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悠久行者之歌 08.Kidnap--3

作者:綺羅│2018-04-17 01:30:06│贊助:6│人氣:133
看前一篇:Kidnap--2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里奧闖出旅店大門,空氣冷冽朝他襲來,不知為何摻雜的些微的血腥味。過熱的腦袋一下子清醒過來,他喘著氣,環顧四周,現在整個小鎮都已經醒了,不過也已經不重要了。從瓦哥逃走的方向來看,應該是要從村莊東北方角離開,他得用最快的速度趕去那裡。

  瓦哥帶走了小黛。里奧讓他單獨跟人質相處、里奧說沒關係……

  里奧的思緒還是一樣混亂,亂得沒有時間決定他現在到底是憤怒還是震驚,他得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瓦哥會就這樣帶走小黛?用意到底是什麼?舉世皆知,哥布林是不可信賴的種族……瓦哥總有原因,現在帶走小黛的原因是什麼?

  里奧在村莊的穀倉外撞見一群人,臉上的油光反映著手上的火把。他們雙頰發紅、頭髮散亂,看起來情緒正激昂。
  「有沒有看到!」他們七嘴八舌的問。
  「他們說可能往這裡或逃走了。」里奧故意回答得含糊。
  「就快找到了!」一名大漢抹抹臉,「這次是帕恩家的丫頭出事了……這畜生,專挑女人跟小孩下手。」
  「我得……去鎮外找找。」里奧急著想要擺脫這群人,他得找到瓦哥跟小黛。
  「我們一定找的到的,」大漢伸手抓住他的肩,一點都沒有想要放手的意思,「那畜生受傷了,我們跟著血跡找一定可以發現他們,我聽說鎮尾的安格斯撞見了他綁架孩子的現場,你也要小心點啊!」
  「我必須……」里奧掙扎著,然而,周圍的人卻將他團團圍住。狀況愈來愈緊迫,每多拖過一秒,瓦哥跟小黛就更遠一分。

  「喂!那邊有什麼!」

  不知道是誰這麼大喊,人群立刻潰散,幾乎跟湧上來時一樣快,他們零零散散的往往前奔去,里奧先假意的跟了幾步,接著故意脫隊躲到一旁。

  已經經過多久了?他現在還追上瓦哥嗎?這些念頭剛冒出來,就被里奧給硬壓了下去。現在想這些一點用都沒有,快點找到、快點找到他們才是重點。


  里奧沿著屋簷跑過,途中闖進了民宅中央,以便躲過另外一群鬥志高昂的鎮民。他甚至看到旅店的某些客人也在搜索的行列當中,整座小鎮充滿了噪音。他繞過磨坊,水車骨碌碌旋轉著,一道陡峭的小坡成了鎮上的天然屏障,一路通到幾里開外光禿禿的惡地上。那裏的地形起起伏伏,洞穴隱藏在貧脊丘壑間,如果他的推測沒錯,從瓦哥移動的方向來看,從這裡應該是最有可能是他們的目標。
  已經沒時間了,他要抄捷近過去,就沿著沙丘的稜線走。或許會很明顯,不過他料想這小鎮一時半會沒有時間去注意一旁的沙丘有個人影。

  里奧爬上小坡,這裡的陡峭得讓他幾乎四肢著地。手腳陷進錯脆弱的地質裡,土石滑落,他趕緊抓住一旁蔓生的雜草,卻沒想到將雜草給連根扯下。他咬緊牙根,再嘗試了一次,靴子踹進了土裡,幸運地讓他踩到一塊還算是堅固的石頭。他用力,支撐著身體向上,右手試了幾下,直到他覺得自己碰到了還算堅實的部分,然後才繼續往上爬。
  在這種脆弱的土質中移動比想像中還累人。他誦唸著咒語,法術湧進他的手腳裡面,移動得更加靈活迅速了,不過也更加累人。
  他前進兩步就後退一步,又開始焦慮起來。或許老老實實的抓過去反而更快,但是看見自己已經爬了將近二十碼,仍舊決定先爬再說。距離頂部已經不遠,他一把抓住峰頂邊緣的小樹樹根,打算就這樣爬上去。然而,樹根卻開始鬆動,咬進惡地裡的淺根無法支撐他的重量,整株小樹開始傾斜。里奧眼明手快,使勁一蹬,一把抓住了沙丘峰頂的邊緣。小樹掉落,沿著鬆動的土石滑下。

  里奧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沙土,確定自己踩到了堅固的岩盤才安下心來。從這裡看,那些起起伏伏的丘陵帶更加清楚了。他踩在稜線上,朝著前方奔跑,風很強,是從西南方來的,空氣很乾燥,吐息在他眼前化為白霧,要圓不圓的月亮掛在西南方天空上。
  已經這個時候了嗎?

  他沒有時間停下來了,他像是被追趕著一般,在無比的疲憊當中往前奔馳,身後的小鎮燈火通明,鎮民們仍搜尋著某個不知名的怪物。瓦哥揹著一個人類小孩,憑哥布林的體型,應該不會走太崎嶇的路。他們會從西北繞過去,躲進那裏的溝壑裡,他位在制高點,可以從中發現他們的位置。

  「混帳!」
  不出他所料,遠遠的,一個灰色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跨過蜿蜒的小溪,看那行動遲緩的樣子,鐵定是瓦哥沒錯。他們成功過了河,到達了山腳下,卻一個閃身躲進里奧視線的死角。

  看來他時間還算充裕,他心一橫,朝著陡峭的斜坡往下跑。一開始還好控制,但路上的石塊跟雜草實在太多,不免踉蹌地辦了幾步,然後一發不可收拾。他像是往下跌落一樣,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腳步,鹿皮靴被割開了,腳掌被一旁的石塊給劃傷。他試著穩住身體,但慣性卻讓他的重心往前偏移,最後他狠狠地跌在地上,狼狽地滾了好一段路,簡直跟摔下懸崖沒兩樣。

  他爬起身,滿臉都是泥土跟草汁。小溪就在他不遠處,他隨便撈了把水往臉上潑,這下好了,青草的黏稠液體直接順著領子流進他衣服裡。他仍舊在喘、仍舊沒有停下腳步,抽出劍恨不得找個什麼東西來砍。他發狂的搜尋著,最後,在厚重的苔癬間,發現一小塊沾著鮮血的地衣,都還沒凝固。
  鮮血的痕跡往前蔓延,每個幾步都會出現,最後,他在一棵山毛櫸後面,找到一個洞口,就像是岩壁張開黑色的巨口要吞噬他一般。


  里奧幾乎是想都沒有想就鑽進了洞穴之中,洞穴很窄,簡直就像兩旁的岩壁挾帶著千萬噸重朝他壓迫過來一樣。他吐出咒語,舞光術的光球從他身邊漂了出來,照亮了前方的路。地下水潤濕了洞穴內部,地上長滿了濕滑的青苔,吊苔像是滴著水的慘綠色簾幕拂過他的肩膀。洞穴斜向地底,愈往深處就愈加寬敞,九彎十八拐的讓他沒有辦法很清楚地看清楚更面的路線。
  瓦哥是什麼時候知道這種地方?總不可能……他早就知道這座洞穴,所以把里奧他們給帶到這裡來吧?

  好像有什麼味道飄了出來……里奧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想起了什麼跟過去有關的東西。那是泥土的香味,像是甘草香混合著青草新鮮的汁液……他好像想起了什麼,有些農夫說春耕前泥土是甜的,他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

  有什麼聲音傳了出來。里奧全身緊繃,斜靠著一旁岩壁的死角,用身體遮掩住光球的光芒,雖然是在黑暗之中,不過對方看起來沒有注意到他,盲戰或許不是他的強項,但只要造成有效率的第一擊……
  那聲音更加接近了,仔細一聽,居然是個小孩子的聲音!


  我們導引溪流、疏通河水,
  秋天的泉水清澈冷冽,
  落葉是溪流的花嫁。

  那是一首兒歌,用的是當地古時候的方言,但卻是里奧從來沒有聽過的曲調。

  我們灑下雪花、呼喚靜寂,
  冬天的走獸沉睡安息,
  死亡是新生的乳母。

  歌聲更加接近了。主旋律重複了一遍,但歌詞不再遵照原本的格律,後段像是重新編過一樣。

  但如今,四季已不再重要,
  灰石與豆殼、毒藥跟網……
  穀子全年生長,
  他們征服了土地,所以我們撤退、撤退……
  然後逐漸死去。


  對方進入了里奧的攻擊範圍,里奧毫無遲疑,伸手一把就朝他抓去。
  那東西尖叫起來,牠很矮小,比哥布林矮小得多。身高只到里奧的膝蓋,通體綠色,渾身長滿了濕濕黏黏的鱗片,頭髮像是糾結的藤蔓,還長了一對兔唇。里奧一把掐住牠的腮,阻止了他的尖叫,狠狠將他壓制在牆上。牠面露恐懼,短小的四肢扭動,是一個地侏……不對,只是很像地侏而已。小型的身材、長著蹼的手腳、 太過短小的四肢跟相較之下顯的滑稽的大肚子,還有那張看似幼兒卻又長滿了皺紋的臉。這是里奧沒有見識過的東西,至少絕對不是人類。
  「你會說話?」他壓低音量,湊近那傢伙。
  牠害怕的點點頭,烏黑的眼睛望著里奧。以他的臉部大小而言,眼睛大得有點異常,而且像動物一樣沒有眼白。可能跟哥布林、地侏一樣,都是居住在地底下的種族。

  里奧仍舊緊緊掐著對方口部,側身貼到洞穴的轉角處,確定遠方沒有其他的東西接近。
  「接下來我會問你問題,你只可以用點頭或搖頭來回答,」他惡狠狠的說,小刀抵住對方脖子,「如果你敢發出一點聲音,或者讓我發現你騙我,我就殺了你,說到做到。」
  那東西害怕的點點頭。

  「你們的人多不多?有武器嗎?」
  牠搖了搖頭。
  「你們住在這裡?待在這裡很久了?」里奧繼續逼問。
  牠先點頭。對於第二個問題,他先遲疑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
  「剛才,有人抓了個女孩進來這裡,」里奧加重語氣,「他是跟你們一夥的?」

  他眨眨眼睛,點頭。


  里奧挾持著那東西,緩步的往洞穴更深處走去。牠的身體很小,可以用一隻手就挾住。里奧思緒很亂,幾乎沒有什麼辦法思考,如果這傢伙騙他、或者是牠的同類打算跟他拼命,里奧還真的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勝算,他連牠們到底是什麼生物都不知道。
  瓦哥為什麼會逃到這個地方來?他一開始就知道這裡嗎?那麼他提議要到這個鎮上也是預先安排的?那麼他跟里奧說的那些話……

  里奧甩甩頭,再次放棄去思考這件事情。

  洞窟傾斜向下,一條地下流水潺潺流過他們腳邊,濕潤的青苔反射出舞光術的黃光。地下水在里奧的靴子上激起水花,滲進靴子裡,不時會被垂掛下來的吊苔給纏住。愈往地下,空間就愈寬廣,現在里奧甚至可以直立的行走。他有種奇怪的感覺,愈往洞穴深處,就愈來愈溫暖。不像是在冬天靠近火爐的感覺,暖意直接瀰漫在空氣當中。空氣中有種味道,好像是落葉腐爛的甜味,但這麼深的地底裡應該沒有落葉才對。

  洞穴像是自然形成的,幾乎沒有看到什麼人為雕鑿的痕跡,偶爾會在地上看到吃剩的小魚或者老鼠的骨骸。到處都長滿了石筍,蝙蝠跟群居的小蟲在洞窟角落打轉。遠遠的,有柔和的白色光線從洞窟底端亮著,里奧警戒起來,握緊手中的劍。洞窟的底端是個寬廣的空間,光芒就是從那裡發出的。


  緊緊貼著岩壁,里奧慢慢的步入那裡。手中的人質躁動著,他更用力地抓住了牠。
  很奇妙,在那空間裡,找不到任何光源。光芒就像自然而然存在於四周一樣,明亮卻不刺眼。周圍瀰漫著泥土的香味,空氣溫暖得讓人想要放鬆,但卻讓里奧更加混亂。那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更多吃剩的食物碎屑,當然更沒有小黛或者是瓦哥的蹤跡。


  「放下刀子,人類。你嚇到我的孩子了。」
  一個聲音從里奧背後響起。

  里奧一驚,急忙轉過身來。聲音來自入口旁邊,一個凹陷進去的角落,他只顧著往前看,沒有注意到後面。

  「我叫你放下刀子,你們做的還不夠嗎?」
  那東西又說了。牠的體型相當巨大,里奧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巨大的生物,雌雄同體的身軀幾乎占了三個成年人的體積。牠側躺在岩壁角落,贅肉鬆鬆垮垮的垂下,四肢似乎根本沒辦法支撐其體重。五官簡直像是在樹皮上用刀口隨便劈出來的刀口;乳房垂落到腹部,龐大的臀部幾乎把角落塞得一點空隙都沒有,大腿間的贅肉垂下一截陰莖。深色的皮膚上滿是皺紋跟龜裂,腫大的雙眼往毫無精神。幾個小生物無助的躲在牠身下瞪著里奧,看起來跟他手中的生物是同類。
  「你們還是發現我們了,」牠說,「遲早會的。」

  「你們是什麼?」里奧將劍架到人質的脖子上,「人在哪裡?」

  「不用那麼著急,人類。我們根本贏不過你。」

  「回答我!」他吼道。

  「我們是這裡真正的主人!」
  牠不耐煩地咆哮,躲在贅肉底下的小生物們害怕得瑟瑟顫抖。
  「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從你們人類還沒帶著斧頭過來、矮人還沒在這敲敲打打……我們就已經在這裡唱著。是我們告訴河水該怎麼奔向大海、是我們教會走獸怎麼冬眠、是我們馴服了夏天的雷陣雨、是我們……我們是岩石、根,和奶水!」

  那東西的聲音在空曠的洞穴中迴盪。在牠說話的時候,一股燠熱的風從里奧面前吹來,像是夏末秋初的焚風,周圍的響起細碎的騷動,彷彿連地上的苔癬都要躲避這陣惱怒。里奧看著眼前的東西,如此的狼狽,如此憤怒,那張扁平的臉因怒吼而扭曲,歪斜的嘴巴大大的咧開,看起來頑固而醜陋。

  「你們是地靈。」里奧說。[1]

  里奧一直以為那只是傳說……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哪裡,只知道他們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經出現了。有人說他們出現在森林深處、溪水流轉的地方。他們會躲在瀑布的正下方,抓住孩子的腳踝讓他們溺水。他們性情古怪,難以捉摸,經過森林的旅人偶爾會遇到他們,據說他們會發出聲音吸引別人跟他們走,或在迷霧中弄出用像是火把般搖曳的光芒。那些人有些會在幾天後被發現在森林中遊蕩,嘴裡咕噥著難以理解的句子,他們說有穿著華服的人設宴款待他們,而且,完全沒有意識到已經過了好幾天。
  有人說牠們像是醜陋的小孩子;還有人說,他們穿著長到拖地的棕色長袍;甚至有人說他們,還有些長得高大俊美,言語有如蜂蜜釀的甜酒。

  「我們是記憶……」肥胖醜陋的地靈喃喃念著,「我們就是母親、是土地……」

  「夠了,」里奧打斷她,「我時間不多。那女的在哪裡?」

  地靈頓了頓,睜開浮腫的眼皮,看著里奧。
  「你們人類……」牠奮力挪動身體,想要坐直上半身,脖子周圍的一圈垮皮被牽動著,「建了村莊、放了火,每個季節都在收成。你們甚至自己種的東西了,把玉米拿去換金屬,銅的和銀的;你們讓牛隻整年懷著身孕,好提供源源不斷的乳汁。」
  「那個女的在哪裡!」里奧不耐煩的跨步向前,劍尖指向地靈。

  「土地正在死去,我們正在死去,」地靈充耳不聞,「我們的歌在改變……我們的身體,現在會感到飢餓跟口渴。我們的歌在逐漸消失,我們也開始能感受到痛苦跟憤怒……自然、土地會憤怒,土地變得跟人類愈來愈像!」

  里奧一把將手中的地靈小孩扔到地上,大步朝地靈邁去,法術灌進劍刃,長劍燃起熊熊烈焰。

  「我的長子,」地靈仍很平靜,「已經變得愈來愈像你們。我的孩子想要教教你們,什麼是土地,什麼是母親。」

  「最後一次警告!」里奧已經站在地靈身前,高舉手中長劍。
  沒想到,地靈大笑了起來。


  里奧頓住,這才看見被肥胖地靈的後方──在岩石的陰影下,他剛剛沒有注意到的角落,另外一名地靈蜷縮成一團,懷中抱著一個人類的女孩,是個不認識的女孩。地靈長著爪子的手抓著自己的乳房,湊到了女孩嘴邊,女孩渾身發抖,只是無助的抽蓄著。

  一陣頭昏腦花,脫力感朝里奧襲來:追錯人了,他把地靈給當成瓦哥了!

  「吃啊!」地靈神情惶恐,緊張的試圖哄那女孩,「為什麼不吃呢?為什麼……」
  死老鼠抵住女孩的嘴角,她哭得更大聲了。

  「你們……綁架了鎮上的小孩,」里奧按住腦袋,好像這樣就可以制止這股劇烈的頭痛,「你們想把人類的小孩,像野生動物一樣的養大……養成你們想要的樣子?」

  正在餵食的地靈驚恐的看著里奧,乳頭抵住女孩的唇瓣,而後者當然死也不肯張開嘴巴。
  「吸啊……」牠焦急地大喊,「快吸啊!我不會害妳!我可以成為妳的母親、我可以教妳啊!」
  女孩抽蓄著,用盡全力掙扎,不過另外一隻手卻被地靈給抓得緊緊的。地靈揪住她的腦袋,將她按在自己胸口,逼著她含進自己的乳頭。地靈手上還帶著傷,就是里奧在牛棚砍下的那一刀。


  「沒用的。」巨大的地靈喝斥。

  那地靈求助般的望向巨大的地靈。牠同樣有著柔軟、長滿皺紋的皮膚,藤蔓般的頭髮,還有雌雄同體的身體。只是,牠的體型比較小,差不多是人類青少年的身高,五官也更像是人類。此刻,牠渾身都在顫抖,淚水從眼角滑落。
  「為什麼沒有用?」他巍顫顫地說,手腳並用地朝巨大的地靈爬過來,扔下仍在哭泣的女孩,「為什麼沒有用呢?母親。」
  「他們是人類。」巨大的地靈嚴的說。
  「一樣的……明明是一樣的,明明人類也是喝奶水長大……」

  「她從出生起,就住在人類建成的房子裡,吃的是買來的麥子,」巨大的地靈說,「那就是她的自然。」

  地靈在地上匍匐著往前爬,眼中絲毫沒有里奧。地靈爬離了原地,里奧這才看到,在剛剛牠趴著的地方,有一具嬰兒的屍體,幾乎全部都變成屍蠟了。那應該就是上一個被地靈綁架的孩子,看起來死得並不好。

  那地靈趴在牠母親巨大的身體前,用雙手抱住腦袋。
  「我不要……」他啜泣著,「我不要就這樣輸給人類……森林都被燒掉了,我們都已經逃到這裡了……我不要……」
  「哭啊,繼續哭啊!」巨大的地靈冷酷的嘲弄道,「我們除了不停撤退,什麼地方都做不了。從好久以前就是這樣了。」

  地靈跪趴在地上,不住的顫抖著。


  「你就帶那人類的孩子走吧!」巨大的地靈對里奧說,「告訴那個小鎮,以後不會再有人被綁架了。我要跟我的孩子們離開這裡,去一個還沒被人類開發的地方,直到你們再次把我們趕走。你們贏了,走啊!」


  *


  里奧揹著那個女孩,快步走過濕潤的山丘。月亮西沉,天已經快亮了,溼氣重了起來,讓天明前的冷風特別難受。連夜的奔波,里奧也開始感到疲憊,但是仍舊加緊腳步朝著小鎮前進。

  瓦哥沒有背叛我。

  這個念頭清晰地浮現。是他看錯了,那個帶著女孩逃走的東西不是瓦哥,瓦哥只是在村人總動員的時候找了個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現在里奧可以安心的承認了:又焦急又憤怒地要跟瓦哥會合,是因為他害怕瓦哥終究背叛了他,現在他可以承認了。

  但是瓦哥沒有背叛我。他沒有帶著小黛一個人逃走。是他太多疑,他得要快點回到鎮上,快點跟瓦哥會合,然後趕緊離開這裡,將小黛交給努亞達

  想到這裡,里奧又再次加快了腳步。背上的女孩已經睡著了,她大概以為里奧是專程來救他的。
  他選了比較平坦的路走,畢竟沒有那麼趕了。小鎮被隱藏在山麓的後方,只消幾哩路,事情馬上就可以回到正軌,計畫可以順利進行。

  天空已經濛濛亮,離小鎮也愈來愈近了。剛剛只有他一個追到了地靈的巢穴,也就是說鎮民沒有找到這個被綁架的小孩,所以他們現在八成還在忙著搜索鎮內的每個角落。里奧不想要引起騷動,就把這小孩放在會被村民注意到的地方就好了。繞過小丘,小鎮已經在視野可及的地方,果然如他所料,點點火把仍舊聚集在小鎮的主要幹道上,雖然因為天亮而沒有那麼明顯,不過村民們仍然還在活動。
  所有的人們聚集在一起,沒有什麼活動。人群中央架起了某個柱子,上頭好像有些什麼。鎮民們既不緊張,也不像午夜那般發狂的搜尋著,反倒像是在參加什麼慶祝會。

  里奧不禁放慢腳步,好像有點古怪。

  村民們背對著他,圍繞著中間那個高高的柱子。他們的情緒仍然很激昂,好像有人不時大喊著什麼。

  他喘著氣,小心的觀察著狀況。這到底是……


  「洛蒙少爺!」
  一個聲音大喊。
  「我們到處在找您!」

  里奧一驚。是昨天那個守橋的大漢,他渾身髒污,但卻興致高昂。
  「你帶回了另一個被綁架的孩子!」他欣喜若狂地跑上前,一把抱住里奧,「這太好了,沒有人受傷。有好消息要告訴你,你妹妹沒有事!那個怪物被抓住了。」
  「我妹……怪物?」里奧還沒會意過來。
  「昨晚的綁架啊!」大漢滿臉笑容地大喊,「我們發現抓走你妹妹的怪物了!」

  大漢的聲音吸引了其他人,鎮民們興高采烈地湧來。

  然後,里奧看清楚了──在人群中央的那根處刑柱上,綁著的正是瓦哥。

  遊行的鎮民們圍繞著里奧,滿臉笑容的慶祝著、歡呼著,嘴裡喊些什麼里奧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瓦哥的手腳仍不時抽搐著,鮮血從胸口湧出,染紅了處刑架,腦袋歪向一旁,雙眼尚未闔上。他傷得很重,左邊頭皮幾乎被整片扯下,手指都折斷了,左腳的脛骨刺出體外。
  瓦哥的眼睛跟他對上了,那一剎那彷彿永恆。里奧不知道他還有沒有辦法認出自己,瓦哥嘴角抽了一下,可能想說什麼,也可能只是酷刑下的反射。里奧只是雙腳生根般的站在原地,什麼都感覺不到,什麼都反應不了,什麼都無法承受。


  在昨晚,地靈抓走了女孩,驚動了小鎮的人們。在里奧困馬廄裡的時候,小鎮的騷動愈來愈嚴重,人們甚至打開旅館所有的房間,只為了抓到那個躲藏的綁架犯。瓦哥連面罩都還不及戴,揹起小黛就從窗戶逃走。然而,在里奧將地靈當成是瓦哥,朝著北方追過去的時候,瓦哥在小鎮前的石橋旁被抓住了。
  在鎮民的眼中,只看到一個綠色皮膚的恐怖生物,揹著人類的女孩,瓦哥就這樣成了地靈的代罪羔羊。

  瓦哥反擊、逃跑,最後被抓住,釘上處刑架。


  綁著瓦哥的處刑架被眾人環繞著,離開了里奧的視線。里奧仍舊站在原地,周圍的人充滿善意的拍拍他肩膀,感謝他帶回了另一個被抓走的孩子。里奧口乾舌燥,什麼都沒有聽進去。
  「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啦?」守橋的大漢爽朗的笑著,「我帶你去見妳妹吧!放心,她連片指甲都沒傷到,意識清醒哪!」
  「我的、妹妹……」里奧困惑的重複一遍,然後想到了什麼,因驚恐而逐漸回過神來,「你說、她意識清醒?」

  里奧意識到他正身處危險,非常非常危險。如果小黛告訴他們一切……

  幾個鎮民們推擠著,朝他們昨晚休息的旅館走去。里奧用力咬住嘴唇,直到鮮血的甜味湧出。他從剛剛的震驚中恢復過來,再次伸手握住劍柄。要逃離這鎮上,得殺多少人?


  里奧被推進了旅店大廳裡。他踉蹌了幾步,差點跌倒,突然發現旅館裡的人比他想像中還要多、多上許多,有男有女連小孩都有。他得殺光他們所有人?

  「讓你擔心了,我沒事。」
  一個細嫩聲音響起:
  「你昨晚就這樣一個人追出去了,沒有受傷吧?洛蒙哥哥。」

  「……咦?」
  里奧看向旅店中央。小黛坐在那裡,身前放著一杯牛奶,氤氳冒著熱氣。

  「你就是這樣衝動,所以才老是被父親罵。」小黛說,「下次別再這樣一頭熱了。之後得好好謝謝大家。」
  小黛的聲音絲毫沒有動搖。

  「為什麼……」
  里奧無助的看著小黛,以及旅店裡的所有人,奮力才能將聲音從喉嚨裡擠出來,像是溺水的人掙扎著想要呼吸空氣一樣……

  「為什麼……」


  *


  還不到八點,里奧就已經頭也不回地離開那座小鎮了。他又累又渴,失魂落魄的邁著腳步,小黛跟在他身邊,回過神來,才發現他已經把整個小鎮給甩在看不見的地方了。

  他停下腳步,曠野當中什麼都沒有。

  「混帳!」他抽出劍,用盡全力往前奔跑。長劍狠狠朝地上的岩盤劈下,火星迸裂,手掌發麻,手腕發痠。里奧再次揮劍,一擊又一擊,在整晚的疲憊之中,像是要把自己剩餘的體力全部一次耗盡一樣。他聽到自己在大叫,但是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麼。手腕的痠轉變為疼痛,指尖也失去了感覺。他劈下最後一擊,長劍被反作用力彈開,落在三尺開外。一陣頭昏眼花,里奧發現自己彎著腰,狠狠地吐了一場。

  「不要這樣。」一個聲音說,「不要這麼做,憤怒幫不了你。」
  出聲的,是小黛。

  「為什麼!」里奧咆哮,「這種鳥事……發生這種鳥事……」
  「因為你不是真的生氣,」小黛說,「你只是難過。」
  「難過?」里奧仍舊怒氣沖沖的,他一把揪住小黛的領子,對著她大吼,「我為什麼要難過?又不是沒看過死人,有什麼好難過?」

  「因為他是你的朋友,」小黛翡翠色的眼睛看進里奧眼裡,「瓦哥,是你的朋友。」

  里奧不知道自己怎麼鬆開了手。他下一件知道的,就是他躺在大地上,在他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毫不隱藏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

[1]地靈
在第三紀元,迦爾人翻越白色稜線,到達了賽伯坦陸塊。由於那個地方遠離過往的世界中心蘭薩太過遙遠,因此此地許多生物跟神靈對於迦爾人來說都是神祕而危險的。
在這邊說到的地靈就是其中之一,沒有人能清楚解釋他們到底是什麼、跟土地有什麼樣的關係,隨著人類在陸塊上的開墾,認識他們的人也愈來愈少。雖然在文中地靈自稱自己「教導河流奔向大海」、「教會走獸冬眠」,不過類似的說法並沒有出現在人類的史詩《英雄記》或者維坎神族的神話體系當中。

───

其實這段好幾個月前就寫好了,一直放到現在才終於更新,不是拖稿,真的啦!

跟上一篇一樣,這裡也有致敬凱爾特神話的情節。在凱爾特神話當中,達奴神族(Tutha dé Dannan)跟日後入侵的米列西安(Milletian)人達成協議,掌管地下世界,從此神格逐漸轉變成為類似精靈一般的存在;在日後,幼鹿王子莪相(Ossian)也被帶往達奴神族所居住的精靈國度,甚至有人說就是亞瑟王傳說中的阿瓦隆(Avalon)

這種定位轉變造成神格轉變的設定非常吸引我,於是有了故事中地靈的設定。不論他們過去到底是土地化身還是艾達神,現在這裡的居民跟土地的互動關係已經有所改變,他們當然也無法以土地靈或者精怪的角色繼續生存下去,當然,牠們的奶水也無法養活人類的小孩。

然後又順便暗示他們就是傳說中的魔神仔。說也奇怪,不管是魔神仔、浦島太郎、南美洲、中國……世界各地都有這種被深山精靈帶走,許久不回的故事(某些還非常非常相像)。在上面提到的莪相王子,從仙境回來之後,也是驚覺已經是另一個時代,過去的傳說早就被遺忘;故鄉的宗教也已經被基督教所取代。
據說,回到人世的莪相,以口述的方式像當地的傳教士述說過去的傳說,這才有了凱爾特神話當中「芬馬庫爾故事群」的記載。

而那位記錄故事的傳教士,就是聖派崔克。

↑有著水汪汪大眼的聖派翠克拼貼玻璃

據說他趕走了愛爾蘭所有的蛇。一直到今天,英美仍舊會在每年的3/19,用酢漿草裝飾街道並慶祝聖派翠克節。

不過,從現實角度而言,凱爾特神話會被偷渡這麼多基督教的影子,也是這些傳教士的影響就是了(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85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DND|奇幻|跑團紀錄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黑黑黑黑黑黑
傳教士啊ww

04-19 14:45

綺羅
不過凱爾特神話能保存到現在,其實也是傳教士的功勞呢04-22 1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7.Ki... 後一篇:Frostpunk 《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xc658253巴哈的勇者們
小屋更新繪圖,歡迎來參觀參觀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