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52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8-04-04 16:53:13│贊助:1,138│人氣:6377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52 『星辰與大罪司教』

翻譯:-萌豚萌豚萌-
潤色/校對:流星雨

崩壞正在逼近。
傾盆而下的鮮血,一滴一滴化作壯觀的破壞之魔手蹂躪著都市。

血的雨滴觸及之處,就像紙張碰到刀刃一樣毫無抵抗地喪失結合力。破壞的傳播讓建築物崩塌,崩塌的餘波擴大到整個街區。

「噢噢噢噢噢——!!」

「——!」

雖然知道只是徒勞,但昴依舊用力從肺中擠出氣息全力逃跑。在旁邊跑著的愛蜜莉雅撥了撥銀髮,同樣咬著唇全力奔跑。
但風光明媚的水之都聞名於世的,正是縱橫無數貫穿全城的水渠。

簡單來說,一直直線逃跑還要確保是最短逃生路線實在困難。
奔跑的兩人正面出現一個大水渠,而破壞從背後吞噬過來。

「糟了!」

「只能聽天由命了……昴,抓緊我!」

昴因為失去了逃生之路的衝擊叫出聲,這時愛蜜莉雅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抓住昴伸出的手的瞬間,周圍的空氣被冷氣所覆蓋。
愛蜜莉雅簡短地吟唱,與此同時細小的無數光點浮現出來。

這是愛蜜莉雅自身的魔力,以及借助微精靈的力量的魔法和精靈術同時進行。

「——大家拜託了!」

愛蜜莉雅對微精靈這樣命令道,於是從光點中迸射出青光傳至地面。
隨後,所奔跑的地面一瞬間染上白色,在這個瞬間過後生成了一個銀色世界。街道都被凍結起來,腳下所踩的地面也可怕地滑讓昴叫出了聲。
當他正要摔倒的時候,身體被一口氣拉了回來。

「嗚哦!?愛蜜莉雅炭好厲害!好聰明!」

「因為很難控制,所以不要放手!」

昴抬起頭愛,左手正與愛蜜莉雅的右手緊緊牽著。於是愛蜜莉雅所抬起的左手,握住了方才向正面射出過的冰柱。
她讓地面凍結,借助冰柱發射時的魔法推進力而提升了逃走的速度。更令人吃驚的是,微精靈還為他們指出了凍結的逃生之路。

正面的大水渠的邊緣上,形成一個像滑雪的跳台一般的彎曲平面。昴和愛蜜莉雅兩人保持加速滑空,飛躍了大水渠。

「誒—呀哈!」

大水渠的對岸也已經製成了冰製的逃生路線,再加上剛才著冰所用的冰刀——對愛蜜莉雅的操作,昴率直地感嘆道。

「nice,愛蜜莉雅炭!你太厲害了都要重新迷上你了啊!」

「不過我還沒想到辦法停下來!要怎麼辦?」

「誒」

愛蜜莉雅已經放開了冰柱,但僅僅是剩餘的加速力就能讓他們猛撞到牆壁時不可避免地遭受巨大傷害。愛蜜莉雅的冰魔法,是無法做出能緩和兩人所受到的衝擊的那種方便的氣墊的。
說話的時候,兩人已經臨近牆壁。死到臨頭,昴感受到愛蜜莉雅緊握住手的觸感,當場做出判斷。

「愛蜜莉雅炭!設置彎道!」

「彎、彎道?」

「緩緩彎曲的那種牆壁!圓圓的!」

愛蜜莉雅的魔法只好率直地聽從昴在緊要關頭所說的話。
在滑動的兩人正面生成緩和的彎道,然後兩人的身體沿著彎道緊急拐彎。

「就這樣讓彎道不要斷掉,圓形——!圓圓的——!」

「圓、圓形的——!」

他們就這樣大幅度地拐彎,沒有讓牆壁中斷地生成了凍結的彎道。
從上方看下去的話,一面畫出蚊香形狀的冰壁被製成,兩人的身體到達中央的時候,加速力總算自然地消失並停止了。

「呼,愛蜜莉雅炭的魔力用得真是太浪費了啊……」

「比起這個,剛才的攻擊!」

暫時停下的昴鬆了口氣後,愛蜜莉雅用手敲了敲冰壁使其粉碎。昴看著粉碎的冰片化作魔力的粒子,凝視著逼迫過來的破壞的痕跡,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以雷格魯斯的攻擊所開始的塔為中心,都市的景觀驟然變化。
尤其是受到鮮血強烈影響的中心部分崩壞十分嚴重。破壞的圓周不斷擴大,還留下了波動的痕跡,即使如此,能夠好好地保留原型的建築已經相當稀少。重新審視一次,這便是所謂的不可估量的攻擊力。

對昴他們的四角攻擊也是,越過大水渠甚至傳到了另一岸。差點就波及昴他們,是偶然加上拚命逃走的結果——錯了。

「萊茵哈魯特嗎!」

直到剛才,雷格魯斯所站著的建築物上還一個人都沒有。
作為代替,附近濃煙灰濛蒙地升起,傳來可怕的破壞音。

※ ※ ※ ※ ※ ※ ※ ※ ※ ※ ※ ※ ※

雷格魯斯撕裂水龍的死骸,一邊撒著它的血一邊嗤笑。

眼下,他已經能看見在小巷中拚命逃跑的兩個小小的身影。
實在矮小,實在卑微,實在是不值一提。

他冷笑著,用散播的鮮血蹂躪城市,並等待著這個破壞追上兩人的瞬間。
妓女和強姦魔,以及與他們相稱的一場腥風血雨。

「四分五裂吧!灰飛煙滅吧!膽敢玩弄我的心的惡人們!」

「——抱歉,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剛說完勝利與憤怒的台詞,很快耳邊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回過頭來,視線前方能看到一頭風中飄揚著的有如火勢愈發猛烈的紅色頭髮。

「你是在小瞧我嗎!你究竟有多熱衷於打擾別人的戀愛啊!」

「如果你能許諾採用正當的手段,尊重對方的意志,被拒絶也乾脆地放棄的話,我倒會不遺餘力地支持你的哦。」

面對雷格魯斯的怒吼,萊茵哈魯特更為調侃地笑著應對。
這無論什麼情況都遊刃有餘的姿態,這個時刻讓無解的疑心支配了雷格魯斯的內心——換句話說,就是一口氣跳躍至此的萊茵哈魯特的腳。

他的右腳的小腿部分,應該已經爆炸了才對。
雖然不至於被撕個粉碎,但那個狀態就算說腳踝底下只連著一張皮也毫不誇張,別說戰鬥,就連步行都無法忍受得了吧。
而讓他脫離了這種狀態的原因是——

「真是可恨呢。不只有劍技,連治療魔法也掌握了嗎?這種超乎常人的資質,你到底要把他人的心踐踏到什麼地步?不付出努力就能踐踏別人的心,想必心情一定很舒暢吧!」

「你有一個誤解我要明確地否定。」

在空中轉身,萊茵哈魯特乘著風低吼。
他使出迴旋踢切割大氣,直直擊中雷格魯斯揮擺的水龍的屍骸,早已化為單純的肉塊的水龍屍骸變得粉碎——

「什!?」

「我不僅不會使用治癒魔法,而且所有種類的魔法都不會使用。腳傷只是大氣中的微精靈對我關照有加,緊急給我治療了而已。」

看這速度本以為已經被破壞的屍骸,卻利用腳踝的扭動從雷格魯斯的手中撈了回來。他沒有強硬地對待水龍的屍骸,而是溫柔地放在半塌了的建築的房檐上。
然後——

「正好。——下一個確認,執行J作戰。」

「咕啊!?」

雷格魯斯正為萊茵哈魯特這偽善行為咬牙切齒的時候,側頭部再次被龍劍的劍柄猛擊。被毆打之後,雷格魯斯的身體從塔上應聲而落。
沿坡而滑落到地上的雷格魯斯,耳旁再次響起聲音——

「讓我試試吧。」

「——!?」

萊茵哈魯特往同樣的方向像彈丸般跳躍,追了上去。在下落途中反過來抓住雷格魯斯的腳,身子一擺,雷格魯斯被萊茵哈魯特的舉動吞噬進去。
萊茵哈魯特就這樣帶著雷格魯斯,往逃跑的昴他們的方向跳躍。可怕的狂風,以及換做常人已經握不住腳而鬆手了的加速力。

「到底要做什麼——!」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啦。」

說完,萊茵哈魯特停下來,把雷格魯斯的身體朝上甩出。
就像抓住玩偶腳部粗暴玩耍的孩子一樣。當萊茵哈魯特處理著雷格魯斯爆炸的憤怒同時,我開始了解萊茵哈魯特的意圖。

萊茵哈魯特抓住雷格魯斯的身體,逕直甩向灑下的血滴中。
那是讓石材築成的建築崩壞,受雷格魯斯的影響所下的血雨。
想必是想嘗試雷格魯斯的攻擊能有沒有觸及無敵效果的力量,或者是有能打破對雷格魯斯肉體的保護效果的力量吧。
如果是這樣,這份考量實在太膚淺。

「我自己的攻擊怎麼可能自己會中招?我是不知道你究竟多有天賦多麼無知,不過總是對他人做出不恰當評價這個壞習慣也該適可而止了。這種白痴一樣的方法,怎麼可能會幹掉我呢!?」

「這個也沒有效果——」

接觸到雷格魯斯身體的血之雨滴,當場化作單純的雨滴從身體上彈開。
當然了。優先度不同。

同時,萊茵哈魯特猛地放開雷格魯斯的腳。
直覺很準的男人。如果他繼續毫無防備的接觸的話,就能把他的手掌蹂躪得連劍都握不住了吧。

被甩開的影響消失了。身體就這樣在小巷上著陸,雷格魯斯再次與萊茵哈魯特針鋒相對。萊茵哈魯特警戒地眯細著眼睛。

「看來又不能碰了呢。」

「雖然嗅覺很靈敏,不過你還想再嘗一回剛才那樣的苦頭嗎?」

「接下來我會連氣息和視線一起注意。如果還有其他注意事項的話希望你能告訴我。」

「現在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踏步而出的雷格魯斯,伸出雙手向萊茵哈魯特飛去。
萊茵哈魯特見狀,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大幅度迴旋規避。拉開了相當遠的距離,即便如此他還是以龍劍開始進行打帶跑戰術。

「不管到哪裡總是喜歡跑……!」

「靠斬擊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實在無能為力。真為自己感到羞愧。」

「明明連劍什麼的都沒拔出來過!」

面對來回跳動的萊茵哈魯特,雷格魯斯相當少見地伸出手。
但是,這種漫不經心的攻擊根本不可能觸及英雄萊茵哈魯特。不僅如此,萊茵哈魯特的青瞳,依然提防著狡猾地噴著鼻息的雷格魯斯的奸計。雙方都缺少制勝點,這樣的狀況仍在持續。

「啊啊?」

但是,這時突然有一桿橫槍刺來。

對著筆直站著的萊茵哈魯特的雷格魯斯,他正下方伸出的冰柱貫穿了他的身體。
但是,對於腳底發生的異變,他踏出一步,連具象化的時間也不留就打了個粉碎。

雷格魯斯隨意地掃動視線,水渠的對側能看到一個銀髮少女的身影正將手伸向這邊。冰之魔法毫無疑問是她的小把戲。
令人厭惡的,內臟翻滾沸騰的感覺。

「你們幾個,都給我好好理解啊!都不一樣啊!不管是哪個人生下來所擁有的東西都不一樣啊!你們這些人,根本不是我一個人的對手!接受自己的不足吧,滿足吧,然後死吧!」

已經受夠了。無論何處都得做這些不肯放棄的惡人的對手。
絶對性的差距是無法縮減的。為什麼不明白這一點?

「——A作戰也失敗了。接下來怎麼辦?」

雷格魯斯踏著腳將小巷分割,他的耳中已經沒有餘裕去細聽萊茵哈魯特的自言自語。

※ ※ ※ ※ ※ ※ ※ ※ ※ ※ ※ ※ ※

「不行!剛才的攻擊果然沒有奏效!」

「不行嗎!也就是說,腳底有弱點的可能也消失了嗎……」

愛蜜莉雅按照指示朝雷格魯斯的腳底攻擊——但是,冰柱被他的腳底踩了個粉碎,也沒有受到傷害的跡象。

『J作戰也不行。抱歉,是我能力不足。』

一瞬間,萊茵哈魯特利用『傳心的加護』的心電感應傳來,昴也早已不對他的超乎常理大驚小怪了。仔細一看右腳的傷不知何時已經癒合了,但就算被撕碎也不值得驚訝吧。
再說,因牽連而腳被撕碎這種事,昴自己也已經體驗過了。

「本來想無敵是讓所有攻擊穿透的話,接觸地面的部分說不定沒有展開障壁,所以才制定的A(腳底)作戰的……」
【註:日文的腳底(あしもと)開頭音為A。】

既然是接地部分也不解除無敵的設定,弄不好的話身體可能就那樣噗滋噗滋地沉到地面下去了。雖然覺得很有可能,但看來這點也不對。
根據萊茵哈魯特傳過來的J(自爆)作戰,雷格魯斯如果施展自身的無敵攻擊的話說不定會解除無敵的推測看來也不可行。
【註:日文的自爆(じばく)開頭音為J。】

這樣一來I(池子撲通)作戰也落空,事前猜想的能力弱點半個也沒中。
【註:日文的池子(いけ)開頭音為I。】

「還有,還有其他的嗎?無敵能力的敵人的弱點,弱點……!」

昴手捂著嘴巴,拚命令頭腦運轉。
在接觸雷格魯斯之前,即使在接觸之後也時常煩惱的,即是擊潰所謂的最強的護盾能力的所有者的手段,還有沒有其他方法。
昴的頭腦中飛梭過各種次文化的知識,總是想到些不怎麼吻合的答案。

「是思考的方式不好嗎?方向不對?」

所需要的,說不定並不是破解無敵能力的方法。
而是更為根本的部分——雷格魯斯的全能,究竟為何物。

「昴,還有什麼能做到的?我,要做什麼好?」

愛蜜莉雅對陷入深思的昴詢問道。
眼前,隔著大水渠的對側,萊茵哈魯特與雷格魯斯的激戰仍在繼續,她卻無法前去助力,感到相當的不甘。

愛蜜莉雅也好,萊茵哈魯特也好,都信賴著昴,並將期待寄予他。
而且並非只有兩人。在其他控制塔戰鬥的同伴也好,昴用廣播叫來的都市的住民們也好,都是一樣的心情。

「————」

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
雖然是一份討厭的回憶,昴開始回想從第一次遭遇雷格魯斯以來,直至現在這個瞬間,他的行動和言語,那傢伙對昴他們施展過的攻擊和詭計。
應該有什麼才對。應該有什麼理由才對。不只是雷格魯斯也可以。包含其他的大罪司教在內,應該有什麼共同點才對。都是人渣。這點已經清楚了。不是這一點——

「都是,星星的名字。」

「昴?」

昴猛然察覺。
以前,他也思考過同樣的問題,但因為玩笑成分過大而捨棄。
事已至此,他只好重新開始考慮本已經廢棄的方案。

雷格魯斯,卡培拉,阿爾法德,西里烏斯,貝提爾其烏斯。
這些有著星宿聯繫的名字全都湊齊在一起,真的可以把他們當作偶然簡單應對嗎?

回想起來,水之羽衣亭,卡拉拉基的風俗,荒地合辛。
這個世界裡,存在著受到昴所居住的世界的影響的各種地方,根本無法一笑了之。為什麼現在才想起來,魔女教與這裡沒有關聯。

貝特魯吉烏斯是參宿四。『巨人之手』,『看不見的手』。
雷格魯斯是獅子座,『小王』。並且,他還有一個稱號。
所謂『小王』,實在是與他相稱的冠名——

「愛蜜莉雅,我有件事想問你。」

昴靜靜地發話,愛蜜莉雅睜開眼,然後點頭。
昴感受著雪白的臉所流露出的認真的感情,閉上一隻眼。

「你被那傢伙摟住脖子過吧?關於那個時候的事。」

「嗯。」

「雷格魯斯的手,是熱的?還是冷的?」

「————」

對於昴的詢問,愛蜜莉雅瞪大了眼睛。
於是她摸了摸自己纖細的脖子,頓了一下,然後回答道。

「嗯,現在回想的話……什麼也感覺不到。不管是熱還是冷,連熱度都沒有。」

聽到愛蜜莉雅的回答,昴屏住了氣。
被擊落至水中時,毫不紊亂的氣息和沒有沾濕的身體。腳底的攻擊無效,自己的攻擊無效,在攻防中令人感到無懈可擊的能力。

如果這不是單純的『無敵』的話——

「萊茵哈魯特!」

他呼喚在大水渠對側,與惡煞對戰的英雄的名字。
在不容置隙的攻防中,萊茵哈魯特堅決地看向昴這邊。
為了讓他能聽到,昴抬高了聲音。

「——確認一下,那傢伙心臟的跳動!」

昴的大聲喊話,讓愛蜜莉雅,讓萊茵哈魯特瞪大了眼睛。
於是,雷格魯斯他——

雷格魯斯——

※ ※ ※ ※ ※ ※ ※ ※ ※ ※ ※ ※ ※

對四處控制塔同時實行了襲擊,各陣營的攻佔組確認出發後,奧托也為了完成自己分擔的任務從都市廳舍離開了。

「其實我覺得是會中斷的啊……但是,想要弄清楚魔女教所要求的『睿智之書』的下落也是事實。真是不走運啊,奧托君。」

這是目送了出發的奧托的安娜塔西亞所說的話。
安娜塔西亞也是真心想讓奧托留在都市廳舍的吧。由昴開始,各陣營已經成為了與大罪司教劇烈衝突的戰場。
司令部的任務乘載著都市廳舍的期待,要處理情報的人手怎麼也不嫌多。

然而,將『睿智之書』的回收交給別處也是一個困難的問題。
雖然是為了對抗大罪司教的合作,但是脫離此狀況的話又會再一次和她們回到敵對關係。到了那時候,還是想避開『睿智之書』的作用被其他陣營看穿的情況啊。
說實話,連商討『睿智之書』功能的場景都想避開——然而昴和加菲爾又對那樣子不太喜歡。
感覺似乎是自己性格惡劣,奧托不由得想要嘆出一口氣。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會像這樣為他人到處奔走呢……」

奧托扶著灰色的腦袋,再次煩惱起來這一年裡考慮了無數次的疑問。
所處的位置是意料之外,和他人的牽扯是意料之外,現在自己的的感情也是意料之外。
如果家人知道了自己做的事情,會怎麼想呢。

「安全地完事之後,也寫封信看看吧……」

這個時候如果昴在的話,絶對會指出『死亡flag』的吧,奧托暗自想著,向都市三號街前行。
由於大罪司教集中在控制塔內,根據這邊的考察,魔女教徒明明應該還沒在都市部署的。應該是沒有的。

「哈啊……哈」

胸口像是被揪緊般,奧托很快感知到了自己的心跳。
魔女教、大罪司教、魔女教徒——對於奧托而言,恐怖的記憶連起來了。

一年前,與昴他們相遇的記憶,對奧托來說是與被奪去性命表裡如一的記憶。那個時候遭遇的大罪司教的可怕,現在也無法忘記。

對於奪取人命,什麼想法都沒有的狂人的瞳孔。
聽從那個狂人,失去自我意識將血肉奉獻出的狂信者們的姿態。
從心底渴望誰的幫助的時候,只有靜寂支配的無聲的孤獨。

從未像那樣恐懼過。從未像那樣空虛過。
和那時的恐怖相比,無論是和加菲爾戰鬥的時候,或者是面對獵腸者的時候,抑或是遭遇魔獸群的時候,與那時候的恐懼相比,根本算不上什麼。

與魔女教的遭遇,給奧托的心裡留下了如此程度的陰影。
明明恐懼到了那個地步,卻絶不放開那只魔手。

因與『嫉妒魔女』的類似性,在所難免受到魔女誹謗的愛蜜莉雅。
被任命為她的騎士,接受了與狩獵半魔的魔女教繼續戰鬥的命運的昴。

與昴共同承擔命運,消耗著小小身體的碧翠絲。
為了守護家人,用盡自己全力的加菲爾。
與毒舌的個性相反,誰都無法捨棄的可愛的拉姆。
抱著對弟弟的內疚,以及自身立場的責任感活著的弗雷德莉卡。
就算被當成小孩子對待,也會為了所有人的笑容明朗地行動的佩特拉。

好喜歡大家。
明明不想在同一處停留,不知何時卻變得如此舒服了。
就算明白要面對害怕的東西,也不想離開他們的身邊。

若是為了守護這個場所,若是有與他們並肩而立的必要,甚至是恐怖的象徵也要打倒,他們接觸不到的地方也要全都補上。
因此——

「不管怎樣,我都必須要完成我的任務啊。」

進入了三號街,奧托在街道上如此說道。
正前方,小小的身影在奧托面前佇立著。

切斷了水路的石橋那邊有個廣場,小小的人影就在那裡。
除了人影之外,還能看見周圍還有好幾個影子。
但是這個時刻,奧托的眼睛瞪視著的只有那一個小小的影子。

聲音消失了。安靜到了過分的地步,什麼都聽不見。
生物們都屏著氣息,拚命隱藏著自己的存在。
這個狀況,奧托・思文充分明白。
不知為何,儘管眼前的人影無力地耷拉著兩隻手,一邊揉亂茶色的長髮,心臟的跳動卻驚人的冷靜。

「歡迎,哥哥。」

「――――」

「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暴食』,……歡迎來到萊伊・巴汀凱托斯的獵食場。」

張開滿是尖牙的嘴,明明不該在場的大罪司教陰險的嗤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44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1 篇留言

mushgood
勤勉的更新噢噢噢

04-04 17:44

劍雪姬
哦哦哦哦 終於

04-04 17:51

サラダ
連假更新了呢

04-04 18:28

龍溪
翻譯辛苦了

04-04 19:23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是校對04-04 19:33
俊杰
坑呀!難道精靈騎士和狼戰士輸了?!

04-04 19:25

造型是我老婆
震撼腦隨的更新阿~~
大大真是勤勉~~

04-04 21:12

wwwhoing
終於...
辛苦了

04-05 01:16

Wei
太勤勉了

04-05 18:17

影凱
辛苦了~大大~

04-23 01:16

天口朝明
尤里烏斯因為約書亞被吞所以輸了嗎?

08-17 22:32

黑焰芙莉德
強欲當吐槽役也太有喜感了哈哈哈 意外的可愛XD

08-20 0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練習】眼睛上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7154688米納桑
嘗試遊玩Full Guys的R團成員們,會呈現出什麼樣的遊玩內容呢,有空不妨來看看吧(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