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9 GP

[達人專欄] 【櫻花滿開】那天我被孕婦搭訕了。

作者:艾利斯│2018-04-26 00:31:34│贊助:822│人氣:942
  

  「──欸。你喜歡櫻花嗎?」

  在那個三月下旬,我就這樣出其不意的被她搭訕。


  *****

  
  消毒水的味道意外刺鼻。視野內盡是一片片白色。身在這感到毫無生機的仿造天堂,不管來幾次都好不習慣。

  「媽。我先走了。」

我向病床上的媽媽道別,她只點了頭回應我。

  媽媽空洞的眼神緊盯著窗外,像是在擅自地期盼什麼。除了我,或許她更想見到那個人也不一定。不過那個人是不會來的。

  我望著因絕症瀕死的媽媽就這樣離開了這間病房。

  想到上個禮拜醫生說媽媽時日無多時,我就一直沒有確切的實感,內心只有平靜。將這消息告知那個人後,他只說醫療費用與後事都交給他處理便沒有下文。

  我心想那個人肯出一份力就不錯了。目前的生活開銷也是那個人在支撐,我也就不要求什麼。畢竟媽媽只是個「第三者」,我又怎麼能要求這「爸爸」更多呢。

  但是連來看一眼也不看,看來是想徹底遺忘我們吧。

  
  走出了醫院後,我並沒有走向停車場的方向。而是走到對面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咖啡後,再到醫院附近的公園。

  公園裡座落著一棵櫻花樹。上禮拜開車經過這裡時,我就一直想來這裡看看。

  好美。粉白的花瓣像對人知更般綻放。

  我坐在離樹下不遠處的長椅,啜飲一口咖啡,欣賞這幅景色。感覺剛剛的空虛感稍稍地被填滿。

  
  「──欸。你喜歡櫻花嗎?」

  一道溫柔的聲音在我看入神時傳入我耳裡。這突然的搭訕使我有點驚慌,我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是一位留著鮑伯頭的可愛女性。我有點猜不透她的年齡,看似和我一樣是個大學生,但又比我成熟些。不過這猜測一下就有了方向,畢竟我看到她挺著一顆大肚子。

  「坐吧。」

  看到她是孕婦後,我下意識地挪出位置給她。她大方地和我說了聲「謝謝。」後,又微笑地向我提出同樣的問題。

  「你喜歡櫻花嗎?」

  聽到她的問題時,我突然想到昨晚看書的時候,書上有句我喜歡的句子,便以此回答。

  「比起櫻花──我更喜歡薔薇。不過,它一年四季都會開花,因此,喜歡薔薇的人死於春天、死於夏天、死於秋天、死於冬天,一年必須死四次。」

  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我感到有點後悔。向孕婦提什麼死啊……我真是。雖然她那有點意味深長的笑容告訴我或許她不在意。

  「咦──那我喜歡櫻花,這次春天就會死一次囉?」

  「或許是吧。」

  聽到她那有點天真的感想,我不禁莞爾。

  
  我看了最後一眼櫻花,感覺差不多該走了。喝下最後一口咖啡後,我起身向她道別。

  「我要走了,再見。」

  「嗯,掰掰。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她問。

  「我叫洪燁。妳呢?」

  「程綾。」

  她說完後「嘻嘻」地笑。我對她的名字感到有點意外,以為會有個櫻字。因為她就是給人櫻花般形象的女人。

  「那下次有緣再見吧。」

  「嗯。」

  雖然不知道這下次是什麼時候,也不知道這緣從何而來。但這身為東方人的客套話,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次真的會成真。

  我就這樣對這念頭抱著莫名奇妙的信心離開了。


  *****


  幾天後我又到了這家醫院,見了媽媽還是那副模樣。我像是逃跑般地說了再見,便離開了醫院。

  仔細想想,不知何時我與媽媽間早已沒有了連繫。

  她直到進醫院前,都還在為了那個人糾纏著。「想和那個人在一起。」媽媽總是將這句話掛在嘴邊,我想那個「在一起」的構圖並沒有我吧。我只是他們沉醉於彼此的產物。

  或許媽媽甚至會拿我來和那個人談判吧,搞不好我只是媽媽用來和那個人連結的利器。

  不知何時我又走到了這座公園,櫻花依舊獨自綻放。

  環顧了一下附近,並沒有發現那位年輕的婦人,程綾。

  果然不會那麼容易遇到吧。畢竟對方可是有家庭的孕婦,可能不會那麼常出來走動。

  我抱著有點疲憊的心情坐在和上次一樣的位置,手拿一樣的咖啡,看一樣的風景。

  「啊,洪燁小弟!」

  突然帶著櫻花味道的聲音傳進我耳裡。我轉頭看向聲音的主人,果然是程綾小姐。不過她那稱呼我的方式,令我有點尷尬。

  「妳好,程綾小姐。」

  我簡短地打了聲招呼後,讓了一邊位置示意她坐下。

  「你又來了啊!不要叫我程綾小姐啦,綾姐就好了。小綾更好!」

  「我想就……綾姐吧。」

  我接受她的善意,但小綾我有點叫不出口。

  聽到我的回答,她便露出使人安心的笑容。使得氣氛有點輕鬆。

  「對了,洪燁小弟。我剛剛在醫院看到你欸!」

  她有點驚訝地跟我說。不過我並沒有意外她會在醫院看到我。

  「是啊,我剛去醫院一趟。」

  「哪裡不舒服嗎?」

  這次她露出擔心的神情。

  「不舒服的不是我。我是去探望人的。」

  聽到我的回答,她一下就變成安心的表情。看到她多變的樣子,我感到有點有趣。

  「那綾姐呢?吃太胖了?」

  「不、不是啦!這是懷孕!懷孕!」

  她臉紅還有點惱怒,看到她的樣子我笑了出來。我告訴她「我知道。」她有點責備地說「真是的!」便又露出開朗的笑容。我發現她還有虎牙,那使她的笑更可愛。

  「洪燁小弟還是學生嗎?」

她突然問我。

  「是的。大四生快畢業了。」

  「大四啊……難怪很閒的樣子呢。」

  「妳這話對大四生很失禮喔。

  聽到我的吐槽後,她「呵呵」地笑又開啟了話題。

  「洪燁小弟也喜歡喝咖啡?」

  她指著我手上的咖啡杯問。

  「喜歡吧。但也沒到專業喝咖啡的人士一樣喜歡。」

  「是喔~我也很喜歡。喜歡到想開一間咖啡廳……只是現在不能喝。」

  「也好。」

  我看著她很珍惜地摸了摸她的肚子。

  「所以等小孩生下來後,我要大喝特喝!」

她雙手握拳。

  「這樣妳哺乳的時候,小孩會喝到咖啡牛奶喔。」

  「……洪燁小弟。對孕婦性騷擾,真變態呢……」

  「男人都是這樣的。」

  「是喔……」

  應該是吧。還是只有我這樣?我看著她臉紅的樣子,想必她老公應該是很正直的人吧。

  「我、我還是覺得男人應該像紳士!對!像英國紳士那樣!」

  聽到她天真的想法我又笑了出來。想必她老公應該是正直的英國人吧(開玩笑的)。

  輕鬆的氣氛令人快活,時間也過得特別快。我看著錶上的時間起身,又到了道別的時候。

  「我先走了。再見。」

  「嗯!洪燁小弟,下次再來吧!」

  我向她和櫻花樹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


  *****

 
  之後只要大學沒課的日子,我就像是例行公事般地去探望媽媽後再到這座公園。有時她在,有時她不在。有時她先到,有時我先到。

  不知何時我到這座公園已經不在看櫻花樹了,而是看著公園門口等待著某朵櫻花飄進。

  看來今天是我先到呢。我坐在長椅上,心裡默默地想著或許她等等就到了吧。

  然後一朵櫻花就這樣又擅自闖入我的視野。

  「洪燁小弟!你好!」

  她看到我後便直接坐在我身旁,她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大方了。我卻沒有任何不滿,彷彿我的某塊早就給她一個位置。

  「綾姐,妳總是這樣向我搭訕,老公不會生氣嗎?」

我很隨便地問問。但她意外地沒有回話。我看向她的眼神,是很熟悉的眼神。我記得我看過,那是我小時候問媽媽「爸爸在哪裡」,媽媽的眼神。

  純粹的悲傷。

  安靜的氛圍突然籠罩。我感到抱歉,但先道歉的是她。

  「抱歉。不小心讓氣氛不好了。」

  「不,我才該道歉。」

 
  後來與綾姐的談話我才知道,原來綾姐的老公已經去世了。死於對方酒駕被撞死,而綾姐則是在辦完老公的後事後,才發現自己懷孕。由於自己和老公是不被祝福的戀情,所以也沒有親友可以依靠。一切都是靠在醫院上班的朋友幫忙和自己撐過來。

  當下我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知道自己不小心走進她世界的陰影。

  我像是要轉移這氣氛般地開口。

  「肚子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

  「女生喔。」

  「取好名字了嗎?」

  「嗯。取好了,就叫『櫻』。」

  「哇~感覺長大後會變日系美少女欸。」

  「對吧~對吧~」

  看著她有點興奮的樣子,我笑了。這才是適合她的樣子。

  「對了,綾姐為什麼喜歡櫻花啊?」

  聽到我的問題後,她苦笑地回答我:「因為……我老公就是在櫻花樹下向我求婚的。」

  「呃……是喔。真浪漫呢。」

  我有點尷尬,好不容易轉移的氣氛又被我的失誤破壞。

  她像是察覺到我的心情般連忙地說「沒關係」、「沒關係」。

  然後又像是提起勇氣般地開口。


  「就算感到悲傷,我已經下定決心不再流淚了。我要把眼淚留到櫻出生的時候。」
她堅定地說。看似是對著我,其實是對著自己也不一定。

 
  然後那一天我的腦海裡都是她耀眼的側臉。


  *****

 
  媽媽死了。

  接到來自醫院的通知,我馬上離開學校後趕往醫院。途中我打給那個人,他接了電話後只說了句「我明白了。我會派人去處理。」便掛了電話。看來直到最後他都沒有要見面的意思。

  到了醫院時,我看了一眼媽媽最後的面容後,便等到那個人所派來的人,我就離開了。

  手裡拿著一封書信,是護士在媽媽的病房裡的置物櫃發現的。上頭寫了「給洪燁」,我想這就是叫遺書的東西。

  我手裡拿著跟心一樣沒實感的信又走到那座公園。

  公園裡的櫻花已經在了。

  「洪燁小弟!今天也來了呢~」

  「綾姐,妳好。」

  「咦?你怎麼了?臉好蒼白。」

她擔心地問。是嗎?原來我的臉很蒼白嗎?

  「我不是都會固定來醫院探望人嗎?那個人是我媽媽,今天過世了。」

我平靜地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出口。然後看著她那像是代替我悲傷的表情,我竟然笑了出來。

  「妳幹嘛難過?我都沒難過了。」

  「為什麼洪燁小弟要這麼說呢……?」

  「不知道。」

  我也想知道。

  然後我們陷入了片刻的沉默。直到兩、三朵櫻花花瓣飄落進我的視野,我發覺了時間的流動後,才緩緩地說出我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讓這個人知道我的處境、心情、矛盾、愛或不被愛。

  「──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生下來。」

  最後我對著空氣般發洩地說完。她沒有回話,像是在想著什麼。

  又過了片刻她才緩緩地開口。

  「洪燁小弟,我告訴你一件事吧。」

她摸了摸她的肚子。她的聲音溫柔得很輕,我有點抓不住的感覺。  

  「你知道嗎?當我懷孕的時候,醫生是勸我不要生喔。說我有機率會死。」

  「……什麼?」

  「可能會死喔……我。」

  我有點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可以說得那麼若無其事。我想此刻我瞪著她的眼神像是在說「開什麼玩笑!?」吧。

  「是真的喔。」

  她雖然在笑,但卻不是玩笑。她的眼神告訴我她是認真的。

  「……那為什麼?」

  我發現我的聲音意外的沙啞。她又笑了一聲。

  「你知道嗎?第一次陣痛、第一次照X光、第一次的嘔吐、第一次的情緒不穩定。這些第一次所匯集的每一次都讓我確實感受到櫻的存在。明明就還沒見過、還沒摸到過、還沒和她對話過,但我卻好愛好愛她。希望能把她生下來。」

  她深呼吸後又說:「我想這種特殊的感情就是所謂的『母愛』吧。儘管自己或許會死,我也希望自己懷十個月後生下她,我希望她能開朗地享受這世界的一切──」

  「不要再說了!沒有妳的話,孩子就算出生也不好吧!」

  我打斷她的話像是在替孩子抱怨或許也是在替自己也不一定。

  「就算她埋怨我也沒關係。因為如果不將她生下來,她就不能像我一樣遇到任何事,或許這些包含著痛苦,但痛苦後的美好……美好的回憶、我老公、我的朋友、這棵櫻花樹或──你。一切都讓人覺得甜美不是嗎?」

  她害羞地摸了摸臉又對我笑了笑說:「所以洪燁小弟,你的母親一定是愛你的。」

  「我不懂……真的不懂。」

  我把臉埋進我的手掌,才發現手裡還有著一封信。似乎是發現了我手裡的信,她問我「不看嗎?」,我則將信遞給她。

  其實我在害怕吧,害怕信上寫的事情。害怕媽媽生前所掛念的東西。

  她用眼神向我詢問「真的可以嗎?」,我只點了頭,她便將信接了過去。

  「那……我要念囉。『給洪燁,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已經不在了,但我希望你能了解一些事情,所以我將它都寫在這封信裡。』」

  有點想阻止她唸下去的衝動,但此刻我的嘴和身體卻動不了。只能隨著她溫柔的聲音。


  我其實是個自私的女人,擅自愛上不該愛的人。明知道是錯的,卻還是放任自己。

  所以當我發現我懷孕的時候,我高興的是有了你,那個男人或許會選擇我也不一定。但事情沒有我想得那麼簡單。生下你之後,他最終還是選了他原本就應該在的地方。

  但不知道為什麼。

  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

  第一次觸碰到你的時候。

  第一次你會爬的時候。

  第一次你會走路的時候。

  第一次聽到你叫我「媽媽」的時候。

  我突然覺得或許只要你在就好了。全世界剩我跟洪燁也沒關係。我是這麼想的。

  不過當你有天突然問我「爸爸在哪裡?」時,我發現或許你還是需要父親的吧。於是我又找上那個男人,向他說「希望將你帶走,偶而讓我見見你就好。」但我失敗了。

  不過希望你還是不要怪罪於那個男人。之所以不見我們,他只是需要對他原本的家庭負責,他也在贖罪。

  我常常說想和那個男人在一起,是因為我不敢讓你知道,其實媽媽只要有你就夠了。我不想要你認為我是個自私的母親。

  不過或許你是恨我的吧。

  或許你會恨我為什麼最後總是連正眼也不願意看你一眼,因為當我每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都會發現,原來我還不想死。

  我捨不得。

  我捨不得我要放下你離開。

  為什麼是我?或許這就是報應吧,我也在贖罪。

  所以我變得越來越不敢看你。因為你是聰明的孩子,會不小心讓你察覺到。

  你同時也是善良的孩子,讓你知道的話,肯定也會為了媽媽難過吧。

  對不起,擅自選擇這種方式,因為我是位笨拙的母親。

  也很謝謝你,洪燁。謝謝你能出生在這世界上。

  希望你之後能好好的過生活,記得要好好的吃飯喔。累的時候也要好好的休息。

  然後不要像媽媽一樣。你要去找到一個值得你去愛和付出的人。

  最後。我愛你,永遠愛你,能成為你媽媽真的太好了。

  再說一次,我愛你。 

  
  視野不知何時已經模糊了,眼淚發現時已經跟心意一樣為時已晚。

  「嗚……嗚嗚,對不起……我……」

  「洪燁小弟,你媽媽是個好母親呢。」

  她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到我覺得好痛。

  「……嗚嗚……嗚……對……啊啊……對、對不起……」

  我只能任由情緒潰堤。

  「沒關係喔。」

  「啊……啊啊,啊……對、對不起……啊啊啊……對不起……啊啊啊啊!」

  「沒關係,但要記得喔。悲傷之後,要彌補十倍的笑容;對不起之後,要說十倍的謝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她的聲音安撫下,我盡量回想與媽媽的一切。然後只剩懊悔與感謝混雜著對媽媽道歉的眼淚,我像是剛學會說話的孩子只能一直說著「對不起」與慟哭。

  
  只記得那天我像想起愛是什麼的孩子般哭得好久、好久。


  *****

  
  「啊!洪燁小弟你來啦!」

  「小綾!小聲點!」

  一踏進這待產的房間,綾姐便大聲地招呼我,但隨即被她身旁的護士小姐制止了。這位護士小姐似乎就是一路幫助綾姐過來的好友。她說叫她小貴就好,但我決定還是叫她小貴小姐。

  「綾姐,小貴小姐。妳們好。」

  「小綾,妳可愛的小男朋友來了呢~挺著一顆大肚子還能勾引男人真厲害~」

  「不是啦!」

  「小貴小姐說話還是一樣輕浮欸。」

  嗯。她就是一個外表跟言語都很輕浮的女人,但沒男友。

  
  今天是綾姐預產期的日子,前幾天她問我要不要來陪她生產時,我答應了她。和學校請了假就這樣來了。假單上寫的是陪產,是遵照綾姐想惡作劇的意思寫的,我也覺得很有趣。由其是看到大學教授驚恐的臉時就更有趣了,還對我說了聲「恭喜」。

  「啊!我先出去忙!等等再來。」

語畢,小貴小姐就這樣走出待產房。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們。

  這空間只剩下我和綾姐而已,不知道為什麼總有點緊張。小貴小姐或許是在用她的方式關心我們吧。

  我想起第一次遇見小貴小姐時的情景。

  「你就是小綾口中的那個男生吧。」

  剛走出綾姐待產室的我,突然被一位護士叫住了。

  「請問妳是?」

  「不知道你有沒有從小綾口中聽說過我,我是她朋友。」

  「有。」

  「有就好。我們聊聊吧。」

  然後我就跟著她到醫院的天台上。一開頭她便開門見山的問我。

  「你喜歡小綾?」

  「指的是她這個人的話。我喜歡。」

  「……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反正我大概也知道。」

  她深呼吸一口氣又說:「那……你知道小綾生產時可能會死的事嗎?」

  把這話說出來的她,我發現眼眶有點泛紅。

  「我知道。」

  「所以你也做好她可能會離開的準備了?」

  聽了她的問題後,我並沒有多想,只管把我想說的說出口。

  「是綾姐用她的覺悟替我找到我遺失的東西,我現在能做的就是支持她。」

我回答。她只低著頭小聲地說了聲:「是嗎?」

  然後原本有點落寞的笑容消失了,取而帶之的是開懷大笑。

  於是那天我就和小貴小姐變成了朋友。

  
  「在想什麼?」

  我被綾姐這句話拉出了回憶。

  「在想生小孩有多痛。」

  「齁!不要嚇我啦!」

  我看著綾姐那因為生氣而鼓起的雙頰微笑著。

  「──欸。洪燁小弟。」

  「嗯?」

  「想聽櫻的聲音嗎?」

  「……什麼意思?」

  我一時間沒辦法會意綾姐的意思。櫻的聲音?怎麼聽啊?

  「把耳朵貼在我的肚子上,可以聽到櫻的心跳聲喔。」

她指著她的肚子某個部分。我有點猶豫著,但還是下定了決心。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到了綾姐點頭再一次同意時,我便慢慢地、小心地將我的耳朵貼上她的肚子。

這動作有點像是我在撒嬌,所以有點害羞。不要說是櫻的心跳聲,我的心跳聲還比較大。

  「綾姐,我聽不到。」

  我有點慌張。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問題。

  「慢慢來。第一次總是要找比較久的。」

  我聽從綾姐的話,專心地將注意力集中。這段時間,彷彿世界靜止了一般。

  突然有個規律的聲音像是要把我從這狀態叫醒般地傳來。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動靜,綾姐說:「聽到了吧。櫻的心跳。」

  「聽到了。」

  是生命的聲音。綾姐幸福的聲音。

  我離開綾姐的肚子,還留點剛才的餘韻。

  「洪燁小弟,謝謝你。」

她向我道謝。就在我還在想這道謝是什麼意思的時候,綾姐的表情突然變得很痛苦。

  「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

  「綾姐!我去叫小貴小姐!」

  我馬上離開待產房。所幸剛踏出門口,小貴小姐就在不遠處朝我這走來。

  「怎麼了嗎?慌慌張張的?」

  「綾姐說她很痛!」

  聽到我說的話,小貴小姐馬上換上認真的神情進了待產房。我為了小貴小姐方便,便只在門口等待。

  沒多久另外兩位我沒見過的護士小姐,又匆忙地進去待產房裡。然後綾姐就這麼被這兩位護士推了出來。

  我看著她們將綾姐推向不遠處的房間。我記得那裡似乎是產房。

  「怎麼了嗎?」

我向隨後走出來的小貴小姐詢問。

  「小綾要生了,所以我要過去準備。」

小貴小姐有點緊張地向不遠處的產房走,我也急忙跟上她的腳步。

  「那我能做些什麼?」

  「你要進來陪小綾嗎?可能會有點恐怖喔。」

  「我答應她,要陪她。」

  「嗯!來吧。」

  我照著小貴小姐的指示戴上口罩和穿上專用的隔離衣。但緊張的心情也沒有隨之減輕。

  踏進產房後,我便看到綾姐很痛苦的躺在生產檯上。隨後跟上的醫生看了一眼狀況後,便開始提醒綾姐該怎麼呼吸和該怎麼用力。我則受到小貴小姐的吩咐,緊握著綾姐的手。感覺手被綾姐抓得很痛,但這痛感還是無法讓我的心情忘掉這緊張的感覺。

  在醫生做好些準備後,生產過程便開始了。

  我只敢盯著綾姐那發白的神情瞧,偶而將醫生說的話再覆誦一次給綾姐,而綾姐則跟著醫生的節奏下反覆的吸吐和用力。我很意外綾姐並沒有叫得很大聲。

  過了大概二十分左右,我被小孩的哭聲吸引了注意力。

  成功了嗎?我看著小貴小姐喜悅的神情和綾姐有些放鬆的神色。

  然後我又不自覺地流淚。

  原來見證生命就是這種感覺嗎?

  「洪燁小弟,你又哭了。」

  綾姐臉色蒼白「嘻嘻」地笑著。我只給了她一個無奈的笑。

  之後小貴小姐將處理好的孩子抱到綾姐臉旁。

  「小綾,妳看。是櫻喔。」

  仔細一看小貴小姐的臉頰也掛著兩道淚痕。

  「哇……櫻,妳好。」

  綾姐有點憐惜的向櫻打了聲招呼便又流出新的淚水。新的淚水和剛剛生產時的淚水混合,那便是對櫻的愛。


  「醫生!情況有點不對……」

  是另一名護士的叫喊聲。我被這聲音吸引了注意力,而小貴小姐則趕緊先去安置好櫻。

  「糟糕!去找人支援和準備緊急輸血!」

  醫生吼著。連我這外行人都感受到情況的不對。

  怎麼了嗎?我將視線轉回來看向綾姐,綾姐則像是睡著般地瞇起眼睛。

  「喂!綾姐!綾姐!」

我狂亂地叫著。再次緊握住綾姐的手。

  「洪燁小弟……你還在嗎?」

  「我在!」

  我將她冰冷的手緊貼著我的臉,讓她感受到我的溫度。

  「好像……不行了呢……」

  「妳再說什麼啊!?」

  不行……

  「妳不是愛著櫻嗎!?」

  不能這樣子……

  「不是說要開咖啡廳,盡情的喝咖啡嗎!?」

  不、不可以……

  「那棵櫻花樹,讓我們再去看一次吧?好嗎?」

  我不要……

  我的視野再次模糊了起來,聲音也變得沙啞。為了更看清楚她,我趕緊抹掉我的淚水,但隨即又被不安填滿。

  「櫻……對不起。」

  看著她又流出了淡淡的淚水。

  那一瞬間我懂了。我了解此刻我該說什麼話。

  為了不讓給櫻的喜悅和愛的淚水染上絕望,我該說的話。

  「櫻就交給我吧。」

  沒錯。

  「我會負責讓她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好。」

  然後。

  「我會讓櫻知道她的媽媽究竟有多愛她。」

  像妳讓我知道的那樣。

  聽到我說的話,綾姐勉強擠出點微笑後用口型說些什麼。

  最後我將她的面容印在眼簾裡,便被回來的小貴小姐拖出了產房。

  在產房外我抱著一點希望。希望小貴小姐和醫生們能努力地救她。向天賭上我的一切都行。

  
  回想起剛剛最後她對我所說的話。

 
  「謝謝你。」


  她這麼說。
  
  之後不知道時間走了多久。我看著帶著憔悴神情的小貴小姐走出產房外的那一刻,我就暸解了。

  在那短短的春天裡,我死了兩次。


  *****

  
  「……櫻,好可愛呢。好像小綾。」

  「嗯。」

  我簡短地回應站在我身旁的小貴小姐。

  我們正在醫院裡唯一帶著未來的地方。

  「可、可是……小綾不在了……櫻、櫻以後怎麼辦……」

  小貴小姐語帶哽咽。

  透過嬰兒房的玻璃窗看著櫻。那是遺傳到她媽媽的面容。我看著那表情,說出我早以下定的決心。

  「我不會讓櫻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小貴小姐可以協助我嗎?」

  我看著小貴小姐打算全盤拖出我的計畫。她擦了擦眼淚以堅定的眼神回應我的決心。

  
  幾天後,我站在一處高級的精華經濟區,面前是一間富有設計感的大公司。

  仔細想想,上次來這是什麼時候呢?我已經忘了。

  今天我是來和那個男人談話的。

  一踏進公司大門口,我便馬上被那個男人安排的秘書所接待。

  跟著秘書的腳步上了這棟大樓的最高層。一到這最高層,眼前便是那個男人的辦公室。

  似乎已經通知我到了,秘書便直接推開那扇辦公室大門讓我一個人進去。

  裡頭是寬廣的室內,右側一大片牆壁皆是透明的玻璃能輕易的看向整座城市。

  沒有多加擺設的辦公室,就和我眼前的男人一樣。是冷淡的氛圍。

  「坐吧。然後長話短說。」

  他先開口。我便坐到離他辦公桌有點遠的高級沙發。

  我看著他,他卻從未看著我。仔細想想他身為我父親,唯一有做到的就是金援和那像我的臉龐吧。

  「我有事想拜託你。」

我說。他並沒有回應我,還是埋首於他的工作。於是我便繼續說下去。

  我告訴他,櫻是我在外面生的孩子,母親已經死了。所以我希望能借我一筆錢讓我辦完母親的後事。然後將櫻安排進他這企業有在贊助的育幼院,並金援櫻一切的開銷直到她上小學前就好。

  現階段為了櫻,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來拜託這個男人。即便是捨棄掉我的自尊也無所謂,要我跪下我也不會有怨言。

  我想當初媽媽就是這樣為了我吧。

  「──然後你在英國有間公司吧。等我大學畢業後,把我送到英國留學。等我英國的學業結束,將我安排進你英國的公司就好。我的條件就是這樣。」

  聽完我說的話後,那個男人終於抬起頭看向我。

  「這是大人間的交易還是兒子在對父親要求?」

他冷淡地說。

  「你從來不當我是你兒子吧。」

  「也是。那能讓我答應的條件是什麼?」

  「我會永遠在你面前消失。我保證。」

  我說出這男人最希望我為他做的事。他露出了笑容說:「是沒問題。不過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呢。」

  「我認為只要用錢就能解決的事是最簡單的。」

  他大笑。

  「你的條件我接受了。記住你踏出這扇辦公室的門後,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我向他點了點頭。

  「那後續的處理我會交代我的秘書跟你連絡。」

  「沒問題,那我走了。」

我起身,轉頭就走。在快走出這辦公室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又轉頭對著他說。

  「對了。這算是要完成某個人的願望。」

  我看著他疑問的皺眉清了清喉嚨開口。

  「『爸爸』。」

語畢,我頭也不回的離開。


  已經是四月了,感受著些許的春暖,我又來到這座公園。

  我與綾姐相遇的地方,我被她拯救的地方。

  櫻花已經凋零了,我想著這陣子眼淚雖然掉的比櫻花還快,但這份情感或許會永遠深刻地烙印在我胸口吧。

  為了櫻我必須帶著這份心中的重量走得更遠。

  我最後一瞥這公園。沒了櫻花和她的公園。緩緩地邁出了離開和開始的腳步。


  *****


  「小晴,這題錯了喔。來,我教你。」

  「好。」

  眼前的女孩叫小晴,第一次遇到她時是很安靜的孩子。但最近已經逐漸地能展開笑容和大家打成一片。

  就在我在教導小晴數學題的時候有人叫了我。

  「小櫻!」

  「修女,有什麼事嗎?」

  是我所待的育幼院的院長,是個很和善的修女。

  「『長腿叔叔』又寄信和禮物來囉!」

  「咦──?『長腿叔叔』的信嗎!?小晴,我等等回來!」

  「好喔,小櫻姐姐。」

  我看著小晴對我笑了笑,便和修女走向她的辦公室。

  長腿叔叔,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只知道他叫洪燁。目前人在英國。而且和我去世的媽媽有所關係,也和媽媽的好友小貴阿姨是好朋友。但小貴阿姨總是不告訴我長腿叔叔究竟是誰。每次問小貴阿姨,她總開玩笑地說是秘密。只說不是我的親生父親。

  第一次讀到他寄來的信,是我剛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之後每次讀長腿叔叔的信時,總感覺是個十分開朗又溫柔的人。所以如果他是我的爸爸就好了。雖然這念頭很對不起我的親生父親,但我總會這樣想。

  之所以會開玩笑地叫他長腿叔叔也是因為他總是只寄信和禮物給我,幫助我上學的學費也是他所資助的。而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聽小貴阿姨說是長相挺不錯的男性,我蠻相信小貴阿姨的,因為小貴阿姨的眼光很高嘛!才會沒男朋友。

  一進修女的辦公室,桌上便是長腿叔叔給的禮物。有衣服、鞋子、首飾和可愛的玩偶及第一次看見的化妝品和保養品。長腿叔叔總是寄給我很多東西,即使很多東西我都用不到。每一次我的回信裡總和他說寄信就好了,但他好像總是聽不進去。

  我拿起桌上的信封打開,修女善解人意的離開了辦公室,給了我一個人的空間。

  信紙上有著一股很香的典雅味道,我想這就是長腿叔叔的香味吧。很令人安心。

  我就這樣又陷入了對他外表的幻想開始閱讀這封信。

  
  櫻:

  最近妳過得還好嗎?

  聽小貴小姐說上次我寄的禮物都被妳拿去分送給育幼院的大家了,給大家的禮物我會另外再寄一份的。所以妳的要好好收下啦!

  記得要大家好好謝謝長腿叔叔喔。你們是這麼叫我的吧?很有趣,哈哈。

  還有妳為了一個剛進育幼院的一位不方便的孩子學手語的事。我也聽說了!妳能如願成為善良的孩子真是太好了。

  那些保養品和化妝品看到了嗎?我想說妳也是快升上高中的年紀了,所以就買了那些東西。

  不會用的話就去請教小貴小姐吧但只能請教她化妝品和保養品的事喔,別跟她學其它的東西!

  另外我想說的是,這封信或許是我寄給妳最後一封信了。

  哈哈,讀到這妳是否嚇到了?

  放心,是因為之後沒再寄信的必要了。因為我要回台灣了喔。到時候我們就能真正的見面了。

  再跟妳說一件消息,等到我回台灣的時候,不介意的話就讓我領養妳吧。

  讓我成為妳的家人。

  畢竟我答應過妳的媽媽,答應她「櫻就交給我吧。」我是這麼說的。

  為了實現這項願望,我獨自一個人來到英國,希望能先培養自己的能力。

  所以對不起,在妳成長的這段時間,我都無法陪在妳身邊。我只好交給了小貴小姐。

  妳都一直沒聽說過妳媽媽的事吧?請不要怪小貴小姐,她似乎是想讓我親口告訴妳。

  雖然我是希望她能向妳說明,因為她懂妳媽媽一定比我懂得多。但她常常在奇怪的地方很堅持。所以等到我回台灣後,我一定會向妳好好聊聊妳媽媽的。

  但有件事我必須先說。妳的媽媽──程綾。絕對是愛妳的。

  妳是她愛下的結晶,是她對這世界溫柔的自我革命。

  妳一定要記住,要用妳那能感染周圍的笑容去面對這個世界,和妳媽媽一樣。

  對了,等到了台灣我打算開間咖啡廳。由於最近我迷上了一部英國特務電影,咖啡廳就叫「Kingscoffee」聽起來不錯吧!

  最後,如果我回到台灣時,希望妳能陪我去看看櫻花。

  再說一次,好好的享受這個世界。

  期待我們的見面。
                       
                        
                          永遠關注妳的長腿叔叔 洪燁


  P.S.:如果到時候見面時,妳對我的第一印象是名正直的英國紳士就好了。


  *****

  
  三月了。很久沒感受到台灣的三月令我有點懷念地停下腳步。

  「爸爸!快一點啦!」

  「……櫻,不是說好叫叔叔了嗎?」

  眼前的女孩子是櫻。那個人的女兒。如出一轍的笑容和那鮑伯短髮,總是能勾起我的回憶。

  雖然我領養了她,不過這「爸爸」還是讓我有點承受不了。

  「不管啦!你都領養人家了!」

  她露出和她媽媽一樣開朗的笑容說。

  我只能苦笑。算了,就隨著她去吧!

  剛停好車走下來時,她便期待地逕自走向前。明明不知道目的在哪裡,真是的。

  只因為今天是約好帶她去見一面她的媽媽──綾姐和她的親生父親。

  將綾姐和她老公的墓放在一起,是我和小貴小姐討論出來的結果。

  是處於郊外某座空氣清新的小山上。

  
  約莫爬了五分鐘的階梯,我們才到目的地。

  「好漂亮……」

她感嘆。

  眼前是一棵盛綻的櫻花樹,樹下有兩塊用漢白玉做的墓碑。

  「對吧~對吧~這櫻花樹是我當時買來的喔!哈哈哈哈哈哈!」

我得意的大笑。雖然錢是和那個男人先借的,不過也還清了。

  「爸爸。你到底多有錢啊?」

  櫻疑惑地看向我。

  「超有錢!哈哈哈哈哈哈!」

  畢竟在英國上班時存的錢後來拿來創業竟然成功了。

  「不要總是那樣笑啦!真是的。」

  我看著櫻那皺眉的樣子。這、這就是反抗期?我有點無奈地說:「畢竟悲傷之後要彌補十倍的笑容嘛。」

  「那句話……是媽媽說的。」

  我點了點頭。自從和這孩子說綾姐的事,不知為何她總是能漸漸去推測她媽媽以前的表情、回答、想法。真不愧是母女。

  櫻對我笑了一下後,便走到那兩塊墓碑前,開始訴說她想說的話。

  「『父親你好,謝謝你和媽媽孕育出我,我能變成如你所看到的樣子,真是太好了。

  聽說你生前是位善良又正直的好男人。媽媽能遇見你真得很幸福呢。

  你一定覺得沒看到剛出生時的我很可惜吧。沒關係,以後就好好的關注我吧。

  還有聽小貴阿姨說我眼睛的顏色是漂亮的琥珀色,和你很像。謝謝你,給了我美麗的
眼睛能看清楚美麗的世界。』」

  櫻先對他親生爸爸訴說完後,便又向著綾姐的墓碑說:

  「『媽媽妳好,好久不見。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吧。我有成為妳夢想中的樣子嗎?

  謝謝妳願意生下我,我也很愛妳。

  謝謝妳的不顧一切,讓我擁有享受這世界的權利。

  我也遇到許多好人喔!小貴阿姨、修女、育幼院的大家、學校的朋友還有──爸爸。

  說到爸爸,他總是叫我不要叫他爸爸,叔叔就好。但在我第一次和他見面,他就快哭出來了,然後他開始和我訴說有關媽媽的事情時,還沒開始說,他就哭了。

  從那個時候我就知道,爸爸是愛著媽媽的喔。我當下也決定要叫他爸爸。

  爸爸雖然長得不錯,身高又高,看起來很紳士,但有時候會突然大笑,又會做些奇怪的舉動還會不懂女生的說些變態的話又很愛撒嬌。明明只要安靜的話,就能吸引不少女生吧。才會到現在我還沒有新的媽媽。

  不過和爸爸的這段新日子,我真的過得很開心喔。我也很喜歡爸爸開朗的樣子。往後我也會帶著笑容去享受這美好的世界的。

  最後最後,媽媽謝謝妳,我愛妳。』」

  
  說完後櫻轉身面對著我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笑了一下。

  「爸爸你又哭了呢。又要十倍的笑喔!」

  「這、這不算啦!這是喜悅的淚水不是悲傷的。」

  我看著她笑嘻嘻地走到我身旁。我用手抹掉她的淚痕後,她便滿足地說:「那再來要去哪裡呢?」

  「我媽媽那邊吧。」

  「咦──?那就是奶奶囉!」

  「嗯。所以等等不要再說多餘的話啦!」

  她對著我燦笑後再看了一眼身後的櫻花和墓碑,便逕自地向前走了。

  我也學她最後再看了一眼,心裡想著:「綾姐,看到了嗎?櫻已經是這麼善良且出色的女孩囉。」便打算轉身離開。

  
  「──欸。你喜歡櫻花嗎?」

  我彷彿耳邊又聽到了熟悉的話語。但只剩風聲和一些蟲鳴鳥叫。

  錯覺嗎?

  「爸爸!快一點啦!」

  櫻似乎在前方等得不耐煩。我向她說了句「我來了!」她便又露出那燦爛的笑容。

  看到那燦爛的笑容後,我對身後的櫻花樹小聲地說了句:「喜歡,我很喜歡。」便邁出了腳步。

  
  我想這次的櫻花永遠都不會凋零了吧。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83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6 篇留言

RacSin
個人覺得對於男主角內心戲的描述再多一些的話 這會是一篇更好的作品~~

04-26 01:04

艾利斯
感謝心得和指教 關於內心的部分我會好好學習的! 04-26 01:24
俠小刀
進來給推的+u

04-26 02:22

艾利斯
感謝推~ 我會加油04-26 07:33
Sh1elD
好文 推

04-26 03:06

艾利斯
感謝你的推!04-26 07:33
真實悖論
寫的真好
不知不覺就看完了[e3]

04-26 07:05

艾利斯
謝謝你看完的感受[e19]04-26 07:34
路人級偽娘控
害我哭了

04-26 07:51

艾利斯
你的眼淚是我最大的動力04-26 07:55
帝皇光輝
說真的,雙倍的洋蔥
真的很感人熱淚
而且算是一個happy end
小貴小姐如果可以跟燁在一起也不錯呢
感情的渲染力也很棒

04-26 08:56

帝皇光輝
我也想寫這種小說
但是不太擅長呢
只能寫出有些悲傷的小說
你寫的真的好棒喔

04-26 08:56

艾利斯
燁在我心中已經默默跟人是CP了 哈哈 不過那個人不在這篇故事

我是抱著悲傷背後總會被拯救的心情去寫的 感謝你的稱讚 我們共勉之 [e12]04-26 10:55
八千子
偶然能在場外看到這篇作品真是太好了~期待更多的創作

04-26 12:31

艾利斯
謝謝你的感想 !04-26 13:46
隨便~
寫得不錯,很正面,加油喔

04-26 13:05

艾利斯
謝謝 我散播歡樂散播愛[e16] 04-26 13:46
怠惰君
給推 已訂閱٩(。・ω・。)و

04-26 15:35

艾利斯
感謝支持與訂閱 [e16]04-26 16:10

很棒的一個作品,很有感觸,喜歡
請繼續加油喔

04-26 17:20

艾利斯
謝謝支持 ! 04-26 21:45
飛飛
點進來給你gp

04-26 20:24

艾利斯
感謝GP !04-26 21:46
拉雷米亞
這篇好棒啊!!!
餔陳得很好又有洋蔥QQ
我還要再加強文筆才能像大大一樣

04-26 21:53

艾利斯
謝謝支持 我也是菜雞啊04-27 00:54
阿桔子
你寫的好感人~我哭了(。ŏ﹏ŏ)獻上我的gp給你

04-26 23:05

艾利斯
感謝你的淚水 QQ04-27 00:56
酒漬
光是有這種對於母愛的題材就讓人覺得很新奇且難得,小綾的溫柔讓人完全無法招架啊,尤其唸信那段代替母親講出對孩子的愛更是非常感人。

04-27 05:23

艾利斯
謝謝你的感想 故事裡的溫柔 我是被鴨志田一的青春豬頭系列影響的04-27 12:05

ㄊㄓ

04-27 12:04

艾利斯
謝ㄊㄓ[e16]04-27 12:05
樹苗
推 加油喔

04-28 17:00

艾利斯
謝謝支持!04-28 22:45
熾冰
為什麼GP只能給一次... ... 這篇我早上看一次下午看一次都泛淚,真的太棒了

04-28 22:26

艾利斯
感謝你喜歡這短篇QQ04-28 22:46
S級二乃三玖廚
你成功讓一個好久沒哭過的高三學生
在一疊化學考卷面前一直擦眼淚

謝謝你讓我再次深刻體驗到
我媽給我的愛

04-29 09:55

S級二乃三玖廚
抱歉 打字的時候我的眼淚還在流

04-29 09:56

艾利斯
不會 很謝謝你的感想 我也沒想到有那麼多人喜歡 感謝你[e13]04-29 15:26
鉿撕榙
永遠都愛著QQ

04-29 11:00

艾利斯
對 愛著[e13]04-29 15:26
中二?
QQ港動

05-04 14:54

艾利斯
謝謝觀看 [e13]05-04 15:51
社畜人ㄈㄓ
我好像找回當初看長腿叔叔時的感動了 大推

05-06 16:26

艾利斯
謝謝你的感想 !05-06 16:34
浩司
寫得很好,很厲害

05-06 20:10

艾利斯
謝謝[e16]05-07 00:51
achaster
果然,有些事情還是只有短文能做到的啊。

12-11 13:41

艾利斯
長 短 各有所長[e5]12-11 15:55
黎黎貓
好看 推推~//

12-29 17:17

艾利斯
謝謝 沒想到這短篇還在創造新讀者[e17]12-29 22: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9喜歡★terry60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和老師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和老師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謝絕吃貓狗鳥糞寄生蟲學園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