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我與吸塵器的點點滴滴(03)(修改後重發)

作者:白蘿蔔│2018-03-27 01:23:13│贊助:8│人氣:215


  「……為甚麼席燈會沒有太陽?」趴在列車的玻璃上,蓮生望向外頭不斷向後倒退的景色。他與大叔兩人所搭乘的列車這才剛駛離席燈的國界,外頭的天空就一下子明亮了起來,絲毫看不出在上一秒鐘其實車外還是全然的黑暗。

  席燈是個沒有白晝的國度。這點蓮生在來到這個國家的第一天便知道了,但他卻一直沒有機會去問「為甚麼」。在這裡的生活有太多、太多值得他注意的新奇事物了,況且席燈的城市總是燈火通明,沒有陽光似乎也並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

  「你是來自白天的旅人嗎?」若有誰來到席燈,當地的居民肯定會掛著友善的笑容拍拍對方的肩膀:「就讓我來告訴你,永夜的好。

  是的,就是如此樂觀的天性讓席燈人即使身處黑夜,也能保有光明。

  「嘛,實際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叔翹著腳、埋首在報紙新聞中,漫不經心地回應,「不過很多學者都在研究這問題,到現在也沒個定論。

  他隨手取了片餅乾,兩三口塞進嘴裡後繼續道:「反正沒有太陽也沒啥差別,日子照樣能過不是?

  ……是沒有錯。蓮生默默地想。但身為一個曾經生活在白天的人,席燈這樣的「異狀」,總讓少年覺得哪裡不對勁——或許就是不能習慣吧,本能上就覺得怪異。

  「我們的目的地啊,叫做日不落。」不知是否看穿蓮生的想法抑或是他僅是隨口一提,道格拉斯繼續口含食物、模模糊糊地說道:「那裡跟席燈剛好相反,是個見不到月亮的國家。

  ……咦?」還有這種事?
  蓮生被勾起了好奇心,從窗外的景色中回過神、一雙亮金色的眸直直望向道格拉斯,明顯就是在期待對方近一步的說明。

  「到了就會知道了。」然而道格拉斯卻似乎並沒有打算說明的意思,只草草丟了句便繼續他的閱讀了,直接將蓮生晾在原地。甚至他還像是驅趕蒼蠅一般地擺了擺手,似乎是表示「不要來吵我」的意思。  

  蓮生不知怎麼地,忽然想起也同樣在旅館工作的維洛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道格拉斯是個討人厭的大叔。

  ……大概是吧。

  見道格拉斯是真的很認真地在閱讀報紙,蓮生自然也不會再白目地去煩他,安安靜靜地從椅子上起身,走到車廂別處閒逛——他們的這趟列車之旅據道格拉斯所述可得持續個好幾天呢。

  車廂內的牆上掛著一張印刷的地圖,上頭畫著瑪因大陸的北陸並標示了每一個這班列車會經過的國家與城市。他們現在所在的國家叫做流光,是一個和蓮生原本世界有些相似的地方。

  根據車廂內提供給旅客的旅遊手冊上的資訊,流光是個相當熱門的觀光景點。他們有屬於自己的文化與信仰,亦有其獨特的建築風格、樂器、藝術等,與鄰近的席燈、森之心都截然不同。

  對於大多數非流光出身的人來說,它是一個充滿神祕氣息的地方。
  曾有人說過,比起飄在空中的天空之城,流光更像是恍若與世隔絕。在這裡雖仍能見到來自外界的人、事、物,狀似自然地進入流光人的生活裡,但卻無法與其相融合;你可以見到斯莫克的科技製品被握在一名身穿流光傳統服飾的男性手裡把玩,熟練地拆卸其中零件,也能見到街道上形形色色的旅人,帶著來自不同地方的氣息自在穿梭,驚艷地打量流光獨特的木造建築。

  但無論這些事物於流光出現得再頻繁,它們仍永遠都不會成為「流光」。

  流光、流光。
  猶如水波中流轉而閃爍的光彩般絢麗奪目,亦指如流水般逝去的時光。
  流光就像是華麗而用色濃烈的繪卷,描繪著帶著神祕氛圍的荒誕故事,待畫卷被一點一點地展開才使人得以窺見其丰采。人們隨著它的牽引而逐步向它前行,耽溺其中,帶著期待的不斷將畫卷延展;待回神後才會赫然發覺,那如夢似幻的畫中世界,遙不可及。

  列車停了下來。
  隨著厚重的腳步聲響起,幾名身穿制服的軍人走了上車,開始逐一檢查每名旅客的證件。蓮生將自己的護照準備好並握在手裡,小心翼翼地打量起這群上車的軍人。他們身上的服飾與自己有些相像之處,但大抵上仍是不同的;他們禮貌而疏離,要求旅客取出證件配合檢查的態度卻是不容質疑而強硬的。窺見他們的佩刀,蓮生下意識地也摸了摸自己的腰間——熟悉的堅冷觸感此時不知為何令他升起一股緬懷之感。

  「曉(あかつき)蓮生(れい)?」檢查蓮生證件的軍人見到上頭名字時挑了挑眉,特別抬頭看了他一眼,又打量了下他的打扮。

  對方似乎對自己很有興趣……蓮生困惑地蹙起眉頭,隨著對方的視線也跟著看了自己身上一遍,卻沒發現甚麼異狀。

  見他單純的反應,年輕的軍人笑了笑,以戴著手套的手指了指自己胸口繡著的文字——藤原 零れい)。

  ……啊、是這樣啊。
  蓮生這才明白過來對方的意思,但同時也有些侷促,不知該回應些甚麼。

  ——真是好巧?
  他並不覺得這是對方想要聽到的——事實上,從他所感應到的情緒當中,蓮生並不認為眼前的這名軍人對自己有多大的興趣。自己在對方眼裡其實與剛才他所檢查的許多旅客都是一樣的,都與他毫無瓜葛。

  明明沒有絲毫關心之意,卻仍然要掛著微笑噓寒問暖。
  為甚麼人要活得這麼辛苦呢?

  若說是禮儀……
  倘若禮貌並非發自內心,源於對對方的尊重和崇敬而生,反而淪為某種制式化的儀式,那它真的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這樣的問題一直都是蓮生所困惑的。
  但即便如此,他至今也從未得到過答案——一個能使說服自己並使自己認同的答案。

  他看這世界的角度很純粹。
  或許是因為面對的一直以來都是事物最真實的一面,因此蓮生總能以真誠到不可思議的態度在看事情。

  沒有多餘的彎彎繞繞,沒有任何迴避的餘地。
  他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是那麼地澄澈,筆直注視著隱藏於虛幻中的那份真實而未曾迷失。

  面對真實——無論是面對真實的自己抑或是他人的真實,都注定是一條十分艱辛而充滿掙扎的路。

  有人說,真實是醜陋而不堪的,在挖掘它的過程中,你註定會遍體鱗傷。
  但蓮生並不這麼認為。面對真實所帶來的痛楚,不過是源自於人們早已習慣謊言所帶來的平和,因而一時無法承受事物原先的樣貌與他們想像得並不一樣。

  就彷彿久居於黑暗的人,忽然被要求走到正午的烈日之下,任誰都會承受不住的。
  ——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背著光而行。

  明明藤原就在自己面前站著,但蓮生卻又習慣性地進入了自己的小世界裡開始沉思,幾乎將外界的一切刺激都排除在外。

  而面對沉默下來的蓮生,從頭到尾一直注視著他的藤原,面上雖仍掛著微笑,但卻似乎悄悄地變了味。

  他顯然不打算再繼續逗留下去,僅低頭自行簡單核對了蓮生的基本資料以及出入境目的後便將護照合上,遞還給他。

  「旅途愉快。」不忘向少年點頭致意並友善笑笑,藤原拉了拉帽沿將軍帽壓低,旋即回身邁開大步,俐落穿過眾多旅客的座位回到隊伍當中。

  藤原行走的姿態十分挺拔,昂首闊步行走於車廂內,一如其餘進入車廂的軍人一般,與受檢的旅客們形成強烈對比。

  他們軍靴敲擊於地面的聲響不疾不徐,就如他們跨出的步伐——整齊劃一,沒有半分猶疑,不會為任何事物駐足。他們或許親切詢問你的出入境目的、或許和藹地祝福你「旅途愉快」,可他們其實並不在意你是否真的感到愉悅。

  就好像……你也從來不會關心他們一樣。
  你們只是萍水相逢、不得不在命運的安排下見面,僅此而已。

  你與他之間明明沒有任何關聯,卻仍要以禮相待,完成一場沒有心的交流。

  『抱歉,請讓我看看你的護照。』
  『謝謝你的配合。』

  這場對話中,從來就沒有人真正地感到抱歉和感謝;低下的頭,也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毫無波瀾的眸光。


  在最後一名軍人離開車廂後,車廂內原先有些沉靜壓抑的氛圍,才又慢慢地隨著列車開動而活絡,亦開始出現一些充斥著繽紛色彩的聲音——帶著真實的聲音。

  而少年仍靜靜地佇立於原地,其所散發出的沉著氣息彷彿自成一天地,沒有任何人能插入。

  流光……
  他默默地咀嚼著這極具詩意的地名,抬眸朝窗外望去——透過有些灰濛的玻璃,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卻又陌生的和式建築,與他記憶中的那道殷紅模模糊糊地重疊了起來;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們身上的穿著雖與他記憶中的不太一樣,但卻仍隱約能窺見相同的影子;還有、那個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男性……

  流光,意指如流水般逝去的時光,但此刻它卻恍若重現。
  明明在來到這個世界後,蓮生已經有好一陣子不曾憶起「家鄉」了。但不知為何,他忽然間莫名地感到惆悵,卻不知其從何所起,又該從何而終。

  朦朧間,他彷彿見到遙遠的記憶裡有誰正沖著自己咧嘴微笑,雙眼瞇起像是兩彎月牙。


《我與吸塵器的點點滴滴03》 完


後記:
  想家啦。(灑花)
  我覺得這大概就是為甚麼當初他遇見松雪的時候會那麼積極的幫助他了(#)
  因為有一點想要在別人身上尋找「家」的影子ㄅQQ不過當然他現在已經認知到對方跟他終究還是不同世界的人這點了,但仍然會有一點點…一點點……嗯。

  沒有意外的話那位藤原先生之後應該會在旅行裡面出現……如果我真的有寫的話(幹)
  這章節好像跟吸塵器沒有甚麼關聯。
  但是忽然間好像有找回一點點的文藝細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回到過去那個寫文強迫症的狀態,在寫完之後又跑回來修,結果新增了一大堆東西,搞得說要早睡的我根本就還是熬夜了(。)
  但補完我自己是覺得很充實的。總覺得自己更接近蓮生這個角色了QQ

  同時也談到了一些我自己覺得滿有意思的議題XD
  我必須先說,雖然蓮生有某部分是我自己的投射,可是並不是完全一樣的。

  他是個十六歲的少年,能想的其實並不多。
  他只是憑著天賦能直擊「真實」,但不代表他可以面對虛假仍游刃有餘。事實上,他比誰都還要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虛假。他的觀念滿死的——真實就是真實,為甚麼還要躲在虛假的謊言背後呢?

  所以才有了那一句「從一開始就不該走入黑暗」。
  但他並不知道(或者是說沒想到過),不是每個人都和他一樣生來就幸運地得以直視那份耀眼而扎人的陽光;多數人都是在他所認定的那個「黑暗」中掙扎、成長的,甚至對他們來說,那就是他們的「真實」。

  嘛,好像說了很多奇怪的話(X)。
  總之大致上是這樣,請各位以後多多指教啦。
  

 出場角色:弓道少年-曉 蓮生(點擊連結進入)
       P.S.他不叫做蓮霧,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4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烏托邦

留言共 1 篇留言

阿欷
我以為他看到列車會HEN害怕的,原來他看過列車嗎?!

03-27 21:10

白蘿蔔
沒、沒看過QQ
但是看過車子啊!(大聲03-28 21: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ilvia08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與吸塵器... 後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12344888各位讀者
預告之夜到來,怪盜究竟是否有所行動?都市懸疑奇幻《魔都妖探》等你一探究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