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飛行員的故事》(單篇完結)

作者:歷史謎團│2018-03-28 12:21:14│贊助:66│人氣:758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這篇故事其實是我大學時期的作品。

如果有跟謎團一段時日的人應該都記得它,不過今天這篇是當初出本用的,所以有稍微經過檢查。但也不保證依然存在錯字啦XDDDD

我認為對於最近才認識謎團的人來說,應該會帶來另一種全新的感覺,因此就拿出來PO了。

敬請好好享受內容即可(假使您確實享受這篇故事的話。)

***
【原創短篇】
《士兵的故事-飛行員的故事》(單篇完結)



***

  「請問是空軍學院嗎?」

  「沒錯,這裡是空軍學院。請問妳的名字是?」

  「艾莉森……史黛芬妮.艾莉森。」

  「艾利森,妳今年幾歲了?」

  「十二歲。」

  「那麼,妳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嗎?」

  「我想問女孩子可不可以駕駛戰鬥機?」

  「妳是說戰鬥機嗎?」

  「沒錯。」

  「很遠大的志向,艾莉森。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完全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為什麼?」

  「因為這是軍隊既定的規定。」

  「如果我表現得跟其他男孩子一樣優秀呢?」

  「不行。」

  「如果我成績總是保持在第一名呢?」

  「不行,女孩子不能也不允許駕駛戰鬥機。」

  「因為規定的關係?」

  「是的,但我們還有其他職位提供給願意加入軍隊的女──」

  「……去你的規定(Fuck the rule)!」

  「什麼?」
  
  「我說:去你的規定!──嘟嘟嘟(電話掛斷)」


  ──以上對話摘自《國防》雜誌第一百三十期,傑克.博伊德上尉的訪談回憶。他曾擔任過空軍學院對外聯絡人一職。

***

  這不是一則勵志的故事。

  史黛芬妮.艾莉森(Stephanie Alison)是從七年級開始她的軍旅生涯。她的志向是成為飛行員──而且還不是隨便一種飛行員,她想成為的戰鬥機的駕駛員!

  或許對於一名年僅十二歲的小女孩而言,這不算是個常見的志向。她的確有好幾名擔任過軍要職的親戚。艾莉森的舅舅一家人正是出身於軍人世家,他們之中有人曾在海軍或海軍陸戰隊服役過。然而,艾莉森鮮少聽過他們講過關於戰爭或軍隊的故事,更甭說對她的志向造成任何影響了。

  艾莉森自己本身則出生於極為平凡的教職員家庭。她的父親為學校的心理輔導師,母親是該學校的數學教師。兩人在當地一間學校任教了超過三十年。那是一座人口不到超過五百的小城鎮之中,這對樂於助人的夫妻相當受到鎮民的尊敬且景仰。但這並不能解釋艾莉森想要當上一名戰鬥機駕駛員的動機。

  真要說的話,艾莉森的父母曾在他小的時候帶她到附近的空軍基地博物館參觀。那裡同時也是全世界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航空博物館。在這幾次參觀期間,艾莉森瘋狂地愛上噴射戰鬥機,她甚至可以在博物館耗上一整天都不會感到疲憊。

  人們都習慣將所有事情的結果歸咎於某些特定因素,或試著指出特定的事件來解釋他們的行為舉止──這個方法似乎並不適用於艾莉森身上。

  總而言之,這位小女孩心中懷著和同齡(還有同性別)孩子完全不同的目標。當其他女孩子玩娃娃娃的時候,她卻拿著戰鬥機的小模型跑來跑去,幻想自己是個飛行員,自由自在地遨翔於碧藍色的天空之中。

  某一天,當她在『我的夢想』演講中說出自己想要駕駛戰鬥機的時候,全班的人都笑成一團。連身在一旁的老師都笑了。

  不過我馬上就後悔了,數年後,那位老師之後回憶著,我發現她是少數擁有理想抱負的孩子,抓住自己的夢想後便絕不放棄,遇上困難也不會退縮。

  當艾莉森七年級的時候,噴射戰鬥機已經問世四十多年了。正當航空科技突飛猛進,戰機也飛得越來越快之際,女性飛行員的資格發展卻爬得猶如烏龜般緩慢。她們閃耀的身影曾經短暫地出現在戰場上,可是就像曇花一現般消失無蹤。

  當年,十二歲的她寫了一封信給國家空軍學院,親自詢問女性是否能夠駕駛戰鬥機。她的父母並不知道這件事。學院聯絡人傑克.博伊德認為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因而打到艾莉森的家裡回覆。一開始接到電話的人是艾莉森的父親,那時候他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他從未想過空軍學院會特地回電,不過更讓他感到訝異的,是女兒對這個志向展露出的執著和勇氣。這還是出自於排行最小的女兒。

  艾莉森才十二歲就已經開始為自己的未來鋪路了!

  為了表示對女兒的尊重,艾莉森的父親將電話交給她,將此事全權交給她處理。

  艾莉森的問題很簡單:女性是不是有機會成為戰鬥機的駕駛員。

  結果,對方的答覆是否定的。

  為什麼?艾莉森好奇地問。

  對方的回答很簡單:規定!

  正是這短短不到五分鐘的通話,使得整件事情演變演變成了私人恩怨──艾莉森與軍隊──雙方之間的私人恩怨;至少前者是這麼想的。

  這些空軍學院的傢伙拐彎抹角地指出,她無法擔任戰鬥機飛行員的原因,僅僅出於她是個女孩子。因為她的名字不叫約翰、肯特、麥可……而是艾莉森。

  喔,真的嗎?那我們走著瞧吧!

  自從那次的事件之後,她明顯更具決心成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

  毫無疑問地,艾莉森擁有堅毅不拔的精神,只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及夢想(順便給那些不看好她的人好看)。真正的問題,在於她該如何去實現這個志向;畢竟她的國家目前根本就沒有女性戰鬥機駕駛員。她沒有前例可以追尋,更無管道尋求這一方面經驗和資源。

因此,艾莉森首先從自身的體力著手。打從七年級開始,她便規律且嚴格地訓練自己。她的偶像也包括許多優秀的女性運動員。艾莉森拿她們當作前進動力和參考範本,努力地提升體能和適應力。她跑得比其他人更快,跳得更高,反應力更佳……艾莉森默默地準備著,準備面對未來的挑戰。

  當然,即便現今沒有任何一名女性戰機飛行員,艾莉森心目中仍然有一位永遠的崇拜的對象──她的母親。

  她是一位聰慧睿智的女性代表,而艾莉森也將自身不屈不饒的個性歸功於母親的遺傳。她總會在一旁鼓勵兒女,以正向積極的個性開導他們。艾莉森將母親的每一句話都聽在耳裡;但如果真要挑出最令她印象深刻且影響最深的,那大概便是這句吧:

  不管發什麼事,都絕對不要可憐自己。(No matter what happens, don’t ever feel sorry for yourself.)

  艾莉森記住了。

  而且永遠都不會忘記。

  之後當她在受訓的時候,某個男性隊員問她:「妳幹嘛沒事自找苦吃?女性飛行員少之又少,又會受到教官白眼。為什麼要特地虐待自己?」

  艾莉森思考了一陣子後,她所能給出的答案只有一句話:「因為我可以。」

  沒錯,因為她可以。

  僅此而已。

  可是在政治和大眾輿論的壓力下,軍方始終沒有開放任何機會給女性飛行員。

  如今艾莉森所能做的,只是不斷訓練、再訓練。

  接下來就剩下漫長的等待……

***

六年後……


  也就是當艾莉森被告知女性『不可能!』成為戰機駕駛員之後,六年過去了。這時的她才十八歲。

  史黛芬妮.艾莉森不僅以全校第一名的身份拿到高中文憑,更在體育──女子籃球、足球──等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就。如果照這條路走下去,她無疑可以用體育推甄的方式進入全國最頂尖的幾間大學。

  理所當然地,她毅然決然地選擇了空軍學院。

  艾莉森非常幸運,因為當她自高中畢業的同一年間,國防部長和國會宣布了一系列新政策:軍方將對女性開放了二十六萬多的軍事職位,包括了攻擊直升機駕駛員、海軍陸戰隊,以及──戰鬥機駕駛員。她有幸成為前幾梯次的學員,而無須花費精力去打這場的政治戰爭。

  可是在空軍學院中,一見晴天霹靂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由於視力沒有達到駕駛員應有的標準,艾莉森成為戰鬥機駕駛員的夢想破碎了。不過她可沒有花上多少時間自怨自哀。這位勵志成為駕駛員的女孩子退一步,選擇了第二好的職位:戰鬥機上的武器官(weapon systems officer──WSO)。

  艾莉森的工作不再是駕駛戰鬥機。取而代之的,她將控制搭載於戰鬥機上的所有武器,操縱這些致命的空對空、空對地飛彈和炸彈。不只如此,甚至連用於拯救駕駛員緊急彈射裝置也屬於她的管轄下。換句話說,她掌握著伙伴的性命。

  學習期間,艾莉森所面對的最大挑戰大概就是耐力測驗吧。她過去曾持續不斷訓練自己,因此過關一事輕而易舉,真正的問題,在於她是否能和其他隊員相處融洽。耐力測驗是由四人小組所構成,隊員們必須扛著沈重的槍枝和裝備,跋山涉水十里多的路程才能夠抵達終點。只有當所有人通過,碼表才會停止計算。

  由於女性學員稀少的緣故,她被分到一個全是男性的小隊裡頭;後者在見到前者時顯得相當不開心。想當然爾,他們認為這女人會拖累小組的分數。不過艾莉森證明自己並不如他們想像般脆弱。即便她在行進期間脖子磨破了一層皮,肩膀被尖銳的樹枝割傷,她仍舊努力不懈地向前奔去。

  在最後的一里路,他們試著和另一組競爭。同隊的隊長看向艾莉森──體力幾乎耗盡的她正跑在四人小組的最後一位。這對他來說不夠好。因此他跑到艾莉森旁邊怒吼道:

  「還慢吞吞的幹嗎,史黛芬妮?要我背上妳的裝備嗎?」這名隊長非常瞭解艾莉森的不服輸又固執的個性,他清楚曉得該說什麼樣的話來刺激她。

  聽見這一番話後,艾莉森馬上衝到隊伍最前面,並保持到終點。

  他們這一支隊伍在耐力測驗中贏得了全梯次第一名。

  當艾莉森自空軍學院畢業時,她是少數經歷過與男性學員同等訓練的女性學員。這倒讓她著實開了眼界。艾莉森發現學院並不只著重於身體方面的適應性,而是總體的表現。某些學員的身體或許比其他人更強壯、更高大。某些學員則在打靶練習中射得更佳精準。某些人在學習和考試方面非常有一套,另外有些人的腦袋在缺乏睡眠時表現得比他人要好。又有一群人能承受較大的身體痛楚……但這並不意味著其中一人較為適合戰場,另一人則否;他們全都被學院所接受。

  空軍學院讓艾莉森瞭解到,只有當每個人的優缺點相互彌補的時候,才能將士兵的實力完全發揮出來。

  當然,某些人仍舊對男女性別存有刻板印象。

  舉個例子,當艾莉森加入正式開始進行戰機訓練時,她的訓練期整整停滯了三個月──原因在於負責的指揮官(男性)認為應該將女性學員交給同性別的軍官帶領比較適合,為此她坐在冷板凳上了好長一段時間,直至人事部完成轉調一位女性軍官給她。這名男性指揮官以為他做得是正確的。然而,艾莉森始終對此感到忿忿不平。

  第一:這似乎代表女性不能夠獨自一人處理事情,總是得倚靠其他人。

  第二:他散播了一個不正確的觀念,也就是女性是特別的一群人。與之相反,如果你要一個軍事單位合作無間,單位中的每個人都必須是平等對待。

  儘管艾莉森已經準備就緒了,但問題是由男性所主導的軍隊準備好迎接她了嗎?整個飛行中隊裡頭可能只有一名女性隊員存在,甚至一個都沒有。這些男人究竟可不以可欣然地接受艾莉森──以及新一批的女性飛行員?

  對於艾莉森來說,未來的日子似乎仍困難重重……

***

十四年後……


  也就是當艾莉森被告知女性『不可能!』成為戰機駕駛員之後,十四年過去了。這時的她二十六歲。

  等到史黛芬妮.艾莉森完成了全部的訓練之後,她被編入一飛行中隊。總計十三架戰鬥機與三十名飛行員──他們的任務,便是擊毀所有的敵人空中單位與地面部隊,毫不留情。

  她是第一位加入本飛行中隊的女性,同時也是唯一的一名。

  一開始中隊成員──甚至本中隊駐紮基地的長官都為此緊張萬分。這就像是一支男性足球隊之中忽然蹦出了一個女子成員,顯得不合邏輯可言。他們都認為世界末日來臨了。

  事實是,世界末日並沒有來臨。

  就像所有新來的飛行員一樣,艾莉森花了很長的時間和這些同僚一同相處、交談、訓練,她與男性飛行員始終保持著融洽的關係。很快的,他們也將她當作是一位普通的菜鳥,而菜鳥必須自己去贏得伙伴的尊重;簡單來說,這無關男女問題。

  她通過了老一輩飛行員的考驗,並逐漸證明自己是值得信賴的伙伴,以及不好惹的同僚。這些飛行員不僅僅是好伙伴,同是相互競爭的對象。只有當你表現出自己值得去挑戰,你才能夠完全融入團體內。

  而這個機會很快就到來了──更精準地說,一場小型的反恐戰爭爆發了。

  艾莉森與她隸屬的飛行中隊立即派往最危險的前線去,雖說她並不把危險這兩個字看在眼裡。對於一名飛行員、武器控制官,或者是任何一種士兵而言,他們平時在承平時期所做的工作,就和戰爭時期所做的沒有什麼差別。

  當國家有危機之時,為國家服役的男男女女挺身抵抗,人民都依靠著他們。避免情況失控,保持國家社會以及平民所有人的安全,那正是軍人與軍隊的職責。

  現在正是艾莉森行使她職責義務的時刻。

  他們來到了一個動亂的內陸國家,敵人包括軍閥、聖戰士、毒梟……不過艾莉森等人最主要的任務,還是以優秀的空中武力援助地面上的友軍,並以軍事行動瓦解恐怖主義勢力,將這些可惡的敵人連根拔除。

  艾莉森有幸成為前幾位飛行實戰任務的飛行員。雖然經歷過了完整且嚴格個訓練,她的心裡頭仍感到一絲不踏實。即使戰場上充滿了不確定性,但艾莉森的恐懼並非來自於敵人的武器;她只在乎自己是否會犯下技術性的錯誤,使得自己和整個中隊蒙羞。

  六個月下來,艾莉森不只沒有犯下任何錯誤,也圓滿完成了所有指定的任務。任務期間,她幾乎得待在機上半天以上的時間,在空中四處巡邏,隨時等待地上的人員呼叫空中支援。她曾為補給車隊、運輸直昇機、特種部隊提供過CAS(密接支援──Close Air Support)。簡單來說,一當地面上的士兵遭遇上猛烈攻擊,那正是艾莉森大顯身手的時刻。

  身在激烈的戰區,艾莉森的飛行行程也極為緊湊,幾乎每天都得執行任務。一年下來,她至少擁有兩百至四百個小時都在待在天空上,而這正是她想要的。為了在長途飛行中保持警覺,她時常跟自己的駕駛員或僚機交談。他們聊自己的長官、他們聊兄弟姊妹、他們聊女朋友的話題……尤其艾莉森又是戰機中隊裡頭少有的女性……尤其她又是高中畢業典禮上的舞會皇后(Prom Queen)。這使她頓時成為異性關係諮詢的熱門對象。從送女友的禮物到性愛方面的話題,艾莉森本身並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

  事實上,這有助於她與同僚建立一個共同話題。

  除此之外,男性駕駛員都會靠著喝汽水來攝取咖啡因提神,但艾莉森沒有這麼做。在戰鬥機上,男女駕駛員都可以攜帶一具飛行員尿袋。飛行員尿袋是被飛行員列為最不受歡迎的裝備之一,通稱為Piddle Pack的袋子裡頭裝有海綿用以吸收尿液。艾莉森並不喜歡多餘的裝備,況且飛行員身上雜七雜八的東西已經夠多了。她總是盡可能保持最低限度的水量,至於脫水會影響飛行員承受G力能耐這件事,她多是靠著自身的體力撐過去。

  要不然她會用成人尿布取代之,而且同僚還比較喜歡後者!

  又過了一段時間,這位飛行中隊裡頭唯一的女性逐漸從菜鳥成長為經驗豐富的武器官。不只如此,她在空中纏鬥中的判斷和表現極為出色。上級還特別安排她教導其他新進人員,這是得來不易的殊榮;因為每一位教導成員都無疑精通戰略、戰鬥方面的知識及技巧。艾莉森得到這個位置,代表她擁有這樣的實力,同僚對她的敬重也就更多。

  據一位男性同梯次的飛行員透露,他無法想像目前有任何其他女性飛行員達到這個成就。艾莉森是整個中隊最出色的幾位武器官之一,這也讓她成為隊上最希望一同出勤任務的前幾名人選。

六個月之後,艾莉森早已是同伴的核心成員之一,並完全融入了滿是男性的團隊之中。而她也在這期間學習到了許多寶貴的戰鬥經驗,這些經驗將為她做好準備,因為艾莉森以及其飛行中隊準備轉調至另一個更危險的戰區。

***

戰爭爆發了。


  不……這並不是小型的反恐戰爭,也就是過去六個月艾莉森所面對的那一種;而是結合陸海空的真正大規模作戰。

  現代戰爭是高強度的對抗,國家需要的不是浮誇的數量,而是擁有一支精實訓練與裝備的專業化軍隊。不然空有百萬大軍,在現代戰場上只是徒增傷亡而已。

  不過,大部分的國家政府(特別是世界的前幾名強權)依舊擁有龐大的武力作為外交後盾,並用以維持自己在全球的利益和國際地位。

  這一次,史黛芬妮.艾莉森首次參加了真正的戰爭──那時她和駕駛員正在敵軍的領土高空上進行巡邏,結果收到了來自我方部隊的密接支援請求。一支海軍陸戰戰隊正在城市外圍受到敵方砲火猛烈壓制。敵人的攻擊多半來自於一座固若金湯的嚴密堡壘。敵方使用重機槍、火箭發射器和各種自動武器對付我方士兵,使得後者完全動彈不得。

  這是一場血腥又無情的戰鬥,攻守雙方都使盡全力並意圖消滅對方;而艾莉森一方的部隊已經出現了好幾名的死傷者,被迫作出向城市進行轟炸的抉擇。艾莉森同時也是方圓幾十里內距離最接近的唯一一台戰鬥機。

  艾莉森先是接到了海軍陸戰隊的通訊。由於對方正處於激烈的槍戰,雙方的通訊不時被爆炸和零星的槍響給打斷;此外,包括許多在場的地面和空中部隊都在使用這個頻道,就連其他單位的通訊全都混雜進來,使得訊息的傳遞更加困難。

  不僅如此,戰鬥機此刻正待在兩千五百英尺的高空上,並同時用接近六百英里的極高速飛行──換言之,只有對機體系統瞭若指掌,而且對戰場局勢判斷變化不慌不忙,冷靜面對的武器官,才能夠作出最精準的轟炸──

  艾莉森正好具有所需要的每一樣特質。

  「投彈!」

  她輸入好座標,並投下裝載於機上的兩千磅炸彈。

  通訊器另一頭頓時傳來一陣寧靜;緊接著傳進耳朵的是陸戰隊員興奮的說話聲。

  「正中紅心,成功摧毀敵方堡壘,攻擊也停歇了!」

  艾莉森微微一笑,接著她和她的坐機便返回機場補充油料,準備進行下一次的作戰;同一時間,地面上的海軍陸戰隊都在歡呼。他們才剛剛經歷生死關頭,卻只靠著一段短短的通訊就打破僵局,把敵人自地面上抹消掉,展現出來自於地面部隊和高空戰機的完美合作。

  每一次任務出勤,都讓史黛芬妮.艾莉森為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她和她的駕駛員總會在我方士兵需要的時候出現於戰場上,給予敵人迅速且精確的打擊,成功完成任務。在這個看似普通的過程中,他們無庸置疑地拯救過無數的性命。

  不管事發當時或者事後有沒有接受到謝意(通常都是否定的),讓地面上的士兵能夠安全回家,成為她持續飛行的動力。

  當艾莉森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完成了將近一百場戰鬥任務,以及超過四百小時的飛行時間。其中包括十個國家和數百的以前從未聽聞過的地區高空域飛行過。回過頭,艾莉森發現有更多女性跟著她的步伐,而且越走越順利。

  但並非所有事情都如表面上一帆風順。

  有一件事困擾著她……心中有一股異常不安的感覺,彷彿像個逐漸膨脹的氣球一般慢慢佔據整個心思。慢慢地,那股存在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令人在意、越來越使人盲目、越來越讓人感到難受──有如窒息般的難受。

  它將成為艾莉森無法忽視的存在。

***

  擔任一名戰鬥機武器官,其中很大的一部份的成就感和滿足感在於徹底殲滅敵人;畢竟,這個工作的並不像醫護兵或運輸司機,它的本質正是以徹底摧毀目標來完成任務。這正是艾莉森等人訓練的最終目的所在,講現實一點甚至可以說是軍隊支使他們這麼做的!

  史黛芬妮.艾莉森本身並不抱有一絲羅曼蒂克主義。長久挑戰現實世界的她,承認在轟炸敵人的同時帶給自身無比的滿足感。事實上,艾莉森最喜愛且最擅長的任務種類正巧就是密接支援。那代表她可以提供我方士兵火力支援,藉此消滅威脅到他們安全的敵人;尤其當自己人面臨危險的時候。

  在這種情況下,艾莉森可不會對敵人抱有一絲同情。她只為能夠拯救自己人感到高興,況且武器官也沒有什麼閒暇時間思考其他事情。每一次升空,艾莉森都想做點什麼、達成什麼;漫無目的地在空中巡邏是最無聊的。

  相反地,艾莉森對於轟炸毫無反擊能力的敵人一點滿足感都沒有。有一次出勤,她的任務目標是炸毀敵方的兵營……這個看似尋常的任務,讓這名無所畏懼的女性首度品嚐到戰爭可怕的心理效果。

  她的戰鬥機上裝設了熱成像儀系統。簡單來說,那是一具以紅外線光譜為基礎打造的夜視儀器,幾乎足以用看穿所有戰鬥偽裝。而當她發動飛彈攻擊之際,敵方軍營裡頭的士兵大多仍在睡夢中。

  藉由熱影像顯示螢幕,艾莉森可以看見一大堆白色的人影在綠色背景上到處逃竄,或者在地上痛苦的打滾。爆炸和火焰不間斷地肆虐著敵軍軍營每一處,逐漸吞噬掉那些白色人影,直至他們不再移動為止。

先進的科技不只幫助艾莉森完成精準的轟炸──同時強迫她凝視自己手下的被害者,從活人變成死人。如果她只看到堡壘而非敵人本體的話,帶給她的感受可能就不一樣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當你身在戰場上,內心中感情一面和理智一面將會同時間相互拉扯。身為一名武器官、身為一名士兵,戰鬥時你有必要讓理智的一面不被自身的情緒所蒙蔽。要不然會引領自己至死地。現代戰爭是在超越音速的高空上作戰,任何一絲猶豫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這就是為什麼士兵的最高原則是『服從命令』。

  然而當處於非戰事期間,艾莉森的內心掌管感情、情緒的一面就會取代理智的一面,甚至開始質疑後者。她現在所面對壓力不是來自於戰鬥壓力或由男性掌控的軍隊,而是自己本身。

  一開始,她心中產生的是罪惡感。她摧毀敵人的原因出於敵人在政治上跟她的國家不同、想法不同、風俗不同。她曉得這種想法過份簡單化了周遭的世界;但她也曉得,自己從小被教導要尊重他人的想法,以及他人的生存權。在戰場上,敵人無非也跟她一樣,只想盡全力生存下去而已。

  這並非一下子就繃出來的想法。

  某一天,艾莉森正在轉調至另一座機場的路上。

  她沿路上見到了被摧毀的軍戰車和焦黑的敵軍屍體。這是少數艾莉森有機會親眼見到自己傑作的機會。轉調途中,她的車隊因為交通堵塞的緣故而停下幾次。她偶然聽見其他士兵和幾位正在等待俘虜的交談。後者用破碎的母國字句講述出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是被迫參戰的;而這並不是在口頭博取同情之用的。

  事實上,其中一位俘虜說,他們某位被飛彈擊中而戰死的同伴才剛剛結婚不久,並育有一名三歲大的女兒。但是政府人員踢開他家大門,放言威脅如果他不加入軍隊的話,就要強暴並殺掉他的妻女──在他的面前!

  如今,他的妻女得以存活,自己卻葬身於戰爭中。

  是的,而艾莉森自己僅僅是在完成任務,完成自己的職責罷了。在這個過程中,她拯救了無數我方士兵的性命;與此同時,她也炸毀了無數敵軍坦克、運輸車隊、碉堡和陣地。她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更不想去數。

  當艾莉森在敵國戰場上待得越久,她就越清楚敵軍士兵無非只是一群教育程度不高的農民。他們很多人都是被半強迫入伍,參加這一場沒有絲毫勝算的戰爭。那些人多半只想在暴政的壓榨下活下去,僅此而已。

  女性的弱點?──不,艾莉森所面對的心理矛盾,就跟所有男性士兵所必須面對的一模一樣。只不過艾莉森身為女人,並不能大聲宣洩或透露出這種情緒。要不然這將會被其他男性同僚視為懦弱──不公平?這倒是真的。

  有一點是千真萬確的:只要擁有理智與良知,所有士兵都會對傷害自己人的敵人抱有怒氣和恨意,恨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同時間,士兵又對在自己手下受傷的無辜之人抱有同情心和罪惡感。

  最終……不管是男是女,他們終究都是人類。

***

這場真正的戰爭打了三年,然後便草草地結束了。


  這時個她才二十七歲。

  史黛芬妮.艾莉森回到了祖國,繼續為自己所深愛的國家效力。

  然而,她心中逐漸增長的罪惡感卻不會隨著戰事結束而消失。就跟所有從外地回來的士兵一樣,他們也把戰爭也帶了回來──在他們內心之中。

  某一天,艾莉森去參加了一場盛大的家族婚禮。自從回國後,她的身邊首次聚集了這麼多的家族成員,每個人都很開心能見到艾莉森。他們向艾莉森獻上謝意,感謝她為國家和軍隊的付出與努力;想當然爾,家族成員們無一不為自己的親人是少數的女性飛行員這件事感到自豪。

  除此之外,家族成員們更期望從她口中聽到有關於戰爭的種種。

  短短一瞬間,所有戰爭的記憶……所有罪惡的情緒湧上艾莉森的心頭,然後將她的心思從歡樂的婚禮中帶往橫屍遍野的戰場。

  艾莉森不禁想到 ……如果戰爭沒有爆發……如果她沒有成為飛行員,成為按下飛彈發射按鈕的那個人……那些死去的農民兵是否能存活下來?他們是否也會在自己的村子內舉辦慶祝或宴會,困苦卻又安然地活著?

  艾莉森不禁想到,自己殺了這麼幾百……甚至數千人,在場的人卻全都在恭喜她?對這位年輕的戰機武器官來說,這一切都不符合邏輯可言。

  咬緊下唇,這位總是能夠控制自己情緒的堅強女性撥開親人們,撥開他們的關懷,獨自一人跑到了空蕩蕩的走廊上。耳朵聽見背後傳來的歡笑聲和唱歌聲、眼角撇見人們暢飲美酒和美食的畫面。她卻再也無法用以往的角度去看待這幅和平的景象。

  這一刻,艾莉森眼眶中的眼淚潰提了。

  她沒有哭出聲音,淚水卻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史黛芬妮.艾莉森自八歲時便下定決心成為戰機飛行員。

  史黛芬妮.艾莉森自加入空軍學院以來,面對軍隊發下得戰帖,克服了種種不公平的待遇和困境。

  史黛芬妮.艾莉森自踏入戰場後,成功完成各種艱難的任務,得到了其他人的尊重。

  她證明了自己,證明了女性也有能力擔任被視為男人的職位。

  然後呢?

  史黛芬妮.艾莉森無法繼續思考下去……

  然後呢?

  在這一條夢想道路盡頭所成就的,難不成僅僅是將死亡帶給其他從未蒙面過的他人嗎?

  在這一條夢想道路盡頭所等待的,難不成僅僅是將自己帶往罪惡感的深淵嗎?

  或許,除了艾莉森本身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畢竟,這從來就不是一則勵志的故事。















飛行員的故事(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56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南雲桅上
先卡個位!
看開頭比較好奇的是,該不會真的有這麽一篇專訪吧XDDD

03-28 12:27

歷史謎團
謝謝南雲桑的來訪QAQ(飛撲
有類似的例子wwwwwww03-28 12:47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去你的規定(揍)

03-28 12:35

歷史謎團
(瘋狂揍!!!03-28 12:47
大盾傑克
Yes, Fuck the rule

03-28 12:52

歷史謎團
Yes we can!(來錯棚03-28 22:59
泫夜
大環境下的小人物
天象的變化,牽動著人們的生離死別
其實沒記錯的話,很多上過戰場的士兵們都要去看一下心理醫生,戰爭也是衍生出了許多病症
總歸一句,我們都是無能為力的平凡人ˊwˋ

03-28 12:53

歷史謎團
我們都是無能為力的平凡人QQQ03-30 22:50
姜賢
戰爭的創傷是很強烈的
只要自己了解所擊倒的敵人背後的故事
罪惡感就會油然而生

03-28 12:53

歷史謎團
只有自己能克服阿...03-30 22:50
基金會
讓我猜,她不是就是退役就是可能因為PTSD而有可能自盡

03-28 13:10

歷史謎團
確實是這樣呢><!03-30 22:50
Sword
炸彈與導彈離開飛機時,按下按鈕的手指沒有特別的感覺,敵人不在眼前,聽不到敵人子彈,掠過身旁的聲音,聽不到槍響與爆炸聲,只有訊息傳來:命中目標,當看到敵人在火焰中掙扎著時,那個恐懼才會顯現,親手奪去生命的感覺...,殺人......

戰爭能帶來什麼,輝煌與勝利的榮耀?,國家驕傲?不,只是帶來仇恨與破碎的生命

03-28 14:07

歷史謎團
悲傷QQ04-01 11:59
BravoSierra26
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個人是數據

戰場上就是你死我活,套一句忘了是克里斯.凱爾還是誰講過的話「你是要槍殺一個少年自殺炸彈客,還是要看新聞裡恐怖份子炫耀今天又炸死幾個『你的』弟兄」

髒活總要有人幹,怕髒當什麼軍人

前1st.SFOD-D指揮官,在森蚺行動中擔任AFO Wolverine小隊長的Pete.Blaber就說過,如果他沒志願從軍一定會變成漠視人命的反社會份子,因為一個好的軍人心裡一定住著一隻牧羊犬,他自認為在各方面超越那些羊(國民),而他的職責就是不擇手段幹掉那些狼(惡意殺死國民的人)

03-28 14:35

歷史謎團
很好04-01 11:59
天城家家主
「Here is star one ,ready to attack ground of target.」
「Bombs Away. Three,two one⋯now!」
「Bullseye!,repeat,Bullseye」
「Here is headquarters
,star one,Bravo Zulu!now,RTB!」
「Copy that!」
我在寫什麼~

03-28 19:24

歷史謎團
不...不知道03-30 22:49
光陰LD
有種莫名的深刻感w薑還是老的辣(?)

03-28 19:42

歷史謎團
居然wwww03-30 22:49
辰霦
戰爭就是那麼的殘酷,雖然沒有經歷過,但看到那麼多的電影和小說,總會讓人感受到戰爭的殘酷,希望重此無戰事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唉…

03-31 15:50

歷史謎團
唉唉,沒辦法啊....04-01 11:59
怒目少年
樓上英文的翻譯:
這是星星一號,準備攻擊地面目標。
炸彈投下。三,二,一,轟!
擊中目標!回覆,擊中目標。
這是總部,星星一號,做得好!現在返回基地。
收到。

04-04 07: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不思議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60)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福爾摩沙系列 (7)

未分類 (288)

henry881025大家
ㄇㄉ開學 我不要早八 讓我寫小說好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