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實體書宣傳&試閱】勇者大人,我是非攻略對象07!

作者:貓耳寬│2018-04-17 21:16:29│巴幣:48│人氣:1249


《勇者大人,我是非攻略對象!07》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開放預購。
註:本書為R18,需註冊會員才可訂購。

PS實體書店要等4/19號唷。
本次書中也內附高尺度彩頁,以及圓周率(阿拍)和希羅哈涅的高尺度彩圖,當然完整版就要請各位購買書後欣賞囉=w=

圓周率(阿拍):


希羅哈涅:
 
---本集簡介---

解決王都別墅的鬧鬼事件,本以為終於能夠享受短暫的優閒生活,然而假三無屬性的夏洛特居然在這時提出了讓我跟她去法師協會外宿的邀請;原本以為會拒絕外宿提案的勇者大人,這時卻出乎意料的大開綠燈!
不對勁!這裡面肯定有陰謀,更何況學術發表會這種高大上的事和身為妖精的我未免差得太遠了。
哦……原來不是讓我作為旁聽者出席,而是以被觀察的實驗樣本的身分出席啊!這樣就說得通……可惡!妳說誰是被觀察的實驗樣本啊?

「這簡直就是奇蹟!我從沒見過在數學領域如此天賦異稟的妖精。」
拿著觀察報告的法師協會成員雙手顫抖,目光在數據文件與眼前妖精身上掃視。情緒平復後接受這破天荒事實的他,對著在場所有出席的法師鄭重宣布他們見證了一場奇蹟──
「在座的各位,這孩子打破了我們過去對妖精既有的認識,她能夠算二位數以上的加法!」

貓娘法師旅行歸來的學術發表、法師塔的外宿日常、全力在妖精研究道路上狂奔的研究團隊,以及生活在法師協會裡被觀察的妖精們……高階法師夏洛特未曾講述的過去,將於《勇者大人,我是非攻略對像!》07徹底揭曉!



---以下文章試閱---

「三、二、一……咳嗯,謝謝主播,我是特派記者如月瞬,現在讓我們來到新聞現場,觀眾且跟著我來一起看看剛才我究竟發現了什麼。」
 
我手裡拿著紙捲筒做成的假麥克風,模仿著過去在新聞上看到的現場採訪記者,對著不存在任何人的空氣自言自語。
 
縱使在場沒有其他人能欣賞我表演,但是自演本來就是為了自娛自樂。
 
不,不對,正確來說就算現場有人跳出來揭破我的角色扮演,我大概也不會有任何被撞破的尷尬情緒,反而是會開心的搭上他肩膀,向他分享不久前我所找到的世紀大發現吧。
 
OK,那麼現在問題來了,所謂的世紀大發現指的究竟是什麼呢?
 
我拿起放在桌上事先準備好的水杯,喝了口水潤潤喉,將關子賣足之後這才重新回到特派記者的身份上,一邊拿著偽裝麥克風,一邊將視線投向住宅的二樓。
 
「不說你們不知道,各位觀眾呀,剛才特派記者我發現了一個驚天緋聞,那就是在無預警的情況,被譽為法師塔新一代希望之星,年紀輕輕就已經身為高階法師的夏洛特竟是悄悄的上到二樓,然後進到了勇者大人的房間裡頭,而從她進房到現在已經經過了……」我頓了頓,斜眼瞄向牆上魔晶鐘的時間,接續道:「……距離夏洛特進到房間裡面,大概過了三分鐘時間,根據我對勇者大人的理解,如果他們之間打算做些什麼不可告人,諸如滾床單、嘿咻、或是做愛之類兒童不宜的行為,目前應該正進行到脫衣服調情的階段,相信這時候要是我突然闖進去,絕對能把兩個人抓個現行,哈哈,明天的頭條絕對是我的啦!」
 
意識到自己似乎不小心沉浸在情節裡面哈哈大笑,我連忙捂住自己嘴巴,雖然這間屋子的房間隔音效果做得很好,但是我要抓姦的對象可是那個身懷各種亂七八糟技能以及系統外掛的勇者大人,假使讓他聽到我的計劃,那麼藉由抓姦強迫勇者大人承認他與夏洛特間有不可告人肉體關係的作戰就徹底失敗了。
 
咦?問說明明勇者大人解釋過這麼多次,我怎麼還在懷疑他和夏洛特間有超友誼的肢體接觸嗎?
 
拜託我又不是笨蛋,像這種明擺著就是檯面上的藉口怎麼可能騙得了我,記得之前還沒搬到王都前,為了決定出行路線要走海邊還是溫泉而進行的黑暗火鍋對決中,儘管我因為中途逃跑沒能目睹全程,但這兩個人春藥料理吃多了,孤男寡女共處之下擦槍走火在所難免吧,何況說當我從躲藏處出來時勇者大人還一副被榨乾的模樣。
 
俗話說得好,有一就有二,勇者大人的性慾有多麼誇張我可是有親身體驗的,考慮到自從搬到王都以後,他們兩人撇開我私下「聊天」的次數開始呈線性增長,要不往那方面想還真有點困難,畢竟他們兩個總不會只是突然染上喜歡關上門愉快喝下午茶的習慣吧。
 
「換句話說,我會這麼關注這兩個人的關係,完全是出於對疑點的論證,不是因為感覺只有自己被排擠,才想要硬湊一腳的!」
 
來到夏洛特進去的房間門前,我替自己宛若狗仔一樣的行為找了合適的藉口,在擺脫僅存的一點罪惡感後,便拿起空水杯將杯口抵在門上。
 
『很簡單,近期需要妳想辦法達成的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
 
門後傳來了勇者大人以及夏洛特的談話聲,不過兩人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模糊,尤其夏洛特的位置可能離門較遠,我基本聽不見她到底說了些什麼。
 
只是聽談話內容勇者大人和夏洛特似乎是在討論什麼正經事,與我之前猜測的緋聞密會全然不同。
 
不過如此一來勇者大人和夏洛特密談的次數增加也有了解釋,畢竟現在我們所住的已經不是以前那樣中型的城市,而是人才濟濟的王都,優秀冒險者甚至是勇者的數量與以前比較起來絕對是好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差距,要想在這裡站穩腳步,肯定不是件輕鬆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初來乍到的勇者大人會和過去長期居住在王都的夏洛特打聽王都的各種大小事,或者乾脆詢問對方對未來行動方針的建議,也是很自然的了。
 
友人明明正身處人生事業的轉捩點,但我不僅不瞭解他的心情,反而還猜說他是不是藉機與同隊的獸人背地裡滾床單!
 
在想通了箇中道理後,我頓時慚愧得恨不得挖洞把自己埋起來。
 
雖然說勇者大人大概不知道我暗中的行動和猜忌,但等之後他們談話結束後,我還是正式去和他道個歉吧。
 
做好決定以後,我當下就決定在勇者大人和夏洛特結束談話前離開,只是在最後的這一刻,透過玻璃杯竊聽的門後談話內容突然變得清晰了起來。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瞬心甘情願地被我插後庭呢?』
 
勇者大人大放厥詞的話語並沒有在這裡結束,不過後續的全都是不堪入耳,即使是放在腦裡想像都會令人感到噁心的意淫。
 
這傢伙是有什麼毛病!
 
身為一名靈魂上徹頭徹尾的男性,當聽到友人說出想要爆他菊花的恐怖發言時,誓死抵抗絕對是再合理不過的反應,嚴重點就算當下割席斷交也不會讓人意外。
 
可是為什麼勇者大人一點都不擔心這點,甚至還對走後門這個偏離正常SEX的玩法產生了更強的執著?
 
是因為就算我生氣,只要給甜食就會被安撫嗎?絕對是因為給甜食我就會被安撫吧!居然這麼明目張膽利用他人本性的弱點來實現自己慾望,真不愧是徹底貫徹鬼畜之名的男人!
 
聽勇者大人把話說到這裡後,接下來他和夏洛特的討論就沒有聽下去的必要了,反正這兩個狼狽為奸的人肯定是打著接下來要怎麼玩弄我的如意算盤。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無可忍,則無須再忍!
 
我深吸口氣抬腳踹在門上,但讓我意外的是以妖精貧弱的力量,房門竟然還真被踹開了,不過這個預想之外的發展頂多讓我愣了不足一秒時間,畢竟比起糾結門是怎麼打開的問題,眼下更重要的是該如何教訓老惦記著我菊花的勇者大人。
 
不等觀察房間情況,我第一時間闖入勇者大人和夏洛特用來進行秘密談話的房間,只是等意識到情況不對時,我已經埋頭撞進了房間正埋伏著的勇者大人懷抱。
 
我抬起頭,正好與把頭低下來的勇者大人視線相對。
 
「在門外偷聽的壞孩子是誰呢?」勇者大人面露微笑,可是由於角度和光線關係,他的表情有部分籠罩在陰影裡頭,導致笑容中彷彿額外參雜了威懾與恐嚇的情緒:「瞬,壞孩子必須接受處罰,否則若一直沒人糾正錯誤,未來很容易在人生道路上走歪喔。」
 
我倒覺得接受處罰之後,更容易會出於逃避現實的心理跑去學壞,而且不清楚這是不是個人心理作用,但是勇者大人你這表情超可怕的呀!
 
「這、這個嘛,其實我只是湊巧路過,並不是想竊聽……」
 
我支吾其詞,但就在我思考該怎麼蒙混過去時,勇者大人卻滿臉笑意的抽出一隻手,指了指我還拿在手裡的玻璃杯。
 
好吧,人贓俱獲,這時候要反駁我也想不出藉口來了。
 
「OK,我承認我是想偷聽勇者大人你們談話的內容,不過絕不是你現在想像那樣,背後有著其他目的或是想抓勇者大人你小辮子之類的,我之所以會竊聽……這個……唔……」
 
我轉動著眼珠,一道靈感憑空而生。
 
「沒錯,關於我在門外竊聽的原因解釋起來可不容易,畢竟這可是涉關哲學、藝術、社會、倫理、心理、文學、生物、化學、物理、歷史、犯罪等重大層面的問題,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雖然一時之間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我的行為實際上是正當且合法,且遵循社會倫理道德的!」
 
最初開口時我還抱持著少許的不自信,不過越說內容就越流暢,到最後當胡扯完時,我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與勇者大人對望。
 
但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因素,勇者大人和夏洛特看過來的眼神卻顯得有些複雜,就像目睹了神奇的事物,好比說一隻豬憑空長出翅膀在眼前飛天一樣似的。
 
「幹麻?」我不是很有底氣的問了。
 
被這樣二話不說地盯著很讓人不自在呀!
 
就當我逐漸覺得無助和害怕的時候,旁觀的夏洛特長出了口氣,語氣間帶上感嘆:「真有默契,連唬弄人的方式都如出一轍。」
 
「欸?啊咧?」夏洛特在說些什麼奇怪的話?一時之間我覺得好像跟不上對方節奏,只得發出聽起來充滿傻氣的疑問語助詞。
 
夏洛特這回沒賣關子,她清了下嗓子,模仿著勇者大人語氣把與我方才所說藉口相似的詭辯內容重複了次,最後頓了頓,一臉無關的補充:「事實就是妳與勇者在沒有事前串通好的狀態下,拿出了同樣的說詞,不得不承認你們二人之間,確實有著某種看不見的聯繫,而且這種聯繫或許比結婚多年的夫妻更加緊密。」
 
「噁。」我表現出露骨的厭惡表情,重新換上副正色表情:「當我剛才的話沒有說,勇者大人我要自首,剛剛我的確犯下了竊聽的重大罪行,我願意接受處罰。」
 
什麼看不見的緊密聯繫,聽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與其被人這麼認為我還寧可接受懲罰。
 
「瞬,妳說願意接受懲罰?」
 
「沒錯。」
 
「認真的?」勇者大人嚴肅問道。
 
「非常認真!」我挺起胸膛來,只是因為被勇者大人擒抱的關係,這舉動變得好像在拿胸部去頂他小腹似的。
 
「OK,能坦然面對自己過錯是優秀的美德,記得好好保持下去。」勇者大人鬆開箝制,友好的拍著我肩膀。
 
奇怪,今天只是說教就放過我了?這不科學啊。
 
就在我疑惑之際,勇者大人已經彎下腰,一手穿過我的膕窩,說通俗點就是膝蓋後方,至於另一手則托住了我後背,將我以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正好今天是三天一次約定的日子呢。」勇者大人牙齒一亮,笑臉說有多燦爛就多燦爛。
 
對嘛,像這樣的發展才符合勇者大人鬼畜的個性。
 
我滿意點點頭,看來今天勇者大人也是正常運轉。
 
「我說瞬,妳不打算抵抗或是發出尖叫逃跑嗎?這麼簡單的束手就擒,完全不像平常的妳。」大概是我合作的情況相當少見,勇者大人看我連掙扎都不掙扎,反而好奇的發問了。
 
「每三天要陪勇者大人你上床一次是契約內容的一部份,我幹嘛要逃跑?」我困惑的歪過腦袋:「只要勇者大人你滾床單時不要性慾衝腦做出失控行為,之後到約定日子時我就不會抵抗,甚至會在能力範圍內配合你提出的玩法,之前在溫泉旅館時我們不是談好了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妳這麼老實還是挺稀罕的。」
 
勇者大人的臉看起來竟是露出幾分落寞,原來我不跑給你追,是件會讓你感到遺憾的事嗎?!
 
「因為這陣子勇者大人你都有乖乖遵守約定嘛,而且之前諾姆的事你也出了不少力氣,我能做的報答大概也就只有這點小事了……」
 
我的聲音越說越小,自從諾姆「死亡」以後,勇者大人就把別墅的地下室封鎖起來,雖然他什麼也沒說,但顯然是看在我的份上,將地下室默認為埋葬諾姆的墳墓,同時也算履行了我們剛搬到王都時,他說會把地下室留給諾姆還有那個只具紀念意義祭壇的約定。
 
勇者大人這麼顧慮我,於情於理我那之後都該去和他道謝,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以往簡單的話語在面對勇者大人時,卻沒法輕易的說出口,我也只好採取曲線救國的方式,用實際行動來感謝他。
 
「瞬,其實妳沒必要拿自己身體當報酬,之前我們說好是以最後誰能幫助諾姆擺脫心理陰影來打賭,我這邊可沒有取得勝利。」勇者大人在這時候卻突然客套起來。
 
以往分明恨不得找理由對我性騷擾,不過貌似每當我主動配合時,他就會莫名的退縮,真是一如既往小家子氣兼個性麻煩的男人。
 
想著就感覺煩躁起來,於是我藉著被勇者大人公主抱的高度,用手掐住勇者大人的衣領,同時換上了惡狠狠的表情:「我都說過要報答你了,少囉哩叭嗦的!這時候退縮你還是不是男人?反正這次只要是你想得到,並且我能力範圍許可的PLAY我通通都可以配合,僅此一次的大放送!來吧,Fuck me!」
 
「妳確定?要是我想玩後門妳也接受嗎?」
 
「接受,話說勇者大人你好煩啊,如果是覺得我這樣委曲求全是為了報答你導致下不了手,那就當成是剛剛我在門外竊聽的懲罰就好!」我相當不耐煩的說道:「難不成要我自己脫光爬到床上,你才硬得起來嗎?」
 
「當然不是。」自己最能彰顯男人雄風的部位遭到懷疑,勇者大人立刻一擺之前猶豫不決,語氣堅定起來:「說起來有點下流,但是在我抱起妳的時候,下面就已經一柱擎天的狀態了,何況既然女生都說到這個份上,要是無法有所回應的話,那就根本稱不上是男人的,好,根據我暗中準備的『瞬後庭開發作戰』計劃書,今天就先把前面二十種方案都嘗試過一遍吧。」
 
勇者大人的情緒到這裡已經完全調動起來,他一臉正色的看向我,鄭重許諾。
 
「放心吧瞬,我以勇者的名號……不,我以你摯友左京的身份發誓,必然會全力以赴回應妳的報恩行為,今晚絕不會讓妳睡的!」勇者大人宣示完畢,又轉頭看向夏洛特:「精力劑和魔力劑的提供就拜託了,把效力最強的帶過來!」
 
本來只是若無其事待在房間充當背景的夏洛特眼睛彷彿一亮,再次和勇者大人確定的問:「即使是試作品也關係?」
 
「沒關係。」勇者大人大開方便之門,絲毫不介意以身試藥。
 
「給我一點時間準備。」得到送上門的試驗對象一名,夏洛特不再囉嗦,雷厲風行的起身離開房間。
 
房間一下間只剩下我與勇者大人獨處,這時我衝動的情緒也逐漸冷卻,額頰間也流淌出冷汗。
 
我是不是答應了很不妙的事情啊……
 
「勇、勇者大人,在下有個小小的不情之請。」
 
「我拒絕。」
 
「你起碼先聽完我的請求嘛!」我生氣的用手拍打起勇者大人的手臂。
 
勇者大人無所謂的聳肩:「好吧,妳說說看是什麼樣的請求。」
 
「就是那個呀,你不覺得比起走後門,前面的洞用起來會更舒服嗎?」這話說完後就連我自己都覺得說服力有點不足,於是我深吸口氣,拿出準備好的第二論點來說服勇者大人:「勇者大人你好好想想,前面明明有正常的洞可以用,為什麼偏要離經叛道的走專門用來排泄的後門呢,那裡很髒的呀,加上我和你的心理狀態都是男性,要是插前面的穴就算了,但是走後門真的很奇怪耶,難不成你是基佬嗎?反正不管你是怎麼想,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
 
勇者大人等我說完後,點了點頭:「瞬妳講得很有道理,不過在接著這話題討論之前,我有東西想讓妳聽聽看。」
 
說完勇者大人也不把我放到地上,直接改為用一手抱著我的姿勢,騰空出來的另一手則從隨身空間取出了一顆錄音石,並朝這顆石頭注入魔力,讓它撥放先前錄下的聲音。
 
『勇者大人,我把你當兄弟結果你居然想上我,我的靈魂可是男性耶,你他媽是基佬嗎!?』
 
儘管可能是因為收訊不好的關係,錄音石撥放的內容帶有雜訊,不過無庸置疑裡頭錄下的是我以前曾說的話沒錯。
 
「這是第一次。」勇者大人沒頭沒腦的伸出食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勇者大人,你想上我就算了,現在居然要我幫你口X?我的心理性別和你是同性耶,你他媽是基佬嗎!?』
 
「第二次。」勇者大人彈出了第二根的手指來。
 
『勇者大人,你讓我幫你口X就算了,現在是怎麼回事?讓我換上絲襪用腳踩你的OO幫你射出來?你什麼時候培養出這方面興趣的,我才不要,這樣很噁心耶,我的靈魂可是徹頭徹尾的男性,被同性腳踩著還會興奮超噁的,你他媽是基佬嗎?!』
 
「這是第三次,接下來的紀錄不用再放,我已經明白你想表達的意思了。」我盡可能的伸長手把桌上的錄音石拿起,並對它注入干擾用的魔力,好中止它的運作。
 
曾經我對於和勇者大人滾床單這件事深惡痛絕,不過後來漸漸習慣,接著勇者大人把腦筋動到了讓我幫他口X,結果我再次妥協……一次又一次退讓的結果,就是事到如今我都差點想不起以前曾經死守的底線在哪了。
 
我深吸口氣,忘記是哪個偉大的人曾說過:「生活就像是一場強姦,如果不能抵抗,那就閉上眼睛享受吧。」而此時落入勇者大人魔掌,加上之前我們又曾經做過約法三章。
 
「很好,不就是被爆菊花嘛,我一點都不怕!」
 
即使身體變成幼女,我的內心仍是一諾千金的男子漢。
 
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用兩手抓住自己衣領,接著朝左右兩側用力一扯,將衣服內的襯衣及鎖骨徹底展現在勇者大人面前,來吧,我豁出去了!
 
「有種正面上我呀,死基佬!」
 
……
 
「對不起我錯了,拜託不要正面上我。」
 
「哈?」已經脫得精光的勇者大人手上握著他已經處於堅挺狀態的「小勇者大人」露出疑惑表情:「妳在說些什麼呢,瞬?」
 
「就是關於不久之前的失言啦,假使可以的話拜託讓我收回,每三天陪睡的約定我還是會乖乖履行,但至少別讓我再繼續保持現在這模樣了,這個姿勢很害羞啊!」
 
臉上燙得像是火燒一樣,我緩慢的將視線下移,此時我就和勇者大人一樣是處於身上沒有任何裝備的全裸狀態,只是基於我先前「正面上我」的挑釁,勇者大人在把我脫光後,特地還補了個僅作用於下半身的拘束魔法,將我腰部以下的固定為兩腿抬起,將私密部位徹底展現出來,令人害臊得臉快都快要燒起來的羞恥姿勢。
 
勇者大人做出認真思考的表情,最後左右搖頭:「雖然就算答應我也沒其他損失,不過不可以。」
 
「為什麼!」
 
「瞬,妳應該知道什麼是『介錯』吧。」
 
「介錯?是指日本切腹儀式中在切腹者用小刀割開肚子後,立刻將自殺者的頭砍下來,好幫助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折磨的行為嗎?」
 
「沒錯,介錯通常只會交由切腹者關係密切的親友或是劍術精湛的人來執行,不過他的目的並不只是幫助切腹者免除痛苦,另一個原因則是為避免切腹者因為痛苦而露出醜態,為了維持他尊嚴而幫忙送上一程。」勇者大人介紹完後,用手指了下自己:「所以為了守護重要友人立下『正面上她』的誓約,作為送她一程的介錯人,請恕我不能答應這個請求。」
 
行,算你厲害,真有夠會扯的!
 
「別擺出一張對世界絕望的表情嘛,這可是約定。」勇者大人朝我舉起右掌:「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我和他做了個擊掌動作,語氣中充滿無力感:「好啦,要做就快點做,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嗯?」
 
我轉頭看向坐在房間一角,手上還拿了本筆記本,就像是來觀摩研習似的貓娘法師,張口抱怨:「為什麼夏洛特會在這裡?」
 
「我對這次的實驗非常感興趣,畢竟在這之前從未有人喪心病狂的對妖精抱持性慾,更別提試圖開發她的後庭了。」夏洛特抬頭看了我一眼,維持著一貫的撲克臉說道:「如果記錄下來,這想必會成為日後研究課題的重要參考素材。」
 
「我才不要給妳紀錄,出去啦!」
 
夏洛特沒立刻起身,而是向勇者大人詢問:「勇者,你怎麼看?」
 
勇者大人和夏洛特勾結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我本來以為說勇者大人肯定會裝模作樣的拿出一堆理由塘塞,最後還是讓夏洛特留在現場,不過這回勇者大人卻採取了不同的行動。
 
「沒辦法,夏洛特妳就先離場吧,我們之前已經談好妳能否留下來必須看瞬的意願。」勇者大人無奈的攤開兩手,想不到他這次竟然站在了我這邊。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真遺憾。」嘴上說遺憾,不過夏洛特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就像早猜到會是這樣發展,在闔上筆記本後她真的起身離開了房間。
 
「……」
 
「怎麼了嗎?」夏洛特站在門外,看我仍瞪著她,不解的問了。
 
「把門關上!」我憤怒的大喊。
 
待在門外的夏洛特這才不甘願的把房門關好。
 
「閒雜人等已經淨空,接下來就剩我們兩個了。」我做個深呼吸,將眼睛閉上來個眼不見為淨:「來吧,像個男人一樣放馬過來!」
 
「好!」
 
由於把眼睛閉上的關係,我只能聽見勇者大人的應聲,但有時候自我封閉視覺對逃避現實並沒有幫助,要說的話,由於把眼睛給閉上,身體的觸覺和聽覺等反而變得更加敏銳了。
 
像是這時候我就能清晰的感覺到勇者大人把堅挺的那話兒頂到了我的屁股上,輕輕的磨蹭,而且上頭還濕濕黏黏的,沒意外估計是前列腺液,也是俗稱的先走汁。
 
最後那個堅硬的物體前端頂著我的屁股洞,停了下來。
 
「那麼我真的放進去了喔?」
 
為了迎接被捅,我都已經秉住呼吸準備承受接下來的疼痛了,可是勇者大人事到臨頭還在替我施加心理壓力。
 
要問我此時的心境,大概就像是被包大人放在狗頭鍘上的犯人,然而包大人午餐吃壞肚子解手去了,讓王朝馬漢等他上完廁所回來再鍘……
 
「少囉嗦,要戳就快……咕哇啊啊,進來了進來了,我的屁股要裂成兩瓣了!」
 
我本想硬氣的撂下幾句狠話,結果勇者大人居然趁我說一半就捅了進來!
 
「拜託,我什麼都還沒做,進去的只是食指而已。」勇者大人既無奈又帶著苦笑的說著,還不忘吐槽:「還有人的屁股本來就是裂成兩瓣的。」
 
聽勇者大人這麼一說,我立刻下意識的睜開眼睛,結果看見勇者大人還真的沒把自己那話兒硬插進來,而是盤腿坐在床上,只出了一根食指。
 
「喔,難怪沒預想中那麼痛。」我恍然點頭,但馬上又覺得不對:「勇者大人我不是說讓你直接進來嗎?早插早超生啊,你這樣玩弄別人心跳會嚇死人的懂不懂?」
 
被我抱怨的勇者原來是意識想聳肩的,不過想起右手還忙著,於是就改為左右搖頭,嘴裡還嘖嘖有聲,就像是在看某個不懂事的孩子:「瞬,有些東西是著急不來的,想想我當初第一次上妳之後……」
 
「能不能換個說法。」我大翻白眼,連忙打斷勇者大人:「這會勾起我不好的回憶。」
 
「OK,你想想之前我們首次合作拍攝沒有攝影機的愛情動作片後,妳不是受傷了嗎?後面還在床上躺了好幾天,事實上不光第一次,在我們剛建立超友誼關係的那段時間,妳都滿常躺床上了,但是後來隨著妳漸漸習慣,或該說下面的洞鬆弛……」
 
我抓起枕頭給了勇者大人腦袋重重一擊,大怒:「不准說鬆弛!然後給我直接講重點!」
 
勇者大人挨了一記猛擊,但枕頭本身就談不上多大殺傷力,臉上的無奈之情倒是不改:「好,重點就是我深刻認知到前戲和提前擴張的重要性,硬插一來會弄傷妳,二來是我的小夥伴也會被夾得很痛。」
 
「原來如此。」這麼一來就好懂多了,於是我滿意點點頭,再次拎起枕頭甩了勇者大人的腦袋,惡狠狠的喊:「你手上動作就不能暫停嗎?這樣被戳雖然不會痛,可是觸感超詭異的。」
 
「這無法避免,擴張兼潤滑,妳看現在起碼能放兩根手指了。」
 
我撇著嘴,對勇者大人的做法不以為然,與其被他這樣折騰我還寧可事後抹藥擦,只是在這時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勇者大人,你說要潤滑是用什麼潤滑,沾口水慢慢弄嗎?」
 
「沒吧,我以前在網路上看過一些成人書,上面說刺激菊花會分泌腸液,到時差不多就可以插了。」勇者大人把手伸出來,宛若審視一份剛完成的考券:「我覺得到目前應該是差不多了。」
 
「這樣喔?」勇者大人的說法其實我還是抱持幾分質疑的,畢竟成人類作品不管是H漫還是文字小說,裡面的內容都會用上誇飾法,甚至還帶著部分誤導性質,只是對於走後門這件事我從未有過深入理解,儘管覺得有哪裡怪怪的,但眼下除了相信對方之外,我也沒其他選擇。
 
現在下半身都還被魔法固定著,就算想逃也逃不了。
 
「那麼這次我真的插了喔?」
 
「來吧,快一點。」這回的觸感是貨真價實的小勇者大人分身了,只是由於前面我和勇者大人來來去去的閒扯,事到關頭我反而沒有了緊張情緒,只是隨便擺擺手,腦袋裡早已開始想像起事後補償的甜點會是什麼。
 
不曉得會是聖代、蛋糕,又或是是王都的特色甜點呢?
 
在我走神之際,勇者大人的下半身向前用力一頂,然後我先是感覺有一種又硬又燙的異物感,再接著就是我這陣子差不多都開始遺忘,讓人一點都懷念不起來的撕裂感。
 

「我有事情忘了提。」
 
就在我開始替接下來恐怕會非常刺耳的慘叫蓄力同時,之前被我趕著離開的夏洛特突然打開了門,哪怕眼前正上演著近似於活春宮的畫面,也無法讓她的面癱臉產生任何動搖。
 
「有很多對後門玩法的不瞭解的人認為腸液能當潤滑使用,不過實際上是不行的,因此在進行正事之前最好使用潤滑液裡外塗抹一遍。」夏洛特輕描淡寫的把提醒說完,接著淡然的掃了我與勇者大人一眼。

「不過現在看是已經來不及了。」

---其餘精彩內容,詳見『勇者大人,我是非攻略對象07!』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92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2 篇留言

百合子
今天才剛看博客來

04-17 21:18

貓耳寬
也真神速呢04-17 21:41
如月 瞬
\\\ꐕ ꐕ ꐕ////

04-17 21:23

貓耳寬
(歡呼)04-17 21:41
提醬汁◕◞౪◟◉
ヾ(́◕◞౪◟◉`)ノ 666居然出到第7本啦 恭喜

04-17 21:24

貓耳寬
要不要來08最後一集插花~04-17 21:41
楓葉⑨蠟燭
可 可惡 第三集開始就忙到忘記買了

04-17 21:27

貓耳寬
(盯~)04-17 21:40
小貓
買爆

04-17 21:53

貓耳寬
買!04-17 22:07
楓葉⑨蠟燭
也因為 這個月底才成年就是了啦

04-17 21:58

貓耳寬
(合法購買)04-17 22:07
小貓
終於開始玩後門了XD

04-17 22:01

貓耳寬
後門是很棒的!04-17 22:07
窩斯洨逼
這有預定大概幾本完結嗎 不知道要不要等完結一次收全套

04-17 22:07

貓耳寬
08完結喔,不過還是建議一本本買,因為出版社會看銷量04-17 22:09
魚大
手刀訂購!

04-17 22:19

貓耳寬
GOGO04-17 22:24
Baoz
準備好明天去買買買w ((不過第六集還沒看完orz

04-17 22:20

貓耳寬
等等居然還沒看完,對了要19號喔!?04-17 22:24
Tony
恭喜阿[e5]

04-17 22:31

貓耳寬
哼哼哼~抱枕圖暫時不知道會不會收入04-17 23:11
Baoz
謝...謝大哥提醒,剛點進來沒認真看...我是說...
販售那天衝一波就對了~

04-17 22:33

貓耳寬
衝!04-17 23:11
金魚子
買買買!!!其實我比較喜翻魔法幼女[e19]

04-17 22:35

貓耳寬
幼女太小隻惹!04-17 23:11
笨蛋瓦瓦特
>ω<

04-17 22:37

貓耳寬
OAO?04-17 23:11
凱子喵
所以終於要生了嗎(邪惡笑

04-17 23:04

貓耳寬
沒有生!04-17 23:11
leon88900
這本書已經出到第7集了,但我還是沒有勇氣買,被室友看到就死定了

04-17 23:55

貓耳寬
怕買實體書被看到也可以買電子板,不過似乎沒有插圖而且進度會慢很多喔~04-18 00:01
墨染
不能完結,都成癮了才斷藥

04-18 15:52

貓耳寬
還沒出完(?04-20 01:04
吹雪
哦哦哦哦哦,有第7集了,真的要買好買滿

04-18 17:52

貓耳寬
買吧(挺胸)04-20 01:04
佐藤砂糖
下午衝書店

04-19 10:55

貓耳寬
衝衝衝!04-20 01:03
希羅哈涅
以啪啪表示恭喜(?
恭喜第七集出版XDDD

04-19 22:37

貓耳寬
終於出版啦~04-20 01:04
阿硯
已入手,忽然想到未來貓娘解放後不知會對男主還是女主下手

04-26 00:12

風中之葉
入手了owo 但沒送東西感覺有點空虛(?

04-28 1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算天子... 後一篇:【短篇】我只是偶然路過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11l11e11v11巴友們
烤了Calli翻唱曲: 【Mori Calliop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夢碎大道 (sing 歌) Lyrics 詞 https://youtu.be/8dKbga6fzN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