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血探-異能遊戲】第一章-3.最初的相遇

作者:艾斯萊特│2018-04-15 01:02:56│巴幣:6│人氣:123
  3最初的相遇                                             
 
  哈爾不是一般的偵探,在偵探之前,他曾是一名傭兵,因為理念緣故而退出,成為了一名自我放逐的『業餘偵探』
 
  穿梭過無數的戰場,並從中生存下來,因此對於生存的本能,哈爾有自信不遜於任何人。
 
  這樣的他,在開門迎接眼前兩人的瞬間生存的雷達便感到嗡嗡作響。
 
  格林警長和布克警官,中年的黑髮壯漢和金髮的有為青年。
 
  前者手持著年皮紙袋,不修邊幅的臉上依舊莊嚴。
 
  後者則是一臉微笑的跟在老者身後,單手握著黑色的公事包。
 
  和往常一樣,與一直以來和自己見面的樣子沒有二異,但這股違和感,卻讓哈爾無法理解。
 
  ──而往往,這種無法理解的感覺,卻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哈爾,好久不見了。」
 
  自然而然的坐上了大廳的沙發,格林警長翹起腳也沒過問便點上了一根菸。
 
  吐出了淡淡的煙霧,格林警長充分的享受著尼古丁的化學反應後,雙瞳的眼神多出了一分冷冽。
 
  「先坐下吧,有問題可以之後再聊。」格林警長將菸的火紅處指向哈爾,正確來說是他的背後:「不然,在你熱情望著我的時候,布克的衝鋒槍已經好好的抵住你的腰部了。」
 
  ──什麼時候!如果做出這種反應未免也過於幼稚。
 
  哈爾在布克從公事包抽出槍的那刻便已經發現,但是他卻無法做出任何的行動,不,是無法做出。
 
  抽槍的速度遠超他所熟知的人類,被警長吸引反應的那刻起,哈爾被槍抵住的未來就已經注定。
 
  「你......到底是誰?」沉默了一陣,哈爾冷靜的發出詢問。
 
  「找出這點,應該是你的工作吧?偵探先生。」
 
        沒多加理會對方略帶嘲諷的回應,哈爾的腦中正思考著更重要的事。

  不見了,在為了盯住警長的那時起,哈爾便注意到了這一點,本來在客廳的菲爾不知何時失去了蹤跡。
 
  被綁走了嗎?藏起來了嗎?還是......
 
  試著先不去思考這點,哈爾將目前的精神全副精神專注至眼前的狀況下。
 
  「......雖然我不熟悉犯罪者的關係,但是『你』應該不是為了復仇而來吧?」
 
  「喔~怎麼說呢?」饒富興味的格林警長看著哈爾,手中的菸已抽了三分之一。
 
  「如果是復仇,早在吸引我注意力時便開槍了。不過更重要的一點是,認為零距離的烏茲衝鋒槍就能對付我──」揚起嘴角,哈爾用力的甩動雙手,兩把戰術匕首從袖口彈出雙手掌中:「──也太過不了解我。」
 
  「什──」這一次,是換哈爾身後的布克發出驚訝聲。
 
  不愧是受過訓練的警探,在這突發危險狀況下沒有像一些三流的犯人果斷的按下板機。
 
  或許是因為什麼特別的原因,開槍的速度也快於平常。
 
  因此,布克的驚訝並不是被哈爾的應對行為而嚇到。
 
  而是在那之上,遠遠顛覆這對自己完全有利狀況下的速度。
 
  「太慢了!」快速往前一踏,並利用另一腳的平衡迴旋自己的身形,哈爾把臉轉向槍口。

  接著,銀光連閃。
 
  已肉眼無法看清的速度,連續揮動雙手,在數十道火光激烈碰撞的聲響中,被砍落的彈殼落在了哈爾的腳邊。
 
  直到咖的一聲,打空的彈匣發出了聲響,布克的雙眼仍無法相信眼前事實而按著板機不放。
 
  「原來如此,難道這就是──!」
 
  「抱歉,我目前不想和『你』聊天」放開左手的匕首,一個軸擊撞向對方的腹部,連哼都沒哼一聲,就讓布克倒在了原地。
 
  「──『戰軀』嗎?」接續著布克的話,身後的林克警長將話接了下去。
 
  「知道這個詞,你果然不是警長吧......」

         即使格林警長確實知曉部分異能之事,也不可能如此深入的理解只有世上一小部分人才知道關於異能的詳細資料。
 
  ──人的體內藏有未知的可能性。
 
  自古以來,英雄創造了無數的偉業,締造了許多的戰績。將世人認定必敗的戰爭拿下勝利、在戰場上如同鬼神班的事蹟或是以絕對的謀略顛覆差距懸殊的偉業。
 
  一切的一切,人們在經歷了無數的研究後終於找出了隱藏在那之後的原因。
 
  人皆有之,但卻只有少數人能夠真正引發,不同於鮮血卻流動於人體內,被稱之為『氣』無法被現代科學觀測之物,人類一生最早所背負的神祕。
 
  將氣包覆於身體,並用來肉搏戰鬥或是強化體能,最早發現的人將其稱為『戰軀』一時之間能夠藉由『氣』在體內的流動,強化自身的力量,達到短時間名副其實超人的地步。
 
  另外一種,將『氣』運用在精神上,雖然會使身體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但卻會引發出和『戰軀』截然不同,由於個性、習慣和價值觀誕生,獨一無二的特別能力──『異能』
 
  『戰軀』和『異能』,這即是身為偵探最初的考驗。
 
  ──唯有將自己體內所隱藏的神祕所看破之人,才有被稱為偵探的資格。
 
  而這正是偵探機關最初且最初步的第一法則,對於追尋神秘之人所做出最早的挑戰宣言。
 
  只有通曉這點,才能在與世界黑暗面中的戰鬥生存下來,這同時也是,偵探機關對於妄想以偵探之名過上安逸生活之人隱藏與字裡行間中的警告。
 
  「關於這點,你應該早就知道了才會把那個警探痛打一頓吧?『獵犬──哈爾』」
 
  「真是久違啊,被人使用那個稱呼。」
 
  咬著牙,哈爾轉回身,在聽到『獵犬』兩字時,佈滿血色的雙瞳,更爬上了名為憤怒的猙獰,將右手中的匕首倒握指向了格林警長。
 
  不,應該說是只有外表是林克警長的人物。
 
  「不過,沒想到『氣』的流動如此完美且快速,真不愧是曾經穿梭過無數戰場的傭兵。」
 
  作勢的拍著雙手,林克警長用不符合他那正義形象的外貌露出了戲謔的微笑。
 
  「但是如果你不趕緊死去的話,我的工作可無法完成。」
 
  話語剛落,警長便一個箭步直衝而來。由下而上,一道強力的上鉤拳直擊向哈爾的下巴。
 
  但是,哈爾只是輕輕的一個側身便閃過了,並趁著對方揮拳的空檔,抬起了左腳一個後旋踢將劃破空氣的一擊,直直的灌入了警長的腹部。
 
  強而有力的力道,讓警長浮至空中,撞向偵探所一旁的牆面。
 
  但是──
 
  「咕嗚──!」
 
  只是一瞬之間的攻防之中,明明占盡優勢的哈爾,腹部卻流出了鮮血,之後接續而來的痛覺讓其他明白這並非所謂的幻象。
 
  「子彈......是剛剛嗎!」將手按在傷口上,哈爾看向倒在一旁的警長,手中不知何時拿出的黑色手槍正冒著煙。
 
  「答對了,果然就算是『戰軀』,在攻擊的瞬間也沒辦法防範子彈。」
 
  明明受到了即使昏倒也不奇怪的傷勢,警長彷彿沒有痛楚班的繼續說著話:「不過剛剛那一擊也真是夠嗆,助骨大概斷了5根左右吧,這樣子看來這個『人偶』也到極限了。」
 
  人偶,聽到了這樣的稱呼,哈爾大概也確定了對方的身分和能力了。
 
  不過,這麼輕易的就把關於能力的線索說出口,實在令人懷疑對放的目的,又或著只是對自己的能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操控非能力者的異能嗎,而且從這狀況來看遠距離操作嗎?」
 
  「就當是這樣吧,反正我目前的主要任務也完成了。」
 
  主要任務,聽到這詞的當下,哈爾也注意到警長沒握住槍的另一手放在了懷中,裏頭還有輕微的聲音從中傳出。
 
  「那是──!」
 
  不顧自己的傷勢,忍住疼痛快速的往前。哈爾迅速的收回匕首,已空出的右手拉起警長懷中的事物。
 
  『警長,你說哈爾偵探突然襲擊嗎?我知道了,請在支撐一會,我們很快就會讓其他隊員趕至現場......』
 
  對講機嗎!原來如此,這些人的目的打從一開始就是──
 
  「從一開始就做好這個打算了嗎?你們......」
 
  「別用那種哀怨的眼神看著我,這不過是工作所需罷了。接下來就請你好好扮演我們替你安排的腳色吧,用盡全力的替我們吸引這所城市警方的注意吧。」
 
  「......」
 
  「因為憤怒而說不出話了嗎?不過也是,畢竟你......」
 
  「好好聽好了,我就說一次吧。」
 
  打斷了對方的話,哈爾將雙眼直瞪向對方的雙眼。
 
  就算是被操控,被操控者的雙目和操控者也是互通的,因此哈爾選擇了這一感官,來發洩著自己心中那無法壓抑的殺意。
 
  「喔?」
 
  「不論你們是誰、不論你們逃到哪裡、不論你們擁有什麼樣的力量,我都會找出你們,並且一一的讓你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拉近雙方臉部的距離,彷彿要將雙眼燃燒的怒火傳遞至對方眼中,直達到額頭互相撞上的程度哈爾才不得不受限於物理限制而停下。
 
  「而這,並不是為了我今天被你們襲擊,也不是你們陷害我而作出的報復行動。僅僅只是一個簡單的理由,你們對我的朋友所作出的傷害、對這些城市守護者所作出的汙辱,已經越過一個人所應該有的底線了──」緊咬牙間,哈爾每說一句、每說一字,身體都因為過於激烈的感情而顫抖一下。
 
  「──這一點,我勢必會讓你們百倍奉還。」
 
  直到最後一字念完,哈爾的眼神才回歸平靜,臉上的表情才和緩了些。
 
  「那可還......」
 
  不等對方接話,哈爾便一拳打入警長的腹部,使對方徹底的失去了知覺,順帶撿起一旁的對講機將其收入了懷中。
 
  接下來,根據他們剛才絲毫沒有提到菲爾作為威脅來看。
 
  鼓足了氣於腹中,哈爾用足了剩餘的力氣對著整所偵探社大吼:「菲爾,你在的吧,給我滾出來!要離開這裡了。」
 
  一秒、兩秒、三秒......
 
  天花板的格子被移開了一個空洞,一個熟悉的臉龐倒吊著伸出,淡藍色的秀髮則往地面垂落。
 
  「疑疑~怎麼發現的?我覺得自己躲得很好啊~」
 
  「猜的。」
 
  「真沒勁~我還以為有什麼有趣的理由。」鼓起了臉,菲爾將小臉撇向一旁,滿的一百八十度翻身落地。
 
  嬌小的身軀來回搖晃,踩著輕巧的小碎步在哈爾身旁繞著圈。
 
  「社長受傷了耶~噗噗,好弱喔。」菲爾的小手本想要點向被子彈貫穿的部位,卻被哈爾一手拍掉。
 
  「沒時間鬧了,接下來要離開這裡了。要是被現在的警察捉到就死定了。」
 
  「我也要逃嗎,明明什麼都沒有做,我想當指證哈爾社長的證人啦,逃跑好麻煩喔!」
 
  「沒時間和妳打鬧了,總之先──」
 
  打開了大門,本來打算先找台交通工具移動到其他地方先把傷勢治療好的哈爾,卻看到了出乎意料的景色。
 
  十幾台的警車團團包圍著偵探社的大門,二十多名武裝警察手持著衝鋒槍對準著門口。
 
  ──太快了。
 
  從剛剛對講機接獲情報,再從警局到這裡以及警察武裝好還有做好包圍行動所花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一切都已經預謀好了嗎......」不甘的望著眼前對準自身的槍口,就算是無傷的狀況下要突破這裡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還帶著傷的狀況下。
 
  再加上──
 
  「笨死了,社長好好笑喔,才剛說要逃就被打臉了,噗噗~」
 
  ──還有一個超級麻煩的拖油瓶在身邊,哈爾對目前的情勢完全無法感到樂觀。
 
  菲爾到底裡不理解現在的狀況,一旦被這些警察捉住,只要警長還在對方的控制之下,他們未來的監獄之旅就已經是預定事項了,不,這還是好的方向,更糟的狀況是,手無寸鐵且無法逃脫的狀況下,在拘留所中被對方殺害。
 
  『請立刻把手伸至頭頂,並且投降,一旦做出任何反抗行動,基於法令賦予的權利,我們將立即開槍。再重複一遍──』
 
  為首的警察再一次復誦哈爾早已聽過無數次的內容,沒想到只是換個立場來聽,這些語句卻那麼的令人感到煩躁。
 
  沒有甚麼辦法了嗎......現在的局勢真的沒有突破狀況的死局了嗎?
 
  不,開甚麼玩笑。自己可沒有懦弱到連這種程度的局面都無法打破,雖說自己的『異能』不適合多對一,再加上現在身上還帶著傷勢,即便如此──
 
  ──也沒有輕言放棄的理由。
 
  「真是夠了。從早上到現在,盡是辦公室損壞、經營費被花光、腹部中了一槍還因為對方的無聊操作導致被片面之詞陷害,現在還必須面對無數的槍械,甚至與警方戰鬥,衰運之神該不會找上我了吧?」
 
  嘆了口氣,不知何時,哈爾的雙手再次緊握匕首,緩緩的抬起頭,注視著眼前這絕對不利的局面:「就讓我奉陪到底吧,衰運之神,來看看到底是你的衰運比較強,還是我生存至今的實力更加強韌。」
 
  『嫌疑人打算做出反抗,所有人進行射擊預備。』
 
  無視眼前警方所說的話,哈爾踏出行走於死亡之上的第一步。
 
  ──既然不可能完全閃過子彈,那就抱持著會中彈的覺悟上就可以了。
 
  第二步、第三步,十五公尺的距離在一瞬間縮短,同一時間──
 
  『射擊!』
 
  二十多把槍,每秒十次射擊,合計兩百多發的子彈集中至哈爾身上。
 
  「『宣言』──子彈。」
 
  比起子彈的聲響前,更快傳入哈爾耳中的是夜鶯班悅耳的少女之聲。
 
  清脆的一聲彈指伴隨著話語,本來在哈爾面前的無數子彈像是電玩遊戲般的特效,化為了粉塵似的光點,消逝在哈爾的眼前。
 
  「我說啊,我可不是特地走一大段路來見死人的。」
 
  伴隨著高傲的語氣,漆黑的少女做出了最初的宣言。
 
  這便是漆黑的少女與哈爾──最初的相遇。

上一回 下一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61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ate149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自由象限常駐活... 後一篇:【ZEAN】幸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753732活俠傳玩家
沒日沒夜沒睡好 生出了全成就心得 歡迎留言討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