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旅行01

作者:白蘿蔔│2018-04-10 17:57:36│贊助:6│人氣:249


  你有見過追夢的人嗎?
  他們通常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身上的光芒,往往耀眼得令人睜不開眼。

  那種光芒,蓮生曾在兩個國家的人們身上見過。一是澤塔,二則是斯莫克。先說說關於澤塔吧,澤塔人十分熱衷於建築,他們總喜歡把建築物無止盡地往上蓋,並且結合各式設計與技法,將建築當成一種藝術去追求。

  蓮生自己本身其實是覺得走在澤塔的街頭,總是會被那「長」得亂七八糟的建築給弄得暈頭轉向的,可當地人或許是已經習慣了吧?甚至有些居民還將如此「曲折」的城市規劃當成是一種當地特色,因而引以為豪呢。

  澤塔人總喜歡說,要勇敢地去追尋夢想。房子絕對不是你坐在原地空想就能成的,不親手實踐的話,又怎麼可能成功呢?況且,即使失敗了又如何?

  蓮生並不討厭澤塔人這樣的思維。
  是啊,失敗了又如何?若人人都能如此坦然地去面對事情,相信有非常多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

  ……但顯然這能夠迎刃而解的「非常多」問題裡面,並不包含迷路。
  難得出來旅遊,少年還是緊握著錢袋不願多做太多額外的花費,也因此他並沒有額外花錢去請嚮導──雖然他聽說過那幾乎是來到澤塔旅遊時的必要花銷。

  他靠著自己的力量,繞過一次又一次那莫名奇妙的建築或公共建設,驚嘆澤塔人對建築設計的天馬行空之餘,仍須費心地尋找路究竟在哪裡。

  雖說是白天,但澤塔的陽光幾乎都被他們高聳入雲的建築物給遮蔽了大半。因此他們推行了「燈泡政策」,要求每家、每戶都必須在建築外頭家裝一定瓦數的燈泡以照亮街頭。

  後來蓮生才知道,原來不像席燈那樣使用路燈是因為,澤塔的道路經常在變換,到時還得要拆路燈實在太麻煩。

  於是這就是他們所想出來變通方法了。
  他們甚至對這被規定必須加裝的燈感到樂此不疲,變著法地在上頭搞了一大堆花樣──這些照明用的燈具似乎又成了澤塔人的另外一種設計與挑戰。在生活中尋找樂趣,或許也不過就是如此吧?

  在搭上逐光列車準備要離開澤塔時,蓮生望著那些千奇百怪的高聳建築,不禁默默地開始思考了起來。

  澤塔人追尋著的,是天空。
  他們能為了夢想而拚搏──那自己呢?被傳送到這個陌生而詭異的世界,蓮生已經不再是過去所以為的武士,他唯一想做的也就是好好地過著平凡的日子……與那些對自己友善的人們一起。可在見到澤塔人之後,他卻又不禁開始思索起了關於夢想與目標的問題。



  後來,當少年有一次為了幫人送信而有幸踏入斯莫克時,他所見到的、又是另一副光景了。

  斯莫克是一個工業城市,當時他準備出發時,大叔就已經預告過自己一定會大吃一驚。而當蓮生實際抵達時……對,他確實被斯莫克的街景所吸引──但也不幸地發現自己開始因為這裡漂浮著懸浮微粒的空氣而打起噴嚏來。

  斯莫克的房子幾乎都由鋼鐵所打造,而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走著的幾乎都是經過一定機械改造的「人造人」。這裡的人似乎都很忙碌,忙著從事生產。

  隨意找了間咖啡廳,蓮生幾乎是逃命般地躲了進去──室內經過空調過濾的空氣總算讓他感覺好多了。他點了杯最便宜的黑咖啡,卻被那黑漆漆的苦澀液體驚人的味道給弄得嗆咳了幾聲。他、他真的無法理解這東西好喝在哪裡。

  不過四周的斯莫克人似乎是十分享受的。

  透過自己的「聽力」,蓮生發覺斯莫克的人其實並不像是表面上表現得那麼冷漠。他們只是沒有那麼擅長回應別人而已──就跟自己一樣。斯莫克人的腦袋裡總是有許多東西在運轉著,他們想著剛才看過的機械設計圖、想著下次的實驗前要再做甚麼改良、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夠進步,然後運用這個「進步」以改善生活。

  蓮生發覺他們其實與先前去見識過的澤塔人是非常相似的。
  兩者皆為他們所追尋的目標汲汲營營──即使相較於澤塔人的隨性灑脫,斯莫克人幾乎嚴謹且按部就班得可怕。

  或許這就是為何斯莫克人能做出如此精密的儀器,並甚至讓機器取代了生命。這之中要是出了那麼一丁點差錯,都是致命的。

  看著這些新奇的科技,蓮生並未特別地排斥。
  他知道有些人其實認為斯莫克的這些人造人技術是在褻瀆、並且妄想靠著自己的力量挑戰自然。可奇怪的是,身為一個從未見過這些技術的古代人蓮生並不如此認為。

  是,斯莫克的空氣品質著實令他困擾。可是見到斯莫克人精心打造出的成品──他們投注一切心血,或許就僅是為了一顆小得不能再小的零件,他仍然會為此而感動。

  他能「聽」見,那上頭凝聚著的,全體技術人員的期盼與願景。
  這就是斯莫克人的執著。他們信仰著機械與工業能夠帶給他們未來,所以緊緊追著這個夢想不放,每一天、每一天都在與之搏鬥。

  斯莫克人並非冷漠,有時他們只是太專注了點;他們並非不可理喻,只是他們對信念的堅持……有時太過無法動搖。不過誰也無法否定斯莫克人對於他們潛心鑽研的領域所付出的,絕對遠遠超過其他人。

  這究竟是好還是壞……蓮生自己其實也真的說不上來。
  但至少,他在斯莫克人身上看見了光輝──對未來充滿希望與盼望的光芒。



  說說冰芬里與森之心吧。
  在有過斯莫克的那一段難忘的旅程後,蓮生對於機械總是多了幾分好奇──或許是因為更深刻地去了解過背後製造者的期望與理念了吧?但在造訪過冰芬里與森之心後,少年原先對精密而龐大的器械較單純的崇敬不禁又因此而複雜了起來。

  森之心與冰芬里幾乎都是極度排斥科技的國家。
  在森之心,所有的科技產品幾乎都成了廢鐵──幸好蓮生身上基本上也沒有攜帶多少。那裏的人們過著原始而樸實,卻知足的生活──森之心的人們並不如斯莫克人那般汲汲營營地去追求,也不像是澤塔的建築師們那樣會按照自己心目中的夢想藍圖去蒐集材料、將它們實際打造出來。

  森之心的人們並不執著於「改變」;這點,冰芬里的人們亦是如此。
  他們貫徹著「僅取用所需」的理念,絕不濫砍濫伐──取之於自然,那當然也必須要對自然有所回饋。這種與自然共生共存並抱持敬畏的心,蓮生並不感到陌生,因為他故鄉的信仰亦是如此。

  很奇妙。
  蓮生早有耳聞森之心的人們與崇尚科技與工業的斯莫克人非常不合,而冰芬里人更是對於推崇機械的泰克洛深痛惡絕;可身為一名……恰巧有幸旅經的過客,他卻發現自己沒辦法說出這兩方究竟誰對誰錯,或是誰比誰更有理。

  即使在被傳送至瑪因大陸後他的能力比先前銳減了不少,可這反而讓少年更仔細地去聆聽、去理解、去同理,這些人們究竟信仰的是甚麼。當他能夠穿透層層的掩飾與曲折,直視人們內心之時,「批判」就成了一件十分可笑的事。

  沒有誰的信仰會是一個錯誤。

  當初,泰克洛的人們為了開發而私自拆除了冰芬里上游的水壩,導致冰芬里原先如森之心那樣的大片森林樹木被攔腰折斷,如今成了個地形破碎的水上國度。也因此冰芬里舉國上下,無論是政府亦或是人民,都是十足十的佛羅斯擁護者。他們譴責泰克洛的自私與瘋狂──是,當初那群人是不應該對他人的死活如此不管不顧;可他們為何會選擇這麼做?

  因為沒有料到會造成如此大的損害嗎?似乎並不是。

  或許這麼說對當事者很殘酷吧,但他們肯定是因為認為「不重要」,所以才這麼做的。因為他們有對他們而言更重要、更遠大的夢想,因此可以毫不在乎地將阻礙他們的事物通通拆除。

  蓮生不是不能理解那樣的想法與做法,可若要回到他自身的話……他不會認同。正是因為可以理解、可以同理,他才無法認同。

  因為他是一個旁觀者,不是當事人。他並不是被破壞家園的冰芬里人,也並非當初決定拆除水壩的那些開發者,他只是一個與此事沒有絲毫瓜葛的普通人。

  他能夠真切地感受到「夢想」與「進步」對那群開發者的重要性,卻也能深刻體會冰芬里人的痛楚。

  他甚麼也不能做,也沒有資格去評判。
  因此,他最後能做的似乎還是只有倒退幾步,將爭論、商討的空間再次留給雙方。

  不涉入、不干擾──他只靜靜地聆聽著。



  森之心的路很滑。
  這句話被寫在委託人給蓮生的備忘錄上,還畫上了雙底線表示它非常重要;而當真行走在森之心時,蓮生不禁覺得對方實在是太貼心了。

  因為整個城市乃至國家都是建立於森林之中,茂密的枝葉幾乎將陽光都遮蔽住了──還有甚麼比潮濕而陰暗的環境更適合青苔生長的呢?而森之心的道路又大部分是架設於樹木之上,也就是懸空的意思,這讓它的嚇人程度簡直上升了不只一個檔次。

  這裡長著許多蓮生看也沒看過的奇妙植物──包含一種據說葉子會發光的奇妙草藥。那時有個妖族老奶奶請少年幫她去摘回這些草藥,好讓她可以繼續她的藥草熬煮──那鍋藥草汁的味道可真的是非常地……驚人。

  在尋找的過程中,蓮生正好遇見了正在進行狩獵的森之心獵人。他見到對方在成功將獵物射殺後,先是以右手食指在攤開的左手掌心順時針畫了三個圓圈,接著才走上前去將獵物拾起。

  他聽見的,是一種敬畏與感激的心聲。

  感謝著那只獵物的犧牲能為人們帶來的福祉、惦記並尊敬牠的付出──這就是森之心人們的生活態度。

  平和、寧靜、知足、感激。
  若要蓮生形容的話,這就是他能夠給森之心的形容詞。

  這裡的步調明顯比斯莫克或是澤塔要慢得許多──生活或許也可以如他們一樣,不需要甚麼特定的目標去追求,只是認真而踏實地生活,便已足夠。

  路面因為青苔而溼滑,那又如何呢?濕滑難道沒有濕滑的樂趣嗎?「體驗」就是這麼回事吧?沒有甚麼事情是一定壞的、也沒有甚麼東西一定必須要被改善,倘若能夠放寬心去接納所有的不方便、甚至是樂在其中,與之共處、與之共舞,那興許也是一種截然不同且富有興味的生活方式。

  一面在內心回味著方才自獵人身上所感受到的波動,蓮生仍須找到妖族老奶奶所需的藥草──他發現對方說的會發光根本就是騙人的。不知道是沒有天賦亦或是如何,在少年眼裡那草藥就跟普通的植物葉子沒有兩樣。

  還好他至少能靠著獨有的「聽力」與身為弓箭使用者的良好視力,最終終於尋到對方口中所提的草藥、裝了一整個帽子回去交給老奶奶。

  這裡的空氣真是比斯莫克舒服多了。蓮生在從老奶奶那裏取得了一小罐藥草汁並離去後,深深地吸了口森林那充滿芬多精的清爽空氣──沒有再打噴嚏真是太好了。

  不過前提是,旁邊沒有人在熬煮藥草汁。
  蓮生也不知道這究竟是為甚麼,在路邊、民宅前面就開始熬煮各式各樣奇怪藥物的森之心人們,他們鍋子裡的液體看起來總是顏色那麼地詭異、氣味更是令人不敢恭維。

  難道說,這就是所謂良藥苦口嗎?
  只要是藥水,都注定它不可能色香味俱全?那還真是辛苦藥劑師們了……光是站在旁邊聞了一會兒,少年就已經覺得鼻子要掉了,更何況他們可能要站上一整天?



後記:

  這是一場心理學之旅。(三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509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烏托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ilvia08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後一篇:【烏托邦】旅行0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各位帥哥美女們
《耶雷弗:契約醫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