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短篇小說】救贖的喪禮

作者:月下七光│2018-03-25 17:55:10│贊助:4│人氣:140


《在永恆之門
(At Eternity's Gate)》文森‧梵谷↑

把花桿一捆,綁成一束,弄頭髮一樣一絲不苟的整理起來。

看著你這樣子,有條不吝的將花桿一抓,有種感覺,你也在用指尖整理著自己的思緒,如同你在之前,先把雜枝去除,似乎就是要把自認多餘、或者看起來不美觀的想法摘掉,你單獨一人的感覺,如同法國畫家文森‧梵谷的《在永恆之門》一般,就算不是蜷曲著體態,斑白頭髮,把愁容用雙手蓋住。你端正身姿,卻比駝背看起來更加疲憊;僵硬的臉頰肌肉像是一塊鑿出輪廓的乳白色大理石,無論怎麼栩栩如生也只有礦物的味道,毫無血色跟生氣。

緊繃著肩,狠狠的抓著整捆花束,你的手背上頭爬滿了青筋線條,看向了我,用目光如捆花束一樣抓住我,而我動彈不得。你另一手晃動著、顫抖著,擱上了木製長桌,枯槁的臉龐上頭綴著的眼珠子,眨也不眨。
然後,乾涸的嘴唇,吐出泡沫一樣的一句話。

「你是光。」

如同你所宣示的,確實是光,我心知肚明;但是你不因光而喜樂,反而在講出沙啞的「光」字的時,咬牙,齒間磨擦出難聽的聲響,嘴中念念有詞,任隨泡沫般的言語消逝在空氣中;窗戶外頭一片漆黑中,捲入了張牙舞爪的狂風,將桌子另一邊的書捲翻了幾頁。

我依稀見著了一句片段:「……他裡面有生命,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沒有勝過光……」但是,黑暗的風吹得我搖擺,吹得我暈頭轉向,你竊喜一樣的勾起嘴角,如同在嘲諷一樣。

「梅菲斯特啊,梅菲斯特,你來了,你是這麼說的!」你放下了任意捆起的花束,站起身,擺動起雙臂,烏鴉色的頭髮在風的躁動下起起伏伏,舌腔高談闊論;如同不這樣做,你自己卑微的生命之火就會消褪一樣:「傲慢的光要和母體爭強,爭奪它母親黑暗所佔有的地方,但無論如何他都以失敗收場,因為光是附屬於各種形體罷了!」

引用《浮士德》,高唱著黑暗至高論,我聽不到更強的論調了,你也只會呶呶幾句,如同老鼠在鑽垃圾堆,咬到幾根枯枝就沾沾自喜──儘管你氣色似乎沒有語調活潑,比較像是癲子在唱難解的歌謠。

風吹,用寂靜來回應你的狂癲,而你將花束按好,開始點綴綠葉,似乎在為自己無趣的生命找點新的東西,點綴著,接著將花朵一一整好,參差成圓弧的形狀。

你是這樣的人,我看著你陳舊的書堆,如同被棄置一樣堆擺在房間角落,裡頭不少是艱澀難懂的哲學、神學、歷史、文學書籍。然而書本終究是書本,只是一張張印刷出沉悶字體的疊合物;沒有生命,沒有指名道路,更沒有指名出什麼真理,也沒有溫暖,更沒有光。

曾經,空蕩蕩的四面八方木製書架上頭,擺滿了這些書,這書齋本來不是用來綑花束的地方,但你捨棄了,因為這些書本在生命中如同花束點綴的綠葉,無法成為陽光、空氣、或者水,如今你將最痛恨的一本書陳放在書桌的另一端,封面印刷著有些剝落的燙金字體──「Holy Bible」。

「喀滋喀滋」,你拿出剪刀,測試力道一樣的捏了捏指,爾後將花束的底端「喀擦」一聲剪齊。

如同剪斷與世界的聯繫,僅是這樣,你露出滿足的神情;不管是世界,還是歷史洪流,抑或者是堅定的信仰,只要將紮根於這一切剪去──你真切的說出內心的感言,唱著,唱著不成調的嗓子。

「人啊人,就像沉浮於歷史的一抹輕煙,一抹輕輕的煙;
 人啊人,不過漂泊於迷惘的一絲細線,一絲細細的線~
 一捏啊,一捻就分離,走到了遙遠的、遙遠的神的那裏~」

沉默也罷,哀哭也罷,你不過是著地的一粒白米;在偌大的白色大地上,清晰的不見任何身影。你一邊哼著,剪斷開了聯繫,讓花束注定漂泊,你也鬆了口氣,拔除自己的根,或許是最偏激的方法,卻也是最明智的選擇。

「你跟我一樣。」

忽然間,你這麼說著,凝望著我,你屏氣凝神,像是已經散去了腎上腺素的餘韻,剩下一種凝練的空洞,一邊將花束底邊用手做最後的包裝,我看著你,你看著我,雙方靜默了幾秒,你又繼續說話了。

「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羈絆,沒有任何東西,你只有我。我也只有你,可憎的你,沉默的你,毫無溫度的你,你是光,此外什麼都不是。」

無可辯駁,人際關係只讓你痛苦,因為你跟眾人不同,所擁有的夥伴並非陽光、草原、娛樂設施,而是成堆的書籍,以及文字。只能跟書籍溝通的人,是無法跟人溝通的,注定了你一生的悲哀;你是否期待著美麗燦爛的來世?有太陽、朋友、父母、兄弟姊妹的來世,但我並不曉得,如同你不曉的我在思索什麼一樣。

但是,你也肯定無法想像那樣的來世,因為連感情與溫度都不曾碰過的你,如今早已麻木,麻木的人自然想不到什麼是全新的來世。

有這句話吧?「無知的人喜愛無知,傲慢的人喜歡傲慢,愚昧人恨惡知識。」

你畢生所完成的知識無可限量,甚至是許多人無可觸及──但也因此,你才是最孤獨的,最貧窮的,最討厭自己的,你只能與我對話。雖說愚昧人恨惡知識,但有了知識,又有這麼段話:「留心聽智慧,專心求聰明;你若呼求明理,揚聲求聰明,尋找它,如同尋找銀子,搜尋他,如搜尋寶藏,你就懂的敬畏主,得以認識神。」
這銀子跟寶藏,真能使人心理富足嗎?如果是如此,你為何如此的悲慟孤寂?

「光啊,光,你為什麼沉默?『這樣,我的盼望在哪裡呢?我所盼望的,誰能看見呢?這盼望要下到陰間的門閂嘛?要一起在塵土中安息嗎?』」

你將花束擺在我身前,你仰望著我,我也俯瞰著你。你滿頭亂髮被我照的清晰反光,手往我的方向伸過來,如同要用指尖觸及我一樣,但終究一點兒都碰不著,就算是用手壓上桌子,抬起下顎,用盡全力,你放棄了,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桌子上頭。

你槁木的身軀逐漸僵硬,在光之下大口大口的吐出血,如同在為我獻祭一樣,牲畜在獻祭時總要灑出大把的血,你也相同,就在我的鳥瞰下,身子逐漸僵硬,對著我,你嘔血:「我唯一的同伴,你為什麼到最後都這樣看著我?不震怒,不慈悲,就只是靜悄悄的在無聲中,告訴我:『哀慟的人有福了,他必得安慰』,就算我不滿,咒詛你,你依然不會回應我,只是用書本啟示我。」

因為我能做得不就只有這些嗎?雖說,你就這樣說著留著最後一口氣,雙手緊扣著祈禱,蜷曲著身體,讓花束在身旁為你哀悼,關上了我這盞你唯一的朋友,一盞吊在天花板上的光。

風吹動頁面,「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罪,就是欺騙自己,真理就不在我們裡面。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赦免我們的罪」

──長長一段的墨字話語,或許是真理,或許是被風都能闔上去的文字,悄悄的跟著我一同不見了。

你的世界,是否得到了救贖呢?



來自信仰與知識的痛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5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宗教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rank515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烏托邦】異端女牧師──... 後一篇:【短篇小說】某一天,我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喜歡洛克人的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