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月亮熊與牠的新娘

作者:白蘿蔔│2018-04-06 16:52:58│贊助:16│人氣:409


  對於蓮生來說,躲貓貓或許是史上最沒有挑戰性的遊戲之一了。
  原因無他,就是他天生的敏銳「聽力」,不僅能捕捉細微的聲音,更能直接感應到其他人的情緒、思考──那還玩甚麼?誰躲哪裡、誰在偷笑,他閉著眼睛都一清二楚啊?

  然而,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在重複做各種無意義事情的過程。
  其實不太確定自己究竟為甚麼會被拉進遊戲裡的蓮生,此刻正心情複雜地站在廣場中央,看著人來人往,想著自己到底應該從何找起才不會讓那些孩子太失望。

  如果一下子就將他們全部都拎出來的話,那似乎就一點也不好玩了──蓮生即使再不懂人情世故,他也懂得孩子們想要的是甚麼。可是、可是……他就真的都知道他們躲在哪裡啊。

  這遊戲唯一麻煩的地方……就是躲貓貓的範圍遍布整個村莊吧。
  他踩著腳底的軟皮靴,邁出步伐,決定還是先往他「聽」見的第一個聲音去好了。

  很快地,他就找到了躲在廣場噴水池另一邊的小孩一號──傑洛米。
  
  蓮生也沒想到竟然繞了半圈噴水池就可以先收穫戰俘一號。他以為每個孩子應該都會盡可能地跑遠、找些稀奇古怪且隱密的地方將自己藏起,怎麼會就躲在這麼……近的距離內?

  「誒!我被找到了?」小男孩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哥哥不是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

  「……」蓮生沒有回應,只默默垂下眼眸。對,確實他也沒料到會有人躲在離自己如此近的地方,要是沒有感應到傑洛米的心緒的話,自己多半也會就這麼離開廣場。

  可問題是,他就是聽得見啊。
  他現在還能從空氣中的波動隱隱感覺得到其他孩子所躲藏的方位,要不是城鎮內人太多、「雜音」也有不少,他甚至可以直接鎖定所有人的確切位置。

  擁有這麼作弊的能力……躲貓貓真的不好玩啊。
  蓮生很少嘆氣,但他此刻是真的覺得提不太起興致來──尤其是面對孩童天真的面容,少年內心那股莫名作祟著的罪惡感,讓他心情有點沉重。

  不過雖說他完全知道人都躲在哪裡,但在城鎮裡東奔西跑地,其實也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等到終於把人都找齊了的時候,天色也已經不早了。他默默地望著這群大約只到自己腰部高度的小蘿蔔頭,心想著大概他們也該回家吃飯了吧?於是便安靜地站在原地不動,等著這群似乎玩得暢汗淋漓的小孩子們自己解散。

  「一、二、三、四……咦?柔伊呢?」所有孩子裡面年紀最大的傑洛米數了數人數,發現不對勁,連忙叫住有些準備離去的小夥伴。

  其餘的孩子也跟著左看、右看,發現真的沒有見到傑洛米口中那名叫做柔伊的女孩,頓時跟著騷動了起來。

  「誒、對耶,柔伊還沒被找到!」

  「柔伊──?」

  他們開始叫嚷了起來,而這也引起了原本正兀自閉目養神的蓮生的注意。

  ……有孩子不見了?
  大致從孩子們的對談中了解了狀況,蓮生緊緊皺起了眉頭。柔伊是那個一直都很安靜的小女孩吧?她的「聲音」確實不是很強烈……難道真的被自己忽視掉了?

  孩子們的父母陸續開始叫喚他們回家吃飯,而孩子們則因小夥伴的「失蹤」而有些不知所措,不禁紛紛往蓮生的方向看去、再回頭看看好像隱隱已有發怒跡象的爸媽,不知究竟該如何是好。

  然而蓮生雖然是個可靠的大葛格,但他並不懂得何謂安撫民心──更甚,他基本上已經沒有在注意孩子們這邊了,滿心滿腦子都是那個失蹤的小女孩以及她的「聲音」特徵。

  於是猶豫中的孩子們,就見一向很安靜沉穩的蓮生哥哥推開包圍住他的人們,忽地就朝某個方向奔去,還越跑越快,半個字也沒有留下。

  「咦?」怎麼回事?孩子們面面相覷,但卻也沒有半個人追上去。

  「好了!回家了!下次再玩!」已經徹底失去耐心的父母一陣怒吼,將自家孩子給一一拎了回去。



  回過神來,蓮生發現自己已經站在森林的入口處──而這裡一個人也沒有。與方才廣場的嘈雜熱鬧不同,在這裡,你可以聽見風吹拂過、草木摩擦所發出的細微聲響,還有各式不知名的蟲鳴──或更甚是其餘不同生物所發出的不同聲音。

  對蓮生來說,來到森林時是舒服的。
  花草樹木不太會有太多餘的情緒──除非你刻意去傷害它。而動物雖也具有他們的情緒與簡單的思考,但那多半是非常直觀、單純而純粹的。蓮生不需要耗費太多的腦力去思索、去探討,只需要靜靜地聽便已足夠。

  因此在來到瑪因大陸後,由於沒有專門的弓道場,蓮生多半選擇自行到這人煙罕至的森林裡練靶。

  但,這並不是他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

  他在剛才搜尋的過程中,從眾多繁雜而混亂的聲音中,似乎聽見了泣血一般的悲鳴;那揉合著絕望、憤怒、悲傷的情緒讓蓮生的心不禁為之一沉。

  如此強烈的波動,一定是出了甚麼大事才會有的。

  他抽出了原本背在背後的弓,並從箭筒中取了羽箭預備,深吸了口氣、踏入黑漆漆的森林裡。森林裡原先的住民們顯然對他這個不速之客的到訪感到驚惶,早在少年靠近之前,就已逃之夭夭。

  以往蓮生或許會被他們所吸引、停下腳步觀察一番,但如今他實在沒有那樣的心情和餘裕。

  由森林深處傳來的那股情緒波動越來越強烈,甚至他可以感受到那個對象牠的痛楚與無望,以及即便如此也不願放棄的堅持排山倒海而來──沉得蓮生幾乎要承受不住。

  他持續向前走去,心情卻是越發不安。
  順著吹拂而過的風,他已經能夠聽見有人的聲音,似乎正在討論、計畫著甚麼。蓮生感應不太到他們的情緒波動──這幾人似乎非常地冷靜,唯一有的,或許只有些許的興奮、期待以及……輕蔑。不過即便如此,他們身為獵人依舊非常地專注,專注的對象似乎便是吸引蓮生來的那隻──

  熊。

  蓮生止住了腳步。
  在月光的照拂下,他已經能清楚地看見不遠處的一個小小空地,有一只受傷的巨大黑熊正憤怒地朝包圍牠的三名獵人咆哮,前爪朝著獵人所在之處一揮,頓時砂石飛散、甚至連樹木都被那巨大的衝擊力給攔腰折斷。

  可那三名獵人也並非省油的燈。
  他們輕巧地躲過黑熊極具破壞力的一擊,手裡火力驚人的武器毫不留情地朝牠開火,絲毫沒有要留牠一條活路的意思。

  ──不對。
  遠處樹林裡正觀戰著的蓮生察覺了不對勁,因而深深皺起了眉頭。

  依照他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這裡的人們並沒有窮困到必須獵捕熊或其他野生動物來吃;而從這群人的攻擊手段來看,他們鐵定也不是打著毛皮的主意而來──否則不應該採取如此殘忍而毫無節制的攻擊,即便真的將熊皮剝下來,大概也早已面目全非。

  若說是想活捉這隻熊,那更是癡人說夢,除非這個世界的人擅長復活術。

  不得不說,那隻黑熊是真的非常地強悍,隨便一爪都能將地上扒出一個大洞來、就連岩石也能輕易粉碎。牠拖著重傷的身軀,強忍著疼痛與失血的暈眩,再次憤怒朝三名獵人咆哮──但那卻予人一種……強弩之末的絕望。

  牠的怒氣有多深,絕望就有多濃。牠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將到達極限,蓮生所感應到的悲傷變得愈來愈濃烈,像是變得有了實體一般,重重壓在他心頭,令他幾乎要喘不過氣。

  他緊緊地握住了手裡的弓箭,垂頭不願去看那殘忍的畫面。

  蓮生並不是沒有見識過殺戮的場面,甚至某方面來說他還算是能夠習慣的──但那是源自於,他知道對方必須要死去的理由。可是面對面前的這隻黑色巨熊,他真的沒有辦法如以往那般無畏的去直視牠的死亡。

  因為少年聽見了。
  他聽見了黑熊最後的思念與執著,伴隨著牠悲憤的長嘯。

  他知道,現實總是殘酷得讓人不忍直視,可真正面對的時候,心頭仍會被那份無可名狀的沉重壓得喘不過氣來。

  ──那三名獵人綁走了牠的孩子。



  蓮生藏身於樹林中許久,直到三名獵人帶著「戰利品」都已經離開了一陣子,他才慢慢地現身,來到黑熊被棄之於不顧的屍體旁。他不是害怕與那三名獵人碰頭,亦非恐懼於死去的黑熊會不會再次爬起──而是那濃濃的傷悲讓他遲遲無法靠近。

  他將右手的皮手套抽去,深深地吸了口氣、極輕地撫上黑熊的額頭。牠的毛出乎意料地柔軟,不如某些動物那般粗硬,更與牠方才所展現的強悍沾不上任何一點邊。

  黑熊就這樣靜靜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溫度正一點一滴地自牠巨大的軀體溜走,抓也抓不住──就像牠遭人帶走的孩子一樣。那股無能為力的悲哀令少年忍不住用力地抿起唇、拳頭握得死緊。

  蓮生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色肯定非常難看。
  要說憤怒也似乎並沒有那麼單純,要說悲傷,他卻覺得自己此刻真要哭也哭不出來。那是一種非常壓抑的情感,卻濃稠地湧動、翻攪著,沉甸甸地裝在心裡;他感覺自己的心臟正有力地鼓動著,但那劇烈而密集的頻率同時也令他無法喘息。

  要怪自己來得太晚嗎?但即使自己從頭到尾都在此處,就真能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

  他聽得見人們的心聲,所以他比所有人都還要清楚人類的慾望。
  從方才獵人們身上傳來的情緒波動看來,他們三人壓根兒對這頭母熊沒有絲毫的憐憫、甚至是連放在心上也沒有。於他們而言,母熊最為重視的幼熊、牠的孩子,不過就是一袋又一袋的古勒幣,而母熊就僅是他們伸手拿取時的阻礙罷了。

  在這樣的狀況下,即使今天再多一個自己,又能有何助益?以言語勸退顯然是不可能的;而若選擇訴諸武力,先不談自己究竟有沒有一個人制伏三人的可能性──即便真的可以好了,難不成自己還能取了這三人的性命嗎?

  自己是斷然不可能會這麼做的。蓮生握拳的手緊了緊,但最後卻又伴隨著一聲長長的嘆息而鬆開。

  是啊,這就是自然,他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不是嗎?
  你說獵人狡詐、殘忍,他們或許會反過來稱你偽善而愚昧──這裡面真有誰錯了嗎?蓮生不能說自己真的知道。

  但至少他可以非常確定──這裡頭沒有任何一個人認為自己是錯的。
  正因從每一人那裏傳來的心音波動皆是如此堅定,少年才因此而猶豫、駐足不前。

  他在黑熊的屍體前站了很久、很久,直至雙腿逐漸傳來細微的痠麻之感,他才漸漸回神。抬頭看了眼無雲的夜空,月光依舊澄淨而柔和,可如今他卻覺得有些刺眼,因而微微瞇起了眼。

  該回去了吧。少年心道。即便他其實甚麼也沒有做,但目睹了這一場驚心動魄的狩獵──或你可以稱它為殺戮,蓮生仍沒來由感到十分地疲憊──這大概就是無能為力的感覺吧。

  他將方才抽出來預備的箭矢放回箭筒、蓋好蓋子,旋身準備離去,卻聽見背後傳來小女孩的呼喚。

  「蓮、蓮生哥哥!」

  ……啊,他是不是忘記了甚麼?
  隨著小女孩顫巍巍地呼喚響起,蓮生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幹了甚麼好事。



  將小女孩柔伊平安地帶回家之後,兩人免不了地都遭了一頓罵──沒辦法,在那群大人眼裡,十六歲的蓮生也仍然算是個「小孩子」嘛,怎麼可以沒有報備一聲就這樣悶聲不響地跑出去呢?乖乖地站在原地、低著頭,陪著哭哭啼啼的柔伊一起被大人唸,蓮生卻又開始出神地想著別的事情去了。

  眼前這群表情兇惡的人們,即便是擺出生氣的姿態,但他們的心音是不會騙人的──這股怒氣的源頭,是源自於對他倆的擔憂與關心。

  蓮生又憶起了剛才森林裡慘死的那頭母熊,牠對孩子的擔心,想必也是如此吧?對了、自己剛才因為急著帶柔伊回來,沒能好好地幫牠埋葬──

  思及此,蓮生驀地抬首,匆匆向顯得有些錯愕的其他人低聲說了聲抱歉、推開他們便朝森林的方向奔去。即使自己幫不上忙、不能拯救母熊的性命,亦無法讓被捉走的小熊自由,但至少,他想要將自己能做到的──一點也不落下。

  今晚的森林非常不平靜,蓮生才剛踏入就感受到了。
  他匆匆跑到黑熊被獵殺之處,卻見到了令他意外的一幕──一只黑色的小熊正繞著母熊的屍首焦急地嗅聞,發出急促而無助的聲音、嗚嗚地叫著,似是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重新站起來。

  「……」望著這一幕,蓮生一時不知自己究竟該做何反應才好。離去的獵人多半只捉了熊媽媽的其中一個孩子,而遺漏了面前的這只了吧?但除去面前這只悲傷的小熊外,他還能「聽」見,周圍已經開始聚集起更多、更多的生物……牠們可不只是單純對這對熊母子感到好奇而已。

  他快速地抽出羽箭、搭弓然後發射,將那率先朝小熊撲去的一只野狼一箭貫穿。

  小熊聽聞動靜而抬頭,對著倒在地上、比牠體型大約大上一倍的野狼擺出了防衛的姿態,低吼了聲、接著慢慢地向後退。或許是自知自己沒有力量吧,牠開始轉身往後跑去。

  但這森林裡面危險的又何止這一群狼呢?
  再次朝母熊的方向瞥了眼,蓮生發現狼群已經包圍住母熊的屍體,看來是打算用牠來飽餐一頓了。略為遲疑了下,蓮生立刻便決定還是放棄挽救母熊的屍首,起身朝小熊逃走的方向追去。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在內心默默地向母熊道了個歉,蓮生加快腳步、追尋著小熊的「聲音」而去。
  少年的心意從未變過──他想做到自己所有能夠做到的,一點也不落下。

  蓮生最終找到小熊的地方是在一處漆黑的山洞。周遭由母熊與小熊所遺留下來的波動告訴他,這應該就是牠們的住所了。

  他不太敢貿然闖入洞穴,不知道小熊會不會攻擊自己。可是他仍然放心不下──原因無他,就是那只小熊看起來還太小了。牠看起來就不知道該如何自己尋找或獵捕食物。況且才剛見證了牠險些被狼群攻擊的驚險場面,蓮生說甚麼也無法安心。

  他想了想,認為小熊應該短時間也不會再出洞穴了,於是便決定先轉身離去、找尋他所欲尋找的東西。

  森林的資源總是豐富的。蓮生憑著還算具備有的野外知識以及敏銳觀察力和聽力,很快地便搜集了滿懷的水果回到洞穴前。他沒有靠得太近,只將果子放在洞口不遠處、想著這樣小熊應該就可以有東西吃了。

  但他一個不小心,其中一顆果子就這樣脫離他的掌控、咕嚕嚕地往黑漆漆的洞內滾去──蓮生幾乎是立刻便感覺到了小熊升起的警戒。

  他幾乎能透過小熊的心緒想像出牠豎起熊耳、驚嚇地向後退了幾步、又不忘回頭看的模樣。

  沒事的、不用害怕。
  明知對方壓根兒不會有任何感應,蓮生還是忍不住在心底對著小熊喃喃。或許是由於他所感應到的情緒實在太過真實了吧?真實到他實在無法坐視不管──這也是為甚麼他現在懷裡會抱著這麼一大堆漿果,還因為上下樹、身上的裝備被勾到而弄得灰頭土臉的。

  他就這樣蹲在洞穴前、一動也不動,專心地與小熊在內心「對話」──雖然從頭到尾只有他自己能夠接收到訊息。

  小熊似乎對這顆莫名其妙出現的果子非常警戒,繞著它、伸長鼻子聞了很久,甚至還伸出牠的小小熊爪推了果子一下。圓溜溜的果子隨著牠的動作咕嚕咕嚕地滾了幾圈然後又停下;小熊又重複試驗了幾次,似乎確定它真的沒有問題,就撲了上去,開始啃咬了起來。

  與此同時,牠也注意到了在洞穴口靜靜望著自己的蓮生,以及那一大堆的果子。牠以那雙黑豆般的圓滾滾雙眼望著洞口那個奇怪的人類,似乎並不明白他蹲在那裏幹嘛──而且還抱著那麼一大堆的食物!

  小熊聞了聞被自己幾乎要啃完的水果,似乎還殘留著一點點若有若無、與外面那個人類一樣的氣味。牠歪了歪頭,將吃完的果核拋在一旁,嘗試性地朝著洞口踏出幾步,但同時也緊盯著蓮生的一舉一動,似乎也在評估這個奇怪人類。

  蓮生慢慢地再取了顆果實拿在手裡,朝著小熊的方向慢慢地滾了果去。

  小熊烏溜溜的眼一瞬也不瞬地等待果子朝自己的方向滾來──但他們誰也沒有料想到那果實卻是越滾越偏、越來越遠。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說的大概就是這樣的狀況?

  「……」蓮生在那一瞬感覺到了從小熊身上傳來的「失望」,他不禁在尷尬之餘也感到好笑,將準備好的果子這次以較快的速度往小熊的方向滾去──這次自然就比剛才準了不少。

  不過小熊似乎不願意放棄剛才滾錯邊的果子,小跑步著出洞穴將它撿了回來、又抱回蓮生剛才持續投餵的其餘果子,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牠似乎挺餓的,總是三兩下就解決了蓮生給牠的果子,然後用那雙圓溜溜的無辜黑眼盯著蓮生看。要不是感應不到殺氣,蓮生都快以為小熊要將自己當成食物吃掉了。

  他將最後剩餘的幾顆果子一一滾過去給小熊,接著便在原地盤腿坐了下來,意思相當明顯──他已經沒有食物了。

  小熊看了看他、再看了看送到自己面前的餐點,忽地站了起來,往蓮生的方向搖搖晃晃走過去。

  咦、咦?要幹嘛?
  雖說這只小熊的大小大概比吉娃娃還要再小些──與牠母親那小轎車般的體型相差甚遠,但剛見識過牠母親那「拔山倒樹」力氣的蓮生還是不自覺地有些緊繃。

  他將手撐在地板上準備隨時都可以起身離開,但同時卻也因為小熊身上的波動而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他能感應得到,從小熊身上傳來的情緒是友善而溫暖的。

  因此即使小熊開始在自己身旁嗅聞了起來、甚至開始輕輕咬著蓮生的衣服,他亦沒有輕舉妄動。最後,小熊把那顆毛茸茸的黑色腦袋蹭到了蓮生身上,開始對著他蹭了起來。

  蓮生呆呆地望著舉措親暱的小熊,有點不知所措。
  他抬起的手不知到底是應該要放下還是繼續舉著、放下也不知道是該放到小熊的頭上還是哪裡,於是便僵在空中,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能「聽」得見,由小熊身上傳來波動,似乎是某種依賴與想親近──可、可是這是為甚麼啊?我不是你媽媽啊?你、你媽媽剛剛死了啊?不要媽媽才剛死就新認一個娘啊?

  後來,當蓮生帶著這只死活都要跟著自己的饞熊回到旅館時,被聽完來龍去脈的道格拉斯毫無良心地取笑了句:「果然有奶就是娘啊?」

  「……」我、我是你的新娘嗎?望著腳邊那只繞著自己轉的小黑熊,蓮生不禁心道。

  此新娘非彼新娘。



  後來,蓮生透過打聽與一些資料的查詢,才知道原來自己撿回來的這只熊的正式名稱應該叫做「月亮熊」。牠們得名於胸前的小小月亮標記──一小撮不同顏色的毛,就好像夜空中那彎彎的弦月一樣。

  蓮生忍不住伸手去搔了搔在一旁睡覺的小月亮熊,胸前那撮潔白而細軟的毛,指尖順著它生長的方向劃過──還當真就是一個小小的月亮。這樣的標記也是挺可愛的,一向寡言少語的少年微微勾起了連他自己也沒注意到的微笑。

  原來這樣的熊喜歡月光啊……
  一面搖頭晃腦著閱讀相關的資料,蓮生一面連連回頭與自己所撿回來的那只小熊進行比對,想著自己往後應該要怎麼飼養牠才好。

  「月亮熊喔?你確定要養?」但有鑑於蓮生如今仍處於寄人籬下的狀態,他不得不先取得旅館主人──也就是道格拉斯的同意。

  「是可以啦,你不嫌麻煩的話。」道格拉斯抓了抓頭,表情有點微妙的困惑與困擾。

  「書上說,牠即使長大、也不會比現在大太多。」蓮生做了些功課,發現原來這種熊並不會長得太大隻,基本上成年的熊也不過就跟小型狗差不多而已。

  「……是沒錯?」

  「然後、牠的食量也並沒有很大,我的薪水應該足以負擔……」蓮生雖然並不明白為何面前的人會露出如此奇怪的表情,連傳遞而來的心聲也十分詭異,似乎並沒有很想聽自己說這些。但以蓮生的責任心來說,他認為自己還是有義務要向對方說明清楚。

  「而且牠喜歡月光,這裡應該也算是適合牠的居所。」又回頭瞥了眼陷入熟睡的小熊,少年一貫平靜的眼神不自覺地流露溫柔。

  這大概是他出生後第一次,被人依賴。
  ……雖然嚴格來說,這並不能算是「人」;可是那種被全然信任、倚靠的感覺是十分柔軟而溫暖的──這讓蓮生不由得也想要回報小熊對自己的那份心意。

  「你想養我是不會介意啦……」從道格拉斯那裏傳來的心緒還是帶著某種複雜的感覺,蓮生此刻還不能懂對方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不過喔,你要自己注意日期喔。」

  ……嗯?

  等到蓮生知道原來「月亮熊」這個名稱不僅僅是源自於胸前如月亮般的標誌時,那又是另外一個慘烈的故事了。

  直到那時候他才熊熊想起他所撿回來的小熊,當時自己可親眼看見牠的親生媽媽有一個轎車那麼大啊,怎麼可能小孩只會長到小狗大小呢?

  自從那次慘劇發生之後,蓮生就知道了以後看書一定要看仔細,不要只看一半、也不要忘記翻頁、更要仔細確認書本是否有漏頁或是紙張沾黏的情形。

  每當月圓之日,蓮生都必須要帶著「小」熊回到森林,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小」熊變成「大」熊,就如他那天在森林裡看見的一樣。

  月亮熊之所以被命名為月亮熊,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胸前那如弦月般的花紋標誌,也並非由於牠們是一種喜愛月光的動物;這一切都是因為──牠們在滿月的月光下會恢復「真身」。

  由原先大約吉娃娃般的大小搖身一變,變成一台車子般大小而破壞力十足的坦克。在那樣的狀態下,牠們一揮爪可以擊碎岩石、折斷樹木──而且不聽人話。

  蓮生如今總算明白了道格拉斯那怪異的表情以及問話,究竟代表的是甚麼意思了。

  道格拉斯說,要他確定好再養;
  道格拉斯又云,要他確定不會嫌麻煩。
  而最後,他告誡自己,千萬要注意日期。

  要不是那天有善心人士的幫助與引領,恐怕整間旅館都會被變回原形的月亮熊給一掌毀掉吧?

  自從經過那驚心動魄的驚悚夜晚後,蓮生望向小熊的眼神總是有些複雜。尤其當牠又用那軟萌軟萌、充滿依賴與信任的眼神瞅著自己時,他總在忍不住撫向小熊額間的同時感到非常微妙。

  那種微妙感實在難以形容,蓮生自己也不太知道該如何啟齒。
  面對這一切,或許我們都只能說──這世界實在是無奇不有?與他原本所在的世界實在是差太──多了啊。

  永夜、月亮熊、各式猶如變魔術一般的科技用品,接下來等著他的,又會是甚麼呢?



後記:

  赤青燈寧棒!(蓮生:?????)
  文章標題一如既往的ㄎ一ㄤ請勿苛責(X),我盡力了(幹)

  當初其實在猶豫到底要養果子鳥、空鯨還是月亮熊,到最後還是最自虐的選了月亮熊,我到底在幹嘛(

  寫wiki寫CP寫到一個沒時間好好疼愛蓮生(怎樣),所以就還是寫了個小夥伴給他:D
  我覺得他跟月亮熊應該會滿合得來的,想想就覺得可愛。雖然滿月時分真的很可怕。不知道如果不照到月光的話可以嗎?(

  不過我還沒想到他會幫熊取甚麼名字(凝重)
  來開串看看會冒出甚麼名字好了?(幹)

  以上。

 出場角色:弓道少年-曉 蓮生(點擊連結進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463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烏托邦

留言共 2 篇留言

阿欷
就叫「熊」好了。

04-06 19:51

白蘿蔔
棒喔。04-06 23:00
白蘿蔔
我覺得蓮生確實是有可能這麼取沒有錯,無趣的男人。04-06 23:01
ESPIRIT
8000好虐

04-06 23: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ilvia08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641230無聊的腐腐生物
來幫我看點書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