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短篇】晨與暮

作者:Pay2single│2018-05-03 18:59:19│巴幣:38│人氣:338

  她喜歡自然。
 
  通常,她會隨便找一條通往郊野的路,除了一瓶水和一支手電筒以外什麼都沒有帶。每一次去的地方都不同。她喜歡這樣地漫遊,看不同的景物,感受不同的氣氛。
 
  有時,她會隨便找個地方坐下,看著日落之後的暮光……
 
  但是,她總是感到有些悵然若失,好像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這是七月時分的某一個黃昏。她漫無目的,獨自一人的走、走著。因為天氣關係,陽光早已經被遮蓋,黑暗籠罩大地。
 
  她不知道道路的盡頭是什麼地方、有什麼人、有什麼事,她只是走著,如以往一般。
 
  直到路邊的一小塊地方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是一處當時隨處可見的墓地,雜草橫生的土地和日久失修的墓碑都顯示出這裡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來過了。甚至,連想認清楚墓碑上的名字也很困難。
 
  這本應該是一件不足掛齒的小事。畢竟,她只是路過而已,這個墓地不管怎樣蕭條也與自己無關。但是,出於一種莫名其妙的衝動,她嘗試性的想辨別出墓碑上的名字。
 
  也許只是無聊,也許只是好奇,她用隨身攜帶的手電筒照亮墓碑。但不管如何,她還是無法看清那個名字。
 

  越是想辨別,就越是模糊。
 
 

  「你是誰?」突然傳來的聲音把她嚇了一跳。她轉頭,發現一名男子早已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身後。
 
  他大概比自己高上一個頭,年輕的臉龐卻流露出不屬於這個年齡的滄桑。
 
  「……你站在那裡多久了?」她反問。
 
  「一分鐘左右吧。」男子隨便的回答,「所以你是誰?」
 
  「我……」她突然住口。
 

  ——我是誰……?
 

  「不想說也沒關係,畢竟我只是一個陌生人。」看來男子是誤把她的延遲當成是不願,多少舒緩了她的尷尬。「請問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只是路過而已。」她停頓了一下,指了指那殘缺的墓碑,「你是他的親人嗎?」
 
  「……算是吧。」她並沒有留意到男子臉上閃過一絲延遲。「你在看什麼?」
 
  「我……我……」她感到一陣尷尬。「我在嘗試辨認墓碑上的名字。」
  
  「好奇嗎?」
 
  「好奇。」
 
  「為什麼?」
 
  「……不知道,僅僅是好奇而已。」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你想知道的話,明天相同時間再來吧。」男子的眼神飄渺,「也許……也許我能告訴你。」
 
  「……如果我沒有出現呢?」
 
  「那我就把今天這件事忘掉,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當晚,她作了一個奇怪的夢。
  
  她看到了一幅牆。
 
  灰色的牆。
 
  她所踏足的土地,荒蕪而堅硬,乾燥且冰冷。
 
  也是灰色的。
 
  然後,她看到自己。
 
  也是灰色的。
 



 
 
  她又一次踏足這這個墓地。
 
  今天和昨天一樣,仍然沒有一絲陽光透過雲層,天空灰濛濛的,彷彿世界只剩下灰色。
 
  和她昨晚的夢有著一種既視感。
 
 

  的確,她承認自己很好奇這個墓地的主人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更多的是,她渴望知道更多有關那個男子的事。
 
  有一種不得不知道的感覺。
 
 
  「所以,你真的來了。」如昨天一樣,男子像鬼魅般出現。在灰暗的天色下,男子看起來真的和鬼魅相差無幾。
 
  「對,沒錯。」
 
  「你真的那麼渴望知道嗎?」
 
  「我相信我的行動已經告訴你了。」
 
  「呵。」她第一次在他的臉上看到笑容,「也是。」
 
 
 
  「她姓黎,」所以『她』是個女人,「曾經,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著一對愛著她的父母,一個比她大五年的哥哥,還有一個比她小三年的弟弟。因此,她不需要像她的最大的哥哥一樣,分擔家庭的責任和父母的期望,也不需要像最小的弟弟一樣,備受溺愛而失去自我照顧的能力。也因此,她的性格就像她的姓氏一樣,如黎明的陽光一樣,溫暖而不熾熱。」
 
  「可是,上天好像總喜歡和人作對。」他露出無奈又悲傷的苦笑,就像暮光一樣。「所以,在某一天,一個醉酒駕駛的人奪去了她父母。」
 
  她入神的聽著,不禁將自己和故事的主角重疊起來。
 
  她還記得自己也是在沒有父母的陪同下成長。儘管已經過去十幾年,她還依稀記得自己年幼時父母看見自己時的笑容。他們為她取了一個名字。
 
  是什麼呢?
 
 
  「幸好的是,即使在這樣重大的打擊下,她還是像一朵野薔薇一樣捱過去了。當中固然有著她自己的堅強,但更多的是她的兄弟們。尤其是大哥黎中天,」他臉上浮現出懷念的表情,「還記得,他父母當初為他改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日正中天』,希望他能像正午的太陽一樣,為別人帶來活力和樂觀積極的態度。他並沒有辜負這個名字。」
 
  『黎中天』……這個名字對她來說,好像有些印象。
 
  「他臉上永遠都掛著陽光般的笑容,永遠都充滿動力和幹勁,讓人不自禁的喜歡他。」
 
  她腦海中浮現出一張曬得黝黑的笑臉,明亮的眼神和上揚的嘴角都顯示出這個人的性格,是那種無論怎樣的不幸都難以撼動的。
 
  他嘆了一口氣,才把話接下去,「可惜,並沒有人留意到在他心中逐漸擴大的陰影。他在各方面都有著良好的人際關係,加上他個性圓滑、好相處,自自然然地被大家都當成領袖。」弟弟和妹妹盲目的依賴他……慢慢的,龐大的壓力在他心中累積、變大,沒有人明白、理解。在他心底,渴望著解脫。負面感情在他心裡堆積、腐爛,蠶食著他的希望和動力。」
 
  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皺巴巴的煙盒,再從懷中掏出一支皺巴巴的煙點上,一點火星在黑暗中閃耀。
 
  「你什麼時候惹上吸煙的習慣的?」她想都沒有想,問題卻自然的從口中吐出。
 
  「呵,對了,是什麼時候呢……」他深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團長長的煙霧,「我忘記了。」他沉著臉說。
 
  「……讓我們繼續回到故事吧。」
 
  「當然。」男子糾結著,像是在想該怎樣描述,「最後……他心中僅存的陽光被徹底遮蓋。當他在宿舍裡被人發現的時候……他再也不能為別人帶來活力了。因為他死了。」男子決定平淡的道出結局。
 
 
  夏夜應該是暑熱難耐的,她卻突然覺得好冷、好冷,彷彿一顆心沉到冰冷的深淵裡。
 
  原來絕望是那麼容易可以產生,又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改變一個人。
 
  最可怕的是,她好像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而自己要負一部分的責任。
 
 
  可是,自己明明不認識他啊?
 
  ——我到底是誰?
 
 
  「你還好嗎?」男子的聲音把她拉回現實,「你好像不太對勁。」
 
  「沒,我……我沒事。」她對上男子眼神,突然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急忙轉過頭,不再對上男子的視線。
 
  「你還是早點回去吧,這種天氣太冷了,容易生病。」她發現,男子經常會露出那種如暮光般的苦笑。
 
  「不用那麼麻煩吧?」
 
  「你和從前一樣還是那麼心急呢……」男子吃吃地笑,「放心,你想知道的話,明天相同時間再來吧。」
 
  「同一句話你已經說過兩次了。」
 
  「對啊,」他依然維持著竊笑,「可是事不過三,你知道的。」
 
 
  她發現,墓碑上的迷霧好像變淡了一點。不明顯,但是的確變淡了。
  
 
 
  這天晚上,她再次作了一個夢。
 
  在夢中,她變成了那個墓碑的主人,看到了她一直以來依賴的大哥了無生氣地懸吊著。
 
  她感到恐懼、害怕、擔心、自責、無助、悲傷、痛苦、困惑……那感覺是如此真實,就像她是當事人一般。
 
  有一些陌生的記憶在她腦海中甦醒了。
 

  ——我是誰呢?
 

  『事不過三,你知道的。』
 

  男子憂鬱的臉龐在她腦海中浮現。
 

  她的確知道。
 

  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她遲到了。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早就在那裡的男子淡淡的說。
 
  「凡事開了頭就一定要有個結尾。」她不假思索的回應。
 
  「的確,這才符合你的作風。」他輕聲說,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他又點上了一支煙,「所以,原先美滿的家庭就只剩下『她』和最小的弟弟了。一方面,她要負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另一方面她卻茫然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一個為生活拼搏的成年人。也許是因為她並不像他大哥一樣能幹,也許是因為她是一名女生……總之,她並沒有步上她大哥的後塵。」
 
  「當然,很多事情她都要從頭學習,例如如何工作、建立人際關係、金錢管理、照顧尚未成年的弟弟……各種各樣的事情讓她忙不過來。即使如此,她在弟弟面前也從來沒有失去那曙光般的笑容。」男子微笑著。
 
  她發現,雖然男子常常擺著一張憂鬱的表情,但是事實上他是一個很愛笑的人,可能是因為家庭影響吧?
 
  「幸運的是,多虧了她大哥的人脈,她得到了很多的幫助,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援助,還有其他方面的……總之,對於她和她的弟弟來說,最黑暗的時光好像已經渡過了。可是……唉。」男子突然嘆了口氣。
 
  「……怎麼了?」一陣沉默過後,她忍不住問。
 
  「沒,只不過想起了一些不太光彩的事。」他輕輕捻熄還沒有吸完的香煙,「好景不常,她的弟弟後來卻染上了不少惡習,」他自嘲的笑了笑,「打架、欺凌、吸煙,這都是小兒科,雖然這些都可能是因為他小時候的遭遇有關……當然,我無意為他辯護。後來……」
 
  「後來……?」
 
  「還會怎樣,」他說,「琅璫入獄、送去戒毒、法律訴訟等等……總之都是需要錢的問題。」他指著那塊墓碑,露出一絲苦笑,「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有放棄那個不成器的弟弟。她說:『不過是錢的問題而已,我努力點就好,重要的是他能改過自新』……我不只一次勸過她了。」
 

  她內心有什麼被觸動了。
 

  「後來,她遠離家鄉,來到這個地方不停工作,一做就是十幾年……直到幾年前她被診斷患上絕症之前,她都喜歡隨便找一條通往郊野的路,除了一瓶水和一支手電筒以外什麼都不帶的到處漫遊。」
 

  ——我也……我記得……
 

  「她說:『我喜歡這樣地漫遊,看不同的景物,感受不同的氣氛。』」
 

  ——我、我是……
 

  「有時,她會隨便找個地方坐下,看著日落之後的暮光……」
 

  ——我的名字是……?
 

  「……因為,這會讓她想起自己的弟弟,『黎暮』。」
 

  靈光乍現,她想起了一切。
 

  「晨。我的名字是黎晨。」黎晨如以往一樣,露出她如曙光般的微笑。
 
 
  「對啊……我都想起來了……我的家人、我的人生、我的最後……我都想起來了。」她微笑的望著男子那滄桑的臉龐,「謝謝……謝謝你讓我想起一切。」眼前的臉龐總有一種令自己熟悉的感覺,卻說不上是什麼原因,「話說回來,你是誰?」
 
  他再次露出那暮光的微笑,只不過這次笑容中蘊含的並不是以往的淒苦,而是滿足:「……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
 

  ——他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嘛,算了。「謝謝你。」
 

  在那轉瞬即逝的一刻,她聽到:
 


  「不,是我要謝謝你,」
 


  黎明的晨光照在黎暮年輕卻滄桑的臉上,溫暖而不熾熱。
 




  「……姐姐。」
 

  殘缺的墓碑前只站著一名男子,讓淚水無言的劃過臉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64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希布拉
那為什麼,男子會要求主角隔天同時間回到那裡呢?

05-03 19:49

Pay2single
因為只有那個時間她在啊:305-03 21:25
藍兒
((坐下來等希布拉得到回應順便刷存在感
話說,黎晨小姐人是在哪呢??

05-03 20:31

Pay2single
回去了,回去她應該到的地方05-03 21:25
朗朗
結尾有點看不懂,等解答

05-03 21:36

Pay2single
我只能跟你說2件事:
1.請再次認真閱讀w
2.其中一個人早已經『不在』了05-03 21:41
Hikari Yun
這篇故事後勁頗強QQ

覺得埋藏伏筆的文,在閱讀時很需要思考,
因此,易造成樓上的朋友那種較難理解故事的狀況。

能懂伏筆的才能體會後勁。
不懂伏筆的就有點可惜……

05-10 23:35

Pay2single
僅僅是按照腦子裡想什麼就寫什麼而已w

的確啦,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看那些伏筆埋得很深的文,
可能因此自己想嘗試這種吧XD(然後有人看不懂就會QQ

哎,這也是這種文的無奈之處啦~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發現有人看懂就會很開心W
(然後有人看不懂就會很有成就感XD(不))05-11 01:08
Noctis&Ghoul─食夜鬼
這個故事看起來有點辛酸QQ

一些小地方把大哥、二姐、小弟都塑造出來了,也因此這個故事看完後,後勁還蠻強的QQQ

但是看完之後,有兩個點蠻讓我在意的,一個是姐姐失憶了,可是好像還有一些眷戀,想要回想自己是誰,一個是姐姐有一個殘缺的墓碑,以及墓碑的所在地。

姐姐第一次和弟弟見面時,為什麼沒有認出彼此,姐姐失憶不知道弟弟還能理解,可是弟弟竟然沒有認出來。

假設弟弟是故意沒認出來,要用說故事的方式,一點一滴地喚醒姐姐的記憶,那麼這有個前提是,他要知道姐姐是失憶的,而且至少不是第一次來這邊,之前就發現姐姐在那徘徊並失憶著。

這邊就會連接到我第二個疑問,殘缺的墓碑,因為看得出來他對這姐姐是有歉意的,如果他不是第一次來這邊,那麼之前來的幾次,至少會想要整理起姐姐的墓地吧?

可是按照文中所描述的,那墓地非常荒涼,很久沒有人來了,除非姐姐的視角和弟弟的視角看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可是弟弟看到的墓碑確實是殘缺的。

所以,這邊讓我有些困惑。

當然還有很多可能性,不過就先提我最大的疑問這樣//

05-13 01:14

Pay2single
原來是食夜鬼大RRR(激動

好先有關這兩個問題呢……的確是我沒有想太多XDD
不過也是可以連起來解釋一下的。

嘛,我是有想過在故事的最後再+一段用以解釋整件事的前後的,
就是你在留言提出的2個問題,包括『為什麼弟弟故意沒認出來』和『為什麼墓碑是殘缺的』之類的。
這2個問題我相信是最大的BUG吧XDDD

大概要說我本來的想法的話~
某程度上這整個故事比較像一個儀式(?),就是常常聽到的什麼招魂儀式之類的鬼東東(別懷疑,其中一部分靈感真是從這些東東來的)

知道大概背景以後,這邊要回答那2個問題的話

1.是因為一旦讓姐姐知道他就是她的弟弟的話,就會將這幾天的一切全部洗白(對這裡就別管什麼原理之類的啦XDDD)所以弟弟才故意沒認出來。

2.墓地要保持原來的樣子。

(對我真的以上的都很粗疏可是我那時就是這樣想的W)

以上的大概就是所謂的『可能性』吧XDDDD


然後說回我想+一段那裡,
本來我是有那種打算的,
可是……呃,應該這樣說吧,我自己寫故事是比較喜歡一氣呵成的,
大概可以說是注重節奏感和連貫?(我想不到要怎樣說WWWW)
而當時我寫到這裡就覺得在這邊畫下句號可以在觀感上有一個比較有勁頭的結局,
反而+一段的話好像會變得有點突兀?

當然我不知道這種做法是不是最好,可能我應該再作修改,
以盡可能的減少困惑的產生?
希望你可以給我一些意見?
謝謝:305-13 20:14
Noctis&Ghoul─食夜鬼
我覺得是可以將更多訊息塞到對話之中,還有弟弟和姐姐之間的互動,不一定要一整段完整說清楚,可以打散分在文章中。

是說殘缺的墓碑那邊,我後來想想,就算都不整理好墓地,墓碑也讓它殘缺著好了,不是因為招魂儀式,而是弟弟本來就不打算整理,也不能代表弟弟就不愛姐姐了。

但是文章中還有提到很久沒有人來了,按照弟弟很可能不是來第一次的情況,是要多小心,才能不讓姐姐發現,其實有人來過呢QQQQ

05-13 21:40

Pay2single
這部分我同意QQQQ
不過我的文筆還有待進步才能更不著痕跡的塞進去啊wwwww

這部分總之能想到的理由都可以XDDD

是要多小心WWWWW
啊……就……很小心??XDD05-13 22:14
Noctis&Ghoul─食夜鬼
不過討論這麼多,這一篇仍然是一個好故事,只是有些小地方而已

05-13 21:53

Pay2single
嗯嗯謝謝食夜鬼大W05-13 22: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pay2sing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快了、快了... 後一篇:【短篇】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