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都城:the ILLUSORY__回憶日誌 part 06

作者:十字菱│2018-04-16 19:34:04│贊助:4│人氣:283
新曆58年6月9日

       我發了封簡訊給他們:「你們不覺得《記憶卡製造相關條例》不太合理嗎?你們會不會想要反對這項法案?」

       回訊息的人是吹雪。她寫道:「不會。」

       我回了三個字:「為什麼?」

       「如果法案廢除,所有人都可以造出自己的夢中情人,甚至可以隨便更改自己的外貌,禮品店、服飾店、約會餐廳不就全部倒光了嗎?」

       聽起來好像有道理,但我不太能接受。總覺得怪怪的。



新曆58年6月11日

       我體會著自己的記憶在「誕身」裡流動。

       那是另一條生命,被母親、被我奪走的生命。

       一個名為秦琴的女孩。

       我在她體內活了一輩子,今天特別不同。

       有憤怒。有咆哮。有哀痛。我的內心彷彿住進了一頭猛獸,它的能量在這具身體裡,讓這具身體熱得發燙。

       我帶著這具身體,走在黑夜的天空下。

       「今天還好嗎,妳看起來還蠻有精神的。」在家裡,在被窩裡,亮光裸著身子,環抱我。

       「我很久沒這麼好過了,光,」我溫柔的說。「你呢?」

       「我沒事。」他的語氣含蓄。

       同時,他的鼻頭磨蹭我的後頸,雙手沿著我的腰身向上撫摸。

       我聽見自己的呻吟,清楚感覺到耳朵因充血而發燙,如果面前有面鏡子,我肯定會看到自己臉頰潮紅。

       「將軍。」我聽見亮光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說道。他在逮捕犯人的時候也會這麼說。

       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害我羞紅著傻笑。將軍,我被他緊緊抓住了。

       或許,這就是母親的「旨意」會禁止男女結合的原因吧?

       心跳加速。

       我轉身面對亮光,親吻他、抱他。

       我聽見他在耳邊呼喚我的名字。呼吸。溫度。

       在我的體內,兩個心跳一同鼓動。每次起伏間,我的肌膚接觸到他的重量。

       同樣的,我也可以察覺另一個靈魂。

       不安的聲音。



新曆58年6月12日

       直到抵達報社,今天算挺順利的。

       其實也沒想像中順利。昨晚我沒睡好,今天醒來時有兩塊大石頭壓在肩膀上。

       腦子裡好像有件很嚴重的事我應該去在意一下,但我一睜開眼睛就忘了是什麼事情,只記得沉種的感覺。

       我發現我的助理沒來上班,旁邊的同事說他早就出門去了。

       他到哪裡去了?

       然後,手機鈴聲響起。螢幕上顯示「迅雷」兩個字。

       「我現在人在醫院,就是中學老師那件事。」我的助理在話筒另一端顯得很著急,讓我跟著心急了起來。「緊急狀況,妳快來。」

       這是個很普通的追蹤報導。勉強算是吧。

       案件發生在一間中學,某個一年級的男孩指控班級導師偏袒班上的女學生,故意讓女學生的等級幾乎滿分,卻讓程度好很多的男孩只能勉強及格。那名男老師十分年輕,肥胖到從天空鳥瞰就會看見他像極了兩個同心圓,兩粒圓滾滾的眼睛裡訴說著無盡的骯髒。我很難直視他,有一種「如果我和他單獨相處,很可能發生危險」的感覺,我也很難相信以他這樣的人格模板竟然能當上教師。

       我沒採訪校方,而是直接訪問那名男學生以及其他學生,然後把這件事報導出來。雖然只引發小小的波瀾,卻足以讓男老師被迫留職停薪,還得進行「道德教育改寫」。

       男老師恨我,更痛恨那個男孩。

       那種恨,縱使今天被記憶掃毒器洗掉,明天又會重新生成,而且越趨強烈。

       昨天放學時間,那名已經不是老師的男人撞見男孩和他的一群同學。男老師在男孩背後辱駡他,男孩聽見後馬上回嘴。男老師失控動手呼了男孩一巴掌,然後男孩反擊,兩人就這麼當街大打出手,在場的同學全嚇傻了。

       後來,有兩名熱心人士化解了雙方衝突,還替叫了救護車。

       急救人員到場時,熱心人士已經不見蹤影,男孩的傷口已經被人做了初步的處理,老師則被綑在自己車的車頂上。

       「他們沒有留下姓名。」體態乾癟的中年護士對我說。她把夾著到院紀錄的塑膠板交到我手中,指出空白的欄位。


       我和助理走出醫院的路上討論報導該如何編寫。

       自動門向兩側開啟,我們走到戶外。

       我瞥見兩道熟悉的人影。

       他們站在在陰影處,其中壯碩男子的腳尖暴露在陽光下。
    
       「他們是誰?」迅雷看見那兩名奇裝異服的男女,瘦弱的手臂肌肉盡力繃到最緊。

       「熟人。」我先看了一眼虛幻人,再看一眼表情警戒的助理。「你先回去吧,小雷。幫我把資料先整理好,我等一下回去。」

       我趁迅雷有機會被撂倒前把他推開,然後對他比出「沒問題」的手勢,他才不情願的離去。

       之後,我問兩名虛幻人:「光天化日下不怕嗎,還站在影子裡?」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得我們的臉,監視器也不是很難躲。」過客說,「只要在保安官現身之前消失就好。」

       「是你們救了那個男孩的,沒錯吧?」我問。

       「我們在保護未來虛幻人的幼苗。」過客回答。

       「那個男孩?」

       「他發現自己的真實歲數了。」過客的聲音此刻蒼老許多,「這是叛亂的前兆。發現自己才三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怎麼……」我一時語塞,又是件讓我震驚的事,「他怎麼看都像十三歲。」

       過客和吹雪相視。

       吹雪用唇語無聲說道:她好像真的不曉得

       我討厭這種被排除在外又一無所知的感覺。

       「那個男孩確實是十三歲,」過客說,「不過他的人生是從十歲開始的。

       「他的兩個母親向皇宮申請一個『十歲小孩』來養,好像是『丈夫』對年紀更小的孩子沒輒的樣子。於是皇宮從別的世界抓了個十歲小孩改造一番,把男孩的記憶重組,順便把其他都城居民的記憶在記憶掃毒時一併重組,讓所有人以為那個小孩已經在都城活了十年。整件事只有『丈夫』隱約記得,後來男孩當然也自己推論出來了。」

        我努力理出頭緒。「所以說,記憶掃毒器除了刪除,還會加入其他記憶?」

       「這種事很常見。」過客以平淡的語氣說出駭人的事實,「妳也遇過。」

       我沒說話,我腦子裡的迷霧快散開了。

       過客說:「秦琴是七年前被捉走的。悠音,意思是妳的起始年紀大概是十七歲,在十七歲之前的記憶都是……」

       謊言

       他見到我的表情,大概不忍心再說下去了吧。

       昨晚我的腦子就是因為想這個問題,想得我好累。

        毫無預警的心理衝擊。

       太突然了。

       我不顧旁人眼光,蹲在醫院外嚎啕大哭。

       吹雪蹲下來安慰我,我讓她纖細的手臂抱著我發抖的身體。

       醫護人員跑出來關心我的狀況,結果被過客打發走。

       「她沒事的。」他說對醫護人員。

       我記得的最後一句話則是:「這就是我們,悠音。都城居民,甚至連大多數保安官都活在虛幻的記憶裡,虛幻的人生故事。那些走在大街上、那些不知情的人才是真正的『虛幻人』。或許,就連我們組織裡也沒一個真正清醒的人吧。

       「悠音,這座城裡所有人都是虛幻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80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冒險|賽博龐克Cyberpunk|反烏托邦|懸疑|第一人稱|叛亂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Rayin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都城:th... 後一篇:[達人專欄] 都城:th...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大家
繪圖小屋更新~ 【GGO】FF32 蓮醬與不可的裸露日常 封面+試閱 歡迎喜歡GGO的各位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3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