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短篇】在木桌上著魔地刻下你

作者:SoMe│2018-05-05 00:04:06│巴幣:53│人氣:548

  歷史課。課很無趣,思緒漫步在整間教室搖擺不定,卻必須佯裝成專心聽課的模樣。只得把注意力侷限在方形的桌,隔絕出一方結界,像繭。
 
  桌上的課本大聲嚷嚷地要我填補他身上的空白,但是不行。既無心於課堂就該從一而終,這是堅持;隨手塗鴉又過於顯白,則是矜持。索性將嘈雜的課本往旁移,視線一偏,倒關注起寧靜的紅褐色木桌。
 
  寧靜卻暗潮洶湧。木紋如河漫漫,流過平整卻粗糙的桌面,緩緩流經桌角,在交界處瀑布般飛騰,向下急竄,在腳上濺起個微小的波濤,銀河落九天。
 
  河的上游,上方靠左,幾枚戲謔的髒話淤塞於此,是前一個人留下的卻未帶走。靠下,河繞過一粒圓石甩出一圈漣漪,漣漪之間一個笑臉蕩漾。右下角瀑布前,一首情歌。
 
  明明你也還愛我
  沒理由愛不到

  靠近桌緣,字變得擁擠窄小,沒來得及填完,就墜入了崖。我頓了頓,在腦海裡複誦那首流行歌。想起了那未填完的歌詞是兩個字,「結果」。
 
  墜入崖的是結果,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
 
  將課本舉起四處張望,處處填滿了胡鬧的刻痕,惟左下是一片空白,明鏡止水。我索性提起藍色原子筆,沿著河一遍遍地畫,行經萬重山,便下襄陽向洛陽。

  轉念一想,本小姐隨興賞遊,那洛陽又於何處?繁花落盡,跟著一河落花,一心駛向那髒字?不成。那麼,駛向那無結果的情歌?雙溪舴艋舟,可載不動許多愁哪,那更不成。心念至此,舟急轉,偏離了河道,向下切去。
 
  舟歪歪斜斜,走出兩個字,「閔則」。
 
  第一字還未寫完,我心裡便暗叫不好,霎時兵荒馬亂,卻被人擒住似的硬是寫下去。閔字的門寫畢,便緩緩敞開,由門中走出個灑脫的文,末端微翹,風流倜儻。
 
  心便念著:不行,一面停筆,手一提,筆卻向下游去,像被妖附了體,由不得我,一落,一個貝字又緩緩地勾勒。
 
  大急,筆尖和心坎卻同時陷進去。妖促狹地綻開笑靨,她的眼眸有荒山的野性,我停不住手。
 
  妖囈語似的呢喃,像夢:「何不從了自己的心?」
 
  我咬牙,卻難抵抗,在這昏昏欲睡的教室中著了魔,卻沒有任何人發現。欲哭無淚,「我不想這麼做,但是……」
 
  妖仰天而笑,笑聲嬌嫩若落葉柔轉,又嫵媚若百花齊放,九條雪白的尾從她身後漫出,金瞳倒豎,「即便你不想,我仍要。」這麼一笑一答,一個貝字又從我的筆尖完成。
 
  「狐仙兒,你這妖孽。」我咬緊下唇,險些滲出血。
 
  一痛,住了手。原子筆掉落在書桌上。那狐妖的萬種風情卻仍滯於體內,胸口發疼。
 
  我抬頭想回歸課堂,即便再無趣的課,轉移注意力總有些用吧?一抬頭,視線卻偏,野火似的蔓延,燒向右斜前方的後腦勺,那是閔則。
 
  閔則低頭,把手機藏於桌子下把玩,黑髮映著光,後頸生著細細的、剛生出的毛髮。再往上,髮旋是逆時針的,像一個漩渦,吸引萬物,在平靜的海面掀起靛青的波瀾,沒有一個人能逃離。若今日這扁舟翻覆於此,那也只能怪自己不幸,讓那溫暖的海潮吞沒,成為湛藍的一部份,倒也不錯……
 
  左側的木桌突然傳出手機震動的聲響,驚醒了我。一醒,便羞上心頭,連忙低下頭,卻又看見桌上那未完成的字,險些哭了出來,苦澀無比。
 
  狐妖於耳鬢悄聲:「你若不願,我來便是。」
 
  我沒有不願。但這不過午後一個昏睡的幻夢,不知怎的一覺醒來,情孽惹上身,前一日還是不經世事的閉門閨女,後一日怎料得,世間的許多情愁從窗櫺隱隱滲入……
 
  我與閔則無冤無故,平日也很少說話,也沒多少交集。只一次,我在體育課時跌傷,他正巧在旁邊,攙我到保健室,又在那陪了我半節課罷了。那是我與他最多的交集,又怎能產生情愫?若是跌個傷扭個腳就會愛上對方,那豈不是全天下的醫生護士都成萬人迷?
 
  說起來這還不是你的把戲。我既誓言專心學習,又怎能放任自己去搞那些情情愛愛?
 
  心一橫,下定決心,無論那妖如何捉弄,身正不怕影子斜。等了許久,那狐仙兒噤了聲,想必也知無禮,自行離去。
 
  不由得鬆一口氣,心底卻千愁並起,不知如何是好。猛一抬頭,卻見那妖眼瞼低垂,默默不語,波瀾萬丈都化作一顰一笑之間的凝滯。
 
 
  那兩個字,被藍色原子筆塗成一個小小的方形,就當作是那日昏沉的夢。像一塊繃帶,遮掩傷口。傷口卻細細地穿透而出,滲出深色的血跡。
 
  每看見,就越覺羞恥,又用同色的筆畫下更深的、胡亂的刻痕,最終變作一塊紛亂的疤。
 
  那幾日越發昏沉。野火直燒上心頭,燃不盡撲不滅,心被擄掠成一塊焚毀的壤。
 
  疼的受不了,在房裡,拿起筆記本,胡亂地想書寫些什麼,卻又畏懼自己重蹈覆轍,又一再闔上。如此反覆,失了魂的,再也讀不下任何事物。
 
  閔則。腦海就像那木桌,每一處都緩緩地,讓那妖給填上這兩個字,就此萬劫不復。
 
  他的笑不怎麼好看,像帶著愧疚,即便毫無需要愧疚,卻總像重複與你道:「抱歉、抱歉。」
 
  每當笑起,他的面頰便有些扭曲,明明是笑,嘴角卻向下彎去。那日他攙扶我到保健室時,他也是如此對我笑,好似我的傷全因他而起。可我又曾虧欠你什麼?你為何要如此向我致歉?
 
  膝蓋的傷口疼得讓人昏眩,鮮血在按壓的衛生紙上擴散,可我為了他的笑,心卻也緩緩的綻出一道傷。而今膝上的傷口好了,心口那舊疾卻復發,再也痊癒不了。
 
  「再也痊癒不了。」那妖冷冷地說。
 
  那夜我輾轉難眠,便開了手機,盯著小小的一方螢幕,在網站上搜尋了他的名字。林閔則。一遍遍地翻動,在每一頁他的貼文下來回檢視,嘗試理清紊亂的思緒,一個身子卻直直地墜入五里霧中。
 
  曾經聽人說:人與人之間都結纏著細密的緣,如網,每一處蛛網交織處,都是修了數千年的苦果,方能與你擦肩而過。
 
  那麼,我與你,究竟是修下了多少年的緣,才得換來那日的共行?
 
  那妖佇立,輕嘆。
 
  「狐狸聽旨施妖術,斷送成湯六百年。」女媧面容清麗卻嚴肅,不曾有風的軒轅古墓而今卻狂風湧動。
 
  帝辛荒淫無道,時機恰好,入了妲己身,便是要那殷商從內而外皆亡,不由得笑了起來。
 
  就這一笑,狐媚溢出,帝辛不由得瞠目,輕喚,「過來。」而後他輕扶住我的臉,他的掌心溫熱。
 
  他也笑了起來,卻沒有帝王的唯我獨尊,而是如致歉般的愧疚。
 
  「來,小心。」閔則道,牽著我的手,緩緩地向內走,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深怕折損我的身驅。
 
  可你又何需如此?
 
  往保健室的路,你不時說逗趣的話,讓我不致於尷尬。斜陽穿透保健室前的迴廊,在我們身前拉出長長的影,踏的每一步,都深深地陷進那影中。
 
  你讓我攙著你肩,你肩寬闊,我抬高手,攙的是有些吃力,走起來顛顛巍巍。你發現了,放低身驅,像是彎腰走進那影。
 
  「到這裡就可以了。」我說道,回應你那道歉般的笑,你說,沒關係,等我。我連忙擺擺手,不用了、不用了。再下去怕是要淪陷的。可你就是不明白,硬是坐在旁邊,憂心地等。
 
  我不明白呀。
 
  你那日在鹿台上,為何愁著眉說,願為我摘星,讓我做你的王?
 
  「臣妾不明白。」「你不需明白。」
 
  那星早已墜落凡間,墜在你的掌中,溫熱地跳動。早在你牽起我的那刻,星沿著指尖,慢慢地又鑽進我的掌,跟著血流得滾燙,在我的心中住下了,沸騰。你又要如何去摘它呢?
 
  莫不是要剖了我的心,像那比干臨終的咒詛。而後恍然知曉:報應、報應。
 
  女媧娘娘要我滅了你,你可知曉?可你如此待我,我又該如何是好?
 
  迴避於那繁複交纏的網?我早已是那網上囚困的蝶呀。是命,緣困百年的你我,是了,我們終究要作那數十年夫妻,直到被如蛛的命蠶食鯨吞,任誰也掙脫不了,而我唯一餘下的路,是守著與你結的那髮,直到緣斷情滅。
 
  妲己不悔。
 
  「若臣妾無這容顏,您也未擁江山,也許就不會相遇於此,相戀至斯了。」我賭氣地說道,心裡還是害怕這一切不過一晌貪歡。
 
  「不會。」獨處時,你一向少話。
 
  「您不會愛我的。」
 
  「孤會。就算轉生,咱倆也要作百世夫婦。」你悠悠說道,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那麼,您說,咱們下輩子投胎,要成什麼呢?」回眸,抹去眼中的晶瑩,梨花帶雨。
 
  你沉吟半晌,「讓孤想想……」
 
  燭火晃蕩,將我們的影子拖長。夏蟬啼鳴,不過輪迴一瞥,卻唱出生命的情,焚了無數晝夜的刻骨銘心,更像輓歌。
 
  「有了,咱們下輩子就作那學堂裡相愛相慕,卻藏心暗戀的小情侶如何?」
 
 
  傷好了,留下小小的、粉色的疤,在白皙的膚中,像觸雪的櫻瓣。偶爾疼癢難耐,任憑如何搔抓都止不住,卻是甜的。
 
  那些日子成了一幅幅畫,在夢裏百轉千迴,每一幅都有他的影,那日甬道上長長的影。
 
  人若自知無法逃離緣的魔掌,索性仰面墜入,那緣……倒也不再教人生怖。昔日的恐懼,卻幻化作無邊無際的輕嘆。
 
  舟順著跳動的心脈而行。行至水窮處,不得不坐下寫了封信,以「閔則:我不知如何向你啟口……」作開頭,以「如果你無意,就當這封信是個玩笑話吧,別放在心上。」作結尾。諷刺的,明明佯作不善言辭,卻長篇大論而書了三大頁信紙。
 
  字裡行間撒著冠冕堂皇的謊。可人若無拒無留地付出真心,那形同絕路呀。只好盡是說一些像「不用為我擔憂」之類不倫不類的句子,把身軀裹在文字裡密不通風,讓窒息遺忘心塞。
 
  閔則,若你識得我的真心,我會無地自容。但我會低著頭跟你走,無論去哪兒。若你不識得,那正好。我們就此別過,心碎的事,以後再說。
 
  妲己佇於一旁不語。
 
  寫完信後,羞愧不已。自知過於世俗,遂把三頁信紙壓夾在昔日的參考書中,鎖進房間抽屜的最底層。
 
  那日以後身心不寧,總沒來由得晃悠到保健室前的走廊。是心盼能再與你相遇嗎?還是試圖嗅出那一日的蛛絲馬跡,憑此緬懷?無論何者都讓我熱烈狂喜。我想像你我,不經意地恰好在此遇上了,微笑頷首,擦身而過,留下一個夢。
 
  夢中你輕柔地笑了笑,帶著歉意似,牽起我的手。我會驚訝,但隨後鎮定,沁身的冷冽與快活,隨你。
 
  「傷好些了嗎?」你已過變聲期的彆扭,用沉穩的嗓問道。
 
  「一直都沒好。」但這樣更好,因為我會想起你。
 
  你心疼地注視,斜陽灑落,將你的髮梢織成金縷,相吻,慶幸你我活在一個無牽無掛,不用憂煩國事、神諭,與別離的時代。
 
  腳突然絆了一下,夢疾奔回夢中。我一醒,發覺自己身走在往小販部的階梯上。怎地如此癡傻,大白天地就作起白日夢來。一面搖頭,一面又反覆回憶起剛剛的夢,如此甜。
 
  而後見著他的髮旋,逆時針。滿腹心喜,因為我光憑髮旋就能認出你,卻又略為苦澀,因為認出卻也不能做什麼。閔則……
 
  一隻纖白的手搭上了閔則寬厚的肩,他們相視,而後那手輕輕落下,落到他的腕上輕勾,交纏。身軀靠近,在末梢,一對手指緊緊相扣。女孩甜美地笑,閔則回了她一個笑容,像致歉,卻又不像致歉。從未見過那笑,那女孩不是我。
 
  他們的身形越來越遠,最後在轉角消失不見。
 
  我忽然發現自己一直佇立於原地,佇立在那個昏沉的教室,在寧靜卻暗潮洶湧的木桌上,始終沒有離去。
 
  妲己輕嘆而去。殷商亡。
 
  荼蘼花開,流水落花春事了,舟葬在雪白如骨的荼蘼花海,緩慢下沉,闔上雙眼,天上人間。讓夢成為夢吧,親愛的孩子。
 
  再睜開眼時,又回到那一方木桌前。原先那塊被我塗得紊亂的疤痕之外,又多了兩道細長的,水藍色的疤,被塗得厚實如繭。那裏原先刻著一段沒有結果的情歌,而今未完,卻不再待續了。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79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泗楓
頭香!((擠

05-05 00:06

SoMe
(拍打泗楓05-05 00:10
Hsin
哇是古風耶!!!

我喜歡墜崖的歌詞:「墜入崖的是結果,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雖然很苦但好美,真特別。

05-05 00:20

SoMe
謝謝Hsin//
應該不算古風吧...xD05-05 00:24
大帝
感覺古風似乎很喜歡這種前世今生的題材,是因為希望能幫歷史上的悲劇找出個好的終點嗎XD

05-05 00:23

SoMe
也不算找個好終點啦xD 應該是感同身受就加進來了~05-05 00:38
35
我才不會說我國中的時候也常在課本上寫著心上人的名字呢!!!

05-05 00:41

SoMe
我也有,還被母上大人看到,那陣子每次見到我都一臉壞笑(艸05-05 00:44
深犬
我覺得不全算古風,只有在妖出現的時候用詞才越發古典的感覺。
這篇是自從認識受受之後,吃到最好懂的一篇,但精彩依舊!崇拜~

05-05 00:48

SoMe
謝謝深犬//
我以為這篇比平常難讀的說,因為用字比平常刁~~不過跟以前的文比,主旨比較清楚獨立倒是真的xD05-05 00:53
梨香白兔子
真的 很好吃 第一次在地鐵轉車時也一直看 我覺得很有跳躍時空和唯美的味道!!

05-05 09:02

SoMe
謝謝兔兔//05-05 13:51

明明你也很愛我,美麗卻愛不到結果

05-05 23:44

SoMe
我笑抽了xDDDD05-06 00:08

忍不住就想到這首歌了嘛!

05-07 01: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等... 後一篇:【新詩】保溫瓶...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75629SUP
聽說班長很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