他。
 
  「唉…好吧!」最後小白只好無奈地讓利奧雷‧亞跟了,﹝她應該不會亂來吧…﹞小白內心還是有點擔心利奧雷‧亞這個不定時炸彈,不過擔心歸擔心,還是讓利奧雷‧亞一起跟著走。
 
  出了美波帝亞後,在城外有個一望無際的草原,草原上有個小丘,小白和利奧雷‧亞走上了小丘,在小丘的最高處,有著一座隆起的土推,土堆前還有一塊石碑。
 
  小白走到小土堆前坐下,「艾卡麗,我回來了。」小白看著石碑不發一語,而在小白身後的利奧雷‧亞雖然知道小白在悼念著其他人,但是小白給她的感覺就像是悼念重要的對象。
 
  「她是汝的什麼人?為何汝要露出這種表情?」利奧雷‧亞問著小白,小白沒有轉過頭回答,而是看著石碑沉思了一下,「她是…我的家人,非常…非常重要的家人。」小白微笑的說著。
 
  「真是搞不懂汝們人類的想法。」利奧雷‧亞無奈的說著,「呵呵,其實我也搞不懂,畢竟沒有人知道別人真正的想法,甚至連自己連自己的想法都不太了解。」小白感慨的說。
 
  小白從包包裡拿出兩個杯子,然後將兩個杯子都倒滿酒,「吶!給妳吧!」小白將其中一個酒杯遞給了利奧雷‧亞,利奧雷‧亞接過酒杯然後看著小白將酒到在了土堆上。
 
  「艾卡麗,這是我請店長特別調的酒,是妳最喜歡喝的,我…我…」小白強忍住淚水,但是全身都不斷地顫抖著。
 
  「我說過…我不喝酒的對吧!然後…妳就對我…我很幼稚,都幾歲了還不會喝酒,現在我…就喝給妳看。」小白又倒了一杯酒,然後一飲而盡。
 
  「啊哈!艾卡麗,妳看到了嗎?我…我…喝酒了…」喝了酒之後,小白再也壓抑不了情緒,眼淚也隨之潰堤。
 
  利奧雷‧亞在小白身後看著這一幕,她遲遲未喝手上的酒,雖然對她來說不管是誰死了,哪怕是同類,她也不會有這麼難過的情緒,因為對象她活了這麼久的生命來說,失去生命對活了這麼常歲月的她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是小白的情緒卻影響了她。
 
  接著小白就像是為了發洩情緒一樣的一直狂灌酒,把酒灌完後小白直接醉倒在墓前,利奧雷‧亞走到小白身旁蹲下看著他的臉,「小白…汝是叫這個名字吧!為什麼看著汝,吾竟然也有難過的感覺,吾不明白,人類都是一些貪婪和奸詐的生物,但是看著汝,吾感覺不到那些東西。」利奧雷‧亞伸手將小白臉上的淚水給抹去。
 
  回到小巷裡的店,利奧雷‧亞敲敲門,店長前去應門,「呃…」店長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傢伙…喝了整瓶酒,現在不知道是醉倒還是哭累了,至少是睡著了。」利奧雷‧亞用公主抱的方式將小白抱在懷裡,「嗯…可以請妳將他抱回房間嗎?」店長問,利奧雷‧亞點點頭後便將小白抱往樓上。
 
  ﹝最後這樣就好了吧!艾卡麗…﹞店長看著天空,「希望妳能好好地守護著小白,不過即使不用我提醒妳也會吧!呵呵。」說完店長就笑著走回了店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82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9 篇留言

明日曖(怠惰渡假)
生命的價值嗎~其實我的對於這個的想法很負面呢~

05-05 11:00

白玄夢
為什麼?05-05 11:18
電光火石
艾卡麗

05-05 11:01

白玄夢
怎樣?05-05 11:18
電光火石
以後喝酒都説是為了艾卡麗

05-05 11:02

白玄夢
以後就不會喝了XD05-05 11:18
楓翼
所以龍女沒有喝到酒QQ

05-05 11:04

白玄夢
有啊!05-05 11:34
星月(懷疑人生模式
嘖嘖

05-05 12:34

白玄夢
又怎麼樣了啦XD05-05 12:56
烈焰小麻雀
刀片忘了送,一口氣送作者你十套

05-05 13:00

白玄夢
不要啊~05-05 13:04
烈焰小麻雀
我早說過:一日不解決心魔,便一直送刀片

05-05 13:07

白玄夢
為了重要的人打破原則不就是放下了的證明嗎?XD05-05 13:19
golden
小白你根本不用學習魔法,你本身就是一個魔法陣

05-05 13:51

白玄夢
哈哈 這是哪招?XD05-05 14:02
白煌羽
辛苦了

05-05 14:07

白玄夢
哈哈 不會^^
05-05 15:02
賢耶
「我想你應該比我(聊)解她」小白有錯字是了解

05-05 15:28

白玄夢
OK05-05 20:01
Laziness
不過吾到沒想過汝下手繪這麼狠
倒啦幹
會啦幹
未看先猜龍女一個逆推

05-05 16:19

白玄夢
逆推個屁 你只想要逆推或推人嗎?XD05-05 20:01
golden
流動防衛,還有燒城功能,我也想學習XD

05-05 16:28

白玄夢
聽起來就是專門用來攻城的啊!XD05-05 20:04
玉言
【那】怕是同類,她也不會有這麼難過的情緒,


錯字,那怕>哪怕

05-05 19:05

白玄夢
OKOK
話說奈香居然有看我的小說嗎?XDD05-05 20:05
玉言
還是會點閱來看啊XDD

05-05 20:39

白玄夢
哈哈 隨時歡迎啦!XDD05-05 20:41
闇零
好看期待下一話(敲碗)辛苦了

05-05 21:22

白玄夢
謝謝你^^05-05 21:42
薩拉維斯
石碑上是刻著:幫復 ?

05-06 08:37

白玄夢
才不是XD05-06 09:51
你有什麼毛病?
龍女跟醉男共處一室,嗯...

05-06 14:35

白玄夢
就睡覺而已 想這麼多幹嘛?XD05-06 14:43
闇零
那個不知道是不是錯字低了一下頭以示敬意的低應該是點吧如果不是抱歉喔

05-09 02:35

白玄夢
OK05-09 10:51
嵐鈴
一口氣追到這終於忍不住啦...

為什麼都是洋蔥!!害我淚流不止Q3Q

10-29 19:32

白玄夢
呵呵 謝謝妳^^(遞衛生紙10-29 19: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el485926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樣是問卷回答... 後一篇:今天要報告些甚麼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