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短篇】最討厭你了

作者:帝皇光輝│2018-04-29 00:34:48│贊助:10│人氣:218












  我討厭吳羽,十分的討厭,要說多麼討厭的話,那可真是討厭到足以令我失去理智的程度。我恨不得永遠沒有見過他,要是一開始沒有遇到他的話,我,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
 

  總而言之,我十分的討厭吳羽,只要一想到他,我的心頭就像被什麼東西僅僅揪著一半,痛徹心扉的感覺令我始終無法忘懷,只能一昧的憎恨著他。
 

  就算把世界上所有我討厭的東西,除了吳羽,那些討厭的一切全部加疊起來也不及我討厭那個男人的一分,無論如何,我都只能討厭他。
 

  討厭他就是我的生存意義,如果我放下憎恨的話...
 

  ——我也許就不是我了
 

  我對他的討厭已經成為了我這個人的一部分了,無底的黑暗與猖獗的惡意也比不上的憎恨,他就是我生存的意義?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無論是怎樣的困難,只要想到他,我就可以克服一切;無論是多麼討厭的環境,只要跟他比較起來,一切都顯得舒服。
 

  這份憎恨、這份扭曲、這份噁心、這份害怕、這份顫抖,這份雞皮疙瘩,就是我的一切,如果損失了任何一分的話,也許我也活不下去了吧。
 

  我永遠無法饒恕,絕對不會原諒他的,光是在腦海中想像著「沒關係」的畫面我的心就痛得像是快要死掉一般,我的心情就是這樣一般纖細,敏感,也可以顯現出來那個男人是多麼的噁心,反感。
 

  我討厭他到無法思考,他討厭我嗎?我不知道,這已超出我的思考範圍,不如說,我的腦袋已經充斥著討厭他的黑色墨水,再也容不下任何種感情,猜測也不允許。
 

  但是有一點我是知道的,我絕對不能退讓的,就是...




 
  ——跟吳羽,那個男人和解




 
  就算要我從高樓上跳下去也不願意去做,永遠,不可能的。
 
  討厭你,這份感情,一定比任何東西都還要強烈,包括愛情。
 








 
**
 


 
  我好像,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

 
  「吳羽?怎麼了嗎?」

 
  也許是我倒垃圾許久還沒有回來,跟我一同打工林奈從超商的後門走了過來。

 
  「不,沒什麼。」我搖搖頭。

 
  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這樣對著林奈說著。

 
  我說謊了。

 
  我看到了悠里從超商對面的醫院走了出來,一跛一跛的,痛苦的神情寫在了臉上,一瞬之間我與她四目相交,我假裝沒注意到似的撇過了頭,她也同時轉了過去,似乎不想要被同班同學認出來一般快步跑走了。

 
  她的背影,似乎有些寂寞,哀傷。

 
  但是我並沒有多想,如果我有上去搭話的話,是不是,就會有不一樣的結局了呢?

 
  我不知道,我聽著林奈催促的聲音,馬上結束了手邊的工作,回到了店裡。

 
  其實我根本不缺錢,家境算是富裕的我根本不需要去打工,光家裡的錢就足夠給我花三輩子了吧,但是我還是跟父母說我想要用自己的錢而跑出去了打工,其實只有一個原因,很傻的原因。

 
  林奈也許知道吧?

 
  我喜歡著她,我之所以在這家超商打工也是為了她,我不求與她多麼地接近,也不奢望可以如願和她交往,只要可以看著她工作的樣子,奔跑的樣子,她的笑顏,她的一舉一動我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說白了,只是我沒有那個勇氣告白罷了。

 
  我隱埋了悠里的事情,她是班上數一數二的美人,又是優等生,我不希望林奈認為我喜歡她,更不希望林奈胡思亂想,林奈那個人,就是很愛為別人操心的那種人。

 
  我也正是喜歡她那一點。

 
  正因為如此,我才不希望她捲入麻煩。

 
  我自私的希望著。


 
 
**


 
 
  「早上好。」一個清脆的女聲。

 
  以往我都是第一個到達教室的,為了幫班上維持整潔,讓班長,林奈她可以減輕她的壓力,我今天也在社團的晨訓時間抵達了教室。

 
  可是出乎預料的,也許不是出乎預料,悠里她比我早還要來到了教室。

 
  說白一點。

 
  被堵了。

 
  「被看見了呢,昨天。」

 
  悠里的嘴上輕鬆地說道,但是眼裡充滿著悲傷,看著這樣的悠哩,不由得產生了憐憫之心。

 
  我想,這是不允許的,她也不希望我這麼做。

 
  「跌倒了?不是...這樣呢...」

 
  我故作鎮定的說出口中的猜測,但是她似乎已經看穿了我的想法,我改口了,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怎麼樣?有很多想說的話?」

 
  「沒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狀況的。」

 
  「真的...那麼想嗎?」

 
  她說的沒錯,我沒有這種見死不救的個性。雖然我不是什麼大善人,哪裡的誰因為貧窮因為家暴而受傷死亡我也不會掉一滴眼淚,甚至不會有任何感覺,但是,如果在我眼前發生呢?

 
  「家裡的傷...對吧?」

 
  我似乎選了一個最爛的開頭,她似乎不想提起家裡的事情,她是家裡的事我是知道的,一個人在外面打工的事也好,為了母親的醫藥費也好,這些事實都是一直擺在眼前的。

 
  只是我都視而不見而已。

 
  「原來吳羽在那裡打工阿,真是的,下次可要小心了。」

 
  她生硬的轉換了話題,我也沒有不識相的繼續談下去。

 
  「不要再讓自己受傷了阿。」

 
  我叮囑她,她一臉無奈地看著我。

 
  「小看我了?」悠里不屑的說。

 
  「沒有,只是做為同學的關心。」

 
  我這只是自私的偽善而已,不希望她給林奈造成任何困擾。

 
  「什麼嘛...不要擺出哪種一切都隨意的表情嘛。」

 
  她落寞的說。

 
  「這個...你隨便用吧,我也沒有要用了。」

 
  我遞出了我在外租的公寓的鑰匙,我是不需要,我可以住的地方多的是,我隱隱約約知道造成她身上的傷的原因,我這樣,簡直就像在告訴她...

 
  ——離開那個家吧

 
  我可能沒想那麼多吧,只單單希望,林奈不要淌這灘混水而已。

 
  我很自私吧?

 
  「吳羽真的很溫柔呢,真羨慕林奈,要是我是她的話該有多好。」

 
  「嗯?」

 
  我發出了疑惑的聲音,遲了一秒才發現她想說的是什麼。

 
  「你...你...你怎麼知道的?」

 
  「慌張了,除了你以外的人都知道了吧,還真是好懂呢。」

 
  她似乎在拿我取樂,但是我也什麼都沒說,只要她,不要那麼難受就好了。

 
  「真好阿,我也好希望可以談戀愛阿。」

 
  「明明...你那麼漂亮,怎麼可...」

 
  ——沒談過戀愛。

 
  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被她眼眶的淚珠打斷了。

 
  ——阿阿,現實不允許阿。

 
  她摸著身上的瘀青的樣子似乎這麼表達著。

 
  「抱歉...」

 
  「吳羽沒有錯喔!」

 
  我說不出任何話,只得默默的地下頭來,看向她交疊的雙手。

 
  「陪我聊天!」

 
  「陪我聊天我就原諒你。」

 
  悠里笑笑地說,明明心裡不舒服卻故作堅強的樣子令我於心不忍。

 
  被罪惡感所影響的我,就這樣跟她聊天了整個早修,我們就這樣說了一個小時的話,直到有第三個人進來教室為止。


 
 
**


 
 
  我偶爾會去那間公寓看看,出於擔心,也出於同學的情誼。

 
  但是,說實在的,我並不是把同儕關係看那麼重的人,也許,我也被他那那副樂天的樣子所吸引了吧?

 
  那間公寓並沒有很常被使用,也許,悠里不想給我添麻煩,又或許是她不願接受別人的施捨。只在必要的時候把那裡當作她的避風港吧?

 
  我不知道,我也沒有去問她,這個問題宛若紮在心頭的羽毛一般揮之不去,不會令我感到痛苦,但是總是心癢難耐。

 
  拜那天早上所賜,我跟悠里對話的機會也增加了,雖然一直是一些沒有甚麼營養的對話,但是我很輕鬆,也許是跟她對話可以減少我一些罪惡感吧。

 
  偽善,自私的罪惡感。

 
  我看向林奈,好險她沒有淌這灘混水,這件事情,僅僅我跟悠里,兩個人知道就好,我一個人困擾就好。

 
  看著林奈,心裡逐漸溫暖起來,也許,這是冰冷的我不能理解的吧。

 
  也許是注意到了我的異樣,悠里也對我調侃了起來。

 
  「今天也一直注視著林奈呢!真羨慕啊!」

 
  「別亂說話,旁邊還有其他人呢。」

 
  「大家都知道了啦,快告白不就好了?」

 
  「吵死了,囉嗦。」

 
  這段對話也是我們日常的聊天慣例,有時候我真的不懂她的「羨慕」指的到底是什麼,也許只是單單的想調侃我罷了。看著悠里臉上的笑容,總覺得她的心情又可以放鬆了呢。

 
  這樣想的我真的是自私透了。

 
  但是,今天的她跟以往不太一樣,臉上露出了寂寞的表情,我注視著她的雙眼,她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

 
  「那...跟我交往好嗎?」

 
  我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她的表情十分認真,但是又有一種逼不得已的氣氛,在這樣的空氣之下,我完全無法動彈,宛若沉入沼澤一般,痛苦難耐。

 
  「開——玩笑的啦!你該不會當真了?」

 
  十幾秒過後,她又用以往調侃我的語氣說著這樣的話。果然,是開玩笑的嗎?我沉入泥沼中的身體頓時獲得了解放。

 
  只是,這個副作用好似在我心裡留下了一片疙瘩。

 


 
**


 
 
  「最近你跟悠里的關係不錯啊!難不成在交往什麼的?」

 
  班上的男同學這樣說著,我笑著否定了,一邊說這「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呢!」一邊搖頭,況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隨著男同學的話語,我發現對悠里的罪惡感已經消去了差不多,也許是跟她越來越親近的關係吧,當初那份陌生,不好意思,也漸漸的找不著了。

 
  但一想到這裡,我的心頭仍然有著什麼東西在搔弄著。

 
  一刻不覺得舒服...

 

 
**


 
 
  「吳羽跟悠里的關係很不錯呢,在交往嗎?」

 
  打工的時候,林奈隨口提到,這讓我心頭一暗,我故作鎮定的否定了,但是,心裡卻無比的,煩躁。

 
  我,喜歡悠里嗎?

 
  她只是我一個談得來的朋友,相處得很好的同學,很漂亮的一個女生,用來填滿我偽善的...

 
  —— 一個重要的...人?
 

  我打從心底厭惡自己,我到底是了什麼而幫助她的。

 
  腦海中那女孩的笑容,不是就是為了這個嗎?

 

 
**
 


 
  放學後,我把她約到了沒有人用的空教室,我打算在今天把一切全部做個了斷,不要再這樣曖昧不明了。

 
  「怎麼了,真少見呢,主動來找我的吳羽。」

 
  我,想開口,但是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自從看到她額頭上的傷口之後,花了一個晚上下定的決心,累積的氣勢,就這樣,向是被一桶冷水灑上般的熄滅了。

 
  「難不成,是想和我交往?」

 
  我沉默不噢,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我自己找她出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著她的眼神,她彷彿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了,連平常的調侃都帶著一點悲傷,我不忍看著她,但是,這是我應盡的義務。

 
  「是...林奈說了什麼吧...」

 
  我沒有說話,但我臉上的表情肯定洩露了一切吧,我握緊了我的手掌,試圖讓煩躁的心情平穩下來,帶是一切看起來毫無功用。

 
  「吶...跟我交往吧...」

 
  「我們在一起一定很快樂的阿...」

 
  「一起上下課、一起打工、一起聊天、一起約會,期待著下次見面,甚至我們可以住在一起。」

 
  「這樣的未來十分的美好呢...」

 
  她望著遠方,眼角有著一絲淚滴,但是...

 
  「別說了...」

 
  「別說了阿...,為什麼要說那種話,我們現在的關係不是很好嗎?」

 
  「因為我一直猶豫不所以調侃我嗎?」

 
  「看我慌亂的樣子就那麼開心嗎?」我大吼。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很明白這些話並不是在開我玩笑,更不是調侃我。她聽完我這些話,她轉過身來,面向我,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物。

 
  「我是...真的喜歡你喔,吳羽。」

 
  「你在...」

 
  ——幹什麼?

 
  我沒有把話說完便禁聲了,啞口無言。

 
  在那美麗雪白的胴體之上,有著始不清的,大大小小的瘀青,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景象,這在和平的社會是難以想像的。

 
  不,不是難以想像,只不過是我從來沒有去想過罷了。

 
  悠里就這樣抱了上來,我無法動彈,只能靜靜的聽她說。

 
  「吳羽跟其他人不一樣,各種各樣的人也好,父親也好,令人作嘔的親戚也好。」

 
  「這樣的我,還能喜歡上人什麼的...從來沒有想過呢...」

 
  「就算只是同情也好,一次就好,這樣也沒關係。」

 
  ——那樣的話...我也能得到幸福了吧...

 
  那一天...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是多麼無情的人...


 
 
**


 
 
  幾天之後...悠里不在了。

 
  轉學,我們是被那麼告知的。沒有對任何人說,就這樣一言不發的走了。不,也許不是一言不發...,她也許有小要告訴我吧...

 
  「然而我卻...」

 
  我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但是比起不甘心,更多的是自己的內心對自我的譴責,無比沉重罪惡感,壓到我喘不過氣。

 
  放學後,我忍不住向老師詢問悠里的情況,也許是想要贖罪吧...

 
  「怎麼了?你沒聽說嗎?明明你們的關係那麼好?」

 
  老師一臉驚愕地問了,這時,我才知道,在他人眼中,我跟悠里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普通朋友,或許,在我的心中也是如此吧?

 
  悠里的母親去世了,而他父親家暴的行為也暴露了,她離開了家裡,被遠房的親戚收養了。

 
  簡短的說明,也代表了她不想要被任何人找到的意思。

 
  聽完老師的說明之後,我就像逃跑似的回到了教室,空無一人的教室,也許是心頭上的罪惡感作祟,我眼眶充滿著淚水,又或許是超越罪惡感的某樣感情,和悠里度過的每一日的畫面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耳朵中好似傳來悠里那像似要調侃我的聲音,我抬起了臉。

 
  然而,她卻不在那裡。

 
  明明以往是理所當然的位置,她卻已經不在了,我拖著自己無力的身子走向她的座位,無意間,注意到了,抽屜裡的一封信。

 
  裝著鑰匙的一封信。

 
  『星期日,那間空教室,等著你。』

 
  簡短的幾個字,卻好像讓我得到了救贖。

 


 
**
 


 
  星期日的一大早。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我等著她的現身,我就這樣等著,等著。

 
  癡癡地望向教室的門口,我慢慢地整理著我的心緒,我曾經想過,我會不會,對悠里懷抱的,並不單單出自於憐憫,不只是我的偽善;那時候的淚水,並不是源於罪惡感、自私,而是單單的...

 
  ——後悔。

 
  ——我,也許喜歡上她了,

 
  ——她的那份笑容,相處時的自在,她的那份樂觀,她的聲音,她的容貌...

 
  ——她的一切...

 
  這時,一位女孩的容貌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林奈。

 
  好似要印證我的想法似的,空教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名少女走了進來。

 
  「林奈...你怎麼...來了?」

 
  「是你給我這封信的吧...」

 
  林奈晃了晃手上拿著的信,上面幾個端正的字跡寫著...

 
  『我喜歡你,如果你願意接受,星期日,那間空教室,等著你。』

 
  熟悉的字跡,我認得那個字跡,但...那封信的署名

 
  ——吳羽

 
  但,卻不是她的名字。

 
  慌亂、驚訝、錯愕、疑惑,各種情緒交雜再一起,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看著林奈紅透的臉頰,我卻不能給她一個明確的答覆,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低下頭來,思考著該如何行動才是正確的。
 

  嗡嗡

 
  口袋的手機傳來了震動。

 
  訊息?

 
  我不顧林奈的詢問,毫不猶豫地拿出了手機,即使這是一個很失禮的行為,但我還是要做,我想,唯有如此,我才會知道我該如何行動。
 

  唯有如此才能打破僵局。

 
  『我只能幫你到這了,你幫我的,我都還給你,這些日子謝謝了。』

 
  我衝出了空教室,頭也不回。
 


 
**


 
 
  後悔嗎?

 
  我不知道,我也沒那個資格去想,這就是對我的所作所為給予的天罰吧。

 
  那天,我衝出了那間空教室,眼裡再也沒有林奈的影子。只想尋找悠里的身影,尋找那個在附近看著一切的身影,但是她卻像那凜冽的秋風一般,僅僅留下了一抹孤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想到這,那時候的景象就浮現了出來。

 
  我奔跑著回到了那間公寓,那個曾經屬於她的避風港,我期望在那裡遇到她的身影,但是,卻只在桌上發現了一封信。

 
  簡短的一封信。

 
  我懷疑了。

 
  悠里所做的,真的是戀愛嗎?

 

 
**
 


 
  我不清楚,到現在為止我都跟戀愛無緣。我辭去了打工,跟林奈再次回到了朋友關係,不,也許只是同班同學,或是打工過的朋友這一個淺薄的關係。

 
  那一個星期天的事我們彼此都沒有再提起,也許是她發現了什麼。

 
  又或許是我傷害了她。

 
  我不知道,我只能給她一個道歉。

 
  「我不介意,等你釐清了自己的想法再來告訴我喔,有煩惱我都可以幫你解決的。」

 
  林奈這麼說著,我不知道她是否是真的不介意。

 
  但,我從沒有向她提過悠里的事,直到畢業,不,我想以後也不會提到吧。

 
  對悠里來說,我只是一個稍微談的來的朋友,一個搞錯了的對象。

 
  但,如果這真的是戀愛的話。

 
  即使沒有結果,最初和最後都明白著的你,沒有停下,沒有放棄,去完成那個「戀愛」,縱使一切將會帶來悲傷。

 
  也許是我察覺到了這一點吧?

 
  我這種人,怎麼可能配得上妳?

 
  高中畢業,我沒有在和以前的同學有任何交集,也許是不想觸及有關於妳的那份記憶吧。但卻又十分矛盾的,尋找你的身影。

 
  大學畢業,依然還是一個人,身邊的人一個一個交往了,單身的派對,人漸漸地越來越少了。

 
  「明明很多女孩喜歡你啊?為甚麼還單身著呢?」大學的朋友那麼問到。

 
  為什麼呢?

 
  「也許是我罪有應得吧?」

 
  我不明所以的回答了,他一臉懵懂,似乎不清楚我到底在說什麼?

 
  「真是不懂你在說什麼,這個帥哥,算了,那要去喝酒嗎,只剩我們兩個的單身派對喔?」

 
  「我就算了。」

 
  「真是的,就連你也要離我而去了嗎?」

 
  我有些不識相的拒絕了他的邀請,他不知道誤會了甚麼,一個人跑走了。

 
  下次,好好地跟他到個歉吧。

 
  我走向了那個從高中就租到現在的公寓,插入了許久沒有使用過的鑰匙,打開了門。

 
  室內一塵不染,但卻沒有任何人居住的跡象,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人使用,但是,我卻三不五時的來這邊打掃,也沒有把它退租,備用鑰匙也一如往常地放在門口的鞋櫃下方。

 
  我還期待著,期待著她可以回來,再次回到這裡,曾經的避風港。

 
  也許是我一相情願吧。

 
  明明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回來。

 
  我看著放在桌上的信,是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次的信。

 
  已經不願再去碰的信。

 
  那個令我心痛的信。

 
  『我果然,最討厭你了。』

 
  直到現在,那份懸念仍然掛在我的心頭。

 
  像是喘不過氣似的,我打開了窗子,想要通通風。

 
  一陣秋風吹過。

 
  桌上的信紙被吹到了地上。

 
  我猶豫了,不想再看到那張紙上的心情湧出。

 
  動作遲了一下,幾秒之後,我決定不再管那些有的沒的。

 
  我彎下腰。

 
  我馬上就後悔了,我看到了,這些年來從來沒注意到的。

 
  ——第三封信

 
  用膠帶黏死死黏了桌子下面,也許,是一輩子都不打算讓我看到的信吧。

 
  又或許,這是她的真心話。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

 
  打開了那封信。

 
  ——我後悔了。






 
 
 
 
 
 
 
 
 
  『我本來 以為你可以救我的』












感謝各位讀者的閱讀

好的,這次我嘗試練習了一下感情的描寫,我不知道到底合不合格,如果可以,幫我打個分數吧?

再來,老樣子,如果還有什麼感想的話可以留個言,有什麼建議的話可以毫不拘謹的說出來就更好了,如果可以,請不吝指教,謝謝。

P.S.這次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714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水月櫻
事實上我看不懂⋯⋯

04-29 01:27

帝皇光輝
悠里其實是不想離開的
希望吳羽可以帶她走
離開那個家
希望跟他在一起
但是那時候吳羽沒有選擇他
所以悠里不想成為第三者
於是搓合他跟林奈
也算是把欠他的恩情還清
桌子下的是悠里的真心話04-29 01:55
唐鈺小寶
我覺得場景跳得有點快,
光是理解現在是以誰的視角出發,現在他們人在哪裡,
還有目前是什麼情況下的對話,啊,搞的我都混亂了(頭疼)

04-29 02:09

熙仔熙仔
我哭點低 可以不要這樣嗎QQ

04-29 12: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xb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戀愛反應 第十七章、Ke... 後一篇:【自由象限常駐】我想成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2012喜歡看故事的人
《異:他們的故事01》每週二、六更新!限時觀看!歡迎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