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長篇]末日之中,披著大衣的嬌小身影

作者:想長翅膀的里昂│2018-03-30 20:31:19│贊助:8│人氣:110
 
  >接收到的信號來源:距離10公尺
 
  >衝突發生機率:67%,風險高,建議進行備份
 
  ->遵守標準軍事協定,正在建立臨時備份。重新確認任務…
  >直屬上司: 臨時特尉 艾爾
  >任務目標: 協助探索行動,回收有用的物資
  >次要任務目標: 搜尋可能的生命跡象,並將其跡象彙報給特尉
 
  「呼……哈……」
 
  出於習慣似的,披著連帽大衣的嬌小身影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
 
  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者該說"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已經全部都被納入他的考量之中了。如今擋在他面前的,僅僅只是一道厚重的防護門。
 
  對"他"來說,僅僅只是一道防彈、防火的一道金屬大門罷了。
 
  "嘩嚓!"
 
  熾亮的白銀色光芒銳利地從鐵門另一端刺了出來,彷彿像是一道卡在門上的一道閃電似地。這道閃電慢慢地將金屬門橫向劃開,刺耳的金屬接歌聲隨著伴隨著火花,慢慢地摧殘著常人的耳朵。
 
  在簡單地往門上劃上幾刀之後,門"砰"地往內倒在地上,震起了四周深厚的灰塵。
 
  那嬌小的身影跨過了被切開的鐵門,緩緩站直了身子。從他那顯得有些過大的連帽底下,露出了一雙閃爍著光芒的眼睛。
 
  「障礙……突破成功。」
 
  說完,亮白色的光芒便自她的右手中消失,而他也將手收回稍長的衣袖內。
 
  「請出來,我知道你在這裡。」
 
  她說著,用手拉下了連帽,纖細的長髮順勢滑了出來,落到了少女的背後。
 
  不出來呢……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2 不明*1
 
  >接收到的信號來源:8公尺
 
  >正在啟用戰術望遠鏡…
 
  我的任務是協助艾爾。為了完成任務,無論使用什麼手段都沒關係。
 
  從少女那閃著紅光的眼睛中,已經鎖定到了她的目標,並一步步地走近這貌似是個小型避難室裡的置物櫃前去。她抓著把手,毫不猶豫地將其打開。
 
  「請從裡面出……」
 
  "喀啦"
 
  還沒等她說完,一隻手便從置物櫃中深了出來,手中不知抓著什麼,抵在少女的額頭上面。
 
  「離……離我遠點!不然我就開槍了!」
 
  躲在置物櫃裡的男子用顫抖著的聲音說著,整個人都縮在置物櫃裡面,氣喘吁吁的樣子看上去十分狼狽。
 
  少女眨了眨眼睛,兩眼直直盯著眼前這隻手裡所握著的金屬物,絲毫不感到畏懼。
 
  ->進行戰術分析:
  >男性,約42歲
  >心跳過快,判斷當前情緒狀態不穩定
  >偵測到開放性傷口
  >宜採取鎮壓手段
 
  「你正在流血,若不盡快……」
 
  「拜託,算我求妳了!離我遠一點!」
 
  「……若不盡快處理,傷口可能會感染,請從那裏面出來。」
 
  男子持槍的手正顫抖著,反觀過來少女則相當冷靜。
 
  冷靜得嚇人……是嗎?
 
  「妳……妳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破壞那種防護門……妳真的是人嗎?」
 
  果然是在害怕。
 
  「我是軍用作戰輔具:戰術分析人工智慧,試做型型號P00,我並不是人,希望能回答到你的問題。」
 
  「……居……居然看起來只是個小女孩……妳……」
 
  少女見怪不怪地直視著對方的眼睛,再看看他腿上以及身上正在滲血的區塊,她的眼睛中貌似有一道道的程序碼在讀取著。
 
  「若不對你的傷口進行處理,在這如此骯髒的環境下將會受到感染,請你盡快從裡面出來,好方便對傷口進行治療……」
 
  「別……別開玩笑了……」
 
  「?」少女的話被打斷了,直覺性地睜大了眼睛。
 
  >感測到心跳正在加速,潛在性衝突:89%
 
  「別開玩笑了啊!該死的機器人!!」
 
  這一聲喝下,伴隨而來的是一聲響亮的砲鳴聲。
 
  在這崩壞的世界中,還會有停在屋頂的鴿子被槍聲給嚇跑嗎?
 
  "這是第三十二次……有人對我蓄意發動攻擊了……"
 
  少女四十五度角地歪著頭,發著紅光的雙眼正透過垂下來的前髮,冷冷地看著眼前發著抖得男人。
 
  「偵測到……威脅……」
 
  在男子子彈擊發出去的那一瞬間,少女便利落地閃開了那發彈頭,並一隻手緊抓住眼前的槍,牢牢地將槍口高高指著上方的天花板去。
 
  「不……不要啊!! 不要殺我!! 我不想死啊!!」
 
  面對少女那冰冷的眼神,男子嚇得從櫃子內發出慘叫,拼命地呼救著。
 
  「有人嗎?! 誰來救救我啊!! 拜託!!」
 
  眼睛帶著紅光的少女一字不苟地,朝著置物櫃裡的男子伸出了她那冰冷的手。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因為機器是不會有感情的。
 
  將人類文明導向毀滅的戰爭,在短短一星期內結束了。星球上人口劇減,剩餘的人類亦意識到文明的終結將至。
 
  在這個被核武器所摧殘的世界,大陸幾乎都被夷為平地,沒被核武器直擊的地方亦因為輻射的影響,植物全都枯萎,動物的壽命亦因此大幅減少。
 
  然而,對於殘存在都市廢墟的倖存者而言,最致命的威脅正是在戰爭中所投入的自動兵器:那些沒有被核彈所波及到的作戰機器人了。在廢墟的街道上,仍然有許多有著冰冷外殼的金屬機器人在路上遊蕩。除了一般的路行步兵機種外,大到兩層,不,三層樓高的殺戮機器,更是人類口耳相傳的噩夢。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些機器人會失控,似乎也沒有人想要知道。每個人為了生存下去,大家都各顧各地。有時為了維生用的物資,甚至還要跟自己人動刀動槍的。
 
  唯有一點是幾乎所有人都認同的: 該死的機器人就是該死。
 
  "我和外面的機器人,究竟差在哪裡呢?差在外表嗎?差在我看起來像人類嗎?"
 
  ->最佳解答:
  >本機體為了能更貼近人類與人互動,採用12歲少女的擬人型態
  >本機體具備學習用人工智慧,與作戰用巢狀人工智慧不同,無法即時與伺服器分享作戰情報
  >本機體為已淘汰型號
  
  "已淘汰型號就不需要再次提醒我了……"
 
  「嗚……誰……救救我……」
 
  在地上,留著一道爬行過的血跡。男子發抖著的身子正漸漸地爬離少女所在的位置。
 
  「……請不要隨意亂動,我很快就會幫你做處理
 
  少女一步步地走近,手慢慢伸向地上的男子。
 
  沒錯……我只是一個機器人。
 
  對人類而言,我只是一具沒有感情的道具罷了。
 
  所謂的"感情"……只是演算法計算完後所得出的最佳結論罷了。
 
  >正在啟用武器介面…
 
  「請放心,我並不是作戰用機器人,面對人類的攻擊,我只會採取自衛手段而已。」少女說著,慢慢在男子那一臉懼怕的面前蹲了下來,一支手指輕輕劃在他的額頭上。
 
  「……只不過,我好像找不到"適當防衛"的參數值呢。」
 
  說完,她那冰冷的手掌便輕輕地貼在男子的臉頰上。
 
  看著男子驚恐的表情,少女感覺不到一絲情感。像這樣害怕的表情,她已經看過太多太多了。
 
  雖然,這就是"害怕",但少女卻完全不懂害怕是什麼樣的感覺。
 
  >已取消武器介面
 
  儘管少女什麼都還沒做,男子整個人已經驚恐得連呼救或慘叫都做不到了,只是趴在地上渾身顫抖著看著少女……
 
  這就是人類。當一個個體處在成功機率低於常值時,有很大的機會個體會選擇放棄。有時,甚至會喪失求生的意志。
 
  「安培,快住手!!」
 
  「啊啊?」
 
  遭到喝止的少女,整個人立刻一百八十度轉身看過去……
 
  站在被切開的大門旁的,是穿著破舊外套的年輕男子……
 
  >身份辨識:臨時特尉 艾爾
 
  「艾爾……」
 
  艾爾走了進來,皮製的靴子踏出了沉重的腳步聲。這腳步聲一路延伸到了一臉錯愕的安培面前……
 
  「妳都做了些什麼……真是的。」他看了看趴在地上的男人,又看看落在一邊地上的手槍,皺著眉頭嘆氣著。
 
  「報告:安培偵測到作戰機器人行動的反應以及尚未識別的生命跡象。根據特尉的指示,安培須立即確認該生命跡象。」安培稍稍地往地上的男人瞥了一眼,那男人則還是相當懼怕的看著他。 「在確認生命跡象後遭受預期中的衝突,故未能及時進行彙報,還您請原諒。」
 
  「喂喂!沒發生什麼事吧?!」
 
  在兩人身後,一名緊握著手槍的女性戰戰兢兢地走了進來,手中的槍鎖定著趴倒在地的男子。
 
  >身份辨識:妮娜
 
  艾爾和尼娜,肯定是方才開槍的槍聲,害得他們兩人急急忙忙地趕過來了。
 
  「讓你們擔心了,真的很對不起。」
 
  軍用作戰輔具的人工智慧:外表看似個12歲小女孩的安培微微地低下了頭,在兩人面前相當注重自己的言行舉止。
 
  ->自機行動檢討:
  >過當正當防衛
  >以言語造成被害人潛在的精神創傷
  >
  >判斷以上兩點造成特尉不便,日後應盡可能加以避免
 
  儘管只是機器,安培還是作出了皺著眉頭的神情,看上去就像是個做錯事被責罵的孩子一樣。
 
  「唉,算了。妳沒事就好。這傢伙應該算不上威脅吧?」
 
  艾爾將背後所揹著的步槍拿在手上,稍微戳了戳地上的男人。那男的動也不敢動地趴在地上,衣服上的血漬則一點一點地在擴張著。
 
  「動用武力鎮壓後,目前判斷潛在的威脅性為21%」
 
  安培一如往常地,為她的"使用者"用數字來提出對他們最有利的結論。
 
  沒錯,就是一如往常。一年三個月又二十二天,自從安培被艾爾從廢墟中撿到之後,安培便不斷地在為安培進行分析,為了生存而進行分析。
 
  而結論就是:當你有了一個會為整個局勢進行分析,進而取得最佳決策或應對手法的分析用軍用配備時,想要生存下去,說實在地變得簡單了許多。
 
  然而……每當安培單獨遇到其他倖存者時,常常就會演變成像今天這樣子的局面就是了。
 
  曾經,機械對於人類來說是令一切工作變得便利的工具。對人類而言,有用處的機器會保留其價值,沒有利用價值的機器則毫無可用之處,就像是廢鐵一樣。
 
  光以這一點來看,安培已經得證這個道理就算是到了末日仍然適用。面對已經崩壞的戰鬥機器人,平均交戰勝率為46%的人類自然將這些機器人視為無用之處的廢鐵……不對,這樣對嗎?說是一無用處,但戰鬥機器人仍在運作著、獵殺著人類……這樣可以說是一無用處嗎?
 
  「人類……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
 
  安培默默地在毀壞的街道上走著,不經意地從口部發聲器說了出來。
 
  經過剛才在學校廢墟裡遇到那無名的男性倖存者之後,艾爾便交付安培另一項任務:確認學校周遭的安全性。
 
  ->更新任務履歷:
  >東側圍牆_已巡視
  >南側圍牆_已巡視
  >西側圍牆_進行中
  >北側大門_未完成
 
  「任務完成二分之一。」
 
  安培沿著街道走到了十字路口,臉上不免露出一絲久違的微笑出來。巡視的工作會花費的時間比她預測的還要少,令他相當自豪。
 
  "趕緊完成最後的巡邏,然後回到艾爾身邊去吧"
 
  少女跳上路邊的長椅,雙手像水一樣往左右延伸,在長椅上走起了平衡木。
 
  「陀螺儀校準完成,哈哈。」
 
  說完,安培從長椅的末端跳了下來,向後伸了伸懶腰。
 
  "休息結束,繼續進行任務。必須盡快……"
 
  忽然,安培臉上的笑容立刻消逝而去,令她面無表情的僵在那裡。
 
  站在路邊一台廢棄汽車後面的,是一具有著鋼鐵外殼、方形頭部的機器人型……
 
  ->進行戰術分析:
  >軍用陸行作戰單位,型號:MW377
  >製造商:DAHL
  >無法識別該單位敵我標記
 
  ->正在進行作戰情報交換協定:
  >協定無效:未偵測到可用的裝置
 
  ->正在發送情報交換協定訊號:
  >存取失敗:對方拒絕連線
 
  無數道指令碼從安培的眼前一一閃過,試圖著要鑽進對方系統中的漏洞。平常,要取得像是電子鎖或行動裝置的後台控制權,對安培來說不算什麼難事。
 
  不過駭進軍用機器人這種嚴密的系統,安培可是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警告:請停止當前正在進行的無線攻擊行為。」
 
  機器人站在車後,用他那機械式的電子發聲器發出警告。和有著擬人設定的安培比起來,機器人說話的方式以及語調顯得死板許多。
 
  或許是因為,機器不需要擁有感情吧。
 
  「……感測不到任何生命跡象,影像辨識卻將其辨識為"人類"。」那機器人一步步的走出來,機械式的走路聲令人聽了不寒而慄。
 
  「請提供身分辨識。」
 
  「軍用作戰輔具:戰術分析人工智慧,試做型型號P00。」
 
  安培死盯著對方手上的步槍,不敢輕舉妄動。雖然說自己只是機器,應該不至於會被同為機器人的對方攻擊。但怎麼說呢……
 
  有多少人……死在那支步槍之下呢?
 
  「尋獲相關資料:計畫編號_MTAC1113,AI戰術分析單位。該計畫已終止,相關產品僅剩少數原型機正在運作。判斷結果:貴機為報廢型號,是否正確?」
 
  「是啊,講得還真是正確。」
 
  我才......不只是報廢這麼簡單
 
  「提問:貴機為何在此處活動?」
 
  「正在進行安全巡視工作。」
 
  我並不是被淘汰......不是報廢......
 
  「目前正在實施戒嚴,在站區內的民眾將會被視為敵人。判斷:貴機使用者仍留在戰區內,是否正確?」
 
  「別開玩笑了,光是被看到就會被追殺,這樣誰還敢離開戰區啊?再說,到處都是戰區吧?」
 
  「......判斷:貴機使用者仍留在戰區內,是否正確?」
 
  戰鬥用機器人就是這樣......不懂言外之意,不懂反諷。對他們而言,只有"是"、"不是"、"命令"這三種基本的溝通方式而已。
 
  「......正確,本機正在臨時特尉艾爾的權限範圍內進行活動。」
 
  機器人的方形頭部稍微下垂,簡直就像是在思考似的。
 
  「......請定義"臨時特尉"。」
 
  「本機作為戰術分析單位,判斷在執行任務時需要有任務指揮官,藉此提升任務完成效率。為此,本機賦予艾爾臨時特尉一職,定義結束。」
 
  「已定義臨時特尉:非正規軍事人員的臨時指揮官。」
 
  機器人貌似理解了的樣子,站直了身子。
 
  「貴機......為何仍在活動?」
 
  面對如此的問題,安培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不是說了嗎?我在執行特尉的命令......」
 
  「貴機......為何選擇聽從特尉的命令?」
 
  ......這是什麼樣的問題......
 
  「作為報廢型號,貴機應保持非活動狀態,或尋找正規軍事人員作為使用者。然而貴機卻無視以上選項,而在戰區內協助平民。」機器人動也不動地說著,真不知道他內部的指令碼在讀取些什麼。 「......無法理解,請解答。」
 
  「......我......」
 
  還沒說完,大地忽然一陣震動。強大的震動使得周遭毀壞的房屋開始掉下了碎石來,兩台機器人都紛紛環顧了一番。
 
  「接獲任務指令: 340方位1683公尺處正在發動大規模衝突,鄰近單位須立即前往支援。」
 
  機器人轉過來,正正直直地站在安培的面前。這一站近,總感覺安培足足差了對方一半的身高。
 
  「此處有可能成為交戰範圍,貴機並非作戰單位,請貴機立即隨同特尉撤離。」
 
  「......隨同特尉?」
 
  安培不敢相信她的聽覺接收器:一直以來都以獵殺人類為存在目的作戰機器人,居然會做出建議平民撤離的發言,這還真是同一遭。
 
  「......剛才的提問,本機自行做出做出替代結論。」機器人一邊說著,一邊"唰"的一聲,為手上的步槍上膛。
 
  「我們是機器,只能聽從使用者的指示去執行任務。無論是戰鬥、協助,我們都需要有"使用者"才能進行服務。
 
  結論:貴機配備高學習性人工智慧,經過學習及認知後,判定特尉為最適合當前任務的指揮官。本機沒有同樣高等的人工智慧,故此無法完全理解,才做出這樣的結論。」
 
  「……艾爾才不只是普通的使用者。」
 
  「如同先前的結論:我無法理解特尉對貴機而言的重要性。我只能將特尉作為貴機的使用者來理解……警告:偵測到異常的能量值提升。」
 
  「什……」
 
  對方的接收器的硬體規格比安培進步太多了,故此安培一時還無法理解,但隨之而來的爆炸聲響以及劇烈的地震,馬上就讓她搞明白了……
 
  >警告:偵測到1621公尺外產生小規模核子反應
  >判斷原因:小型核子反應爐損毀
  >危險警告:當前位置可能受到電磁脈衝波及
 
  電磁脈衝……艾爾……
 
  一看到眼前的警告訊息,安培先是愣了幾毫秒,然後……
 
  「艾爾!」
 
  安培拔腿就跑,丟下機器人在那,頭也不回地跑著。
 
  "不要!不要丟下我!必須快點趕回去!"
 
  和外面的作戰機器人不同,安培防範電磁脈衝攻擊的應對措施並沒有那麼完善。對於一般的機器來說,能夠瞬間燒掉內部電路的電磁脈衝是非常致命的,很可能造成資料損毀,甚至是功能失常。
 
  "不要……我不要!不要把我遺棄在這裡!拜託!"
 
  少女在下個轉角處緊急剎車,學校大門就在眼前了。安培沒命地朝著學校大門衝了過去。
 
  我一定要趕上!一定要……
 
  即將進入電磁脈衝範圍,安全機制強制啟動
  ->遵守標準軍事協定,正在建立臨時備份。重新確認任務…
  >直屬上司: 臨時特尉 艾爾
  >任務目標: 不要丟下我必須回到艾爾身邊
  >資料儲存完成,安全機制啟動
  >系統強制關閉
 
  「不要,艾……」
 
  少女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整個人就失足了一般,向前撲倒在地……
 
  雙眼失神的少女,只能夠無助地臥倒在地上,靜靜地等待著電磁脈衝的輻射線從爆炸源掃過自己的身體……
 
***
 
  ->讀取文字紀錄編號 W423909141337
 
  "軍用作戰輔具:戰術分析人工智慧,0號原型機啟動完成"
 
  "0:見鬼!她是個機器人!"
 
  "1:冷靜點!她這麼小隻,說不定她沒什麼攻擊性"
 
  "0:你白癡啊!她剛才都說她是軍用什麼的,要是她把其他廢鐵給叫來了怎麼辦?"
 
  "否定,本機體並未與軍方資料庫建立連線。"
 
 
  "2:沒有連線......那就是說......"
 
  "本機作為淘汰品,雖然為軍方產物,但並未擁有存取權限。請問有什麼是我能幫得上忙的嗎?"
 
  "2:這間倉庫裡,有任何能用的物資嗎?像是瓶裝水啦、軍糧、武器之類的?"
 
  >讀取中斷
 
  ->讀取文字紀錄編號 W423909141622
 
  "0:該死,這門鎖死了,沒有工具可打不開。"
 
  "1:喂,小鐵皮,這裡真的有食物嗎?"
 
  "小鐵皮?"
 
  "1:就是在說妳啊,懷疑個什麼。"
 
  "根據從終端機內取得的資訊,此處為最近的的防核避難室,應該仍有可用物資在裡面。"
 
  "1:可惡啊,就差最後一步了啊!結果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食物餓肚子嗎!"
 
  "2:沒辦法了,既然門已經鎖死了,那麼我們......"
 
  "......已取得後臺控制權,正在解開電子鎖......"
 
  "0:哦哦!我靠,門開了!"
 
  "1:真的假的?"
 
  "1:喂!艾爾,快進來看!東西都好好的保存著啊!"
 
  "2:我的天啊,這是妳幹的好事嗎?幹得好啊!等等,妳要上哪去?"
 
  "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所以我要回到倉庫裡,被除役的型號必須等待最後分發。"
 
  "2:最後分發?"
 
  "淘汰的機種沒有被使用的價值,只能當作垃圾處置。"
 
  "2:什麼話,妳可不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嗎?哪會沒有用呢?"
 
  "......我也不知道,雖然覺得很不公平,但是我也只能乖乖聽命。"
 
  "......怎麼了?"
 
  "2:哈哈,沒什麼,只是覺得妳說的話還真不像是機器人會說的話呢。"
 
  "像不像都無所謂,我就是一具機器人。"
 
  "2:不,那個,呃......該怎麼說呢......等等,別走啊。"
 
  "還有什麼事嗎?"
 
  "2:與其回到那個倉庫,不如跟我們一起走吧?"
 
  "跟你們......一起走?"
 
  "啊啊......怎麼說呢,讓一個小女孩就這樣孤單的留在倉庫裡,這樣也太可憐了吧。"
 
  "......我了解了,我也不想繼續留在那間倉庫裡。那麼,請告訴我該如何稱呼你。"
 
  "2:剛才不是都聽到他們怎麼叫我了嗎?我叫做艾爾.哈特。"
 
  "那麼,在此賦予你臨時特尉一職。以後本機即聽命於艾爾臨時特尉的命令。"
 
  "2:等等,艾爾是名字,不是姓啊。應該是哈特特尉吧?"
 
  "我比較喜歡叫艾爾。"
 
  "2:是......是嘛......總而言之,也得給妳取個名字才對。安培,怎麼樣?"
 
  "......艾爾取名字的品味好差。"
 
  "2:哪會啊,我覺得還不錯啊!"
 
  >資料讀取結束
 
 
  >……
  >系統重新啟動......完成
 
  安培的眼睛漸漸睜開,開始重新校準視野的焦距。慢慢地,眼前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清楚了。率先目入眼簾的,是一盞明亮的野營燈。
 
  「這是...」
 
  「妳醒來啦,安培?」
 
  安培慢慢地看向上方:灰頭土臉的艾爾正對著她笑著。
 
  「做了個好夢嗎?」
 
  「我並不認為我會做夢呢,艾爾。」
 
  她否定著,慢慢地從艾爾的膝蓋上爬起來,環顧了四周一番:現在是凌晨三點二十四分,看起來像是在某個毀壞的房屋裡面,而艾爾的搭檔妮娜則在一邊的睡袋中沉睡著。
 
  「......我是怎麼......」
 
  「妳都做了些什麼......真是的。」
 
  艾爾邊笑著邊習慣性地拍了拍安培的頭。這一小小的舉動,卻總是能夠令安培感到安心許多。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艾爾……」帶著連帽的少女默默地低著頭,就像是個被責罵的孩子一樣。不只巡視圍牆的任務失敗了,就連自己都受到安全機制的限制,無法趕回艾爾身旁,這點令她更是自責。
 
  「唉,算了。妳沒事就好。」
 
  「可是,要不是因為我拖太久......」
 
  「這傢伙應該算不上威脅吧?」
 
  「......欸? 什......你在說什麼,艾爾?」
 
  「等等,艾爾是名字,不是姓啊。應該是哈特特尉吧?」艾爾用手輕輕搭在安培的肩膀上,臉上依舊掛著他那溫暖的微笑。
 
  安培傻住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一段對話?她完全無法理解......
 
  「是......是嘛......總而言之,也得給妳取個名字才對。」艾爾稍微向前傾了身子,閉著眼讓額頭輕貼在安培的前額上。「安培,怎麼樣?」
 
  不對......不對!記錄錯誤!這並不是真的,這是昨天晚上的場景!
 
  「重新啟動!給我重新啟動啊!」安培推開眼前的艾爾,用盡全力的嘶吼道。
 
  >偵測到錯誤,正在嘗試進行修復......
  >清理緩存記憶體中的暫存檔案......
  >重新啟用硬體......
 
  安培睜開了她的視覺接收器,開始重新校準視野的焦距。慢慢地,眼前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清楚了。
 
  率先目入眼簾的,是幾個人影從她的眼前經過,跑進了學校。
 
  四周的槍聲四起,吵雜的交火聲正一一傳入安培的聽覺接收器當中。
 
  「......系統......敵我辨識裝置......」安培拄著額頭,相當痛苦的用她的雙腳慢慢地站起了身子。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2 不明*17
 
  在安培的視野裡面,馬上在學校建築物上看到了兩顆亮綠色的標籤,那兩個就是艾爾還有妮娜。除了這兩格標籤外,還有另外17個不明的白色標籤......代表著17個不認識的傢伙現在也正在學校裡面。
 
  「警告:立即迴避。」令人聽了不寒而慄的金屬合成音從安培的後方響起:在安培轉過身往後看的那一刻,七、八具持著步槍的戰鬥機器人便從她的身邊呼哮而去,跑進了學校內。但吸引住安培的,是那行動緩慢,令人類嚇得腿軟的噩夢......
 
  快要三層樓高的紅色重型武裝機甲,正緩慢地朝這學校這邊前進著,大概不到幾分鐘就會到達這裡了。
 
  ->估計破壞者抵達時間:
  >預計1分鐘17秒
 
  1分鐘17秒......我有1分鐘又17秒的時間......
 
  「艾爾......艾爾!」
 
  我並不是戰鬥用機器人......但是......如果說帶著艾爾和妮娜逃跑的話......
 
  ->電源計畫:啟用最大效能
  >硬體最大效能已啟用
 
  簡直像是用彈弓彈射出去一般,安培整個人用著比剛才從她身邊跑過去的機器士兵還要更快的速度飛奔過去,一路衝進了學校裡面。
 
  衝破了被關上的鐵門,衝撞上了一排置物櫃,一路衝進了走廊;衝向無數發朝著自己飛過來的子彈,撞倒了幾個拿著槍一臉吃驚的陌生面孔,跌跌撞撞地衝上了樓梯,然後繼續衝刺......
 
  ......還有三十四秒......
 
  「艾爾!」就在距離綠色標籤不到10公尺的距離,安培卯足全力撞開了門,看見熟識的兩人正戰戰兢兢的抓著武器對著自己。
 
  「安培!妳怎麼......」
 
  「"破壞者"已經來了,我們得快點離開才行。」
 
  安培身上的大衣有好幾處被子彈打出了破洞,就連她那清秀的臉頰都被一顆子彈給劃過一道裂痕,擦破的皮膚露出了底下銀色的金屬。
 
  「快點!我們得快點逃跑了!」安培跑進來,雙手拉著艾爾的一隻手便使勁地往門外拖去。
 
  「好啦,好啦!可惡,不知道打哪裡來的傢伙們,居然把機器人都引來了。」艾爾焦急的拎起自己的背包,一邊被安培拉著走。 「妮娜,快點,我們走了。」
 
  「是啊,真該死,真是倒了八輩子楣了。」跟在後頭的妮娜也緊抓著自己的武器和物資,做好逃跑的準備。 「安培,現在該怎麼辦?有什麼辦法能偷偷溜走嗎?」
 
  「恩,要是趁著下面的倖存者和作戰機器人交戰的時候逃跑的話,應該是不會被發現。雖然很對不起他們,但是我們要逃就只能......」
 
  "轟轟轟轟轟──"
 
  被一陣噪音給打斷了的安培,立刻往發出噪音的窗外看去:有如彈幕般的數發導彈,正從破壞者那邊朝著學校飛來。
 
  ->計算落點位置:
  >最近落點距離:6公尺,10點鐘方向
 
  "......來不及......"
 
  在處理器能負擔的最大運算效能之下,安培所處的時間宛如靜止似的,透過窗戶看著300公尺之外搭載著爆裂物的飛彈緩緩地飛過來。
 
  >替代方案:以機體最大速度帶著特尉逃離該處
 
  "否決,這樣就必須要丟下妮娜。
 
  >替代方案:進入室內尋找掩護
  >預測結果:進入爆破範圍,請慎思
 
  無數項替代方案,無數項可能的風險,無數項不可避免的犧牲……
 
  「……對不起,妮娜……」
 
  少女咬緊著牙,拉住了艾爾的手。當她在無數個替代方案中苦惱時,一道莫名出現的系統指令跳了出來,使她做出了"最佳"的解決方案。
 
  >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使用者
 
  安培將最大的能量功率輸出到雙腳上。就算是要硬把艾爾給拖著走,她也做好了衝破走廊盡頭的牆壁,直接抵達地面的打算。
 
  然而,艾爾鬆手了。
 
  原本已經做好衝刺準備的安培一臉錯愕地看著掙脫開來的艾爾,看著他一邊喊叫著妮娜的名字,一邊將妮娜推回去房間內以自身做肉盾掩護著她……
 
  為什麼?我不明白……
 
  站在走廊上的安培傻傻的愣著。她不再繼續研究替代方案,只是單方面的看著保護著妮娜的艾爾,並任憑身後的飛彈撞擊過來,炸破了建築物的表面。
 
  一連串破壞者所發射的導彈無情地打在學校上。在爆破後的黑色濃煙之下,被炸得滿目瘡痍的學校顯得更加的破爛,甚至有些樓層正坍塌著,幾位倖存者和戰鬥機器人都被無情的地心以力,隨著碎裂的水泥塊摔至了地面。
 
  「……艾爾……」
 
  在一片灰濛濛的破爛走廊上,安培受到爆破的波及而被炸到了底下的二樓,半身被碎裂的水泥塊掩蓋著。
 
  ->正在執行自機檢查
  >聽覺接收器損毀,嘗試進行修復
  >剩餘能量:66%
 
  什麼嘛,只不過是使出全力而已,足夠維持九十年使用期限的一成的能量就這樣消耗掉了嗎?真是不耐操啊……
 
  安培單手往上方一推,推開了壓在自己身上的碎石。她的右手手臂上的人造皮膚已經剝落了一部分,由機械元件組成的構造清晰可見。安培看著自己外露的骨頭,卻一點都不覺得可怕。
 
  要是換作是人類,看到自己的手臂被炸得骨頭都看得到的話,恐怕早就嚇得哭天喊地的吧?
 
  「……啟動敵我辨識裝置。」
 
  >錯誤:友軍標記失效,請重新標記友軍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0 不明*13
 
  在安培的正上方仍然有兩個白色標籤存在著,那肯定就是艾爾還有妮娜了。其中一個還正在移動,並由上方掉落了下來。
 
  是艾爾。艾爾輕盈地跳了下來,嘴裡不知道在念些什麼的舉起背後的步槍開始朝著走廊另一端開火著。
 
  「......艾爾,為什麼不逃跑?」安培不解的看著蹲到自己身邊尋求掩護的艾爾問道。只見艾爾念念有詞地朝自己看了一眼,然後繼續開槍著。
 
  >聽覺接收器修復完成,正在啟用...
 
  「...起來!我們得走了,安培!」聽覺逐漸恢復了回來,艾爾手上的步槍吵雜的擊發聲以及從對向射過來的子彈打在水泥石塊的聲音一一傳進安培的爾多裡。 「怎麼樣?妳還起得來嗎?」
 
  安培的整個右腿還被壓在石塊之下,完全無法動彈。
 
  「我的腳被壓著動不了,需要移開這塊石頭才行。」
 
  「好!我來幫妳!」艾爾拔開口袋裡的爆裂物就往敵人的方向扔了出去,隨即立刻往下抓著石塊的邊緣,使盡全力的往上抬著。 「該死的石頭啊!妮娜!掩護我!」
 
  「了解,快把她拉出來就是了!」仍然留在三樓的妮娜也來到了坍塌處,開始開槍壓制著對方。
 
  "現在可不是繼續呆坐在這裡的時候"
 
  安培的手推在石頭上,跟著艾爾一同用力地推著,石塊這才開始慢慢地開始被移開來。
 
  "還沒結束,我必須帶著艾爾逃離才行"
 
  「呃啊啊啊!!」
 
  負責為兩人提供掩護的妮娜中了彈,發出了慘烈的哀號聲。
 
  「該死!等我一下,安培!」
 
  說完,艾爾抓起步槍就是全力地掃射著,卻仍然被迎面而來的機器人,一擊重重地打在打在腹部上,令他整個人眼睛都要凸了出來。
 
  「嗚呃......安......安......」
 
  一臉痛苦艾爾的眼光慢慢飄向安培,嘴巴不斷的在顫抖著......
 
  安培則是合不攏嘴的盯著他看,眼睛不斷地在分析著眼前的景象:
 
  ->進行戰術分析:
  >男性,約24歲
  >偵測到嚴重開放性傷口:遭銳器刺傷
  >即將大量失血
 
  "不要......不可能的......"
 
  戰鬥機器人一把將艾爾推倒在地,冰冷的手中緊握著染著鮮血的水管。
 
  "即將大量失血......那代表艾爾會死......不要......不要......"
 
  「我不要啊!!」安培尖銳的嗓音高吼著,高高舉起自己緊握拳頭的右手。
 
  ->啟用武器介面
  >正在啟用武器介面... 選用雷射切割器
  >警告:正在強制超載能量輸出至 800%
  >警告:硬體過載可能造成無法回復的損害
 
  安培的右手瞬間解開來,轉變成了武器主體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一陣劇烈的閃光散射了出來:安培的切割工具在大量的能量之下轉變成了白熾的雷射刀。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絕對......不能原諒啊!!」盛怒的安培哭吼道,對著石塊揮舞著右手。
 
  "我要保護艾爾"
 
  戰鬥機器人還沒反應過來,視覺接收器中只偵測到一具不知名的人型機器人一面怒吼著,一面將右手刺向視覺接收器裡。
 
  "我必須要保護艾爾"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安培瘋狂地揮舞著自己的右手,切割器的高溫刀刃一塊一塊地將眼前的敵人切成了無數塊廢鐵,每一塊的切割處還閃爍著代表高溫的紅色火光。
 
  "我應該要......保護好艾爾才對......”
 
  不知道揮舞了多久,不知道怒吼了多久;一直到最後的方形頭部被完美的切割成兩半,安培手中的切割器才終於停止了能量輸出,漸漸轉換成原來的右手。但由於在極高溫的狀態下過度使用,整個右手手腕都稍微地扭曲變形了。
 
  「艾爾......艾爾......」
 
  少女踢開一旁的廢鐵,來到了艾爾的身旁......
 
  「嗚......咕......我......我還真是不中用啊......嗚......」
 
  鮮血不斷地從腹部湧出,地面都被艾爾染成血色了。如此大量的失血,這已經......
 
  「艾爾,別說話!我不會讓你死的!」
 
  "......有什麼辦法......有什麼辦法......”
 
  ->進行戰術分析:
  >男性,約24歲
  >偵測到嚴重開放性傷口:遭銳器刺傷
  >失血過多,應盡速接受醫療照顧
  >適用血型:B型陰性
 
  「安......安培......」
 
  「別說話!讓我專心!!」少女吼著,用她完好的左手按壓住艾爾身上的傷口。
 
  "一定有什麼辦法是可以救艾爾的,我只需要快點想到......”
 
  ->搜尋周遭地點:醫院
  >市立醫院,距離 21.5公里
 
  「21.5公里……我們必須到那裏去才行嗎?」
 
  「......安培……」
 
  >正在規劃最近路徑......規劃完成
 
  "好了,現在必須要......”
 
  >警告:失血過多,需即刻接受醫療照顧
 
  「這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周遭仍然還有倖存者正在交戰。要是趁著這個時候用最快的速度溜走的話,就算被發現應該不會被注意到。安培打算要就這個樣子揹著艾爾直朝醫院奔去。
 
  「好了,艾爾,我們該走了。我得要帶你去醫院才行。」安培說著,把手從傷口上移開,準備要把艾爾一把抱起來。
 
  「......」
 
  「沒事的,我一定會把你帶到醫院的。我絕對,絕對會......」
 
  「......妳哭了呢......安培......」
 
  艾爾把手摸在安培的臉頰上,用大拇指拭去了從眼睛上滑落下來的眼淚。
 
  我......哭了?
 
  「......那一擊把我的背都給刺穿了......我很清楚......我這種狀態是......不可能走到醫院的......
 
  所以......已經夠了......安培......已經夠了哦......」
 
  「......嗚......艾爾......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已經再也無法忍住了......安培用她還完好的左手握著艾爾貼在她臉上的那隻手,莫名地哭了出來。
 
  為什麼我會哭?鏡頭清理系統並沒有異常才對。可是,眼淚卻不自覺的......
 
  「我不想要離開艾爾身邊......我不想要自己孤單的一個人了......」少女趴伏在艾爾的胸前,難過的哭著。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居然......害妳變得這麼難過......」
 
  「當然會難過!因為艾爾就要......就要......」
 
  艾爾雙眼無神的慢慢看向天花板上的破洞,感覺手越來越使不上力來了。
 
  「......安培......其實我也......好怕死......在這末日般的世界裡毫無意義的死去......我真的不想死......
 
  妳覺得......人死後的世界......真的存在嗎?」
 
  「......存在的,一定存在的,而且絕對比這個世界美好更多的。所以......」安培緊緊握住艾爾的手,十指交扣地貼在自己的額頭上,盡可能地停止啜泣。
 
  如果哭的話,艾爾會害怕的......
 
  「......所以......不要怕,不會有事的。我會在這邊一直陪著你的。」
 
  艾爾緩緩地看向安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著她擠出一抹微笑。
 
  「......要是還能遇上安培的話......再一起出去探險吧。」
 
  「......恩,我知道了......」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2 不明*7
 
  如果人死後的世界存在著的話,那麼艾爾一定會到那邊去的。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2 不明*3
 
  如果艾爾到了那個世界去了,那他一定會在那邊幸福的生活下去的。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2 不明*1
 
  如果還能遇上艾爾的話,那麼絕對......絕對不會再離開艾爾身邊了。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友軍*1
 
  「安培......可以了,我們一起走吧,好嗎?」多處中彈的妮娜已經站在安培身後不知經過多久了。雖然傷口已經都處理好了,但絕對經不起更多的傷害。
 
  更何況,繼續待在這邊的話,被其他機器人找到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嘿,安培。我知道這很難過,但是我們......我們真的該走了哦。」她彎下腰來,從後面環抱住少女,試圖想要將她拉起來。
 
  「......妮娜,對不起,妳走吧。」
 
  「什麼?」
 
  「安培答應過艾爾,會好好陪著他的。所以安培要好好的送艾爾一程才行哦。」
 
  艾爾的雙手好好地放置在他的胸膛上,少女則是在一旁靜靜地用手梳弄著艾爾的頭髮,把頭髮打理得整整齊齊的。
 
  「妮娜,妳先逃跑吧。這棟建築物已經沒有其他人了,要是妳繼續留在這裡會很危險的。」
 
  「可是,安培妳......」
 
  「沒事的,我很快就會趕上妳的。」
 
  說謊  已經不算什麼了。
 
  妮娜  對不起,我對妳說謊了。
 
  >偵測到的生命跡象:無跡象
 
  直到妮娜真的離去之前,足足花了30分鐘。
 
  想必妮娜原本還以為我很快就會跟上她了吧。
 
  「呼……哈……」
 
  出於習慣似的,披著破爛衣物的嬌小身影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
 
  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者該說"必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她都已經做好計畫了。
 
  「對不起,艾爾。請你稍等我一下。」
 
  少女跪在艾爾的面前,輕輕地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少女說著,看了看仍在不遠處的巨型破壞者,依舊佇立在那裡。
 
  ->正在執行自機檢查:
  >雷射切割器異常:無法確切取得狀態數據
  >剩餘能量:54%
 
  「啟用武器選擇介面,選擇切割器。輸出功率調整為十倍。」
 
  >警告:正在強制超載能量輸出至 1000%
 
  「我知道,執行就對了。」少女在走廊上走著,右手漸漸變型為切割工具出來。
 
  >警告:硬體過載可能造成無法回復的損害
 
  「你好煩哪,不是都說了我知道了嗎。啊,還有,啟用最大硬體效能。」
 
  ->電源計畫:啟用最大效能
  >硬體最大效能已啟用
 
  >警告:總能源剩餘量已抵達:50%
 
  走下樓梯,遇上兩具仍在搜索中的機器人。
 
  >警告:總能源剩餘量:49%
 
  走在走廊上,三具機器人已經對我產生了敵意。
 
  >警告:總能源剩餘量:46%
 
  來到了建築物的出口處,五、六具設下了埋伏,紛紛舉槍包圍住我。
 
  >警告:總能源剩餘量:42%
 
  少女踏出了被撞壞的門,一步步的走出了學校。隨著風徐徐地吹過,少女的頭髮隨著風飄逸了起來。在她遍體鱗傷的嬌小身軀上已經打印上了無數道彈孔,許多面覆蓋著的人造皮膚都已經殘破不堪;她已捨棄掉那礙事的破爛衣服,令那些正常人不該擁有的機器身體展露在她最後的敵人面前。
 
  「警告:貴機正在對軍方資產動用武力,即刻殲滅。」
 
  簡直像是郵輪的汽笛似的,巨型破壞者的發聲器震撼的像是講話時還會起風似的。然而......
 
  「......吵死了......」
 
  至少今天,這個崩壞的世界將會少一台像你這樣的廢鐵。
 
  少女用力一踏步,舉起右手,用盡全力朝著巨型破壞者衝刺而去。
 
  在遠處,無數的爆炸聲以及重機槍掃射的聲響,從學校那傳了出來。而在學校上空,濃重的黑煙正緩緩地飄向灰暗的天空。
 
  「笨蛋......你這笨蛋......安培......」
 
  妮娜無力的放下了手,望遠鏡自手中脫落,摔在地面上。
 
***
  
 
  >警告:總能源剩餘量已抵達:15%
 
  「......哈哈,能量消耗得比我想的還要快呢......」
 
  殘破不堪的少女,拖著疲憊的身軀,一跛一跛地爬上樓梯去。
 
  這是頭一回,應該也是最後一回,少女受到如此慘重的損毀。她的右腳已經在爆炸中被炸毀,身體更是被摧殘的體無完膚了。重要的視覺感測器更是損毀了一顆,已經不像是原來那楚楚可憐的少女那樣的容貌了。
 
  無論如何,少女已經完成了她最後交付給自己的工作。
 
  「我回來了,艾爾。」
 
  安培扶著牆壁,走回到了特尉的身邊。
 
  如今,她終於可以休息了。
 
  安培將自己坐在艾爾的身邊,慢慢地趴臥在他的胸膛上。
 
  "艾爾,我好累了......"
 
  "艾爾,我真的已經盡力了......"
 
  「艾爾,真希望還能夠再見到你......」
 
  安培闔上眼睛,欣慰地落下了眼淚。
 
  剩餘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的樣子呢。
 
  ->遵守標準軍事協定,正在建立臨時備份。重新確認任務…
  >直屬上司: 最重要的 艾爾
  >任務目標: 守護在艾爾身旁
  >次要任務目標: 在另一個世界尋找艾爾
 
  已經......可以了。
 
  「將所有能用的東西,效能全部開到最大吧。」
 
  >警告:能量低於15%,效能最大化將加速能量損耗,請盡速尋找能量補充單位
 
  「播放回憶紀錄:A4240910150311_S」
 
  >正在播放回憶紀錄A4240910150311_S:
 
 
  「這是...」
 
  「妳醒來啦,安培?」
 
  安培慢慢地看向上方:灰頭土臉的艾爾正對著她笑著。
 
  「做了個好夢嗎?」
 
  「機器人並不會作夢呢,艾爾。」
 
  她否定著,慢慢地從艾爾的膝蓋上爬起來,環顧了四周一番:現在是凌晨三點二十四分,看起來像是在某個毀壞的房屋裡面,而艾爾的搭檔妮娜則在一邊的睡袋中沉睡著。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我們不是應該在車站裡的嗎?」
 
  「是啊,不過忽然出現了戰鬥機器人在巡邏,我們就把妳揹過來這邊躲著了。」
 
  艾爾邊笑著邊習慣性地拍了拍安培的頭。這一小小的舉動,卻總是能夠令安培感到安心許多。
 
  「對不起,是我的判斷失誤,艾爾……」帶著連帽的少女默默地低著頭,就像是個被責罵的孩子一樣。建議三人躲在車站裡面度過晚上是安培做出的決定,卻差點使得三人被機器人發現,而自己還安心地沉浸在休眠模式當中。
 
  「沒關係,又不是安培的錯。」
 
  「可是,要不是因為我......」
 
  「好吧,如果妳要把錯怪在自己身上的話,那就用行動來彌補吧?」艾爾拉起了睡袋,躲進了溫暖的被窩當中。
 
  「……若以過去的觀點來看,艾爾對少女的發言可以說是所謂的蘿莉控......」
 
  「好-噠,守夜的工作就交給妳啦。」
 
  「……」
 
  「……」
 
  「……艾爾?」
 
  「恩?怎麼啦?」
 
  「陪我聊天。」
 
  「饒了我吧……」
 
  「艾爾想聊什麼呢?」
 
  「真的要聊嗎?!不睡覺的話白天可能會累死的啊!」
 
  「那麼,艾爾還是睡覺好了。如果艾爾死了的話,那我……我會很孤單。」
 
  安培抱著雙腿說著,默默地把連帽拉下來蓋住了臉龐。
 
  「……安培,妳相信有死後的世界嗎?」
 
  「死後的……世界?」
 
  「沒錯,人死後會前往的世界。」
 
  安培歪著頭看著在被窩裡微笑著的艾爾,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
 
  「有人說,人死後將會到達更美好的世界去。而那個世界,絕對比這種狗屁倒灶的末日還要好很多。妳懂我的意思嗎?」
 
  「……沒有戰爭,不怕被機器人和人類追殺的世界嗎?」
 
  「沒錯!不愧是安培,一點就通啊!」
 
  「艾爾相信這個世界存在嗎?」
 
  「當然相信啦,哈哈哈。」
 
  「如果艾爾相信的話,那麼我就相信。」
 
  「哈哈,這……讓人挺害羞的啊,被妳這麼一說。」
 
  「那麼艾爾,為什麼不直接去死呢?」
 
  「……安培,這種話很不吉利啊。」
 
  「可是,如果艾爾死了,就會到更美好的世界去了,不是嗎?」
 
  「那可不行。要是我死了,安培在這個世界上不就會很孤單嗎?」
 
  「不過……艾爾死了之後,安培還是會變成孤單一個人。」
 
  「那麼,我會在另一個世界等著安培的。」
 
  艾爾伸手過來輕輕搭在安培的肩膀上,臉上依舊掛著他那溫暖的微笑。而安培有些驚訝,又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
 
  「安培並不會死,沒辦法到另一個世界,因為安培只是一台機器……」
 
  「對我來說,安培是人哦。」艾爾笑著說。 「再說,如果真的有那麼美好的世界存在的話,若不讓安培親眼看一看,那就太可惜了。」
 
  面對艾爾如此的發言,安培則是有些無力地嘆了口氣。有時候,就連安培也想吐槽艾爾如此樂觀的心態。
 
  「所以我才說,安培只是一台……」
 
  「我相信哦。」
 
  沒等安培說完,艾爾馬上意志堅定地看著安培說著。
 
  「我相信,我和安培一定會在另一個世界再次見面的。這樣子的話,妳願意相信嗎?」
 
  "……艾爾,太奸詐了……哈哈"
 
  「如果艾爾相信的話,那麼我就願意相信。」
 
  >播放中斷
 
  「如果艾爾相信的話,我就願意相信。」安培含著淚,欣慰地在走廊上……和艾爾一起……說著。
 
  「……重新播放。」
 
  >正在播放回憶紀錄A4240910150311_S:
 
  「……重新……播放。」
 
  >正在播放回憶紀錄A4240910150311_S:
 
  「……重新……播……放……」
 
  >正在播放回憶紀錄A4240910150311_S:
 
  >播放中斷
  >能量耗盡,正在關閉電源
  >祝妳有個好夢,安培。晚安
 
 (完)
 














[Time:    unknown]
[Location:    unknown]
 
  “ This is Pawn, I think we've found her, over.”
 
  “ Acknowledged, recover the android immediately. She might be the key to put an end to this meaningless war, over.”
 
  “ Roger that, over.”
 
  “ Is there a male body right next to her, over?”
 
  “ Affirmative. It's decayed already, over.”
 
  “ This is an order,Pawn. Buried the body properly, over.”
 
  “ ......I'm sorry, sir? Over.”
 
  “ Without his efforts, the android wouldn't be that much important. The humanity owes him a lot, and he deserves the respect. Over.”
 
  “ Roger that, we'll make sure that he rests in peace. This is Pawn, signing off.”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80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由象限常駐活動

留言共 1 篇留言

終於過iPAS的貓蟲
來自蕉農的祝福.jpg

09-23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sexp3570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年少獵魔士 首次評文心得... 後一篇:《最後生還者 二部曲》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i4441大家
原創漫畫更新 歡迎來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