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四十六 滅亡之路

作者:克勞爾萊斯特│2018-04-14 15:31:24│贊助:16│人氣:544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四十六 滅亡之路
 
  燃燒旺盛的篝火與沁寒的晚風對抗著,搖曳得如即將被焚成灰燼之人的死命掙扎。諾拉托腮坐在一根切平的倒裂巨木,那烏黑的眸子倒映著那團柴火,卻依然冰冷得可以。她的背影很寂寥,身旁沒有任何人,只有鐵弓與箭袋陪伴。
 
  這分孤寒感是她非常熟悉而且習慣的,不擅與族人溝通的她在部落的名譽一向是貶多於褒,儘管如此,她從未想過要為了討好人或與人更能打成一片而改變。她一直以來都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因為席恩是部落極具聲望的戰士,雖他的個性也一樣沉默寡言,但在與艾蓮娜相識後,他有了轉變。為了追求艾蓮娜,他可以拉下臉來對她獻殷勤,就算仍是那一副冷酷的模樣。
 
  而艾蓮娜對席恩開出了條件,若是他能邁出第一步與部落的大家示好,不要再老是那張別人欠他錢的臭臉對人,那麼她就答應和他交往。席恩做到了,因為艾蓮娜的請求,讓部落的人更了解席恩的為人。他不愛說話,並不是因為沉溺在自己的強大而瞧不起別人,他就真的只是不擅長面對人群和熱鬧的場面罷了,其實他與大家一樣,都有一顆為了部落而心甘情願奮鬥的心。
 
  但諾拉就不是如此了,因為目睹父母葬生在史瓦妮手上,卻沒有一個族人肯挺身去救他們,她的悲慟與憤怒已經擴及到所有人身上,她恨所有人,她恨當時沒有跳出來與父母一同奮戰的人,她恨事後不對此事做出反擊的艾希,她更恨拋下她的父母。
 
  即便之後有了艾希和佩拉的關懷,她的內心始終都存留著憎恨的種子。那道永留在身的傷痕讓她面對不是太熟識的族人時,都是不怎麼友善的態度。以致到最後,那些不懂情況的人都會拿席恩來與她做比較,卻不去思考是什麼讓她變成這個樣子的。
 
  不過,就另一個層面說,她在部落也算是相當受歡迎的,不少年輕的男子因為她稱得上標緻的相貌而追求她,就連部落上被稱為最俊美的少年特洛伊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雖然她承認特洛伊的確是一位有魅力且為人正直的男性,但他的完美無瑕給人一種渾身不對勁的感覺,又或許,是因為他耍弄長槍的影子和被列為最有潛力的戰士這點和父親很像的緣故,才會無法接受他。
 
  「諾拉,介意我和妳聊一下嗎?」
 
  剎那,呼喊她名字的聲音讓呆滯愣著營火的諾拉在沉思中醒了過來。她往左方一看,特洛伊正站得直挺挺的,彎著綁繃帶受傷的左胳膊,他的身邊跟著靈魂如被掏空般的萊姆。
 
  「嗯,坐吧。」諾拉抬頭視了一下面前被切開的半弧巨木。
 
  「呃……」特洛伊往她看的地方坐下,他吞吞吐吐地,似乎覺得有點難啟齒,「妳還好嗎?我是指那傢伙加入這裡的事情。」
 
  「沒什麼,他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她的聲音很冷漠,「等到剩餘的人質都回到部落,我不會對他有任何憐憫,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這樣嘛……」特洛伊將受傷的手靠放在左腿上,「雖然他基本上是逃不了罪了,但妳還是要小心,我怕他會針對妳去做攻擊。」
 
  「我知道,我們能不能別再談那傢伙的事?」越是想起他,她就越感受到怒火攻心。
 
  「我只是擔心妳的狀況而已,既然妳沒事就好。」特洛伊瞄往旁邊的萊姆,「你有什麼話要說嗎?萊姆。」
 
  「沒有。」萊姆搖搖頭,他憔悴的模樣看上去有很多心事。
 
  「那我們走吧,諾拉,妳也快去睡吧。」起身後,特洛伊勉強地抿了笑容。
 
  「特洛伊。」在他們轉身之際,諾拉叫住了他,「謝謝你替我擋刀,要是沒有你,我可能已經死了。」她感到有些彆扭,道謝這事從來就不是她能隨意說出口的。
 
  「只不過是手臂破了一個洞而已,能用這個換妳的命,我覺得非常值得。」他瞥回頭,伸出傷損的左臂,嘴角又上揚了些。
 
  「還有……」她的聲音再次止住特洛伊的腳步,「之前和歐拉夫對戰那次也是,謝謝。」
 
  「我還以為妳忘了呢。」他金黃色的眸子受到底下篝火的照射,閃耀了起來。
 
  「我沒忘,只是找不到適當的時機跟你道謝。」她說。
 
  「適當的時機?是指?」他不解地問。
 
  「你的身邊沒有一群花癡包圍的時候。」她說這話時完全沒有壓低音量。
 
  「妳講話得學會客氣一點啊……」特洛伊傷腦筋地插著腰,「妳這樣會得罪很多人。」
 
  「我無所謂。」她繼續托腮凝視營火。
 
  他嘆了口氣,本想再坐下與她聊聊的,但她這個樣子肯定是因為心情不好的關係。雖然她嘴巴上說不在乎,但誰都能看得出來她還是沒放下萊斯特背叛她的事,她不過是在以仇恨麻木自己罷了。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等待了,等待她能將這件事平淡視之的時候。
 
  ***
 
  一位臉上沾著淚與雪的小男孩走進家門,他安靜地低首走過客廳。坐在椅子上織布的母親瞧到他那副像做了壞事偷偷摸摸的樣子,於是上前堵住通往他房間的走廊,將他留在大廳內。
 
  「怎麼沒和我打招呼呢,萊斯特。」母親蹲下對他微笑,拿起毛巾要擦拭他臉上和頭上的雪漬。
 
  「嗨,媽媽。」他頷首,隨後就保持低頭的姿勢。
 
  母親察覺到他有些奇怪,端起他的小臉,仔細一看,他的臉頰有幾道紅痕,眼睛哭得紅通通地,鼻水也流到嘴唇,外套和褲子有幾處破洞,還被弄得髒兮不堪。
 
  「漢克又欺負你了嗎?」母親的面容很生氣。
 
  萊斯特搖了搖頭,「我自己摔倒的。」
 
  「不要說謊,萊斯特。」母親不捨地輕輕為他抹掉沾黏在臉龐的白雪,「不要怕,媽媽和爸爸這次一樣會保護你,是不是漢克欺負你了?」
 
  小男孩再次搖頭。
 
  「妳不相信我們的兒子嗎?莉卡。」莫伊特此時進門,從角落的櫃子抽屜拿出治療外傷的藥草。
 
  「老公!這再怎麼看,萊斯特都是被欺負的吧?」莉卡不明白莫伊特怎麼能吞忍這口氣,平時莫爾常找莫伊特的碴就算了,現在連莫爾的兒子都能肆無忌憚地出手打萊斯特了,而且情形越來越嚴重,她必須遏止這種事情再繼續發生。
 
  「先擤擤鼻子吧。」莫伊特撫著萊斯特的頭頂,將衛生紙抵在萊斯特的鼻頭前,等他擤出鼻涕後,問道,「除了臉之外還有哪裡摔傷嗎?哪裡會痛?」
 
  「老公,你──!」莉卡氣憤地看著莫伊特。
 
  「先交給我處理,莉卡。」莫伊特說完,萊斯特指了腹部,他掀開兒子的外套和上衣,肚子上有一處輕微的瘀傷,「摔得真嚴重耶,下次要小心,知道嗎?」
 
  「嗯。」萊斯特點點頭。
 
  他的淚仍不止,伸出濕透的衣袖擦了擦。
 
  傍晚,他靜悄悄地闔上雙眼,躺在房裡的床休息。在裝睡騙過父母後,他下床靠坐在房門邊,偷聽客廳的父母談論著他的事情。
 
  「那個討人厭的小孩,上次我們明明都去找他,好聲好氣要他不要再欺負萊斯特了,結果他完全沒有聽進去嘛!」
 
  「我想八成是莫爾慫恿他兒子這麼做的。」
 
  「那你早上為什麼……萊斯特他一定是被威脅不能把被欺負的事情說出去,才不敢對我們說的,你幹嘛在萊斯特面前同意他的話?」
 
  「他不是被威脅的,小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莉卡,萊斯特他不想跟我們承認,是因為他不希望我們再替他過去對莫爾的小孩說教。」
 
  「你到底在說什麼?不這麼做的話,他又會被欺負啊……」
 
  「莉卡,你一直在萊斯特面前提到他是被欺負的,那會傷害到他,我們的兒子是想靠自己不再被欺負。他的拳骨有一些地方破皮了,想必是他嘗試反擊了吧?」
 
  「那怎麼行……打架是不好的,不管是輸是贏都一樣,我們應該要好好跟萊斯特說。」
 
  「妳還記得前一兩次兒子被欺負的時候嗎?他哭得很大聲,回家就哭哭啼啼地向我們告狀,那時候的他連還手都不敢,可是現在他卻想隱瞞我們,還打算想扳倒對方。」
 
  「這樣是不對的,搞不好因為萊斯特反抗,對方會欺負他欺負得更嚴重,而且要是萊斯特變得跟莫爾他兒子一樣愛打架怎麼辦?」
 
  「我們的兒子吼,個性就是太老實太乖了,而且太安靜了,別人才會覺得他好欺負,我們不能一直替他出面處理這種事情,第一,他這樣會讓欺負他的人更看不起他,第二,我們這樣幫他,就是間接對他承認他比別人還要柔弱,這會讓他產生自卑的,第三,要是凡事我們都為他處理,那他就不會有任何改變,事情會一直不斷循環,他就一直是那副很好欺負的樣子,我覺得他現在這樣的轉變很好,越來越像男子漢了。」
 
  「你這樣不就是在鼓勵他打架嗎?我知道我們幫他沒辦法解決真正的問題,但讓他以暴制暴更不好啊,萬一他以後的行為有偏差怎麼辦……」
 
  「只有弱者才懂得力量的真正價值。」
 
  「你現在怎麼還有心情拿電影台詞開玩笑?」
 
  「我說認真的,莉卡。」
 
  「反正我就是不希望他用打架來解決事情啦!」
 
  「我們已經剝奪他的天賦了,他本來該擁有的榮耀和成就,都因為我們化為烏有,老實講,這幾年我一直在思考,我不希望他只成為一位平凡的人。」
 
  「所以呢?你希望他打架打出名堂來嗎?」
 
  「不是……我只是……每一次看他身上有傷的樣子,都覺得很對不起他。」
 
  「我知道,老公,我也一樣。」
 
  雖然以萊斯特那時候的年紀,他不是很能聽懂父母對話的內容,但他卻仍然是被父母的那分哀傷渲染,而淚流不止。
 
  他想變強,變得比那些他打不過的人還要強,因為自己的弱小讓他產生了這個念頭。他想獨當一面,而不是遇到問題就去依靠別人。雖然明知自己的實力不足,但他不想妥協,即便這會讓自己傷得體無完膚,即便那在別人的眼裡叫做逞強、不自量力。
 
  因為無法承認自己無能為力而選擇什麼都不做,他想強大到凡事都能一個人處理的境界,為此,就算自己已與當初嚮往的那個樣子相差甚遠,他也要貫徹給予自己的責任。
 
  不為自己,而是為了他愛的人。
 
  ***
 
  「萊斯特,你怎麼睡在這裡?」
 
  一道聲音喚醒了他。
 
  剛才的,是夢嗎?
 
  不,他還記得,那是他的回憶,差點被遺忘的記憶,只不過如今是以夢的形式想起它而已。
 
  被欺負嘛……那彷彿是上一個世紀的事情,現在的他可是比用力量欺壓別人的傢伙還要該死好幾萬倍。而且,那個在他成長期間不停與他作對的漢克,也早死在他手上了。
 
  這股強大的力量,原本是他所期待能拿來對艾伐洛森做出貢獻的,可是一切卻事與願違……
 
  他扳開眼,叫醒他的,是父親。
 
  他睡在營地外圍一處不顯眼的空地,身上蓋著一件雪毛邊的黑色外套,眼前燃著柴火,而莫伊特就隔著那團火站在他的眼前。
 
  「嗯?怎麼了?」他含糊地說,揉了揉眼皮。
 
  「你吃了嗎?」莫伊特盤腿坐下,他的大衣下藏了幾塊口糧。
 
  「吃了。」剛說完,他的肚子就咕嚕地叫了起來,毫不留情地把他給出賣了。
 
  「餓了就拿去吃吧,我知道以你現在的狀況是領不到食物的。」莫伊特遞了口糧給他。
 
  「哪有,這種東西我稍微去和艾希皇后溝通就有了,或是找泰達米爾要,反正他現在的食物分量比其他人都要多,分我一些也不為過吧?」萊斯特愜意地說道,「但重點是我不吃消夜,會變胖。」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耍嘴皮子啊?」莫伊特對萊斯特的態度感到訝然,「你搞不搞得清楚狀況?你現在是艾伐洛森的敵人,只要期約一過,他們不會對你留情的。」
 
  「我也不會乖乖被他們抓。」他說。
 
  「萊斯特……」莫伊特的心情很複雜,「和我去見艾希皇后,把話全都講清楚,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苦衷,但把話都說出來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總比你和部落為敵還要好。」
 
  「就算我把全部的事情都說出來,你們一樣也只能把我當敵人,而且我之前做的那些你們所謂的可惡的事情,不會因為我把話說開就消失不見。」萊斯特淡然。
 
  「那你至少告訴我吧,你會做那些事情的原因。」莫伊特前傾身體,他雙手搭著萊斯特的肩膀,「兒子,你會變成這樣也都要怪我,我跟你媽因為工作的關係好幾年都在皮爾托福,一直疏於關心你……」一名父親要向兒子道歉認錯,那是非常不容易的。莫伊特抱著懺悔的心態對萊斯特說。
 
  「我會殺他們純粹就是覺得他們該死,和你跟媽沒有關係,就算你們從小陪伴我長大也一樣是這種結果,不會改變。」萊斯特慢慢地撥掉父親的雙手,迴避對上父親的眼,「相反地,我完全不覺得你們疏於關心我,你們的愛我很了解,我只是不想對你們說出口而已,因為我覺得那很丟臉又很肉麻,你們不是一對失敗的父母,失敗的是我才對。」
 
  「你只會認錯,卻又什麼都不跟我們說?」莫伊特朝兒子大吼,「說出真相難道有這麼難嗎?」
 
  要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盤托出,只怕父親和母親會非常自責吧?但他們那時候會想封印他的力量,將他帶離寒冰護衛,全都是基於父母對兒子的愛啊,他們一點錯都沒有。更何況,若當時他們選擇將自己交給靈媒,麗珊卓一樣會用其他辦法來汙染他的冰霜之力。若要歸咎錯誤的話,就錯在他好死不死、運氣差到繼承這個只會為自己帶來災難的力量。
 
  「小聲點啊,你的大嗓門又來了。」萊斯特一手捂著耳朵,一邊碎念。
 
  不過還真是懷念啊,父親那個飽滿到能夠貫穿耳膜把腦袋一陣狂翻的音量。
 
  「喂,萊斯特。」
 
  一個他不是很熟悉,卻令他非常厭惡的聲音攪和在父親震撼的餘音繞樑下,傳入他的腦門。
 
  「幹嘛?」他瞟了兩位來客。
 
  「去和諾拉道歉。」特洛伊墜著嗔怒的眉。
 
  「什麼?」他不知道是不是他聽錯了,那個和他沒什麼交集的特洛伊竟會為諾拉的事主動找他,光是這點就足以令他火大了。
 
  「你覺得你不用負點責任嗎?諾拉現在這樣都是你害的。」特洛伊面帶慍色,語調忿忿不平。
 
  「不用期望他做什麼,特洛伊,我們不必理會這傢伙。」萊姆搭著特洛伊的肩,示意要他不要跟萊斯特浪費唇舌。
 
  「是啊,這是我跟諾拉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萊斯特不客氣地說。
 
  「喂喂!萊斯特,你怎麼能那樣說話?」莫伊特雖不是太清楚他們之間究竟怎麼了,但萊斯特的態度很明顯是會引起爭端的。
 
  「什麼叫不關我的事?因為我關心她,這當然關我的事。」特洛伊甩開萊姆,他走到萊斯特面前,連受傷的那隻手拳頭都握得緊緊的。
 
  「我就直說了,特洛伊。」萊斯特穿起外衣,站了起來,兩人的雙眼對峙許久,「我很討厭你,你那副自以為正義的態度真的很噁心,我跟諾拉怎麼樣那是我們的私事,你沒有資格要求我做什麼。」
 
  「早知道你是這種人,我當初就不應該這麼快退讓。」
 
  「那還真是感謝你的成全,你現在的機會來了,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吧?大偉人。」萊斯特語帶嘲諷。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嗎?」特洛伊的金黃眸子如加熱的烙鐵。
 
  「你說呢?明明可以用長槍替諾拉擋刀的,卻硬要用手去接,你的心裡在想什麼呢?想用苦肉計追求她嗎?」萊斯特提起眉梢。
 
  「現場的狀況你不了解,請不要用那種話毀謗我。」
 
  「是哦?」萊斯特顯然不相信特洛伊的話,「不過是不是也無所謂,你都是一個超級不順眼的傢伙。」
 
  「你這個人會不會太小心眼了?我只不過要你去跟諾拉道歉,你就一直在說那種惡意的話。」不可思議,特洛伊之前觀察的萊斯特並非是尖酸刻薄的人,在他面前的這個人,簡直只是披著萊斯特皮的渾蛋而已,又或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
 
  「我是小心眼啊,你應該慶幸有我這種人的存在,才能讓你沾沾自喜自己是多麼高尚的人。」萊斯特抬頭望了天空,一隻飛鷹爪攖對摺的白紙,停落在他伸出的手臂上,他接下紙張,那是一張乾淨的空白紙,「我就討厭你這種人,先天條件就比別人有優勢多了,長得那一副噁心的樣子,但有什麼辦法呢?女孩子就喜歡你這種的啊,不只這樣,體力和戰鬥技巧又那麼強,還可以輕鬆就和任何人聊得來,你到底怎麼做到的?可以對每個人都那樣熱絡?不過現在踢到鐵板了吧?因為我是個不可理喻的傢伙,我就因為羨慕你所以不爽你,懂了嗎?小心眼又怎麼樣?因為你比我還要好,所以我才只能忌妒你啊,我實在不是很懂你跟我計較幹什麼?我就是這麼低劣的人啊,難不成你覺得我會去跟諾拉道歉嗎?不,那是只有像你這種品行端正的人才會做的事,我就當個惹人嫌的渾蛋就好,可以請你滾回去了嗎?」
 
  爽快!真是爽快啊!一次性機關槍式地把對特洛伊的不滿全吐出來,那股痛快隨著血液流進了萊斯特的心臟,令他越來越亢奮了。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特洛伊再次感到難以置信,眼前這個人歇斯底里得可怕。
 
  「需要懶人包是嗎?」萊斯特揮動手臂,讓飛鷹回到天上,並攤開那張空白紙,「我不會跟諾拉道歉,給我滾,聽懂了嗎?」
 
  「走吧,特洛伊,別跟這種人一般見識。」萊姆什麼都不想說,那個昔日的好友已完全變成了他不認識的樣貌。
 
  特洛伊冷啐一句,不甘心地與萊姆離開了。
 
  「你到底在幹什麼?你講話怎麼能那麼衝,就算跟特洛伊有過節也不能那樣子啊,而且他說得沒錯,你是應該跟諾拉道歉,給我像個男子漢一樣。」莫伊特已經不知該怎麼矯正萊斯特了,他的行為偏差到要是莉卡看到他這個樣子,肯定會當場昏過去。
 
  「我知道我對不起諾拉,但和她道歉是沒有意義的。」萊斯特從口袋取出一瓶裝著透明藥水的玻璃瓶,並將其液體倒在紙上,「我和她道歉,她的心情不會變得比較好,相反地,她才不希望看到我,我還是躲得遠遠的就好。」
 
  「你怎麼一點悔意都沒有……」莫伊特徹底心寒了。
 
  「我有好嗎?老爸,對她、對你、還有對媽,我真的覺得很抱歉,對不起,但我能做的最大限度就只有跟你們說對不起了,我還有未完成的事要做。」他盯著漸漸浮出文字的白紙,「我該走了,爸,再見。」
 
  「這麼晚你不休息是要去哪裡?要去和你的同伴見面嗎?」莫伊特擒住萊斯特的手腕,「不准去,我不能讓你一錯再錯了。」
 
  驀然,一道莫伊特無法招架的蠻力將他給震得跌落在地。
 
  「抱歉,爸。」萊斯特說,「在戰場上你不用太拼命,有我就夠了。」
 
  「你又再胡說什麼……」莫伊特緩緩撐起倒下的身體。
 
  「我只是不希望你死,這樣難道也錯了嗎?」他沒有回頭,喚回在營地周圍巡邏的梅格,然後走入陰森的暗林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54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青豪
萊斯特也低潮太久了吧,什麼時候才能止跌回升呢?

04-14 21:22

克勞爾萊斯特
其實某方面來說他現在也算振作多了,如果拿他剛得知自己的力量被麗珊卓汙染那時候來比的話04-16 00:08
愛的蘿莉轉圈圈
這是傳說中的魯蛇的憤怒,沒關西我們還有很多同伴,燒死那群死現充(舉火把)。

04-15 23:22

克勞爾萊斯特
以忌妒為動力的人是很可怕的04-16 0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batman6233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冰王與霜后...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冰王與霜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大家
剛才發表了我的第一篇小說!歡迎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