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九尾狐所守護的秘密 第三章─被稱為赤崎麻耶的少女─肆

作者:殘星│2018-04-19 17:50:31│贊助:2│人氣:81
「如果要點餐的話,請按服務鈴。我們就會替您們服務了。」

「太好了,我一直都很想來這裡耶!」

伴隨著兩個極度的溫差對話從身旁傳來,我只有感受到麻耶的興奮。

至於服務生的部分,她就是很正常的人。

但我面前的羽織。她就像是還未習慣新家的小狗般,緊張地四處張望。

「這裡是哪裡啊……」

羽織語帶顫抖的說著。

「這是家庭餐廳,簡單來說就是吃飯的地方。」

「……家庭餐廳?」

她有些謹慎的看著四周,並重複的唸了一次我所說的。

「有想吃什麼嗎?」

我無視於在一旁興致高昂的麻耶,並將菜單遞給羽織。

「這個……」

她看了幾頁後,毫不猶豫就指了其中一個套餐。

……嗯,是兒童餐耶。

還是建議羽織換別的料理好了。

「這是兒童套餐唷,不考慮點別的嗎?」

「這個就好了,有跟爸爸跟媽媽的回憶在……」

羽織搖了搖頭,並小聲的說著。

看來她還沒有完全習慣這裡的感覺。

只是挺讓人意外的耶,大叔以前竟然有帶女兒跟老婆去家庭餐廳的過去。

我本來想說他會是個比較狂野型的老爸……

不對,等一下啊,為什麼我會自顧自的將大叔認為是狂野型的老爸啊?

不管怎麼想,怎麼看。那位大叔根本就是個溺愛女兒的蠢老爸吧?

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一臉認真的說『羽織很漂亮沒錯,但你絕對不准碰她啊!我以羽織父親的身分,對你做出提醒!』

要是真的喜歡上羽織,難保大叔不會在之後發生什麼慘況時淡淡的抽起菸說句『抱歉啊,喜歡羽織的傢伙全消失!』

絕對不要啊,就算退一步來講,我喜歡上羽織的話,我也不可能會認同這種溺愛女兒過度的蠢家長的!

「剩下你了唷,阿光!還是要用光源氏來稱呼你呢?」

「不必了,那種與我沒有任何關聯的小說人物就不要拿來稱呼我了!還有,漢堡排定食……麻煩了!」

我低下頭,一方面是為了抵擋住麻耶的眼神攻勢,一方面則是因為服務生有些漂亮而盯著看許久的害羞。

「好的,重複為您們確認餐點內容。漢堡排定食兩份、兒童套餐一份,都附贈飲料吧無限暢飲對吧?」

「是~麻煩了!」

伴隨著漂亮的服務生小姐的離去,我們的討論即將開始。

「光源氏!難不成剛剛那位姊姊讓你動心了嗎?啊,不過這也沒辦法呢,因為人家很漂亮嘛~」

麻耶伸出了手摸著我的頭,並一臉認真的點著頭自問自答著。

「才、才沒有這回事!還有不要在叫我光源氏了!」

「是是~真是不坦率的孩子呀。你說是吧,小羽織~」

「小光,有時候很冷淡!」

仍然不習慣這環境的羽織,只有淡淡的說出了這句。

「才……」

……沒有這樣子呢。

我說不出口,為什麼我會對這個才認識不到兩天的女孩子這樣呢?

心臟跳得很快,就好像越來越脫離常軌了。

只要一看到羽織失落的表情,就會怪怪的。

明明對麻耶這初次見面的人,我都不會那樣啊。

到底是為什麼啊……

「「……嗯?」」

看我掙扎了許久,就連餐點送來後連一口都沒有動的情況下,羽織及麻耶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抱歉,不小心發呆了一下!」

我如此說完後,拿起刀叉開始弄起那塊漢堡排。

「那麼,既然阿光回神過來了!我們就來討論第一件事吧!」

當我叉起一塊肉放入口中時,她們便開始討論起了關於之後的種種。

直到,我吃飽後,才剛拿起旁邊的可樂準備整杯暢飲而盡時……

麻耶突然的看著我說:「那麼,重要的事情之一!小羽織你的行李都準備好了對吧?」

確認羽織點了點頭後,麻耶又繼續轉向我說明……

「太好了,我在午休前也聯絡的一個朋友!她現在應該也幫我處理好了才對!畢竟,身為阿光未來的同居人,我們還是得通知你一聲嘛!」

雖然前面的那些話並不重要,但聽到了最後的同居人時,我嘴裡的可樂不爭氣的噴了出來。

要是太陽照射,肯定能變成彩虹的吧……

「好髒!」

「我們兩個要一起住進去,你會緊張啊?阿光~」

無視於我那樣震驚的兩人,羽織自顧自的拿起衛生紙擦起了被噴到的地方,麻耶則是毫不在意的損著我。

「對不起!但是啊,我的飲料會噴出來,怎麼看都是因為妳那突然的同居宣言吧!」

我在和羽織道歉後,馬上就用手指著身為兇手的麻耶。

「喔呀~你的意思是,身為處男這樣太刺激了嗎?」

對啦,我是處男……那又怎樣!

這種話,我絕對說不出口的。

不只是丟臉,還會讓周遭的人白眼。

「才不是!只是覺得既然要住的話,那就早點通知嘛!這樣子,我才好準備很多事情呢!」

「……」

等到自己說完話後,才又開始反悔的我。

就在家庭餐廳內,慘遭了眾人的白眼。

以及羽織的無言抗議。

要說自己沒有帶有其他思想去看待她們兩個,這絕對是騙人的!

畢竟羽織跟麻耶兩人,真要說的話,絕對是比世界上的很多人還要漂亮吧。

對我而言……

也因為這樣,我才覺得害羞啊!昨天羽織是因為受傷的關係,才進到了家裡。

今天放學結束的時候,已經跟另外一個同班同學(女)一起的住進了家中!

這種戀愛喜劇般的情節,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出現吧。

特別的是我之前還是個尼特,這更是不用想了。

「這樣子啊,要準備那些東西的確是很辛苦呢!各種意義上~」

像是發現了我的藉口,麻耶一臉悠閒的拿起攪拌棒,攪拌了一下紅茶後,就這麼的喝了起來。

「是要準備防範夜晚的飢餓嗎?」

與此同時,羽織誤解了我所說的意思,展露出隨時可能化身為尋找食物的獵犬的實力。

「嘛……」

尷尬的我,只能苦笑來回應羽織。

「那麼第二件事,希望你們可以去參加個社團什麼的!」

「……誒?」

去參加社團?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會要求說,社團什麼的都退掉才對啊。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要參加社團啊?

「順帶一提,我是歸宅部的喔~」

「那不就是回家社嗎?根本就不是社團吧!」

「不,你錯了喔!我們這社團,在這所學校裡可是強社喔!」

麻耶一臉認真的說著,甚至還散發不可抗議的氣場。

只是,明明就只是個歸宅部,到底為什麼會被稱為強社啊?

就算是某個學園的手工藝社,她們可是有實際戰績才成為學校裡的強社啊!

相比之下,歸宅部……

那要成為強社,這比登天還要困難吧。

「喔,那還真厲害呢!」

為了防止一連串吐槽,導致我遭受到半強迫的入社,所以我選擇盡可能冷漠一點。

「那,有興趣嗎?歸宅部,你們兩個一起加入!」

聽了我的回答,麻耶的眼神逐漸地從正常視線,變成了星星般的雙眼。

要說她的眼睛會發射光束,我也會相信……

只是,這時候的勸誘,果然還是拒絕吧!

反正我也沒有必須要參加社團的依據,就算有,我也會無視掉吧。

「我拒絕!」

「我想加入!我想變成強社的一員!」

在我拒絕的同時,羽織握住了坐在她旁邊的麻耶的手。

她的眼眶微微的濕潤,就像是被感動到了一般。

明明除了強社以外,什麼都沒有說,竟然能夠讓羽織感動,她的淚點到底多低啊……

「所以,光源氏不加入啊?」

「就說不要用那名子叫我了啊!」

「嗚嗚……人家、人家……只是單純希望黑羽同學能夠加入罷了。明明……水瀨同學都已經說要加入了,為什麼黑羽同學要拒絕呢?」

麻耶趴在桌上,不斷的發出哭泣聲,以及有些含糊不清的話語。

總結起來,那就是在罵我『為什麼不加入啊,笨蛋!』那樣的語氣。

如果我是某個極為強大的男女平等主義者,他肯定此時會以使用技能來當作威脅,要她不要再哭了吧。

雖然會讓人哭得更嚴重就是了……

只是啊,這下子我真的不好拒絕了。

整個家庭餐廳的人都在看我耶,用那種像是看垃圾一樣的眼神……

明明我才是被欺負的那個人耶?

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啊!!

『那傢伙竟然讓那麼可愛的女孩子哭了!』

……我才是受害者好嗎?

『好可憐的孩子,竟然被那個人眼神汙辱了!』

我才沒有用眼神汙辱她!這只是你單方面的認為吧!

『好可愛的男孩子呢,而且,屁股也挺不錯的!就決定是他了!』

你決定個什麼鬼啊?再說了,你說的屁股,到底是指哪方面的事情啊?

「真是的,我加入就是了!」

在眾多的白眼下,我還是屈服了。

或許會有人認為會看懂氣氛的尼特族,只不過是二流罷了。

但我在這種壓力下,雖然是有著許多的不情願,可是還是得答應。

否則我甚至能夠想像出那群人把店門給封住,不讓人進出的畫面。

「那麼,你們兩位就是我等歸宅部的一員了~」

聽到了我被迫答應的回答後,麻耶一臉幸福的握住了我們兩人的手。

完全沒有受到剛剛被我拒絕而哭泣的影響,臉上甚至連半滴眼淚都沒有。

「剛剛那時候趴在桌上哭,其實是騙人的吧?」

「不是唷!」

「那為什麼你的臉上會沒有流出眼淚呢?」

「既然確定了社團以後,我們該說重點了!關於敬司哥,他在失蹤前囑咐我要轉達的訊息。」

「「……」」

我原本是想吐槽吧,我必須承認。

麻耶她突然的轉換話題,完全沒有打算解釋剛剛到底是真哭還是假哭的意思。

換言之,我是想吐槽的,以我的全力!

但是,她又在後面拋出了對我跟羽織極為重要的球。

─大叔最後的訊息。

我個人是不曉得大叔最後到底是怎樣了啊,他也不怎麼打算跟我提起。

我與大叔的對話,有一大串都是廢話,甚至是在談羽織的事情。

所以,我很想知道大叔最後的訊息是什麼?

替他報仇?替他找尋什麼?

又或者是,為了防止祕密被發現,需要我們重新從敵人手裡奪回那樣東西?

不管是哪個,難度都是非常高的。

我也沒有主角光環,又或是只要靠著那奇特的性格就能得到新夥伴的能力。

我只有大叔所託付給我的,根本沒有使用過的力量……

「那我開始唸了喔……」

1.不要亂碰我的女兒,那怕是膝枕也不行!

2.我並不清楚,你是否會有任何問題。要是有任何意外,我會使用最終方案。

3.關於使用力量的時候,請在你腦海裡想像你心目中最強的人。

4.石碑,就藏在……

5.請保護好我的女兒─羽織。麻耶也麻煩了!

「就這樣子。」

麻耶一臉放鬆下來的表情,也許是一直以來都埋在心裡吧,說出來後舒暢了不少。

只是……

「為什麼第五點,那個不知名的石碑存在的位置會完全不清楚啊?」

「嗯嗯!」

羽織點著頭,一臉疑惑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應該說我對於那件事的印象已經變得模糊了!」

麻耶啜了口紅茶後,一臉認真的說著。

「變得模糊了?」

「或許是我死了……不,沒什麼呢~」

麻耶一臉慌張地拿起裝著紅茶的杯子再度啜飲了一口。

但是她所說的話,甚至有許多的疑問。

……死了?

我印象中,羽織好像也說過相同的話。

是大叔做了什麼嗎?

還是說妖怪的力量又能做出許多完全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現象?

不過啊,感覺好像越來越說得通了。

雖然在關鍵的部分,我仍然想不通,但是既然麻耶自己不小心洩漏了一些的事情,那就表示目前整體而言還是由大叔在主導,而不是由陰陽師那邊吧。

可是,等一下啊……

要是陰陽師那裡同樣也有什麼的動作,我們這邊都沒有發現的話?

但是……以大叔溺愛女兒的程度,很難想像大叔他並不會做出預測才加以迴避啊?

感覺事情還真是越來越複雜了,

「我會保護好你們的!雖然我並不曉得自己有沒有辦法,但是大叔都這樣說了,總感覺沒辦法忽視呢!」

我挺起胸膛,認真的說著。

並在說完後,立刻喝起了放在旁邊的可樂……

「這是我的……」

─噗。

並在聽到了羽織提醒後,就這麼的將可樂給噴出。

「如果想喝的話,我不太介意。但是這樣子噴飲料,很不好看喔!」

「是……」

我有些愧疚的看著對面的兩人,正拿著服務生小姐匆忙拿來的毛巾擦拭著被我噴到可樂的地方。

「那麼,回家吧!我還得跟伯母打聲招呼呢!」

在檢查完全身被噴到可樂的地方都擦乾後,麻耶就這麼的站了起來。

「啊……嗯。我去結帳吧……」

在麻耶之後,羽織也跟著起來。

至於我,則是為了表達歉意就這麼拿起單子去結帳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61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期待後續

04-19 21:02

殘星
非常感謝的說! 後續肯定值得期待的!04-20 22: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ay312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為了償還父親欠下的債務,... 後一篇:關於白崎大小姐威脅我成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huangYue巴友們
大家安安~樁月的插畫日更中,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到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