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短篇】我只是偶然路過的三流驅魔師罷了

作者:貓耳寬│2018-04-25 23:53:41│巴幣:46│人氣:981
踏……踏……
 
「你……你們聽到了嗎……?」年輕的少女試圖維持鎮定,然而發顫的語氣卻出賣了她內心真實想法。
 
她用背抵靠著老舊的門板,游離的目光與急促的呼吸無不表現出此刻少女正處於驚惶的狀態。
 
少女今年剛滿16歲,乃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高中生一枚,身為高中二年級生的她身上已然褪去了國中時期殘留的幼稚,同時又尚未踏入被無數模擬試題壓得喘不過氣來的高中三年級,可以說是正處於高中時期最黃金的一個階段。
 
說歸這麼說,少女高中時期的悠閒此時卻已經到了尾聲,因為在這個暑假結束過後,她就會像無數先人前輩那樣榮登準考生的身份,而作為最後的放縱,少女與她的朋友們準備了豐富詳盡的暑假計畫,準備來一場盛大的告別狂歡。
 
此刻她們所在的別墅,正是這暑假狂歡其中一個俗稱試膽大會的環節。
 
試膽內容很簡單,就是以五人為一組前往露營地附近的廢棄別墅,在裡頭找到指定物品後折返就算完成,整個環節如果隊伍的速度夠快,約莫半個鐘頭就能完成,但是很顯然的,少女與她的朋友們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少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黑暗的房間中總算有了比起閃爍不明的快沒電手電筒更加可靠的光源,只是手機上頭的電子鐘卻顯示著4:44的數字,更重要的是打從少女與她朋友踏進這棟別墅之後,上面的時間就一直沒有改變過。
 
手機訊號是零格,想撥打電話也辦不到,少女最初也試著將這當成自己手機出了問題,但後來當她發現不光她手機,連其他朋友們的手機都一起出現問題時,情況就已經不再是惡作劇的範疇了。
 
而且令人不安的是,當剛踏入別墅外圍雜草叢生的庭院時,同隊伍中的大頭接到了一通未知來電,在電話中一個充滿惡意的陰森女聲出聲威脅了她們。
 
當時少女與朋友們沒有多想,只以為是露營主辦方安排的嚇人環節,但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那通未知來電恐怕並不單純。
 
鬧鬼的傳聞、荒郊野外的廢棄別墅、奇怪的未知來電、顯示異常的時間,莫名封鎖的大門……當以上總總要素全聚集在一起,真相已經昭然若揭。
 
眼下少女與她的朋友們面臨的已經不是主辦方安排的嚇人環節,而是切實的被扯入到了靈異事件裡頭。
 
尤其是在不久之前,少女和她的朋友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同行隊友被一名穿著素衣,長髮披臉的女人給抓進壁櫥裡消失不見,這無異於增長了一行人之間恐懼的氣氛。
 
在一陣尖叫與驚慌失措的奔逃之後,小隊伍裡面的五人已經四散各處,即使是少女也無法得知自己的其他朋友們在哪裡。
 
不過與落單的人比較之下,少女無疑幸運許多,因為在大家逃跑時與她的朋友正好牽著手,所以她們兩人沒有失散,免於了需要一個人在這荒廢別墅中探索出路的難題。
 
或許有人會認為,既然別墅的大門打不開,那麼大可以選擇爬窗戶什麼的,畢竟從二樓跳下去的死亡率僅僅只有6%,這機率其中甚至還包括了6歲以下幼童與65歲以上老人。
 
但實際上少女與她朋友早在不久前就嘗試過爬窗,但是就如同恐怖遊戲中會出現的文字描述,這棟別墅內所有對外的窗戶就彷彿和建築融為一體,無比牢固且無法以外力破壞。
 
至於兩人此刻之所以會躲在房間,而非尋找著離開別墅的方法的原因,自然不是她們選擇了消極等待,而是因為在不久之前,她們在三樓的走道上聽聞了來自同伴的慘叫。
 
當時她們正好由上而下見證了同伴被素衣女子給抓住,渾身猶如溶解一般,從腳開始逐漸軟化成一攤爛泥的慘狀,而從頭至尾,同伴的哀號始終沒有止歇,直到他徹底化作一層空皮囊後才終於解脫。
 
然後在以近乎虐殺的手段解決掉少女的同伴後,素衣女子突然抬起頭來,目光筆直望向少女與她朋友所在的三樓,露出一道駭人的猙獰笑容,那眼神似乎在訴說著:「讓我發現妳們了。」
 
接著的事情少女便不記得了,因為在與素衣女子那對血紅的眸子交會之後,她的身體就已經沒來由的恐懼給徹底支配,下意識的找尋起能夠藏身的位置,而最終被少女與她朋友選定的躲藏處正是這處位於別墅三樓一處的客房。
 
她們將門緊緊關上,同時祈禱著素衣女子不要找上門來。
 
五人的隊伍此刻已經減員的近乎二分之一,而另一名失散的同伴位在何處兩人並不知曉,但按照這個發展來看,若是沒有照到逃脫別墅的辦法,最後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時間點回到現在,在兩名瑟瑟發抖少女們躲藏的房間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踏……踏……
 
「不要過來,拜託不要過來。」少女緊閉著眼睛,雙手緊緊握著,面色蒼白的低聲祈禱,不過事與願違的是,腳步聲卻是越來越響,最終停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方才的腳步聲就像幻聽似的,房間裡面僅剩下兩名少女竭盡全力壓低音量的呼吸聲。
 
「她是不是走了?」少女的朋友小小聲地問道。
 
叩、叩、叩。
 
幾乎在這同時,被少女的背抵著的門板響起了敲門聲,還是極有節奏的三下。
 
少女給朋友使了個眼神,強支著半癱軟的身體從地上爬起來,假使門外真的是那名素衣女鬼的話,在這個房間中她們兩人也沒處可躲,因此她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將臉探向了門上被灰塵遮蓋住的貓眼。
 
少女深吸了口氣,然後用手指擦掉了貓眼上的灰塵,緩慢的湊到了孔洞上。
 
她看到了……看到了一張近在咫尺的臉!
 
「呀啊啊!」少女發出了驚恐的尖叫聲,接著就像是連鎖反應,連同著她的朋友也跟著發出高八度的刺耳尖嘯。
 
嘎滋、嘎滋、嘎滋……
 
房間裡頭棄置的老舊床板在這同時劇烈的搖晃起來。
 
門外有鬼,而房間裡頭卻出現了疑似騷靈的現象,兩名還年輕的少女面臨兩面夾擊,卻無路可走,一股強烈的絕望感從心頭瀰漫上來,她們只能緊緊抱著身邊唯一還有體溫的友人,試圖尋求無意義的慰藉。
 
幾秒過後,床的晃動終於止歇,但還不等少女兩人平復情緒,床的底下卻緩緩探出一隻纖細且蒼白得病態的女性手臂。
 
叩、叩叩、叩叩叩……
 
門外這時候依然是極具節奏的敲門聲,但是隨後少女與她的朋友卻聽見了極不合時宜的話語。
 
「嘿,Elsa。」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在充滿恐懼且懸疑的廢棄別墅裡頭,響起了知名動畫電影的歌聲,而且還是男性版本。
 
兩者的突兀性實在太強,以至於少女與她的朋友兩人面面相覷,一時間都忘記了床底下有個女鬼正爬出來。
 
「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男性的歌聲到這裡突然止歇,彷彿在醞釀著什麼,然後就在下一刻,本來被少女抵著的門忽然伴隨著一聲巨響,竟是從外頭被硬生生撞了開來。
 
從門外闖入的是一名年紀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青年,他穿著家居服的簡便T袖以及七分褲,腳上穿的還是知名品牌,上頭有著打勾符號的籃球鞋。
 
青年右手倒提著把桃木劍,身上還掛著一條疑似彈鍊,但是鏈條上卻是綁著各色不同顏色試管的肩帶,而在左手的腕部處還綁著一個與刺客教條中伸縮袖劍有八成像的裝置,此時的他正維持著抬腳踹門的姿勢,雙目如鷹隼一般迅速鎖定在已然從床底爬出一半,甚至還伸手去抓少女朋友的女鬼身上。
 
「放開那女孩,有種衝著我來!」青年如是喊道,同一時間他的左手做出了投擲動作。
 
猶如時間被撥慢似的,少女的視線追隨著青年從手裡丟出的物品而去,並看著它從面前飛過,直直砸在女鬼那張猙獰的臉上。
 
那是十字架。
 
少女還沒想出為什麼青年會將十字架當作飛行武器的答案,十字架已經命鐘女鬼,並綻放出一道燦爛卻不刺眼的白光,引得女鬼一陣尖銳嘶鳴,當白光散去時那張除了陰森弔詭之外勉強還能打上70分的面孔竟像是被潑了硫酸似的。
 
原本的兩顆眼睛此時只剩下了一顆,女鬼用充滿怨恨以及殺意的眼神瞪向青年,不過卻沒有出手,而是隱去了自己的身形。
 
「你……你是……」少女抬起頭來,望向破門而入的男青年,這前後轉折來得太快貌似自己和朋友從女鬼手上逃過了一劫?
 
「沒錯,我是精靈遊俠,我們又可以一起戰鬥了。」青年朝癱坐在地上的少女伸出手,收斂起方才那嘻笑的不正經模樣,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說說吧,妳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
還是同樣的房間,不過被青年踹開的門這時已經被重新關上。
 
青年、少女,以及少女的朋友三人席地而坐,或許是因為女鬼有過從床底和壁櫥出現的前例,幾人刻意將交談的位置選在靠門的位置。
 
青年聽完了少女講述完她們的來歷之後,眉頭深深皺成了一個川字,揮手打斷了少女的話語。
 
「我總結一下,也就是說妳們的露營主辦方聽說了這裡平時人煙稀少,而這棟別墅不僅廢棄多年裡頭還死過人,在外傳有鬼故事,所以決定讓妳們五人組隊,三更半夜的過來看看?」
 
青年在說完之後伸手拍了下自己腦袋,用著彷彿注視著什麼稀罕動物的眼神看向兩名女學生:「妳們他媽有病吧?」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被罵的女學生反射性想反罵回去,然而仔細思考起來,又赫然發現她們幾人的行為確實是和作死沒有區別,於是只好摸摸鼻子,自知理虧的低下頭來。
 
「那個,請問一下你是哪位?」
 
眼看尷尬的氣氛蔓延,少女為了轉移注意力,決定拋出新的話題,而眼下最為合適不過的,自然是詢問這名在危險時刻破門而入,丟出十字架將女鬼給擊退的神秘青年身份究竟是誰,又為何出現在這裡。
 
然後想到詢問人名字身份是誰之前,似乎應該先介紹下自己,於是少女連忙拍著胸口,自我介紹道:「許子晴,高中二年級。」
 
「葉曉瞳。」少女的朋友也報了名字。
 
「我是安子夜。」青年沒賣關子,坦言告知了自己名字,接著他忽然伸手掏了掏口袋,從裡頭取出一個黑色的皮夾,從裡面的夾層中抽出張名片遞給了許子晴:「如妳們所見,我是名驅魔師,相關頭銜都寫在名片上面了,有生意委託的話可以拿名片來找我,我給妳們打九五折。」
 
許子晴看了眼名片,上頭寫著的內容出乎意料的札實,除了簡單的名字和聯絡電話之外,名片上還註明了一切可接業務。
 
初看還不怎麼樣,但是越看就越覺得不對勁了。
 
業務諮詢、和看風水算是基本款,但是除魔部份卻分為了中式驅魔、西式驅魔,甚至還有著陰陽術等部分的業務,光只是看著就覺得相當不靠譜。
 
「你懂這麼多東西?」許子晴將名片翻過來,發現委託業務的部分竟是寫到了背面去,不過她已經不打算細看,而是帶著幾分茫然的抬起頭來。
 
按照一般慣例,那些業界內的高手不都是專精一項,而且還七老八十的嗎?學這麼多東西又這麼年輕,即使說是天賦異稟也難以取信於旁人。
 
「略懂略懂。」安子夜摸著腦袋:「呃,別誤會,這不是謙虛是真的略懂而已,我是走野路子出身,沒有門派背後也沒靠山,而通常較精深的法術那類都是需要拜師動輒修個幾十年才會的,至於西方的驅魔手段就簡單一些,但那裡的神術大多需要信仰,非虔誠信眾只能算外圍成員,最多就是買點簡單的驅魔用工具。」
 
說到這裡,安子夜取下了肩帶上的其中一記試管,在兩名少女面前晃了晃。
 
「好比說這個試管裡面裝著的聖水就是在教會那裡買的,專治各類詛咒,若被普通的鬼物標了印記,這東西也能把印記給洗掉,關鍵時候朝鬼身上砸去,威力堪比朝人類扔手榴彈。」
 
「那為什麼你剛才沒有用?」許子晴好奇的問。
 
「因為聖水很貴。」安子夜神情淡定的將試管收起:「這是加水稀釋,聖水含量只有百分之十的版本,只能驅逐一些簡易性質詛咒,要知道就連直屬教會的高階騎士也都不會把聖水當直接攻擊手段,而是拿武器泡了聖水之後,靠著上面的驅邪效果對敵。」
 
許子晴和葉曉瞳雙雙看了對方一眼,聽安子夜提起價錢問題,忽然覺得驅魔師這職業好像也沒有原本想像中這麼高大上。
 
「那陰陽術是怎麼回事?」葉曉瞳在許子晴旁邊也看見了名片上的業務內容。
 
「我有式神,雖然指揮不了,但能付出代價借用她的力量,這應該算陰陽術的一種。」安子夜做了說明,事關他的工作內容,詳盡的解說還是需要的,否則事後客人喊著要退費,還不如最開始就說明清楚。
 
「安子夜先生,我還有個問題。」許子晴看對方的眼神帶著一絲期待:「請問你能保護我們嗎?剛才你把女鬼趕跑了,她肯定不是你的對手吧?」
 
「如果是正面交手的話,我想對付她不需要太多時間,不過現在的問題是這棟廢棄別墅是她的主場,她似乎能在滿足特定條件的前提下,在別墅裡使用傳送的方式移動,若不是她盯上了妳們,再加上我從中途破門而入,否則這時候我大概還在屋子裡打轉,現在她受了傷,肯定不會輕易露臉了。」安子夜抱著手臂,接著才回答前面許子晴提出的第一個詢問:「另外關於保護妳們的事情……答案是可以,但是我得收這個數量的費用。」
 
安子夜比出了一個三的手勢。
 
「三十萬這麼貴!」許子晴和葉曉瞳有志一同的叫了出聲。
 
「呃,我想說的是……」
 
「三萬塊?這……唔,我媽媽她肯定會殺了我。」看安子夜支吾的樣子,許子晴頓時意會過來,三萬塊雖然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但和一條性命放在天平上,凡是腦袋正常的人都知道怎麼選。
 
「不,我的意思其實是三千塊。」安子夜抓了抓頭髮,又補充一句:「每人三千。」
 
三十萬和三千塊的落差實在有些大,以至於兩名女學生這下可說不出話來了,兩人的家庭都是小康,家長雖然有金錢上的管制,不過三千塊大概也就是一、兩個月的零花錢程度。
 
「這麼便宜沒問題嗎?」許子晴結巴一會兒,試圖讓自己的說法婉轉一些:「我看電視節目上的大師收費都是幾十萬幾百萬的。」
 
「妳也說了,那是大師的價格,何況來這一趟我已經收過款,遇到妳們兩個比較像是隨機任務,屬於額外補貼的等級。」安子夜並不在意的說道:「我可以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盡可能保護妳們,但前提條件是你們自己不去作死,好比說看到鬼之後就嚇得亂跑之類。」
 
聽安子夜同意帶上兩人,許子晴和葉曉瞳心中的大石總算放下,只是兩人在用視線無聲交談過後,葉曉瞳狀著膽子,出聲問了句:「安子夜先生,那你能不能先送我們出去?」
 
聽前面安子夜話裡面的意思,他似乎沒打算立刻離開別墅,仍然打算繼續去對付那隻不知名女鬼。
 
「可以,但要加價。」安子夜沒猶豫,在談價格的時候他身上全然沒有了先前不著調的氣質,而這次他伸出的是五根手指。
 
「五千塊嗎,好,我們付。」許子晴這回連考慮時間都沒有,在目睹同伴在眼前變成只剩一張人皮之後,她恨不得立刻離開這棟別墅。
 
「不,是五萬塊,一人五萬加起來合計十萬元。」
 
許子晴眉頭蹙緊,聽聞安子夜的報價,她沒有氣得跳腳喊說對方獅子大開口,前一次的報價已經證實了安子夜並非坐地起價的人,現在之所以報出十萬這個對學生族群而言龐大的鉅額肯定事出有因。
 
「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貴!」許子晴還壓得住氣,但是葉曉瞳卻忍不住喊出聲來。
 
安子夜轉頭深深看了葉曉瞳一眼,那眼神令後者不由得有些瑟縮,但好在安子夜很快就收回了視線,並替兩人解說:「我之前說過這棟別墅是女鬼的主場,要進來很容易,但是想出去可就不簡單了,之前妳們兩個肯定也試過,別說是別墅大門,就連對外的窗戶也像封死一樣,關鍵是還無法破壞。」
 
安子夜為了以示證明,左右張望了下,最後將目標鎖定在房屋一角堆放的破舊椅子,抓住了椅腳整個人原地轉了半圈,將椅子直接扔向窗戶。
 
匡噹。
 
一聲清脆的玻璃破裂聲,房間的對外窗被安子夜扔出的椅子給砸破了,同時椅子還從三樓飛了出去。
 
許子晴好奇的湊到了窗戶朝下看,老舊的椅子落到地上已然散了架。
 
安子夜維持著擲出椅子的姿勢僵持在原地,現場的氣氛一下變得無比凝重,直到好一會兒後,安子夜似乎為了掩飾自己尷尬,欲蓋彌彰的做了個誇張伸展動作,接著他忽然想起什麼,抽出了收在背後的桃木劍研究起上頭紋路。
 
拜託,現在情勢超尷尬的,就算女鬼這時候冒出來都比大家在這裡面面相覷要好啊!
 
細數完桃木劍上頭的紋路,安子夜總算抬起頭,尷尬的清了清嗓子:「咳,剛才我說到哪裡……對了,我已經利用屋子裡面的凶器在這棟別墅的窗戶上打出一個通往外面的缺口,妳們要不要考慮從這裡跳下去?這高度大概斷腿而已。」
 
他的神情嚴肅,這不是開玩笑,而是認真的向兩女詢問。
 
許子晴和葉曉瞳糾結良久,又看到了底下散架的椅子殘骸,最終齊齊選擇搖頭,若有繩子垂降還好說,但從鬧鬼的別墅跳下去摔個半殘,還得想辦法爬回露營地,這存活難度恐怕比跟著安子夜在別墅找女鬼還低,畢竟跟著安子夜好歹有人保護,但若跳樓逃生,誰也不能保證女鬼是不是真的不能離開別墅,假使在斷腿的狀況下遭遇女鬼,那可是連跑都沒法跑。
 
「我們可以去找繩子,或者是到二樓打破窗戶再跳。」許子晴抱著一絲不確定的說:「安子夜先生,如果說封鎖窗戶的力量消失,會不會大門現在也打得開了?」
 
「唔,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照理說應該算是專業人士的安子夜摸著後腦杓,語氣帶著幾分不確定。
 
到底誰才是驅魔師啊,喂!
 
許子晴強忍著吐槽慾望,努力讓自己的語氣不要起伏說道:「那能請安子夜先生您護送我們去大門那裡嗎?我們還是願意付錢。」
 
「沒問題,這個簡單。」安子夜打個響指,將桃木劍重新握好:「跟著我來吧,妳們兩個的手最好牽著,千萬不要離開我超過三步距離。」
 
許子晴和葉曉瞳握住對方的手,乖巧點了頭,隨後她倆跟在安子夜後頭一起步出了房間。
 
外頭的走道還是如先前一樣的破敗,然而問題卻是先前屋內的設計卻是完全變了模樣。
 
「之前外面明明不是這樣子的啊。」葉曉瞳難掩驚訝,然後回過頭時赫然發現幾人後頭的房間變成了一面封死的牆壁。
 
「安子夜先生,現在回頭我們選擇跳窗戶還來得及嗎?」許子晴的表情也相當難看。
 
「沒事,簡單的障眼法而已,性質和鬼打牆差不多。」安子夜毫無誠意的安撫身後兩女,接著將手覆蓋在了右眼上:「記得妳們之前問過收費為什麼會突然跳那麼多吧,答案其實就在這裡。」
 
「借用式神的力量是要付出代價的,而我的式神比較特殊,她不喜歡稀奇古怪的東西,也不會突然提出詭異的要求,取而代之的是她非常喜歡賺錢,每每看著帳戶的數字增長她就會由衷的喜悅。」
 
安子夜將覆蓋在眼睛上的手拿開,原本的黑瞳此時已經變成深藍色的獸瞳,於此同時位在安子夜身後的兩名少女看見了原先並不存在的空氣間,隱隱浮現出了一名女子的虛影。
 
女子身上明顯不是這個時代的服裝,或者說這身打扮,僅只有在他國負責祭祀的女子身上才能看見,然而若真的拿它與真正神職人員的衣裝比對,外觀上又有著幾分差異。
 
裙高過膝,腳上踩著的雖是木屐,然而穿著的卻是白色過膝襪造型的非正統足袋,同時手指間還夾著一筆煙管,這般模樣與其說是祀奉神明的巫女,倒不如說更像是外頭常見的角色扮演者,尤其是女性頭頂的部位還生著一對野獸模樣的尖耳。
 
之所以會說是生而非耳飾,自然是因為她那對耳朵不時的抖動著,其靈動的樣子絕非是偽物。
 
至於樣貌的部分,女性的外貌無庸置疑是使人驚豔的,一雙勾人的桃花眼配上姣好的面容與身材,在初次目睹時,就算是同為女性的許子晴和葉曉瞳也被對方的長相給驚得屏息,但是與容貌相比,那對獸耳以及腰椎部位露出的毛茸茸尾巴無疑更加引人注目。
 
「安子夜先生,女鬼出現了!」
 
神秘女子樣貌所帶來的驚愕持續了片刻,然後許子晴赫然發現了女子不僅飄浮在空中,連身形都是半透明狀態,聯想到之前將人化作人皮的女鬼,許子晴害怕的出聲呼喚疑似施法圖中的安子夜。
 
「噓,安靜。」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安子夜非但沒有驅逐突然出現的女鬼,反倒迅速地捂住了許子晴的嘴巴,神情中竟是流露出幾分的恐懼之情。
 
被安子夜給捂住嘴,許子晴下意識地想掙扎,但這時候她正巧看見了安子夜的臉,只見對方的一隻眼睛竟是閃爍著妖異的深藍,且瞳孔較正常的人類要尖銳許多,完全化作了野獸的瞳仁。
 
「安子夜先生,你的眼睛……」一旁的葉曉瞳沒被按住嘴,在看到安子夜的異樣後,吃驚的瞪大了雙眼。
 
「施展陰陽術時會有的變化,不用太大驚小怪,把這個想像成可租用的陰陽眼就行,順帶一提的是在這種狀態下我每秒得付一塊錢,一分鐘就可以買一個便利商店的便當,按照妳們兩個給我的委託費用,我只要超過一小時四十分鐘還維持這狀態就得倒賠,現在和妳們說明不是因為我有解說癖,而是需要讓妳們知道我幫妳們是有代價的,所以等等請盡可能配合我,如果順利的話我會盡快在半個小時解決完這個事件並帶妳們離開,如果可以的話就點個頭。」安子夜滔滔不絕說完後,低頭注視許子晴和葉曉瞳,在看見前者點頭之後,這才滿意鬆開手。
 
「安子夜先生,你剛才捂住我的嘴是怕我尖叫把女鬼引來嗎?」許子晴很是不滿,她覺得剛才這名青年驅魔師把她當成了恐怖片裡面動輒一點風吹草動就放聲尖叫的無知女性相當不滿。
 
「不是。」安子夜想也不想的回絕這個說法,擺手說道:「我是在救妳一命,妳現在看到飄浮在空中穿著巫女服活像在COSPLAY的女性是我的式神,別看她一臉雲淡風輕,彷彿什麼事情都無關緊要的模樣,其實她最小心眼了,如果妳說她是女鬼的話她肯定……」
 
話還沒說完,飄浮在空中的女子突然間雙掌一錯,冷不防的出手打在安子夜背上。
 
「咳噗。」
 
飛出去的安子夜先是撞到牆壁這才摔倒在地,在咳出口血後便維持匍匐姿勢癱倒在地上,要不是偶爾身體還會抽蓄個一兩下,許子晴和葉曉瞳甚至還會以為這名剛認識不久的年輕驅魔師此刻已經死於式神反噬。
 
而出手施以暴行,浮於空中的女子對於安子夜的慘況是這麼反應的。
 
「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講我壞話。」
 
隨後女子漠然的收回手,以橫向飄移的方式沒入牆壁,彷彿從未出現一樣的消失無蹤。
 
許子晴轉頭看了還趴在地上的安子夜一眼,心有餘悸的吞了拍胸口,天啊,好兇殘的式神。

------待續------
式神情報:
式神名稱:宮前悠歌
種族:妖狐
小檔案:
雖然身份上是式神,但悠歌很少親自出手。
往往以租賃能力的方式讓主人自行對敵。
在進行驅魔任務時,悠歌通常並不會全程陪同,即使少數時候出現,也只會在旁調侃任務進度,然後依然故我的自己做自己事情。
雖然力量強大,不過在日常相處上並不會刻意擺架子,只是總給人若即若離,帶點距離的感覺。
如果知道她喜歡的東西說不定能拉近一點距離?
不喜歡做家事,但實際上家務能力極高,但對於現代的科技產品相當苦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82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希羅哈涅
踏....踏踏
破!!!!!!!!
事件結束www((某個靈感很強的朋友X

04-26 00:18

貓耳寬
ㄅ太懂-w-04-26 19:01
Rubik
這驅魔師的腦袋沒救了

記得那筆錢給他去看腦科醫生,如果不行就送他去精神病院吧

04-26 00:53

貓耳寬
他大概還好吧(?04-26 19:00
羊肉肉肉肉
嗯....又被打的男主 W???

04-26 02:04

貓耳寬
男主(重傷)04-26 19:00
幻喵喵
我好像看到很經典的電影情況

04-26 07:10

貓耳寬
得罪方帳還想走04-26 19:00
灣狼
好兇殘的式神wwww

04-26 09:39

貓耳寬
厚,你說她壞話04-26 19:00
提醬汁◕◞౪◟◉
ヾ(́◕◞౪◟◉`)ノ 偶然路過的髒髒

04-26 10:41

貓耳寬
這次一點都不髒04-26 19:0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4-26 15:31

貓耳寬
感謝管家04-26 19:00
百合子
竟然是待續!

04-26 19:57

貓耳寬
待續!04-27 13:07
貓咪貓咪貓咪
上他!!上他!!休息500過夜3000公道價8W1

04-26 22:04

貓耳寬
上誰!04-27 13:07
Lud · Reficur
居然不是藍髮 黑藍色短和服的式神 (失望

04-27 10:07

貓耳寬
誰吶?04-27 13:07
巨像古城大鷲の桐生醬
這死愛錢的式神根本欠調教RRRRRRR讓他知道除了錢以外更重要的東西R

04-27 11:35

貓耳寬
只愛錢還好啦W04-27 13:07
leon88900
一秒一塊!太坑了吧

05-01 08:19

吹雪

少女還沒想出為什麼青年會將十字架當作飛行武器的答案,十字架已經命“鐘”女鬼

好吧..我好像有點太閒,話說,怎麼這次沒有髒髒呢?

05-07 09: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體書宣傳&試... 後一篇:【短篇】我只是偶然路過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each21103大家
小屋新增繪圖喔喔!!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