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句情組合大作戰】《雪夜中的真相:為生者獻上祝福》01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18-03-25 23:24:38│贊助:12│人氣:241

※本篇為《自由象限》大型活動【句情組合大作戰】活動文




隊伍名稱:嗑了很多組

隊伍成員及作品連結

LanTern  - 《雪夜中的真相:為生者獻上祝福》


隊伍投稿的句子

1.天啊嚕,上頭條啦!  V
2.地上插滿了菜刀
3.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妳的鼻毛


故事中使用的句子

1. 你不踏出這步的話那你就後悔吧  V
2. 平行時空的自己
3. 你別想了,妹妹是我的!  V
4. 熟透了,就爛了起來
5. 我愛妳,讓這句話做我最後的話
6. 粉紅色雙馬尾大猩猩出現了!   V
7. 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   V
8. 燦爛的光影總是會在我眼底模糊
9. 愛是溫柔卻又像荊棘般刺人的棘
10. 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V
11. 你的腦子忘在奈何橋上嗎?





提昂篇:《雪夜中的真相:為生者獻上祝福》01



 
  提昂還是氣到不行。
 
  那個從外地來的傢伙真的以為大家都是笨蛋?
  他只在瓦倫鎮多停留一天,就那麼剛好,伊琳偏偏就選在這天莫名其妙死在自家門口?活見鬼的,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
 
  不論其他人怎麼臆測猜想,提昂還是堅持自己的見解:那個外來者不曉得在哪裡看上伊琳的美色,心生歹意,夜裡偷偷跟著人家女孩子回家,而伊琳寧死不從,那傢伙一氣之下便把人給推出窗子。
  就是這麼簡單,白痴都看得出來。
 
  沒馬上把他吊死都算客氣了,那傢伙竟然還敢口口聲聲指稱那是冤枉。
  提昂第三次點起煙斗,大口吞吐著,但菸草的氣味卻還是沒辦法讓他的心情平靜下來。
 
  「別再敲了。」守望團老前輩羅西頭也不抬地說。
 
  「啊?」
  眼下整個守望團辦公室只剩下兩個人,提昂認為他是在對自己說話。
 
  「你的手指。」
 
  「噢,抱歉。」
 
  原來提昂的手指從剛才開始就不自覺地敲著桌面,這是他激動時的習慣動作,怎麼改也改不掉。
 
  「別想了。你就算把自己氣死,威夫家的女兒也不會起死回生。」羅西抬起眼皮,盯著他看。
 
  「怎麼能不想?伊琳還那麼年輕,都還沒嫁人就死在這種雜碎手上,我真恨不得一箭射穿他那沒人性的心臟……」
 
  「團長不是已經說過,等風雪稍息咱們就會押送他去羅古鎮受審?」
 
  「審個屁!要我說,咱們直接把他給吊死得了,也好給約……給伊琳的親人朋友們一個交待。這案子人贓俱獲、證據確鑿,還用得著審嗎?」
 
  「用得著。」
 
  羅西還來不急回答,這狹窄辦公室的門便被推開,發出一陣尖銳的聲音。
  從外頭進來的人脫下覆雪的斗篷,甩了幾下,掛在門後的鐵鉤上。
 
  「審判是王國規定的,動私刑被發現我們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這我跟你講過不下八百次了,提昂,你有空老想著要把人吊在廣場上,不如來給這扇爛門上油。」
 
  「喲,羅西老哥!咱們的粉紅色雙馬尾大猩猩出現了!等等,對不起,團長,對不起啦,別拔劍、別拔劍——」
 
  守望團長蘇珊女士惡狠狠地瞪著逃到牆角的提昂,還劍入鞘。
 
  「下次再被我聽見你嘲笑我這高貴典雅的髮型,我就先把你吊到廣場上去,聽見沒有?」
 
  蘇珊女士身材魁梧、肌肉結實,比大多數男人都還要高壯,在加上謹慎的處事態度,擔當守望團長自然是沒人有異議。只是她最近卻喜歡上時下姑娘們喜愛的粉紅色連身裙,還總是將她那頭乾硬的褐髮紮成以可愛為賣點的雙馬尾,這對守望團絕大多數的團員來說都是視覺上的折磨。
  如果是希寧換上這身裝扮,一定會非常迷人,但穿在蘇珊身上可就讓人難以恭維了。
  所以一些年輕團員私底下給她取了一個粉紅色大猩猩的綽號,不過實際上敢在台面上這麼叫她的也只有提昂而已。
 
  「下次不會——讓妳聽到。」提昂小聲補上後面那句話,走向雜物櫃。
 
  給門上油這種雜事通常是新人的責任,而在半年前瓦尼加入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碰雜物櫃了,但眼下他覺得自己還是找點事情來做比較好。
  他很快就發現油罐裡僅存的油已經被這天氣給凍乾,只好嘆了口氣,穿起他厚重的斗篷,認份地拉開那扇刺耳作響的門,走進風雪之中。
 
 
  §
 
 
  「你不踏出這步的話那你就後悔吧。」
 
  提昂大聲說,跟在他身後的約比夫央求著他小聲點。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小喬。」提昂走過翠綠的草地,手上拎著的野兔不住晃動,「你喜歡伊琳就去告訴她呀。大家不都這麼做?」
 
  「這……這不會太唐突嗎?」
  提昂身材高大,他又刻意走得很快,約比夫得用接近小跑步的步伐才跟得上他。
 
  「唐個屁,等她被哪家的公子追走,你才知道什麼叫唐突。男人就是要果決、俐落、乾脆,真是的。你平常明明很爽快的,怎麼現在變得這麼小家子氣?」
 
  約比夫嘆口氣,沒有回答。
 
  兩人已經回到瓦倫鎮中。這回難得由提昂帶頭穿梭在屋舍之間,平常走在前方的總是約比夫。
  約比夫加快腳步,與提昂並肩。
 
  「不說我了,你呢?」約比夫斜眼看著提昂。
 
  「我怎樣?」提昂抬起眉毛。
 
  「你有沒有看上哪家的小姐呀?我別的沒有,就有一個在鎮評議會裡的老爸,至少替兄弟媒親這點我還做的起。」
 
  「哈,」提昂爆出大笑,「別傻了,你是要我談戀愛?只要繁衍後代不就好了?下回去羅古鎮我多去幾趟窯子,不用你費心。」
 
  「……姑且不論你這句話裡天大的問題,退一萬步來講,提昂,就算你去窯子,生下的小孩可沒辦法冠你的姓氏。」約比夫沒好氣地說,「這點你可別忘了,延續家族這檔事可是落在你肩上的責任,希寧池早有一天會嫁出去——」
 
  「你別想了,妹妹是我的!要娶希寧,先真劍比一場,打贏我再說。」
 
  「我有時候真分不清楚你的身份到底是哥哥,還是溺愛女兒的老爸。」
 
  「反正我爸早死,這兩個身份對我來說又沒什麼差別。噢,說人人到,希寧——」
 
  剛剛才對約比夫說男人應該「果決乾脆」的提昂,現在正對站在對面街口的妹妹膩聲揮手,眼裡滿是疼愛。
  跟希寧在一起的那群女孩們訕笑起來,而希寧本人則是面色死灰。
 
  「真是的,這小妮子又跑走了……哎呀,最近在街上碰到她都裝得不認識我的樣子,用不著這麼害羞的嘛。」
 
  「那不叫害羞,叫做尷尬。」約比夫公正地說。
 
  「別傻了,跟大哥在街上碰面哪會尷尬?」
 
  「有你這種大哥就會……」約比夫揉了揉太陽穴,「……你可別做傻事啊,提昂。」
 
  「傻事?你這話什麼意思?」提昂問道,目光依然看著妹妹的背影。
 
  「……不,算了,當我沒說。快過去吧,你再這樣希寧會尷尬到死掉的。」約比夫向對面的希寧獻上最深的同情,伸手拍了拍提昂寬厚的肩膀。
 
  「對了,你的事最好快點。」提昂不懷好意地說,向約比夫擠眉弄眼,用下巴點了點希寧的後方。
 
  跟希寧在一塊的那群女孩之中,出落的最漂亮的正是伊琳,黑髮如絲,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即便在那一群女孩之中也分外顯眼。
  此時她也跟其他女孩一樣,帶著笑意看著希寧當街喊她的大哥。
 
  提昂看見約比夫的耳根紅了。
 
  他哈哈大笑,向老友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走向對街的妹妹。
 
 
  §
 
 
  「賀老闆,我要買點油。」
  提昂踏進離守望團辦公室兩個街口的小店,將肩上的薄雪拍掉。風雪還是很大,但比起昨夜已經小了不少。
  
  「午安,提昂大人。」小店店主賀老闆起身相迎。
  這間以轉售廢棄木材、鐵材為主的雜貨店並沒有門,而是用厚重的山鹿皮作為簾幕遮掩大雪,本來就矮胖的賀老闆更是穿得像顆球一樣。
 
  「別別別,賀老闆,別叫我大人,怪不自在的。」提昂笑著說道,將油罐遞給他。
 
  「什麼話,這種天氣還得在外頭巡守,守望團的每個人都值得一聲尊敬。」
 
  提昂不曉得該不該告訴他自己今天上午都待在守望團辦公室。
 
  「尤其是……昨天又發生了那件事兒,真是辛苦你們啦。」賀老闆的臉色黯淡了下來,「可憐的老威夫,就這麼一個女兒。天曉得他會多難過。」
 
  聽到這話,提昂倒是感到有些意外。
 
  「想不到你已經知道了,賀老闆,消息真靈通。」
 
  賀老闆搖搖頭,「這當口大概全鎮子的人都知道囉,能讓那些婆婆媽媽在這種鬼天氣還出門串門子的唯一動力,恐怕就剩八卦了。唉,這種慘事,我倒希望傳得慢些才好。你們把那外來的傢伙關在哪兒?」
 
  「我們請安妮夫人撥了個沒有窗戶的房間給他,還讓兩個弟兄守在他門外,這天氣將他關在地牢會凍死的。」提昂嘆口氣,接過賀老闆遞回來的油罐,補上一句,「我倒是希望他就這麼給凍死才好,團長就是太過慈悲。」
 
  「你們已經……我是說,確定是他下的手嗎?那個外頭來的傢伙?」賀老闆悄聲問。
 
  「還有其他可能嗎?」提昂忿忿說道,「哼,那傢伙看上去就不是個好東西,你也知道,這種傢伙就是喜歡用下身那條軟蟲思考,而那伊琳長得又確實是相當好看。唉,可惜了這麼一個好女人,就算面對生命危險還是抵死不從,這份骨氣就連咱們男人也未必有。」
 
  「上神保佑……」賀老闆喃喃說道,手在胸前比了個聖印。也不曉得是在對伊琳的骨氣表達尊敬,還是對這起可怕的謀殺表示畏歎。
 
  提昂又忍不住回想起伊琳的身體躺在白雪中的樣子,不禁出了神。小店舖頓時陷入一陣沈靜。
 
  「提昂大人,我方便請問一個問題嗎?」賀老闆戰戰兢兢地道。
 
  「嗯?當然,儘管問,賀老闆,儘管問……」提昂心不在焉地說。
 
  「這消息現在傳得沸沸洋洋,有人說那女孩兒是被刀子刺死的、有人說是被勒死的,甚至還有傳聞說她躺在血泊中,全身是傷……大人,她究竟是……?」
 
  提昂搖搖頭,「她是摔死的。」
 
  「摔死?」
 
  「從二樓的天台墜落到家門前。我們趕到的時候她就仰躺在深雪裡頭,除了後腦摔碎了以外,其他地方都沒有傷痕,看起來就像在雪裡睡著一樣……」
 
  「上神啊……那孩子的遺體是誰、是誰發現的?」
 
  「伊琳的父親,賀老闆,發現的人就是伊琳的父親威夫先生。」
 
  賀老闆的臉色慘白,三分驚恐、三分悲痛、三分同情。提昂記得賀老闆和威夫交情甚佳,與其說他是為伊琳難過,也許他更同情那個晚年喪女的友人。
  提昂也不禁垂下目光。
  
  「唉,說來也真殘忍,一大早睡醒打開大門,就看見自己的女兒死在門外。這任誰都撐不住吧……」
 
  「不是的,提昂大人。」賀老闆連忙搖頭,「威夫先生昨天並不在他家裡。」
 
  「什麼?」提昂皺眉。
 
  「他昨夜在我那兒跟我喝酒呢,那瓶酒還正巧就是他女兒送的。昨天夜裡雪太大,再加上咱倆都有點醉了,我就讓他在我那兒住一晚,今天清晨才和他分別的。」
 
  「什——慢著,賀老闆,你的意思是,他從你那兒回去後,才在自家門口看見伊琳的屍身?」
 
  「唉,我是這麼想沒錯,上神保佑喔……」
 
  「咦?那威夫太太呢?她也跟你們一起飲酒?」
 
  「不不不、當然沒有。」賀老闆連忙搖手,「我孤家寡人一個,怎麼好意思邀請人家夫人來家裡喝酒?只有威夫先生,聽說夫人最近身子不大好,很早就睡了。威夫先生是安置了他夫人入睡以後才過來我家的,那時候雪還沒那麼大呢。」
 
  「怪不得。」提昂點點頭。今日稍早他們到伊琳家裡去的時候也沒有見到女主人,一開始提昂還覺得奇怪,自己女兒身亡怎麼沒有露臉。若是身體不好,在這大雪天留在屋內就說得通了。
 
  「哎呀,提昂大人,你看看我,明明你們現在正忙的,我還纏著你問東問西。」賀老闆似乎想起來提昂這次過來的原因,連忙起身,客氣地說。
 
  「不要緊。其實我被禁止介入這次事件,正好閒得發慌。」提昂露出苦笑。
 
  「禁止介入?為什麼呢?」
 
  提昂聳聳肩,「因為我想宰了那外頭來的傢伙,替伊琳報仇,咱們的團長怕我不小心失手真的把他給殺了。」
 
  賀老闆似乎分不出他是不是在開玩笑,陪著笑了幾聲。
 
  提昂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拎著的油罐還沒付錢,「喏,賀老闆,多少錢?」
 
  「哎,不用錢,大人,不用錢。」
 
  「那怎麼可以——」
 
  「可以的。就當作賣給守望團一個人情吧,我跟那小姑娘談不上有什麼交情,但還是請你們,替威夫先生的女兒討回公道。」
 
  提昂心中一凜,忍不住低下頭,「必不辱命。」
 
  在賀老闆送客的聲音中,提昂拉開店舖的布廉,重新回到風雪之中。
 
 
  他踩著深深的積雪、挺著強風,朝不遠的守望團辦公室邁步前進。
 
  剛剛與賀老闆的一翻談話,更加深了他對於這次事件的責任心。
  很多人在為伊琳悲痛,也有很多人替失去女兒的威夫家心痛,既然團長禁止他介入這次事件、禁止他接近嫌犯,那他只就用其他的方法來撫慰那些難過的人吧。
 
 
  §
 
 
  門上的鈴鐺作響,櫃台上的婦人連忙抬起頭。
 
  「歡迎,要添購斗篷外襖還是縫補衣物——原來是你啊。」
 
  「妳對待客人和對待親兒子的態度也差太多了吧。」提昂對自己的母親埋怨。他將被雪打溼的斗篷脫下,丟在櫃台的小桌上。
 
  「你對待親媽的態度也不遑多讓。」提昂的母親瑪麗反駁。她拿起那件厚重的斗篷,用粗繩掛起來。
 
  這間店不比剛才賀老闆的店面大多少,天花板上掛著無數的斗篷長袍,店裡瀰漫著提昂早已經習慣的霉味。
  提昂父親早死,在他獲選為守望團隊員之前,家計的主要來源都是母親經營的這間斗篷店。自從家計重擔落到提昂肩上之後,這間店的業務規模也縮小了不少,現在以替附近居民修補衣服為主。
 
  「你現在不是正在當班嗎?怎麼突然回家?吃過沒有?我記得鍋子裡還有點湯,給你弄一點?」瑪麗連珠砲似地發問,但好像也沒真的想要提昂回答,只見她快步走進店面後方的起居室。
 
  「有事出來一趟,剛好經過,進來取個暖。」提昂語焉不詳地說,跟著母親走進後頭。
  他其實是專程回來的,但沒必要解釋給瑪麗聽。
 
  起居室裡頭擺著一張木桌,那張桌子本來是要用來作為餐桌的,但上頭終年堆放著客人委託的衣物。
 
  坐在桌邊縫縫補補的,正是提昂的妹妹希寧,他看見提昂入內,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大哥,你怎麼……」
 
  「認真點,別偷懶啊。」提昂揉了揉妹妹的頭髮,拉開另一張椅子坐下。
 
  平常希寧被這樣對待,總是會悶著聲抱怨,但今天卻相當安靜。仔細一看,她的眼睛還有些浮腫。
  提昂大概猜得到原因,他在心底嘆了口氣。
 
  「大哥……那件事是……真的嗎?」她囁嚅問道,聲音彷彿脆弱到一碰就會消散,讓提昂心疼不已。
 
  提昂知道妹妹在問什麼,只能點點頭,「嗯」了一聲。
  希寧的眼淚滾滾而落,低下頭,哽咽出聲。
 
  「唉,那個可憐的孩子,那麼惹人疼,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瑪麗將燉湯放在提昂面前,難過地說,「我聽其他人說,是那個外來者下的手?叫做什麼來著……凱瑟?」
 
  提昂點點頭,「我們跟安妮夫人借了間房間關押他,等雪勢稍小,就會押他去接受審判。」
 
  「審判又有什麼用呢?就算將他處死了,威夫家的女兒也活不過來了。」瑪麗別開臉,嘆著氣道,「只希望他們夫婦能挨過去才好,我不敢想像他們會有多難過……葬禮辦在什麼時候,提昂?決定了沒有?」
 
  「那不是守望團負責的事。」提昂聳聳肩,「我們是可以聯絡一下評議會,請他們幫忙。過幾天吧,現在情況還很混亂……」
 
  瑪麗又嘆了口氣,走到女兒身後,溫柔地順著她的髮絲。
  「小希,等這事情稍緩,我們去給她獻個花吧。她平常那麼照顧妳……唉,上神保佑。那孩子昨天還有來家裡呢,還是一樣那麼漂亮,誰知道會發生這種——」
 
  正在喝湯的提昂被嗆到。
 
  「伊琳昨天有來?」他擦了擦嘴角,詫異地問。
 
  「是啊,她母親有一件袍子在這兒,她過來取回去,還跟小希聊了會兒天呢,就坐在你那位子上。」
 
  一想到伊琳昨天曾坐過這裡,提昂感到一陣五味雜陳。
 
  「那孩子昨天看起來情緒很低落,悶悶不樂的,所以我很在意。本來還想著下次遇到威夫太太的時候提一下的。」
 
  提昂眨了眨眼,這倒讓他感到意外。
  雖然他的死黨是伊琳的戀人、妹妹是伊琳的摯友,但他本身卻和伊琳並不熟識。可是在他的印象中,伊琳總是掛著和煦的微笑,要想像她悶著臉的樣子還有些困難。
 
  「她最近一直這樣。」從剛才開始就沒說話的希寧輕聲說,她抬起手擦了擦眼淚,聲音還有些鼻音。
 
  「為什麼?多久啦?」瑪麗問道。
 
  希寧吸了吸鼻子,聳聳肩,「好幾天吧。她不願意說原因,只說她自己會處理。」
 
  提昂心底感到一陣疑惑,因為希寧說的這件事跟他所知道的版本不同。不過提昂倒也不急著求證。
 
  「伊琳一向都是這樣。」希寧皺了皺哭得通紅的鼻子,「她不願意說的,不管怎麼逼她都不會說的。」
 
  「是啊,她看起來那麼好看,性子卻倔得要命。」瑪麗附和,「以前威夫太太常常說不曉得她生的究竟是女兒還是兒子呢。」
 
  也因為這脾氣,才會被男人從窗邊丟下來。提昂在心裡默默說。
 
  他看著梨花帶淚的妹妹,忍不住感到怒火中燒。
  作為一個和伊琳沒什麼交集的守望團員,提昂除了作為同鄉的情義和正義感使然以外,之所以會對這場兇殺這麼氣憤,很大一部份是因為這點。
 
  凱瑟在外頭要殺多少人他都沒意見,但他這次害得提昂在乎的人難過,那這個陌客就得付出代價。
 
  至於提昂在乎的人——瑪麗和希寧是,約比夫也是。
 
 
  瑪麗拾起提昂吃空的碗,放進一旁的水桶,然後回到前廳顧店。
 
  「你要出去的時候換一件新的斗篷吧,別穿那件濕答答的,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們家裡最不缺的就是斗篷。」
  她臨走前說道,提昂則高聲應了一聲。
 
  確定瑪麗聽不到以後,提昂看著妹妹,悄聲問道,「希寧,我問妳一個問題,妳知不知道約比夫和伊琳在……在……」
 
  「在約會?」希寧抬起目光,微腫的眼角還掛著淚珠。
 
  「所以妳知道這件事。」提昂用的不是問句。
 
  希寧聳聳肩,「我猜出來的,伊琳擅長很多事,撒謊並不是其中之一。」
 
  「還有很多人知道嗎?」提昂問。
 
  「我知道,看樣子你也知道——」希寧側頭思索,「我想應該就我們兩人吧?為什麼這麼問?」
 
  提昂嘆口氣,「大家都會去威夫夫婦家裡哀悼、與他們分擔傷痛,作為伊琳最好朋友的妳,也能夠放肆地宣洩這份悲傷——」
 
  「——但是約比夫沒辦法,因為沒有人知道伊琳是他的戀人。」希寧低聲替提昂說完,「大哥,你去找過約比夫了嗎?」
 
  提昂搖搖頭。
  他很想說服自己因為事發突然,所以他還沒辦法騰出時間陪伴自己的老友,但他卻在守望團辦公室枯坐了一個早上。
 
  並不是不行,而是不敢。
 
  提昂害怕見約比夫,害怕看見老友受到折磨,害怕看見老友因為失去摯愛而崩潰。
  光是念及此處,提昂就心如刀割。
 
  希寧伸手過來,溫柔地握住提昂。她的手很小、很軟,就像提昂過去牽著她到處亂跑的時候一樣。
 
  「你不去嗎?」她輕聲問。
 
  提昂露出苦笑,他明白妹妹的意思。現在正是約比夫最需要他的時候。
  他輕柔地握了握妹妹的手,然後站起身,從長桌上拿了一件斗篷,披在身上。
 
  「我現在就去。」
 
 
  §
 
 
  提昂站在約比夫家門前,舉著手,猶豫了好幾分鐘卻還是不敢敲門。
  他甚至不知道約比夫街接到消息了沒,如果得由提昂告知他這個惡耗——
 
  「哎呀,這不是提昂嗎?」
  他身後傳來詫異的聲音,嚇得他跳起來。
 
  「赫、赫門太太」
 
  「怎麼啦?站在我家門前做什麼?」約比夫的母親笑了笑,上前開門,「外頭那麼冷,別呆站在這兒。進來吧,喝杯茶暖暖身子。」
 
  提昂只好跟著赫門太太進門,大門一關上,屋內溫暖的空氣讓他忍不住放鬆身體。
 
  赫門先生是瓦倫評議會的一員,他們家的房子自然也大,在這種鄉下地方,有門廳的房子並不多見。大門甚至還沒帶上,老總管就笑容口掬地走上前,接過提昂脫下的斗篷。
  門廳的一側就是起居室,提昂對這宅子的格局非常熟悉,他的童年有一半時間是在這幢莊園裡度過的。
  起居室的爐火熊熊燃燒,暖得提昂想解開衣襟,同時瀰漫著一股相當好聞的花香。提昂過去只在羅古鎮的妓院裡聞過這個味道,但卻足夠讓他印象深刻。他猜芳香油這種奢侈品,找遍全瓦倫也會不超過十個。
 
  火爐邊的搖椅上,坐著莊園的主人,瓦倫評議會會長——沃倫特.赫門。他正藉著火光,低頭閱讀一卷紙捲。
  除了黑髮隱隱染上些許白絲之外,他與提昂兒時記憶中的樣子幾乎沒有變,就算步入中年,挺拔的身材依然保養得很好,高挺的鼻樑後是一雙藍色的瞳孔,單看那雙眼睛就能知道,這個男人絕對有擔任評議會長的資格。
  
  「啊,看看是誰來了。」赫門先生聽見聲響,抬起頭,旋即露出笑容。
 
  「赫門先生。」提昂頷首致意。
 
  赫門先生站了起來,快步走向提昂,和他握了握手。
  「咱們守望團的明日之星,提昂先生大駕光臨,歡迎歡迎。什麼風把你吹來,提昂?」
 
  「我……」提昂舔舔嘴唇,「呃,我來找約比夫。」
 
  「這孩子剛才就傻楞楞地站在門口。真是的,客氣什麼,你又不是沒來過。」赫門太太笑著說,從一旁矮桌上的青銅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提昂。
 
  「對不起,」提昂接過熱茶,露出微笑,「我忘了你們家的門是用推的還是拉的。」
  
  這番話惹得赫門夫婦哈哈大笑。那並不是守望團員對評議會長夫婦時所用的語氣,而是對死黨的父母說話的口吻。
  
  「小喬在他房間。你總不會連他的房間在哪裡都忘了吧,提昂?」赫門先生揶揄道。
 
  「這我倒還記得。」提昂笑著說。
 
  「你可以順便替我端杯茶給他嗎,提昂?」
 
  「當然可以,赫門太太,當然可以。」
 
 
  提昂端著熱茶,離開起居室,朝門廳另一邊的走廊走去,前往約比夫的房間。
  
  從剛才赫門夫婦的樣子看來,似乎沒什麼奇怪的地方,甚至連稍早鎮內死了一名女孩的問題都沒有問。如此一來有兩種可能,第一,約比夫的悲痛並沒有讓他的父母察覺異樣;又或者,約比夫本人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提昂吞了口口水。雖然他這趟確實是來見約比夫,也做好了安慰他、陪他流淚的準備,但是由他親口告知伊琳的死訊,那又是另一回——
 
  「啊!」
  「——嗚……」
 
  提昂只顧著思考,卻轉過一個轉角迎面撞上一個人,他手上的熱茶灑了一地,也有些飛濺到他的衣衫。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看路——」提昂連忙道歉。
 
  這棟莊園裡頭除了赫門一家以外,還住著幾名僕人,儘管提昂和赫門家族很熟,但卻不是每個僕人都認識。
  他從衣袋裡掏出一片碎布,打算遞給對方,「茶水沒潑到你吧?如果不介意的話,請用這個——」
 
  「提昂?」一個熟悉的嗓音問道。
 
  提昂眨眨眼,他這才看清楚他迎面撞上的是什麼人。
 
  「小喬?」
  
  約比夫有些驚訝,但比不上提昂。
  提昂想像中的約比夫因為伊琳的死訊而傷心慾絕,但乍看之下他這個老友似乎跟平常差不多。
 
  約比夫接過提昂的碎布,擦了擦他用高級布匹縫製的衣擺。
  「你怎麼突然來了?」
  「我……呃……」提昂頓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你知道……你知道那件事了……嗎?」
 
  約比夫抬起眼,望著提昂,並沒有回話。
  提昂想說些什麼,但他的舌頭卻像突然打結一樣,什麼也說不出來。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覺得他這老朋友變得陌生無比。
 
  約比夫看了看提昂身後,「你見過我爸媽了?」
 
  「……見過了。」
 
  約比夫點點頭,轉身往回走,「跟我來吧。」
  
  提昂端著只剩下半杯的熱茶跟上他,走向這條走廊的深處,也就是約比夫的房間。
 
  約比夫推開門,退到一邊。
  「進來吧,有點擠,你自個兒找地方坐。」
 
  提昂探頭一看,差點驚叫出聲。
 
  這個房間他曾經非常熟悉,童年時代瑪麗生意忙的時候,他時常帶著妹妹往這裡跑,一待就是一個下午,也許除了約比夫本人以外,他就是待在這間房間最久的人了。
  但現在這裡卻讓他完全認不出來。
  
  椅子東倒西歪、床板也與提昂記憶中的位置差了至少三呎,本來明亮的窗口都被厚重的窗簾給覆蓋,地上散落無數的空酒瓶,酒瓶間的縫隙都被灰白色的羽毛和黏膩的嘔吐物所覆蓋,整間房間瀰漫著令人作嘔的氣味。
 
  提昂說不出話來,他身後的約比夫將門帶上。
 
  「你媽發現的話會把你掐死的。」提昂嘆了口氣,低聲咕噥,俯身替他撿拾那些酒瓶。
 
  「你問我『知道那件事嗎?』,是的,我知道。」約比夫的聲音平靜,但提昂卻能聽出來深處的沙啞。
 
  提昂這時才發現,約比夫下巴覆蓋一層鬍渣,眼窩也黑著一圈,眼中佈滿血絲,遺傳自父親的黑髮平時總是扎在腦後,這時卻披散在肩膀上。這是身為評議會長兒子的他過去絕對不會有的樣子。
 
  「……你沒事吧?」
  話一出口提昂就後悔了,這無疑是句廢話。
 
  約比夫跨越酒瓶和羽毛,在角落坐下,看起來他在那裡窩了很長一段間。
  「……嘖,喝完了。」約比夫晃了晃酒瓶,喃喃說道,「我剛才出去就是為了多拿幾瓶……哪,提昂,去倉庫幫我拿行嗎?你應該知道在哪裡吧?」
 
  「別喝了,」提昂嘆口氣,俯身撿起幾個空酒瓶,「伊琳不會希望看到你這樣的……」
 
  約比夫露出淺笑,「伊琳已經不在了。」
 
  「那你更不能——」
 
  「是誰發現的?」約比夫打斷提昂。
 
  「什麼?」提昂皺眉。
 
  「誰發現她的屍體?」
 
  提昂不明究理,不過還是老實回答,「伊琳的父親。」
 
  「父親……嗎?」約比夫咯咯笑著。
 
  「他們的鄰居聽到他的叫聲跑來找守望團,我是第一批到現場的人,剛好輪到留守……」提昂不情願地說。薄暮中,伊琳躺在雪地裡的情景又浮上腦海。
 
  「所以呢?守望團的結論是什麼?」約比夫問,嘴邊掛著淺淺的笑意。
 
  「我們派了幾個人留在伊琳家幫忙,處理屍體、安撫威夫夫婦什麼的……也已經抓住那個外來客,現在正關在安妮夫人那兒。」
 
  「外來客?」
 
  「是啊,等雪停了,我們立刻會將他押去接受審判,如果你願意,你可以一起過去作證——」
 
  「所以那個外來客——他叫什麼來著,凱瑟?你們認為他是兇手?」
 
  「除了他還有其他可能嗎?」提昂冷笑,將約比夫厚重的被褥丟回床板上,「你放心,兄弟,我以守望團的名譽起誓,我絕對會親自送他上絞刑台,早晚的問題而已。」
 
  約比夫對提昂壯闊的誓言沒有反應,只是呆呆望著透過窗簾縫隙射入的淡淡陽光。
  隱隱約約,提昂似乎瞥見約比夫的眼角掛著淚水。
 
  「她是我的未婚妻,冬天一過,我們就要結婚了。」約比夫呢喃說道,比起向提昂說,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沒什麼幫助,」提昂嘆道,「但是我也只能承諾你,我們一定會讓兇手獲得他應得的懲罰。」
 
  約比夫笑了一聲。
  「你知道嗎,提昂,」他的聲音沙啞,「這個世界瘋了,全都瘋了。」
 
  「小喬……」
 
  「——我真希望死的是我。」
 
  提昂這時才明白過來。
  他知道約比夫會很傷心,但他沒想到的是,約比夫的傷心根本不是他所能想像的。
 
  約比夫平靜的外表下早已經被悲痛侵蝕,他眼中潛伏著的並不是淚水,而是傷痛凝結而成的瘋狂。
  如果上那狂亂滋長,假以時日,約比夫一定會被啃蝕殆盡,一絲不剩。
 
  「小喬……你打算尋死嗎?」提昂顫聲問。
 
  「……伊琳不在了。」約比夫抬起眼,又說了一次,「伊琳已經不在了,提昂,我——」
 
  「可是我們還在。」提昂說,跨過滿地的酒瓶,蹲在約比夫面前,「你父母、你們家的僕人、你的朋友,都還在,約比夫。我還在。」
 
  約比夫用空洞的眼神回望提昂。
 
  「想想我們,約比夫。你沒辦法為自己而活,那就為我們而活。」提昂抓著約比夫的肩膀,堅定地說,「我知道你很難過,我知道伊琳對你來說很重要,我都知道。就像你說的,伊琳已經不在了,沒有人能讓她回來,而我也不會要求你放下悲傷,如果這樣能讓你自己好受一點,那你就盡情悲傷吧。想想伊琳,想想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多久都沒關係,我們會等你回來。等你決定放下她的時候,再回來。」
 
  那溢滿悲傷的眼神混進了一絲疑惑,約比夫閉起眼。
 
  「看來我沒辦法隨便去死了?」
 
  「沒錯。」
 
  約比夫輕輕點頭。
 
  「你該走了,提昂,我想……讓我靜一靜。」
 
  提昂拍了拍老友的肩膀,站起身,將角落的空間還給約比夫。
  他沒辦法撿起所有的酒瓶,但他還是盡力將雙臂塞滿。
 
  「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提昂說,「我會在守望團辦公室。」
 
  昏暗中,他看見約比夫揮了揮手。
 
  提昂輕輕帶上門,心痛地離開他童年好友的房間。
 








同組創作:







去年度舉辦這個活動的時候我好像被A車,所以恰好錯過了。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時候我剛加入自由象限,應該也沒什麼膽量參加活動就是了。



這次和組員討論之下,一致決定不用接力的方式,我覺得這也算是蠻新穎的想法。

實際寫完之後,這種方式算有利有弊就是了。




一般好像會將使用的句子在文章裡特別註明,我實在有點懶有點醜

當然啦,如果不信任我可以用搜尋搜搜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30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句情組合大作戰

留言共 2 篇留言

蛤我在這裡
哦哦哦終於等到了啊XDDDDD
壓線XDDD
辛苦了(拍拍

03-25 23:29

【神說要有光】LanTern
還沒完...還在COVER同組lol03-25 23:32
水冥音
我必須說,藍燈你這篇真的寫得挺好的,感情都有寫出來~

03-30 20:53

【神說要有光】LanTern
謝謝,過獎過獎04-01 19: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閨蜜2》閒聊:我想不到... 後一篇:[達人專欄] 【句情組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插畫,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