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9 GP

[達人專欄] 我與希露薇外傳-醫生,病人,誰生病了?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8-04-15 10:05:33│贊助:1,076│人氣:1554
  三月,冬天的寒冷所剩無幾,溫暖的春風取代刺骨的寒風,劃過皮膚的觸感不再是冰冷的刺激,而是帶著暖意的舒適,空氣裡瀰漫的也不再是令人難受的冷酷,而是使人放鬆的生氣。

  那句話怎麼說著?大地甦醒,生氣湧現,萬物重生。

  當然,寒意消退和寒意盡失是兩回事,冬天就像個貪玩的小孩,在太陽消失於地表彼端之前絕不輕易回家,氣溫在一個中午的時間從二十四掉至十四也很常見,只要稍微鬆懈即便是年輕人也會被病菌擺一道。

  嗯。

  咳咳。

  總之......

  算了,簡單來說,我感冒了。

  昨天,不,前天,還是大前天呢?我記不清楚,反正當我開始打第一個噴嚏時我就該有警覺,而不是等到起床時看見陽光而頭痛時才後悔,虧我這幾天還看了不少因為季節轉換而生病的病人,沒想到最疏忽的竟然是我。

  雖然只是個小感冒,伴隨著宛如夜晚暖床搖晃時的頭痛、被愛液灌滿鼻腔的鼻塞、和心愛女人同床的暈眩、被人騎在胸口的胸悶與被人掐住脖子引起的咳嗽,這些病症一個也少不了,這倒是挺令人煩惱的。

  ......是太累了?還是天氣問題?還是我自己太散漫了?我也不知道,人在生病時很難思考,感覺就像在腦中寫串算式,結果被病毒抽走幾個數字,更糟糕的是你不會知道它抽走哪些東西,或是你在煮咖哩時被人偷走了幾樣食材,結果煮出馬鈴薯燉肉一樣荒謬。

  嗯?好像有點怪怪的,算了。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這種昏昏沉沉又忍受頭疼的情況已經好陣子沒體驗了,到底是我變老了?還是我現在太忙了?又或者是我以前的生活太渾噩了?就像我說的,人在生病時很難思考,我感覺我的腦袋成了一灘死水,完全激不起任何波漾。

  雖然我能想像或是理解那些病人在看病時的舉動,但體會和親身體驗確實是兩回事,我想這一方面提醒我得對那些病人抱著更多的包容,一方面警惕我要好好地照顧自己。

  嗯。

  咳咳。

  「......愛的?」

  好累喔。

  「親......的?」

  好想睡......

  「親、親愛的?」

  「痾嗯嗯嗯!」

  希露薇輕柔的問候幾乎快把我如麻雀般膽小的魂魄嚇散,我搖搖頭虛應回答,等到回過神來時我才發現我已經坐在餐桌前了,眼前盤子上的餐點-炒蛋、培根和吐司-則呈現剛上桌的完整模樣。

  「嗯嗯嗯我、我沒事,我沒事的......」面對她眼神中的擔憂我只好勉強擠出微笑,她的眼角些微噘起,歪著頭問道「那、那主人你的早餐......」

  我拿起叉子戳了幾下那坨亮黃色的炒蛋,雖然看起來很美味,但現在的我胃口盡失,光想到要放入嘴巴咀嚼就讓我反胃,「不、不好意思,我現在有點吃不下,能不能幫我先冰起來?」

  她點點頭,臉上寫著滿滿的問號,但最後也只是歪歪頭收拾餐桌後回到水槽旁繼續清理。

  我是怎麼到這裡的?

  早餐甚麼時候做好的?

  她已經叫我很多次了嗎?

  有太多的疑問在我腦中浮現,但太陽穴上的一陣疼痛將我徹底拉回了現實,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手壓在不停顫抖的血管上,試著用手勁去中和頭內的疼痛感,我能感覺到我太陽穴上的壓迫感正和頭顱內的壓力互相拉扯刺激,然後......

  「親...的?」

  ......伴隨著一陣發麻感,我的頭不會痛了?是還有點暈眩有點酥麻啦,不過比剛剛好多了,缺點是我得一直壓著那裏,而我開始發現我的手有點痠了。

  「親、親愛的?」

  「嗯嗯嗯!?」又一次的驚嚇將我再一次拉回餐桌前,我回神時我枕在桌上的雙手手肘已經因為用力過度而紅腫,額頭與髮際間全布滿了一滴滴冷汗,而希露薇滿腹憂愁早已寫在臉上。

  我感覺我另一半還尚存在體內的魂魄也被嚇跑了,我深深吸口氣,吐氣時忍不住咳了幾聲,「怎、怎怎怎怎麼了嗎?」

  「因、因為親愛的你看起來不太對勁,早餐也沒吃......」她眨了眨雙眼,眼中的憂慮和淚水混成一塊「親、親愛的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沒事,我很好的,不用擔心。

  這麼簡單的句子變成了「我、我沒事,妳不用......不用擔心......」不是我刻意裝作很難過的模樣,而是我只要一開口就開始咳嗽,只要一吸氣我的肺就像被揍了一拳似的被狠狠的壓扁,字句和空氣在喉嚨全撞成一團,成了這副上氣不接下氣的可笑模樣。

  「親、親愛的,你真的沒事嗎?」她眼裡的擔憂完全寫在臉上,淚水正在眼角不停打轉著,「要、要要要不要......先、先休息一下?」

  我很想安撫她,但現在的我只能勉強點點頭,連起身這件簡單的事都能讓我的頭暈到像是撞上一台冰箱,我甚至連睜眼的力氣都沒了,只能瞇著眼一步一步慢慢走,在暈眩中我靠著最後一絲意志硬是到房間,當我的手碰到床的那瞬間我甚麼也顧不著了,就這麼直接倒在床上。

  ......仔細想想,這個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地上的L型姿勢還真難受,跪在地上也難看,肚子僅壓著床沿也挺痛的,我只好像條蛆蟲死命地爬到床上,慢慢地鑽進棉被後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天啊,頭好暈又好痛,全身上下的關節都不停抽痛著,四肢完全使不上力,只能癱軟的垂在身旁,現在的我連動個身子都難,只能用手肘撐著床慢慢移動。

  我已經搞不懂我是太累所以生病還是生病才變累了,現在的我只要睜開眼就會累,更別提思考了,閉上眼雖然頭還是昏昏沉沉的,但至少舒服許多,感覺和整個世界稍微脫離了幾公分的距離。

  「......愛的,親愛的?」

  熟悉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我緩緩睜開雙眼,希露薇正在床邊看著我,她臉上寫滿各種情緒,憂慮、擔憂、害怕和緊張,我的內心揚起了一絲不捨,但現在的我實在不該擔心別人。

  「我、我沒事的,我稍微躺一下...」短短幾個字說完我已經咳了至少十次,「...稍微睡一下就、就好了......」

  說完我便立刻閉上雙眼休息,頭裡的疼痛才剛消退我忽然間感覺到額頭上傳來一陣冰涼感,隨著冰涼傳來的還有年輕肌膚的細嫩感和人體自然的暖意,說也奇怪,我感覺頭裡的沉重頓時紓解許多,混亂的思緒也冷靜了不少。

  想當然爾,肯定是希露薇的手,大概是因為剛洗完碗手才冰冰的吧?雖然很想叫她退後一些以免被病毒感染,但她的手實在是太舒服了,感覺像曬了整天太陽後泡個冰水般的涼爽,我真的捨不得把她的手拿開。

  「親、親愛的!你的額頭好燙!」她忽然叫了一聲,但真正讓我嚇到的是她將手抽走的那一刻,原本的雜亂一瞬間全灌回腦裡,我忍不住咳個幾聲好緩解胸口的壓力。

  「希、希露薇,妳......妳小心點,不要......不要也感冒了......」我硬著頭皮把話說完,最後像是垂死的病人將喉中最後一口氣緩緩吐出,只剩下喘息聲能作為我還醒著的證明。

  「我我我我我馬上去幫你拿水,親愛的等、等我一下!」雖然沒看到她,不過從她的語氣聽來她肯定很慌張,我很想伸手把她留住甚麼的,但現在的我只能無助的躺在床上。

  她應該沒問題的......

  應該沒問題的吧......

  我還是先休息一下好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親、親愛的生病了,我、我該怎麼辦?

  他他他他他看起來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怎、怎麼辦呢?

  我不停在廚房來回踱步,在空無一人的廚房內腳步聲和水聲幾乎和背景的寧靜合為一體,但我的腦中卻一點方法也沒有,只能無助地四處觀望。

  對、對了,先打電話給奧蕾莉亞姊姊好了,這種時候大姊姊一定有辦法的!

  我趕緊拿出手機撥下號碼,電話中的嘟嘟聲這個時候聽來特別的漫長,明明只過了幾秒鐘,卻感覺像等了幾個小時,又過了三聲嘟聲後電話終於接起來了。

  「哎呀呀,是小妹......」

  「奧、奧蕾莉亞姊姊!」雖然這樣很沒禮貌,但我不等大姊姊打招呼便立刻打斷她,「那、那個,主......不對,親......也不對,醫、醫生大人好像生病了,請問我該怎......」

  「啊啦啊啦,小妹妹妳先冷靜下來,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說清楚,好嗎?」

  我深深的喘了幾口氣,等到稍微冷靜下來才接著說道「就、就是醫生大人他好像生病了,他早上感覺好像很累的樣子,然後就回房間躺著休息了,而、而且他的額頭還有點燙,請問我該怎麼辦......」

  越說我的聲音就越來越小,手機也越來越靠近嘴邊,連身體都不自覺地慢慢縮起來,我把手合起後將臉埋在其中深深的嘆一口氣。

  現在的我還真沒用,主人幫了我這麼多,我卻甚麼事也不能為他做。

  「小妹妹?還有在聽嗎?哈囉?」大姊姊的聲音讓我稍微打起精神,我甩甩頭將腦中的胡思亂想拋開,「痾......嗯,大姊姊我還在。」

  「哎呀呀,小妹妹妳也別緊張,醫生他大概是太累了吧?」聽她這麼一說我的心忽然放鬆不少,大姊姊雖然少了平常的開朗,但聲音聽來格外的有穩重感,「讓他稍微休息一下就好嘍。」

  「是、是嗎?所、所以我只要好好的照顧他就行了?」

  「嗯......沒錯喔,只要好好的照顧醫生就行了喔!」不知道為什麼,聽姐姐這麼一說我腦中浮出了醫生摸著我的頭安慰我的表情,「妳可要好好加油才行喔,讓醫生知道妳已經長大了,這樣他才能放心地好好休息喔!」

  「可、可是......」

  「醫生大人以前也照顧過妳吧?妳還記得那時候醫生怎麼做的嗎?」

  「嗯......記得。」

  我閉上眼,那時候的記憶全都浮現在眼前,我記得主人將暈倒的我抱回床上,我記得主人細心的一口口為我吃稀飯,我記得主人不停跑進跑出的替我換毛巾和裝水,我還記得主人拿著毛巾幫我擦汗,還有他那時坐在椅子上睡著的疲憊表情。

  我怎麼可能會忘了這一切?那種有個人可以依靠的安心感,有個人會保護我的安全感,還有第一次有人為了我忙碌的感動,我這輩子都不可能,也不可以忘記的。

  「我全部都記得。」

  「那就好嘍,妳就照那樣照顧醫生大人吧,我相信睡個一天他應該就會好了。」

  「喔......嗯,我、我知道了,」雖然是打電話,我還是不自覺的點點頭,「謝、謝謝大姊姊,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啊啦啊啦,我可是甚麼都沒說喔,這些可都是小妹妹自己說的喔!」電話另一端傳來了熟悉的笑聲,「好好加油喔,我相信妳一定能好好照顧他的,再見嘍!」

  「嗯......掰掰。」

  我掛掉電話呆站在廚房好一陣子,等我回過神時杯子裡的水早已滿了出來,在地上積成小小的水灘。

  我默默地嘆口氣,拿起抹布蹲下來好好清理地板的鬧劇,邊擦著地板內心就越發慌張與不安,難受的酸楚逐漸在胸口蔓延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感覺我的心揪成一團。

  為什麼這種主人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幫不上忙呢?

  為什麼,為什麼呢......?

  我真的......可以做到嗎?

  我越擦地板就越覺得地板越來越濕,感覺地板的水越擦越多,等到我臉頰上傳來熱熱的感覺時我才意識到是我哭到模糊了視線,我的衣服,我的袖口和裙襬上早就佈滿大大小小的淚灘。

  不、不行,我不能這樣子,主人這麼仔細地照顧我,我怎麼能這麼輕易的退縮呢?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恢復精神,大姊姊說的沒錯,我可是要和主人在一起一輩子,這麼簡單的小事都做不了,親愛的怎麼會放心呢?

  我一定要振作起來,為了我親愛的主人,我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





  難受。

  頭痛和暈眩感已經少了許多,但痠痛和無力依舊在我的身體蔓延,哪怕我只是挪動一下身子,手臂肌肉立刻傳來痛楚與麻痺感,現在的我只想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雖然病情讓我煩惱,但真正讓我憂心的是希露薇,自從她發現我生病之後她看起來特別慌張,剛剛說要出去拿水也已經拿了好一陣子。

  常常生病時最煩心的都不是病人,而是旁邊照顧的人。

  我的心情有點複雜,我只想靜靜地躺在床上休息,如果旁邊有人能照顧我自然是最好的,但我也不想讓希露薇太過煩惱,畢竟她再怎麼賢慧她終究還算個小孩子,這種負擔我怕對她來說太重了。

  我很想爬起來拍拍她的頭安慰她,跟她說我沒事,但我的身體不允許我這麼做,我疲憊的心靈只想依偎在她的懷中享受她淡淡的體香,即使我知道這樣並不洽當,我還是想在她胸口上磨蹭,枕在她纖細的手臂好好的睡一覺。

  天啊,生病的時候讓人胡思亂想就夠糟的了,更糟的是我甚至不確定那是我的真實想法還是胡鬧。

  長久的沉默後接著的是輕輕的腳步聲,聽來像是有人刻意墊著腳尖走,或是走路的人本身就身材嬌小,絨布拖鞋在木地板上只剩下沙沙聲和些微腳掌和地板間的碰撞聲。

  「親愛的,不好意思,」希露薇的聲音從門外慢慢地傳進我的耳中,「我這就拿水過來了,你稍微等一下齁。」

  我勉強睜開眼看了下希露薇,原以為她會非常慌張,不過她臉上卻露出淡淡的微笑,「親愛的,有沒有好一點?」

  我點點頭,試著想坐起身子,但在將身體撐起四十五度時便放棄了,倒回床上的我不甘心的發出哼聲,「親、親愛的不要亂動喔,」她一個跨步靠到我身邊,一手放在我的背上,另一手則不停撫摸著我的胸膛,「來吧,我扶你起來,先喝口水吧。」

  和以往相同的親密動作現在卻毫無色氣,而是滿滿的暖意與細心,我用手肘吃力的靠在牆上好坐起身子,接著接過她手中的杯子,將杯中的溫水慢慢地倒入口中,溫暖的水確實稍微舒緩了喉嚨的疼痛。

  我喝完後她馬上替我將杯子放到一旁,「親、親愛的,你先看一下這包藥對不對?我從你平常看診的桌子那拿來的,左邊第二格抽屜裡。」

  我接過她手裡的藥包,打開後稍微檢查了藥丸,至少形狀和顏色都是對的,「妳、妳怎麼知道......」

  「因、因為主人你有說過粉紅色的是退燒藥,我都有在注意聽喔。」她的嘴角似乎又上揚了些,如同答對父母問題的小孩般得意,「如果是的話就趕快吃吧。」

  「喔,嗯......」我將心中的驚訝先丟到一旁,將藥丸倒在掌中後一把塞入嘴裡,趕快拿起杯子將藥吞下,「謝、謝謝妳,希露薇。」

  她只回了我一個笑容,「吃完藥的話就繼續休息吧,」她再一次扶著我,等我躺下後她又轉到一旁不知道在做甚麼,只聽見一些嘩啦嘩啦的聲音,過沒多久額頭上忽然傳來一陣冰涼感。

  「希、希露薇,這是......」

  「毛巾喔,」我睜開眼,希露薇的半個身子佔據了我的視線,我已經搞不清楚是因為害羞還是發燒才發燙,「有比較舒服一點嗎?」

  冰涼的毛巾迅速冷卻了我的額頭,連剩餘的暈眩和疼痛感也一同被冰鎮了,只剩下純粹的涼爽,我點頭回應,她立刻露出更為燦爛的笑容,「那就好,親愛的先好好休息吧,我會在旁邊照顧你的,不用擔心。」

  我有很多話想跟她說,但她用淺淺的微笑將我的嘴完全止上了,她將我額頭上的頭髮撥到一邊,接著用手把臉上的水擦掉,「好好休息吧,親愛的,這樣才會趕快好起來。」
  
  「嗯......」

  我閉上眼,沒過多久便進入了夢鄉。

  等我再睜開眼已經是晚上了,房間裡一片黑矇矇的,僅存的光源是一小盞夜燈,像蠟燭般閃著微微的橘光,還有門縫下那一條狹窄的亮光。

  我看向一旁的時鐘,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六點多,而一旁的椅子上早已不見希露薇的身影,只留下一條垂在椅背上的毯子和一旁桌上的一盆水。

  希露薇呢?

  門外傳來了些聲音,我試著坐起身子,和早上比起明顯輕鬆許多,但離正常行動還是有段距離,光是坐起來就耗費了大半力氣,更別提站起來走到外面了。

  我正煩惱著該怎麼出去時,忽然間門被打開了,刺眼的光線一次全湧進房間內,我的雙眼被亮光閃的一片花,第一次能體會吸血鬼畏光的感覺,我瞇著眼看向門口,希露薇正端著一個碗站在那。

  「希、希露薇......」

  「親、親愛的醒來了嗎?」我眨了眨眼,等到稍微適應房間的光線後我才用手半摀著臉才點點頭,「剛好,我正好煮了稀飯,我想親愛的應該餓了吧?」

  經過她這麼一說,我忽然有種油然而生的飢餓感,也不是特別餓,就是有種想吃東西的感覺,我又一次點點頭,她笑著坐在我身旁,我下意識地伸手想接過碗,希露薇卻難得地搖搖頭。

  「不、不行喔,親愛的,」她露出更為爽朗的笑容,「我餵你吃就好了。」

  我感覺我的頭又一次燒了起來,不過我很確定是因為害臊,希露薇彷彿也知道我臉紅的原因,她只是靜靜地笑著,同時用湯匙舀起一口稀飯,輕輕的呼幾口氣,「來吧,親愛的嘴巴張開,啊......」

  「痾,嗯......啊......」雖然很難為情,我還是將嘴巴張開,將希露薇手中的湯匙含入嘴裡後用舌頭將稀飯舔下,不知道為什麼這口稀飯有種淡淡的甜味呢,「好吃嗎?」

  「好、好吃,」我咳了幾聲,咬了幾口後將稀飯吞下,「妳的廚藝果然很棒,連稀飯都煮得很好吃。」

  「是嗎,謝謝主人誇獎,」她臉上除了嘴角的微笑外終於染回了以往的紅潤,「可是我覺得還是主人煮得比較好吃喔,來吧,先不說別的了,趕快吃吧,」她又舀了一口,同樣的在上頭輕呼了幾口氣,「來吧,啊......」

  雖然我還有點病懨懨的,不過我還是馬上就把那碗稀飯吃完了,當希露薇問我要不要再吃一碗時感覺腸胃正在蠕動的我立刻就點頭了,希露薇也只是嘻嘻的笑出聲來,輕快地走出房再替我裝一碗稀飯,不厭其煩的一口口餵我吃。

  「有吃飽嗎?」她邊笑道邊摸了摸我的額頭,「還是有點燙燙的呢,親愛的還是要多休息喔。」

  「真、真的嗎?」我自己用手背碰了下額頭,結果傳來了有點微妙的溫度,「我覺得我已經好的差不......」

  「不、不行啦!」希露薇見狀立刻伸手,幾乎要整個人撲上來似的壓在我胸口上,「主、主人還沒好,要好好休息啦!」

  看到她這麼著急,我只好乖乖地躺回床上,是說現在也已經晚上了,起床好像也沒要做甚麼,好好休息好像才是最好的選擇。

  「好吧,那......那我就再睡一下好了。」

  「嗯嗯,好好休息吧,」她又一次發出嘻嘻的笑聲,同時摸了摸我的頭,有種角色互換的感覺,「這樣才會早點好喔。」

  「嗯......」或許是剛吃飽肚子暖暖的緣故,閉上眼沒多久又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嗯。

  醒來了。

  我睜開眼睛時房間的黑暗程度又更進了一步,真的只剩下一盞夜燈的微弱光源能照亮希露薇的半個身子,其餘所有視野所及的地方都壟著一層黑暗。

  我看向希露薇,橘黃色的燈光彷彿夕陽斜斜的打在她的身上,燈光下的她看來就像櫥窗裡的洋娃娃優雅的靠在椅背上,裹著毯子休息著,但在燈光外的灰暗地帶,她看來就像位疲憊的母親,她的頭隨著呼吸身體的起伏而微微點著,雙手緊緊環抱著身子好縮在椅子上休息。

  看到她這麼狼狽的模樣我的心立刻縮了一下,在我伸手碰她的臉頰前眼眶裡已經有著淚水在打轉,當我指尖傳回彈嫩卻乾乾的觸感時那些眼淚立刻在我臉頰上留下一條熱痕。

  忽然間她的身子動了幾下,我像是變電到般趕緊將手抽回來,「啊......嗯,不、不好意思,我睡著了。」她邊睜開看來沉重的眼皮邊甩甩頭說道,「親愛的有好一點嗎?」

  「有、有有,我感覺比較好了。」我裝出沒事的模樣伸個懶腰,她忽然伸手碰了下我的臉頰,食指的指尖將我臉上涼掉的淚水暈開,「親、親愛的,你怎麼......」

  「沒、沒事啦,我只是......」我刻意將頭別向一旁,「我只是剛剛打哈欠流眼淚罷了,沒、沒事的。」

  她沒有說話,只是慢慢的將手滑到我的額頭上,就像毛巾般用手掌緊緊貼著,「好、好像有比較好一些了,可是還是有點燙呢......該怎麼辦呢。」

  「沒、沒關係啦,我已經好多了,明天早上應該就會好了。」我趕緊擠出笑容安慰她,她原本皺起的眉頭才稍微鬆開,「可是如果這樣也沒好該怎麼辦......」

  「那就再吃藥休息一天吧,沒問題的,」我摸摸她的頭,柔順的頭髮依舊能安慰我的心情,「我相信妳,我相信明天一定會好的。」

  「真、真的嗎?」她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點笑容,但隨即眉頭又皺了一些,「可、可是......」

  「不用擔心啦,真的。」

  「啊!我想到了!」我才剛把手移到她的臉頰時她忽然叫了一聲,「我之前在書上有看到一個對照顧病人很有用的方法!」

  當她提到書上這兩個字時我的手忍不住抽了一下,內心忽然有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朝思緒的兩端相互拉扯著,她看過的書不就書櫃上的那幾本,到底是哪些書呢?

  怎麼想都是奧蕾莉亞給她的那幾本吧,對吧,對吧!?

  該不會冒出甚麼很勁爆的方式吧?現在的我可沒甚麼體力招架欸,會不會第一招我就休克昏倒了?

  天啊這也太棒......不、不對!太折騰人了!

  我還在我的腦內小劇場思考時,希露薇已經起身站在床邊了,「希、希露薇,妳先等一下......」

  她只是哼哼的笑了幾聲,接著掀起棉被的一角,像頭小狗直接鑽進我的被窩裡頭,「等等等,希露薇等一下!」

  我能感覺她正在我的身上-肚子和胸前那些無關緊要也令人失望的位置-摸索著,隨興且雜亂的摸法只挑起我的笑慾,接著像爬山般翻過我的身體,抱著我的手臂不停地向上鑽,直到她的頭從我頭旁邊竄出來為止。

  「痾,妳這是在......」

  她緊緊環抱著我的手臂,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不停蹭著,「就、就是生病要抱著溫暖的東西啊,所、所以我就給主人抱......」她越說著臉就越來越紅,聲音也跟著越來越小,身體也越來越貼著我的身體,「這、這樣很溫暖吧?」

  「是很溫暖啦,可、可是妳這樣會感冒的!」我思考了幾秒,最後還是狠下心來得把他趕離被窩,「不、不可以靠這麼近!」

  「我、我不怕!」她緊抓著我的手,很難得的死命搖頭反抗,「如果這樣能讓主人感冒好的話我才不怕呢,我要和主人一起睡!」

  「希、希露薇......」

  我原本想說些甚麼很感人的話,但我選擇了比較直接的方法,我將手抽出棉被,捧著她的臉頰後在她額頭上留下一吻,「謝謝妳,可是我怕妳會感冒的,這樣反而更糟喔。」

  「可、可是......」臉紅的她邊笑著邊蹭蹭我的臉頰,「不、不要啦,我想和主人一起睡......」

  看著她這麼堅持的模樣,原本就很動搖的內心最終還是垮台了,雖然這樣有點不道德,不過抱著她的確很溫暖很舒服,我嘆口氣後將左手繞過她的身體,右手放在她胸前好環抱住她。

  「好吧,就讓妳......」我話還沒說完希露薇就搶先小小歡呼了一聲,她露出的表情是今天我看過最開心的一次,「太棒了,謝謝親愛的!」

  看到她的笑容我也不好多說甚麼了,我用雙手將她擁入懷中好回應緊緊抱著我的她,她的身體不停散發著溫暖的氣息,嬌小的身軀彷彿一隻絨毛娃娃滿滿的占據我懷中的空位,而她細心的舉動則填補了我心上的缺口。

  「親、親愛的......」

  「怎麼了嗎?」

  「晚、晚安。」

  我偷偷親了下她的耳朵,原本粉嫩的耳朵立刻從耳根子開始發紅,「晚安。」

  我下一次再睜開雙眼,熟悉的純白天花板與窗外映進的樹葉倒影正在我眼前上演了名為春天的皮影戲,我看著搖曳的葉影忍不住嘆了口氣,昨天的頭痛和暈眩已經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肌肉痠痛,不過我想這和躺在床上一整天比較有關係。

  終於在正常的時間醒來了。

  我往下一看,映入眼簾的便是懷中的希露薇,她那祥和的睡臉讓我完全移不開視線,無論是那看來可彈的臉頰和時不時抽動的鼻子,還有那粉色的雙唇,這表情我一輩子也看不膩,我也希望能看一輩子。

  她忽然間睜開雙眼,這突然的時機差點沒把我渺小的心靈嚇到萎縮,「主、主人早安......」她打了個小小的哈欠,眼角還掛著一顆宛如露水的小淚珠,然後伸手摸了下我的臉頰,「有、有沒有舒服一點......」

  我正打算回答她時,她突然叫了一聲,「欸,主、主人沒有發燒了!」她邊歡呼邊用她的小手在我臉上反覆摸著,只差沒把手放進我的嘴裡看一下舌頭,「主主主主主人你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當然有嘍,」我笑道,「有妳這麼細心的照顧,我的病當然會好啦。」

  語畢的那瞬間,我們很有默契的沒有說話,只是兩個靜靜的看著對方,她嬌羞地閉上眼,我抿了抿嘴唇,很自然的親了一下。

  「那、那就好,我馬上去幫親愛的煮......」她邊笑著邊想起身,不過我一把將她抓回懷裡,「親、親愛的,你這是在...... 」

  「我雖然說我的病好了,可是我沒說我要起床了喔,」我摸了摸她的頭,她像頭小貓瞇起雙眼享受著我的撫摸,「妳昨天忙了一整天了,再多休息一下吧。」

  希露薇沒有回話,而是用紅通通的臉頰作為回應,她默默的鑽回剛剛的位置,只是這次她先在我臉頰上輕輕一吻後溜回我左手和身體的縫隙間。

  我抱著她,她靠著我,我們倆就這麼互相依偎著,靜靜的重回夢鄉。





  附錄:睡沒多久就和希露薇滾了下床單,然後就被瑪蒂娜罵成人間殘渣垃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63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愛|老婆|希露薇|女兒|奴隷との生活|我與希露薇

留言共 14 篇留言

暗夜公爵
是抓著她去滾床單吧

04-15 10:3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應該是被她抓去滾床單04-15 22:03
Rubik
來自某基金會成員的日誌

送到O5議會的訊息:

由於+9墨鏡已爆裂,請求升級特殊收容措施

另外請求隨行醫師協助前線特工調養糖分,砂糖都已經從眼睛噴出喔喔喔喔喔!

【數據刪除】

04-15 11:0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救了,直接把這項目刪除吧 (X04-15 22:03
異域(三玖控模式)
靠夭 被樓上搶先了

04-15 11:0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怎麼又一個 xDD04-15 22:04
極影
我的鈦合金狗眼ㄚ~~~~~~好閃ㄚ

04-15 11:4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趕快換一顆眼睛 (X04-15 22:05
早起の笨蛋⑨
我的眼睛!!眼睛!!

04-15 11:5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有噴砂糖嗎 OuO04-15 22:05
Jim Liao
我的原則很簡單,有希露薇就給讚

04-15 13:0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04-15 22:05
蛋花
醒來之後來個中出50連發

04-15 13:1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等到滿出來才停下來04-15 22:06
星槎
真閃的劇情.....想問你一篇都要碼多久字

04-15 20:4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其實不一定欸,大概會在字數的1.5倍,我還滿常臨時刪掉重打的 :(04-15 22:07
黎黎貓
看到標題......
有病的是你R(x

04-15 22:2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明明就是你才有病,臭胖貓!( 戳戳戳04-15 22:33

大雄來工作了(ノ´∀`*)...
兩人的互動真可愛

04-15 23:0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誰是大雄 xDDD04-15 23:09
Rubik
被搶先的那位

你可以幫忙批准做接龍來著

04-16 07:0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要在我這招募員工 ( 打04-16 10:42
にゃひ~や
啊啊啊我要讚助1000手滑送出2 XDDD
有沒有重給的方法(爆

04-29 22:3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關係啦,用身體還就好 (?04-30 01:38
IlIOHOIlI
唔喔喔 婆爆的希爾薇啊啊 讚讚

04-29 23:3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超級棒 ><04-30 01:38
Lycorisradiata
你被玩家[希露薇]使用[萬丈光芒]擊敗
→黑科技防單身狗閃死眼鏡(bug值99 all max )完全損壞100%→0%

請問是否使用魔法石復活?

[是] [否]



07-21 02: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9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負責任評論坊:一級玩家... 後一篇:翻譯專欄:Brando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