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居然莫名其妙就穿越到PM世界》第二十三章、演唱會前夕!月下的宴會!

作者:摩卡奇諾│2018-04-20 01:25:38│巴幣:28│人氣:821

這章開頭我要先做些調整。

光太更名為滿充,對,就是那個體質瘦弱的少年。

雖然是大家熟知的角色,但希望大家以平行世界觀的角度去看他,因為有些設定和遊戲不太一樣,至於哪裡不一樣,就讓大家尋找吧!


------------------------------------------------------------------------------


  接下來的三天都是四點半起床,五點準時出去跑步,比起第一天延後了半小時,這都是我拚死拚活和卡琪溝通爭取而來的,問我為什麼要爭取這個......多睡那半小時差很大!非常大!

  起床部分,這三天都是卡琪來叫我的,一定有人會說:「每天都有美少女叫起床欸~好好喔!」

  如果這麼想就錯了!大錯特錯!

  卡琪只是單純怕我賴床或睡過頭,美其名稱為叫起床,實際則是監督!

  跑步訓練和第一天一樣繞水靜市跑半圈,不一樣的是不單只有我半圈,其他人(卡琪、肥羊及毒骷蛙)為了配合我都只跑半圈。

  跑完就結束了嗎?不對,這只是第一項訓練而已,接下來休息過後要做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我各三十下、卡琪各一百下),最後跟著寶可夢一起練折返跑,二隻都各一百下,全部做完才算完成了早晨訓練。

  工作方面由於市長派遣支援人員的關係,僅僅三天進度不止趕上,而且還小幅度超前,所以我們五點就收工了,也因此多了下午訓練,內容除了跑步只要繞水靜市跑三分之一圈,其他都和早上一樣。

  雖然我的標準已經降很低了,不過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運動過,光是第一天的跑步就讓我全身痠痛,後面三天我可以說都咬牙撐過去。

  生活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變化,時間回溯到魔鬼訓練的第二天。

  那天下午訓練結束,我拖著只剩半條命的沉重腳步回到寶可夢中心,剛回到大門口我一個腳軟跌倒在地,礙於手腳都軟趴趴的,一時之間爬不太起來,所以在地上趴了一會兒。

  這時有細微腳步聲傳來,接著感覺有個軟軟的東西在戳我的頭。

  我轉動頭去看,只見拉魯拉絲的手往我眼睛戳下去,我當場發出哀號,拉魯拉絲也嚇了一大跳,牠連忙退後三步,精神集中的觀察我的狀況。

  「沒、沒事啦……」

  還好拉魯拉絲的小手很軟,不然我的眼睛就危險了,嚴重點搞不好會『青明』!

  我不假思索的伸出手往牠頭上摸,觸碰到牠的頭時才意識到我做出很輕率的行為……

  拉魯拉絲很怕生,如今突如其來的動作一定會嚇到牠。

  看來又要再次接受念力的洗禮了。

  本是這麼想,身心都做好迎接念力的準備,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並沒有發生那樣的現象。

  拉魯拉絲只是乖乖的讓我摸頭,甚至會有小磨蹭的行為出現。

  我和這小傢伙的距離不知不覺間拉近了一些。

  「我沒事,只是比較累一點而已,別擔心。」我撐著身體爬了起來,對拉魯拉絲笑了笑。

  牠像是聽懂一樣點點頭,確認我無恙後牠就繼續站在小屋前『等待』。

  這段時間根據我的觀察,拉魯拉絲一天下來,扣除掉睡覺和吃飯,幾乎都站在小屋外左看右看,像是在『等待』什麼似的,日復一日的等。

  喬伊小姐甯希好像知道些什麼,但這幾天我很少遇到她,就算遇到也是匆匆別過,根本沒時間和她聊上幾句,只能擇日再問了。

  以今天的摸頭事件為契機,加上我和咩利羊的引導,拉魯拉絲願意接納米雅和滿充,他們二個小朋友為此樂的很,有空就會來寶可夢中心外面陪拉魯拉絲玩。

  另外,經過上次和卡琪的對戰,我和咩利羊意識到目前戰鬥上的『不足之處』,針對這點我已經找到『改進方式』,這幾天卡琪的魔鬼訓練結束後,我便和咩利羊到事務所後方的場地練習,相信很快就能投入實戰。

  現在我手邊只有一隻咩利羊,而且牠不知為何不記得第四招,葉幽姐推測牠應該遭遇什麼失去了記憶,而失去記憶的原因可能和第四招有關聯。

  雖說幫牠恢復記憶尋回第四招勢在必行,但這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辦到……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最可行的辦法就是將現有技能加以變化,結合咩利羊的敏捷速度,再搭配靈活的策略應用,藉此來突破窘境。

  我必須要和咩利羊一起成長,一切都是為了在這個世界生存,而且我也得尋找回到原來世界的線索。


第二十三章、演唱會前夕!月下的宴會!


  自從市長派遣的支援人員來了之後,工作進度不斷超前,支援單位與原單位雙方熟識後相處變得融洽,工作上也有了默契,做起事來順暢許多,大家臉上的緊繃神情漸漸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輕鬆愉快的表情。

  幾天下來原本排定要到演唱會當天下午完成的工作,竟然提前一天都完成了,報告上去令上層很是訝異,連經紀公司的社長都驚呼出聲。

  下班前我們全員被召集起來,通知晚上會有個小型宴會在事務所後棟宴會廳舉辦,若無正事一律都得參加,這應該是上層想慰勞大家這段時間來的辛苦吧。

  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嗨翻天,氣氛一下子高漲起來,宣布完大家便各自回去洗澡做準備。


  ◆◆


  今晚的夜色很美,沒有烏雲遮擋,得以一覽星羅棋布的星空和高掛天空的一輪明月。

  大廳之中的並列長方形大桌上,擺放著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料理。

  雖有桌子卻沒有半張椅子,因此宴會採立食形式,這是經紀公司的社長和水靜市長共同的意思,他們想藉由這樣的形式促進大家的感情交流。

  想一想也是,如果是採一般入座形式,交流的定是同一張桌居多,如果是個性外向的人就算了,但個性較內向含蓄的肯定就只會和同桌的人熟悉。

  立食形式則大不同,沒有空間限制的情況大家可以自由找人聊天,彼此很容易打成一片。

  像現在阿廣拉著山崎大叔到處找人敬酒,一臉無奈的山崎大叔因喝了酒,和阿廣敬酒之餘還會相互鬥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還有人帶著醉意在大廳中央跳起舞來,帶頭的似乎就是川口大叔,他帶著支援組的幾名男性跳著那搖搖晃晃的滑稽舞蹈引來大家的歡笑聲。

  我站在陽台上倚著欄杆眺望大廳的熱鬧景象,明明前幾天才來的支援人員,如今已經和事務所的人們聊天打鬧、把酒言歡,整個宴會都沉浸在歡樂的氛圍之中。

  大廳也有規劃一處讓大家的寶可夢們自由活動的區域,這個區域又分成食物區和自由區。

       食物區裡面擺著各種不同的寶可夢食物和湯品,吃貨型的寶可夢就窩在這一區從頭吃到尾,壓根沒有想交新朋友的打算;大部分的寶可夢都待在自由區交朋友,我們家那隻肥羊也是,牠現在正和美麗花及太陽珊瑚聊天,只見牠們一直被肥羊逗得呵呵笑。

  ......等等!我沒看錯吧?那隻肥羊居然在撩妹,而且還很有一套!

  ......肥羊你個叛徒!


  從大廳餐桌拿上來的飲料和盛有料理的盤子被我放在一旁,盤子的內容物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減少的跡象,飲料倒是少了一半。

  說來奇怪,肚子明明傳來些許飢餓感,宴會的料理又是那麼豐盛美味,但我不知為何就是沒有胃口。

  我拿起飲料杯喝了一小口。

  「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耍自閉呢?」

  一個聲音將我的注意力從大廳拉了回來,只見身旁多了一位俏皮的少女,她手拿著酒杯,輕輕搖著,裡面的冰塊相互撞擊產生了些許鏗鏗聲。

  「才沒有耍自閉,倒是卡琪妳不去找人喝酒嗎?晚一點大家都喝醉了就沒人可以陪妳喝了喔。」

  「真沒禮貌!我看起來像這麼會喝的人嗎?」

  我苦笑著沒有回應,卡琪也露出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顯然她對我的吐嘈也已經相當習慣了。

  「盤子裡的料理都快冷掉了哦,你還不吃嗎?」

  「我稍後會吃,現在沒有食慾。」

  「吼吼,我懂了,因為某人今天穿太漂亮了,被深深吸引住才沒有食慾,我懂我懂。」

  「不、不是,才不是那樣!況且我從下班後到現在都沒有看到她。」

  「她?你指的是誰呢?」
 
  「我......」

  「我可沒說誰哦!你聯想到誰了呢?」

  卡琪一臉壞笑的看著我,當下才意識到—我中計了!

  「妳妳妳......好樣的,算我認輸,投降了!」我雙手高舉一臉不甘心的表示降服。

  卡琪哈哈大笑,「鬧你真的很有趣!」

  這個傢伙......存心愚弄我為樂,這筆帳我先記著!

  我嘆了一口氣,突然想到了某件事,趕緊問道:「對了,妳為什麼要幫我和肥羊做特訓?」

  卡琪雙手撐在欄杆上,仰望著美麗的夜空,她閉上眼睛感受夜晚涼風的吹拂。

  「我希望你可以保護伊莉亞。」

  「欸?」

  「其實我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自從很多年以前失散後,就沒有再見過了,我一直在找她,不過至今都沒有半點她的消息。」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這樣靜靜聽。

  「我常說伊莉亞就像我妹妹一樣,因為她們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總是樂觀的看待事情,當然冒失的地方也很相像……不過脾氣方面就差了十萬八千里了,哈!」講到這裡卡琪不禁笑出聲。

  卡琪仰望著明月,露出溫柔的眼神說道:「所以我常不自覺把伊莉亞當成那失散的妹妹看待,或許在我心裡面認為這樣做會減輕我的思念和罪惡感吧。」

  「所以妳才更應該親自保護她,而且還有葉幽小姐在,在我看來妳們是這個事務所的雙壁!」

  「經過上次事件你應該知道有組織在打伊莉亞的主意吧。」

  「嗯......自稱『天嵐』的那些傢伙。」

  「他們的人數很多,幹部們都很厲害,我和葉幽姐不可能一直陪在伊莉亞身旁......況且我們已經被列為重點人物,只有你能陪在她身旁。」

  「這種交代式的談話,難道......」

  「明天晚上的演唱會,他們一定會出現......絕對會!」

  「我想也是,演唱會那麼熱鬧,對他們來說是絕佳下手的好機會,沒理由會放過。」

  「所以伊莉亞就交給你了,你一定可以保護好她,我相信你。」
 
  「開、開什麼玩笑!我並不像妳們有那麼多夥伴,我目前只有一隻咩利羊欸,太艱難了啦!」

       這份託付對我來說太沈重了。

  卡琪搖搖頭,「你很厲害,不論知識、理論還是戰略都遠在我之上,尤其是你的『意外性』,連葉幽姐都很肯定你的能力。」

  「不不不,沒這回事,太過抬舉我了,我只是平凡的連執照都沒有的準訓練家。」

  「真謙虛啊!你和伊莉亞約會那天的對戰應該還記憶猶新吧?」

  卡琪說的是和蛇紋熊、直衝熊進行雙人對戰那次。

  「記得啊。」

  「那次的對戰情況伊莉亞當天回來就和我說了,對於你的戰術我深感佩服。」

  「不不不,那只是意外想到的,不是每次都會這樣!」

  「是啊,這正是我所相信的,陷入危機時你能創造出『逆轉的機會』,總之伊莉亞就拜託你了!」

  我剛要反駁,卡琪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對著我笑了笑,接起電話走向了遠處。

  嗯,那通電話很漂亮斷了我的反駁機會。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追上去,這時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沐浴在月光下,身穿淡粉紅色晚禮服的美麗妖精,她手上端著一個盤子,上面放著一些料理。

  「原來你在這裡呀,怎麼不下去和大家一起聊天呢?」

  我當場愣住,說不出話來。

  「嗯?小夏君你怎麼了?」

  「原來是伊莉亞啊,我還以為是哪位仙女下凡了呢。」

  伊莉亞聞言臉馬上紅起來,「真是的,你喝太多了啦......」她低下頭避開我視線。

      「對啊,我的確喝了很多——」說完我還故意打嗝了一聲。

      「欸?」

      「喝了很多果汁。」

      「啊?吼唷——討厭鬼!」伊莉亞意識到自己被耍了馬上鼓起臉頰漲紅著臉瞪著我。

  好、好可愛,是穿著禮服的關係嗎?感覺今天伊莉亞臉紅起來超級可愛的!

  咚咚——

  耳朵可以清楚聽到我的心跳聲正在增快,糟糕,這樣下去不行!

  我將視線定在大廳的熱鬧景象上,試圖驅散怦然心動的感覺。

  眼角瞄到一道微弱的光芒,轉過頭一看,赫然發現伊莉亞戴著一條很漂亮的胸墜,其中心處鑲著一顆寶石,透過月光照射從中散發出七彩光芒,既美麗又耀眼。

  「好漂亮的胸墜。」我不禁被吸引了目光。

  伊莉亞低頭看了看胸墜,露出一抹笑容。

  「這條是我媽媽傳給我的哦!」

  「傳?這、這條該不會傳家寶吧?」

  「我也不知道呢……我只知道這條胸墜最初是我外婆的,之後才給我媽媽的。」

  「想必有什麼含意吧?」

  「或許吧……」
 
  「好好珍惜它吧!這好歹也算是歷史古物了呢!」
 
  伊莉亞愛惜般的將雙手護住胸墜,輕輕閉起雙眼,「是呀,這條胸墜是我最為重要的東西,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它的。」

  話題到這就結束了,我一時之間也找不到話題,就這樣陷入了沈默。

  這種尷尬的氛圍真叫人不自在,我打破沈默說道:「對了,妳、妳為什麼要穿禮服來啊?不是可以穿便服嗎?」

  「我知道呀,不過卡琪叫我先試穿禮服,畢竟明天會穿到,今天穿一穿若有發現什麼問題還可以處理。」

  …...那個大姐!難怪她會說『某人今天穿太漂亮』,原來那時候就在暗示了!
 
  「嘛,妳穿這套......很漂亮,很適合妳......」

  「嗯......謝謝......」

  場面再次陷入了尷尬局面,我們二個焦點都集中在大廳。

  由於受不了這彷彿降到冰點的氣氛,我倚著欄杆後仰般仰望著夜空,問道:「明天的這個時候就是演唱會了,會緊張嗎?」

  伊莉亞轉過身雙手撐在欄杆上,和我一樣抬頭仰望夜空,「說不緊張是騙人的,老實說我現在光想到明天就要上舞台,心中就會湧出一些緊張感。」

  「照平常心就好,為了這次的演出,妳不是已經竭盡全力的訓練和努力了嗎?『盡人事聽天命』,這是我家鄉的……算俗語吧,意思是妳已經盡了自己能力內所能做的最大努力,剩下的就聽天由命了。」

  「盡人事……聽天命……」

  「妳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拼盡全力去演出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謝謝你。」伊莉亞手輕放在胸口,露出一抹甜美笑容,「好不可思議......只要和你說說話,混亂的心情很快就能平復,記得上次也是這樣被你鼓勵呢。」

  「上一次?」我翻開記憶逐一尋找,我不記得有鼓勵過伊莉亞,是她記錯了嗎?

  「嗯嗯,我們一起逛街購物那天早上你也是這樣鼓勵我哦!」

  有嗎?我還是想不起來......又不能大剌剌的說我忘記了,只能蒙混過去了。

  「沒、沒什麼啦!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啊哈哈......」

  「演唱會結束後,小夏君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吧?」

  「對啊,接下來我就會前往卡納茲市,準備下個月的執照考試。」

  「如果順利考到之後,小夏君有什麼打算呢?挑戰豐緣聯盟嗎?還是......有其他計畫?」

  「呃...... 執照入手後的打算還沒有決定,咦?妳什麼時候變成好奇寶寶了?」

  「好奇寶寶!我、我哪有呀!」

  「很可疑,非常可疑。」

  我故意貼近伊莉亞,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查覺到我的視線,伊莉亞伸手欲擋住我的視線,我漂亮的閃過,繼續盯著她看。

  伊莉亞不甘示弱的繼續伸手阻擋,我左閃右閃的躲開她的手,就這樣鬧了好一陣子,最後她伸出雙手將我整個臉都蓋住才結束這場攻防戰,我們就維持這個姿勢平復一下紊亂的呼吸。

  想不到這樣玩也是會喘的!

  「對、對不起!」伊莉亞意識到雙掌都貼在我臉上,趕緊移開低頭道歉。

  「哈哈,見識到妳意外的一面,賺到了!」

  「小夏君你真的是......」伊莉亞漲紅著臉低頭咕噥著。

  「妳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才問我日後有何打算。」

   「 咦?」

  「太明顯了啦! 妳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不然肢體動作和行為也會出賣妳。」

  「嗚嗚......」

  「好啦,妳想要說什麼呢?」

  「小夏君考到執照後,如、如果沒有想做的事,那、那可以回來事務所......當......」

  「當?」

  「當我的......」

  「當妳的什麼?」

  「我的專任......」

  「當寵物我不要,我可不想住在籠子裡。」

  「什......不是!才不是啦!吼唷~」

  我哈哈大笑,原來逗她這麼好玩,但仇恨值肯定向上拉了不少,啊哈哈......

  「伊莉亞的意思是希望你當她的專任助理,另方面也兼當保鑣,真是看不下去。」卡琪走了過來,一臉嘆氣的說。

  「喔喔,原來如此,專任助理啊,感覺還不錯,早說嘛!」

  「還不都小夏君一直打斷!吼......」伊莉亞現在的臉和紅番茄有得拚,她微嘟著嘴撇過頭去,有點小生氣的樣子好可愛。

  「專任助理嗎......但事務所那邊......」

  「你這段時間的表現不錯,加上先前你找回向尾喵,甚至捨命相救伊莉亞的功績,不止上層,連社長都讚賞有佳,所以我想是沒問題的。」

  「這樣啊......我—」我望向伊莉亞,她馬上伸出食指抵在嘴唇上。

  「沒關係,不用現在答覆我,演唱會結束後再告訴我答案就好。」

  我還來不及回話,就從大廳傳來對伊莉亞的呼喊聲,只見她對我和卡琪微微點頭後便下樓去。

  這時大廳的背景音樂換了,換成輕快節奏的舞會音樂,由伊莉亞率先起舞,眾人也紛紛跳起舞來,沒多久大廳就從立食會的歡樂氣氛轉變成舞會氣氛。

      「專任助理……嗎,好像也不錯。」

  就在我還在發呆的時候,背突然被拍了一下,我才回過神來。

  「在叫你呢。」

  「啊?」

      視線往下看去,伊莉亞站在樓梯下方對我揮手,示意我下樓。

      「去吧!」卡琪朝著我背上一拍,露出豪爽的笑容。

      我剛走下樓,伊莉亞馬上牽著我的手走向大廳中央,她這個舉動引起大家的注意,一路上被這麼多人關注讓我很不自在。

  伊莉亞牽著我走到大廳中央才停下,她轉過身面對我,雙手輕輕撩起群擺,雙腳呈現一前一後,微低下頭優雅的說道:「有榮幸能邀請你陪我跳一支舞嗎?」

  「蛤?跳舞!我穿的是私服欸!」

  「沒關係哦,這不是正式的舞會,只是即興的舞會而已,大家也都穿著私服跳舞。」

  「這樣啊……不對不對!我打從娘胎出生從來沒參加過舞會,完全是個大外行。」

  「沒問題的,我會引導你的。」

  「夏日兄弟,大膽的跳吧!不會跳就隨便跳吧!」阿廣用力搖晃手上的酒瓶大喊,旁邊的山崎大叔頻頻閃避晃動的酒瓶,嘴上不斷的辱罵著。

  「跳跳跳!歌姬都邀請了,是男人就跳!」醉醺醺的川口大叔也學著阿廣搖晃酒瓶大喊。

  「是啊是啊,跳啊!」
  「你還是不是男人,勇敢跳吧!」
  「害羞個毛!是男人就跳!」其他人也在旁邊跟著附和。

  「小夏君,來吧。」伊莉亞再次做出邀請。

  對方可是偶像歌姬,都被這麼邀請還拒絕的話就太難看了,所以我硬著頭皮和伊莉亞跳起舞來,這一跳引來大家熱烈的讚賞及加油聲。

  感覺的出伊莉亞為了配合我步調放得很慢,伊莉亞用她的腳步緩緩引導著我,讓一開始歪七扭八、十分笨拙的舞步,漸漸變得比較像樣一點,不過還是很笨拙就是啦。

  過程中我不經意朝二樓看去,只見卡琪用一種很複雜的神情看著我們,當她和我眼神交會後馬上露出笑容,隨後便離開了,依方向來看應該是去陽台了。

  「小夏君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們繼續跳,跳吧跳吧!」
  
  「嗯嗯,好唷!」


  卡琪獨自站在陽台吹著涼風,她從懷中拿出一個老舊的懷錶,上面的指針已經不會走動,永遠定格。

  隨著卡琪按下按鈕,懷錶打了開來,蓋子內側貼著一張照片,從照片上看來似乎是全家福照。

  照片上的背景是一隻土台龜,以牠的龜首為中心點,一對男女站在其二側,龜首正上方坐著二個小女孩,其中較年長的茶色髮女孩抱著栗色髮女孩對著鏡頭綻放天真無邪的笑容;另一位栗色髮女孩則是一臉不情願的扯著土台龜背上的樹葉,沒有看鏡頭,不知道為了什麼在生氣。

  卡琪靜靜的看著照片,臉上充斥著懷念但又帶著些許的哀傷。


《121號道路森林深處》

  在這片綠意盎然的森林之中停著一艘墨綠色飛艇,艇內的人員忙碌的奔走著。

  唯有一位金髮男子什麼都沒做,他獨自站在甲板上,眺望遠處的水靜市景色,若有所思的樣子。

  「希蓋爾大人!」一位女性下屬來到名為希蓋爾的男子正後方畢恭畢敬的呈蹲跪姿。

  「是『玫瑰』嗎,你們那裡的準備工作進行得怎麼樣?」

  「報告,準備工作大致上都完成了,隨時可以出動。」

  「很好!『獵犬』呢?能出動的有多少?」

  「是!目前能投入實戰的『獵犬』有二十隻左右。」

  「好極了!明天全部出動!」

  「二十隻都出動?」

  「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報告沒有!」

  「那就好,妳可以退下了!」

  「是!」

  「水靜市的各位,你們可要好好享受今晚、好好珍惜現在的歡愉時光吧——!」希蓋爾看著水靜市的夜景哈哈大笑道。



——【距離演唱會倒數一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17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奇寶貝|寶可夢|戰鬥|冒險|穿越

留言共 7 篇留言

チリー

宴會裡頭都是賤人(欸?!
是說演唱會反派是要搞多大...

04-20 04:07

摩卡奇諾
會搞有點大……因為那人的作風一樣如此,哈哈04-20 07:09
莫莉安
現實中真的很討厭那種借酒裝瘋或是在旁邊打嘴砲負荷的傢伙呢…

04-20 15:01

摩卡奇諾
對啊,在旁邊瞎起鬨的那些人確實很煩~04-22 20:08
熾燄蒼狼
終於更新了~~~

等好久了 ^^

我期待 下一集大事件~~

04-20 21:09

摩卡奇諾
現在沒辦法像之前那樣很快產出一集~
我會盡量啦!請今後也繼續支持!^^04-22 20:09
吳旻( °∀°)
操死主角 (灑花

喔 主角不是肥羊嗎? 操死主角!

(被賦予重任的那種感覺啊......壓力滿滿ˊˇˋ

04-21 01:21

摩卡奇諾
肥羊比主角還會撩妹,夏日大悲劇XD
是啊,滿滿的壓力~~會把夏日操瘦04-22 20:10
Aite
暴風雨前的寧靜呢(茶
越平靜,波濤越大呀~

04-22 02:35

摩卡奇諾
越溫馨的前夕,通常事件都越波濤XD04-22 20:10
迷途在網絡的無藉之徒
期待精彩的搶奪戰 ,應該有滿滿的搶奪計畫,等不及啦!

04-22 17:00

摩卡奇諾
繼續看下去吧!
看看『天嵐』這次會搞出什麼大事件~04-22 20:11
熾燄蒼狼
更新 求更新~~~

05-15 2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teko535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角色設定vol.1 - ... 後一篇:角色設定vol.1 -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201665大家
今天晚上十一點玩原神,歡迎來看,預計2點下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0Qcf6TCLac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