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Re: 歡迎來到第9層】閉幕 Welcome back, Smile

作者:留善影│2018-04-29 09:32:04│贊助:12│人氣:441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為自己的InstagramWeebly打一下廣告!

*******************

  「…爾……」
  頭昏昏沉沉的。
  「…奈爾……」
  好不容易睜開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情景是模糊不清,像是失焦的相機。
  「康奈爾!!」
  身體被人猛烈地搖晃一下,康奈爾嚇了一跳,景象也逐漸對焦,攝入眼睛是艾布納的臉孔。看到他醒起來之時,艾布納緊繃的臉稍微放鬆了。
  「你總算是醒了…」
  艾布納打從心裡鬆一口氣,也許因為突然放鬆的關係,身體感覺有點疲累。康奈爾從地面爬起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
  「怎麼了?」
  「…安德……」
  「什麼?」對方的聲音實在太小,艾布納完全聽不清楚話語。
  突然,康奈爾使勁地抓住艾布納的手臂,失控的大喊︰「安德莉亞呢?安德莉亞在哪裡?!」
  「安、安德莉亞?」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艾布納,雙臂傳來的一陣陣劇痛,沒想到眼前的文弱書生力氣意外地大。
  「對!她呢?她在哪裡!?」
  「冷靜點!」艾布納對康奈爾大吼︰「這裡除了你和我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康奈爾呆滯地望著艾布納,手上的力氣漸漸失去了,慢慢鬆開後者的手臂。他脫力地跪坐在地上,看來受了很大的打擊。
  「怎麼會……」
  「康奈爾?」
  「好不容易才見面的…為什麼又扔下我一個……」
  「喂、喂,你…」艾布納感到不對勁。
  「為什麼要回來呢?」
  身後再一次傳來了小孩子稚嫩的聲音,艾布納的眼神馬上變得銳利,臉上也換上嫌惡的表情,低吼︰「你這傢伙!!」剛才小孩子猛然消失,他還以為對方已經放棄了。
  小孩子沒有理會艾布納,帶著溫和的笑容說︰「回來了,等著你的也只會是無止盡的痛苦而已。」
  「無止盡的…痛苦……」
  「你回來了之後就要繼續當同學心目中的『王子』,當父母和老師眼中的『好孩子』。要是你不當的話,大家會對你很失望,然後討厭你,最後所有人會離你而去。」
  「你這傢伙給我閉嘴!」
  「你心知肚明的,表面上大家都很喜歡你。實際上,大家只是因為你的形象而喜歡你。如果你不當一個『騙子』,不會有人喜歡你,甚至不會有人記得你,你在大家心中一點兒價值也沒有,然後你會永遠、永~遠孤獨地生活下來。」
  他一步步走向康奈爾,在後者的五步距離停下來,空洞的眼神筆直地瞪著他,「你看,無論怎麼選,等著你的都只會是痛苦的折磨。那你為什麼要回來呢?」
  「你!!」
  「你說得對…」
  艾布納一瞬間想衝上去揍這個小孩,可是康奈爾的一聲低語讓他停下動作。
  「要是不這樣做的話,我對大家而言…根本就不被需要…只有安德莉亞…會接受那樣沒用的我……」康奈爾的眼裡泛起淚光,聲音微微地顫抖︰「要是沒有她在,我回來到底有什麼意義…?」
  「沒錯。」小孩子又一次向康奈爾遞出小手,「所以你還是跟我來吧,我會帶你去見她。」
  這話一落,康奈爾竟然再度向對方伸手。
  ——對,不當『騙子』的我,只會惹大家討厭。
  ——只有安德莉亞接受我。
  ——安德莉亞,我來見你了……
  此時,遞到半空中的手被艾布納拉了回來,康奈爾疑惑地轉頭。
  「你還聽這傢伙說的話?」
  康奈爾的眼睛落在艾布納身上,但是眼裡根本沒有對方的身影存在。
  「放開我。」
  「你知道後果的,不是嗎?」
  「放開我。」彷彿一台機械人一樣,康奈爾再重複一次話語。
  「你給我清醒點!」
  「放開我!我要去見安德莉……」
  啪!
  耳邊響起巨大的聲響,猛烈的力量將臉打向另一邊。不消幾秒鐘,臉上逐漸傳來火辣辣的痛楚,不用想也知道臉上一定留下了紅紅的五指印。
  「開什麼玩笑。」艾布納的聲音壓得很低沉,語氣帶著滿滿的怒氣。他惡狠狠地對康奈爾大吼︰「智障也給我有個限度!!你這個白痴爛花瓶!!!」
  康奈爾捂住疼痛的位置,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連旁邊的小孩子也睜大了眼,看來不知如何是好。
  「別被那傢伙的話給迷惑,這是那個廢柴主持人設的陷阱!」
  「……可是他沒說錯,我不當『騙子』的話,大家就會討厭我。」
  「你說什麼屁話!要是這些人這樣就不理你的話,是他們太膚淺,不是你的問題好嗎!」
  「……艾布納你真是我行我素呢。」
  「什麼…?」艾布納驚呆了。
  「從第一次遇見你開始,你一直都很獨立、堅強,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很冷靜,無論前面有什麼障礙都可以獨自一人解決。」
  「突然之間你說什……」
  「不過,你就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嗎?」康奈爾眼神空洞,話語中毫無一絲感情的低喃︰「總是不理會別人,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對方身上。你說的很輕鬆,但你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心情…不,其實你根本沒有考慮過,因為你覺得自己這套才是正確的,對吧?」
  艾布納沒有回應,只是呆呆地看著康奈爾。
  「你看,這樣的我很差勁吧?」康奈爾笑了,明明是笑著,在他身上卻洋溢著濃烈的悲傷,「真正的我就是那麼任性,就算知道別人的難處,也只會想要對方順從自己的意願。要是我不當『騙子』,真正的我只會惹大家討厭。」
  ——大家都只會喜歡身為『王子』、『好孩子』的我。
  「艾布納你很堅強,有著不輸給絕望的堅強才活了下來。相反,我實在太軟弱了,根本無法變成你那樣子。但是,安德莉亞接納了這樣的我。」
  ——只有她在,我才有活著的意義。
  「所以,我才會決定和她在一起。這樣你懂了嗎?」
  ——因為只有她接受了我。
  「不行。」一直默不作聲的艾布納低聲說︰「我…沒辦法接受!」
  「……為什麼?」
  「你跟那傢伙一起走的話,不就代表去死嗎!」
  「…那與你有什麼關係?」
  「呃……」
  「我一直都想問了,你不是一直看我不順眼嗎?既然你已經通關了,你為什麼不直接離開?我的生死根本與你無關對吧?」
  「我……」
  「算了,我沒有興趣了。」康奈爾哀求地說︰「不要阻礙我,讓我去死吧。」
  「不可以!!」
  康奈爾想要拿開艾布納抓住自己的手,卻換來後者更加用力的握緊,這讓他感到不耐煩了,心裡好不容易填補的缺口再度破裂以飛快的速度擴大。
  「你不是說我是爛花瓶,還說我只會礙手礙腳嗎!為什麼還要阻礙我!」康奈爾歇斯底里的大喊︰「我死了對你來說不是更加好嗎!」
  「不是!不是的!」
  「已經夠了!那麼無藥可救的我根本沒有人會需要,我沒有活在世上的意義了!當我求你!讓我去死吧!」
  「不是的!有人需要的!需要的傢伙就在這裡啊!!」艾布納抓住康奈爾的雙肩,激動地大吼︰「我需要你!」
 
*************************
 
  「艾布納。」
  某一天,母親神色嚴肅的進來艾布納的房間。
  艾布納的眼睛沒有從手機螢幕上移開,「干嘛?」
  「剛才老師打電話來了。」
  「哦,那又怎麼?」
  「她說你打傷了楓華書院的XXX同學。」
  聽到不想聽到的名字,心情忽然變得像被火燒一樣糟糕。那個富二代當時說不會輕易放過他,是指會告訴學校。果然是不中用的敗家子,以為自己家有點錢,成績好一點點就可以唯所欲為。
  「所以呢?」
  「對方要求我們賠償醫藥費,還有你要跟他道歉。」
  本來趴在床上的艾布納一下子跳了起來,「吓?明明是他先動手的!關我屁事!?」
  一開始是富二代先動手,以為自己很會打架,根本滿身都是破綻。艾布納因為沒心情打架,所以一直躲過他的攻擊。富二代覺得對方怕了自己,在得意忘形的揶揄時,自己不小心滑倒撞到桌角了。
  明明他連碰都沒有碰人,為什麼他要道歉?
  「那麼,你有動手嗎?」
  「沒有!」
  「不准撒謊!」母親的臉容猙獰,艾布納知道,她開始生氣了。
  「我沒撒謊。」
  艾布納跟母親互看了一會,最終輕輕地嘆息打破沉默。
  「你從何時起變得那麼不誠實的?」
  母親的話徹底惹怒了艾布納。
  「我就說我沒有!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你叫我怎麼相信你!」母親向艾布納大吼︰「先不說你一塌糊塗的成績!有學校你不好好上,每天只會到遊戲中心遊蕩!有時還弄一身傷回家!你到底想媽媽怎麼樣!?」
  ——難道你不知道是誰害的嗎?
  「你明天跟我一起去XXX同學的家,去跟他道歉!」
  「不要。」
  「什麼?」
  「我說我不要!!」艾布納生氣地向母親大吼。
  母親好像被他的大吼嚇了一跳,不過她很快就恢復嚴肅的表情。
  「你連媽媽的話也不聽,是不是?」
  「你這種人根本不配做我媽!」
  艾布納一手推開母親直直地往大門方向走去,此時,哥哥剛好回來了。
  「艾布納?那麼晚你還要出門…嗚哇!」
  艾布納推開擋住門口的哥哥,頭也不回的離開家,他隱約還聽到後頭母親歇斯底里的大喊︰「你這個教不聽的不肖子!!」
  大翔不知何時跟在艾布納的後面,牠默默地跟主人到了大廈的天台。看到艾布納席地而坐,牠的前腳搭在他的大腿,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主人。
  艾布納的手放在牠的頭頂,自言自語的低喃︰「我明明是她的兒子,她卻不相信我。」
  「汪嗚……」牠輕輕地叫著。
  ——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相信我。
  ——那麼,同樣的,我也不會再相信你們。
  ——反正在你們眼中我只是『那個人的弟弟』,你們對我的其他評價,我都不抱有期望了。
  ——只要這樣做,我才不會受傷害。
  ——可是……
 
*************************
 
  「一開始我以為你跟那些優等生一樣只會裝模作樣,把所有人當白痴,所以我沒有跟你交流的打算。不過就算我對你那麼壞,你還是相信我,甚至不顧危險去救我,儘管那時候你衝出來救我根本沒有意義。」
  康奈爾沒有回話,目瞪口呆的看著艾布納。
  「其實,剛才你說錯了。」
  「?」
  「我沒有你想像中的堅強,我也差點被那該死的傢伙迷惑了。那時候我卻想起了你,你對我做的一切還有說的話。要是沒有遇到你,我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動力。因為你,我才可以通關。」
  ——因為…我?
  「有一點說得對。我確實不懂去考慮別人的感受,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人有交流了。所以…唔…聽起來可能會有點奇怪…」艾布納不知所措的搔頭,不一會,他用真誠的目光看著康奈爾,「我需要你,你幫我去改掉這個缺點!」
  ——你…需要我?需要這個沒用的我?需要我這個『騙子』?
  「如此同時,」艾布納打斷了他的思考,「我也會成為你的同伴。」
  ——同…伴…?我的同伴?
  「我知道我不能取代那個叫什麼…安德莉亞,對吧?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不過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很重要,我知道我無法代替,可是……」艾布納拍一拍自己的肩膀,笑說︰「至少我可以代替她借個肩膀給你。只要你需要的話,這個肩膀隨時都可以借你用。」
 
『無論何時,康奈爾都不會是一個人,現在是,未來也是。』
 
  「以後有什麼就坦白跟我說,不要再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幾秒後,艾布納低聲補一句︰「雖然我不太懂說什麼安慰的話就是了。」
 
『再相信表姐一次,好嗎?』
 
  心裡的缺口驟然停止破裂了,像是陷入某處夢境一般的朦朧雙眼,漸漸地滲出了感情的色彩。
  「不想……」
  凝在眼框的淚水終於滑下,落在地面形成一個個小小的水灘。
  「我不想當了……」康奈爾將頭靠在艾布納的肩膀,哽咽地說︰「我不想當『騙子』了…我想…做回我自己……」
  「…嗯,不想當就不當吧。」
  此時,一直在旁看著一切的小孩子,低聲說了一句「無聊」就消失在暗處之中。
 
*************************
 
  「抱歉,我剛才太激動了。」
  「不,沒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康奈爾總算冷靜下來了,空間不知何時變回了單調的黑色,這裡只有他和艾布納。
  「但你的襯衫……」目光落在艾布納的肩膀,因為他的緣故,肩膀的衣料已經濕了一片。
  艾布納擺出不耐煩的表情︰「沒關係啦!你別像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
  聞言,康奈爾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謝︰「謝謝你。」
  艾布納愣住了幾秒,眼神從康奈爾的臉移開,咕噥︰「就跟你說沒什麼。」
  見到他的反應,康奈爾不解地歪頭。艾布納眼角瞄了他一眼,最終暗暗地嘆氣。
  「……沒事,你別在意。」
  「話說,艾布納,你的外套呢?」
  「啊,這個…」
  「打擾兩位了。」
  在艾布納猶豫是否坦白之際,兩人之間出現的螢幕打斷了對話。
  「恭喜您,康奈爾先生,您通過全部關卡了。」Mr.Nine微笑的說。
  「謝、謝謝。」
  「艾布納先生,您的表現真是出乎我意料。」
  「哼。」
  「對了。」康奈爾猛然想了什麼,「瑪伊雅彌呢?她在哪裡?」
  「很抱歉。」Mr.Nine搖一搖頭,「瑪伊雅彌小姐她輸了。」
  「輸了?」康奈爾怔住了。
  「是的,很遺憾要告訴您這個消息,不過這是事實。」
  「怎麼會……」
  艾布納想起了他被瑪伊雅彌追殺的情景,他也不意外她會輸。
  「那瑪伊雅彌會怎麼樣?」
  「這個,恕我不能透露,康奈爾先生。」Mr.Nine微微彎下腰,向他鞠了個躬表示歉意。然後,他重新揚起優雅的笑容,「現在請兩位沿著這條樓梯上來。」
  話剛落下,在他們不遠處像是魔法一般出現了一個前往上方的階梯。那不是一般的樓梯,而是有如水間或者玻璃打造一般,帶著淡藍色的透明感,非常美麗的階梯。
  「我在等著兩位的到來。」
  留下這句意味深長的話後,小螢幕關上了。
  「他說在等我們?」
  「希望他不會再耍什麼花樣。」
  「不過,瑪伊雅彌她……」康奈爾的眼裡再度浮現哀傷,沒想到他們要用這種莫名其妙的形式相識,最後也要用這種不明不白的形式分別。
  「那也沒辦法的事情。」
  「可是……」好不容易才認識彼此的,要是當時他能夠待在她身邊,結局可能不會是這樣。
  「那不是你的負責,當時你和我都身不由己,不是嗎?」
  「雖然是這樣沒錯…」
  「你這種爛好人性格也給我適可而止。」艾布納走到他的前頭,拉起他的手臂,「別再傷春悲秋了,快走吧。那個女人應該也希望你能夠離開的。」
  「……嗯!」
  透明的階梯一段又一段的延伸著,艾布納和康奈爾走了好一會兒,都還未見到盡頭。
  「真是的,這條樓梯到底有多長啊?」
  「吶,艾布納。」
  「干嘛?」
  「其實那時候我聽到你在叫我。」
  「那時候?」
  「就是我暈倒的期間。」
  艾布納訝異地回頭,用難以置信的語氣說︰「你聽到?」
  康奈爾頷首,「雖然不是全部,不過我聽到你在叫我。」
  「是、是嗎?」
  「明明你早就可以走了,卻因為我留下來。」康奈爾真誠地道謝︰「謝謝你。」
  艾布納感到難為情的搔臉,「這句話你說第二次了。」
  「我是真心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艾布納直接打斷對方的話,「別在跟我道謝,我害雞皮疙瘩起來了。」
  「而且……」
  「又怎麼了?」
  「你終於肯叫我的名字呢。」
  聽到這句,艾布納的身子猛然僵硬了。
  「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我的名字。」
  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艾布納鬧別扭地說︰「吵、吵死了!你再吵我以後都叫你爛花瓶!」
  儘管艾布納背對著自己,康奈爾還是看到他紅透的耳根,這讓他忍不住小聲的笑了。此刻,本來一片漆黑的空間忽然冒出了一點點宛如螢火蟲的光點在他們身邊飄過。
  「好漂亮!」康奈爾驚嘆地說。
  他們愈往上走,那些『螢火蟲』的數量就愈多,這麼夢幻的景色讓人有一刻猶豫那是否現實。康奈爾好奇地觸摸其中飛來的『螢火蟲』,指頭剛碰到那一點光,他突然覺得很溫暖,並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上的溫暖,就算『螢火蟲』離開了,那份溫暖仍然留在心頭,久久不散,這份溫暖的感覺跟第9層好像有點不搭,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設計呢?
  「康奈爾,你看。」
  康奈爾還在欣賞這夢幻般的景色時,艾布納指向的前方,一扇跟階梯媲美的淡藍色大門佇立在此,那裡應該就是終點了。由艾布納走在前頭,手放在門面,然後回頭看一眼康奈爾。康奈爾呆了一下,可是很快就收回表情,向前面的人點頭表示準備好。艾布納深深地換了一次呼吸,毅然推開門。
  星星像是寶石一樣撒在天空,每一顆都在綻放令人注目的光輝。星河猶如一條淡淡發光的絲帶,橫跨整個天空。不只如此,地面就像是一塊清澈的鏡子倒映出天上的光景,形成星海。
  門後的這個風景讓兩人驚呆了。
  在這片星海中有一個人背對他們站在中央,帶有藍玫瑰的高帽子配上美麗如雪的銀髮、一身白西裝加上及得上男模特兒的完美身材……即使只是背影也猜得到,那個人就是與他們一幕之隔的主持人,Mr.Nine
  大概是因為聽到開門聲,Mr.Nine緩緩地轉過身來。他的腳落在地面時,地面泛出了漣漪,還聽到一絲絲水聲。
  「歡迎兩位來到這裡,我已經等很久了。」
  令人安心的嗓音、親切的笑容,給人的印象是那麼溫文儒雅,卻是一直而來想要置他們於死地的人。
  「你這可惡的主持人!」艾布納毫不猶疑的踏入這片空間,隨著他的腳踏上水面,泛起的漣漪就愈來愈多。他在Mr.Nine的五步距離停下,兇惡地瞪著主持人,「一直躲在螢幕後面看戲,你看得很開心對吧?」
  「是。」Mr.Nine乾脆的承認了,「特別在最後一關,真是令人拍案叫絕。」
  「混蛋!!」
  「等!艾布納!」
  艾布納想也不想向Mr.Nine的臉揮拳,康奈爾連阻止的時間也沒有。然而,當拳頭快要碰到主持人的臉龐之際就被接住了,他看起來悠然自得,好像並沒有出任何餘力去抵擋,沒想到會被輕而易舉擋住攻擊的艾布納瞳孔不經意一縮。
  「那麼暴力可不好,艾布納先生。」Mr.Nine用輕鬆的口吻說。
  「嗚…!!」
  「好了,艾布納,快住手!」在艾布納打算繼續動手之前,康奈爾上前制止。
  「這傢伙也差點害死你,你難道不生氣的嗎?」
  「呃,比起這個…」康奈爾望向Mr.Nine,小心翼翼地問︰「Mr.Nine,我可以問你問題嗎?」
  「當然可以。」Mr.Nine有禮地回答。
  「你為什麼把我們抓過來?為什麼要對我們做這樣的事呢?」
  「這個嗎?」Mr.Nine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偏著頭,擺出思考的樣子。然後他伸出了食指,「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好了,為什麼把您們抓過來?原因有兩個,第一,我需要有人來娛樂我。」
  「惡趣味。」艾布納不屑地呢喃。
  「謝謝誇獎。」Mr.Nine笑著道謝。
  「我沒有誇獎你!!」
  Mr.Nine裝作聽不見,繼續說︰「第二,因為您們身上有我需要的東西。」
  康奈爾不解地重複他的答案︰「你需要的東西?」
  「是的,對我而言非常有用的東西。」
  康奈爾還在思考他的話時,Mr.Nine繼續他的回答。
  「第二題問題,為什麼要對您們做這樣的事呢?」Mr.Nine停頓了一下,仰望頭上的星空,彷彿在自己說話似的低聲嘀咕︰「星空一定要抬起頭才能看到。」
  「欸?」
  「要是一直看著地面的話,就看不到那麼美的星空囉。」
  兩人不約而同露出茫然的表情,明顯沒有聽懂話中的意思。可是,不讓他們思考的時間,Mr.Nine逕自的結束話題︰「我的回答就是這樣。」
  「吓?你根本沒有回答問題啊!」艾布納不滿地大吼。
  「我有好好回答喔。不過,對小孩而言,可能太深奧了。」Mr.Nine的眼睛微微瞇起來,他用高傲的目光望著艾布納。
  「你說什麼!!」
  康奈爾迅速整理情緒,故作鎮靜地問︰「除了我們,還會有人來到這裡嗎?我是指來到第9層。」
  「會。」Mr.Nine閉上眼睛,似乎在回憶過去,「除了新客人以外,還會有舊客人回來,而且有些人會來好幾次呢。」
  「這種鬼地方誰還會來。」艾布納說。
  「可能他們非常喜歡這種『鬼地方』吧。」
  「我才不想再回來。」
  「呵呵,這可不是由您來決定喔。」
  「Mr.Nine。」康奈爾筆直地望住那位主持人,「你到底是什麼人?」
  是惡魔還是天使?又或者是……腦子飛快地轉動,無數的猜測萌生。
  然而,Mr.Nine只是展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一開始不就說了嗎?我是第9層的主持人,一個喜歡看到別人受苦的人而已。」
  「如果你只是主持人的話,你的力量也未免……」
  太強大了。可是這一句還未來得及說出口,Mr.Nine將食指放到自己的嘴唇前,做出噤聲的動作。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較好,康奈爾先生。」
  看著面具下海藍色眼睛,本來想要說的話瞬間卡在喉嚨。見到康奈爾聽話的閉嘴,Mr.Nine看似滿足地點點頭。
  「對話就到此為止。」
  Mr.Nine的手放在金色單邊面具上,輕輕地摘下面具。出現在眼前是一張不輸給明星的俊俏臉龐,加上美麗的海藍色眼瞳,簡直就是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美男子,不論是男是女都會忍不住回頭看多一眼,令人印象極度深刻。
  兩人還未回過神來,他向後退了一步,彎下腰,有禮地說︰「感謝兩人今天的到來,為我帶來了那麼精彩的表演。」
  「喂,突然之間干什麼?」艾布納露出不解的表情。
  「你們應該會希望跟我後會無期,但是我還是期待著你們的再來。Mr.Nine挺直了身子,微微一笑,低聲說︰「那麼,再見了,康奈爾先生,艾布納先生。
  耳邊傳來了「答」的一聲,眼前猛然一黑,思緒飄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叮!
  「……爾!」
  什麼…聲音?
  「喂…奈…爾!」
  「醒醒!!康奈爾!!」
  「唔……」
  聽到熟悉的聲音傳入耳內,肩膀被人用力搖晃,康奈爾慢慢地張開眼睛。出現眼前是他的友人,雨澤,他擔憂地看著自己。
  「啊!他醒了!」
  「要不要叫救護車?」
  「還好嗎?可以站得起來嗎?」
  在雨澤身後的是他的樂團團員,他們也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這裡是……?)
  康奈爾迷茫的望向升降機上的螢幕,紅橙色的數字顯示著「11」。
  「康奈爾,怎麼了?」見友人默不作聲,雨澤更加擔心了。
  話一落,康奈爾猛地站起身衝出升降機。他不停來回的環望周圍,好像在確認什麼似的。
  「康奈爾,你到底怎麼了?」雨澤萬分不解的詢問。
  「回來了……」
  「回來了?」
  緊接著康奈爾又跪坐在地上,雙手捂住臉孔,顫抖的聲音從手指空隙漏出似的︰「終於…回來了……」
  樂團團員們見到他突如其來的反應,顯然有點不知所措,當然雨澤也是。不過他見友人猛烈震抖的身軀,決定先什麼都不問,走到友人身旁蹲下,拍一拍後者的肩膀。
  「好了好了,沒事。」雨澤用溫和的聲音安慰康奈爾。
  是啊…終於沒事回來了……康奈爾心中只有這個想法。
 
*************************
 
  同一時間,在一個人類不知道的空間裡面,MissTwo與她的助手—約菲爾以及安德莉亞在討論著什麼事情。
  「那麼,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MissTwo問安德莉亞。
  安德莉亞的頭垂下來,看來有點沮喪,本來炯炯有神的櫻色眼睛染上些許灰色。
  「這個…我也不知道…」
  她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自家表弟,現在任務完成了,她應該何去何從呢?這個問題她怎麼想也得不到答案。
  「你有興趣當我的助手嗎?」
  話語一落,不只是安德莉亞,連站在MissTwo旁邊的約菲爾也愕然了。
  「欸?助手?我?」
  「嗯,反正你已經回不去天堂了,地獄也不可能收留你,那不如跟著我,當我的助手吧。」
  「真、真的可以嗎?」
  MissTwo微笑的點頭,「總比當人間的孤魂野鬼好吧?」
  安德莉亞的臉由錯愕慢慢變成喜悅。
  「真、真的很感謝你!!」
  「真的沒問題嗎?」約菲爾遲疑地問。
  「我會努力去說服祂的。」MissTwo微笑的問:「除非你反對?」
  「……不,我沒有。」
  安德莉亞開心地抓住約菲爾的雙手。
  「以後請多指教!約菲爾!」
   約菲爾被少女的行為嚇了一跳,面對她的笑容,他愣了幾秒後不自在地別開了視線。
  「彼、彼此彼此。」
  MissTwo望一望安德莉亞,又看一看約菲爾,然後發出了如銀鈴般的悅耳且清脆笑聲。
 
*************************
 
  聽雨澤所說,他掛掉電話大概兩分鐘後想起有東西要買,所以打算下樓去附近的超市,順便看看可不可以與康奈爾碰頭。不料,升降機的大門一開,他就看到康奈爾暈倒在裡面。
  康奈爾感到萬分奇怪,他在第9層明明至少待了一小時以上,在現實中卻只是過了兩、三分鐘而已。無論怎麼想都不合常理,可是這問題的答案恐怕一輩子都解不開了。
  在第9層所經歷過的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悄悄地到來,亦悄悄地離開。
  康奈爾很清楚這不是夢,是真實發生的,因為從第9層回來的晚上,他在新聞上看到一名少女割脈自殺的消息。
  新聞上是這樣說,一名少女回家的途中突然從裙袋裡掏出一把美工刀,在升降機裡割脈。救護人員到場時,少女已經失血過多死亡。雖然少女並沒有留下遺書,但閉路電視裡拍到她自己割脈的一幕,所以警方認為案件沒有任何疑點,最後以自殺作結論結束案件。
  新聞上顯示自殺者的名字,正是康奈爾所認識的女生,瑪伊雅彌。
  她沒有成功逃出第9層,因此就得到了這個結果…嗎?
  這個疑問也是永遠的謎團。
 
*************************
 
  嘟嚕嚕……嘟嚕嚕……
  「康奈爾,怎麼了?突然打電話來。」電話裡頭傳來母親的聲音。
  「媽媽,我有些事想問你。」
  背景傳來同事叫喊聲,看來是在催促母親,她跟那位同事說了一聲『等我一下』,催促聲才漸漸消失。
  「什麼事?不可以等到我回家再問嗎?」
  「不,我想要快點知道答案。」康奈爾的語氣難得地強硬。
  「好,你問吧。」聽到兒子這麼嚴肅的聲音,母親也不好推諉。
  康奈爾深深地換了一口氣。
  「你和爸爸都在隱瞞著我一些事情吧?」
  「欸?隱瞞?你是指?」
  「關於安德莉亞的事。」
  「……」
  母親沉默了,估計是她十分驚訝,不知如何是好。過了幾秒,她語氣有點僵硬的問︰「你…記得了?」
  「嗯。」
  「何時記得的?」
  「昨天。」
  「……是嗎?」母親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記憶真是莫名其妙的東西呢,我和爸爸都想盡辦法不讓你想起來,你卻突然之間想起來了。你是怎麼想起的?」
  康奈爾苦笑,「這個…故事有點長,不能一時三刻就能說完。」
  「是嗎?」
  「嗯,我遲點跟你和爸爸解釋的,雖然你們可能不太會相信就是了。」
  母親輕輕的笑了,「我是你媽,怎麼可能會不相信兒子呢?」
  「媽媽……」
  「對不起,康奈爾,爸媽不是有心瞞你有關安德莉亞的事。你當時還小,一聽到她去世的事後就暈倒了,醒來卻忘了她的事。我們不忍心你因為她的事再傷心,才會選擇隱瞞你的。」
  「嗯,我知道。」
  「真的很對不起…」
  「不用一直道歉啦,我沒有生氣。你和爸爸都隱瞞這個秘密這麼久,辛苦你們才是。」
  「呵呵…你真是個傻孩子。」
  「這個,媽媽,我想再問一件事。」
 
*************************
 
  在雨澤的勸導之下,翌日他向學校請假,但他並不打算拿來休息。他來到一座老舊的大廈,那是瑪伊雅彌所居住的地方,是他依新聞上顯示的大廈名字找到這裡。
  向保安打探過後,來到瑪伊雅彌的家門前,輕輕地敲門,裡面的人馬上來應門,是一位中年女性,大概三十歲左右。她的樣貌跟瑪伊雅彌有幾分相似,康奈爾猜測這是瑪伊雅彌的母親。
  「你是?」見到陌生的臉孔,女人露出疑惑的樣子。
  「您好,我是康奈爾。」康奈爾自我介紹後,有禮地問︰「請問這裡是瑪伊雅彌的家嗎?」
  「是的。」提到瑪伊雅彌的名字,女人明顯有點消沉,不過她還是友善地詢問︰「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她的朋友,這個…」康奈爾從口袋掏出一樣東西遞給女人,「之前瑪伊雅彌把這個借給我了。我知道她已不在,但我覺得這樣東西還是還給你比較好。」
  是從瑪伊雅彌那裡拿到的手帕,他已經清洗乾淨了,即使已經沒有機會還給本人,至少也要還給她的親人。女人一看到這條手帕,好像馬上認出是瑪伊雅彌的物品。猶如對待易碎物一般,她小心翼翼地接過手帕,將它放在自己的胸前。
  「謝謝你。」女人的聲音開始顫抖起來。
  雖然想說一些安慰的話,不過實在不知如何說好,所以康奈爾只是拍拍女人的肩膀,安慰說︰「…請節哀順變。」
  「嗯,我會的。」
  跟女人道別時,康奈爾隱約聽到她低聲說︰「為什麼要掉下媽媽?瑪伊雅彌。」
  康奈爾同樣有這個問題,為什麼你要自殺呢?瑪伊雅彌。
  「啊……」
  回到樓下時,康奈爾與一位男生撞在一起。
  「對、對不起!」他趕緊道歉。
  然而,那個男生好像聽不到,沒有停下腳步,低著頭繼續前進,腳步飄忽,就像一只幽靈似的。雖然康奈爾也覺得他很奇怪,可是並沒有多加留意,匆匆離開,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
  而那位男生……
  「別殺我……」男生精神恍惚的低聲念著。
  嘴唇微微的顫抖,語氣中帶著強烈的恐懼,眼睛像也是迷失在夢魘之中沒有任何色彩。天氣明明並沒有那麼熱,豆大般的汗水卻不停流下,好像在害怕什麼事一樣。
  他的腦海中不停浮現出的是,擁有天使般臉龐的少女拿著美工刀刺向自己。
  「求你放過我…瑪伊雅彌……」
  他的夢魘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
  大概,在他有生之年都不會結束吧。
 
*************************
 
  叮咚!
  康奈爾按動門鈴,不一會,從房子裡傳來了聲響。
  「來了!」
  門很快就開了,來應門的是位女性,她跟康奈爾記憶中年輕的樣貌有些出入,主要是比以前蒼老了許多,不過也不奇怪,畢竟都那麼多年沒見了。
  女人看到站在門前的康奈爾,眼睛睜得很大,手不自覺的捂住嘴巴,彷彿一拿開她就會忍不住大叫起來。
  「康、康奈爾?」
  跟女人的反應相反,康奈爾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很久不見,姨母。」
 
  「今天姨父你放假嗎?」
  「今天是補假,所以打算留在家裡休息,沒想到你會突然過來。」
  「對啊!」姨母從廚房出來,手上拿著一杯冒出氣的茶杯,裡面盛著他們喜愛的綠茶。將茶杯放到康奈爾面前的小桌子,她也在對面的座位坐下來。
  「過來之前好歹打個電話,嚇了我一大跳!姨母我都不年輕了,心臟很脆弱的!」
  康奈爾失笑了,「抱歉,不會有下次的。」
  姨母打量康奈爾一番,感嘆地說︰「原來康奈爾已經長那麼大了,時間過得真快。自你搬家以後已經過了…九年左右對吧?」
  「是的。」
  「在那之後我們都沒有聯絡了。」
  「嗯。」
  「也難怪,畢竟發生了那件事……」姨母的眼神黯然失色,她指的是安德莉亞去世的事情吧。
  「老婆!」
  姨父立刻阻止姨母繼續說下去,姨母也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餘的話,馬上閉嘴。
  「姨母,姨父,你們不用避忌了。」康奈爾語氣平靜地說︰「我已經想起來了,關於安德莉亞的事。」
  聽到這句話,姨母和姨父不約而同向康奈爾投以訝異的目光。
  「你記起了?」
  「是的,雖然想起來的過程有點難以置信就是了,但是你們放心吧,我沒事。」
  「是嗎……」
  兩人觀察了康奈爾幾秒,的確他真的沒事時,姨母看似鬆了一口氣,彷彿肩膀背著的大石頭放下一樣,姨父剛才那有點繃緊的表情也緩和下來。
  「當時你一定受到很大打擊吧。」
  「嗯。」不然就不會失去當時的記憶了。
  「我們當初也花了很多時間才放下,更何況是年紀那麼小的你呢。」
  「嗯……」
  康奈爾換了一次呼吸,鼓起了勇氣。
  「姨母,姨父,那間書房現在還在嗎?」
 
  「安德莉亞不在之後,我曾經想過把這裡拆掉。不過最後還是捨不得,畢竟這裡是她最喜歡的。」
  「是啊。」
  姨母和姨父帶康奈爾來到了他和安德莉亞以前經常待著的書房。看著書房,姨母嘆息︰「以前我和老公、安德莉亞還有康奈爾一起生活的日子,真的很幸福。」她的聲音哽咽起來︰「但是這種日子已經回不來了。」
  「姨母……」
  姨父摟過姨母的身子,「別這樣,安德莉亞說過不喜歡看到你為她哭哭啼啼的。」
  「嗯…」姨母連忙擦去眼角的淚水,故作鎮定的說︰「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你自便。」
  姨父陪同姨母一起離開,康奈爾在書房找個位置席地而坐。眼睛橫掃整個房間,這裡仍然跟他回憶中的一樣,書架上放滿各種各樣的書本,有些書因為書櫃放不下的關係而放在地上,一疊又一疊如一座小山。無論是地板、書櫃、還是書本都一塵不染,看來表姐去世後,姨母還是有好好打理。
  望向那充滿回憶的書房,康奈爾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他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再回來這個城鎮,不會回來這個家,更不會再來這間書房。
  他一直在逃避,安德莉亞的事也好、小學的事也好。本以為不去想的話就會沒事,但其實並不會,那個傷口只會愈來愈痛,強烈地顯示它的存在。
  他一直沒有勇氣面對這份記憶,也沒有勇氣正視自己的感受,差點因此被第9層的那只怪物吃掉。
  多虧安德莉亞,他回來了。
 
『加油!』
 
  聞聲,康奈爾整個人跳起來,環望四周,房間除了他以外別無他人。儘管如此,他並不覺得害怕。
  「……嗯,我會努力的,安德莉亞。」
  雖然最重要的人已經不在世上了。
  前面的路可能還有很多困難阻礙他前進。
  不過康奈爾知道,他不再是一個人去面對了。
 
*************************
 
  「今天你們打算去哪裡慶祝?」
  「附近有一間不錯吃的烤肉店,我們打算去試試看順便慶祝。」
  雨澤一邊說著,嘴巴一點點的勾起,心情顯然非常愉快。
  時間繼續流逝,生活回歸於平靜。雨澤的小型演唱會順利舉行,觀眾的反應十分激烈,到最後還不停叫他們安可。
  「你爸媽應該也很滿意吧?」康奈爾記得當時雨澤的父母也在場支持兒子,她們可是比其他觀眾都要激動。
  雨澤意氣風發的挺直身子,「當然!他們還問我何時再舉辦演唱會,要是再舉辦的話,他們會叫親友一起來棒場!」
  「是嗎?那就太好了。」見友人神采飛揚的樣子,康奈爾打從心底裡覺得高興,畢竟好友的努力終於有成果了。
  「那個,王子!」
  那時,有幾位女生走到康奈爾的座位,她們手裡都拿著一本數學作業。
  「不好意思,我們有些問題不懂,可以請教你嗎?」
  「當然可以。」
  女生們紛紛圍上去,指出自己在作業上不懂的地方。康奈爾看了題目一眼,很快就解答出來,並且細心地解釋給她們。
  「嘩!不愧是王子!果然很快就解答了!」
  「過獎了。」
  「王子真的很厲害!」
  「這個…可以不要再叫我『王子』嗎?」
  突然的要求不只讓女生們傻眼,連旁邊的雨澤也感到驚訝。
  「為什麼?」
  「明明我們都是同齡的學生卻這樣稱呼我,實在太見外了。」康奈爾笑言︰「我還是喜歡你們叫我的名字。」
  女生們都互相見了彼此一眼,接著向康奈爾點一點頭。
  「如果王子…不是,如果康奈爾你這樣希望的話,當然沒問題!」
  「嗯,謝謝你們!」
  待女生們散去之後,雨澤瞇起眼睛,揶揄:「陽光王子決定退位了?」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是王子,說什麼退位不退位。」康奈爾背起書包,「走吧!」
  「哦、好。」雨澤遲疑地回應。
  離開教室後,雨澤的眼睛直直地瞪著康奈爾,強烈的視線讓後者感到不舒服。
  「雨澤,你怎麼一直瞪著我看?我臉有東西嗎?」
  「不,我只是覺得今天的康奈爾有些不一樣。」
  「不一樣?」
  「怎麼說呢…你好像變得坦率多了。」
  「是嗎?」
  「嗯!」雨澤用力地點頭,「以前的康奈爾給人有一種距離感。」
  「距離感?」
  「康奈爾你對任何人都很好,很體貼,而且常常幫助別人,不過你幾乎對自己的事情只字不提。像剛才這樣,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原來你不喜歡別人稱呼你『王子』的。」他停頓了,想了一想,「給人的感覺……太完美了?反而會有一種莫名的距離感。」
  原來是這樣的嗎?康奈爾從來都不知道這回事。
  「那…現在的我,很奇怪嗎?」康奈爾有點緊張地詢問。
  雨澤笑著搖搖頭。
  「一點都不奇怪!我挺喜歡的!」
  見到好友真誠的笑容,康奈爾心裡除了鬆一口氣之外,更多的是開心。
  ——原來這樣也不差。
  「說起來,這幾天都不見你吃巧克力呢。」
  「啊,這個嗎?……已經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
  「爛~花~瓶!!」
  剛出學校門口,聽到身後傳來了聲音,會這樣稱呼他的就只有那麼一個人。康奈爾猛地轉頭,普通的棕色頭髮配上特別的鮮紅色眼睛…果然是……
  「啊!又是那個人!今天還在等人嗎?」
  雨澤一眼就認出對方,接著,他見康奈爾難得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怎麼了?你認識的嗎?」
  康奈爾沒有回應,同時,那個人朝他們倆的方向走去。
  「終於找到你了,前天你竟然逃課害我在這裡白等了兩個小時。」
  「……我沒有逃課,我有向學校請假的,而且你又叫我爛花瓶。」
  「沒辦法,習慣了。」
  「騙人,那時候明明就叫過我的名字。」
  「少囉嗦。」
  「呵呵……」
  康奈爾沒有感到生氣和不滿,反而笑了起來。
  「……哼。」那個人也笑了起來,「這笑容順眼多了。」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陽光王子』吧。
 
*************************
 
  「遊戲又結束了。」
  「喵~」
  「今次的參加者非常不錯,做得很好。」Mr.Nine輕輕地撫摸貓咪的頭頂。
  「喵!」貓咪一臉愜意地接受主人的獎勵。
  「要不是那個可惡的姐姐出來搗亂,今天的收穫應該更豐富的。」Mr.Nine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毫不掩飾惱怒的心情,低聲說︰「明明我們就是同一天出生的,比我早一點睜開眼睛就給我得意忘形。」
  「喵?」昔拉揚頭望向自家主人。
  「……今天到此為止,明天再找吧。」
  昔拉伸了個懶腰,趴回主人的大腿上進入牠的夢鄉。撫摸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黑貓,Mr.Nine也把整個身子靠在椅背上,椅子發出了「吱吱」的聲響。
  「下次的參加者快點來就好了。」
 
您,現在覺得很痛苦對吧?
不用特別去隱瞞喔,您的事我全都知道。
您就是下次的參加者。
呵呵…祝您在第9層裡玩得痛苦哦。


The game is over ,
But the story still going .
善影的話︰

團子們好,我是最近受眼瘡困擾的善影。
【Re: 歡迎來到第9層】已完結了,不論你是舊粉絲還是新粉絲,都感謝你看到這裡!(鞠躬)這裡有人物資料的詳細版本,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雖然目前只有4位人物資料,可是日後會隨著故事的發展而慢慢增加,大家敬請期待!
另外,後天將會有新設的番外環節(?),總之請大家期待!
與本篇相關的長篇小說—【Forget me not】也請大家多多支持…我會盡快復工的……OTZ
最後,附上繪師—Ally大大所畫的兩張圖!不管是Mr.Nine還是康奈爾和艾布納都畫得好帥喔!真是萬分感謝!!
那麼,今天到此為止,下次見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16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 歡迎來到第9層|Forget me not

留言共 1 篇留言

墮落天使
恭喜完結~ ~
期待番外哦^_^

04-29 12:58

留善影
謝謝你!我會努力的!>W<04-29 16: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tp021c1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e:歡... 後一篇:[達人專欄] 【Re: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